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致百年后的你

第一卷  第七章 致百年后的你 隔天,我有种莫名的感觉。

 整个雾山村比起平时看起来更显喧哗热闹,但却不是因为忙着准备祭典,总感觉有其他的原因。

 虽然只是直觉,在我心中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结。」

 突然间,这个词就脱口而出。

 我知道这是我的惯性反应,嘴巴已经习惯说出这个应该是名字的单词了。

 可是,结是谁呢?

 这个夏天陪着我的人是哲也和小雅,以及真知子阿姨等一群大人。

 和我到处东奔西跑的那群孩子里,也没有人叫做结。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想起、说出这个名字,我的胸口总是莫名地感到一阵痛楚。

 「呃,呜……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难受!」

 挥之不去的苦楚,彷佛在啃食着我的心。

 又隔一天,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雾山村是个边境小村庄,这种热烈盛大的景象,和过去有显著的差异。

 粗估来看,我觉得人数至少增加了两倍以上。

 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来参加「祈丰祭」的外地游客,但村里似乎尚未开始经营民宿。

 而且,好像村庄的面积范围也大了许多。

 只经过一个晚上,村庄面积就大幅增加根本不可能,但我却亲眼看见了。

 这感觉实在太不对劲了。

 况且,我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的心里好像开了一个大洞,不知为何感到十分寂寞。

 明明转头一看身边没有人;手上没有牵着谁的手,山里也没有人在。

 我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些什么,彷佛冥冥中有股力量驱使着我移动双脚。

 顺带一提,好像决定要开拓正前方那座斑驳的山了。

 斑驳的地方看起来不美观,这又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所以他们打算开拓这片山,延伸村庄范围,打造成一个能够俯瞰海洋的雾山村。

 说真的,我跟这个村庄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我就是觉得没兴趣。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不开心。

 尽管,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又过了一天,雾山村可说是人山人海。

 因为暑假即将结束,今天是收假的前一天。

 「祈丰祭」当天观光客很多,再加上几年前已经慢慢地开拓附近几座山,群山围绕又可远眺海洋的雾山村中,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尚未被发现;以旅游景点来说,雾山村已经开始建立起新的地位。

 此外,近年来的「祈丰祭」,巫女向山和海祈愿,并施放烟火,搭配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成为了一大奇观。

 「雅,加油。」

 「小雅,加油呀!」

 我和哲也目送担任巫女的小雅前往祭典会场。

 这个近一百年来举行的「祈丰祭」除了是祈求丰收的祭典外,似乎同时也是哀悼一名少女的仪式。

 这个村子曾遭遇过巨大的坍方意外,一名少女率先出来拯救大家,这个仪式也是为了表达对她的谢意。

 「坍方意外,是吗……」

 这个词语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但我依旧不清楚是何原因。

 「这座群山环绕的村子要是发生坍方意外,那可是会灭村的啊。」

 我脱口而出的话,也只不过是我对意外某种程度的想像而已。

 我无法想像,当时的人得经历什么。

 「祈丰祭」的重头戏,巫女的祈祷仪式好像开始了。

 小雅穿着巫女服饰,站在设计成神社的舞台之上。

 身形修长的小雅穿上合身和服,真的很漂亮。

 可是,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看着小雅,我的视野中出现了重叠的身影。

 娇小纤细的身体,虽然和小雅一点也不像,我却将她和小雅的巫女姿态两相重叠。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在我身旁欣赏着自己未来配偶美妙身影的哲也,脸上突然出现一丝担心地看着我,不过也仅有一瞬间。

 站在祭坛上的小雅,闭着双眼,双手合十,开始祈祷仪式,接着头上便出现了一记硕大的烟火。

 近在咫尺的爆裂声,几乎要震破我的耳膜。我停下思考,和大家一起仰望着夜空。

 伴随着巫女祈祷而在夜空绽放的大型烟火,形成一种奇幻的氛围。

 盛大的烟火接二连三地升空,每次绽放皆引起众人的欢呼声。

 这的确是可以成为推广雾山村的一大观光名胜。

 山海之间、烟火以及巫女,能够同时近距离欣赏这些元素的地方,可找不到第二个了。

 活动重点的烟火结束后,人群渐渐散去。

 有些人返回租借的民宿,有些则是前往停车场。

 但仍有些人留在会场,看样子「祈丰祭」尚未落幕。

 烟火施放完毕之后,巫女向大家说明有关这个雾山村过去所发生的事。

 如今的雾山村村民众多、观光客络绎不绝,但过去是个群山环绕,地理位置不佳,基本上只能勉强自给自足的小村庄。

 因此,为了祈求作物能够丰收,才会有这样的祭典仪式。

 一开始是简单介绍雾山村的历史背景,说着说着就说到别的事情了。

 小雅站在祭坛,翻开一本有如古籍般的书册。

 「那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股很强烈的熟悉感。

 这个夏天,我只不过是因为离家出走才来到这个村子,当然没有接触过与祭典相关的书册,但我对小雅手上的书册却感到一股无可抗拒的使命感。

 这不断在我身体里翻腾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这股情绪已经超过不协调感的范畴之外了。

 「距今一○四年前,有如今日举行『祈丰祭』的日子,本雾山村曾遭到大规模土石流袭击。和如今不同,当时的祭典在位于山中的神社举行,为了进行祭祀仪式,即便知道会降下豪雨,仍然必须进入山中……」

 小雅继续解说着当年的事。

 在祈丰祭当天降下豪雨的事、在已知危险下仍坚持举行祭祀仪式的事。

 还有,当时的巫女放弃进行仪式的事。

 「当时的巫女,在确认豪雨带来的危险性后下了山,抛弃了身为巫女最重要的职责,没有如期进行祭祀仪式。即便危险,身为祭祀要角的巫女也必须完成自己的使命,但当时的巫女却没有这么做。村民们纷纷发出无法接受及批判的言论,但巫女却执意不肯入山,反而开始做些已经无法称为恶作剧的恶行。她拿着没有人见过的道具,恐吓每个想要接近山区的人,甚至威胁想要代替巫女执行仪式的人。」

 真是个无厘头的巫女。

 我还真想见见做出这些坏事的巫女呢。我不自觉想。

 她一定是位很有趣的人。

 「巫女多次呼吁大家『会发生土石流,大家千万不要靠近』,但对当时自给自足的村民来说,祈求一整年丰收的『祈丰祭』至关重要,所以他们不听从巫女劝告,执意执行祭典。」

 也就是说,大家认为比起担心那不确定是否发生的山难,应该优先举行能让村民安心一整年的祭典才是。

 巫女是祭祀仪式的重要角色,会长时间待在山里,等同于置身危险之中。

 尽管巫女持强烈反对意见,由于少数必须服从多数这种不明理的规定,没有人愿意支持巫女。

 「但是巫女却没有放弃阻止大家上山,她的行为看起来虽像保护自身安全,她的口中却反覆说着『我是为了保护村民』。」

 「我一定要保护这个村的所有村民。」

 突然间,我彷佛听见了一阵铃声。

 清新且干净的声音。

 一个令我心头一震却能让我放下心来的奇妙声音。

 我发现自己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可是环顾四周后,却没有看见我认为的那个人。

 「弥一,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

 我好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可是我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祈丰祭』仍决定照常举行,但巫女却采取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动。」

 小雅如吊着观众胃口般,说完的瞬间,同时点着了排列在四周的火把。

 「巫女放火点燃了那座进行仪式的山。虽然豪雨影响加上风势强劲,火势不足以过度蔓延,但放火烧山的行为,已经足够阻止村民上山。住在群山环绕的雾山村村民,大家对火烧山十分敏感,一听到火灾消息,立刻中止了祭典。」

 「你该不会想在『祈丰祭』当天办一场吓走所有村民的试胆大会吧?」

 「很接近了。不过,我的方法更确定村民不会接近山区。」

 没想到,确定让村民无法接近山区的方法居然是放火烧山,这已经超过讶异的程度,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我记得我曾和谁一来一往谈论过这件事。

 记忆中的她,脸上像蒙了一层雾,看不清楚面貌。我一定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必须想起来才行。

 「『祈丰祭』中止后,巫女对大家坦承自己放火烧山的事情,引起众人的愤怒。即便如此,她也不受影响,半威胁地引导大家尽可能地离开山区。当大家离山区有一段距离时,意外发生了。伴随着村中发出轰隆巨响声,眼前的山体开始崩落。」

 这就是袭击村庄的土石流吧。

 「最后,巫女的行动拯救了整个村庄的人。村民有的猜想她有预知能力,有的说她可能是未来的人回来拯救大家。土石坍方虽造成村庄大半毁损,所幸没有任何人员伤亡,让众人放宽了心。此时,有位女性喊着『我的孩子不见了。』」

 因为她曾说不想牺牲任何人,所以我知道她一定会有所作为。

 「巫女立刻冲了出去,在豪雨中奔向土石坍方的位置,寻找失踪的孩子。看着她的英姿,现场再也没有人继续抱怨。幸运的是,孩子并没有遭坍方吞没,只是受了轻伤。当巫女背着孩子想要回到大家聚集的地方时,发生了第二次巨响,土石流夹带着更多的砂石,直逼他们眼前,巫女为了保护孩子,抱紧了孩子……」

 那是一场难以言喻、难以想像的巨大悲剧。

 少女凭一己之身各处奔走,努力守护所有一切。

 这种结束生命的方式,未免太残酷了。

 「然而,有一件事必须告诉大家。巫女所保护的孩子,也就是我,奇迹般地获救了,我在这里记下当时的经历,以便日后传承。署名奥村弥彦。」

 「……」

 我说不出话来。

 奥村弥彦是我的曾祖父。

 他也受过结的救命之恩。

 然后,生命就这样连结到我这一代。

 当听完小雅所说的故事后,我的记忆全都恢复了。

 我想起了和她的相遇、别离,以及她完成使命的结果。

 只有我知道,雾山村如今这般繁荣,开拓工程也顺利地进行着,全要归功于结在一○四年前的那天拯救了一切。

 并且留下了这样的纪录。

 结最终贯彻了一切;贯彻了自己的意志、目的和信念,因此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成功改变了未来。

 她在那一天,将雾山村的总总成功连结至未来。

 「喂!弥一,你怎么回事?」

 「什么?」

 「你为什么哭?」

 「……呜、呜啊啊啊啊!」

 我克制不住悲伤,止不住眼泪。

 「啊……因为……结她……」

 「……」

 「可是……结果她……还是死了,太不公平了……」

 我的声音因哭泣而沙哑着,在嘈杂的喧嚣中,微弱地回响着。

 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实在不适合见人,不过完成祭祀仪式的小雅与她的村长父亲,来到我面前。

 应该是想对我说有关我曾祖父的事情吧。

 「弥一。」

 听见村长叫唤,我自然地端正起仪态。

 我挺直背脊,但留意着不过度僵硬。

 「请问有什么事?」

 「你觉得『祈丰祭』怎么样?」

 「怎么说呢,整个祭典都很棒,祈祷仪式和烟火都很美,能听到最后的故事我也很高兴……」

 这是我最真实的心情。

 「这是对主办方而言最棒的感想了。对了,弥一君,你是不是认识古川结小姐?」

 「……!?」

 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至少,不是现在该出现的名字。

 「从你的反应看来,应该是认识了。虽然我不清楚你和一百年前的古川结小姐有什么连结,不过她既然直接救下了你曾祖父弥彦先生的性命,或许有什么联系点。」

 一时之间,我完全不懂村长在说些什么。

 与其说不懂,应该是村长一直没有说出话题的核心。

 「也就是说呢,前人们告诉我,如果哪天有个和雾山村有缘的高中生奥村弥一来到村里,就把这个交给他。」

 村长说完,站在一旁等候的小雅,拿出一卷书册──《雾山古文书》交到我手上。

 虽然我有印象,但看起来和我之前拿过的文书好像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刚才小雅念的文书副本吗?」

 「不是,这本才是正本。正本交给你,副本在『祈丰祭』上使用。」

 交到我手上的《雾山古文书》正本,看起来比副本更有岁月的痕迹,

 充分说明了这是从一百多年前留下来的古物。

 「这其中,刚才小雅念的只是前半段内容,后半段是我们没有人看过的内容,而且特地注明了只有弥一可以阅读。我们遵从拯救村庄的恩人古川结之言,没有任何人看过后半段。我想,可能有什么历史价值的内容,或是和这座村庄有关的重要之事,若真是如此,希望你能告诉我。」

 村长连珠炮似地说着。

 他一定是压抑了自己想看却不得的欲望吧。

 可是,我没想到应是百年前之人的结,居然会留信给我。

 回过神来,村长、小雅以及一旁的哲也,都已经离开了。

 一定是在意我的心情吧。

 我缓缓地翻开《雾山古文书》

 前半段正如村长所言,小雅在祭典仪式中所读的是关于这座村庄以及结的英勇事迹。

 我一页一页认真往下读。

 然而,一到了后半段,里面的纸感觉更加古老,要读清文字也更费力。

 可是,仔细一看,这不该属于百年前的东西,反而像是我常见的、各处皆有贩售的活页纸。

 并且,从第一行字开始,我就清楚知道这是我熟悉的女孩所写的字。

 「首先,如果拿起这封信的人不是高中生奥村弥一的话,请将此信收好,不要阅读此信。并且,请帮我转交给生于一百年后的他。

 致百年后的你

 我在这封信中,写下我的心情。

 要回到一百年前,必须在神社中停留六天半以上,思绪一转,我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想着你。

 所以我想写封信给你,我拿牙牙给我的叫做笔记本?的东西写给你。

 可能我回到过去后,所有事都会恢复原状,你就不会记得我了。这样的话我会很尴尬,所以请你当作没看过这封信。

 我们认识的契机,是你偶然间发现我在神社里睡觉。

 如果当时你没有发现我的话,我不知道会前往多久之后的未来。

 我也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呢。

 你总是很照顾我,明明自己害怕回到过去的实验,却还是陪着我。

 真的很谢谢你。

 不过,我也没想到,我的初恋情人居然是一百年后的人。

 当然不可能想到的。

 对你来说,我是一个大你一百岁以上的老奶奶嘛。

 嘿嘿,我可是比你大很多很多岁喔!

 现在,你的时代是什么样子的呢?

 大家脸上都充满笑容吧。如果我成功救了大家,那么一定会变得更加繁荣、热闹吧。至少,在我出生的年代,这里有更多的人,而且总是很热闹。村里的每个村民,大家都是朋友、家人,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距离感。也因为如此,我无论如何都要救他们。

 《雾山古文书》中,最后写着我的名字,虽然我有可能无法得救,但我不是特地去赴死,我一定会试着奋力抵抗。

 我希望你能在未来见证我努力的成果。

 请替我好好确认发生了什么变化,留下了什么结果。或许这又是给你添麻烦,不过还是拜托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这个忙。

 况且,我是连结人与人之间,与人缔结缘分的结呀,

 我一定会连结所有村民的缘分,不让缘分消失的。

 因为,你也已经是雾山村家人的一分子。

 或者说,我和你也是一种成功连结,

 和你牵手、被你拥在怀中,这些感觉我现在仍然记得。

 我真的好高兴。

 还有你带我去学校,对我述说你的梦想,以及让你怀抱梦想的那次相遇。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好快乐,

 怎么办,一想到你,我就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情了。

 好想见你啊。

 好想跟你在一起啊。

 好想听听你的声音啊。

 好想再感受你的温柔啊。

 有太多太多想和你一起做的事了。

 所以,为了不要后悔,我把所有的感情都写在信里。

 想到你会读到这句话,我就很难为情,不过那时候我已经不在了,先说先赢喽!

 我,古川结,深爱着你奥村弥一。

 结果,我想说的其实只有这句话。

 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所以写下这封信。

 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这是我的心声。

 真的很谢谢你。

 虽然还有很多想说的话,还想继续对你表白,但我该走了。

 所以,我要出去了。

 我要去拯救大家。

 我出发了。

 最后,让我说一件浪漫的事。

 你之前给我的可以听音乐的计时器?我用它计时我写这封信花了多少时间,居然花了两个小时!

 在神社里的两小时,等同于现实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半,

 所以这封情书应该是世界上花最长时间写的情书对吧?

 嘿嘿,怎么样?

 是不是觉得很美妙啊?」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