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话 被仙台发现也无妨

第一卷  第九话 被仙台发现也无妨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浮生

 我知道冰箱开了也空空如也。

 我在厨房里叹息着。

 仙台不买食材来的话,就连炸鸡都做不了。

 ——嘛,就算有食材我也不会做。

 「吃点什么呢……」

 我似乎有选择余地似的呢喃着,这家里能轻松吃到的东西唯有一个。我关上冰箱,从橱柜中掏出两碗泡面,撕开包装掀开泡面盖。撕第二碗包装时,我发觉没这个必要。

 「啊啊,算了。」

 即兴想起的藏橡皮游戏之后,仙台不知为何难为情地回家了。我准备两人份泡面,是因为我两老一起吃饭,不知不觉就成了习惯,身体不由自主就动了起来。

 我将多余的泡面放回橱柜,把泡面放在桌上倒入开水。

 然后,等待三分钟。

 大得可怕的厨房和客厅,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似的,独自一人后就发慌。明明在自己家里,自己的房间以外却像别人家一样。

 我回头,看了下没有人看的电视,和没有人的餐桌。

 上次和老爸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来着?

 我思索片刻,硬是想不起来。

 无从回忆的记忆。

 「哈——」

 我叹了口气后,厨房时钟响起的高音吓得我身子一颤。

 「吓我一跳。」

 吓我一跳。

 仙台干的事也同样吓我一跳。

 今天,她喊我志绪理时我心脏差点止住了。叫我志绪理的人仅有舞香和亚美,仙台从未曾这么喊过我。因此,意料之外的呼喊让我呼吸紊乱了。

 无法马上接受这种叫法,也是无可奈何的。

 我掀开泡面盖子,吃着面。

 「不咋好吃呢。」

 泡面本来就不怎么好吃,和别人一起分享时才更美味。

 要是仙台还在就好了。

 但是,今天的仙台有点反常,结果就只有我一个人吃了。

 「她今天怎么了……」

 仙台虽然本来就很熟络,但今天却更亲热了点。距离感怪怪的,明明没下命令她还舔我手指,还突然喊我志绪理。仿佛是想更亲近我似的撩了我,搞得我也想摸摸她了。

 于是就开始藏橡皮游戏。

 仙台不对劲。

 她有问题。

 正常的话,她是不会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吃东西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这样了呢……

 我毫无头绪——

 我拿出麦茶,倒入桌上的玻璃杯里。

 我用手指抹了抹自己侧颈,感觉手心冰冷无比。

 大概,仙台对我干的好事心里有数了。

 她折了我课本封面的那天,我亲了她的嫩颈,所以她后来才使坏。明明之前她那么乖的,最近的仙台却老反抗,老搞些有的没的。我既不想被她喊名字,也不想被她不听话地乱搞。

 这里是有规矩的。

 她能遵守的话,我就能命令仙台做任何事了。

 在规矩范围里能命令仙台做任何事情。想摸她就摸她,也能命令她改正下这反抗的态度。甚至能命令她忘记我想让她忘记的事情,这样她哪怕知道我干了什么都没关系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偏偏,她今天就像差点做错事似的十分难为情,表现得很尴尬。

 我吃着泡散了的泡面,喝着麦茶。

 果然很难吃呢。

 因为本就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我将剩下的泡面塞入胃里后起身,收拾了下垃圾,关上了灯。

 陷入黑暗的客厅里,伸手不见五指。

 我举起被仙台舔过的手指。

 什么都看不见,我便确认似的将手指含入嘴里。

 果然什么味道都没有,于是我回到了自己房间。

 「啊,橡皮擦。」

 看到半开的书包后,我想起了仙台还没把橡皮擦还我。

 「倒是还给我啊……」

 这下写不成作业了。

 尽管本来就没干劲,但还是想着要写的,都怪仙台现在写不成了。既然如此,就让她来做好了。但是,仙台早已回家了,就算抱怨,她也不可能把橡皮还回来,也不能用魔法来写完作业。

 明天去抄舞香的吧。

 作业托付给明天的舞香,早点睡吧。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去超市买了橡皮擦后才去了学校。

 仙台虽然就在隔壁班,但肯定不会来归还橡皮。就算擦肩而过,也不会提这事。因为约定过学校里互相不搭话,规矩就是如此。我也没什么不满的,橡皮的着落,下次约她时再说就好。反正有新橡皮也没什么问题,橡皮也便宜,弄丢了也没什么事。

 只是,之后也没什么事烦心到我想约仙台来,只是稍微烦心的事情忍忍就过去了。感觉不好约她了。不过,隔一周没约她后,肯定就要约她了。

 因为,没事突然约她来也太奇怪了。

 我,第一次无所事事地跟仙台发消息。

 「今天,来我家吧。」

 她回复我说补习班有事,然后第二天来到了我的房间。

 ◇◇◇

 也算不上久日不见。

 但是换上春季的制服后,感觉仙台和平常与众不同。是因为这点吗?明明在自己房间里我却冷静不下来。

 「宫城,怎么了吗?」

 仙台一边解开领口纽扣一边问道。

 「为什么问这个?」

 「嗯——你好久没约我来了。」

 「我太忙了。」

 「哦——」

 仙台没有问我为什么忙。

 当然,她没问我也不打算说。其实一点也不忙,问了我也回答不出具体的内容。

 我端出麦茶和可乐,递给仙台五千元。

 「谢谢。」

 说罢,她便收下钱坐在了床上。

 我, 对和往常一样收下钱的她深感安心。除了制服西服变成了羊毛衫外,仙台还是老样子。一如既往地,松开了衬衫领口的两枚纽扣。

 「这个,不脱下吗?」

 我坐在仙台的桌对面,指着羊毛衫问道。

 然后……

 「宫城老想脱光人家。」

 她用开玩笑似的说道。

 「我不是这意思。仙台不也老脱掉西服吗?」

 「我知道的。话说,今天干嘛啊?」

 「仙台真是急性子。」

 今天明明没什么值得约仙台的烦心事却约了仙台过来。因此,我也一时半会想不到命令什么好。

 「总之先写作业吧。」

 并不是我想学习,而是也没别的方法堵上仙台的嘴了。

 让她写作业的话,我自己就没事情干了。

 我怕不做点什么的话,就会做些多余的事情。

 「作业,给我吧。」

 仙台起身,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自己来写,仙台你随便吧。」

 我又坐在了仙台的对面,把数学课本和作业放在了桌上。

 「宫城打算自己做吗!?」

 仙台大惊小怪道。

 「没错啊。」

 「今天怎么不让我写作业啊?」

 「不想命令。」

 「宫城突然变正经了呢。」

 「我老正经了。」

 「那我也做作业吧。」

 仙台无精打采地说着,从书包里掏出英文课本和笔记。然后,把几张作业纸放在桌上,很快就奋笔疾书了起来。

 我看向数学课本。数学课本的数字和记号天花乱坠看得我头昏目眩。有的人感觉数学美妙绝伦,对我来说就是一些看不懂的鬼画符而已。但不解完题就写不完作业,我在脑海里搜索着公式。但是,却死活记不起学过的公式。

 我瞄了眼仙台。

 她写的字工整漂亮。

 在纸上落笔的声音也十分悦耳,我十分羡慕仿佛无所不能一般的仙台。

 我又再次回到被打断的数学公式上。

 我磨磨蹭蹭地解着题。作业比想象中还难写。安静的房间中,只有时间在慢慢流逝着。看数字看得眼睛生疼后,我叹了口气,将笔扔在了一边。抬起头后,发现仙台在注视着我。

 「写完啦?」

 「写不完了。」

 我冷淡地回答后拿起笔。看向课本后,头顶被她的手戳了一下。

 「好痛。仙台,别捣乱。」

 「要不我来教你吧?」

 我自己想就好不用了。

 正打算这么拒绝前,仙台坐到了我旁边。

 「不用你教,没事的。」

 「我反正也闲着。」

 说着便看了一遍我的作业,我们两个肩贴着肩近在咫尺。

 「你像平时一样看漫画不好吗?」

 「我基本都看过了。」

 「我买了些新的,你看那些就好。」

 我这周买了两本新漫画,那两本至少能打发个十来分钟时间。仙台没拿漫画,而是拿走了我的作业指了指中间。

 「这里,写错了。」

 「唉?」

 「这里,算错了,还有这里。」

 仙台拿起了自己的笔。然后,明明没求她,她却解说并订正起了我写错的部分。

 她说明得通俗易懂,诲人不倦地教着我

 但是,距离不对劲。

 「喂仙台,贴得太近了。」

 明明我特意隔了点距离,仙台却挨着我制服贴在了一起。

 「是吗?」

 「最近你贴太近了,好烦啊你过去点吧。」

 我推了推仙台胳膊,把她赶到桌子旁边。

 「嫌我烦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贴一起好热的。」

 明明才刚到五月中旬,却热得跟夏天一样。就算对象不是仙台,贴这么近也会热得不行。

 「不想让我贴近的理由,就这吗?」

 「就这,然后,我自己能做,仙台去那边玩去。」

 我指了指书柜。

 顺便告诉她新买的漫画书名,不知不觉间就拿回了被仙台抢走的课本和作业。但是,她死活不肯去看漫画。不仅如此,刚拉开的距离她又贴了上来,还拿走了我的课本和作业。

 「都说好热的。」

 「我一点都不热啊。」

 「你骗人。仙台不是最怕热吗?」

 冬天时,我把暖气温度调得很高,热得仙台一直都是把西服给脱掉的。

 对我刚好的温度和对她刚好的温度不一样。

 不耐寒的我都感到热的房间里,仙台不可能不热。

 「这样就不热了吧。」

 仙台从桌边拿起空调遥控器,打开了开关。

 「别擅自开空调啊。」

 我夺走遥控关上空调。

 她究竟怎么了……

 仙台贴得更近了。

 「喂,宫城。」

 真受不了了。

 我无视掉她,看着课本。虽然我打算拿笔解题,仙台却无视掉我继续做题的意愿。

 「这里。」

 她用玉指抚摸着我的侧颈,我情不自禁抬起头,她的玉手贴在了我颈部。

 「我为什么摸这里,你心里有数吧?」

 仙台静静地说道,接着说道。

 「你为什么趁我睡觉,亲吻我这里啊?」

 她再次将手摩挲了我侧颈。

 「你早发现的话,早点问不就好了嘛。为什么现在才问?」

 「先回答完再问吧。」

 她没生气,但是,语气也不算温柔。

 仙台有发问的权利。

 然后,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确实该给她个交代,但问我为什么我也答不出个所以来。为什么做那种事情,我还想知道呢……

 「宫城,说话。」

 她静静催促着,放下了贴在我侧颈的手。

 「我只是用嘴碰了下,才不算亲吻呢。」

 「正常的话,是不会用嘴碰这里吧?」

 「这不是明摆的嘛,这不正常。」

 仙台是正确的。

 正常的话,是不会在她睡觉时亲她嫩颈的。

 我故意亲了那里。

 这份记忆还历历在目。但是,我没法解释自己的行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就算有理由也是无意识这么做的。

 我逃避仙台的眼神似的合上课本。

 现在,我命令她「别问下去了」的话,虽然可以强制结束这段尴尬的时刻,但这么做的话,她肯定以后会接着问的。

 真特么麻烦啊。

 「我又没干更过分的事,行了吧。够了吗?」

 我像跟老师狡辩似的对仙台补充到,但她握紧我的袖子。正当我避开仙台的眼神不想看她时,她无比认真地对我说道。

 「那现在呢?想亲吗?」

 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问这个。

 然后,我也不懂她有没有接受我刚才的解释。

 一如既往的距离感不对劲的她与我近在咫尺,她握着我的袖子。虽然我想远离点,但目前看来不回答她她就不会放手了。

 「这是在命令我回答吗?」

 「下达命令的是宫城才对吧?这只不过是质问。」

 「如果我说想亲,你会给我亲吗?」

 「想亲我哪里?」

 「说‘先回答完再问吧’的人,是谁啊?」

 「那要看宫城怎么回答了。」

 她静静地说道。

 她的意思是……

 她会不会让我亲取决于我怎么回答?

 她的话,怎么听都是这种意思吧?

 但是,为什么呢?

 我想平常的仙台绝不会说这种话。

 我大脑短路了。

 她问我想亲哪儿?

 搞不好,她可能在逗我玩。

 我大脑里各种各样的想法像汽水的气泡一样消散了。回想起了和仙台一起睡觉时的记忆。

 那天,我抚弄了仙台的朱唇。

 亲她嫩颈前,指尖抚弄过的娇唇如同棉花糖般柔软。

 问我想亲哪儿的话,我想亲那里。

 我向仙台伸出手。

 我虽然没回答她,但她仿佛搞懂我意思似的没有选择回避,而是松开了抓住我袖子的手。

 我手指毫无障碍地抚摸到了她的樱唇。

 果然,柔嫩无比。

 仙台舔了舔我轻抚的手指,搞得我慌慌张张地收回了手。

 「来命令我吧。」

 仙台低吟道。

 但是,怎样的命令取决于我。

 而不是取决于仙台。

 「宫城。」

 她似乎催促我命令似的,呼唤着我名字。

 听人吩咐办事是挺让人火大的,但仙台叫我命令我就命令也挺奇怪的。虽然想法如此,但我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闭上,你的眼睛。」

 「明白了。」

 仙台有问题。

 她知道这命令是什么意思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抱怨了。但是,她却闭上了眼。明明她不可能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却听从了命令。

 我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脸。

 还有她的鼻子,她的秀目,她的小嘴。

 比其他人更加眉清目秀的仙台,虽然不及名模偶像,但还算天生丽质,也说得上是美人。

 在书店借她五千元以前,我们本毫无瓜葛。

 其实,仙台也不必来我家,也不必听我命令。像现在一样换班之后,她肯定很快就将我的记忆抛之脑后了吧……

 所以,这种事情不应该。

 我懂仙台为什么会闭上双眼。

 要是真亲吻上去了,她说不定会睁开眼嘲笑我。虽然我不认为她是这种人,但这难以置信的场景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尽管如此,我还是渐渐靠近了仙台。

 一眨眼,唇与唇的距离就剩不到五厘米。

 心脏好痛。

 我都没法好好呼吸了……

 似乎都忘记该怎么呼吸了……

 我用抚摸她脸颊的手,用拇指掰开她的唇。

 仙台纹丝不动。

 再接近一点,我也闭上眼,然后……

 这种事轻而易举。

 她无法违抗命令。这短短不到五厘米的距离一下就没了,没法闭眼也可以不闭。

 我头微微向前倾。

 ——这样真的可以吗,我失去了自信。

 我突然想到,万一真的接吻了,仙台可能就再也不会来这了。于是我推开了她的肩膀。

 「抱歉,今天你先回去吧。」

 「唉?」

 仙台睁开了眼。

 「宫城?」

 她诧异地说了一句后,我拉起她的手让她起身,然后收拾东西并递给她。

 打开房门,将她推了出去。

 现在,我也不知所措,没法思考了。肯定有比赶她走更好的办法,但是现在只能想到这个了。而且,我已经没脸见她了。

 别回头了,求你回去吧。

 「等一下。」

 仙台回身了,她似乎并不打算默默地回家,我强行把她带向了玄关。

 「抱歉,再联系吧。」

 仙台似乎在说——

 「为什么啊,我还有话要说」之类的。

 但我脑袋乱糟糟地已经听不进去了。

 总之等她穿好鞋后,我将她赶出了门外。

 「宫城,快开门啊!」

 我听到了敲门声。

 我不打算开门。

 开门的话,绝对会被她怒斥一通。平时都送她到一楼,今天看来是不行了。

 「宫城,喂!」

 门的对面,仙台在呼唤着我。

 为什么我想亲吻她呢?

 为什么我没亲吻她呢?

 我也搞不懂了,我依靠着门。

 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话说,我忘记问橡皮擦那事了。

 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那种事呢……

第十话 宫城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