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睡美人

第一卷  第一章 睡美人 「在山区办试胆大会?」

 我提出疑问。

 夕阳西下,夜晚时分来临,我们三个人一起往山中走去。哲也的母亲真知子阿姨正在准备晚餐,看见我们准备去布置试胆大会,她将打算供奉在神社的当地特产酒交给我们。所以我们等等应该会前往山中的神社吧……

 「对啊。天色昏暗,你要小心脚步喔。」

 「那倒还好,可是我们现在要前往的地方不就是……」

 我话说到一半,眼前刚好出现山路的入口。我们正准备进入夜晚的山区。夜晚的山区已经充满危险,好巧不巧这座山又是下午康太姨父提醒过不要轻易靠近的那座斑驳山,让我的警戒心又更上一层楼;加上过去我曾在这里受过重伤,我心中的警铃响得更大声了。

 「我爸跟你提过吗?」

 「嗯,他叫我不要接近这座山。」

 「没错,我们也向村民宣导尽量不要靠近这座山,但唯独现在这个时期例外。」

 「例外?」

 我们在山路入口处停下脚步,作为行前确认事项,哲也向我简单解释了为何不允许人们接近这座山。

 「这座山啊,俗称『神隐之山』。」

 「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太危险了。」

 「没错,很危险喔。虽然我们这一代没人遇过,也已经好几十年不曾发生过,但以前这座山有不少人遇过神隐事件呢。」

 「不少人……」

 「对啊,像是突然少了一个村民,或是忽然出现不认识的人之类的。」

 「感觉挺像灵异事件耶。」

 「别说是灵异事件!」

 小雅似乎不太喜欢谈论这类话题。可能也因为害怕,所以来的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哲也应该已经习惯小雅害怕的模样,他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不过,好像真的发生过神隐事件,遭遇过事件的人名,都记录在文献里。」

 「原来不是骗人的!」

 「没错,所以我希望你心里先有个底之后,再进入山区。」

 看着哲也认真的眼神,我也只能听话地点头。

 「可是,为什么要特地选这座危险的山举办试胆大会呢?」

 哲也一脸得意地笑了,表情彷佛说着「你问到重点了!」

 「我故意的啊。」

 「什么意思?」

 「参加这场试胆大会的对象是村里的孩子,目的是吓唬他们。」

 「哦,我明白了。利用试胆大会让孩子们对这座山产生恐惧心态,他们就不敢接近这里了,对吗?」

 「说得没错。」

 见我一点就通,哲也佩服地点点头。自我小时候,哲也就如同大哥般的存在,能获得他的认同,我喜悦的心情简直难以用笔墨形容。

 当我和哲也谈着天时,一旁的树荫传出了沙沙声。

 「啊──吓我一跳!」

 小雅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比起沙沙声,反而是小雅的大动作吓到我了。

 「小雅,安静点!你真的一点也不优『雅』耶。」

 「你不要嘲笑我爸妈帮我取的宝贵名字!」

 「我没有嘲笑你的名字,我只是说你得加把劲,才能配得上它。」

 「要你多管闲事!」

 乍看之下两人像在吵架,仔细一瞧,哲也捉弄小雅的表情感觉有些乐在其中;受捉弄的小雅,似乎也不怎么在意,反而有种「一切习以为常」的信赖感。

 我很羡慕这种亲密又自然的关系。如果我有这种相处模式的朋友,即使关系不及恋人程度,我也能大方地和对方分享自己的梦想,或许就不会未经思考便冲动地离家出走了吧。

 「走吧,我们入山吧!」

 说完,哲也率先迈开步伐。黑夜笼罩下,看不清眼前的山路。参天的树木透出一股威严,彷佛禁止着我们入山。我带着前往探险未开发洞窟的紧张心情,紧跟在哲也及小雅身后。

 「这条路视线不佳,小心脚步喔。」

 小雅全身发颤得比我厉害,步履蹒跚地走着,听见她的提醒,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这样小心翼翼地走在山路上,虽然只走了一小段,却让我想起过去的事。我听说当年的意外,是因为我脚滑而跌倒受伤的。不过这都是听人转述,我只记得那位在我跌落时帮了我一把的女性而已。

 「比海还深,比天还高,献给身处遥远彼方的你──」

 她所哼的曲子片段在我耳里回荡着。其他和意外有关的地点、救我一命的女性容貌,我几乎想不起来,就只有这段歌词清楚地烙印在我脑海里。

 我不禁期待,来到这个村庄、来到这座山,或许有机会刺激我的记忆,我便有可能回想起那些我所遗忘的事情。

 「我……」

 以前是不是发生过意外?我原本想和他们再确认一次,但看着两人忙于布置试胆大会,现在实在不是问这问题的好时机,所以把话又吞了回去。

 「怎么了?」

 我临时想找其他的话题,看见因害怕而全身僵硬的小雅,突然找到想问的事情。

 「那个,在我来这里之前,哲也也在布置试胆大会吧?」

 「当然啊。」

 「那为什么小雅会这么害怕?」

 「我才不害怕呢……」

 小雅仍全身发着抖,她的辩解丝毫没有说服力。

 不过,看着我和小雅对话的哲也,似乎灵机一动,带着恶作剧的表情开口说道:

 「小雅,老实说,这座山以前……」

 「啊──我不要听!我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听见哲也刻意压低的声音,小雅双手捂紧耳朵大叫着。叫声渐渐地停止,最后她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用全身表现出恐惧的情绪。

 哲也也蹲下安抚着小雅,她才终于冷静下来,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有一丝羡慕的感觉。

 「话说回来,为什么夏天会有这么多怪谭啊?」

 小雅听见我单纯的疑问,眼神犀利地瞪了我一眼,应该是不想继续讨论这件事,所以她转移了话题。

 「楼梯(译注:日文音同怪谭)一年四季都一样吧!」

 「你已经超越怪谭的极限了。」

 「我说的是楼梯!」

 当我加入两人相互调侃的对话后,整个气氛变得相当和谐。小雅转移话题的计画成功奏效。

 而我,能加入他们的谈话,彷佛自己也是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而且,小雅明明这么害怕,却有办法在这个几乎没有灯光、比乡村还乡村的地方好好生活着。

 「那,接下来我们就试走一遍试胆大会的路线吧。」

 聊天告一个段落,哲也回归正题。他说明了试胆大会的概要以及接下来要准备的事项。

 「在你来之前,我们准备的进度已经超过一半了,接下来想边听你的意见边做调整。」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别这么说嘛。首先我有一件要拜托你做的事。」

 我歪着头回应哲也,结果他说的答案,相当适合用来验收前置作业的成果。

 「我想麻烦你来体验看看我和小雅准备的试胆大会。」

 所以我才故意挑晚间时段带怕黑的小雅出门啊。哲也补充道,然后吃了一记小雅的肘击。

 不过哲也说得对,这的确是符合第一天协助布置试胆大会的好工作,我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人走在夜晚的山路上,气氛相当阴森恐怖。

 四周的声音大部分是蝉鸣声及风扫过树叶的沙沙声,但多半听起来像是从远处传来的,身旁反而出奇地安静。

 试胆大会的路线只有这一条单行道山路,所以不用担心中途不知该往哪儿走。在山路的尽头,有一座位于半山腰的神社,是本次试胆大会的终点。参加者必须走到神社,将真知子阿姨交代的当地特产酒供奉于神社中,便能完成试胆任务。

 哲也和小雅说他们还得做些安排,要我过十分钟后再出发,说完便走进黑暗的山里。一想到自己独自留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山里,难免有点胆怯。年龄不大的孩子来参加这个活动,一定会如哲也所预期的感到无比害怕吧。

 「……好恐怖啊。」

 我喃喃地说出心声。

 气候明明是夏天,晚风却倍感沁凉,我的冷汗不停地滴落。

 即便如此,我仍慢慢地往前走着。这次测试的目的是为了能使孩子们参加安全的试胆大会,所以我必须在视线不佳的黑暗中,小心翼翼地前进,并且记录容易绊脚的隆起树根及大石头的位置,之后再找个白天时间来处理掉它们。

 「通往神社的山路……那这条山路就是参(译注:音同三)路了呀。」

 说着无聊的笑话也不会减低恐惧感,我决定认真地往前走。

 可是不管怎么走,一路上依旧安安静静。我本来以为他们说的事前安排,是安排一些机关要来吓吓大家,结果却不如我所料。

 我该不会走错路吧?可是他们说只有这一条山路,我也不觉得自己有走偏路线。我一直聚精会神地踩着脚步,如果有岔路,应该能察觉才对。

 「不过,我有种走错路的感觉啊……」

 话才说完,原本满是森林的山路,像要配合我刚说的话一般,渐渐变得开阔。一路走来都没有吓人的机关,所以我想应该会设在终点神社附近,结果却看见一栋与我想像相去万里的建筑物。

 不对,眼前的景象使我不确定称呼它为建筑物或神社是否恰当。

 我的目的地,是一座半毁的神社。

 神社的模样保留了下来,仔细一瞧,神社前方有个损坏的香油箱,但一眼便认得出来,这不是要供奉当地特产酒的神社。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哲也所说的那座神社。

 我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两人的身影,和之前走来的道路相比,树木的数量明显减少许多。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这里就是山坡斑驳的区域,也就是传说中村民不得靠近的地方吧。

 可是,我无法克制地一步步走向半毁的神社。

 与其说是感兴趣或是好奇心使然,比较像是回过神来,便受眼前的建筑物牵引而靠近的感觉。

 走到半毁神社前,一股令人震撼的存在感折服了我。我感受到异常强烈的压迫感,全身充斥着「想更靠近」的冲动。

 我仔细观察那座建筑物,外观虽然看起来半毁,但整个神社的气势依旧存在,由此可见外观毁损并未影响到神社内部。

 一回神,我发现手中拿着从包里拿出的当地特产酒。整个思绪也全是该把这酒供奉在哪里。为什么我会有种必须对这神社献上敬品的冲动呢?

 我的结论是,供奉在神社里应该没问题,于是我伸手推开了神社的门。其实照理来说,应该只有管理神社的世家才有资格开启这扇门。

 我用力地慢慢推开半掩的门,感觉像是将长年乏人问津的东西公诸于世。

 我将门推到底。

 ──一名稚气的少女躺在里面。

 头上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少女的侧脸上,将她稚气又端正的容貌照得一清二楚。

 事发突然,我全身动弹不得。不一会儿,少女的睫毛微微颤着,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嗯、呃……」

 她揉揉惺忪的双眼,一双大眼睛看着我,露出了慵懒的笑容喃喃地说:

 「弥一早安。」

 她刚睡醒有些含糊的声音,在我耳里听来却有一股熟悉的舒服感。

 光听这一声,我便直觉地认为,我喜欢这个声音,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知道我的姓名。结果后来我还是找不到布置试胆大会的哲也和小雅,所以我迳自决定下山去。

 「况且,还多了这女孩。」

 少女仍在睡梦中,原本以为她起床了,结果立刻又进入梦乡。我觉得吵醒她不太好,所以自己决定背起她,总不能把她丢在山里啊。先带她回哲也家,等她清醒再问个清楚也不迟。

 虽然女孩身材纤细,但背着她下山,出乎意料地辛苦,我只好不断说服自己,这是解决运动不足的好方法,努力鞭策自己的身体往前走。

 一路回到山脚下,看见两个本应安排机关来吓我的人站在那儿,小雅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你们两个跑去哪……」

 「我不是说一定要沿着山路走吗!」

 在我问完「跑去哪里」前,小雅便大声叫着。她说得没错,哲也的表情彷佛如此说着,没有对小雅大呼小叫的行为表示意见。

 我果然中途走错了路,没有发现岔路便误闯进去了。

 「可是我的确是直直往前走啊。」

 小雅觉得我在找借口,她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另一方面,哲也也对我投了个意有所指的眼神。

 「今天这样也没办法继续了,明天再体验试胆大会吧。……话说弥一,那女孩是谁?」

 果然哲也在意的是趴在我背上睡得正香甜的少女。

 「喔,我在深山里的半毁神社中发现她的。」

 虽然我知道自己说的话很无厘头,但不这么说也没其他说法了。哲也应该是从我的态度发觉我没有说谎,他也没有多问,单纯说出自己的见解。

 「这孩子,可能是『旅人』。」

 「『旅人』?」

 「嗯。这座山偶尔会出现不知名人士。在雾山村会把这些因遭遇神隐而突然出现的人称为『旅人』。」

 在我的眼前,哲也的家人正忙着准备晚餐。烧烤肉品和鱼类的香味令我食指大动。

 这分量看起来不像是一家子的晚餐,而是召集血缘相近的亲戚共襄盛举的烤肉晚会。

 总人数超过二十人以上,人数渐渐到齐,料理也接二连三地端上桌。急惊风的小雅也忙着帮忙准备餐点,她的动作俐落,看起来十分能干。而最能干的哲也暂时不见人影,但应该开始用餐就会回来了。

 我呢,因为盛情难却,「今天是招待客人的宴会,你只管好好享受」,所以我无事一身轻,只负责照料那位女孩。虽说照料,其实只是看她依旧睡得香甜罢了。

 「嗯……」

 心里刚这么想,从在山上发现她时便一直身在梦乡中的少女,轻轻地挪了挪身体。她的动作越来越大,似乎已经清醒过来。少女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皱了皱鼻子,紧接着坐起身来说道:

 「好香的味道啊。」

 当她不慌不忙地说着这句话时,她的肚子也配合着她说的话,发出了咕噜叫声。

 我差点要把这位突然出现的未知「旅人」少女归类于怪人之中了。

 「那个,早安?」

 「嗯,早安。」

 少女的脑海里好像充满了食物,等到她出声跟我说话,才意识到我的存在。

 她摆动着富有光泽的长发,确认四周的环境。我看着面貌清秀的她,内心不禁赞叹着她的美丽。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是我问法不对吗?她一直都在睡觉,还没搞清楚情况,不知道是我把她带到这里的。于是我换个问法。

 「你记得自己之前做了些什么吗?」

 「我之前都做了些什么呢?」

 可是,少女却心不在焉,只是一直重复着我的问题。

 「你为什么晚上还在山里呢?」

 「我怎么会晚上还在山里呢?」

 我跟随着她的视线,她的视野所及是众多美味的佳肴。终于,她拿起盘子,开始盛装餐点。

 「来,这些给你。」

 「谢、谢谢你……不对啦!」

 差点就被她牵着鼻子走了,还好我在情况没有变得更糟之前及时煞车。

 这样一来一往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开门见山地问她我在意的那件事。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

 在神社时,她只清醒了几秒钟,一见到我就说出「弥一」两个字。我的名字不算常见,应该不是碰巧猜中。那么,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因为你刚刚叫了我的名字。」

 「……」

 「……」

 「……那个,你是谁啊?」

 她瞪大双眼,看起来真的不知道我是谁。那她刚刚叫着我的名字,不知道是我听错了,或者只是凑巧说对。

 「我是奥村弥一。偶然间在深山中的神社发现你,因为夜晚的深山很危险,所以我自作主张背你下山,你还好吧?」

 「什么!?我会不会很重?不过,真的很谢谢你。」

 话一说完,少女放低身段,手和膝盖放在地上,毫不犹豫地对我行了一礼。动作就像知名旅馆的老板娘一般熟练,十分彬彬有礼。

 我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她稀松平常地站起身,所以我也没有特别说些什么。

 「我可以叫你奥村君吗?」

 「可以啊……不对,直呼我弥一就可以了。」

 「是吗?那我就叫你弥一了。」

 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应该和我同龄或小我几岁。严格来说,只有她身上穿的类似和服的服装比较少见,但她穿起来丝毫不感觉别扭,感觉得出来她已经习惯这种装束。再加上雾山村中的女性有不少人平日里也作和服打扮,所以看起来并不突兀。话说回来,我也还不确定她是不是雾山村的人。

 「对了,你为什么会一个人睡在深山中的半毁神社里呢?」

 「嗯──为什么呢?我刚刚在做什么?应该说……」

 她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话,随后说出令人意外的话语。

 「我是谁呀?」

 ……在夜晚的深山神社中发现的少女,居然丧失了记忆,我居然遇上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

 而且还是我到这村子第一天晚上发生的,我不禁觉得这是命运的恶作剧,让我卷入了麻烦的事情当中。

 可是发现她的人是我,如果不负起责任陪她到最后,我自己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再度深刻体认到自己的弱点。

 「那你记得哪些事呢?」

 「记得的事……记得的事……」

 少女重复说了好几次,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事般,「啊」了一声。

 「不好意思,我的答案可能很模糊不清,但我一定是得去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非做不可的事?」

 「非做不可的事!」

 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含糊不清的答案了。

 「还有,我的名字……」

 「你想起自己的姓名了吗?」

 「只想起名字而已。」

 少女正襟危坐,一手放在自己胸前,恭敬地介绍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结。连结人与人之间,缔结缘分的结。」

 这种自我介绍感觉有些神秘,彷佛对自己的名字有深厚的感情,在姓名中挹注了特别的情感后脱口而出,听起来感觉很神圣。

 她毫不迟疑地对我恭敬地行了一礼。抬起头时一头光泽的黑长发摇晃着,露出她融合稚气与娴静的清秀容貌。

 「我一定得去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以及我是结。就这样。」

 「就这样啊?」

 看着少女,结的模样以及她最后露出的浅浅微笑,我只能重复她说过的话。我从结的自我介绍中感到某种强烈的意志,彷佛她背负着某种使命一样。

 四周正为准备烤肉大会而喧闹着,感觉好像只有结的身旁与现实无关。看着结每次露出笑容时,她那脸颊细微的动作和眯成一条线的眼睛,让我的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换句话说,我因为她这番简单的自我介绍而着迷。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失神入迷了,这种话我当然说不出口,我心虚地调开视线,然后看见小雅从后方跑了过来。

 「我来通知你们吃饭,那孩子醒了是吧?」

 看着小雅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得出来她真的很担心。这种为人着想的一面,让人感觉得到她的善良。

 「嗯,醒了,我正在问她事情的经过。」

 「那问出什么了吗?至少我知道她应该不是雾山村里的人。这个村庄又偏僻又小,每个同年龄层的人我都认得。」

 虽然有一丝期待,但其实我也猜到了,自称结的女孩似乎真的不是雾山村的村民。

 「嗯,我问出她的姓名了……不过,该怎么说呢?可以确定的是,她也不太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目前得到的资讯相当含糊不清,所以我给小雅的回答只能跟着闪烁其词。

 紧接着,我们谈话的主角──结走到我旁边,看着小雅,做出和方才同样的行为来介绍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结。连结人与人之间,缔结缘分的结。」

 「……」

 精心设计过的自我介绍,对小雅来说也是极具吸引力,她露出茫然的表情,彷佛被夺走了心灵及语言能力。

 「优雅程度大败……」小雅似乎深受莫名挫败感打击,喃喃自语地说。

 「不过,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而已,不清楚自己的身分……」

 「咦?其他都不记得了吗?」

 「对啊。我只觉得有件非做不可的事要去做,但真正记住的只有结这个名字而已。」

 说完,她害羞地笑了。

 小雅抱着手臂,仔细聆听结说的每一句话,似乎在脑中理出了脉络,猛地抬起头来。

 「……那不就是丧失记忆吗!?」

 这个反应真的不算优雅。

 小雅大声喊出的问题发言,传遍了全场,烤肉大会准备就绪的村民,接二连三地靠了过来。每个人都对结充满了好奇心。

 结可能是「旅人」,又没有亲人,村里的高层人士应该已经联络过警察了。附近的警察也对雾山村的神隐传说有所理解,没有把事情看得太严重,反而同意让结在村里待一阵子,村民都很热心帮忙。

 村里的烤肉大会开始了,村民们对新事物充满好奇,于是我和结便成为他们热烈讨论的对象。

 他们对结尤其感兴趣,大部分的村民都惊呼着「第一次见到旅人耶!」

 这几十年来,似乎鲜少出现遭遇神隐的「旅人」,所以他们的心情都是终于亲眼目击村中代代相传的神话故事了。结姣好的面容更是将众人的好奇心推向颠峰。

 刚才到处奔跑的少年、大腹便便的孕妇、拄着拐杖的驼背老人,各式各样的人都来找结聊天,她顿时成为大家的好奇目标。可能是因为丧失记忆的关系,尽管她只能回答「我什么也不记得──」整个气氛依旧很欢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以结为中心散发着平和的气氛。

 原本和结说着话的我及小雅立刻成了局外人。

 「太厉害了……」

 从结和村民互动的情形便能看出她的为人。温柔的态度和灿烂的笑容,使人心情平静愉悦。并且,她明明肚子很饿,但若有人来找她攀谈时,她便不会食用餐点,以至于手上盘子里的食物完全没有减少,即使饥肠辘辘,她也没有面露不悦。

 「她比我这个亲戚更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啊。」

 我苦笑着说。

 「真的耶。大家对事先说好要过来的你,完全没有兴趣呢。」

 「你能不能不要在本人面前直戳痛处啊!?」

 小雅可能是借机报复刚才我不见人影一事,不过她的言词虽犀利,但一点也没错。今天的烤肉大会,我原本应该是和结立场互换,成为大家的焦点。不过,因为结这个女孩很有魅力又惹人疼爱,所以才让焦点转移到她身上。

 可是,结的四周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喧闹。不仅是烤肉大会炒热气氛,还隐约有种不太安定的感觉。

 「他们在吵架吗?」

 「那个,我想大概是在争着向结问问题的顺序吧。」

 连争执的原因也这么和平。

 但结好像因为人太多有些不知所措,更重要的是她明明很饥饿,手上盘子里的食物,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她看起来好像有点为难,我去问问情况。」

 我走到结的身边,准备出手相救。

 「我把她借走喽──」

 我钻进人群抓起她的手。结也顺从地跟着我行动,逃出人群后,她大大地吐了一口气。

 「呼──弥一你真是帮了大忙。我真的快饿晕了。」

 说话同时,她忍饥已久的肚子也发出了大声响,结夹起盘中的烤肉,大快朵颐起来。

 好不容易吃到食物的结,越是咀嚼,表情就越扭曲。她狼吞虎咽地吃下烤肉后,发出充满悲伤的声音。

 「餐点冷掉了……肉都变硬了啦!我看这块肉很美味,刻意先抢先赢的说──」

 这是结忍受着饥饿后所发出的悲痛之声。她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结的反应很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啦!」

 「啊,抱歉抱歉,因为你的反应好有趣。」

 我笑不可仰,「你笑我!」结用力地拍了我的肩膀说。

 最后我答应她,我会去请他们再烤一片肉,她才原谅我,

 「哦!那孩子醒啦。」

 一直不见人影的哲也终于出现了。

 「哲也你去哪了?」

 「嗯,处理些琐事。」

 哲也含糊地带过后,转向结对她说:

 「你好,我是谷冈哲也。」

 「我们是初次见面,没错吧。我的名字是结。连结人与人之间,缔结缘分的结。」

 她说完固定台词后,恭敬地行了一礼。

 「结、小姐,请多指教。」

 我看着不知怎么接话的哲也,发现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嗯,哲也君也请多多指教。」

 两人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氛,但我还来不及继续观察,哲也就赶着离开。

 「这阵子就麻烦小雅家照顾结小姐,弥一你还是按原计画住我家。」

 哲也说完,没吃任何东西就走了。他刚刚应该是去找人讨论如何安置结了。话说回来,小雅的父亲即村长也不在现场。

 「那个,牙牙──」

 「牙、牙牙?」

 「你的名字是雅,里面有一个牙字,所以我叫你牙牙啊。」

 「嗯、嗯,我知道,可是牙牙这个……」

 「麻烦你多照顾喽,牙牙。」

 眼前是一脸满足地点着头的结,和表情十分复杂的小雅。两人看起来,的确是小雅比较成熟,小雅也想展现出姊姊的风范,不过依旧失败了。

 接下来,我们继续用餐,和村民们一起同乐。

 最后,不仅结,连我也成为话题中心,村民问我各式各样的问题。虽说是亲戚,但大多是远亲或是几乎等同于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虽然见过的人没几个,但这个村的村民对外人都很友善,我清楚感受到他们都是善良和蔼的人。我想,整个村子里一定也是充满浓浓的人情味。

 听某位爷爷的说法,由于神隐传说开始广为流传,整个村庄也开始盛情款待所有来村的外人,招待「旅人」也成为了一种风俗习惯。

 烤肉大会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家。

 每个住所都十分宽敞,对住惯城市的我来说,这种宽敞程度可说是一大奢侈。

 「结,你身体状况还好吗?」

 「嗯,没事哟。我吃饭吃得很饱,现在元气十足呢!」

 站在人潮散去的广场里,我开口问她。

 尽管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不知道为什么对结有股莫名的亲切感,所以无法置之不理。

 「村里的人都是好人,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大家还是对我很亲切。」

 「是的没错。」

 「可是你不是这里的村民对吧?我好像有听到其他人这么说。」

 「嗯,或许吧。」

 我姑且算是和哲也有血缘关系,不过的确没有住在这;离家出走的事,我实在说不出口,所以我简单带过话题。

 「所以才会跟我一起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啊。」

 「好像是呢。这里平时很少人来,招待我们的同时也觉得很新奇吧。」

 「原来是这样啊。」

 我和结持续闲聊着。她今天突然来到此地,和我的状况一定大不相同;她不像我做好了计画和准备才来到此地,而且又失去大半以上的记忆,我困惑着不知该如何开启话题。

 「啊──那个……他们有告诉你,接下来,也就是明天该怎么办吗?」

 「我只听说,现阶段他们会负责照顾我而已。」

 真的帮了大忙呢。结低语道。

 村中应该也是统整出意见,打算先观察一阵子吧。虽然最近鲜少发生,不过村里的所有居民都能理解并接受神隐这种非科学的现象。或许大家也都听过传说,知道一些当「旅人」来访时的应对方式吧。

 「那,机会难得,明天我们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有趣的事情!」

 「没错,我们身为学生,当然得尽情享受暑假呀!」

 「学生……说的也是!」

 即便失去记忆,结的样子明显和我同一个年代。或许跟我差个一两岁,应该不至于相差到超过学生的范围。结一定也在放暑假,如果会在村里待一阵子的话,那我想和她好好相处。

 她很友善、富有魅力,又很可爱,而且我很喜欢她的声音,甚至希望她能演唱我作的曲子。

 话虽如此,要对刚认识不久的人阐述梦想,我还是有点抗拒。因为父母曾驳斥过我的梦想,搞不好她也会否定我的梦想,我的脑中浮现出这个思绪,

 「我想哲也一定也会为我们安排有趣的计画。」

 结果我还是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加强她对明天以后的期待。好不容易有缘相遇,我希望她也能乐在其中。

 「我非常期待唷!」

 说完,她便往借宿的小雅家走去。

 我回到谷冈家后,真知子阿姨要我快点准备洗澡与就寝。

 哲也迟迟没有返家,听说这是常态,于是我随意地躺在床上。

 「这个村子如此偏僻,晚上也没什么可以消遣娱乐的地方,应该是还在和村长讨论事情吧。」

 虽然我很挂心哲也,不过我想这些事明天再问就好。眼皮越来越沉重,我抵抗不住地闭上了双眼。长途跋涉加上烤肉大会,一整天满满的行程,身体十分疲惫。躺在被窝中,我已经完全无法动弹了。

 话说回来,那女孩。结到底是何方神圣呢?我一边思考着,思绪越来越朦胧,最后进入了梦乡。

 「哲也──」

 我叫唤着在视线范围中的哲也。明明是我在喊人,感觉却像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彷佛手脚自己动了起来。视线位置也比平常来得低,有如看见了不一样的世界。

 「弥一你太慢了!我们要丢下你不管喽!」

 「奥村君,加油啊!」

 我拼命地追着哲也与小雅的背影;我努力地穿过苍郁的树林、从叶隙间洒下的阳光,拼命地追赶着他们。

 哲也、小雅,还有我,我们三个人身高都不高。原来如此,所以我觉得周围的树木特别高大。

 沿着崎岖的山路直直往前行,平时生活在山林中的哲也和小雅走起山路驾轻就熟,相较之下,我光是要跟上他们的脚步便已筋疲力尽。我大口地喘着气,即便疲累,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绝对不要一个人被他们抛在山里。我专注地移动着自己的双脚,突然间眼前一片明亮。我们似乎来到了开阔的地方,阳光强烈照耀下,我不自觉地闭上双眼。

 「怎么样!」

 哲也看着我,自豪地说着。

 我调整好呼吸,感官也渐渐地重新发挥作用。仔细感受下,发现全身汗水浸湿了我的上衣、吹拂颈边的海风相当清新,颇有夏天的气氛。

 海风?

 顺着哲也指引的方向看去,触目所及的是整个雾山村及绵延的山脉,远处有一片宽广的海洋。

 原来这里是适合欣赏优美风景的高台。

 「太美了……」

 我不禁发出赞叹。阳光洒在海面上的粼粼波光,和我在城市里偶然看见的海不同,这里的海宛如闪耀的宝石一般。

 「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地点。」

 「你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喔。」

 哲也和雅彼此都自豪地炫耀这片风景。我也因为踏入了他们的秘密场所而感受到更深的连结,感到一种满足感。

 他们带了可以在高台上玩耍的物品,我们把这里当成秘密基地一般,一直待到日落。无论是走在不熟悉的山路上、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闪着粼粼波光、在有如秘密基地的地方大玩特玩,都让我觉得好兴奋、好开心啊!因此我们没有人注意到天候有所异样。

 滴答、水滴滴在我的鼻尖。

 水滴接二连三的落下,才发现天空正下着雨。

 下雨的山区很危险,住在附近的两个人相当清楚这一点,我也本能地觉得情况不太妙,心中的警铃大作。原来啊,人都是在察觉到危险之后,才会开始紧张啊。

 总之得快点下山。焦急的心情影响了三个人的判断。

 小雅的脚陷在泥泞中,使她的重心往后倒。我站在她身后,为了不要碰到她,于是我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

 我的脚踩了个空。

 「咦?」

 之后,我的眼前只有下着雨的漆黑天空。然后彷佛突然有一股重力拉扯着我,我的身体正在往下坠。

 说仔细一点,就是我在高台上踩了空,然后摔下了陡峭的山坡。

 我最后听见的声音是小雅的尖叫声及哲也拼命的叫唤声,还有另外一个来自某人的……

第二章 空白的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