第一卷

第一话 仙台的价格刚好五千元

第一卷  第一话 仙台的价格刚好五千元 网译版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浮生 叶子

 没有理由非得是仙台同学不可。市尾同学也好,后藤同学也好。不认识的人也无所谓。

 即便如此,我选择仙台也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我很想这么说,但其实也就是个偶然。几个偶然的机缘巧合下,加上我心血来潮,如今,仙台她就在我房间里。

 每周一次,一次三小时。

 我付她五千元,

 就是这种契约。

 不对,规定的也没那么清楚。

 有时是两小时五千元,有时是三个半小时五千元。有时是一周一次,有时是一周两次。时间和次数是灵活的。但是,五千元这个金额没变过。总之,无论时间和次数,我放学后会一次花五千元买下仙台。

 这是单纯的事实。

 「宫城,帮我拿下续集。」

 躺在我床上的仙台理所当然地说着,还拍了拍我肩膀。

 床上坐着的我回头一看,拍我肩膀的正是她刚读过的漫画。

 在十二月冷得要命的一天,消除室外严寒的暖房,对她来说似乎有点热,她脱下制服外套。她松开衬衫领带和两枚纽扣,穿着比校规更短的短裙,懒洋洋趴着的样子邋里邋遢。连短裙里,也若隐若现的。

 在学校外表清纯的仙台这副模样被看到了的话,班里同学怕不是要幻灭了。

 「你自己拿啊。」

 仙台露出与我无关的表情霸占着我的床,想让我去拿第三卷的漫画。

 她样貌上等偏下。

 卸妆后她可能中等偏上也说不定,仙台的脸就是那么漂亮。而且也很聪明,成绩年级里偏上吧,我想。

 当然,她很受欢迎。

 ——也许吧。用模糊不清的说法是因为我也没见过她受欢迎的样子。

 她就是所谓的现充,在班上属于上位阶层。

 嘛,虽说是上位,也算是中等偏下吧。

 但在班里还算醒目,受欢迎也不奇怪。

 「真小气。帮我拿下,不行吗?」

 仙台伸来的手,把第三卷扔在我的大腿上。

 「…仙台,你当我谁啊?」

 「离书架最近的人。」

 「你自己拿啊。」

 我冷冷地说道,然后将第三卷放在床上。

 如果在学校的话,属于学校阶级底层,只能勉强当备胎凑数的我根本不敢用这种口气和仙台讲话。

 只有在这房间里。

 我才能花五千元,买下仙台。

 不过,我也不懂她老实被我买下的理由。仙台要想的话,同样的时间,别说五千,赚一万甚至两万都轻而易举。

 像她这种颜值的女高中生,一大堆人会掏钱来买吧。

 所以,成绩和容貌都不出众的我,如今获得对仙台为所欲为的权利,这种情况,可以说千载难逢。时间可谓万分宝贵。

 「啊啊,我自己去拿吧。」

 仙台不耐烦地说着下了床。然后,蹲在了书架前,一边念叨着「第四卷在哪呢」一边找书。

 虽然很火大,但她背影是真让人浮想联翩。

 她披背的长发半扎着,辫子从两边编好扎在脑后,与其说黑色不如说是茶色,老师也没发火。当然,染发不合校规。但是,是因为不张扬的服装配上神清气爽发型形象的策略吗,从未见她因为违反校规而被训。而且她属于成绩优异的学生,可能老师也不会特意刁难她吧。

 可以说是偏心了,我觉得世上满是不公。

 我噗通地倒在仙台不在的床上。

 并不是我想变成她那样,只是有点羡慕。

 我今天,因为交错了作业被老师训了。仙台弄错了的话,一定不会被训吧。

 「喂宫城,没第四卷啊。没有你早说啊。」

 高中生活比普通人过得更轻松的仙台,不悦地看着我。

 「有吧?」

 「没有。」

 「胡说,有的吧。」

 「说没有就没有。」

 在她的强烈言辞下,我想起来了。

 我只记得第四卷的发行日。但,也不清楚自己买没买。

 「第四卷是上周发售的,我以为买了……也许,我忘买了。」

 我喃喃自语道,打算明天去买。

 在我把脸埋在被子里后闻到一股不属于我的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

 「你还查发行日吗?」

 「对啊。」

 「跟宅女一样呢。」

 「烦不烦啊你。」

 我抬起头,看着仙台。

 她的语气并没有那么刻薄,可以说是在开玩笑,但我愈发不爽了。起身后我发现窗外已经渐渐昏暗了,几栋外的公寓已经亮起了灯光。

 夜幕降临。

 我拉上窗帘打开灯。

 坐在床上,将脚放在地板上。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

 我心情和天空一样阴暗。

 「仙台。来这里,坐下。」

 我对书架前的仙台喊道。

 「坐下?是坐旁边吗?」

 「坐地上。」

 「命令时间?」

 「没错。」

 每次我心情不好,都会在放学后喊来仙台发布命令。

 我和她成这种关系后,就一直这样了。

 我盘坐着,望着仙台。

 我制服的短裙,比仙台长但比校规短。虽然这让我腿看起来没她那般修长,但也无可奈何。

 「话说,干嘛啊?」

 仙台坐在我面前问道。

 我不再盘坐了,静静地说道。

 「帮我脱掉。」

 我将右脚放在仙台的大腿上,手指着袜子。

 「是是是。」

 「是,只说一次。」

 说罢,她又是是是地回复我。她语气似乎并不顺从,但还是沉吟不语地听命令将袜子脱掉了。然后她问道,「左边也脱吗?」

 「那边就算了。把脱光的脚,给我舔下。」

 我光脚轻轻戳了戳她的肚子,她露出诧异的表情。

 「舔脚?」

 「没错。」

 第一次买下仙台时是梅雨季结束的时候,但今天还是第一次下达这种命令。

 五千元就可以对仙台为所欲为。

 这点最关键,内容并不重要。尽管我未曾下达这种「过分」的命令。但是,今天却不想下达无聊的命令了。

 我想做点她不愿做的事情。

 不过,习惯于无聊命令的她,肯定不会听命的吧。

 「….好吧。」

 虽然没马上回答,但仙台意料之外地接受了命令。虽然声音毫无感情,但还是用玉手托起我的脚踝和脚后跟。

 仙台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脚。

 我感到背后发凉。

 自己下达的命令,骗人般的场景让我有点紧张了。

 班里出众团体的一员,深受老师们喜爱的仙台。听从毫无特长平平无奇的我的命令,像仆人一样舔着我的脚。

 马上要发生的事情让我兴致高昂。

 「仙台,快舔啊。」

 我对一动不动愣着的她喝道。

 暖气机里吹着暖气,仙台似乎很热似的松了松领带。脱下外套,放在不远的地方。两枚纽扣没扣的衬衫领口,可以看到她锁骨。

 脚被轻轻托起,温暖的鼻息吹在脚背上。

 然后,温软无比的触感袭来。

 被仙台的舌头舔了。

 「够了吧?」

 「不行。」

 我对打算马上抬起头的仙台强硬地说道,用脚背抬起她下巴。

 「舔一次,还不够吗?」

 仙台推开我的脚,用尖锐的眼神盯着我。

 「不够。」

 「那,要做到什么时候?」

 「做到我满意为止。」

 「变态。」

 「仙台的工作,就是听从变态的命令。」

 预支给她的五千元。

 是束缚仙台的枷锁,她无法反抗我。

 这房里就是这种规矩,她必须听从我的命令。

 ◇◇◇

 「仙台,不要!」

 过了五分钟。

 可能过了十分钟也说不定。

 我没看时间也不知道,但大概过了这么久,仙台突然咬住我的脚。我命令她舔脚她却干了别的事情,大拇指被她牙咬得生疼。

 「仙台!」

 我比刚刚更厉声地说道。

 好痛!

 不要。

 不听话的她,用牙狠狠地咬住我的脚趾。

 「别做命令无关的事情!」

 我看着她头上的旋发。

 我抗议似的抓着她头摇了摇,她松口离开我脚趾。然后,她确认咬痕似的用舌头缠住,黏糊糊地湿润了我脚趾。温暖的舌头很恶心,但也并非完全如此,我整理好心情,用从未有过的强硬的声音告诉仙台。

 「都说不要了,住手。」

 仙台抬起头,拿起袜子。

 「抬起脚。我帮你穿吧。」

 我本该干燥的地方却湿了,这感觉不是那么舒服。一直被舔也不是回事确实该穿上袜子,但这里由不得你做主。

 「不用穿袜子了,那边也脱掉。」

 说罢便将左脚也放在仙台大腿上,她默默听从了。

 「话说,宫城。脚被舔好玩吗?」

 「嘛,挺有意思的。」

 仙台虽比不上杂志上的模特,但脸也还算丽质天成。被别人舔脚并没有那么好玩,但被仙台舔脚却格外有意思。

 「宫城,真变态啊。」

 「听命令就舔脚的才变态吧?」

 「告诉同学我被宫城命令舔脚的话,大家肯定说宫城是变态吧?」

 「那就,我也告诉他们仙台听从命令舔脚的话。让他们来决定谁更变态吧?」

 「宫城更变态吧。」

 「仙台才是呢。」

 要是把今天命令她做的事情暴露给学校了,我就社死直接跌落到最底层去了,如今的普通生活肯定不复存在。但是,仙台也一样,要是被人知道舔了我这种无名之辈的脚的话,别说保持如今的地位,地位恐怕会降到连我都不如。

 哪怕,成了最差劲的变态也没关系。

 反正,有最差劲的变态仙台陪着作伴。

 「那明天,我就去学校里问问,我和宫城谁更变态吧…开玩笑的。学校里聊这房里的事情就违约了,我不会说的放心吧。」

 这是最初定好的几个规矩。

 为了付五千元后能对仙台为所欲为,我定下了几个条款,其中一条就是不能对任何人说。

 所以,刚刚那种大家闻所未闻的秘密玩法,我和仙台当然不会对任何人提及。

 「宫城,还有别的命令吗?」

 「没了。」

 我说罢,便起身了。

 好冷。

 房里虽然很暖和,但光脚踩着的地板是冰冷的。不过,她刚刚添我脚的舌头,却分外温暖,柔软——

 我叹了口气。

 「要喝点什么吗?」

 看着桌上的空杯子后我问道,她回了句「不用」。

 「吃完饭再走吧?」

 我回去了。

 我以为她会这么说。之前问过她几次类似的问题,她全是这么回答的。所以,今天的回答也相差无几吧?而且,就算她说要吃饭我也很头疼。

 即便如此,不经意询问之下,我第一次听到「我吃」这句话。

 我光脚穿上拖鞋,带着仙台走向厨房。点亮灯,打开空调开关,从超市袋中掏出泡面开始烧水。在坐在厨房对面的柜台的仙台面前,我半掀开泡面盖子拿出俩双筷子,她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什么?」

 「泡面啊,没见过吗?难道说,土豪的仙台没见过泡面?」

 「没见过泡面就是土豪的话,那现在高中里全是土豪了吧?」

 仙台虽然无语地说道,但我听说过她家很阔绰。

 虽然她身上没什么名牌,但穿着很有品味。 恐怕,她家晚饭绝不会掏出泡面,肯定是吃亲手做的晚饭吧。

 深受家人喜爱的仙台。

 原本不会和我有任何交集的仙台。

 ——令我不快。

 我盯着烧着俩人份热水的电磁壶。

 「而且,泡面我也吃过。啊,难道说宫城家里很穷吗?」

 「我零花钱每周能轻松花五千元买下仙台一俩次呢,这要算穷的话那就是穷吧。」

 我冷淡地回复了说笑般的仙台。

 虽然家里晚饭都在吃泡面,但不是因为家里缺钱。金钱方面,可以说是小康。

 「….嘛,确实不能说是穷呢。话说,晚饭就这?」

 「要便当的话我可以买给你吃。还是说,你要回去吃吗?我都无所谓的。」

 我没有母亲。

 而且,我没有做料理的才能。

 晚饭吃泡面的理由,就这俩点。

 虽然爸爸会做饭,但工作太忙早出晚归基本见不到影子。可能是因为把女儿放在这种环境下的罪恶感,父亲给的零花钱明显比普通高中生多。

 「我吃完再走。」

 仙台拨弄着泡面盖说道,电磁壶的水开了。

 把开水倒入泡面碗内刻线处。

 等待三分钟后。

 俩人吃着泡面。

 不管是一个人吃,还是俩人一起吃,泡面就是泡面,不变的味道。但是,还是感到比一个人吃更好。

 「多谢款待。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她将筷子放在碗上,仙台站起身来。

 「嗯。」

 我和她,没有共同话题。

 班里圈子不一样,兴趣爱好也不一样。

 因为没话题只能默默吃面,泡面什么的一下就吃完了。所以,一点一起吃饭的实感都没有,仙台就那么走了。

 「第四卷,买了就借我看看吧?」

 两人走进房间拿起仙台的西服和外套后,她看着书架说道。

 「下次来就能看了吧。」

 「那,下周见吧。」

 我不会再来了。

 想想我今天做的事情,即使她会说出这种话我也无可奈何,但她似乎并不打算终结这段关系。

 仙台是个奇怪的人。

 她看上去不像是个缺钱而听人命令的人,我也不懂她在想些什么。要是是我我绝不会去舔别人脚,更不会再去下达这种命令的人家里。

 「我送你吧。」

 我穿上外套,两人一起习以为常地走出玄关。然后,坐电梯去一楼,送她到门口。

 「那,再见吧。」

 仙台没有止步地挥了挥手。

 「拜拜。」

 我对远去的背影说道。

 高二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等冬天结束到了春天,高三换班之后,我也能花五千元买到仙台吗?

 我一边思索这从七月早早结束的梅雨季开始的这份关系该何去何从,一边走进电梯。

第二话 今天宫城给了我五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