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话 宫城她错了

第一卷  第十话 宫城她错了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浮生

 不对劲。

 绝对不对劲。

 为什么她非要把我从房里赶出来啊?

 我「咚咚」地敲门不知敲了多少下,然后停下了敲门的手。

 看来,无论怎么敲宫城都不会开门了,还会给邻居添麻烦。

 但是,我无法接受。

 因为,不对劲的是宫城。

 我又没做错什么。

 图谋不轨的是宫城,该不满的不是宫城而是我才对。

 又准备要敲门时,想了想还是算了,我犹豫地转身离开了。从六楼一眼俯瞰望去,车水马龙不算什么美景。这似乎是特化实用性的高级公寓,不会拘泥于风景。

 不管是风景,还是宫城。

 全部,都没有意思。

 我叹了一大口气,走向电梯。平时都是一起和宫城坐电梯回去,今天只能一个人坐了。

 离开公寓后,我漫步在街上。

 至少,宫城应该不讨厌我。虽然我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恋人,但她肯定对我怀有好意。

 正因如此,她把我赶走才格外不对劲。

 「搞得好像是我错了一样。」

 命令我闭眼的是宫城,打算亲吻我的也是宫城。

 她却擅自作罢,还叫我回去。

 做到一半就不做了还不听解释地将我赶走,宫城也太任性了。

 ….不对,这不对。

 不是宫城任性。

 是我希望被她那样命令……

 我想知道,和宫城接吻是个什么滋味,才任由她命令的。

 不过,做出这种命令的是宫城。

 是她要命令这种东西的,我认为该由她背负责任,把气撒到别人头上才不对。

 我加快脚步,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虽然感觉肚子有点饿,但没吃饭的心情了。我脱下制服,换上室内服。然后,从书包里掏出钱包。

 「退给她她也不会收呢……」

 今天,我的所作所为不配这五千元。

 可以的话我想退还给她,但宫城太倔强了肯定不会收。不止如此,她可能以后都再也不会联系我了。

 我将五千元放入存钱罐,举起存钱罐。也不知道重量有没有变化,但确实多了五千元,我的心情也随之更沉重了。

 「宫城这笨蛋。」

 我对着存钱罐骂了一口,瘫倒在床上。

 每次这种时候,宫城都逃避了我。

 春假前泼我汽水的时候也是,她从我这里逃走了,也不来联系我。冲动过后,感觉不对劲了就逃避我,然后就当问题解决了。

 「反正,这次也是一样吧。」

 结果,果然和预料的一样,宫城五天没来联系我了。

 放学后的教室里,我凝视着手机屏幕。

 虽然只有五天,但考虑到我和宫城间发生的事情,这其实还挺久的。如果这么久都没来联络的话,再等个一两周都不会来联络我吧。

 至今为止从未道歉过的宫城都道歉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道歉,但足够成为她躲避我的理由了。

 我将手机收入书包里,看着前方座位坐着的羽美奈。她和麻里子热闹地讨论完放学后的安排后问我。

 「我已经跟麻里子谈好了,我们一起去老地方吧?」

 「抱歉。今天还要补课。下次再来约我吧。」

 「唉——偶尔翘下课吧?」

 「要是告家长就麻烦了。」

 「管他们怎么说啊。」

 麻里子也对羽美奈这不负责任的话用轻浮的语气「对对对」地表示同意。

 「下次,我请客吧。」

 我一边提议几个菜单,一边和羽美奈她们走向鞋柜。换好鞋后,和她们两人在校门口道别。等我离开羽美奈她们后,我并没有去前往补习班的路。

 我至今为止都没翘过课,但今天我没有上课的意思。虽然对不住羽美奈她们,但我放学有别的地方要去。

 目的地是宫城所住的公寓。

 我快步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很快就到了。

 来此目的就一个。

 我在公寓前按宫城门铃。但是,毫无反应。

 「喂,快点开门啊。」

 一次,两次,三次。

 无论按多少次,都听不到宫城的声音。

 我就知道会这样。

 我拿出手机,向宫城发消息。放学一直都是她发消息约我,所以我很少主动发过她消息,这还是第二次主动发她消息。

 【宫城,快开门。】

 【你在的吧。】

 【别无视我放我进去。】

 发了几个消息都显示已读,但她就是不回信。虽然这很没礼貌,但我连着按门铃。上次这么干时是春假结束换班后,她放我进去了。但是,今天这次无论怎么按她都毫无回音。

 我怒气腾腾。

 我第一次打电话给她。虽然我也料到了结果,只有电话「嘟嘟」的声音,没有宫城的回应。

 【快接电话!】

 她甚至都不看消息了。

 「为什么这么不听人言啊!又不是小孩子了,好歹回个话啊!」

 马上就期中考试了。

 这种紧要关头,不是和宫城发短信对峙的时候。不过,不搞定这问题的话就没法好好学习应考了,想学的一个都学不进去。

 全都是宫城的错。

 我气得头昏目眩,心情浮躁无法冷静。

 我离开公寓,走向家。

 这又不算什么大事。

 话说,和宫城一刀两断也没关系。不过只是毕业就结束的关系提前结束了而已,有点可惜但也没办法。虽然少了一个让人舒心的地方,再找一个就是。

 不过,我不想这样半途而废地结束。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来的,但还是到家了。

 一定,是走的平常的路吧。

 除了被宫城无视掉之外,没有任何变化的日常。

 我进了房间,看着桌上。

 要是有个机会就好了……

 我将宫城给我的橡皮擦放入了铅笔盒内。

 ◇◇◇

 老师的课很漫长。

 仿佛故意拖延似的漫长。

 下课铃响了。

 我收起课本和笔记,从笔盒内掏出橡皮擦。一边心里默默催促着讲台上的老师快走,一边抖着腿。

 快点,快点,抓紧时间……

 我盯着老师,老师唠唠叨叨地布置完作业后,慢吞吞地离开了教室。我马上收拾好桌面,对前座旁边的羽美奈说道。

 「抱歉,你们先吃吧。我有地方要去下。」

 午休时间虽然很长,但对等下要做的事情来说太短了,没时间磨磨蹭蹭的了。

 「可以啊,你要去哪儿?」

 「找隔壁班有事。」

 留下这句话后,我便去了邻班。

 手里拿着个橡皮擦。

 橡皮的主人在隔壁班里。

 二班顺过道走走就到了,我亲切地笑着拜托了门口的女生帮我叫一下宫城。她叫了下宫城后,宫城用熟悉的声音问道「什么事啊」。

 她的声音,就在窗边。

 正跟朋友一起的宫城,面色诧异。

 那个喊话的女生补充说道「你朋友叫你」。

 宫城面露不悦。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瞬。

 学校里她还是要给个面子的。

 不给面子就好玩了,宫城保持了从容淡定的表情。宇都宫她们听到「朋友」这个词后瞪大双眼,宫城模棱两可地向她们解释后,来到我的身边。

 「…这里是学校。」

 宫城皱着眉头不爽地说道。

 「我知道。」

 「那就别来搭话啊,规矩不是这样的吗?」

 她声音里充满了不满。但是,她似乎不想让周围人听到,所以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讲道。

 「这个,你忘我口袋里了。这种物归原主的事情,在学校里搭话也不奇怪吧?」

 我把手里的橡皮给宫城看。

 「区区橡皮——」

 「区区橡皮不要也罢,送你了。对吧?」

 我抢走了她的台词,宫城陷入沉默。

 她这时肯定会说这个。

 我和宫城相处久了,心有灵犀一般。

 「我可以收下,但在这之前有话要说。」

 我将橡皮收入短裙口袋,抓住宫城手腕。

 「唉,等等……」

 「这里太引人注目了,跟我来。」

 已经非常引人注目了……但是,总比一直站在教室门口聊要好。

 我像是在拽着宫城似的向前走。

 午休的走廊人还蛮多,牵着宫城手走就更显眼了。宫城注意到了这点,挣开了我的手,我还以为她要逃跑,她却默默无言地跟着我。

 我将难得这么听话的宫城,推入了旧校舍的音乐教室里。然后,一起进入了里面。

 「你带我来这干嘛?我还要吃午饭呢。」

 宫城来到这午休时几乎没人来的地方后,不掩饰自己不开心的情绪了。一听到这沉闷声,我知道她发火了。

 「不这样就没法跟你聊,你在逃避对吧?」

 宫城背靠乐器柜,我再次抓住宫城的手腕。

 宫城一副司马脸,没有抵抗,她老实被我牵着手腕站在我面前。

 「不是说好学校里互不搭话吗?」

 「我又没在学校里搭话,是宫城说要用手机联系的,我又没说要这么做。」

 这是胡扯。

 去年,我也接受了宫城这个提案,这是两人间的规矩。所以,宫城是对的。但是,我不能再退缩了。

 我有件事,无论如何都想问问宫城。

 「…就算如此,也不需要在这里聊吧?」

 宫城虽然接受了我毫无道理的胡扯,但很快又埋怨地看向我。

 「就算宫城不需要,但我需要。」

 「那就下次来我家时再聊吧。」

 「宫城一到这种时候,肯定不会约我,你打算就这么好聚好散对吧?」

 「……会约的。」

 「什么时候?昨天我去你家,门铃电话你都无视了对吧?」

 「……偶然没接电话和门铃而已,我到时再约你。」

 宫城的声音里丝毫听不出她想再约我。

 果然,不在这里当面对峙不行呢……

 要是现在放手的话,我们就结束了。

 我用力握紧了她的手腕。

 「我有话问你,老实交代。」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都接着说道。

 「为什么要赶走我?」

 客套都没法夸它漂亮的旧音乐教室里,唯有我的声音在回响。宫城哑口无言,纹丝不动。古旧的音乐教室里排列着的乐器盒,并不能成为打破我们间的沉默的契机。

 「说话呀。」

 拉了下她手腕后,不打算回话的宫城后退了一步。

 「别命令我啊。」

 「当然能命令,这里又不是宫城家。」

 宫城能命令我的地方,只有她自己家里而已。

 花五千元,买来命令我的权利。

 这条规矩在学校里就不管用了。

 「事情弄完了,我就让你回去了,才不是赶你走。」

 宫城放弃般地说道「够了吧」然后想挣开我的手,但我却丝毫不松手。

 「事情这就完了?」

 「我命令你闭上眼,仙台就闭上了眼。命令结束,没别的事情。」

 「命令,真的这样结束就好了吗?」

 「我不都说结束了嘛。」

 「你明明,还打算做些什么的吧,这样真的好吗?」

 我本来就不是个诚实的人,和宫城一起就更不诚实了。现在也是。明明我这么渴望什么,却还想从宫城那里得出答案。

 但是,事与愿违。

 「那是仙台的错觉吧。」

 宫城放弃回答了,挣开了我的手,打算转身离开音乐教室,我心中怒气腾腾。

 「对啦,宫城,你有好好备考吗?」

 我想到什么脱口而出,宫城回头诧异地说道。

 「突然怎么了?」

 「我没心思学习了。因为宫城的错我学不进去,你要负责任啊。」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你现在带了手机吗?」

 「我有必要回答这个吗?」

 「我问你带了还是没带。」

 「…放教室里了。」

 「今天,约我吧。」

 我才不发消息。

 约我是宫城的职责,就是今天。

 我今天心情不好,想向她撒娇。

 「如果我说不呢?」

 宫城不爽地说道。

 她看上去很想回教室,我也不爽了起来。

 「不约也得约,绝对要约我哦。还有,橡皮还你。」

 我走近宫城,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强行将橡皮塞入她掌心。

 「不需要,送你了。」

 「那就在宫城家里再送我。」

 我没收下橡皮,留下宫城离开音乐教室。

 回教室也来不及吃午餐了,我做好下堂课的准备。

 糊弄空空如也的胃部似的,我吃了颗糖。

 老师漫长的课堂结束后,手机里收到了宫城发来的消息。

 ◇◇◇

 我没有急着赶过来。

 但来的还是比平时要快。

 我深呼吸一口打开门后,宫城正恭候着我,关门前将五千元递给了我。

 「不用了,是我叫你来约我的。」

 平时的话就收下了。

 规矩就是如此,这种事情理所当然。但是,今天我婉拒五千元后,脱下鞋,正打算走进宫城房里时,房子的主人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又不是仙台叫我约才约的,是我自己想约你来的,所以我来付。」

 宫城回到家心情还是闷闷不乐的,一脸没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要命令的吗?」

 「…有。」

 宫城低声嘀咕道,然后递来五千元。

 不管怎么看她都毫无计划嘛。

 虽然她心口不一,但再跟她争来争去被赶出去就头疼了。

 「好吧。」

 我收下了五千元,愣在走廊的宫城留下一句「我去准备茶水」就走向了厨房。我毫不犹豫地走进房间,放下书包。然后松开领带解开领口两枚纽扣,背靠着床坐在地板上。

 虽然来过宫城家无数次,但今天却忐忑不安的,没心情去看漫画了,也没心情躺在床上等。

 我也同样也没有计划。

 我无法接受宫城,将这里的故事和我们的关系全部擦干抹净变为白纸,心血来潮之下来到了这里。但来了后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我和宫城来往了一年多,但今天是最不知道聊什么的一天了。

 「哈——」我深叹一口气。

 宫城用托盘乘了两杯饮料和两小盘东西进了房间。

 「来尝尝这个吧。」

 她平淡地说道,把小盘放在桌上。

 「蛋糕?」

 真稀罕。

 并不是蛋糕有多么稀罕的,只是这里招待点心很稀罕。宫城招待过的东西,就只有麦茶和汽水。

 「今天,仙台肯定没吃午餐吧?虽然也是你自作自受。」

 「咦?今天你这么温柔啊?」

 「这不过是剩饭而已,扔了可惜罢了……你不吃我就倒了。」

 说罢,宫城便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我吃,我开动了。」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要用餐叉吃,蛋糕旁边放着一个银色餐叉。我用餐叉将优质的米黄色糕点喂入嘴里。一口下去,软绵绵甜滋滋的。蛋糕底的粗糖也脆脆的,美味无比,我又尝了一口。

 等全部吃完后,我喝着麦茶。

 事实上,我确实如宫城所言没吃午饭。放学后也拒绝了羽美奈的邀约,直接赶来了这里,也没吃过任何代替午餐的东西……不过,宫城也一样吧?

 「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

 不知道宫城说的是不是真的,她无聊地抖着腿。看上去像是无所事事,也看上去像是心慌意乱。我觉得太没礼貌了,于是在不远处用叉子轻轻戳了下她脚。

 「疼。」

 她停止了抖脚,埋怨地看向这里。

 「要不我帮你舔舔?」

 「别舔。什么命令我说了算。」

 宫城警戒我似的收起了脚,抱起了膝盖。

 「仙台,学校别找我搭话啊。」

 「这是命令?」

 宫城沉吟不语。

 默默地将眼神从我这里移开看向窗外。

 我靠近宫城,抓住她短裙的一角。但是,很快手就被她拂开了,她闷声说道。

 「今天都怪仙台,我吃了好大苦头。」

 她模棱两可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令,宫城继续说道。

 「仙台来教室之后,等我回去了。舞香她们就问这问那的,津津有味地打听发生了什么,可为难我了。」

 「你怎么回答的?」

 「我跟她们说仙台来找我借钱了。」

 「……真的假的?」

 「假的。我说老师让你喊我去办公室,我就去办公室了……然后她们起疑心了。」

 嘛,确实呢。

 和至今为止毫无瓜葛的人,突然一起去了某个地方,这种事不感兴趣才怪。

 「好麻烦的,以后别来找我了。」

 说罢,宫城下床坐在我不远处。

 「你坐的也太远了吧?」

 「因为仙台老做些奇怪的事。」

 「才不会呢,宫城才老做些奇怪的事。」

 我订正这有损我名誉的发言。

 她不下奇怪的命令,就不会发生奇怪的事。宫城不下达奇怪的命令就没事,把锅甩给我肯定是错的。但是,她却不这么认为。

 「我才不想被仙台这么说呢,你刚刚还打算掀我裙子吧?」

 「我不就拉了下嘛……宫城你老是嘴硬呢。」

 「还不是仙台老说些让我反驳的话吗?再者,今天仙台你怎么了,跟平时不大一样,太能唠叨了。」

 我确实变健谈了。

 明明在让人舒心的房间里,为什么今天我却像在掩饰什么似的不停地唠叨……仿佛是还没混熟的时候,为了不陷入沉默而不停地聊天。

 但是,不仅仅只是我。

 「这是我的台词。宫城才是,怎么今天唠叨个不停啊?」

 明明没问宫城她却将学校发生的事情报告个不停,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话说回来她平时也没招待过糕点,也从没关照过我。

 今天的她非同寻常。

 用这词再适合不过了

 「我才没那么能聊。」

 她绷着脸说完,拿来书包,然后从中掏出了什么。

 「你是来拿这个的对吧?学校里也说过了,送你了。」

 宫城不高兴地说道。

 她粗鲁地递出了学校里我还给她的橡皮擦。

 她非要说要送我。无论是书店的五千元,被汽水淋湿后替代的衣服,还是学校里还给她的橡皮,她老是倔强无比地给予,不在乎我想回报她的感受。虽然我知道宫城就是这种人,但她这种地方我就是无法接受。

 我又不是橡皮擦,我握紧她的手腕。

 宫城面色诧异了,我用嘴唇浅吻她拿着橡皮的手指后,舔了舔。微凉的手指带着一丝血味,没有薯片的味道了。我用力舔舐后,橡皮落在地板上。宫城用手轻抚我的脸后,又很快拿开了。

 「不要这样。」

 她挣脱我握她手腕的手,推搡着我额头。

 「谁叫宫城你一直不命令的。」

 「我叫你回家你就会回家吗?」

 「如果这是命令的话。」

 规矩是绝对的,我会遵守约定。

 不过,宫城不会下这种命令。

 真想让我走的话,就不会和我废话,而是像之前一样把我赶走了。

 「……仙台太狡猾了。」

 宫城咕哝着说道。

 「觉得狡猾的话,想做什么就说吧。」

 「我又不是非做不可。」

 「什么都不做的话五千元就退你了。」

 「不需要。」

 「那就命令我吧。因为规矩就是这样。」

 我们说像也像,说不像也不像。

 虽然不喜欢「学校阶级」这个词,但要划分的话我属于上层位置,更具体的来说,属于上层偏下吧。宫城虽然不至于垫底,但肯定不在上层。

 为了不跌落上层阶级而左右逢源的我,和勉强站稳不垫底的宫城,两人都半成不就,这点倒是半斤八两。

 而且,我们都需求着互利互惠的彼此。

 我需要宫城提供我一个不在家也能安心的地方,宫城也需要唯命是从的我。

 彼此,对对方怀有兴趣也不奇怪。

 我握紧自己的手,这是个不坦诚的想法。

 我已得出了答案。

 虽然找了一堆杂七杂八的理由,但说直白点我就是想和宫城接吻,想知道那会是什么滋味。

 ——那么现在。

 「该命令我什么好,你懂的吧?」

 我微微靠近宫城。

 距离缩短了一点点,我不愿和她分开。宫城虽不肯看我的眼睛,但她没有逃避我。

 「……仙台你来吧。」

 她没有看我,说出了上次不同的话。

 「来干嘛?」

 「……接吻。」

 该如何是好呢?

 决定权交给了我。

 但是,没有否决权的我选项就只有一个。

 我贴近宫城的身体,梳理她的秀发。

 比肩更长点的乌丝黑发,柔软顺滑。

 我手托起她脸颊,缓缓贴近她脸。像不听话的野猫一样的宫城老实地坐下,我们含情脉脉地四目相对。

 宫城似乎打算一直睁着眼。

 「眼睛,闭上吧。」

 「仙台好烦啊。我想闭时会闭的你少说点。」

 虽然我们不是恋人也不需要什么气氛,但这也太没情趣了,完全不像要接吻的人。不过,这也是宫城的风格呢。

 没办法,将闭眼的时机交给宫城后,我脸贴了上去。

 虽然很为难但还是靠近后,宫城逃避我眼神似的把眼睛也闭上了。

 她这种地方真可爱。

 虽然还想多看两眼,但我还是闭上了眼。

 然后,我和宫城唇齿相依地热吻。

 心脏的声音跳的没那么快。

 她在紧张。

 她娇唇的感触一清二楚。

 软玉温香般。

 我都忘却了自己是否还在呼吸,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宫城。

 嘴唇分开后。

 没有甜味,酸味,蛋糕味之类。

 什么味道都没有……

 要是初吻有味道的话那才麻烦了。

 我看着宫城。

 但是,她还是不肯看我眼睛。

 我还想再来一次。

 我想再尝尝宫城。

 我抓住她肩膀又把脸凑了上去,她把我脸推开。

 「你还想亲啊?」

 她不爽地说道。

 「不是宫城让我亲的嘛。」

 「我又没让你亲两次。」

 「宫城小气鬼。」

 我抱怨了下,用手抚摸宫城侧颈。

 她的体温比平时更火热了。

 「再命令我亲一次吧。」

 我说完后宫城表情明显不愉快了,在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静静说道。

 「……那再来一次吧。」

 听到后我又贴近身体,缩短了距离。很快我们又如胶似漆地贴在了一起,开始了第二次亲吻。

 第一次没发现,接吻居然这么舒服。

 柔若无骨的娇唇,传递着宫城的存在,明明只是轻微地缠绵却无比的舒服。我将身体靠向宫城,热流从亲吻缠绵处涌入,我不由自主地将舌头伸了过去。

 比刚才更加火热了。

 无论是我,还是宫城。

 比用手指摩挲时更火热的体温混合着,彼此的视线都暧昧不清了起来。

 宫城樱唇微微张开,漏出一声娇啼,听得我耳朵深处蠢蠢欲动。

 宫城的手抓紧了我的衣服。

 我想更加、更加地……

 跟宫城缠绵!

 我用舌尖稍稍撬开她的娇唇,正要直捣黄龙之际却被她抵住了。她抗议似的咬了下我嘴唇,狠狠推开了我。

 「没叫你做到那一步。」

 「亲吻就是亲吻吧。」

 「总之,够了。」

 宫城断然说道,跟我稍微拉开距离,避开我眼神喃喃道「接下来,做什么呢」,然后将餐巾纸盒扔向了我。我接住餐巾纸盒,放在了地上。

 「做是指什么?」

 「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嘛,的确。

 宫城又不是恋人,用她的话来说我们又不是朋友。和彼此接吻,不可能不难为情。

 不过,并不会有所改变。

 接吻并不会改变宫城的态度。

 反正之后肯定会被宫城咄咄逼人地抱怨几句吧?这并不会让她变得温柔。要是她突然亲切地向我献媚了,那样才叫恶心。虽然可能有少许变化,我也不清楚有没有变化,只能当没事发生了。

 「仙台这么聪明,却是笨蛋呢。」

 宫城叹息地说道。

 「我承认我确实是笨蛋,我又不聪明。」

 聪明的话,就能回应双亲的期待了。

 肯定就去重点高中了,就不能和宫城相逢了。

 「听说只有第一次会难为情哦。」

 我不负责任地说道,躺在了床上。

 现在的宫城就好,她能一直像如今这般就好了。

 「以后接着约我吧。」

 「不用你教我也会约,别命令我。」

 宫城不悦地起身,去拿了漫画,然后喝了口汽水。

 和她接吻后我发觉了,无论是我频繁地光顾她家,在学校里找她,还是任由她命令,全都是因为我喜欢宫城。

 我出乎意料地喜欢着她。

 虽然不会告诉她呢~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