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话 想听仙台的声音

第一卷  第七话 想听仙台的声音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浮生 叶子

 舞香上补课班了。

 仙台也上补习班了。

 父亲说,我想上都可以上,他来掏钱。但是,我也搞不懂补课班和补习班有什么区别。

 两个都是学习的地方。

 只能这么理解。

 对两个都丝毫不感兴趣的我,频繁去约上补习班的仙台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改成一周只约她一次了。

 我总在心情不好时约仙台,如果只是稍微有点不爽的话我就忍忍吧。

 虽然上周她回家后,我就这么决定了,但我又情不自禁想约仙台了。

 「好没劲。」

 我背靠着椅子叹了口气,旁边坐着的舞香笑着说道。

 「今天遭殃的,是志绪理呢,运气太差啦。」

 「真倒了大霉呢。今天的懒桥,脾气超差的。」

 舞香和身旁的亚美说道,「懒桥」是身着青衣的高桥老师的绰号。两人一下课,就背后偷偷说懒桥的坏话。

 「他别把气撒到学生头上啊。真差劲啊,好差劲啊。」

 教世界史的懒桥以不爽时就把气撒到学生头上而闻名,今天开课前他就怒气冲冲的,眉宇间刻着不满的皱纹。

 千万别点到我。

 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巧妙地点到了我。我没能回答他刁钻的问题后,被他唠唠叨叨训斥一通后,最后还点名嘲讽了我一番才回办公室,我心情可谓一蹶不振。

 「我好想回家。」

 我一边收拾课本和笔记一边嘟囔着,亚美戳了戳我说。

 「我能体谅你,不过下节是体育课,差不多该走了吧?」

 「我明白。」

 我拿起体操服站起来。

 三人和睦地走出教室,通过走廊。「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起,走向体育馆时,舞香突然记起什么似的开口道。

 「话说回来。志绪理,你胳膊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啊,怎么啦?」

 「你最近老是摸来摸去的。」

 「…摸来摸去?」

 「你现在不正摸着吗?」

 随着舞香的话语,我注意力集中在手臂上。

 我的手已经习惯成自然似的,现在还摸着仙台早已消散的吻痕。

 「真的唉。」

 我若无其事地说着,便松开按着手臂的手。

 上星期,仙台的吻痕没多久就消失了。两天不到就淡化了,然后浅红色的吻痕就变回了我的肤色。期间,我没发觉自己有在摸。如今也是,舞香不提醒我还真发现不了。

 到底,为什么呢?

 搞得我希望她吻痕能留下一样。

 「喂,志绪理。呆愣着干嘛?」

 有一头恰到好处的短发,元气满满的亚美,拉了拉我胳膊。心不在焉的我又回过神来,迈起了停下的脚步。

 「你是被懒桥给整懵了吗?」

 舞香笑着,「啪叽」地拍了拍我的背后。

 虽然不是如此,但先不否定她好了。

 我一边被亚美牵着走,一边询问舞香道。

 「对啦,舞香,补课班,累不累啊?」

 「说累也累,要上到高考结束呢。啊,志绪理也要去补课班吗?」

 「不去啊。」

 「要去就去我那里吧。我那里的,还挺通俗易懂哦。」

 舞香像宣传自家东西似的吹着补课班。虽然不想学习,但和舞香一起去补课总比一个人孤零零呆在房间好。

 那么,如果,我能去和仙台同样的补习班的话——

 我慌忙将这不切实际,也不可能做到的事逐出脑海。补习班和补课班,非要去一个的话,我选补课班。

 虽然至今,我都没打算去。

 「让我考虑下。」

 在舞香热情相劝之下我姑且敷衍一下,这时突然在走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如既往的大摇大摆呢。」

 虽然亚美没说是谁,但一看到茨木和她朋友们我瞬间秒懂了。

 当然,仙台也在其中。

 仿佛学校是自家东西似的,她们走在走廊的正中央。

 「的确呢。」

 舞香小声说完,便从走廊边让道了。

 前方传来叽叽喳喳的闲聊声。

 接近茨木她们后,我和仙台四目相对。不过仅仅只是一瞬,我们很快擦肩而过。

 学校虽然很大但高三共用一个教学楼,仙台就在隔壁班,所以这种事经常发生。 但是,我和仙台相逢时并不会招手或者打招呼。因为我们这么规定过,所以也没有什么不满

 尽管如此,我的身体却有种如鲠在喉的违和感。有种郁郁不乐的感觉。多亏懒桥整的那一出好事,搞的我又想去约仙台了。

 但,只是想想而已。

 这种烦心事我忍忍就好。

 「对啦,你听说了吗?」

 刚刚还回头看茨木她们的舞香,唐突地转向我们说道。

 「仙台她被高二男篮部的人告白了。」

 舞香小声说着不知哪里搞来的情报,亚美津津有味地询问道。

 「唉,什么时候啊? 话说,谁啊?」

 「听说是刚开学的时候,对象是山田哦。」

 听说她被告白后,我回想了下。我从没听仙台说过,她被篮球部男生告白了,她也从没提过山田这个男人。

 话说我连山田是谁都不认识。

 我和仙台关系没好到无话不谈,也不是会八卦恋爱话题的关系。所以,很多和她相关的事我都一无所知。即便如此,从舞香口中听说了我所不知道的仙台,这种感觉不好。

 「他超帅的嘛。」

 亚美兴奋地说道。

 「唉,也没那么帅吧?」

 「是吗?志绪理觉得呢?」

 亚美把话题突然抛给我,我停下脚步。

 「……你问我?我又不认识他。比起这个,你对她,为什么这么了解啊?」

 「从补习班的同学那听说的。」

 舞香轻描淡写地说道,之后又开始八卦些别的话题。

 今天的仙台,要去补习班,明天才能约她来。

 我知道频繁约她不对。但是,体育课结束后,我还是发消息约了仙台。

 ◇◇◇

 「昨天真抱歉呢。」

 仙台一进屋,就跟我道歉。

 「我们约定就是这样的,没关系。」

 她上补习班来不了,让她第二天来的人是我。我昨天明知她来不了还给她发了消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仙台如期来我家赴约。既然她有好好遵守承诺,就没什么问题。

 「给。」

 我将放着参考书和平板电脑的书桌上准备的五千元递给她。

 「谢谢。」

 仙台简短回答后,从书包里掏出钱包将五千元收入囊中。然后,看着书桌上的日历说道。

 「马上就要黄金周了呢。」

 「不是才放完春假吗……」

 「难不成宫城你讨厌放假吗?放春假前也不爽地一匹。」

 虽然仙台没问我不爽的理由,但是她肯定在想那天我泼她汽水的事情吧……

 「放假了也闲得蛋疼,超无聊的。」

 我没告诉她我不爽的理由,只是告诉她我不喜欢假期的理由。

 「放假挺好的嘛。你出去玩玩吧。」

 黄金周我已经安排好了。

 舞香,亚美还有我打算一起出去玩。但是,没必要一一向仙台汇报。我推翻日历,戳了戳她胳膊。

 「仙台,给我看看你胳膊。」

 虽然不是命令,但仙台还是老实伸出胳膊。只是,伸出的胳膊还遮在校服里。

 她明明心知肚明我到底想要什么……

 我对不听话的她厉声说道。

 「袖子撸起来!」

 「是是是。」

 仙台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解开衬衣袖口扣子撸起了袖子。

 我抓住了她的手腕。

 在她手腕和手肘心的正中间。

 盯着她的胳膊,仙台说道。

 「消的比想象还快呢。宫城的呢?」

 如她所述,我亲的吻痕已不见踪影。

 「也很快就消了。」

 「腿上的淤青呢?」

 「也消了。」

 和她亲的吻痕不一样,腿上的内出血花了很久才消,不过现在已经好了。胳膊也好,腿也好,内出血的痕迹消得无影无踪。

 仙台和我的胳膊都是如此。

 仿佛上周都无事发生一般。

 我抚摸着她被我抓住的胳膊。

 细皮嫩肉,十分舒服。

 ——要不我再亲一次吧。

 只要我命令她不准动,就可以再亲她一次了。我按了按之前亲过的地方。当然,吻痕已经没了。然后我手指用力挤了挤她那里后,她抓住我的手说。

 「你不会还打算亲吧?」

 仙台猜透我心思般地说道。

 「才不是呢。」

 说罢她便松手了,我摸索着她手肘心。

 有个硬硬的东西。

 应该是骨头,或者是筋脉。

 我确认手感似的抚摸着,渐渐拂向她的手掌。摸到她指尖后,我转过的她手背抚摩她的血管。

 「别瞎摸,好痒的。」

 指尖微颤的仙台说着,但她却并无意抽走手腕。于是我指尖继续在那细皮嫩肉的肌肤上游走着。弄得我都忘乎所以,不知为何约她而来了。

 从舞香口中打听到仙台不为我所知的一面后,我喉咙哽咽感觉难以呼吸。虽然我也没怄气,但就是不爽。

 如今呢?

 抬起头后,眼前的正是面色和学校里一样温文尔雅的仙台。

 我想看到的,才不是这种仙台。

 我狠狠用力扣了扣她细嫩的胳膊,指甲没入了她的皮肤中。

 「指甲,好痛的!」

 虽然她这么说,却没有挥开我的手。

 「男篮部的靓仔,帅不帅?」

 并不是我想问这种无聊的问题,但舞香她们的话在我脑中久久不散。

 「为什么提男篮?」

 「被告白了。」

 「宫城吗?」

 「…你少装蒜了。」

 我知道仙台是这种人。她这人有时会对我使坏,还不听我的话。

 我指尖又稍加用力。

 仙台表情微微扭曲,强行扯开我的手。

 「我拒绝了。」

 她没否定被告白,而是直接告诉我了结果。

 「为什么?」

 「没为什么。我又不喜欢,而且我也没空谈恋爱。」

 「想见面,总能抽空见面不是吗?」

 「我还要补课,而且还要抽空来这里。」

 仙台不耐烦地说道,摸了摸细细的指甲印。

 「那就是说不补课,不来这里时,就有空谈恋爱咯?」

 「不是,我都说我不喜欢他了。而且别担心,我把你放第一位总行了吧。」

 「我又没求你这么做。」

 我轻轻踢了一脚假意微笑的仙台。

 「呸,你真没素质。」

 「仙台更没素质。」

 虽然她现在没躺下,但我才不想被衣冠不整躺在床上短裙还若隐若现的人这么说呢。

 「我看你是嫉妒男篮部的人吧?我懂了。」

 仙台轻佻地说着,撸下了袖子遮住胳膊。然后,坐在床上。

 「二臂吧你。」

 听她开玩笑般的语气,就知道她不是真心说的,但不抱怨一下我就不解气。连舞香都知道的我居然不知道,而且这种事情仙台居然不跟我谈,我就有点不爽了。

 这才不是嫉妒。

 我坐在地上,背靠着床。

 心烦意乱。

 自从让仙台舔我脚那天开始,我就有点奇怪了。从仙台舌尖传来的体温久久不散,仿佛还留存在我体内似的。 因此,我才像朋友一样和她相处。说不定和她一起打打游戏,一起闲扯的话,体内留存的奇怪感觉可能就不见了。想法虽如此,但我们还是无法像朋友一样来往。

 如今也是一样。

 无法像朋友一样对话。

 我到底,想对仙台做什么呢?

 呆的时间越久,就越搞不清楚了。

 当初命令她的目的,早已经不见了。

 和仙台一起,我胸中就有种蠢蠢欲动心痒难耐的感觉,让我坐立不安,自己仿佛不再是自己了。这种惆怅不快的情感,要是能像气泡一样能全部消失就好了。

 我深呼一口气,看向窗外。

 窗外不知不觉间已经昏暗了下来。

 我从书包里掏出国文课本,推给了仙台。

 「命令。现在下床,念书给我听。」

 「念课本?」

 她一脸不可思议,然后坐在我身边说道。

 「没错。」

 我站起身来,脱下西服和袜子还有领带,倒在了床上。老想些有的没的,我有点累了。

 「为什么不读漫画或小说,要读课本啊?」

 仙台翻了翻国文课本说道。

 「用这代替催眠曲,帮我助眠。」

 我醒着就会说些有的没的,后悔了。

 要是仙台昨天能来的话,我可能会一口气说一大堆话吧,被放置了一天后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想说啥了。再者,我也没必要因为她被人告白了,就把她约来家里。

 「用课文当催眠曲,老师听到怕不是要哭死。」

 仙台说罢便转过来,用课本拍了拍躺平的我的脑袋。

 「谁叫他上课这么无聊。」

 我又回击拍了下她手,她又捉弄般说道。

 「甩锅给别人,不好哦。」

 「好烦啊你,快读书吧。」

 「读是可以读。但你睡着后,我咋办啊?」

 「睡着也给我读。」

 「那个,我感觉也有点困了」

 仙台无精打采地说道,她坐在地板趴在床上。

 她的手碰到了我侧腹,搞得痒痒的。

 我起身扯了扯仙台刘海。

 「你不能睡,快起来。」

 「是是是。」

 「是」只说一次。

 就算这么命令她,她也会回复我说【是是是】,所以我就不命令了。在我催促她快点读后,仙台才起身了。

 「都说我知道啦。」

 短短一句回复后。

 然后,就听到她扣人心弦的读书声。

 高二同班时,经常听到她的声音。我十分羡慕她那朗朗上口的读书声,甚至我也想读得像她一样。

 今天也是,字正腔圆像教科书一般的声音。

 我钻入被子里闭上眼,在黑暗里与世隔绝。

 我滚向墙边。

 黑暗中,只有仙台的声音经久不绝。

 仿佛回到了春假前的教室里。

 课本上罗列的文字,被仙台滔滔不绝地朗诵。比老师更轻言细语的声音让我渐渐遁入梦乡,意识渐渐远去。

 不知不觉,我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沉睡。

 完全没做梦。

 不过,感觉睡了几小时后,我醒了。

 安静的房间里,我大脑渐渐清醒。

 现在几点了。

 我起身打算看看钟。但是,仙台的睡颜比时钟更先映入我眼帘。

 「都说叫你别睡的。」

 不清楚她何时睡着的,此时她正在我身旁打着瞌睡。

 她和我贴得也不是特别近。

 仙台睡在床边,我和她间隔了点缝隙。

 她脱下制服,穿着袜子睡的。领带也松了,衬衣领口也一如既往地松了两枚纽扣。她那稍微打扮过的脸颊,可以说是眉清目秀。

 我轻抚仙台脸颊。她醒着的话肯定会怪我乱了她的妆容,但现在的她默默无言。我指尖下滑,落在了她的嘴唇处。

 这根手指,也曾抚摸过她的朱唇。

 也抚摸过她里面。

 我回忆起比她脸蛋还柔软的舌头的触感。

 我回想起了仙台用湿漉漉舌头吸我鲜血的回忆。那舔食我阵痛的伤口的舌头,暖暖的。当然,虽然被仙台舔了伤口,但并不疼。不过,被我命令吸血的仙台的那副臭脸,让我十分舒畅。

 不过当她咬了我伤口一口后,剧烈的疼痛让那舒畅感马上就没了。

 我手指滑入她朱唇里,摩挲着内侧。

 我抚弄着她的下唇。

 仙台毫无反应。

 「说点什么吧。」

 我想听听她的声音。

 想听她「不要不要」的声音。

 平常的话她肯定叫我住手,现在却听不到了。所以,我上下其手。

 从唇摸到她下巴。

 然后继续向下。

 手指顺着她嫩颈,抵达她的锁骨。但是,仙台此时完全不省人事。只要手指再稍稍向下,就能直接摸到我上次想亲的地方了。我痴迷地将手指,顺着她的锁骨,向肩骨伸去。将藏于她衬衣内的胸罩吊带拿于掌中把玩,她的身体微微发烫。

 明明差不多她也该醒来了,仙台却纹丝不动。

 我注视着她的嫩颈。

 那是另外一个她绝不给我亲的地方。

 我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

 我手离开她肩部,将脸贴近她脖子,有种洗发露的香味。

 不是初次相识时的香味。

 是那天晚上,留在我枕头上的那种香味。

 脸贴得越近,这香味愈发浓郁了,我心脏也随之加速。

 我用唇缓缓地,浅吻了她耳朵下方的嫩颈,心里疯狂小鹿乱撞。心脏噗通噗通的声响让我心迷意乱。我用嘴唇稍稍用力,在感到她颈部软玉温香般的触感后,我手忙脚乱地支开脸。

 我擦了擦嘴唇。

 我从没擦嘴擦得这么用功过,仙台扯了下我衣服。

 「你在搞什么啊?」

 我看了看身旁,迷迷糊糊睁开眼的仙台说道。

 「没搞什么。」

 我平淡地说道。

 「啊,你是不是打算涩涩啊!」

 我还以为她没发现。

 仙台刚刚应该睡着了。

 她现在才刚醒,对我做的一无所知……

 ——才对吧。

 「才没有。」

 我干脆地回应道,仙台憋笑地说道。

 「你脸,超红的。」

 一边说着,仙台就将手伸来。

 我脸才不红呢。

 虽然心跳声有点吵人,但我的脸,肯定不红。

 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脸。比以往更温暖的手让我不禁后撤了。

 咚!

 「痛死啦。」

 房里响起的,正是我背后撞上墙的沉重声音。我都忘记背后靠墙了。但是,多亏撞墙的冲击心脏终于冷静下来了。

 「说我脸红是唬人的吧!」

 我对躺着的仙台抱怨道。

 「我才没骗你呢。」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也睡了?」

 我轻轻踢了仙台腿一下,反咬一口本该遵命继续读书的她。

 「我看宫城睡了我也困了,不知不觉就睡了。现在,几点啦?」

 被询问后一看钟,已经过去几小时了。

 「马上快八点了。」

 「我还想睡会儿。」

 「快起来吧!」

 我又踢了仙台一脚。然后,她磨磨唧唧地起身后,我看到了被她压住的课本。

 「仙台。」

 「嗯?怎么啦?」

 「课本被睡折了。」

 我拿起被仙台垫在身下的课本,给她瞧瞧。课本封面被她压过后折得不成样子。

 「啊,不好意思。读书读睡着了,真抱歉。」

 仙台不好意思地道歉了。

 「没关系,区区课本而已。」

 虽然工整是最好,但封面被压折了也没事,毕竟我们还要交往一年多呢。

 但是,仙台却很是介意。

 她又再次道歉说着「对不起」。

 「反正,这又不急着用。」

 我将被折的部分工整地压回去,然后将课本放在枕上。

 我又不爱学习,高考也提不起劲来。不管是折了还是没折,课本对我来说都没多大卵用。

 「下次,我来补偿你吧。」

 压折课本的犯人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都说不要紧的。」

 虽然不清楚她要干什么,但补偿也有点麻烦。课本又不值几个钱。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和仙台间的距离。我家还蛮大的,但床却不大。所以,我们俩贴得实在太近了,要是远离点就好了。

 「但是,封面被我折了,我过意不去啊……」

 跟我不同,对被折的课本煞有其事的仙台不满地说道。

 背贴墙壁退无可退的我,横着稍微挪了挪。

 「我不介意的。」

 「哪怕宫城不介意我也会介意的,让我补偿你吧。」

 在这种争论下,仙台毫不退让。我也一样,两人各执一词。因为她性格就是这么一根筋,她说会补偿我,肯定会补偿我的。

 「什么都行,随便就好。」

 我不想为区区课本而浪费时间,终结了话题。

 「那就这么定了。」

 虽然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仙台就结束了对话。然后,她轻轻踢了踢我的腿。

 「话说,宫城。接下来做什么啊?」

 「不干什么。你想吃完饭回家的话,我就去做饭了。」

 「该如何是好呢……」

 仙台深深思考着,她「嗯——」了半天后,想到什么似的扣上了衬衣一枚扣子。

 我看过她无数次敞开领口两枚扣子的样子,但还是第一次见她扣紧了。

 反常的举动,让我僵住了。

 ——果然被发现了。

 不对。

 我抚摸她脖子的时候,仙台还沉睡着。

 所以,她应该没注意到。

 那么,为什么,如今她要扣上衬衣纽扣呢?

 我感到心如刀绞。

 要是没做那种事,就好了。

 因为,我和仙台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恋人。

 那种事,不该对沉睡中的仙台做。

 她醒着的话,就还好。只要命令她别乱动,那种事也不是不能做……

 为什么我会干出这种事情,我自己也搞不懂……

 「宫城,你脸色好差啊。」

 仙台指了指我的脸。

 「痛苦面具唉,不信你看镜子。」

 「不用了,我不看。」

 比起看镜子,我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但是,也不能突然离家出走。

 「今天不命令吗?」

 仙台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一边伸展着双手伸懒腰一边说道。

 「命令什么?」

 「比如让我舔点什么?」

 今天,做这种事不太好。

 「不用。」

 「是吗……」

 明明是她自己开口问的,她却用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回答。仙台抚摸了我的脚,她从我光溜溜的脚趾一直轻抚到脚踝。肌肤上温柔游走的指尖痒痒的,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踝。

 「放开我!」

 我厉声说道,她听话照做了。但是,她的指尖又往上方游去,理所当然地掀开了我的裙摆。

 「别乱搞。」

 我抓住她的手抗议道。

 「我就是想看看,你伤口是不是好了。」

 「不用看也好了,你不是看过了吗?」

 「的确呢。」

 仙台挣开我的手,触摸着我膝盖。

 她确认完毕没有就此罢手。

 而是用指尖爱抚般地着摩挲我膝盖。

 她手法好奇怪。

 我汗毛倒立。

 好恶心。

 「伤口早不见了嘛。」

 仙台还是慢慢摩挲着我的膝盖。

 「要我就此停手吗?」

 她嘴上这么说,手却完全没停下来。

 「赶紧停下。」

 我坚决地说道。

 但是,仙台就不肯停手。

 她的指尖从膝盖向下滑去,落到了我脚背,仿佛是被我命令过似的摆弄着我玉足。她轻拂我的血管,仿佛蚂蚁在肌肤上爬似的心痒难耐,令人讨厌的感觉。而且自己也欲拒还迎似的,我深吸了口气,然后,深深地呼了出去,抓住并扒开了仙台的手。

 「够了。住手——这是报复吗?」

 趁她睡觉弄了她脖子……所以她是来报复吧!

 我问道。

 「什么意思啊?」

 仙台不可思议地回答道,我也不清楚她是真的还是装的。但是,她看上去挺乐在其中的。我有点不爽了。

 「不是报复就算了。胳膊,伸出来。」

 我不由分说地抓住她手臂。

 「命令?」

 「是命令,快听话。」

 「不会又要亲我吧?」

 「没那回事。」

 我解开她袖口扣子,撸起袖子。

 在仙台的手腕和手肘间。

 在之前亲过的地方,狠狠咬了一口。

 拼命地咬。

 我恨不得咬掉她皮肤般地用劲,仙台推搡开我脑袋。

 「喂,很特么痛啊!」

 被强行推开的我抬起头,她又继续抗议了。

 「难以置信。你怎么咬人这么狠啊!你有病吧!」

 仙台揉了揉手臂,放下了袖子。

 「这是折了课本的补偿。」

 「别擅自补偿啊!」

 「没事。牙印很快就消掉了。」

 要是我做的事情,也全部都能消掉就好了。

 而且,不管什么命令她都没理由跟我抱怨。因为仙台,也不是真的在生气。

 因为我俩,就是这种关系。

 「真特么的痛啊!」

 仙台怨恨地说道。

 「这是对你乱搞的调教。」

 「明明比起宫城平常的乱搞这也不算啥吧?」

 仙台的有点愤愤不平地说道,走下床。

 她还是老样子。

 不爽的她,让我安心地摸了摸胸口。

第八话 宫城摸了我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