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空白的四天

第一卷  第二章 空白的四天 隔天一早,吃完他们为我准备的早餐后,「今天中午我们要继续准备试胆大会」,不知道几点回来的哲也对我说道。

 我跟着他们来到入山处,除了哲也及小雅外,结也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一起朝我挥手,看着结很快地和他们打成一片,我着实有些惊讶。看到他们三人的相处方式,不免怀疑结不会也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吧,但实际上他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

 我看着结身上穿着和小雅借来的服装而非原本的和服时,感觉很新鲜也很可爱,但我没有对她说出口。

 「早安。」

 和大家打过招呼后,主办人哲也对所有人说明今天布置试胆大会的主要内容。

 「接着要继续布置试胆大会,我们已经处理好大部分了,所以今天要调整剩下的细节,还想麻烦你们完成昨天没有成功的事前排练。」

 「没问题。」

 我答道。小雅也赞同地点点头。而结好像想要对我说些悄悄话。

 我配合她的身高稍微蹲低身体,耳朵靠了过去,结悄声问道:

 「什么是试胆大会?会很恐怖吗?」

 「对的,会去一些恐怖的地方。」

 「这样啊。」

 原来有人不知道什么是试胆大会啊,我一面想,一面关心着结对哲也提出的问题。

 「哲也君、哲也君,为什么你要办试胆大会?」

 「怎么了?你害怕吗?」

 「没有,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单纯疑惑,为什么要特意在这么危险的山区,举办夜间试胆大会而已。」

 不明就里的结,当然会问这种问题。

 「我是故意的,因为这个试胆大会是为了村里的孩子们举行的。」

 嗯嗯。结点头示意哲也继续说。

 「山里面本来就不安全,到了夜晚更加危险。再加上,这座山一直流传着『会发生神隐事件』这类令人不安的传说。所以,如果在幼童时期在山里有过恐怖经验的话,大脑下意识地会判断这里是不可以进入的场所。因此,这个村子每隔几年都会举行试胆大会。」

 「原来如此。」

 「没错,所以现在包括大人在内,几乎没有人会靠近这座山。」

 「没有人会靠近吗……」

 结低喃着,顺从地点头,接着她说。

 「我也要帮忙!」

 她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听来,觉得她这番话说得十分诚恳。我和结的视线相交后,她对我露出笑容,低声地对我说了一句「一起加油吧!」

 我觉得结的表情似乎别有含意,但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为了安全第一,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是确保孩子们前进的路线上,脚下没有任何障碍物。接着我们必须确认机关旁边的路径以及机关本身作用与否。因为哲也准备了许多大型机关,规模大到不像是儿童版本的试胆大会,所以确认工作也繁复许多。

 「这个以儿童为对象的试胆大会,你会不会用力过猛了?」

 我问哲也。有许多机关,连我这个高中生看了都觉得害怕。

 早知道就不问了,哲也一脸不怀好意地说。

 「既然要办的话,就得办一场最恐怖的吓死他们。」

 他意气风发地说。

 哲也的样子让小雅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于是我询问小雅为什么他会如此重视这件事情?

 「哲也为什么这么认真啊?」

 「嗯?这个嘛,奥村君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之前你来村里玩的时候,也举办过试胆大会啊。」

 经小雅一说,好像有这么回事。不过没什么记忆了。

 「不过,那时你受伤了没能参加,所以才不记得吧。」

 我受过伤。这点我记得相当清楚。也是因为那时候的受伤经验,所以才演变成我的梦想和父母的想法有所抵触,导致我后来离家出走。小雅没有发现我回忆起这些片段,自顾自地接着说:

 「那次试胆真的超恐怖的,我都吓哭了,哲也被吓得腿软,他对大人们根本没有手下留情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你也是因为那次试胆才变得讨厌恐怖的东西的啊。」

 「啰唆!」哲也说完,小雅马上回嘴道。两人斗嘴的画面,感觉已经变成一种意料中事了。

 「牙牙,原来你会怕恐怖的东西啊?」

 只不过,他们似乎没想到会有新人加入斗嘴行列,除了哲也吐槽小雅外,结也补了一刀。

 「连小结也这么说……」

 这时我觉得自己必须得搭上这班车,所以我也开口说道。

 「小雅,你怕──」

 「奥村君,你给我闭嘴!」

 小雅好凶。

 不过,哲也打小就很可靠,连他都吓得腿软,我反而很好奇当年的大人们准备了什么机关。

 可是为了报当年之仇,就要让现在的孩子当牺牲品吗?我无法忍受这种作法,所以我暗自决定,试胆大会当天我要助那些孩子一臂之力。

 入山后,许多作业皆顺利进行中,大型机关的数量之多,连确认总数都是一大工程。

 不过,在庞大的作业量下,结全心投入协助准备工作,我则是讶异于她的行动力。她主动加入所有准备工作,在会场里忙得不可开交。

 「结为什么如此干劲十足啊?」

 我和结一样,都是昨天住进村里,饱受大家照顾的对象。当然受人照顾,当然尽全力协助村内的工作是件好事,但我却觉得结好像带着特别的心情及思绪在做这些事情。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受你们三人还有村民们的照顾,有我帮得上忙的事,我当然也想出一份力,不过最大的动力,应该算是一股冲动吧。」

 「冲动?」

 「嗯,一股莫名的冲动让我觉得一定得帮忙。我想一定和我非做不可的那件事有关联。」

 结露出无邪的笑容,又跑去帮忙准备工作了。

 结身上有太多我不清楚的事,也有不少我想弄清楚的事。可是因为她丧失了记忆,所以无从得知。因此,我现在最想知道结的事情就是「在记忆丧失的状态下,为什么还能保持如此冷静呢?」

 话又说回来,面对她可爱的笑容与言词,我实在无法问她这么莽撞的问题。

 后来我们各自遵照哲也的指示继续完成准备工作。我们不断在山中来来回回,终于稍微掌握了整座山的地理环境。由于有些材料不足,加上自正午开始工作所累积的疲劳,于是我们先下山一趟。

 「好累呀──」

 结大叫着,「真的好累啊。」我和小雅也接着说道。

 「不过,小结你真的一直动个不停呢。」

 「结小姐真的很能干。」

 大家争相称赞,结原本因炎热而通红的脸颊显得更红了。

 「你们这样称赞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啦。」看着结纯真的反应,我们三人的心情都变得平静。结不好意思地东看西看,结果看到某件吸引她注意的事情,她便朝该方向喊去。

 「嗨!爷爷好。」

 我远远看见有位上了年记的男性正在散步。依稀觉得有点印象,一定是昨天烤肉大会上和我们同桌过的人。

 「哎呀,小结你好啊。」

 老爷爷也在第一时间回应了结,两人开始轻松地闲聊着。

 「结真是个社交达人。」

 从昨天开始,我就相当佩服结的社交能力。可能是因为她毫不做作的个性,才让她如此交游广阔吧。

 「可是,小结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对啊,究竟是哪里呢?」

 小雅不好意思询问结,但还是很在意她的来历。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何出现在这里呢?她真的是传说中的「旅人」吗?

 「哲也你觉得呢?」

 「这个嘛……虽然我不大清楚,不过我认为她很有可能是『旅人』。在夜晚的山上突然出现一位少女,这种充满灵异的事情,一般人不会相信,也无法解释。但是在雾山村,姑且有个风俗习惯可以解释这个现象。」

 「果然是这样啊。」

 哲也说得没错。

 「旅人」,指的是遭遇神隐事件而突然出现的人。

 那,为什么会发生神隐事件呢?遭遇神隐事件的人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遭遇神隐事件的人非他不可呢?这是人为造成的吗?我越是思考,谜题也随着越变越多。

 结闲聊结束后回到我们的队伍,我们又继续往前走。

 哲也嘴上虽然说着「我们要去便利商店」,但走在村子里,根本没有现代化设施存在的迹象。

 「真的有便利商店吗?」

 就算商品一应俱全,什么都买得到,但在这种清一色是山和树木的村子里,真的会有那种方便的店铺吗?

 「有的。我们这里的店铺一定比城市里的更厉害!」

 小雅一连点了好几次头。

 既然他们如此坚持,我越来越期待看见这家厉害的便利商店。

 「什么是便利商店?」

 结提出的问题比我更原始,害我差点笑出来。从她的提问可以得知她如果不是这个村子的人,就是住在比这里更乡下的地方。令我惊讶的是,原来还有人不知道便利商店的存在。

 「店里的东西应有尽有,是大家的好伙伴。」

 虽然说得超级抽象,但我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光顾便利商店,所以才会说是我们的好伙伴。

 「那么,也会是我的好伙伴!好期待呀。」

 正如结所说,她也因期待而脚步轻快起来。

 在大家来回互动之际,似乎到达了目的地。因为看外观实在看不出来是便利商店,所以不敢确定。

 「到喽!」

 此处就是村里,或说这附近唯一的便利商店。

 在村子一隅,在大房子上立着一块用平假名写着「便利商店」的招牌,看见这么有自信的招牌,我着实吃了一惊。

 「这就是……」

 「便利商店……」

 我和结都被这家店的氛围而大感震撼。

 大房子的玄关前方相当宽阔。原本应有其他用途,现在则是简单陈列着商品。

 商店里除了必备的饭团、面包,也有可乐饼等炸物,更有琳琅满目的饮料可供选择。不仅食物,连日用品的种类也不亚于便利商店,还有众多各种领域的专业工具,都是我之前没有见过的。其中最吸引我目光的是,摆放在收银台附近的机器。

 「刨冰机……」

 我一直盯着那台机器,连擦汗都忘了。不光是我,一台刨冰机掳获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买齐了方才布置时不够的材料,我们一起奔向收银台,小雅代表大家开口说道:

 「阿婆!我们要买刨冰!」

 小雅宏亮的声音传遍了整家店,十几秒后,店内走出了一位声音略微沙哑的女性。

 「呵呵,要刨冰是吗?四人份行吗?」

 确认人数后,看起来是店长的婆婆卷起袖子,干劲十足站在刨冰机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手动转着刨冰机。不一会儿,一碗刨冰就做好了,动作熟练的程度令人惊叹。

 「来,第一碗做好了,要什么口味?」

 我站得离刨冰机最近,好像被婆婆当成第一碗冰的认领者了。

 「那,蓝色夏威夷好了。」

 「原因是?」

 「原、原因吗?」

 没想到会问选择的原因。

 「这个嘛,其实没什么特别的,那个看起来对身体不太好的蓝色,感觉很好吃。」

 我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嗯,好糟糕的理由。」站在我身后的小雅调侃我。可是婆婆却用力点着头说「有趣!」,然后为我在刨冰上淋了大量蓝色夏威夷糖浆。

 「冰一下子就会融化,赶快吃,别等大家了。」

 婆婆催促着,我拿起了汤匙。虽然抢先享用感觉有点对不起大家,但我滚烫的身体正渴求着冰凉的食物,于是我忍不住尝了一口。

 「……!?」

 一送入口中的瞬间,就知道这和我过去吃过的刨冰截然不同。吃起来就像层层堆积的雪,松松绵绵的。和我在夏季祭典摊位上所吃到的完全不一样。

 婆婆一边刨着冰,一边观察我的反应,「手工刨冰果然比较好吃对吧!」她满足地微笑道。

 我认为,与其说是手工刨冰好吃,应该是婆婆的刨冰技术已经晋升至达人的境界了。

 在我吃着冰时,刨冰一碗接一碗地完成。有趣的是,观察大家选择刨冰的口味,也可以从中看出他们的个性。

 想不到,健壮的哲也居然点了「草莓口味加大量炼乳」,反差之大让我吃惊;小雅则假装内行点了「雪白冰」,她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展现自己的胜负欲。接着是结。

 「小结你要什么口味?」

 「婆婆你也认识我呀?」

 「那当然啊。」

 结的事情应该已经传遍整个村子了。除了她是否为「旅人」的身分成为大家的焦点,事实上也是她为人和善,村子里的人都认可她、喜欢她,因此很快地融入大家。

 「那你要吃什么口味呢?」

 「嗯……我想想。」

 结歪着头思考,然后用一股「我决定好了!」的气势转向婆婆。

 「请给我『雪』冰!」

 「小结你知道『雪』冰啊?」

 「我最爱吃了!」

 我第一次听说刨冰有「雪」这种口味。哲也看起来也很好奇其真面目,而小雅则是一副本以为内行,却被结反将一军的不甘心模样。

 「呵呵,好久没做『雪』冰了,得好好展现本领。」

 婆婆说完,将刨到一半的冰全部倒掉,从店内拿出新的冰块。新的冰块中完全不含空气,非常的透明,单凭这点,足以显示出和其他刨冰的不同之处。

 然后,婆婆认真地刨着冰,最后没有淋上糖浆,而是撒上特制的糖粉便完成了。

 「久等了。」

 「哇……」

 结的双眼闪着无法言喻的光芒,我们三个则是相当好奇这款新冰品的滋味。

 在刨好的冰上撒糖粉,视觉效果完全符合「雪」这个名字,即使能想像出味道,但不可思议地看起来非常美味。结吃了一口,双眼的光芒又更加闪耀,可见其美味程度。于是,除了结以外的三人都各点了一碗「雪」冰来大快朵颐一番。

 这家「便利商店」真的远远超过了我平常去的那些便利商店。

 吃完刨冰缓解身体热度后,大家又投入试胆大会的准备工作,结束时刚好太阳也下山了。我和结两人担任试胆大会的体验员。本来昨天该做的体验,因为我迷路了所以无法完成,延至今天执行。

 「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不用参加喔。」我对被我拖下水的结说道。可是好奇心旺盛的结却可靠地回答我,「我也想亲眼看看试胆大会的样子。」于是决定两人一起参加。我想最讨厌这个试胆大会体验活动的人,不是负责挑战的我和结,而是不喜欢夜间活动的小雅吧。连续两天在夜晚的山区进行准备工作,感觉她已经满肚子苦水了。

 和昨天一样,我们等了十分钟让哲也和小雅先行准备后,才沿着入口走进单行道。

 昨天我沿着这条路笔直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走错路,走到了发现结的那个半毁神社。可是,我们白天准备时完全没看见那座神社,也顺利走到原本的该去的神社,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耳里听见的是,两个人踩在湿润地面上的声音及有时树木擦过衣服的声音。视线不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绿叶的气味在晚上比白天来得更浓烈,现在有种隐藏在森林深处的黑暗准备吞没我们的感觉。

 「结,你怕不怕?」

 「不怕,你看起来比较害怕。」

 ……你这么一说,我的男子气概何在。我克制自己想反驳的心情,主动走在结的前面。

 往前走了一段路,我们遇上了昨天没看到的机关。从常见的钓竿挂蒟蒻到从地面伸出一只手等恐怖装置,设计得十分用心。「这会让孩子们产生心理阴影吧……」

 我不禁喃喃自语,试胆大会的高完成度,连我这个高中生也吓得不轻。

 「弥一弥一,那是什么?」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吓了我一跳,但我还是转向结所指的方向。

 前方所见的是,好几道摇曳在山中树木之间的火影。其实是用灯笼等道具,来假装成鬼火,这是所有机关中最费工夫的一种,毕竟在山里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火苗。即便如此,从远处看过去的火焰形状,像是幻影般带着神秘的感觉,又散发着一股可疑的气氛,一口气提高了试胆大会的恐怖程度。

 「虽然我觉得用火球也很好,但还是必须小心不能酿成山中大火。」

 「如果试胆大会是不想让孩子们接近这座山的措施的话,干脆一把火烧掉这座山算了。」

 「这也未免做得太过火了!?」

 结突然提出这种无厘头的提议。

 「我觉得你还是放弃这种危险的想法。」

 「是吗?这只是我突然灵光一闪的想法而已啦。」

 这女孩,或许有着过于常人的感性。可能她来自一个有过烧山经验的村庄?抱歉,我乱说的,其实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村庄。

 「你也不记得自己的出生地吗?」

 「嗯──,我觉得走在这座山还有雾山村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在想,或许我的出生地就是这样的地方。」

 仔细一想,比起我爬起山来气喘如牛,结倒是和哲也与小雅一样,习惯在山中来来去去。

 总之,我可说是对结一无所知,接下来慢慢认识她吧!我心里这么想着。有朝一日,我也想让她看看我作的歌曲。

 我们接着留意脚步,持续走在试胆大会的路线上。我有好几次被机关吓得差点尖叫,但多亏了有结这个女孩在我身边,我才能努力压抑下来。

 沿着路线前进,终于看见目的地神社。和昨天见到的神社不同,这座神社结构完好,而非半毁损的样子。

 「辛苦你们了!」

 一踏进神社,小雅便出现了。

 「试胆大会怎么样?你们两个看起来不是很害怕耶。」

 「好好玩喔!每个机关都很有趣,尤其是为了不让人靠近,而花了许多心思的机关,真的很好玩。」

 结归纳出结论,俨然像个试胆大会专家。我也接着开口道:

 「嗯,恐怖气氛营造得相当棒,吓人的机关也可圈可点。」

 「也就是说?」

 小雅露出比任何一个机关都可怕的笑容提问道。而且她知道自己捉弄人时,结一定会加入她的阵营,所以对结使了个眼色。

 这个精明的家伙。

 「也就是说──?」

 果然结也跟上她的脚步,露出同等恐怖的笑容。

 「超恐怖的啦!」

 小雅逼我说出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昨日之仇,她愉悦的样子,是我这两天来看到最棒的表情。

 「不过呢,弥一的脚一直发着抖喔。」

 原来结早就察觉了。

 哲也已经开始整理道具,我们也一同前往。晚上这么危险,明天再收拾也没关系吧?我对他们提出疑问。

 「等等会下雨,不收起来的话,机关会坏掉的。」

 他们回答。

 今天早上的天气预报说这附近不会下雨,但这就是在地人的直觉吧。临海再加上多山的地区,天气更是捉摸不定。

 接着,当大家差不多收好机关时,雨丝开始落下,淋湿了地面。

 空气中渐渐弥漫着湿气,使哲也的话多了几分可信度,但没想到真的会下雨。今后,我会更相信哲也预报更胜天气预报的。

 我心里想着,然后努力收拾剩下的道具。

 收拾好之后,有些不易搬运的道具就盖上塑胶布以防遭雨淋湿,剩下可以带走的就各自拿着。在大家急忙躲雨之际,只有结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结怎么不走?下大雨了,我们必须赶快回去。」

 「雨……」

 结像是全身失去力气般,两眼无神地仰望天空。她丝毫不在意雨滴落在自己的脸上,只是一直凝视着漆黑的阴郁天空。

 她怎么了?我心想着往她靠近一步。结突然看向前方,并且往前方跑了过去。

 「结!?」

 结居然往山中跑去,我不仅眼光追随着她,身体也半反射状态地追在她身后。后面传来哲也大喊「喂!」的声音,但我没有时间回答。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现在不追上结,一定会后悔。

 结在女孩中脚程算快,我好不容易追上她,她又突然停下脚步。我调整呼吸后询问她原因。

 「呼……你怎么了?」

 「弥一……」

 结的眼睛似乎还在失焦状态,不过总算是看到我的身影。

 雨不断地下着,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了。早上结那身令我看得出神的装扮、亮眼的样子在雨水拍打下已不复见。白晰的肤色衬托出的明亮黑发,因雨而紧贴在她的肌肤上,这样的结看起来更显悲伤。

 没错,若要以一个词来形容眼前的结,「悲伤」或是「孤独」最为适合。虽然雨天给人的印象,总是会联想到这两个词,但结带给我的感受,不光只是印象而已。因此,我又重问了一次。

 「你怎么了?」

 「……」

 结没有回答,迳自走着。不过与方才的焦虑脚步不同,她彷佛配合着我的脚步,要我跟着她一起前进。

 我跟着她走在山路上,抵达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

 眼前出现的是,昨天我不慎闯入、那个与结相遇的神社。神社外观依旧是半毁状态,已经没有神社的样子。雨天让这座建筑物看起来更像废墟。

 虽然神社的外观残破不堪,但当中所散发出的氛围令人不寒而栗,事实上,这里比刚才那座现在仍在使用的神社,更有令人震慑的气氛。我的本能告诉我,这个建筑物非比寻常。

 「我想起了一件事。」

 结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想起了我的目的。」

 她边说边靠近神社。

 可是,我心中觉得眼前这个地方不太妙。不可以靠近那座建筑物!我几乎要大喊出声。

 「接下来,我只要确定这个记忆究竟是恶梦、是恶劣的玩笑,还是货真价实的记忆就好。」

 「等等!你在说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露出浅浅微笑。

 「弥一,跟我一起在这里躲雨吧。」

 这里,指的当然是这座半毁的神社之中。虽然我很想反对结的提议,但我无法好好对她说明我心里这股直觉。走到如此深山中,已距离村庄有些距离,我明白在这里等雨停歇是比较好的选择。

 「雨应该一下子就停了,在这里等一等,好吗?」

 雨势强烈地拍打着,似乎不太可能立刻就停,而且结脸上浅浅的笑容令人无法忽视。

 「嗯、好。一起躲雨吧。」

 此时我只能点头同意。

 我和结并肩站在这座诡异的神社前面。神社果然散发出一种气场,给人一种不得接近的感觉,令身体产生畏惧。即使如此,结依旧毫不犹豫地伸手开了门。

 「……」

 昨天发现结时,已经稍微看过这座神社里的样子,可是重新一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外观虽然已经损毁,内部却保持得相当良好。雨天导致月光透不进来,不知为何内部却感觉十分明亮。

 结走进神社后,我也随后跟上。

 关上门之后,整体气氛突然有了大幅改变。

 一瞬间,我有种漂浮的感觉,接着听觉感受到一股阻力。有如搭乘新干线通过隧道时所承受的空气压力一般。

 「结,这是哪里?」

 我当然知道答案当然是神社之中,但我还是觉得这里跟我所想的地方完全不一样。仔细想想,这里感觉有些脱离现实,像在梦境中一般,十分虚无飘渺。

 「雨已经停了喔。」

 回过神来,外面强烈的雨声已经停了。

 我半信半疑地走出神社,雨真的停了。在神社里明明待不到一分钟,只是在里面看了一圈内装,并且问结一个含糊的问题而已。

 雨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停歇吗?而且还是雨势正在逐渐增强的阶段。

 「只是阵雨吗?」

 我惊讶地问道,结则回答我一个不明所以的答案。

 「不是,雨下得挺久的。而且,空气中几乎没有湿气,地面也干了。」

 如结所说,视线所及之处根本不像雨才刚停。树木上没有水滴,天空晴朗几乎没有云。那阵雨下得如此之大,即便停雨,脚边也该有水洼才是,现在却毫无痕迹。不如说在这样的景色中,只有我和结全身湿透,反而更令人无法理解。我俩彷佛像是迷失在景色相同的其他世界之中。

 「总之我们先下山吧?」

 「……说的也是。」

 结的提议让我处理不及的大脑对脚下了开始移动的指令。总之我一边走,一边让大脑继续运作,整理整理思绪。

 首先,我体验了试胆大会,然后帮忙收拾,却不巧遇上下大雨,赶忙收拾后准备下山。可是结却突然往深山里跑去,然后看见半毁的神社。接着我们打算在神社里躲雨,一进去没多久雨就停了。走出神社一看,完全没有下过雨的迹象,令人怀疑那场雨究竟是真是假。然而我和结却是浑身湿透。这就是整个过程。

 我试着厘清现状,将发生过的事情一一排序,果然还是理不清头绪,使我头痛欲裂,彷佛大脑不堪负荷发出悲鸣一般。

 应该说再次遇到那座半毁神社,还有结的脚步彷佛她早已熟知那座神社,这两件事才是令我混乱的主因。

 结看起来像是知道我遇上这些神奇事件的原因,她看着我拼命思考的模样,却毫无想要为我解答的迹象。

 最后我放弃思考,只能专心走着路。

 「反正也顺利回来了,就这样吧。」

 看到眼前熟悉的村庄,让我放了心。当人遇上难以理解的状况时,会特别觉得疲累。我的精神已经到达疲劳最高点,我的身心都在渴求着,希望能早点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是,越接近村子,越觉得村子里有异样。好像出了什么事,几位成年男性一边吆喝着,一边在村子附近四周奔走。

 「发生什么事了?」

 我带着疑问走向村子,听见村民们口中所说的字眼。

 我仔细听着他们说出的话。

 ──弥一君、小结!

 他们喊着我们的名字,好像在找我们。

 而且,我认识的人们也说着同样的话。

 「弥一!小结!听见的话回我一声!!」

 哲也拼命地喊着。平时总是冷静的他,现在却十分慌乱,声音也变得沙哑。由此可知,他不知道喊了多少次我们的名字。

 「哲也,我们在这!」

 我挥着手叫道。接着看见我们的哲也,带着惊愕的表情向我们走来。

 「抱歉,我们回来晚了,这是──」

 怎么回事?我话还没问完,哲也的怒吼打断了我。

 「你们到底跑到哪去了!?」

 听见哲也的威吓声,我闭上了嘴巴。

 「你干嘛这么生气?回来晚了,我向你道歉。我只是稍微在山里躲雨,回来得稍微迟些而已啊。」

 说完我才发现,哲也穿的服装和刚才的不一样。他回家换过衣服吗?不仅如此,昨天宴会留下的东西已经清理干净,取而代之的是残破的试胆大会机关。这些是原本应该留在山里的机关,至少这些大量的道具,不可能在倾盆大雨的一小时内带回来。

 「弥一,你在说什么傻话?」

 一种恐怖又无法理解的东西,不断地侵蚀我的大脑。

 过去未曾遭遇的恐惧,我逃不开自己正在面临的事实。

 「哲也才是,说什么傻话?还有其他人怎么了?」

 周遭的人一看见我和结的身影,纷纷松了一口气。但是放下心的村民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害怕。这表示,我和结到刚才为止都处于一种令人担心的状态吧?

 然后,哲也开口说出:

 「你们两个,这四天来到底跑哪去了?」

 这么一句话。

 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我和结两个人,这四天来行踪不明,所以大家忙着搜索我们。

第三章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