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时间、记忆与决心

第一卷  第五章 时间、记忆与决心 瓦砾清除作业结束后,「古川神社」境内变得开阔许多。

 我和结一起绕到神社后方,一直盯着那扇之前隐藏在瓦砾下的门。

 「这样就能回到过去了吧?」

 我本来想要立刻和结讨论,关于昨天哲也告诉我的事情,但现在有更优先的事情要做,我把心思集中在神社上。

 「一定可以的!准备好了吗?」

 这次的调查,我也会一起进入神社里。

 与前次不同,回到过去的时间点,我不能在外面枯等。况且如果结一个人回到过去,过去的我并不知情。因此如果要验证是否真的能够回到过去,必须两个人一起进行。

 确认好现在的时间,这次的实验重点在于确认时间流速是否和前往未来时相同,以及是否真的可以回到过去。

 「走吧,弥一。」

 「嗯。」

 「不用担心,我们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你说得对。」

 结露出笑容,我也报以微笑。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大。

 然后,我把手放在散发着诡谲气息的门把上,开了门。

 神社后方的入口与前面没有不同,室内装潢也是常见的熟悉风格。

 我们两人一起准备好计时器,虽然只进来五秒,紧张的感觉却挥之不去。五秒过后,我们马上出去,回到村庄确认日期和时间。

 「那我关门喽。」

 「好。」

 我和结共享想法后,专注地操作计时器。

 我们关上门,时空穿越即刻开始。

 「一、二、三。」

 我们出声读着秒数,五秒不过是眨眼之间,当两人的声音同时数到「五」时,用力伸手推开门。可是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奇怪?」

 我使劲推着门板,却毫无动静。无论用了多大力气,无论怎么推拉,门板依旧不为所动。

 发现我的异状,结担心地看着我。

 「你放心,一定打得开。」

 我现在只说得出这种没有根据的安慰话语。

 「结,过了几秒!?」

 「四十八秒了。」

 外面已经过了三天以上,如果不快点离开这里……

 「呼、呼……」

 焦躁让我的心跳加速,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但我仍没有减弱开门的力道。

 随着神社内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外面的时间也大把大把的流逝。这个事实使我的焦躁更甚。

 由于我们第一次从后方的门进来,根本无法确定此举是否真能回到过去,抑或是前往未来?

 「弥一、弥一,经过两分钟了。」

 「没事的……」

 神社内和外温度不同,明明不热,我却汗流不止。「得快点采取措施」的焦躁感充斥在我心中。

 在我思绪打结时,感觉有人拉着我的衣服。原来是身旁的结抓着我的衣角。

 我转头看结,和她对视。

 她的眼神里夹杂些许紧张和害怕,但也有对我的信任,这样的眼神足以成为我继续努力的原动力。

 我必须守护她。哲也告诉我,结以前曾救过我,如果这是事实我必须对她表达感谢;即使她没有救过我,我也依然会守护着她。

 结果,突然间,门板毫无阻力地开启了。彷佛有人从外面开了锁。

 「终于出来了!」

 「哈啊──」

 两人都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关在神社里时的焦躁感真的非常可怕。

 「不过,为什么会突然出不来呢?」

 「我也想知道呢。」

 而且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打得开门了?神社内外是否发生了什么问题呢,又或是有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必须在这个时间点才能离开神社。总之我觉得这座神社有一股强烈的意志,企图让我们无法离开神社。

 「总之,我们先回村里吧,等等再讨论。」

 结顺从地点头附和我的提议。

 「太阳已经下山了耶。」

 「是啊,不知道我们经过了多久时间。」

 话说回来,是不是真的已经回到过去,还是个疑问。

 走近村庄,感觉比平时夜里的雾山村更为嘈杂喧闹。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活动,还是忙着寻找失踪的我们呢?计时器上的时间已经经过两分半钟,依照公式,外面的时间应该已经过去十天以上。我们离喧闹处越近,村庄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听起来大多是男性的声音,感觉和那时他们寻找我们时的场景十分雷同。

 心里这么想着时,看见了哲也。各自确认彼此后,我举手向他招手,哲也却一副怒气腾腾地朝我走过来。

 「哲也,怎么了……」

 「你们到底跑哪去了!?」

 话还没说完,哲也的声音盖过了我。

 哲也展现的焦躁感,和我方才困在神社内的明显不同,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急迫。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发生什么事了?」

 听见我的回答,哲也依旧一脸强硬,怒气腾腾地说道:

 「弥一,你说什么啊?」

 「……」

 「你们两个这四天跑到哪里去了?!」

 这句话,之前也在同样的情况下,从哲也的口中听过。

 这四天。哲也是这么说的。如果我和结成功回溯了时间,至少应该也失踪了十天才对,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确认过所有浮现于我脑海中的可能性,然后问了哲也一个最单纯的问题。

 「现在……是几号、几点钟?」

 哲也给我的答案是近两周前,我和结第一次进出神社的日子,也就是之前我们失踪回归的那一天。

 以结果论,我和结成功回到过去了。

 并且,计算在神社内滞留的时间与回溯的时间,可以推算出回到过去与前往未来的时间流速是相同的。

 「不过,当时为什么出不来呢?」

 关在神社里大约三分钟时间。虽然我们一直在想到底为什么出不来,但还是想不出任何原因,或许是神明的神来一笔吧。

 总而言之,先确定我们可以透过神社回到过去就好。

 之后,我和结讨论好,要尽可能地还原之前做过的事情。和上次相同,我为失踪事件到处向大家道歉、去找村长解释,然后为了助结一臂之力而取得《雾山古文书》。这段期间,我和结当然也是分开行动。

 因为抱着如果改动了原本的过去,未来不知道会变得如何的危机意识,我们有意地沿着过去的轨迹,再度过一次相同的日子。

 我觉得自己还原得挺不错,也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过去的生活真的是一成不变。拿到《雾山古文书》之后,接下来就请哲也与小雅帮忙搬开「古川神社」境内成堆的瓦砾。

 不过,这当中有两个和之前明显不同的地方。

 「结,你看看这个。」

 现在是之前我偶尔在晚上遇到结的时间点,就是她以「少知为妙」的理由拒绝我帮忙的时候,这次我利用这个时间和她交换资讯。

 说完后,我将《雾山古文书》递给结。

 结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无须我多说,结就直接翻到了该页面,看见了牺牲者的人数,结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后,眼睛睁得更大了。

 「咦!六十八人?」

 「似乎是这样的。」

 很明显的,《雾山古文书》上记载的人数减少了。而且比起第二轮时间所看的《雾山古文书》上记录的数字少了好几倍。这是否证明了,我们选择回到过去的举动也是正确的呢?

 况且有异动的地方不仅牺牲者,原本记载的「吞没半数以上村民的惨痛意外」变成了「不幸中的大幸,如此严重的意外,死伤人数仍在少数」。

 「好神奇,竟然少了这么多……」

 「就差一点了,你已经拯救了几百位村民了!」

 结每次看到《雾山古文书》上的人数变少时,都会这么开心,而这次的变化明确地接近目标,让她更加喜悦了。她浑身颤抖,发不出声音。

 「不过,可不能这样就满足了,要让牺牲者人数归零才行。」

 然而结没有因为这个好消息而自满,坚定地表示自己的目的。绝不妥协的态度,让我觉得她真的好帅气。

 「你说得对。」

 「还差一些些,还要拜托你了。」

 「啊,好的。」

 还差一些些。这句话在我心里深处染上了一层阴影,薄薄地却确实存在着。

 这是第一个变化。

 还有另外一个变化。

 事情是突然间发生的。

 当我和结以及来帮忙的哲也、小雅正在进行清除瓦砾作业时,我们和上一轮时间相同,掌握要领地进行清除作业,丝毫没有拖延。

 或许是我们的行动一直都很顺利让我大意了,虽然搬重物的主力是我和哲也,但此时女孩们也跃跃欲试。即使力气不如男性,结和小雅也都努力搬开障碍物,让我大感佩服,可是结手上的东西不小心碰到了附近堆积的大块瓦砾,撞到支撑着某物的柱子。

 然而那根柱子因轻微的碰撞力量而改变了受力方向,换句话说,发生不幸意外,承载着重量的瓦砾朝着结笔直地倒了过去。

 「──危险!」

 我为什么可以反应得如此之快呢?

 因为我一直挂心着她,视线一直随着她的身影的缘故吗?还是因为刚好我在她附近,当眼前发生危险状况时,身体下意识地动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似乎每一项都有可能,我想借机称赞一下可以瞬间移动身体的自己。

 我推倒了结,用身体当成盾牌,完全覆盖住她的身体。

 紧接着,我的身体顿时感到疼痛,疼痛感稍微延迟地传递到大脑,我的意识就像突然关上电灯般暗了下来。

 我觉得自己在作梦,却如梦似真。

 奇妙的漂浮感,像是作梦独有的感受,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的身体似乎真的浮在空中。

 只不过,虽说是浮在空中,应该说是有莫名重力加在我身上,让我的身体垂直往下掉,漂浮悬空的说法并不正确。

 我知道自己正面临着突如其来的死亡威胁,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下一刻我就会粉身碎骨吧。

 然而,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作这个梦。

 当我几乎接触到地面时,趋近死亡的气息却像无事发生般地消失了。

 强力撞击下,虽然身体感到疼痛,但我的寿命尚未到尽头,感到疼痛时,柔软的触感包覆着我的身体。

 原来啊。

 这既是我作过的梦,也是我之前曾经历过的真实记忆。

 那是迄今约十年前,我第一次造访雾山村所经历过的坠落意外。我和哲也与小雅在高台上玩,不幸的,因下雨导致脚滑而失足坠落。我至今仍清楚记得那从我头上传来的,两人的尖叫声。

 即便如此,我活了下来。

 虽然受了点伤,但都不是致命伤。

 有人救了我一命。是一位女性。

 我不记得她的名字及容貌,尽管一直作同一个梦,她的表情总是像蒙上一层雾,看不清楚。但她确实救了我一命。

 「没事吧?」

 她出声询问我,声音听起来十分舒服。

 「我、没事……」

 坠落时身体承受的撞击,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并不顺畅。我喘着气回答,身体的深处、肺部以及遭到撞击的后背皆疼痛不堪,令我不禁发出悲鸣声。

 「抱歉,你不用出声,放轻松就好。」

 她看着我痛苦的表情,温柔地安抚着我。

 我睁开眼睛,想看看她的样子。慢慢地,等眼睛适应光线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宽广的天空布满了厚重的云层,天空不断落下的雨滴,使我无法顺利地睁开眼,但我仍用力撑起眼皮,看向照顾我的女性。

 她就是救我的人啊。

 她为了救我,弄湿了一头黑色长发,还有和服。

 不过即使狼狈,仍掩盖不住眼前这位女性的美。无人可亵渎的纯白肌肤,深不可测的漆黑透亮双眸,我的目光完全无法离开她。

 「真的没事吗?」

 从一双好看的嘴唇中吐出的字句,句句都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之前一直看不清楚的表情,现在却清晰地浮在眼前。声音、长相甚至于举动,彷佛深深地烙印在我记忆中一般。

 我以前好像在哪里看过这女孩……

 「那个……方便请教你的姓名吗?」

 我费尽全力,好不容易吐出这句话。明明有其他许多该说的话,但我仍忍不住想问。

 「我的名字?」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她看起来有些疑惑;温柔的她仍立刻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的名字是结。连结人与人之间,缔结缘分的结。」

 没错,是结。

 我知道这个名字。

 结、结、结、结、结……

 对我而言,这个名字属于对我来说无比重要之人。

 没错,她真的救过我。感谢之情与如今高涨的情绪蜂拥而上,我期盼着能够即刻见到她。

 于是,我在心中无数次地唤着她的名字。

 结──

 「结──」

 突然间,我恢复了意识。

 我被自己说的梦话惊醒。

 才清醒的我想要起身,只是稍微移动一下身体,却感到身体各处传来刺骨的疼痛。

 「呜……」

 我痛得说不出话来。

 「哎唷,叫女生的名字叫得这么亲热呀~」

 说话的人是真知子阿姨,我人躺在借住的客房里,她应该是留在这里照顾我。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我清楚自己伤得不轻。

 「真知子阿姨,请问是你帮我包扎的吗?」

 「不是啊。」

 「那是谁帮我……」

 听我说完,真知子阿姨站起来说道。

 「是你刚才口里拼命叫唤的那个孩子喔。」

 接着我就看到结站在一旁不远处。

 原来,结又再次救了我。

 「事情就是如此啦,你们两个慢慢聊。」

 真知子阿姨说完,快步地离开房间。

 「……」

 「……」

 空气中笼罩着令人焦躁不安、略显尴尬的沉默。

 该说些什么呢?我昏睡时,好像一直叫唤着结的名字,害我现在感到不太好意思。

 正当我觉得苦恼时,结先开了口。现在这个声音是我听过所有她说的话之中,最没有自信的一次。

 「弥一……」

 「嗯。」

 「弥一……」

 「我在听。」

 「我还以为你会死掉,我真的、真的好害怕。」

 「我懂。」

 「我不想你因我而死,我还想和你继续在一起。」

 「……我明白。」

 「你昏迷时,我一直在想这件事,你一醒过来,我才安下心来……」

 她的声音颤抖着,即便如此她仍对我「嘿嘿」地笑着。

 「谢谢你救了我。」

 「真是千钧一发呢。」

 「你保护了我,我很高兴喔。」

 「太好了。」

 「不过害你受伤了,对不起喔。」

 「没关系的。」

 是的,真的没关系的。

 希望自己可以帮上结的忙,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因为是你救了我这条命。

 「因为,你也曾救过我一命。」

 「什么……」

 她虚弱的声音中,混杂着一丝惊讶。

 她双手捂着嘴巴,表情满是惊讶,即使我不看她也能感受得到。

 「弥一,你是说……」

 「我一直想不起来,当时救我的人到底是谁。」

 那个让我从此有了未来,能自由活动身体、自在呼吸的人。一直以来我都忘了、想不起来了。记忆中隐约只记着曾经有人救过我而已。

 「我啊,这个夏天逃来了雾山村喔。」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告白,结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的梦想是成为作曲家,想要作出能够深入人心的歌曲。因此,我为了追梦,每天都很努力,但我父母却不同意。」

 他们总是说「做这种事没出息」、「只有少部分的人才能靠作曲养活自己」,或是「有那个闲工夫,不如认真读书考个好大学」之类的。我父母就是那种帮我安排好一切或说是强制要求我做事的家长。

 所以,我逃避现实,离开那个令我窒息的环境,如许多故事的主角一样,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所以来到雾山村。

 「而且,正是之前命悬一线时获救的经验,成为我开始作曲的契机。要不是当初有人救了我,我也不会有现在,这种想法一直盘踞在我脑海中。后来发现,我也希望透过自己创作的曲子能够间接地向某某人伸出援手。」

 说完,我奋力撑起疼痛的身体,挺直了上半身。

 「唉!你坐得住吗?」

 「可以的,这种程度没问题。」

 虽然疼痛比我预期的严重,但一想到没有被送到医院就觉得好多了。

 坐起来才能看清结的样子,我仔细地看着她的眼睛。

 「结,听我说,」

 「……」

 「我才要谢谢你救了我。」

 「……」

 「大概十年前,如果当时你不在现场,我想我已经没命了。但你让我活了下来。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出现,但救我一命是千真万确的。」

 「真的只是巧合,我碰巧去到那个时代,因为那起意外,我对雨天比较敏感,觉得在意,走出神社一看,刚好就发现你这个遭遇危险的孩子。」

 而且,结接着说道:

 「一开始我没认出来那个孩子就是你,当我想起来时,又想着还是不要勾起你受伤的回忆比较好,所以就没提起了,抱歉啊。」

 「即便如此,我一样感谢你。」

 「嗯,当时救了你,又能和你重逢,真是太好了。」

 这一刻,想必就是我们的重逢吧。

 跨越时空,奇迹般地与救命恩人重逢。

 那座神社的确可以加速时间流逝,我仍感到害怕;但也能像这样引发奇迹。正因如此,知晓此事的结才会对神社寄托她的愿望。

 「所以呀,虽然称不上报恩,但我真的很想帮上你的忙。一定是我下意识地在意你的事情,才会产生这种想法。」

 「在意到连梦中都喊着我的名字吗?」

 「啊、嗯,也是啦。」

 「呵呵,不过你梦到我,又说梦话喊我的名字,我不觉得讨厌喔。」

 结有点害羞地说,看起来非常可爱。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一紧。

 这感觉和身体受伤的疼痛完全不一样。是来自身体更深处的位置,如果真的有「心」这个器官,这番话就像温柔却紧紧地抱着我的心。

 啊,原来啊。

 我喜欢上结了。

 起初在神社见到她时,尽管疑惑着为什么一个花样少女会睡在这种地方,还将她背回村里,但那时我就已经觉得心情莫名地高涨。之后受到她的容貌吸引,又感受到她亲切的个性,并且亲眼看到了她有着强烈意志去保护重要的事物,不管自己多累也会坚持下去。再加上她是我多年来怀抱憧憬的救命恩人,我不是迟钝的人,不难发现自己对她的好感。

 「弥一,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当我从思考的泥沼中挣脱出来时,那个我确定喜欢的人正凑近我的脸。

 「没事吧?还是很痛吗?」

 「啊,对,虽然很痛,」

 「怎么了啊?」

 「啊──就是,」

 比起身体疼痛,我觉得我的心脏跳动的速度比较需要担心。

 「你离我这么近,害我很心动,这样。」

 「……」

 我的本意并不是想要将内心的想法说出口。我感到自己的脸颊迅速地发热。

 「哎呀,说什么呢,害我也跟着不好意思了。」

 「抱、抱歉。」

 不过,发现到自己对她产生好感后,突然不记得之前自己是怎么和她相处的,无论是说话的方式以及距离感的拿捏都不太对劲。接下来该怎么做呢?虽然说只要保持正常就好,但怎么做才是正常呢?

 「啊啊,你刚刚跟我说什么?」

 我开始语无伦次了,心慌意乱得相当明显。

 结听我说完,先是歪歪头,接着笑个不停,似乎理解这句话的奇怪之处。

 既然已经让喜欢的人露出笑容了,那就算了吧。我自暴自弃地想用正面思考来摆脱羞耻心情。

 笑了一阵后,她用食指擦拭微湿的眼角。

 「我刚刚啊,是在说明你的伤势。」

 好像是挺重要的内容。至少,是我这个伤者本人该仔细听的内容。

 「你的骨头没有断裂,但是因为受到了严重的撞击,所以需要静养一段时间。特别是右脚的伤势比较严重。真知子阿姨小姐是这么说的。」

 结模仿真知子阿姨的口气,向我说明伤势。

 不过,脚伤这么严重的话,就很难帮上结的忙了,我不想变成这样。

 「呃啊!」

 我想看看脚伤的情况,轻轻地使力后,从右脚传来的疼痛一直蔓延到身体中央,我切身体会到,这真的得好好静养才行。

 「你安心养伤。」

 「可是……」

 「我很高兴你能为我着想,但我害你受伤了,所以不能让你继续陪着我。」

 听到她满怀歉意的话语,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

 「每天我都会像这样,该怎么说呢,来照顾?探望?你的,所以你要好好地静养喔。」

 「……好。」

 这种被告诫的感觉,让我不想乖乖点头,但也只能顺从她的意思。现在的我对她来说只是累赘而已。

 「不过,结你千万不要勉强行事。」

 「嗯,我知道。况且瓦砾已经清除干净,这么一来,那座神社就没什么事可做了。」

 「那就好。」

 可是,如果在那座神社该做的事都已经完成,当结达到她的目的,改变了《雾山古文书》内容之后,她会怎么样呢?

 「我会再来看你的。」

 「好。」

 「真的谢谢你救了我。……你真的超帅气哟!」

 她边说边害羞地笑了,说完她便离开。

 只不过,听见值得高兴的话,我现在却高兴不起来。

 我终于明白「喜欢」这种感情有多麻烦了。

 我绝对不想和结分开。

 从疼痛感不难想像伤势有多严重,果然这身伤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痊愈的,真知子阿姨强烈要求我乖乖待在房间里。

 足不出户明明是我的强项,但现在这种浮躁的感觉,也是因为我满脑子都想着结吧。

 如她宣言般,每天都来看我。

 她带着从「便利商店」买来的零食,也和我分享和村民间的生活趣事,努力为我排遣无聊。

 对我而言,这段时间是我的快乐时光,这个能够享受到结关心的空间,也变成了一个舒适的环境。可是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想和结多相处一些时间。

 「弥一。」

 「哦!哲也。」

 「你伤势怎么样了?」

 「还是一动就痛啊。」

 哲也有时也会来看我,应该说,不只哲也,小雅和那群一起跑跳的孩子,还有见过几面的阿姨;只要听说我受伤的人,大家都来探望我。

 说实话,如果我在故乡受伤或是生病了,我想不到究竟有哪个朋友会来探望我,如果问我会不会感到寂寞,我倒是不觉得。高中生大都是这个样子的。

 我只是想说,这个村子的村民们个个都很温暖。

 「不过,似乎比一开始好多了。」

 「托你的福。」

 特别是哲也,自己也浑身是伤,但他还是会协助我贴药布等事。

 「说到结,现在白天都会以那座神社为中心点,四处走访那座斑驳的山。」

 「这样啊……」

 并且,他自然清楚我在意的事情,会告诉我结的动向。

 可是,当他告诉我「以前救你的人就是结」时,我却只回了「是吗」,其实我并不清楚哲也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

 「虽然看不出来她在做什么,但应该没什么危险。」

 「我也有告诉她,别做危险的事。」

 不管她做什么,一定都是为了减少牺牲人数而做准备;仔细地检查山中各处,或许也是在具体地思考,等回到原本的时代时,要如何引导村民逃生。

 突然想起《雾山古文书》不在我手边,一定是行动中的结带在身边,随时确认牺牲者人数吧。

 等文书上记载的牺牲者人数降至目标的零人时,结的任务就完成了吗?如果任务完成了,结又会变得如何呢?

 现在文书上已经更新的人数,不正是结无须回到过去便已拯救成功的人数吗?那么,结应该可以就这样留在我生长的时代了吧。

 这种自私的想法充斥在我脑中,即便如此,当我察觉这些都是自己的愿望时,感到十分不安。

 尤其像我这样时间一大把又处于动弹不得的状态下,这些想法更是挥之不去。

 「弥一。」

 哲也认真地注视着我,不知道他是否清楚我的烦恼。

 「……」

 「只要记得,别让自己后悔。」

 「知道了。」

 「当然,考虑对方的感受很重要,也必须尊重对方的想法。不过,不能正视自己感受的人,是无法珍视他人心情的。」

 「所以,」哲也强硬地说。

 「别漠视自己的感受。」

 「……嗯。」

 这是我现阶段能给的最好回答。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心情,至少,我没有哲也那般成熟,不分场合总能冷静地判断事物。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察觉到自己对结的喜欢,而我还没有适应。

 我的心情是什么呢?

 我在想些什么,又应该把什么放在最优先的位置呢?

 我最大的愿望,到底是什么事呢?

 感觉越是认真想,答案就离我越远。

 「弥一!牙牙拿烟火过来了!」

 因为我受伤不方便活动,他们为我准备了不需移动就可以欣赏的烟火秀。

 这也是小雅的计画之一。

 「小雅,这是什么突发奇想?」

 「我只是觉得你没办法参加的话,实在太可怜了。」

 小雅为了掩饰害羞,故意用挖苦的说法,但哲也与结不能接受她这种态度。

 「她明明就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怎么让你轻松地参与活动。」

 「其实呀,是牙牙主动提出『放烟火的话,弥一应该可以参加吧』的。」

 两个人一人一句,说得小雅满脸通红。

 我心想,哲也和结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可以调侃小雅的时刻。

 「不过还是谢谢你,我也觉得一起放烟火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诚恳地道谢,可是小雅却转过头去不看我。

 然而,烟火秀意外地令我很开心。除了大家贴心地考虑到我的心情外,像这样四个同年纪的人一起放烟火,很有青春气息,我的心情不由得兴奋起来。况且,今年夏天还没做过什么有夏日气息的事,从这意义上来说也是不错的;目前顶多就是协助准备试胆大会,虽然后来因为豪雨破坏了道具不得不停办;以及在便利商店买刨冰吃而已吧。

 「话说回来,这也买得太多了。」

 小雅手上的烟火,虽然可以粗分成手持型与放置型两大类,但其实种类多到不胜枚举。

 「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所以她把『便利商店』里卖的所有种类都买来了。是不是呀,牙牙?」

 「别说了!!」

 小雅一直受到调侃,整张脸红通通的,终于举白旗投降。

 「不过,有这么多就可以玩得尽兴了!」

 「弥一必须小心伤势,坐着玩就好。」

 都特地出声提醒我了,没办法,大家辛苦为我准备一切,现在只能乖乖听从他们的话。

 「来吧!放烟火喽!」

 随着吆喝声,哲也手上拿着打火机,取出几支简单款的手持烟火,然后全部一起点燃。小雅也模仿着哲也,双手拿着烟火绽放着笑容。「这种时候哲也真像个小孩呢。」小雅说道。

 「我们也来玩吧。」

 「好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烟火呢。」

 「是这样的吗?」

 「嗯,虽然和我那个时代的烟火外观很像,但当时没有这么多颜色呢。」

 结说完,兴奋地拿着手持烟火给我。我为了不造成身体的负担,坐在缘廊参与活动。

 柔和的微风,吹拂着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在这么有气氛的空间中玩着手持烟火,让我真正地享受着夏天的美好。

 哲也和小雅一人拿着好几支烟火,努力地想要拼出星星的形状。

 「弥一、弥一!」

 陪在我身旁的结,开心地呼唤我,然后拿着色彩缤纷的烟火,在空中写起字来。

 「你要仔细看喔!」

 火光及燃烧的烟所形成的文字,在我脑中渐渐成形。

 这是……写喜雚欠吗?当我在想写的是什么字时,她又加上了「你」字。喜雚欠你……

 「咦?」

 结「嘿嘿」地笑着,看着我惊讶的脸,一脸满足的样子。

 那几个字,应该是「喜欢你」没错吧。

 我有点心慌,手上的烟火掉到地上。

 「弥一你干嘛?发生火灾的话怎么办!」

 小雅念了我两句,可是我哪有办法?因为我喜欢的人,正疑似对我告白嘛。

 可是结的表情完全没有不好意思,或许是我的大脑擅自做出来的幻觉。

 接着就是施放各式各样的烟火。

 开心地玩毕手持烟火后,她又尝试了火花类及旋转类烟火,各式新颖的烟火,让结的眼中充满了好奇。

 而且,我们没有事先预告就点燃爆竹,使她惊呼了一声,我和哲也、小雅三个人笑成一团。

 「你们不要欺负我啦!」

 结说完,露出了符合年龄的天真笑容。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如果这么和谐的时光,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夏天结束后我就要回故乡去了,虽然不知道结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我仍单纯地希望能够尽可能地延长现在这段时间。

 「只剩下这些了呢。」

 那么大量的烟火也已所剩不多了。

 最后还是得用手持烟火收尾才行吧。

 「那是关西常见的烟火──Subo手牡丹吗?」

 结提出疑问,哲也佩服地点着头。

 「这么古老的名称你也知道啊,顺带一提,在关东地区好像称作长手牡丹。」

 一边说着小知识一边拿出来的烟火正是线香烟火。只看这么一眼,立刻就能答出是Subo手牡丹的同龄人,果然只有结一人。平时相处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当只要一出现这种我不清楚的旧知识,就会真实地感受到我们两个人生长于不同的时代。严格来说,截至目前为止,只有上次结吃「雪」口味的刨冰时,才让我有这种感觉。

 「来,给你。」

 接着,她将烟火发给每一个人。

 若是平时,一定会有人提议「我们来比谁的烟火可以撑到最后吧」,但这次结说的话却没让这种事发生。

 「你们知道吗?」

 虽然不明白结所指何事,但看着结眼神落在手上的线香烟火,我们三个人也注视着她的举动。

 「线香烟火啊,其实是人生喔。」

 「人生?」

 「嗯,虽然线香烟火依据火花的散发程度而有不同的名称,而这些名称都在比喻人一生的各个阶段,所以才会称作人生。」

 大家一起点燃了线香烟火。

 我坐在缘廊,他们三个人蹲在我身旁,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拿着烟火。

 刚点燃的线香烟火,只有最初的几秒间会形成如火种般的火球。

 「这个叫做『蕾』,表现的是我们人类刚获得生命的那一刻。」

 随着结解说的声音,火种开始散发起火花。

 「再来是『牡丹』,因为像是美丽的牡丹花,以此称之,比照人生的阶段的话,大概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期,正准备开始享受生命。」

 接着线香烟火的火花继续增大,散发出最亮的光芒。

 「这种强烈向外喷发的感觉,很像松树的叶子对吧,所以这个状态称作『松叶』,也被比喻为人生中发生了像是结婚啊、生产啊这类大事的时期。」

 火花开始越来越弱,像树枝下垂一般,朝着地面散发着火光。

 「这个称作『柳』,像极了柳枝低垂吧。这种火光平稳的时候,象征育儿阶段告一段落的样子。」

 结继续说明着,烟火的火花也渐渐消失,回到了原本火种的状态。

 「然后这个殒落前的状态则是『菊』,有如花瓣一片一片掉落的菊花一般,光芒结束前也甚是美丽,这就是人生的最后阶段。」

 「啊……」

 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我们手上的线香花火的火光接续掉落至地面上,失去了光芒。

 听着如此充满含意的故事,手里点着线香烟火,不禁让人沉浸在感伤之中,整个气氛也有些哀愁。

 「试着这么一想,线香花火意外地很深奥对吧。」

 说明结束后,结得意地对我们说。可是口气听起来却不像对大家开玩笑,这种气氛连本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结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或许她说这些没其他的意思,只是随口说出心里的想法罢了。即便如此,我仍从她说的一番话中,发现了某种情感。

 例如人命的脆弱。

 或是生命总是环环相扣的。

 而,现在自己有拯救大家的任务在身。

 「你们不要忘记我现在说的话喔。」

 结说完,结束这个话题。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将萌芽的情感收藏在心中,站起身来。

 「以后就不能胡闹地玩线香花火了呢。」

 小雅为了缓和现场尴尬的气氛,开始缓颊。

 「没事没事,大家开心玩就好,牙牙你看起来很喜欢线香花火呢。」

 「没错没错,每年都是她第一个掉到地上,不甘心地重玩了好几次。」

 「哲也,你好烦喔!」

 趁着这个话题,气氛又回到一如既往的样子。这样的场景感觉像是和心灵相通的朋友相处在一起,我很高兴自己能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留在这里。

 同时也期望着我们四个人可以一直像这样在一起。

 我还是希望,可以和结长长久久……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奥村弥一的人生到此为止,一直活得自私又任性。

 应该说,我觉得自己应该归类在不会过度强调自我主张,既善良又模范的类型中,自我评价颇高。

 可是,一旦面对自己的真实心意,就和善良沾不上边了,不论如何,思考方式总是以自我为中心。

 「呼……呼……」

 我拄着拐杖,在雾山村绕来绕去。

 由于这个村庄的人情味特征,所以每个人都已经知道我受伤的事情了,我以「我在复健」这个牵强的借口搪塞,以漠视大家的关心和提醒。

 「结……」

 自从昨天的烟火活动后,结在我头脑里占的比例更多了,然而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结会从我眼前消失。我的直觉所衍生的焦虑感,使我坐立不安,所以我背着真知子阿姨偷偷跑出来寻找结的身影。

 「她果然进山了吧。」

 我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单手拄着拐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进山。我想像着中途走不动又苦无救援的场景,脚上的石膏感觉更加沉重了。

 尽管如此。

 ──别让自己后悔。

 哲也说的话,鼓动着我的意识。

 没错。即使我的脚到达极限,无法行走而遇险,这类意外也不应该在我考虑范围内。因为对目前的我而言,最糟糕的意外已经烙印在我脑海中了。我认为结的事情一直造成我的不安,那无法排解的负面思考,总是让我下意识地想像着最糟的状况。

 「振作吧!」

 我轻拍自己的脸颊,打起精神。

 接着,我在没有任何帮助下,独自一人往山中走去。

 走进山路后,已经经过一段时间。我谨慎地留意周遭情况,沿着山路继续前行,终于抵达了「古川神社」。但事与愿违。

 「也不在这里啊……」

 疲劳不堪的我,脸上的表情因为这个事实而更加难看了。

 如我所料,带着伤爬这座山需要耗费相当大的劳力和时间。通往熟悉的「古川神社」的道路,走起来也比平时感觉更漫长且危险。

 我的右脚伤得最重,为了保护,走路时尽量不使用右脚,但因为承重分配差异,反倒使左脚与双臂承受的负担更重。认知到这点,使我的注意力涣散,因此一直被隆起的树根绊到脚。

 况且因为勉强自己走路,毫无疑问地加重了伤势,拄着拐杖的手臂也开始传来阵阵痛楚。

 即便如此,我不能停。我固执地不愿停下脚步。

 「我真是个傻子。」

 我自言自语。无论是负伤上山,或是愚蠢地没有考虑回程的事情;即使已经疲累不堪仍撑着身体继续走着,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傻了。不过,我却不讨厌这样的自己。倒不如说,比起在狭隘的世界里对父母言听计从,我可以抬头挺胸地说,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突然觉得这种阳光开朗的想法,实在傻得可以,但我认为即使傻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我前往了目前所知之处最远的地方。以前结曾跟我说过这个地方,也是我约十年前坠落的地点,一来到之前提过的那个高台,便看见她的身影。

 「弥一?!怎么会?」

 她可能听见了我拄拐杖拖着脚步走路的声音,一看到突然出现的我,便立刻朝我奔跑而来。

 「你带着这么严重的伤,还一个人走到这里!?」

 「还好啦。」

 「这是为什么呀?」

 「我想见你。」

 「昨天晚上我们见过面呀,而且我等一下也会去看你啊!」

 「我还是想早点见到你,而且在家里没办法两个人好好地独处。」

 结难得地拉高音量,「唉──」发出了我从未听过的超长叹气声。

 「弥一,你该不会是个傻瓜吧?」

 「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

 听到我开的玩笑,她又轻轻地叹了口气,「来都来了,真是拿你没辙。」她说。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知道结一定会问我这个问题,所以我抢先提问。

 「没什么特别原因,应该吧。我无事可做,但心情却一直平静不下来,所以就想来这个可以一览整个雾山村的地方看看。」

 结在没有来到现代前,在过去的时间,应该也常常这么做吧。

 「总之,你先过来坐吧。」

 结指了指她带来铺在地上的地垫。坐在地上也不会弄脏衣服,细心的举动,表示她真的常到这里来。

 「这里真的好美啊。」

 两个人坐在单人用的地垫上,虽然有点局促,但结似乎不太在意,只是欣赏着眼前宽广的景色发表感想。

 眼前所见是雾山村,而山的深处有一片宽阔的大海。这样一看,可以明确知道雾山村的位置位于陆地的最边边。

 「从这可以看到海洋,也可以看见整个村庄,景色和我所生活的时代几乎一模一样。」

 「是吗?」

 听着结说话,我忍不住曲解她的意思。「我所生活的时代」这种说法,就像是她不愿接受自己自己活在现在这个时代的感觉。

 彷佛在说,这里不属于她自己。

 「嗯。不过,村庄小了许多。」

 结曾经说过,这是因为之前发生的坍方意外波及到村庄所造成的。

 「以前呀,人比现在更多、更有活力喔。因为旁边就是山麓和海洋,所以食物也很丰富,大家总是笑容满面的。」

 结温柔地眯着双眼说道,看起来又怀念、又富有同情心,却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我明白结想说什么。因为太清楚了,不免感到悲伤;正因为清楚,才不想让她说出口。

 「所以我要回去原本的时代。」

 「我不要。」

 我像个孩子般任性地说。

 「我才不要你回去。」

 该不会,结已经做好回到过去的准备,等到《雾山古文书》上的牺牲者人数归零时就回去。明知如此──

 「我无法忍受和我最喜欢的人分开。」

 说完,我凝视着结。像是要贯穿她清澈的眼睛般,紧紧地盯着她。

 我用视线告诉她,我也是认真的。

 「弥一……」

 「不管现在或未来,我都想留在你身边;不只夏天,接下来的秋天、冬天还有春天,我都想和你在一起,一同度过未来的日子。」

 结听见我的愿望,眼神出现些许犹疑。那个眨眼的瞬间,本来看着我,却移向了眼前的雾山村。这对我而言,是无比残酷的事情。

 「我也想永远和我最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回答的声音里,隐藏着些许不安。最喜欢的人,指的究竟是谁呢?

 「以前我救过的那个男孩,重逢时变得这么温柔、这么帅气,还尽全力地帮我,甚至还说喜欢我,没有比这更令我高兴的事了。」

 「……」

 「我打从心里认为,能遇到你真的是一件好事。说真的,我也想过,能就这样和你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那么……」

 「但是,有一群非救不可的人等着我去救他们。」

 尽管她又强调了一次,我仍无法放弃。

 「《雾山古文书》的内容都改变了,等到牺牲者人数归零,你不回到过去也没关系不是吗!?」

 「一定不行的。我在这个时代找到帮助大家的方法,虽然《雾山古文书》上的人数减少了,但我认为那是因为我回到过去,实行了我找到的方式,才开始有所改变的。」

 「就算是那样──」

 「况且,」结出声打断了无法完全放弃的我。

 「虽然你说喜欢我,但为什么喜欢我呢?一直以来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我想关于恋爱,这应该是常出现的问题吧。

 为什么会喜欢?虽然有人会说喜欢不需要理由,但既然对对方抱持着好感,那一定有让这种情感膨胀的原因。结突然提问,就是想知道这个原因。

 我当然是因为她身上的各种优点而喜欢上她的,但其中我最常见到的是她那拼尽全力的样子。

 「我啊,如果就这样放弃回到过去,选择和你一起留在这里。像这种舍弃目标,放弃奔走的我,你还能堂堂正正地说喜欢我吗?」

 「那当……」

 那当然。我却无法马上回答她这句话。话说回来,我根本没办法想像结做出那种事的样子。

 我真心认为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一直喜欢她。但是我无法确定,如果结真的停下奋斗的脚步,我能比现在更喜欢她吗?

 最重要的是,我是因为看着一直努力的结,受她影响,才喜欢上她的。

 「所以,我会回到过去,保持那个你喜欢上我的样子。」

 「……」

 我无话可说,没有任何可以反驳她的话可说。

 我只能接受我不想接受的现实。

 为了安抚我,结小小的手掌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嘿嘿。」

 手上传来确实的温度,让我感受彼此都真正活着。

 「所以,弥一啊,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到过去,但在那之前,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你要好好地牵着我的手喔。」

 「……好。」

 「不对,只有牵手,好像有点不太够。」

 她说完,表现得有点害羞,但仍凝视着我的眼睛。

 「我想要你抱紧我。」

 我伸手抱住身边的结。

 这次的拥抱不同于以往,我的大脑确实接收到所有讯息:比我纤细的身体、抱起来舒适的柔软,足以让我意识到她是异性。像这样意识到彼此是异性,让我们的心情相当澎湃。

 为了不让结发现我发红的脸,我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啊,好幸福啊。」

 结说话时,伴随着叹息声。

 可是,不仅叹息声,眼泪也开始落下。

 「真不想和你分开……」

 「……是啊。」

 这一刻是我遇到结以来,她唯一展现出脆弱的时刻。

 「好想一直保持这样啊……」

 结泣不成声。

 此时我明白,结比我想像的更加在乎着我。

 结想要拯救所有过去卷入意外的人,背负着这么大使命的少女,其实也想当一个与年龄相符的少女而已。

 「好想去更多地方啊。」

 但是,她却难以如愿。

 正因深知这一点,所以才有这种愿望。

 「想要,一直在一起啊……」

 听到这句话的刹那,我失去了意识。

 这句话,彷佛是不可说的咒语一般。

 所有的连结瞬间消失。

 点和点、时间和时间、生命和生命,过去连结上的所有人事物,到目前为止的历史皆陆续化成白纸。

 全部消失殆尽。

 当结说出最后那句话时,以此为界,全部都消失了。

 除了结以外,所有雾山村的事物,一切皆消失殆尽。

第六章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