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丰穰的巫女

第一卷  第四章 丰穰的巫女 那句话相当有分量。

 像是一个沉甸甸的异物一样,深深地存在于我的内心,占据了我的身体。

 夜晚的雾山村,充满了树木和土壤的气息,轻柔的虫鸣声,凉爽的夜风抚慰着人心。抬头仰望,夏季大三角清晰可见,这里和都市不同,光害极少,因此可以欣赏到满天星空。

 然而,结对我说的事却让这片美景黯然失色。我的五感功能明显下降,好像只剩下听觉功能,只为了听清她说的话。

 「我是从一百年前穿越过来的。」

 「……」

 「我来这里是想寻找阻止灾难、拯救大家的方法。」

 因为我已经事先知道整起事件了,所以我完全理解结话中的意思。

 结依约来到昨天我指定的地点和我见面,脸上满布愁云。同样的,自从我读了《雾山古文书》后,思考着怎么对结说明这些事,想着想到出神,回过神时已是夜晚。

 结果,我们一见面,她就对我说出那句话。

 「你的名字是……」

 「嗯,我叫古川结。」

 「这样啊……」

 这下子不得不接受现实了。因为的确和《雾山古文书》牺牲者名录中所记载的名字相同。

 「你已经看过《雾山古文书》了吧?」

 「刚刚才看完。」

 「那我的事、这个村庄的事,你都知道了啊。」

 结意味深长地说道,她甩动一头黑长发,转过来看着我。

 「《雾山古文书》里有我的名字对吧?」

 「……」

 「而且是在坍方意外的受害者名单中。」

 没错。就是这点我不明白。我不理解为什么登记在意外牺牲者名单上的结,现在会站在我的眼前。结似乎看穿我的心思,开口向我解释。

 「我呢,是个巫女。出生于古川神社及负责祭典的家族,身为独生女的我自然而然地被培养成在『祈丰祭』上向神祈祷的巫女。」

 结说话时,眼睛看着远方。

 「所以我一出生就备受大家需要,养育我的人不仅是家人,还包括整个村庄的人,大家待我像亲人一样,我当时真的很高兴。」

 结边说边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说话口气充满了怀念。并且结说的一番话让我想起她那迅速和村民打成一片,自然地交谈的样子。

 「所以啊,尽管下着大雨,我也要为了大家继续在『祈丰祭』向神祈祷。透过我的祈福,大家便能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安心度日,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报恩方式了。」

 「不过,」结稍作停顿,苦涩地接着说:

 「雨下得比我想像中的还大,村民们也花了一番力气才能到达山中的神社。即便如此,我还是保持着祭祀的仪态,开始了『祈丰祭』。结果……」

 发生了坍方。结的话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听到这里,我完全可以想像,结把坍方导致居民死亡的过错全揽到了自己身上。话虽如此,我却不能随意地附和她,无论是安慰,或是敷衍地去肯定她的作为。

 「我独自一人在神社里祈祷,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平时大家总是守望着我祈祷,但那时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我实在太在意,所以中断祈祷仪式往后一看,紧闭的门窗外,没有其他人在。然后啊……」

 「然后,」她又说了一次然后,第一次提及与现代有关的内容。

 「我打开门走出来一看,什么也没有。不论是守望我祈祷仪式的村民、山林树木,还有绵延在山麓上的村庄都不见了。」

 结说话时下意识地握紧自己的双手不停发抖着。脸上表情混杂着悲伤和失落,彷佛眼角随时都会溢出泪水,散发出一种脆弱的感觉。

 「结……」

 「我希望你听我说到最后。」

 即使心情难受,结依然继续说着。

 「我回过村庄一次,村民们看见我大吃一惊的表情,到现在我仍记忆犹新呢。后来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遇到土石坍方、半数的村民因意外丧生、我父母也没有幸免。而我回到村庄的时间点,那场意外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了。」

 结一口气说完后,叹了好长一口气。接着为了转换自己的心情,她收起方才苦涩的表情,努力发出明朗的声音。

 「我呀,当下没办法接受现实,莫名原因驱使下,我又回到神社去。外观虽然毁损,但我还是走了进去。在神社里稍作停留后,又再一次走出神社,这才确定时间果然流动得比我所认知的快了许多。」

 我心生疑惑,经过数十年这一点,尽管真是那座气氛诡谲的神社造成的,也未免太匪夷所思。

 「数十年是怎么回事?」

 「我想大概经过了约五十年时间。」

 「五十年……」

 「嗯,应该是『祈丰祭』的祈祷仪式很长的缘故。」

 「仪式很长?」

 我复诵她说的话,祈祷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吗?

 「据说『祈丰祭』的巫女们在进行祈祷仪式前,需要先在神社中停留一段时间,以此接近神明。因此在进行祈祷的前三天,我会独自进入神社,并持续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直持续祈祷。」

 「但现代的人应该没有做到这个地步。」结补充说道。

 这工作比我想像中的更加严苛、艰难,即便如此,结依然笑着对我说「只要能帮上大家的忙就好」。

 「所以我想,当我一走进神社时,时间可能就开始发生变化了。」

 「原来是这样啊。」

 「嗯。」

 我无言以对。这件事情实在太宏观、太超出我的想像了。虽然我也曾受过那座神社的影响,但和结所经历的相比,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离开神社时,所有认识的人皆已年老,当年照顾过自己的人可能已不在人世,直接面对这个遭逢巨变的世界,她作何感想呢?

 我偷偷观察结的表情,她笑得很自然。我已经无法想像她的微笑中究竟藏着多少疲惫。

 「可是呀,」结说道。声音听起来比刚才高亢,就像在绝望中发现了光明。

 「就这样,我无家可归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我多次进入神社抵达未来,过程中我开始思考一些事情。」

 一下子获得过多资讯,我如鲠在喉难以言语,改以歪头表现疑惑。

 「既然可以穿越到未来,那是否也可以回到过去呢?」

 接下来结所说的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她会觉得有一线生机也不足为奇。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或许就能从意外中救回大家了!」

 结的眼神中闪着光芒。她的双眸之中漾着比夏季夜空更强、更亮的光。我突然想到,人们就是把这道光唤作希望吧。实际上,这件事对结来说,的确也是一道希望。

 「我开始寻找回到过去的方式,我一定会找到的!」

 可是结明明朝光明处伸出手了,却开始含糊其词。

 「一定?」

 「嗯。我好像有一次成功回到了过去,但却没有回到过去的确切记忆。我在神社里做了许多事,反覆测试失败之下,结果睡着了。」

 结说这句话时,她的视线与我的交会。

 「那时,是你叫我起来的。」

 我想起和结相遇的那天。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叫出我的名字。

 「咦?那你也想起了当时为何会叫我的名字吗?」

 「没有,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话说我真的叫了你的名字吗?」

 这话太过分了。

 「真的叫了!在神社里睡觉的女生突然叫出我的名字,当时的情形我忘也忘不了。」

 「哎呀,我真的不记得了,对不起呀。」

 即使如此,看到结毫不在意的态度,让我不禁想叹口气。但现在不是谈论这种轻松话题的时候。想到这里,我重新集中注意力,转向对结说话。想到这里,我重新集中注意力,转向面对结说话。

 「所以,弥一,」

 结也转向面对我。而且露出比我更认真的表情。

 「我郑重地拜托你,」

 「……」

 「请你帮我这个忙,能不能帮我一起解救大家?」

 结又一次拜托我。之前我曾因未知恐惧拒绝过她的同样请求。

 可是现在我已经清楚一切了。包括那座神社、过去发生的事,以及结这个纤纤少女身上所背负的重担,这一切我都明白了。

 说真的我依然害怕。

 即使如此,如果我让结一个人承担这种压力,她可能会被击垮。我觉得这种恐惧比之前她经历过的来得更加巨大。

 所以我希望至少自己能多少分担一些她的压力。

 「你和这个村庄几乎没有关联性,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拜托你这种事……」

 「别这么说,」

 我按下我害怕的情绪。

 想当然,结一定比我更害怕。

 而且更重要的是,除了她向我求助以外,我自己也一直想要为她出一份心力。自从那天发现她,便再也无法袖手旁观了。

 因此。

 「为了解救村民,我也希望可以出点力。」

 包括为你出一份心力。

 我在心里暗自补述。

 「弥一……」

 结双手捂住嘴巴,美丽的眼睛微微颤动着,泪水凝聚在她的眼角,在在表现出她的感动。原以为她会流下泪水,但却出乎我意料地绽放出耀眼笑容。

 「弥一!」

 她再次叫唤我姓名,同时间抱住了我。

 结虽然比我矮一个头,身材纤细,但从她环住我的臂膀传来的力道、她开心笑容所透露的坚强意志,在在表现出她的坚强与成熟,和她的外表截然不同。

 我手臂一收,回应她的拥抱。

 「我也会努力的。」

 为了分摊她的重担,这句话正是我迈出的第一步。

 没错,当时的我的心态如此自大,以为自己可以和她一起扛起这个重担,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回到房间,为了明天和结一起去调查神社,我又重看了一次《雾山古文书》。

 我在脑中连结《雾山古文书》上记载的事项及结所转述的内容。

 「坍方牺牲者名单上有结的名字,表示大家不知道她已经遇到神隐事件了吧。」

 若是如此,会列入牺牲者名单也是无可奈何。我边想边扫过一轮牺牲者的名字,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会有空白?」

 原本写满整张纸的名册,在最后一页却出现不容忽视的空白处。看起来像是写下文字后发现一张纸用不完,没有可写的内容只好留白的感觉。

 「我之前看的时候,这上面确实写满名字,完全没有空隙啊。」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确实如此。

 为了找出奇怪之处,我再次确认牺牲者名册,上面依然写着结与她亲人的名字,但却出现一个明显可疑的地方。

 「死者、行踪不明者,共计五三八名。」

 就是这里!

 上次看的时候,印象中写的是五九四名,至少也是约六百名左右的死者,但现在却大幅减少了?

 是我的错觉,还是有其他影响因素呢?

 例如……对了,举例来说。

 我和结的行为,改变了过去发生之事的结果。如同结盼望的一般,有方法能解救过去的人们。

 假如,这个结果能够即时改变《雾山古文书》内容的话。

 假如,有个知道过去,又有意愿想要改变这件事的人出现,便能一步步影响过去的话。

 那这本《雾山古文书》就可以成为我和结未来行动的指标了!

 以上的推测,让我的心中充满期待。

 先告诉结这件事吧。即便这种推测有误,还是应该向她提及纪录的内容出现了变化。

 想到这里,我仔细地阅读《雾山古文书》,尽可能地记住所有内容。

 翌日起,我和结开始调查「古川神社」。

 我仔细地确认脚下的路,一面小心行走,通往目前存在的「雾山神社」与「古川神社」的山路,途中便出现了岔路。起初会误走至「古川神社」,单纯是人生地不熟加上夜晚视线不佳,而且通往「古川神社」的路隐没于草木之间,十分难以辨识,也难怪村民没有发现。

 哲也和小雅虽然在意我们的行踪,却没有刻意过问,目前仅在一旁默默陪伴我们。

 「古川神社」因遭土石坍方重创,外观已经半毁,果然给人腐朽神社的印象。但是我的皮肤仍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诡谲气氛,既阴森又令人毛骨悚然,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我这几天的调查行动几乎没有收获,但有发现一件在意的事。」

 结说完,走向「古川神社」的后方,我跟上她的脚步,看见神社后方成堆的瓦砾深处,隐约像是门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只是猜测,走进这扇门或许就可以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

 从后方进入就可以回到过去的想法虽然过于简单,但看起来也没有其他如结所说可以回到过去的线索与方法,重要的是,后方那扇门散发的氛围的确让我感到不太舒服,更为结所说的话添了几分真实感。

 「看来没错。」

 我同意结的话。可是即便我们想要调查这扇门,成堆的瓦砾是一大阻碍。如果不移开这些瓦砾,我们一样进不去。

 「这些该怎么办?」

 「不处理的话我们也进不去吧。」

 「我就是想要好好处理这些障碍,所以才央请你帮忙的。」

 结眼中充满恳求,可是光凭我一己之力也搬不开这些瓦砾,还是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我一个人做不到,先想想其他能做的事吧。」

 「什么嘛──」

 结紧抿嘴唇,故意装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害我忍不住想笑。

 「不过,现在有其他可做的事吗?」

 「我觉得,必须先确认神社内和外时间流动有何不同。」

 「要怎么确认?」

 「我有个想法。」

 虽说想法,其实只是个相当单纯的念头而已。

 验证时间的流速需要耗费一定时间,所以明天才能调查。我们决定明天一早就到神社进行验证。

 于是我们先下山为明日的验证做事前准备。

 「婆婆──」

 我来到已经熟悉的「便利商店」呼唤店长婆婆,婆婆一如既往地、动作缓慢地从里面走出来。我们询问婆婆是否有售验证时的必备用品。

 「有卖计时器吗?」

 想要知道时间流速差异,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两人分别在神社的内和外同时按下计时器,便能知道内外时间相差多少。

 尽管这方法非常简单,但正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方法是正确又有效率的,才会想到这种单纯的作法。

 「有啊。」

 店长婆婆立刻拿出好几个计时器摆在我面前。计时器似乎也分不同种类,而且在这个边陲村庄的奇怪商店里都有贩售,让我更觉得「便利商店」实在太不可思议。不过,由于商店必须兼顾便利性,所以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里真的什么都有卖,什么都不奇怪耶。」

 「呵呵呵,这家店是我们代代相传的骄傲呢。」

 「你是不是想说『尘封已久』?」

 背后传来一个略微沙哑却铿锵有力的男性声音。

 「老头子,你又来干嘛?这里不需要你。」

 「是你这个老婆婆觉得很寂寞好吗?」

 接下来就是婆婆跟爷爷的斗嘴过程。

 两人一来一往,互相说着对方的坏话,虽说如此,看起来仍十分生气勃勃。明明年纪比我们大那么多,却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真的应了那句老话:「越吵感情越好。」

 这一定是雾山村村民之间的零距离相处模式吧。

 不过,他们吵到把我这个客人晾在一旁,我只好放下购买必需品的钱然后离开便利商店。

 「弥一,你买到想买的东西了吗?」

 「嗯,明天开始的调查行动,已经准备齐全了。」

 话说得这么满,其实我只不过买了两个计时器而已。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今天已经来不及调查了,要回去吗?」

 「关于这点的话,结,」

 我严肃地面向结,发现我的正经模样,结也端正坐姿,仔细聆听我接下来要说的事。

 「我有一件事想先告诉你。」

 我想告诉她,有关昨天找到的《雾山古文书》,内容发生了些许变化。我一定没有看错,我认为必须让她知道,过去已发生的事,其实是有机会改变其结果的。

 离开「便利商店」后,我们变更目的地。我想找个可以两个人好好谈话的地方,结却说「想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并主动带路。况且,明明太阳已经开始下山,结却毫不迟疑地再度往山区走去。

 「我们要去哪里?」

 「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地方。」

 结说完便坚定地往前走,看起来应该没有迷路的危机。如果又失踪好几天的话,未免对村民太过意不去了。

 沿着道路继续走,目的地就在眼前。虽然这座山之前我们已经来过好几次,但这条路应该是之前从未涉足过的路线。

 抵达目的地,那是山的一隅有如高台的地方,可以一览村庄和山区深处可见的海洋。

 夕阳缓缓地沉入地平线,彷佛燃烧着我们所在的村庄和整座山峦等所有万物,非常奇幻。

 「好美的景色啊……」

 「嘿嘿,美极了吧!」

 看着结自豪地介绍,我有点想笑。但是,她愿意带我来到她的钟爱之地,我真的很高兴。

 「不过,这里好像……」

 奇怪,这个能将美景尽收眼底的地方,我总有种熟悉的感觉。隐约感觉自己曾来过这里然后发生某些事……

 尽管记忆十分模糊,但不适感一直留在我心中,让我坚信自己的想法。

 「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

 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我暂停思绪。我是有事要跟结说才来到这里的。

 「虽然离村庄有段距离,但我觉得这里适合我们好好地谈话,你觉得呢?」

 「嗯,无从挑剔的地点,风景也很优美。」

 我率直地说出感想,结有些别扭地「嘿嘿」两声,害羞地笑了。

 「好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嗯,关于这个嘛……」

 我犹豫着如何起头,开门见山地跟她说「《雾山古文书》记载的内容发生变化了」,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

 我决定谨慎地、有条理地向她说明。

 「你看过《雾山古文书》的内容吗?」

 「如果是不同时空的话,我看过喔。」

 原来如此,曾去过不同时空的结,也有机会看过古文书的内容。

 尽管时空不同,上面记载的内容应该也是相同的,这点没有问题,我心想。

 「那你记得上面记录的坍方牺牲人数有多少人吗?」

 「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但我当然记得,我就是为了消除那个数字才穿越到未来的。」

 不是为了减少,而是消除。结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愿意有任何牺牲者。

 「人数是『七四八人』。这就是我必须协助的人数。」

 「这样啊……」

 这个数字远胜过我所预想的,不过惊讶之余也让我有所理解。

 如昨晚我思考的那般,假设我们能够改变意外的结局,其结果会即时反映于《雾山古文书》的记载内容上的话。

 到目前为止,结做了许多行动,当然也会更动结果。说不定一○四年前的当下,本该有更多的牺牲者,但随着结采取的行动而渐渐减少了。

 「怎么了吗?」

 「我觉得你真的很厉害。」

 如果我的推测正确的话,虽然我没有确切证据。

 结正在做的就是拯救人命的事。虽然就方法来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数字真的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她的行为或是意志都值得我尊重。只不过,我也觉得她背负着一般少女本不该背负的重责大任。

 即便如此,我仍鼓舞着自己,我就是为了支援她而存在的。只有我能帮得上她的忙,我告诉自己。

 「关于这点,我有话对你说。」

 「哪一点?」

 「关于《雾山古文书》上记录的牺牲者人数。」

 说完,我从随身小背包里拿出《雾山古文书》。

 「你看看这个。」

 我翻开用便利贴标示记有坍方意外牺牲者人数的书页,将古文书递给结。

 「……咦?」

 她明白我的意思,轻呼了一声。

 「五二○人……」

 听见结所说的人数,我也凑近看了看《雾山古文书》。

 如结所说,上面写着五二○人,比我昨天看的人数更少了。这或许就是证明我们今天所采取的行动是正确的。

 「弥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厘清整个状况,但我想一定就像《雾山古文书》上写的一样,坍方意外的牺牲人数已经减少了。」

 「也就是说……」

 「这就证明你的行动真的改变过去了。」

 「………」

 结听完我说的话,低下了头。我不懂她为何有此反应,下一秒她又猛然抬起头。

 「这代表我能救出那些遇到意外的人吗!?」

 「一定可以的!」

 我表示肯定,并且和看着自己的结目光交会。接着──

 「太好了!」

 她的双手捂着脸,声音颤抖地说出安心的话语。

 隐约透出的呜咽声,在在显示了她之前一路走来有多么地不安。

 盯着异性哭泣的样子瞧实在不太好,总觉得有点罪恶,即便如此,我仍觉得现在必须陪在结的身边;于是我略带迟疑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我明白现在应该说点什么,但我又不希望说出俗不可耐的话。

 我的人生经验不足以让我判断现在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正因如此,我只是轻轻地抚着她的头;之前也有人这么对我做过,让我感到平静。

 就这样不知道经过了多久。

 染红世界的晚霞已经消退,夜幕低垂,周围没有灯光,只能仰赖月光照明。

 「弥一,对不起啊。」

 过了好一阵子,结转过来看着我。眼角还是红红的,脸上表情却相当平静。

 「为什么跟我道歉?」

 「让你看到我如此糟糕的模样,我早就决定绝不表现出脆弱,可是一旦放松下来,就克制不住情绪了。」

 「偶尔发泄一下也不错啊。」

 「真的吗?」

 「是啊,在我面前脆弱一点没关系的。」

 我想对结说的是:「你已经一个人努力到现在了」、「今后有我在」。可我没有胆量直接对她这么说,只好用这种暧昧不明的说法。

 「嘻嘻,那我就只在你面前示弱了!」

 虽说在我面前示弱,她却努力地对我展露笑颜。

 这个笑容就是我想一直陪在结身边的原因之一,怎么看也看不腻。

 「明天我们就要展开正式的调查行动了,古文书上的牺牲者人数应该也会继续减少吧。」

 「那我们得使出全力才行了!」

 我们互碰拳头为彼此打气。

 我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棒,很有青春的气息。

 「总而言之,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继续减少《雾山古文书》上的牺牲者人数。」

 「没错,我们也可以借由人数变化来确认我们做的事正确与否。」

 嗯嗯,我点头称是。然后结接着喃喃道:「如果牺牲者人数归零的话,我就可以骄傲地回去了。」

 「天色变暗了,我们得快点回家。」

 「……」

 「弥一?」

 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牵着结的手。即便现在发现了,我也没有放开;尽管觉得对结不好意思,我仍紧牵着她的手。

 回去。

 这句话我始终无法释怀。

 「弥一真是的,突然这么积极呀。」

 虽然她笑着蒙混过去,我却笑不出来。我脑中思绪全都是她回去之后会如何?再也见不到面了吗?

 我不希望变成这样。

 「准备好之后,你就会回到原本的时空吗?」

 「当然啊,我一开始就和你说过了。」

 听到她的肯定回答令我更难受。

 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我却选择视而不见;可是我再也无法继续逃避,翻腾的不安感朝我直扑而来,所以我才提问。

 结的回答十分坚定,无法动摇。无论是洗澡或吃饭的时候,这些事都支配着我的大脑。

 结论出来了。

 我能和结相处的时间是有限的。

 隔天,我吃完早餐后立刻出门。

 我们约的时间比较早,所以我带了午餐。因为不知道今天的调查需要花多少时间,所以我准备得比较齐全。

 「弥一早安。」

 「早啊!」

 本来我还担心她昨晚会不会睡不好,导致缺乏专注力,但一见到结我就知道自己多虑了。她彷佛拥有源源不绝的活力,真是不可思议。

 「那我们出发吧!」

 我们互相点头示意后出发前往山区。

 从树木间洒下的朝阳,越来越活跃的蝉鸣声,为夏天带来朝气蓬勃的气息。我开始觉得只要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其实也很好,或许我已经完全融入这个村庄了吧。

 沿着道路往前走,眼前便出现已经来过数次的「古川神社」。

 乍看就像一堆瓦砾,但仍然散发出奇异的氛围,虽说已经熟悉这个地方,但这种氛围仍然让人不习惯,恐惧令我背脊发凉,我感到冷汗滑过我的背部。

 不过这种程度的恐惧已经难不倒我,像要强调自己的勇敢般,我抢在结之前,率先走到神社。

 「今天的调查主要是想知道,神社内和外的时间到底差异有多大。」

 「嗯。」

 结严肃地听着我解释。

 「作法很简单,我们各自同时在神社内、外使用这个计时器,来确认时间流速的差别。有什么想问的吗?」

 「那个,我没用过计时器,要怎么操作呢?」

 遇到盲点了。结刚到这个时空不久,不太会使用现代的机器。

 我教她两个非常简单的操作方式,开始和停止,结听了后发出惊呼声。虽然我认为一百年前应该也有计时器,但生长在雾山村这种边境地带,没使用过也是无可厚非。

 「只要同时在神社内侧和外侧按下启动就好,可以吗?」

 「嗯,完全没问题!」

 结元气饱满地说着,露出天真的笑容。

 「上次我们进入神社时,没待多久外面就已经过了四天,判断不了究竟有多少时间差,所以我想在神社里的时间尽可能越短越好。」

 「嗯嗯。」

 虽然她看起来不像清楚理解我说的话,

 总之我先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的计画是进入神社的人先待五秒钟就好,在神社外等待的人开始计时,直到里面的人出来为止。」

 「只要五秒钟就好吗?」

 「嗯,一秒太短了,计时器不好操作,五秒的话大概抓得出来时间。」

 「了解!虽然我听不太懂。总之我就进入神社,然后用计时器计时五秒就好了吧!」

 结一边说着,将计时器准确地停在五秒,得意地向我展示。

 「哇!好强!不对啦,你要进去神社吗?」

 「当然。」

 「你感觉不到外面经过多长时间喔,我也没办法保证你的安全……」

 「不用担心。之前我们一起进去一定超过五秒,况且我是这座神社的巫女呀。」

 结的话充满了力量。不知是身为巫女的职责所在,还是幸存下来的责任感使然。但她话中强劲的力量,却让我觉得有些寂寞。

 「好,那神社里面就拜托你了。」

 「嗯,交给我吧!」

 结明明比我更加不安,她的笑容却每每成为我的救赎。把困难的部分交给结,尽管相当窝囊,但我告诉自己,等待也是调查行动的一环。于是我转向结对她说:

 「那么,你进入神社后,门一关上就开始计时。」

 「嗯,我知道。」

 「我这边也会同步计时的。」

 「好。」

 「五秒一到,就要马上出来喔!」

 「嗯。」

 「有什么状况的话……」

 「我可以的!你别这么担心。」

 「喔,好、好的。」

 「我知道你在外面等,难免会担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你做好我随时会出现的准备,乖乖在这里等我。」

 她说完便抚着我的头,和昨天的立场彻底交换了。

 身高不够的结努力伸长手的样子十分可爱,消除了我的过度紧张。

 「谢谢你。」

 「别客气呀。」

 沉默了一会儿后,我们再度视线交会。接下来──

 「那我进去了,虽然只去五秒。」

 「嗯,我在这里等你。」

 说完,结打开门走进神社。

 我们同时拿好计时器。

 下一秒,门发出「喀」一声地关起来时,我按下计时器。

 这是最初的实验,为了揭开「古川神社」的真面目。

 今天一早我们就入山,中午前开始调查,果然,结一时半刻回不来。如我所预期的,神社内外的时间差异相当大。

 时间来到中午,我吃着自己准备的饭团,内心有小小的罪恶感。

 「两个人一起吃一定更好吃啊。」

 我自言自语着。

 自结进入神社已经过了四个小时。

 太阳开始西下。

 今天这样待在神社前面一动也不动,经过半日光阴,我的身体可说是伤痕累累。

 我按时补充着防蚊液,尽管喷了全身,蚊虫还是可以穿过防护来咬我,话说回来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比想像中更消耗精神。尤其是进行没有安全保障的调查时,更是磨人。

 当太阳差不多下山,天空染成橘红色时,突然有了动静。

 远处传来象征不吉利的乌鸦叫声,我凝视七个小时以上的「古川神社」的门喀地一声打开了。结带着和几个小时前没两样的表情,轻松推开立于瓦砾堆中的门走了出来。

 「嗨,弥一。我回来了,虽然我只离开了五秒钟。」

 「呼……」

 我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才进去五秒,外面的太阳就已经下山,这座神社真的太神奇了。」

 我侧眼看着轻松发表着感想的结,终于放下心来。只是我没有想过,这样静静等着,对精神上来说竟是如此折磨。

 「我说结啊,这个调查会让我少活好几年。」

 「的确,只有我一个人前往未来,我这条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唉……」

 结完全不懂我的辛苦之处,发表出这样的感想,让我不禁再度叹气。

 「话说回来,神社里面没发生什么事吗?」

 「嗯──,因为只经过了五秒,我感觉没有什么改变。」

 「那倒也是。」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计时器上显示的时间。

 「怎么样?外面的时间过了多久?」

 结也在意着结果向我提问。

 「顺带一提,我的计时器刚好停在五秒喔。」

 结说完,和早上一样骄傲地秀出她的计时器。时间按得如此精准,可以称得上特技了。

 再来就是我手中计时器的时间了。

 「八小时三分又四十三秒。」

 既然发生这么大的时间差,表示些许差距都会造成莫大差异,三分钟应是容错范围。这么想来,可能神社里的五秒,等同于神社外的八小时。

 以此为依据,我捡起手边的树枝,一手拿着手机打开计算机,将时间差距写在地上。

 也就是说。

 五秒=八小时。

 一分钟=四天。

 一小时=两百四十天。

 一天=十五年又两百八十一天。

 以上就是实验结果。

 「时间流速差距很大耶。」

 「真的耶。」

 两者的差距高达五七六○倍。神社内的时间以超乎想像的速度流动着,透过这个调查,亲眼见识真面目之后,这座神社真是恐怖得令人发颤。

 而我们居然打算要利用这个时间差,我们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禁自嘲。

 「可是,在神社里面只待一天,外面竟然就经过近十六年光阴啊……」

 到了那时,我身边的人应该有的正在顺应社会,努力工作着,又或是已经成家了吧。虽然十六年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感觉很遥远,无法想像具体的画面,可是只要在这里面待一整天,周围的一切就会变成那无法想像的未来。

 这个神社里发生的时空跳跃,便是彻底抛下「现在」这段时间。

 「……」

 我只不过是和家人有些争执,在家里待不下去,一心想要离家出走而来到雾山村,但我实在无法想像十六年不回家。

 「怎么了,弥一?你是不是害怕了?」

 我的视线转向身旁,看见结正打趣地对我说。

 这个纤细的少女,穿越一百年来到现在,为了拯救过去,她暂时将过去抛下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很厉害。」

 在这种时间流动里,面对结的境遇,我总是不断反覆思考。

 被迫抛下所有一切,即便如此依旧想力挽狂澜。

 她愿意独自一人行动的强大意志。

 「你、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真心这么觉得。」

 「虽然听到夸奖很开心,但当我的面直接说,害我不好意思了。」

 嘿嘿,结挠了挠脸,脸上浮现一抹红晕。

 我想为她付出更多力量。同时我也思考着如果真的可以借由这座神社回到过去的话,到时候我该做些什么事。我满脑子都想着这些事。

 我只是想要看见结的笑容而已。

 总之,现在就先为我们的调查及验证获得成功感到高兴吧。能够得知神社内外的时间差距,对我们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成果。

 当我暂时停下脑中翻腾的思绪,却瞥见结十分坐立不安的样子。

 「弥一、弥一。」

 「怎么了?想上厕所吗?」

 「才不是!再说了这种事情不需要向你报告吧!」

 她的吐槽十分犀利。

 「那是怎么了?」

 「你今天有带《雾山古文书》吗?」

 「嗯,带了。」

 「确认一下人数吧!」

 原来如此。她一直挂心着这件事。

 我们今天更清楚了「古川神社」的构造,无疑是一大进步。所以的确需要确认一下《雾山古文书》的内容。

 「我看看喔,结果会怎么样呢?」

 我们一起凑近看着已翻开的《雾山古文书》。虽然这地方只能仰赖月光照明,有点克难,但依然能靠肉眼看清。

 内容有所改变,牺牲者人数减少至四六六人。

 「你看这个!」

 结的声音难掩兴奋。

 「弥一!变少了!太棒了,虽然人数还是很多,但真的又变少了!」

 「没错,真的变少了。」

 果然,这本古文书所记载的内容变化,表现着我们做的事情是否正确。我们的准备越齐全,牺牲者的人数便会减少。等到万事俱备,或许就能达成结的目的。

 虽然这仅是我的猜测,但并非全然不可能。

 「只要我们继续努力,一定能让牺牲者人数归零的。」

 「嗯、嗯……弥一,谢谢你!」

 结止不住笑意,开心地和我击了好几次掌。

 我也开心地回应着她。

 只要一步一步往前进,就能看见终点。因此重要的是确实做好每件该做的事。

 自那之后过了三天。

 我和结约了哲也和小雅,告诉他们我们正在执行的计画。

 有关《雾山古文书》内容会变动的事、结的真实身分及目的等事,我只字未提,只告诉他们「古川神社」是一个可以穿越时空前往未来的地方。所以「古川神社」的存在,正是这个村庄流传着的神隐事件背后的真相。

 我和结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找出回到过去的方法,也就是清除神社后方那堆瓦砾。由于这光靠我和结的力量实在解决不了,即便他们知道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影响,所以我想寻求他们的协助。

 「终于啊。」

 「终于?」

 「因为我和哲也,一直在等着你们两个人主动开口啊。」

 哲也和小雅一致说道。他们早就发现我和结正在策划着某事,但在我们主动向他们开口之前,他们不打算过问及干涉。

 「不过,没想到神隐的真相竟然是时空穿越。」

 哲也平淡地说着,而小雅似乎仍有些难以置信。

 「话说回来,弥一和结失踪的原因,就是因为在那座神社里躲雨吧。」

 「就是这么回事。」

 结代替我回答。相较于我,花了好久时间才能习惯那座神社的特性,不愧是哲也,接受事实的速度快得令我佩服。

 「可是神社周边的瓦砾太多,阻碍你们调查的进度,所以需要我们帮忙对吧?」

 「真不愧是牙牙!这么快就懂了。」

 或许是同住一个屋檐下,两个女孩的关系相当亲密。之前小雅每次听到牙牙这个昵称都会不高兴,现在则是大方接受了。相比之下,我和哲也在家里依旧很少互动。

 「那我们赶快去神社看看吧。」

 哲也率先发话,我们四个人第一次一起前往「古川神社」。

 哲也和小雅同时发出惊呼声。

 两人都看到「古川神社」毁坏的样子了。我之前曾经想过,该不会这座神社是只有我和结能看到的幻影吧,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我甚至有时会想,如果真的是幻影的话,对我们来说反而轻松多了。

 「没想到还有这个地方,我之前完全不知道。」

 「没错,我也没听说过。身为村长女儿,自己对这个村庄瞭若指掌,我一直颇为自豪的。」

 两人说着类似的感想,接着开始谈论神社的现状。

 「不过这神社的状况未免太糟糕了。」

 「没错,已经不堪使用了。」

 小雅一边说,一边好奇地伸手去碰,还维持着大门模样的门板。

 「等一下。不可以打开!」

 我反射性地制止小雅。

 小雅似乎感受到我话里的怒气,立刻说了「抱歉」并缩回了手。或许我的口气稍嫌强硬,自我反省之余,也是因为我熟知这座神社的危险性,才更不能让他们做出危险的举动。

 「那只要我们四个人把这堆瓦砾山清掉就行了吧。」

 哲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主动开口说道,我也趁机开始行动。

 「没错,尤其是神社后方得麻烦你们特别加强处理。」

 「交给我吧。」

 听见哲也可靠的回答后,我们开始动手清除瓦砾。我和哲也负责移动大块石头,结和小雅则是在一旁协助我们。

 如同我们所预料的,一天之内无法清除完毕,最后我们总共花了三天的时间。

 我和哲也一起努力搬开瓦砾,中途休息时可以吃到结和小雅亲手做的饭团及装在保温杯里的味噌汤,感觉真的是赚到了。

 「弥一,你还醒着吗?」

 没错,清除瓦砾作业结束的那个晚上,哲也第一次在家里主动向我搭话。

 基本上这个村庄的村民都早早就寝,静谧的深夜时刻,哲也突然出现在我借用的客房里。

 「真难得你会来找我,怎么了?」

 「有些话想对你说。」

 说完,哲也在我身旁坐下。

 「首先,我要为邀请你来这个村庄,却没能好好带你参观这点道歉。」

 哲也似乎很介意,两人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没什么交集。

 不过每位村民对我都很亲切,而且还遇见了结,度过一个有趣的暑假,至少比我尴尬地留在家里来得有意义。

 「你也挺忙的,不用在意。」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暑假前半段他忙着当村里孩子们的大哥哥,准备试胆大会;后半段则以代理村长的身分筹备着「祈丰祭」,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小雅会担任巫女,我必须在旁协助她。」

 「小雅担任巫女……」

 小雅只要不说话,便是一副温柔婉约的样子,穿着巫女专属的和服为祭典祈祷,我想那姿态一定很美。而且以前世世代代承袭巫女的「古川家」已经从这个村庄消失,改以管理村庄的家庭来继承巫女之职,我觉得相当合理。

 然而,过去担任巫女的古川家女子,竟然以「旅人」的身分躲在村长家里,这或许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我如此想着。

 「这就是我最近忙碌的原因。」

 可是,我觉得这并非哲也来找我的真正原因。我主动询问他正题。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啊,对。」

 哲也回答后,停顿了一会儿。这个停顿不像是为了喘口气,而是感觉他有些紧张,我觉得哲也应该有些难以启齿。

 「是关于结的事。」

 「关于结?」

 哲也在这个时机点特地找我说话,我本来就觉得应该是有关神社或结的事,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件事。

 该不会是想知道结的真实身分及目的吧。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

 「我和你,『以前』都见过结。」

 哲也突然说些不明就里的话。

 结是「旅人」,利用古川神社进行时空穿越,本来就和我们不是同一个时空的人。说我们「以前」见过她,未免太荒谬了。

 「前阵子在欢迎你的餐会上看到她时,我也吓一跳,怀疑自己看错了。但是我没看错,在我记忆中,那独特发音的名字和她的容貌,怎么可能忘得掉。结小姐,她的样子,和之前我们见到她时『丝毫没有改变』。」

 难道你忘了吗?哲也疑惑地问我。

 「你说以前,可是我只来过这里一次而已……」

 「就是那个时候啊。那时我们才刚上小学,你不是从山上的高台坠落,还受了伤吗?」

 过去唯一一次造访雾山村时,我受了伤。我脑海中的确有这段记忆。

 虽然我记不清当时究竟发生什么事,导致我从山上的高台摔下来而受伤。

 不过,在那场意外中我竟然只有受伤,没有生命危险,堪称奇迹。最主要的是,当时我年纪尚小,若完全没有抵抗,一定会直击地面而死亡。

 可是──

 我得救了。

 有位女性伸出了援手。

 对当时的我来说,那位姊姊给我留下了非常温柔和勇敢的印象,自然地,她成为我所憧憬的对象。虽然我不记得她的长相或身高,但她的歌声和我的梦想息息相关,更重要的是她救了我一命,从此在我的记忆中,她便一直是我崇拜的对象。

 这个夏天,我因为自己的梦想──「想要成为作曲家」而和父母争吵,我想亲手将留在我脑海中的片段旋律谱成曲,更重要的是,我想将我从音乐中得到救赎的心情,分享给其他人知道。

 「那时候,救你的人就是结小姐。」

 哲也如此说道。

 一直把救命恩人当成憧憬对象的我也没有察觉到的事情,哲也却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这个夏天,我憧憬的她,近在咫尺。

第五章 时间、记忆与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