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真相

第一卷  第三章 真相 真知子阿姨告诉我,找到我和结的隔天,村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今我仍毫无头绪。起床时,我查看手机确认今天的日期和时间。检查过早餐时段播放的电视新闻、贴在冰箱上的日历,甚至打电话给我当地的熟人。

 可是。

 多重确认下,时间依旧是比我所认知的多过了四天;同时,这四天来我的记忆像开了个洞似的不连贯。

 「给大家添麻烦了。」

 我深深地鞠躬,向四天来一直在寻找我们的村民致歉。除了造成大家担心,还让大家花费时间寻找我们,内心实在过意不去。

 接着得去向村长,也就是小雅的父亲道歉,据说他召集了大批村民来寻找我们。基本上雾山村中的建筑多是大间的民房,其中可见一座格外壮观的建筑物,其外观看起来和旅馆相似。

 「欢迎你来。」

 盛情款待的村长,邀请我入内。走进客厅后,发现哲也也在,他应该想加入接下来的话题。来这里除了道歉,也是向村长说明这四天我们失踪的原因,所以哲也也想来听听事情经过吧。只是我不禁会想,既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就好呢?

 「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也谢谢您带人来寻找我们。」

 「不用客气,你们没事就好。」

 村长宽容地回答。不用在意,村长所露出的温柔笑容彷佛如此说着。

 「真的非常感谢您。」

 村长见我再次鞠躬之后,示意要我接着说明事情的经过。直接了当地说,就是想知道「那四天到底发生什么事」。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况且,其实我也害怕直接说出当天的事情经过。一定是我的内心对于没有经过结同意就说出来,而有所抗拒吧。

 「试胆大会收拾完毕后,我冲向山区去追结,找到结之后我们就立刻下山,不知道为什么就经过了四天。」

 所以才变成这样。我含糊其词,虽然找到结就下山这点是谎言,其他的都是事实。

 「果然,你应该是遇到神隐事件了。」

 我好奇村长为何会说「果然」二字,一问之下,过去似乎有村民也是像这样好几天音讯全无,然后又突然出现的纪录。

 「更何况,小结可能也是『旅人』不是吗?」

 接着我对村长坦承自己昨天起一直在想的事情。

 ──有关结的真实身分。

 昨天的结,言行举止有许多令人无法理解之处。包括在暴雨中匆忙入山、似乎早已知晓那座半毁神社,以及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等。

 说实话,我对于结这个女孩感到诸多好奇。

 「结没有对你们说些什么吗?」

 「嗯,她从昨天就开始闷闷不乐,我想先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应该是因为遭遇神隐事件而大受打击吧。村长补充说道。的确昨天离开神社之后,结就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但在我看来,那并非因为受到打击,而是陷入沉思,正在烦恼着某事的样子。

 「弥一,结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没有,只知道她喜欢吃『雪』口味的刨冰。」

 我对她一无所知。无论姓名、年龄、出生地、家族成员皆一概不知。

 尽管结因为丧失记忆,对自己的事情也不太清楚,尽管如此,我仍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少了。

 我想要更进一步地了解关于她的事情,却事与愿违。

 到头来,我在这件事上对村长能说的事情并不多,说明事情经过也平淡地结束。自始至终保持沉默的哲也,直到最后也没有开口说话。

 「那么弥一,暂时先不要靠近那座山,即便有事必须靠近,一定要提前知会一声,或找人陪同再前往。」

 「好的,我明白了。」

 村长说的话,与其说是提醒村民,听起来更像是孩子监护人对孩子的叮咛。村长也是一个尽责的家长呢。这是无庸置疑的,我心想着。

 「啊,我想起来了!小结曾开过一次口。」

 「她说了什么?」

 「她只说:『如果弥一来了,希望能和他见一面。』所以你去看看小结吧,她在客房里。」

 「好的,我去看看她。」

 我起身后向村长道谢,转身准备离开客厅。

 「弥一。」

 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哲也出声叫住我。在我准备回头前,他从背后问了个问题。

 「结真的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吧?」

 只问了这句话。哲也问的无关神隐事件,也不是四天来做过什么,而是问了结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为何,但我故作若无其事,轻轻点头后开口。

 「她什么也没说。」

 我回答他。

 她什么也没说,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我很清楚,她一定隐藏着某些秘密。

 所以我现在要去问个清楚。

 我加快脚步,走向结借住的客房。

 我敲了两下客房的门。

 「是谁?」

 「是我,弥一。」

 简洁的对话后,门无声地打开了。结从房内开了门,一定是要我进去吧。顺从她的意思,我走进结暂时借住的客房。

 「结,怎么了?」

 进入房间后,结穿着和服呆愣地坐在被褥上。黑色的长发、雪白的肌肤,非常适合和服打扮。可是结的脸上阴霾仍不见消退,果然是正为某事而苦恼。

 「弥一。」

 她突然喊了我的名字。

 「什么事?」

 我尽可能用柔软的口气反问她。

 「……」

 「……」

 她说话吞吞吐吐,彷佛犹豫着该不该说。她的嘴巴数度开开合合,每次都欲言又止,只是轻叹着气。

 在不明确的气氛下,沉默持续了约三分钟后,结终于开口了。我感觉她正微微颤抖着,说话的声音中带着恐惧。

 「……我想起来了。」

 我没有接着问她想起什么,只是等着结自己往下说。

 她努力地寻找词汇,看起来像是思考着该如何对我说明。

 「那座半毁的神社叫做『古川神社』,神社内、外的时间流动速度不同,可以借此穿越过去和未来。」

 听见她这番话,我无法坦然接受。

 因为时间穿越这种事,不是科幻小说的情节吗?

 时间的确是流逝了。这么说来,之前我到这个村子时,也曾遭逢意外,昏迷过好几天,这种说法反倒令我容易接受。

 「你想起来的事就是这个?」

 严格来说,我问的话也包含「你只想起这件事」的意思。结点头「嗯」了一声。

 「因此,我想要调查那座神社。」

 「但村长说现在不允许入山。」

 「我知道,他也对我说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得调查清楚。」

 听到这句话,我感觉自己心中产生一股无以名状的烦躁感。

 「你还是别去,太危险了。」

 说实话,我很在意那座神社,也很想调查仔细。可是,我们才给村民添完麻烦,不应该再让大家担心,况且我对那座神社感到好奇的同时,也对其抱持着同等或者更甚的畏惧。说实话我不太想靠近。

 时间迳自流逝,而我却毫无自觉,这种恐惧感真是难以言喻。

 「我知道很危险。」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

 「……所以我才对你说。」

 「……」

 「我希望你能帮帮我。」

 毫不掩饰的一句话。同时她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我,感觉得到她的认真。

 可是,恐惧感依旧挥之不去。

 我当然想助结一臂之力,因为知道她想做的事很危险,担心她的心情也是真的。即便如此,一想到得再次接近那座神社,我仍深感畏惧。太可悲了,如此的我说出来的话也同样可悲。

 「毕竟我们才让大家担心好几天,所以我去不了那座山,你也打消念头比较好。」

 听我说完后,结的表情一暗。

 「总之我们先在村里收集有关神隐或时空穿越的相关资讯,那座神社会引发如此大规模的事件,村里一定留有蛛丝马迹。」

 我明白即使我这么说也无法阻止结前往那座山。尽管如此,我仍试图透过编造些理由,来强迫自己相信自身的恐惧是合理的。

 「结,你不能去那座山,如果真的去了,也绝对不能踏进神社。」

 真是不负责任的忠告。结一定对我很失望吧,既没出息又没担当。最糟糕的是,我竟觉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结不可能放弃调查的。

 结一定和那座神社有深厚的关系。

 我在神社发现了结。现在想来,这件事实在不太合理,青春少女怎么会只身一人在山里的神社睡觉。

 当时那股非救她不可的心情、从她口中喊出我名字的疑惑,还有那个瞬间一定有什么神秘的氛围在作怪,才模糊了我的记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可怕。至少我能说,那座神社带给我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

 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如果我坦然地接受结的说法,那表示那座神社真的能做到时空穿越。那么,在里面睡着的结,究竟经历过什么呢……。

 后来,我和结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话,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最后带着犹豫不决的心情离开了房间。

 踏出房门那一刻,结那句落寞的「谢谢」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并且变成一种悔恨深植在我心中。

 虽然我真的很害怕那座神社,但对结的担心也是千真万确。

 因此我立刻开始在村里收集资讯,希望能尽些棉薄之力。

 于是我花了好几天进行访问调查,没多久就得出了结果──

 「请问您知道这个村子里的神隐事件吗?」

 最终我依然放不下结,决定独自去访问整个村子。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认为老人家应该会熟知村里的传说与历史,所以我特别先访问爷爷、奶奶。其实最清楚这个村子大小事的人是小雅的爸爸,问村长准没错,但除了最近经常给他们添麻烦外,我也刻意避开和寄居村长家的结见面。

 「我平时不太有机会来这种发生神隐事件的村子,所以我想问问村里的传说,当成我暑假自由研究作业的主题。」

 我尽可能自然地说出事先准备好的说词。

 「想做作业很好,但你别插手神隐事件比较好。」

 奶奶却十分严肃地回答我。

 「为什么呢?」

 「因为太危险了。就我所知有好几个想要调查的人,结果都遇上了神隐事件呢。」

 「……原来如此。」

 「我只能告诉你,我记得古文书上记载,大约从一百年前开始陆续发生神隐事件。」

 奶奶只说了这些便转身走向他处。接着我又向其他人询问:

 「这个村子一百年前发生过什么事呢?」

 我利用方才得到的资讯引出更多的新消息。

 「一百年前吗?我也还没活到一百岁啊。」

 留着浓密白胡的老爷爷歪着头说。

 「小事也没关系,如果您知道些什么,请告诉我。」

 「啊!说到一百年前,」

 老爷爷灵光一闪似地拍着掌。

 「怎么了!?」

 「那座山有些光秃斑驳对吧?」

 「对的。」

 「我听说那个光秃的痕迹,大概就是一百多年前出现的。印象中好像曾在古文书上见到过……」

 那个词汇又出现了。

 我问了好几位村民,每个回答我的人,一定都会提到「古文书」这个词汇。

 走到这一步,我开始认为那可能是重要的线索,上面可能会记录写着我想知道的事情。

 最后我来到闻名的「便利商店」。

 因为我一大早就开始在村里走来走去,到了傍晚发现自己没吃午餐,肚子饿得受不了,于是点了店内贴的「推荐菜单」上的可乐饼。

 「欢迎光临。」

 「婆婆,我要一个可乐饼。」

 「好喔!」

 我递给婆婆一枚五十日圆硬币。这里的价格已经比东京都内便利商店优惠许多,不知道口味怎么样。

 结帐后,店长婆婆回到屋内。不一会儿,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还能听见正在油炸的清脆声响。等待过程中,当我想着在盛夏中听着炸可乐饼的声音也很不错之时,婆婆回来了。

 她手里拿着巴掌大的可乐饼。

 「咦?这样才五十圆?」

 「那当然。」

 婆婆慢慢地点头表示肯定。

 「酱汁想加多少就加多少,谢谢惠顾。」

 说完,婆婆准备走回店里。

 手上拿着可乐饼,尽管重量和香味让我感到疑惑,我仍完成了我本来的目的。

 「婆婆,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

 「我想问您一件事。」

 婆婆用疑惑的表情回答我的问题。我决定直接简单明瞭地询问。

 「婆婆您知道『古文书』吗?上面好像记录着这个村子所发生过的事情。」

 话一说完,婆婆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到处问人关于雾山村事情的男孩啊。」

 「哎呀,您知道啊。」

 「你在老人之间很出名啊。大家都在传村里有个好奇心旺盛,到处向老人搭话的年轻男孩。」

 呵呵呵,婆婆开心地笑了。

 目前广为流传的说法,未免错得太离谱。这么一来,我不就成了到处搭讪老人的危险人物吗?即使我的脑袋里一直抗拒这种说法,但我做的事的确和他们说的如出一辙,所以无法反驳。

 「那婆婆您知道些什么吗?」

 「我觉得你想知道的,我大概都知道喔。」

 「既然如此!」

 「不过,你还是别插手的好。如果无论如何都要知道的话,就去亲眼看看《雾山古文书》吧。」

 「便利商店」的店长不愿意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虽然我目前只有询问过老人,但我总觉得这个村子的人好像不希望我追查和村子有关的事。

 还是说,有什么不愿提起的过往之事?

 「对了,可乐饼趁热赶快吃!」

 「啊!好的。」

 我向婆婆道谢后,离开了「便利商店」。

 不知道味道如何。我咬了一口可乐饼,面衣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口感绵密的马铃薯和牛肉鲜味相互衬托,让我大呼过瘾。

 「好吃!」

 这尺寸、这美味程度,只要五十日圆。

 一旦这个暑假习惯了「便利商店」的消费品质后,等我回到城市,可能无法再踏进知名连锁便利商店了。

 离开「便利商店」走在路上,看见结站在远处的身影。我悄悄地躲在阴影处观察她,小心翼翼地不让她发现。

 「我好像个跟踪狂啊。」

 我深知自己的不中用,但在我能提供对结有用的资讯之前,暂时不想和她见面。

 远处的结正和村民有说有笑。对外她总是笑容满面,应该说,看得出来她以自己的笑容与魅力来回报大家,以弥补我们失踪时给大家造成的困扰。

 当我在村里四处向大家致歉时,结也一定像现在这样,以笑容接待所有人吧。

 一直站在这里看着也不是办法,我离开了现场。

 我回到借住的哲也家,坐下来稍作休息,我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确认目前的情况。

 我来汇整一下和事件有关的资讯。

 我这几天向村民探访后得知:

 ●发生神隐事件和那座山开始光秃斑驳的时期皆在一百年前左右。

 ●详细的内容皆记录于《雾山古文书》中。

 ●反过来说,没有人知晓结所说的「古川神社」。(或许只是不愿提及)

 以上。

 「嗯……」

 我喃喃念着笔记上的文字。我真心觉得,如果不想办法亲眼看到《雾山古文书》的话,事情便无法有所进展。本来想要跟结报告好消息,看来势必得去拜托村长了。

 「可是,村民们似乎刻意隐瞒着以前的事情啊。」

 正当我十分苦恼、情绪低落时时,真知子阿姨从我身后走了出来。

 「怎么了?」

 「啊、没什么。」

 「要喝点茶吗?」

 真知子阿姨应该是看出我的烦心事了,她端着准备好的冰麦茶和寒天冻,坐在我对面的位子上。

 「吃吧。」

 「谢谢你。」

 刚好我现在最想补充的就是冰镇饮料和糖分,我深深感受到真知子阿姨待人接物的贴心。原来这就是善解人意的女性啊。

 「然后呢?你在烦恼什么?不嫌弃的话,说给我听听吧。」

 「啊──这个嘛……」

 这几天我明白到村民好像不太想提及此事,所以实在对真知子阿姨难以启齿。她看我举棋不定,直接把视线投向我手边的笔记本。

 「哦,那个到处对村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果然是你啊。」

 「你怎么知道?」

 「隐约有感觉。」

 说话同时,我也跟着真知子阿姨一起品尝寒天冻。

 「好好吃!」

 和吃可乐饼时一模一样的感想。

 可是没办法呀,这真的是我唯一的感想。接近果冻的口感佐以清爽的调味,是道很适合搭配冰麦茶一同享用的夏季甜点。

 「呵呵,我昨天做的。」

 「你自己做的吗?」

 「对啊,其实挺容易的。」

 「比店里卖的好吃多了。我们现在马上一起去东京开店吧!」

 「你太夸张了。」

 即便觉得我夸张,真知子阿姨依旧面带温柔微笑,而且没有打算让我改变话题。

 「寒天冻我再随时做给你吃。说吧,为什么这么积极调查村里的事呢?」

 「被你发现我在转移话题了啊?」

 「太明显了,话说你又在撇开话题了。」

 「不好意思。」

 真知子阿姨真是滴水不漏。这就是成熟女性啊,果真不容小觑。

 「不过,其实有一半原因是出自我的好奇心。来到乡野,又是邻近边境的村子,村里流传着关于神隐的传说,不是很令人兴奋吗?」

 「我懂你的意思,我小时候也是到处去问这些事。不过你说一半出自于好奇心对吧?那另一半又是为什么?」

 真知子阿姨其实无须提问,也知道我的用意,不过即使问到村子的事,她也没有显露出如其他村民般不悦的表情,所以我对她坦承事实。

 「是为了结。」

 「哇哦!」

 如此坦白地回答她,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真知子阿姨也用手捂着嘴巴,看起来有些惊讶。

 「方便告诉我,为什么会是为了结吗?」

 或许是我的态度表现得很认真,真知子阿姨也收起玩笑,露出严谨的表情。

 「我之前失踪了四天,应该就是遇到神隐事件了,而且大家都说结是『旅人』。虽然不清楚详细原因,但有过神隐经验的我,应该能够成为她最强大的力量。」

 尽管没有说谎,但我仍没有说出全部实情。且不论我因恐惧而和结避不见面,即便如此,我依然自负地认为自己能够替她分忧。

 「这样啊,那的确得帮帮她才行呢。」

 「是的。」

 「你得成为她的王子才行呢。」

 「这倒没有。」

 「这点要认同才对呀!」

 「我不是什么王子,我只是想帮上结的忙而已。」

 结是「旅人」。而知道她真实身分的人,却一个也没有。乍眼一看可能觉得她看起来很好,但只身一人处在陌生且没人认识自己的环境,心中一定觉得很不安。

 我的想法很单纯,至少我可以成为愿意理解她的那个人。

 「不过我也明白你的心情。」

 我回过神,真知子阿姨说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

 「真知子阿姨,如果你知道些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这个嘛,虽然我也很想直接告诉你,但我还是觉得你自己亲眼确认会比较好。」

 原来真知子阿姨也和大家口径一致,我心想。「对了,」正当我觉得有些沮丧时,她又接着说:

 「你要找的《古文书》,我记得是由村长负责管理,放在他家中。」

 「……!?」

 突如其来的有力资讯令我大吃一惊。我心想,真知子阿姨果然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我打从心底钦佩她。

 「我能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了吧~」

 真知子阿姨刻意强调一句,脸上还露出满足的表情。她的个性一定也是见不得别人困扰,所以才会主动询问我的烦心事。

 「非常谢谢你!」

 我道过谢,站了起来。

 如果存放于村长家的话,我现在最该见的人就是村长的女儿小雅了。一想到小雅可能会去的地方,我跑了出去,一切都是为了能尽快告诉结已经证实的内容。

 「顺带一提,我想小雅现在应该和哲也在广场里喔~」

 背后传来真知子阿姨的声音,她果然看透了一切。

 我在心中再次向她道谢,同时间快步走出家门。

 如真知子阿姨所言,小雅和哲也两人的确在广场里,除了他们,还有几个小孩也在。两人似乎受人之托,负责照顾孩子们。

 「弥一你来啦。」

 最早发现我的哲也朝我搭话。

 「你们在做什么?」

 「看了不就知道了!」

 小雅边跑边代替哲也回答我的问题。看了就知道……小雅被五个孩子追着跑,她东逃西窜想要甩开孩子们。哲也则是给予指示,让孩子挡住小雅的去路。

 「嗯──欺负你?」

 「才不是!」

 「耶!抓到姊姊了!」

 「哇!都是你害我被他们抓到了啦!」

 虽然小雅抱怨着,可我只不过是说出我看到的样子罢了……看起来就是哲也指挥孩子们欺负小雅啊。

 「你这个场外鬼!」

 「啊~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看起来就是他们在欺负你。」

 「你说什么!」

 眼前的小雅,就像鬼一样面目狰狞。

 「『真的有失优雅耶。』」

 我和哲也异口同声。实在太好笑了,我和哲也也大笑出声。看到我们大笑的样子,使小雅更加恼火。方才的奔跑应该已经筋疲力尽的她,又朝我们追了过来。

 「鬼来了!大家快跑──」

 哲也对孩子说完后,他们也「哇!」地大叫四处逃窜。彷佛我也加入了新一场鬼抓人游戏,小雅执拗地紧追着我不放,我拼命地试图摆脱她的追逐。

 我大口喘着气,等待呼吸平稳下来。

 「呼……为什么连我也跟着一起跑啊……」

 虽然我嘴上抱怨,但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地玩鬼抓人游戏了。哲也和小雅一定也是因为常常和孩子一同奔跑,才会这么健康。

 「如果结也在这就好了。」

 我不经意说出这句话。

 对哦!我是为了结才来找小雅谈事情的。我走向满脸疲惫的小雅。「干嘛,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呢。」

 我该不会是招人嫌了吧?不行,我不能接受。

 「我是有话想对小雅──村长女儿身分的小雅说,才来这里的。」

 听见我说的话,小雅深呼吸一口气,装模作样地看向我。

 可能是作为村长女儿的矜持使然吧。

 「什么事?」

 由于我想要正经地询问这件事,对方能以认真的态度回覆,真是太好了。小雅的高自尊心,偶尔也会把事情发展带往好的方向去。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想要看一看《雾山古文书》。」

 「《雾山古文书》?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说的,但我不能答应。因为那是禁止给外来人士观看的,所以才会放在我家严加管理。」

 原本这几天在村子过得很愉快的我,听见小雅强调「外来人士」,感觉相当寂寞。不过这也没办法,古文书里或许写着不得对外透露的事情。

 「再说了,我也不曾看过。」

 「不曾看过?」

 村长女儿小雅也没看过?

 「嗯,虽然我知道放在哪里,从我小时候开始,大人就一直对我耳提面命,不能碰也不能看。他们说里面写的都是恐怖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想过要看。」

 原来如此。如同他们会在曾发生过神隐事件的山里举办试胆大会,使孩子们不敢靠近外,对《雾山古文书》也采取相同的措施,从小灌输恐怖的印象,让孩子不会产生想读的念头。这么说来,可能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不曾接触过。

 如此一来,只能使出最后杀手锏了。

 「小雅,求求你,拜托你带出《雾山古文书》让我看一看。」

 我诚心诚意地低头恳求她。

 「等等、等会儿,你这是怎么了?」

 「我真的很需要它!」

 「可是,我爸说古文书不能给别人看……」

 「这一切,都是为了结。」

 「嗯……那就没办法了、吧。」

 得到小雅的首肯还差临门一脚,此时却半路杀出了程咬金。

 「弥一你也真够狡猾的啊。」

 哲也出声说道。方才他一直站在一旁陪孩子们玩耍。

 「说我狡猾也太难听了。」

 「哪里难听?你明知道只要这么说,小雅就无法拒绝你不是吗?这就叫狡猾。」

 彷佛看穿我思绪的一句话。我一直很向往哲也这种仔细观察周遭并且精明过人的性格,不过一旦和他站在对立面,事情就会变得十分麻烦。

 「……」

 「……」

 我和哲也一直保持沉默,眼神交错,彷佛相互牵制。为什么哲也总是给我一种压迫感呢?说真的,有点吓人。

 察觉我们之间的气氛不太好的小雅,「怎么了?怎么回事?」她急忙问道。

 然后大概过了一分钟,我不肯屈服地一直瞪着哲也。突然间哲也嘴角扬起微笑。有点古怪的笑容,看起来像是望着一件挺有趣的东西。

 「哦,你小子不错啊!」

 哲也歪着嘴挤出这句话。听起来像拿我寻开心,平时总是给人冷静沉着、泰然自若的男子,到底是什么让他觉得有趣呢?

 「弥一,你有点变了。」

 或者是结改变你的呢?他接着说。

 「什么意思?」

 「啊,不,没什么。我自言自语。不过没问题,我去帮你拿《雾山古文书》吧!」

 「什么?」

 我无法克制自己激动的声音。他似乎改变心意了,方才他明明打算阻挠我,不想让我达到目的。

 「你别会错意。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让你看看《雾山古文书》也无妨。」

 也就是说,哲也在此停了停。

 「你居然耍小聪明打算骗取小雅的好意,这让我很不爽。」

 「是我错了。」

 哲也说得没错。他说的话总是对的,同时也拥有矫正他人过错的强大威力。

 「可是哲也你能取出《雾山古文书》吗?」

 「那当然,因为我是下届村长。」

 好像真的是这样。

 难怪哲也最近经常和村长谈话,或说处处可见这种迹象,我可以理解。但现场却有一个状况外的人。就是小雅。

 「下届村长,你是说下届村长……」

 小雅不断重复着,每说一次她的脸就更红一些,整张脸就像煮熟的章鱼。

 「没错,我是下届村长。」

 对照慌乱的小雅,哲也显得格外冷静。

 不过,原来如此。我明白下届村长的另外一层含意,也就是小雅突然脸红慌张的原因了。

 「也就是说你……」

 「没错。」

 哲也回应我时,眼神笔直地看着小雅。

 接着冷静地说出这句话。

 「我要和小雅结婚。」

 几乎在哲也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小雅昏了过去。

 之后就没办法再继续正经地谈话了。哲也抱着小雅,等小雅醒过来后,孩子们又开始调侃她,小雅因为害羞又追着孩子们跑,当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时,哲也又乘胜追击,「愿意和我结婚吗?」他说。因为又补了这句话,又引起现场前所未有的骚动。

 即便如此哲也仍对我说:

 「明天我试着拿《雾山古文书》给你。」

 我相信他。

 不过呢,现在得好好享受这场骚动,我也接近小雅打算调侃她。可是,在我准备说些什么前,小雅内心可能响起了危险警报,毫不手软地朝我挥了一拳。

 「呜哇!」

 正中我胸口。

 广场的骚动结束后,今天也没有其他要做的事,所以我想早早就寝。做完晚间固定行事后,我便钻进被窝里。

 明天就能读到《雾山古文书》了,上面记载着所有我想知道的事。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平静不下来。

 可是为什么要对村民保密到这种程度呢?上面写的不可让外人知道的事情又是什么呢?古文书里到底有没有写着可以帮助结的事情呢?话说回来,我又是为什么要帮结帮到这个地步呢?

 思绪的漩涡,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这下睡不着了,无可奈何下,我走出房子,想吹吹夜风。

 「呼……」

 我深呼吸一口气。群山围绕的雾山村容易笼罩热气,即便如此,夜晚走在路上依然很舒适。绿意盎然、草木吐香、恰到好处的虫鸣声、吹拂肌肤的舒适晚风,集合了上述要素,让夏季夜晚充满了凉爽感,我很喜欢。

 深夜,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舒适宜人的村中,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一头黑发穿着和服,有一瞬间,我以为是灵异现象,还吓了一跳,结果是那个这几天我一直避不见面的少女。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叫唤她时,她好像已经发现我了。

 「嗨,弥一。你睡不着吗?」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睡意。」

 「这样啊。」

 结坐在天然草地上,仰头看着星空。

 「你来坐我旁边。」

 当我一直站着观察她时,她对我说。

 我应她要求坐在她身边。

 「这个村子真的很美好呢。」

 「好突然的感想啊。」

 「我一直都这么认为。像我这样身分不明的人,大家还是对我很亲切,待我就像家人一般。每个人一定对我有许多好奇,但却没有人逼问过我。无论是帮我隐瞒事情的村长,或是总是贴心对待我的牙牙,他们都不曾想过要深究。」

 我也亲身感受到雾山村民的亲切。我们才来没几天,村民就愿意全体总动员来寻找失踪的我们;即便路人只是碰巧经过,大家也一定会打招呼。我很清楚雾山村是个温暖的地方,整个村子就像一个大家庭。

 「所以,我一定要保护这个村的村民。」

 「保护?」

 这个词汇,在整个对话中显得很突兀。该说是场合不对吗?严格来说,受保护的人应该是我们才是。

 「嗯,我来保护。」

 即便如此,结所说的「保护」,看似突兀,其中包含了觉悟与她的意志。

 彷佛那是结赋予自身的使命一般。

 晚风吹拂着结的黑发。她将头发勾至耳后,露出她端庄的侧脸。月光下,结的脸庞既纯真又美丽,自然而然地吸引了我的目光。白瓷般的肌肤、清澈的双眸,与夜晚的黑暗形成强烈的对比。

 这个动人的少女,到底是所为何事,又从何处而来呢?

 「对了,原来你真的在帮我收集资讯呀。」

 「啊,嗯。」

 没想到会传进结本人耳里,让我有点不太自在。

 「有什么斩获吗?」

 「这个嘛……还没有。」

 我没有掩饰,对结说了实话,对她说谎没有任何意义。当然我已经收集到一些情报,或者明天就能得到结口中所说的「斩获」。但是还没有确定的事情,我认为不应该说出来让她白开心一场。

 即使调查情况尚未完全明朗,我是否也应该和她共享资讯呢?我还在思考这些事时,她似乎已经料到我的回答,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吗,不过我也清楚,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是我还没有放弃。」

 我只回了这句话。对我来说,不存在「放弃」这个选项。听完我的话,结对我报以微笑。

 「你那边呢?你没有进入神社吧?」

 「别担心,那是我唯一遵守的规则。」

 唯一遵守的。尽管结的说法像是补充说明,但只要她没有踏入神社,现阶段就算是平安无事。我相信结说的话。

 「可是我这里没有任何收获。尽管有些在意的事,但凭我一己之力不太容易完成。」

 「嗯,说的也是。」

 虽然无法直接提供帮助让我感到抱歉,但我仍然会振作精神,看看还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弥一,谢谢你。」

 「为什么突然向我道谢?」

 「弥一你也是,才认识我没多久,也不了解我,却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也刚来村子没多久呀。」

 「正是因为这样,如果是刚到没多久的地方,应该会选择和本来就相识的哲也、牙牙在一起。可是你还是很照顾我。」

 结边说边朝我怜爱地笑着。她维持抱膝坐姿,把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

 「你对我这么好,我很高兴。」

 「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呢。」

 我害羞得不敢直视结的脸。

 结看着撇过头去的我说道:

 「不过,你不用勉强自己。」

 「说什么勉强……」

 「因为你对我很好,一定很努力;虽然觉得害怕,但还是会为别人倾尽全力。」

 「可是呀,」结接着说道。

 「我觉得,有些事你还是少知为妙,所以不用再查了。」

 一瞬间,我不明白她说的话所指何意。可是我在脑里反覆咀嚼她话中含意后,它逐渐成形,改变了我的认知。

 她的意思,是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吗?

 「晚风吹太久,身体都变冷了。我们回去吧。」

 「等一等……」

 不顾我的阻止,结站起身来。不能让结就这么回去,我也起身追了上去。

 「结!」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经她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我是紧张的。

 我的手心全是汗,感觉像被某物驱赶着。是遭到拒绝的烦躁感使然吧。

 而且她说「少知为妙」是什么意思?结也和那些不肯明说的村民一样,知道些我不知晓的事吗?

 我虽满腹疑问,却不能让结就这么回去。

 我真的很希望这几天努力的成果,可以对结有所助益。

 「结,我有事拜托你。」

 「什么事呀?」

 因为我不想说出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我这么说。

 「明天这个时间,能不能再过来这里一趟?」

 听完,结果然对我报以微笑,但微笑中却隐约带着一抹寂寞影子。

 隔天。

 今天从早上开始,我就难以冷静。除了今天可能有机会能读到《雾山古文书》外,满脑子想着结的事,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坐立难安,不知道为什么,竟只剩我一个人陪孩子玩。我全力陪他们玩鬼抓人的游戏,我心想只要能转移我的思绪,做什么都好。

 我和跑累的孩子们一起躺在地上稍作休息,不一会儿就听见一个脚步声。

 「弥一起来喽──」

 脚步声主人哲也从高处看着躺在地上的我,然后朝我身上抛了个像是生锈金属片的物品。

 看见有东西飞过来,我反射性地弹起身子接住了。

 「这个是……」

 「仓库的钥匙。」

 如哲也所说,我手上拿着某处的钥匙,但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呢?哲也似乎看穿我的心思,朝我说道:

 「这是雾山家仓库的钥匙。你拿着那个潜入仓库,偷出里面的古文书吧。我能做的,只有帮你拿到钥匙而已。」

 说偷,印象未免也太糟糕了,再说了,这不明摆着是犯罪吗?

 「看在我们是亲戚的分上,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被人发现了,我就陪你一起去道歉。而且你只是借用一会,没什么问题。」

 哲也有够敷衍的。

 不过,至少我有方法可以拿到《雾山古文书》了,这点比较重要。

 我已经请结晚上出来和我见面,在那之前我想自己先看一遍。这么说的话,我最迟要在傍晚之前闯入仓库拿出古文书不可,我必须立刻采取行动才行。

 「谢谢你!」

 回过神后,我朝哲也道谢,快步跑了出去。

 看着气派的雾山家,里头果然有人。小雅的双亲,也就是村长和村长太太,大多时候都在家里工作。想要闯入这个家,况且还是村长的家,可想而知有多么困难,但我的目标是后方的仓库,我趁着大家不注意时,一步一步悄声靠近仓库。

 (要逮住我就趁现在吧~)

 我在心中嘀咕着。现在被逮到的话还可以用拜访的借口开脱,如果走到后方,手上拿着我本不该有的钥匙潜入仓库,可不是听长辈提醒或说教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事。

 不过,我一路顺利地来到了仓库。

 我用哲也给我的钥匙打开仓库门上的挂锁,潜入仓库。

 一进仓库,扑鼻而来的就是滞留于仓库里的热气,以及满是尘埃的空气。

 乍看之下像是废弃物的东西比比皆是,要想从中找出一本书籍,我整个人头都晕了,但相反的,这个地方看起来的确很适合存放古文书。

 四面都有窗户,屋内的光源有日光照射便已足够。

 (准备好了。)

 我加快动作,保持着对周遭的警戒心,开始寻找古文书。

 仓库里保管着无法想像从何处获得的古董、画作及雕刻等艺术品,还有类似巫女的衣服,它们都受到妥善的管理和对待。因为每个架子甚至每个角落都经过精心打扫,这些物品并非荒废的闲置品,而是每一项都有其价值。

 应该是村长的嗜好吧。嗜好是收集古董和艺术品,这我尚能理解,巫女的服装是怎么一回事?是小雅的私人物品吗?我看还是不要深究比较好。

 即使脑子里一边想着这些事,我依然不停地确认手边的物品。仓库里收纳的物品数量过于庞大,一直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不过一处一处仔细调查下,调查范围也逐渐缩小中。在这样的工作中大概花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发现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物品。

 一个小心翼翼放置于木箱中的物品。

 书籍的封面上简单地写着《雾山古文书》。

 「这就是《雾山古文书》啊……」

 我拿起古文书仔细查看。用绳子捆起来的古文书,看起来像是手工制作的,而且纸的材质也感觉非常古老。从外观上来看,可以推测这本古文书已经保存了相当长的时间。

 可是──

 「……!?」

 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而且我确定这脚步声是朝我而来。

 (惨了、惨了!)

 仓库的门瞬间被打开。

 「放到哪里去了呢──」

 是村长的声音。他在仓库里来来回回,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我躲在角落,屏住气息观察村长的行动。心中暗自不停地祈祷着,千万别走过来。

 突然间,我看见某个物品。虽然和古文书一样放在木箱中,但却没有像古文书一般受到妥善管理。

 一条线从途中分成两条,前端连接着圆形的器具,其实就是耳机。看起来很旧了,与其说是长期使用,反而看起来比较像是随着时间风化而变旧的。明明这是我作曲时必备的物品,但这次因为出发得太急没带到耳机,所以才会特别注意这个东西。

 在我思考之间,村长似乎找到他要的东西了,我也放下心来。

 看着村长走出仓库,隔了一段时间后,我带着古文书和耳机也离开了仓库。一走出仓库,我立刻向哲也报告顺利拿到古文书的事,接着我告诉他,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读。他听了之后扬起嘴角对我说:

 「我也要看。」

 「果然没错,那么干脆地拿钥匙给我,就是因为你自己也想看。」

 「那当然。因为我也没有看过,一直很在意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啊。」

 虽然让哲也如愿以偿一点也不好玩,但是哲也冒着拿出钥匙的风险,理应有权利阅读这本古文书。我思考一会后,同意他的要求。

 我和哲也避开大家的视线回到房间,两个人准备打开古文书。究竟这里面有没有记录我所需要的资讯呢……

 古文书并非随处可见的笔记本,而是手工制作的线装书册。外观上看起来相当老旧,我看不出来这本文献究竟是哪个年代的物品。封面上所写的《雾山古文书》字样,其斑驳程度加上妙笔生花,在在加深了古老的印象。

 「我打开喽。」

 「开吧。」

 我翻开封面,定睛看着第一页。

 「……」

 「……」

 看起来似乎是某个祭典的相关纪录。

 「这写的是『祈丰祭』的事啊……」

 「『祈丰祭』?」

 「雾山村每年八月底都会举行的祭典。」

 哲也继续往下翻,为我整理出重点。

 「简单来说,『祈丰祭』是之前村里为了祈求作物丰收的祭典,由巫女负责祈祷。现在我们仍保有这个『祈丰祭』的形式。」

 「咦,村里有巫女吗?」

 「你不知道?小雅负责担任巫女啊。」

 家族世代流传的,哲也补充说明道。没想到小雅居然是巫女……我比较能想像结当巫女的样子。

 「可是这里写着,距今约一百年前,『祈丰祭』举行过程中发生了意外。」

 「一百年前……」

 这和村里老人们回答我的故事与时期相符。那是什么原因造成意外呢……

 我等着哲也解释,但不知为何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

 「这……。我从小在雾山村生活,却对此一无所知。甚至也没有思考过那座山为什么会有一大块斑驳处。」

 哲也的表情有些僵硬。看着他的表情,我想起结所说的那句「少知为妙」。对哲也来说,他现在所看见的内容就是那样的事吧。

 「抱歉,我先出去。我不想继续看下去了。」

 沉默的气氛下,哲也离开了房间。这本书的内容会使人如此不舒服吗?

 哲也的反应有点狼狈,但我今天必须提供资讯给结才行。带着这股干劲,我确认接下来的内容。

 「一九一七年,雾山村遭受天灾袭击,失去了一半的村庄……」

 上面记录着当时的惨重灾情。

 八月底,雾山村按照惯例举行「祈丰祭」,整个村子相当热闹。那天却不凑巧下着豪雨。虽然意见分歧,有的说下雨天山中太危险,有的说祈求丰饶更重要,最后依然强行举办了祭典。

 所有能做的措施皆已准备妥当,只剩村民在旁守望巫女祈祷的仪式而已。半数的村民往山上移动,和巫女一同祈求未来的丰饶。明明可以平安落幕的,然而却……

 意外发生、灾难来临。

 「这……」

 死者、失踪者总数达五九四位。

 当时似乎是因豪雨引发了山壁坍方。

 「吞没半数以上村民的惨痛意外……」

 古文书里的描述,令人不忍卒睹。

 后半段描写着灾难当时的样子、日后复兴的过程。最后则是长达好几页的名单,记录着所有因那场意外而丧生及失踪的人名。

 「自那场意外后,神社便迁移至山中更安全的地方,并在新址举行『祈丰祭』。然而近年来村子将那座山本体视为神社,巫女则在村庄里进行祈祷并施放烟火,象征着将祈祷之意传至山边及海边。」

 至此,关于意外的纪录全数结束。

 由此可见,因为这场意外,村子里竭尽所能地阻止人们继续进入山区。

 因为知道这场悲剧,尤其是老人们,才会口径一致不对外透露半点消息。况且,明明发生过如此严重的灾难,外地的人不为所知。后面也写着不得对外公布的原因。

 「意外发生之后,山的一部分因坍方而剥落,经常发生村民失踪事件。从那时起,偶尔也会发生身旁突然出现不明人士的现象。我们便称呼此种现象为『神隐』。」

 古文书的最后,记载了有关神隐的情况。遭遇神隐事件的人时而出现,村民称其为「旅人」并加以款待。

 但是里面完全没有提及时空穿越的事。这表示这里村民也不清楚我和结为什么会遇上神隐事件吧。

 神隐事件相关纪事的最后,记录了曾经遭遇神隐的人的详细情况,最新的纸张上,以清晰的字迹写着「一名唤作结的少女,失去记忆,也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纪录一直在更新啊……」

 他们将结视为「旅人」,所以村长才会在古文书里加上这么一笔。

 看过整本古文书后,我思考着。这能成为帮助结的有力资讯吗?自问自答下,当然没有人回答我,当对此产生疑问之时,我也无法提供这样的资料给结。

 一○四年前发生的灾难导致失去了半个村庄,之后「古川神社」不堪使用,进而发生多起神隐事件,因此那场灾难背后一定有某种原因。我能对结说的就是这些了。

 我想起今天和我相约在昨日见面地点的少女。她听见这番话,会作何感想呢?

 「……不对,等一下。」

 我想起昨天的结。吹着晚风的美丽少女姿态、她所说的话,所有一切历历在目,其中也包括她昨天说过的奇妙词汇──

 ──所以,我一定要保护这个村的村民。

 她明明是受保护的一方却说出这种话。而且是将村民视为家人的一句话。

 如果,结是这场灾难的知情人士呢?

 如果,她早就知道待在「古川神社」里可以时空穿越呢?

 如果,她早就断定自己可以回到过去呢?

 不会吧!我心想。

 但与此同时,我的记忆中也逐渐浮现出可以佐证上述内容的情景。即是我与结初次相遇的那一天,也就是我造访雾山村的那天。

 她和我相遇的那天,声称自己丧失记忆。只记得自己叫做「结」,以及一种堪称使命的冲动,让她觉得有些非做不可的事。但是,如果那个「非做不可的事」与我想像的一样的话……

 那么,结全力筹备「不让人接近山里的试胆大会」的事,以及执着于调查「古川神社」的事,全都说得通了。包括她前几天在山中遇到大雨的过度反应而找回记忆的事也是。

 认知到一○四年前那场灾难的重要性,今晚我和结见面之前,必须再读一次古文书,把所有的内容全记进脑中才行。因为今晚或许我并不是去提供资讯给她,而是确认她的真实目的。抱着这种心情,我仔细阅读古文书上的每一个文字。

 然后。

 我。

 发现了──

 令我确信的决定性文字。

 如果只是草草阅过,一定不会发现的细节。

 不过倘若仔细阅读,便会发现它清楚地写在上头。

 就只有三个字。

 却让我面临了所有真相。

 五九四名因灾难而牺牲的村民,其中当然也包括担任「古川神社」神职的「古川姓氏」。这也不难想像,因为那是在祭典正中央的人物,来不及逃生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即便如此。

 问题并不只是「这里」。

 在一长串村民的姓名之中,我只看见一个特别突出的姓名。

 我的眼中全是那个姓名。

 上面写的是──

 古川──结。

 「……」

 我说不出话来。

 甚至不记得要呼吸,我的眼睛已经离不开那个名字了。

 晚上,结对我说:

 「我是从一百年前穿越过来的。」

 以及。

 「我来这里是想寻找阻止灾难、拯救大家的方法。」

 她说。

第四章 丰穰的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