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连结

第一卷  第六章 连结 我又作梦了吗?

 模糊的影像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说是眼睛看到的,感觉比较像直接传送到我的大脑,为了让感觉更清晰,我轻轻地闭上眼睛。

 画面中有一位少女。

 一直都只有她独自一人。

 「因为只剩下我了,所以我必须做些什么。」

 少女每次受挫,都会这样鼓舞自己。

 跨越各个时代、遇见各式各样的人,少女为了心中的某个信念四处奔走。

 不知不觉间,她被冠上了「旅人」的名称,并且希望和村民们有所接触。在某个时代,她学到了一些被认为可以避雨的咒语,也从某人那里学到了避免灾害的方法。每次获得相关资讯,少女便回到过去,继续穿越着过去和未来。可以拯救多少人?可以挽回多少灾难?她一心一意只想着这些事。

 一次、两次、无数次,不肯停歇地尝试着,少女经过无数次尝试却都失败。

 每一次尝试失败,她都再一次亲眼目睹自己的家人、亲近的人的死亡。

 最后无论在哪一个时代,少女总是一个人。

 即便是现在,她仍独自一人。

 睁开眼睛后,眼前所见的正是那位少女。

 她在空无一人的雾山村中独自哭泣。

 「抱歉、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她口里尽是道歉的话语。

 「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少女,在仅剩自己一人的村庄中,低声哭泣着。

 整个村庄除了少女以外的人,全数消失。

 整个村庄毫无人烟、寂静到了一个极不自然的地步。感觉不是所有事物突然消失,而是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或者说这里安静得很自然,丝毫不觉得这里应该存在些什么。

 只不过,在这个寂寥的景色中,有一名少女低头坐着。

 无论我想做什么,想拭去少女的眼泪、想抱紧她,全部都做不到。

 彷佛如同画面另一端的景象,即使有再强烈的意志也无法移动。

 我一直呼唤着少女的名字。即使清楚她听不见我的叫唤,我仍持续呼唤着。

 不知道经过多长时间,虽然发现天空的颜色改变了好几次,但我并不在意。

 接着少女开始慢慢地移动。

 少女哭了很久,双眼都肿了。即便如此她仍站了起来,朝我走过来。

 「弥一……」

 她叫着我的名字,但是声音中几乎没有任何力量。

 「弥一、弥一、弥一。」

 少女伸长着手,边走边摸索着我的位置。

 我为了回应她,不认输地也伸长了手。让那个无助、绝望又泪眼婆娑的少女──结,知道我的位置。

 正当结的手和我的两相重叠时。

 突然间,视线变得清晰,立刻感受到现实气息。五感也开始作用,真实感受到自己活着。

 是的,过去虽然活着,但心境上可说是完全没有真实感受。

 环顾周遭,眼前看到村庄的广场,哲也、小雅与真知子阿姨以及各位村民们陆续醒了过来。看样子大家应该是在村子里陷入昏睡状态,整个村子都被施加催眠术一般。

 意识完全清醒后,我长叹了一口气,结就在我的眼前。

 原本该是光彩照人的黑发,却像将光反射出去一般黯淡,美丽清澈的大眼睛,现在则是又红又肿。她的表情像是雨中的弃猫般相当虚弱。

 「弥一、弥一!对不起。」

 结只是不断地叫着我的名字,并且一直道歉。

 当我以为她会继续跟我说话时,她却跑走了,不知道往哪里去。

 「这是怎么回事?」

 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和结明明应该在高台,回过神来人却在广场里,而且不仅我们,整个村子里的人感觉都不太对劲。

 「总之,我得去追结才行!」

 现在首要任务不是厘清目前的状况,而是追上结。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我的伤势明显减轻许多;还有点痛,但不至于无法行走。

 结朝山的方向跑去,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起来十分紧张。我的直觉告诉我,结就快要消失了。

 我漠视身体的疼痛,不加思索地往山上冲。

 我心想,结一定上山了,所以我也往山的方向跑去。

 大部分和我擦肩而过的村民都不明就里,异口同声地说着「我们刚刚在做些什么啊」,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起来都像刚刚睡醒。

 其他的地方也传来惊讶与焦虑的声音,「什么!已经过了三天?」原来村民们也一样,都少了这三天的记忆。

 没错,我们这些在雾山村的人,每个人都有三天的记忆缺口。

 但是,我告诉自己,现在可不是沮丧的时候。

 结一定知道雾山村全村发生异常的原因,所以我必须赶快追上她。

 「结……」

 我来到了「古川神社」。

 结在神社前蜷曲着身体,双臂抱紧自己,彷佛正在畏惧着什么。

 我轻轻地走到她身边,近看她的表情相当悲痛。感觉像是目睹世界毁灭时的景象。

 「弥一……」

 她依恋地看着我,之前眼神中所存在的坚强与决心,现在却完全消失。

 「结,你怎么了?」

 我努力放柔语调,轻轻地唤着。现在的结,脆弱得像是被风一吹就会支离破碎。

 「大家都不见了。」

 「……」

 「哲也、牙牙,还有你,以及村里所有的人,通通不见了。」

 她细数着方才所发生的恐怖经历。

 「我一直在找你们。你突然消失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先回村里看看,结果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村民,也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根本不能称作村庄。」

 「这是……」

 我无法正确地理解结话中的意思。那些像梦一般的画面,其实是我失去意识不久就看到的画面;记得是整个雾山村消失的景象。

 「只剩下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住的废弃房子,很明显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以上没有人使用的废墟。于是,我思考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和大家会消失?」

 她接着说:

 「我想先找到记载资讯的《雾山古文书》,但古文书也不见了。正确来说应该是消失了,因为我一直把古文书带在身边。」

 然后我意识到了。

 「都是我害的!」

 「都是、你害的?」

 「因为我真心地想要留在这个时代,和你永远在一起。」

 因为心里有这种想法,所以大家都消失了。结深信不疑地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想跟我在一起,会和大家消失有关系……」

 说完我才发现。

 她说的是《雾山古文书》上记录的牺牲者人数。

 我最早看到的数字是五九四人,当时以为这是最终牺牲者人数。但结曾去过其他时代,所看见的数字为七四八人。听到这件事,为什么我会没想到呢?为什么我会妄下定论呢?我应该早点想到,若结在那场坍方意外没有躲到那座神社里的话──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穿越到未来的结果。

 像这样根据结迄今为止的行动,牺牲者人数皆发生了变化,而影响结果最大的关键应该是一开始所采取的措施。第一次时间倒流,应该是影响牺牲者人数最多的。

 我最早在《雾山古文书》上看到的牺牲者人数是五九四人,那时,书上同时记录着有半数以上的村民遭到掩埋。在和我相遇之前,她已经数度回到过去,所改变的结果仍是如此惨烈。

 所以──

 如果结放弃回到过去,也就是说当结的作为不再影响过去,村子就会反映出意外造成的原有受灾状况,而原本的受灾状况包括……

 「所以呢,」

 当我得出结论时,结同时间说了这句话。

 「本来呢,雾山村啊,」

 结告诉我,她即使无计可施,仍努力想挽回的那段过去。

 「因那场坍方意外,整个消失了。」

 她说。

 距今一○四年前的雾山村惨遭灭村,所以其后代包括哲也、小雅,以及我和其他村民全部都不在了。她接着告诉我:

 「然后啊,我发现这件事情后,放弃了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念头,决心要回到过去的那一瞬间,大家就出现了。」

 希望在一起却是分离;放弃在一起后终能相见。无论如何,我们终究无法如愿。

 太讽刺了!这是世界上最讽刺的事。

 「所以,我会回到过去。我必须回去。」

 结在得知所有事之后,放弃了现在;独自消化着这般现实情况,却仍笑着对我说出这些话。

 「如果不这么做,我最喜欢的人就会消失了。」

 这个少女身上背负着村庄的存亡、几百条人命等所有的责任于己身,她的笑容比任何事更坚强,却也更苦涩。

 结告诉我,三天后她便要回到过去。

 虽然很紧急,但如果不决定日期的话,心情便会动摇;而且,一想到自己在现代多作停留,牺牲者人数便会增加,这是她决定三天后启程的原因。

 于是,我们决定花一整天的时间,走遍结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学校看看。」

 「学校?」

 「对。经过了一百年,世界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想去的地方当然很多,但我还是想去看看和我同龄的人所就读的学校。本来最想看的是你的学校,但实在太远了,所以你带我去最近的学校就好。」

 我想完成结的愿望,因为距离最近的车站,搭车也要花费一个半小时,在这个盛夏烈日下徒步过去实在太冒险,所以我请村长开车带我们过去。

 哲也和小雅也很贴心,没有跟我们一起出发。

 他们的用意是让我们好好享受两人时光,我相当感谢他们的体贴。

 而且,我想再度向小雅道谢。因为要去学校,小雅机智地让结穿上制服,并且对我用力地竖起大拇指。

 穿上水手服的结,可爱得难以言喻。

 结虽然害羞地穿着制服,不过第一次搭车的她,对车子的性能、行进中窗外的景色、车子的各种优点等,每一项都表现了浓厚的兴趣。

 从汽车转乘电车时也是,到离学校最近的车站需要三十分钟车程,在几乎没有乘客的电车里,她似乎很高兴。她稚气的模样与她的年龄相符。我非常希望她能像其他的高中女生一样,抱怨着去学校太麻烦了也好;和要好的女同学们畅谈恋爱话题也好;我希望她能好好享受这些正值青春时会发生的所有事情,却不能如愿。

 她正试图独自完成一个普通高中女生永远无法承担的沉重责任和使命,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种不该她背负的理所当然,让人非常悲伤。

 然而,当我极力不让我的想法表现在脸上时,我们抵达了离学校最近的车站。

 「这里就是学校……」

 「应该没错。」

 从最近的车站走路约十分钟路程,我们走在整修良好且路面平稳的道路上,几乎没有车子经过,道路的尽头就是学校。

 附近茂密的绿色美景,与雾山村不同,这里整体以「城镇」规划发展。这里不仅有真正的便利商店,也具备了学校等现代化设施。

 换句话说,这里是符合想像的乡村小镇;而雾山村则是与时代脱节的村庄。

 「要进去学校看看吗?」

 「真的吗!可以进去吗!?」

 「嗯,哲也似乎事先通知过学校,学校同意了。」

 我真心佩服哲也的细心。

 我们穿过正门走进学校。校园中没有看见任何社团活动,有种荒废已久,长期没有使用的感觉。实际上当然是仍在使用中,教学大楼里有好几位老师,旁边的建筑物好像是宿舍,人好像都聚集在那附近。

 学校路程遥远,搭乘汽车加上转乘电车,花了两个小时以上才抵达,尽管如此,结脸上看不出一丝疲倦,她对所有事都感兴趣,眼神中闪耀着光芒。

 「结,我们走吧。」

 「嗯!」

 我伸出手,结毫不犹豫地牵起我的手。我们就这样手牵着手一起走进校园。

 我们先去了教师办公室,向老师们说明来访之事及希望参观校园。

 之后我们随意地参观几乎没有人的校舍。图书馆、音乐教室,从各个教室到体育馆,对结而言这些都是全新的事物,她兴奋地笑个不停。

 想要借光图书馆藏书的结;想要触碰音乐教室里所有乐器的结;对体育馆内所有器具感兴趣的结,我不想错过她任何表情。

 「呼──太好玩了。学校真的好神奇啊。」

 「因为选择很丰富嘛。」

 和一百年前的学校相比,这所学校相当地多元化,也展现了校园随着时代在进步。作为学习场所,有各种各样的既定用途,充分显示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所带来的变化。

 结两种样貌都看过,当然会不断地吃惊。

 日落时分,我和结走进一间不大的教室,一起坐在窗边的座位上。

 西沉的太阳染成朱红色时,阴影开始在窗外的世界渐渐扩散。

 彷佛夕阳将一切不合时宜的东西全藏了起来。

 整个气氛好似正要举行什么自白活动一般。

 「这就是人家常说的青春了吧。」

 「青春?」

 「嗯,写作青色的春天,青春。我认为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本来应该享受的事物;尽管多愁善感又情绪不稳定,也能抱着梦想与希望莽莽撞撞地去闯荡的时期。所以有人把人生比喻为四季,而这个阶段就叫做青春。」

 我觉得这和我关系不大。我怀抱梦想却无人理解,一直过着谈不上青春的时间;结则是因为身为巫女的职责,失去的东西与遭剥夺的时间相当的多,可想而知,她在扛着这些重担之下,不可能过得上能够称为青春的日子。

 「就算这样……」

 「嗯!」

 「我们两个现在……」

 「正当青春!」

 从结论来说就是这样。

 我遇上结,结遇到了我。然后时间开始流逝,我们反覆莽撞行事;时而互相帮助,时而相互碰撞,最后爱上彼此。

 毫无疑问的,这就是青春。

 我一直觉得自己愧对这个词,直到我遇上了结,才真正感受到青春。

 我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的时间真的开始流动了。

 正因如此,我想要再往前多迈一步;我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

 「我想让你听一听这个。」

 「这是什么?」

 我取出了手机,还有某天偷偷去仓库拿《雾山古文书》时,顺道一起带出来的耳机。

 「我之前也和你说过,我有个梦想,但父母不认可,所以我才离家出走来到雾山村。」

 那是个带着不受认可的无力感与焦躁感,耍着脾气逃跑、相当可悲的自己。虽然我试图掩饰,但我还是希望能让启蒙我梦想的结,亲自听听我为了梦想付出诸多努力的结果。

 我将单边耳机递给结。

 「你把这个放进耳朵看看,可以听见音乐。」

 我说着,也戴上另外一边的耳机。

 在朦胧的黑暗中,夕阳是唯一的光源,时间平静且悠然地流逝着。

 接着,我播放了那首歌。

 我和结将意识集中于听觉上,全心全意地聆听着旋律。海风、迎风摇曳的海浪、海面上的粼粼波光。丰富的音色,让人感觉宛如剪下了一整个夏天的景色,而且相当平静,毫无喧嚣。与其说这景象像是海滩,更像是两个人待在一个僻静的海湾里。这感觉相当熟悉,彷佛像是唤醒了沉睡在内心深处、遥远的盛夏记忆一般。

 「好好听……」

 结轻轻地吐出感想,而接下来的音符又抓住了她的听觉。

 「……」

 乐音突然加快,加速的旋律,像要扰乱听者的呼吸节奏,充满着压迫感,听起来不算舒服。彷佛天气突然恶化,夜晚伴随着雷雨席卷而来。

 但说也奇怪,一到了夜晚,压迫感立刻消失,又重新回归平静。

 最后播放的是,那一段旋律。

 「比海还深,比天还高,献给身处遥远彼方的你。」

 这就是那天结所哼唱的片段与音色,也是让我怀抱作曲家梦想的契机。所以,虽然我唱得不好,但我还是演唱了那个片段,为了献给告诉我这首歌曲的你。

 「这个是……」

 结听完之后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成果。」

 我们双双放下耳机,面向彼此。

 「那天,我发生意外,你救了我,我听见你口中哼唱的歌曲,一直忘不了,所以才开始自己学著作曲。这就是我的梦想。」

 「原来是这样……」

 「没有人愿意理解我,『况且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才能获得成功』,这种话我听得耳朵都长茧了,但我的梦想却不同。作出好曲子的确很重要,但作出人们喜欢的曲子也很重要,可是对我而言,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只要大家听到我刚刚放的这首歌能感觉满意就好。」

 打着梦想是作曲家的名号,事实上只是对记忆中深植的旋律致敬而已,完全就是自我满足行为。

 不过──

 「可是,这就是我最大的目标,而我持续追求这个目标的结果,就是来到了雾山村和你相遇。而这首曲子,正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和你而存在的。」

 「弥一,我好高兴,这首歌对我来说非常特别。这首歌连结着我的过去和未来,无论何时都让我感觉到自己不孤单,这首歌也包含了这层意义。从小时候开始,每当我哭泣时妈妈都会唱给我听喔。」

 结怀念地说。

 正如这首歌所包含的意义一般,过去和未来就这么连结起来了。

 「虽然你说拯救因意外而丧生的村民是你的使命,这么说的话,我不禁觉得能作好这首歌、能和你相遇等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我的使命──帮助并引导你。」

 我说了这些当作前言,接下来是我真正想说的话。

 「从你选择前往未来时开始,我们便已连结在一起。所有事看起来虽然像是巧合,但一切一定都是为了让我们在这个时间点相遇。我们彼此连结着,无论现在、未来,无论何时何地。」

 「弥一……」

 我很确定,结对于将我卷入其中,让我有不快的回忆感到相当自责。我很清楚,她就是这样的人。

 「然后我们彼此喜欢,我打从心底认为,能遇上你真的太好了。」

 所以,我接着说。

 「方才歌词的后半部,一定是这样的。」

 ──献给身在世界上最遥不可及却又近在咫尺的你。

 说完,我和结的影子两相重叠。在夕阳逆光下,我们的剪影一直都是一体的。

 方才放下的耳机中传出微弱的声音,开始重复播放的曲子,将逐渐变成我和结的回忆。

 还有两天。

 「这表示牺牲者人数,已经达到你的期望值了吗?」

 「没错,因为有你的帮忙,我才能走到现在。」

 剩下的两天时间,我们形影不离地一起度过。

 我们手牵着手走在村子里。我骄傲地举起双手,让村里取笑我的孩子们看个仔细;同时我也建议哲也更积极地追求内向的小雅。

 看着我们坦然面对的样子,哲也似乎也察觉着结的决定。而且,到了这个节骨眼,我也无法再挽留结。

 结能够和大家和睦相处,回到原本的时代一定也很受欢迎。即使离开这里,只要结能够在雾山村建立起幸福,我决定放下一切。

 「结,你回到原本的时代后,一定要幸福喔。」

 「你真是斯文有礼。不过,我知道的,我不会妥协自己的幸福。所以你也要幸福喔。」

 「那当然。」

 「在没有你的日常生活里发现幸福,或许有点辛苦,但我既然说出口,只能努力去做了。」

 「不过,说不定我会遇见你的曾孙喔。」

 「什么!我不喜欢那样。这是要我嫉妒自己的子孙吗?」

 「又或许,我能在雾山村和你再相见。」

 「那个时候,我已经超过一百岁了,不知道能不能健康地活着呀?」

 内容毫无营养却很愉快的对话。

 「可是,要找到比弥一好的人,可不太容易啊。」

 「我也是啊,我没有把握能找到比你更可爱的人。」

 说这些话,已经不会感到害臊了,一直笑得很开心。

 现场的许多村民一直守望着我们,对我们投来温暖的目光,大家都认可结的存在,也认可我们的关系。我很喜欢这样的气氛,我想让大家都记住她,而非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

 因为结是这个村的救星。因为她是延续大家的性命与生活的女英雄。

 到了晚上,我们依然谈着天。

 我们死缠烂打地拜托真知子阿姨,终于获得同意,让我们可以在客房里共度一晚;直到最后我们都能在一起。

 真知子阿姨虽然不完全瞭解我们的状况,但仍一口答应我们这个乍听之下不太纯洁的愿望。

 「你已经想好回到过去后要怎么解救大家了吗?」

 躺在床上,我问出一直挂心的问题。

 即便回到过去,单单如此是无法减少牺牲者人数的。结必须利用从未来得到的知识,亲自去做些措施来改变结果。

 「当然想好了。正是因为想到了方法,所以我才认真考虑回到过去的事情。」

 「我觉得一定是我想到了这个方法,《雾山古文书》上的牺牲者人数才会减少。」结接着说。

 「什么方法?」

 「嗯,我刚来到这个时代就发现一件事。」

 应该是在准备试胆大会的时候。

 「之前我总是在想,要怎么从坍方意外中解救村民,或是思考如何减低降雨水带来的影响。」

 「是因为举办了『祈丰祭』吗?」

 「没错。一年一度祈求五谷丰收的『祈丰祭』具有强烈的意义,是村民们为了能够安心生活而举行的。所以尽管天候不佳,『祈丰祭』仍会照常举行,一举行就会有许多村民参加,并且在神社外守着我,这对我及所有村民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事。在我心中,进入山区是最大的前提条件。但是,当我来到这个时代,我听到举办试胆大会的原因时,吓了一跳。」

 当时因为我的记忆也很混乱,一下子没想明白,但不知为何心里有股自己必须积极协助准备工作才行的感觉。结这么说。结论就是某种使命感驱使她去做这些事。

 「试胆大会的目的,是要让孩子对山产生恐惧心理,让他们不敢靠近山区对吧?」

 听到这句话,我开始意识到之前不曾出现过的思考方式,所以我只要阻止大家接近山区就可以了。

 「你该不会想在『祈丰祭』当天办一场吓走所有村民的试胆大会吧!?」

 「很接近了。不过,我的方法更确定村民不会接近山区。」

 虽然结没有说明是什么方式,但似乎确定自己可以毫无疑问地解救所有人。或许《雾山古文书》上的牺牲者人数归零,证实她的想法,换句话说,也替她增加了自信。

 「还有一件事,你记得我们之前一起回到过去时,神社的门打不开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还担心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想我明白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了,不过也是哲也的建议让我想通的。」

 对于那个谜团,我本来已经呈现半放弃状态了。但我没想到居然还有背后原因。

 「哲也说,是因为出现了时间悖论。」

 「时间悖论……」

 那是时间回溯所产生的矛盾。比如说,回到自己出生之前的时间,然后杀死自己的父母,此时因为双亲死亡自己便不会出生,但如果自己不出生也就无法杀死父母,这种无解的矛盾就称作时间悖论。

 「简单来说,就是同一时间里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不合逻辑,因此我们无法前往自己已经存在的那个时间点。所以那时我们才开不了神社的门。」

 「那,那时候门突然打得开,我们也成功回到过去,这又是为什么?」

 「你记得我们回去的时间点,是什么时候吗?」

 「这个嘛……对喔!是我们失踪,大家忙着寻找我们的那一天……」

 「也就是说?」

 「啊!原来是这样!那时我们并不在村里……也就是说进入神社的时间等同于我们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时间,所以不会引发时间悖论,所以只能回到那个时刻!」

 谜底解开的一刻。

 后来我们一整晚都在聊天。一同回忆共同度过的夏天、琐碎的日常,以及互相说着自己一直以来的生活模式。

 我拿智慧型手机让她看了现代东京的照片,和游乐园等娱乐设施的照片,她双眼发亮,对每一项都很有兴趣。

 「好想去一次啊。」

 「我随时可以带你去。」

 「嗯。」

 只能做出这种口头承诺未免太难受、太不甘心了。

 即便如此,结依然对我展露笑容,这样就好了。

 「对了,这个给你。」

 我将前几天使用的耳机和手机交给她。虽然说是手机,但拨打电话的功能已经失效,剩下听音乐功能的空壳子。

 「可以吗?」

 「嗯,在神社里面也很无聊,我希望你带着这个当成是我。计时器的功能应该也还能使用。」

 「谢谢你。当作你的替身呀,这样的话,我就天下无敌了呢。」

 「什么无敌,太夸张了啦。」

 「才不会,有这个我就可以好好努力了。」

 看见她这么喜欢,让我感到很满足。

 「……奇怪。」

 和结说话的同时,突然有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

 我还想和结多说一会儿话。因为知道能在一起的时间不多,甚至连睡眠时间都觉得可惜,但我仍无法抵抗扑面而来的睡魔……

 「弥一,真的谢谢你。」

 听见这句话时,最后感受到的是脸颊上的柔软触感,我的意识进入了睡眠。

 醒来后,村子里感觉很热闹。

 三天后要举办「祈丰祭」,大家应该是开始准备工作。村民们忙忙碌碌,大家活动着身体,彷佛在填补前几天村庄里发生的三天空白期。

 「奇怪?结去哪了?」

 本来和我一起共寝的结,现在却不见踪影。

 昨天的记忆也很模糊。我记得我们谈天谈得很愉快,但不记得自己和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应该是太累了吧。」

 但是对于想多争取和结相处时间的我来说,结不在可是个大问题。记得她说今天是她留在这个时代的最后一天。虽说古川神社拥有神奇的时间倒流能力,但要回溯一○四年也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因为她跟我说过今天要做一些前置作业,应该还没有回去。

 我找遍整个房子,还是没看见结。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查看各个房间时,在哲也房间的角落发现被藏起来的《雾山古文书》。前几天雾山村消失的时候,由于记录的人不在世上,《雾山古文书》也跟着消失,但既然我们都回来了,同理可证,《雾山古文书》也一样存在。

 不知道是结还是哲也藏的,本来失踪的《雾山古文书》又重新出现在这里。

 无论如何,我翻开了古文书。最近都放在结那里,我没办法确认内容。如果结已经达成她的目的,那么文书记载的内容应该会和我上次看过的大不相同。

 我熟悉地翻开记录坍方意外的页面;这也是我翻开过好几次,随着内容变化和结一起心情起伏,令人感慨万千的页面。

 如我所预期的,同时也如结所言,本来写着牺牲者的栏位通通消失了。

 初次见到那令我吃惊、长长的牺牲者名单已不存在。看见这结果,我开心得几乎要大叫,可是我没有漏看那关键的文字。

 「一名村民因坍方意外而死亡。」

 一句简单的文字。

 并且,上面的姓名是「古川结」。

 上面写着,唯有在山中的巫女,没能及时从坍方意外中逃脱。

 「骗人吧……」

 如果可以,我想亲自给你幸福。

 可是,尽管困难,即便让她幸福的对象不是我,只要她能在某处幸福地笑着,过着平稳的生活的话便好。于是我尊重她的意愿,即使承受着分离的痛苦也要推她一把。

 「然而……」

 结一直那么努力,独自一人背负一切,为什么只有她得不到回报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的努力、结的行为,帮助了众多村民,却完全没有在历史上留下纪录,那个时代的人没有任何人记得。明明应该受到表扬的。即便如此,她却毫不在意,她依然笑容满面;但却总是独自一人。甚至临死之际还是孤伶伶的,未免太残酷了。

 不知不觉,我来到了「古川神社」。

 虽然不知道自己因何愤怒,但我现在全身充满了怒气。

 「奥村君?」

 来到神社小雅、哲也都在,当然结也在。

 小雅和哲也是「祈丰祭」的重要人员,我本来以为他们会忙于准备祭典,为什么会出现在「古川神社」?而且还带着大量的行李。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其实一看就知道。

 「我们在帮结的忙。」

 哲也冷冷地回答。

 「这话该我问你吧。既然起床了,快来帮忙。」

 看来,他们正帮结把回到过去需要的物品搬到神社前面。

 我没有参与帮忙,而是说出自己的目的。

 「我是来阻止结回去的。」

 我转开视线,不看哲也和小雅,而是朝结笔直地走过去,

 「我没有办法就这样让你回去。」

 「弥一……」

 她的表情意味着什么呢?是觉得我已经到了这个阶段还想挽留她而惊讶;还是单纯因为我这么强势地留她下来而惊讶?

 「我看过《雾山古文书》了。」

 一听到我说的话,结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会看到!?」

 这个反应告诉我,《雾山古文书》是结藏起来不让我看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交付给哲也还是自己藏在房间里,但我今天能看到古文书,一定是个巧合。

 结已经知道书上写着自己的命运,仍决定回到过去,不让我知道。

 「哲也、小雅,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我和结独处一会儿。」

 我说的话,有种连自己都讶异的沉重感。

 哲也看着我,本来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顺应了我的要求。

 或许哲也他们会躲在附近的树林里偷听,但那也无所谓。我只是想和结两个人好好地说话而已。

 「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办法就这样让你回去。」

 「不行,我做不到……」

 「我怎么可能让你回去!」

 毕竟。

 「因为你……」

 我咬紧牙关。

 「你会没命的啊!?」

 「嗯。」

 「你知道这是自寻死路吗!?」

 「我知道。」

 「就算成功改变过去,你也不会存在啊!?」

 「我知道、我知道!!」

 结清楚一切,她仍下定决心。她决定离开这个时代、决定和我分开、决定拯救大家,而且也做好了只有自己一人会死去的心理准备。

 「那你为什么要回去?」

 「我只能回去,因为我知道如果不回去会发生什么事。况且我也知道,我采取的行动可以拯救许多性命。」

 「你这是……」

 「我想拯救大家,无论是我自己的家人、我从小长大的村庄、未来的一切,还有我最喜欢的你。」

 「……」

 「只有自己能拯救最爱的人,你不觉得这很美好吗?」

 说完,她露出整齐的皓齿,用力地「嘻」了一声。

 她真的下定了决心,我不禁想。

 仔细一看,她清秀的脸庞有些浮肿,眼角泛红肿胀着。但却仍然笑着。无论多辛苦、多艰难、多寂寞,多么地悲伤,至少最后一刻还是想对我笑,想让我看见她活力十足的笑容,她坚强的心情一五一十地传达了出来。

 「所以我要回去,即便我会死亡。如果我的性命可以连结接下来的新生命,连结到未来,那也无妨。」

 「结……」

 我紧紧地抱住她。

 其实我早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也无法和她一起去。我想过和她一起去,只要能帮上结,自己也死不足惜。可是这样会践踏结之前的想法,反而让她更痛苦。

 所以,我只能放手,让她走。

 我绝对不会忘记结;不只救了我一次,还想救我第二次的结;教会我关爱他人的力量的结。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好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

 「嗯,我也好爱好爱你。」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尽管距离遥远,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一直……」

 「我知道,我知道……」

 身体被我用力抱紧的结,没有抱怨,只是用环着我的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后背。充满慈爱又温柔的小手,虽然纤细却充满安心感的手──我深爱之人的手。

 可是,那只手下一秒却伸向了神社的门。

 「结!!」

 我的呼喊声换来一阵空虚。

 结从我的面前、从这个时代消失了,只剩下我后背上残留的触感。

第七章 致百年后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