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防治传染病!

开始行动

第七卷 防治传染病!  开始行动 我跟艾莉丝要本来想替我们做早餐的克兰西不用准备我们的份,在离开办公室以后直接前往他帮我们安排的房间。

 我上一次长期待在南斯托拉格的时候也是住在同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领主宅邸里最高级的客房,里头有很大张的床跟沙发,装潢给人的印象相当朴素。

 我有点意外曾经是坍德•吾艳家的这座宅邸会有这种房间……会是后来改装过吗?

 又或者是他对客房没什么兴趣?

 总之,我很高兴这里的客房没有异常奢华。

 毕竟真的要住人还是实用性比外观重要多了。

 我躺到看起来有点贵,可是坐起来很舒服的沙发上,叹了一大口气。

 「唉~~」

 「辛苦了,珊乐莎。你还好吗?」

 艾莉丝边说边坐上沙发,接着把我的头抬起来,让我躺在她的腿上。她摸了摸我的头,慰劳疲惫不堪的我。

 她温柔的动作,也让我感觉心里比较没有那么沉重了。

 「身体是不觉得累,精神上……就有点累了。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很容易累。」

 「知道自己的决策会影响人命,压力一定很大。爸爸他们在之前发生饥荒的时候也曾烦恼类似的问题。当时挨饿的不只是我们的领民,还有来自其他领地的难民……所以得决定要不要对他们见死不救。连当时还小的我,都看得出来爸爸那时候有多苦恼。」

 「他最后还是选择连难民一起救了吧?我真的很佩服厄德巴特先生愿意对难民伸出援手。」

 「可是这也导致我们洛采家后来差点被债务压垮。不对,应该说是早就被压垮了。我无法判断以一个领主来说,他当时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这的确很不好说。毕竟事后才来评论的人想怎么解释都解释得通……」

 从领民优先的观点来看是错的,但从人命优先的观点来看会是对的。

 若从贵族应该保护自己领地的观点来看,则是无法断定他的选择百分之百正确……

 「反正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就当作他当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吧。」

 「但洛采家是因为有你,才能平安度过危机。而且我们还害你必须受苦。抱歉,如果我有能力帮你分担更多重担就好了……我很后悔自己以前没有好好学习更多有用的知识。」

 我仰望着艾莉丝的脸,发现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难过……

 于是我举起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艾莉丝,你不需要自责。毕竟这次的事情跟我是洛采家的人无关,要怪就应该怪菲力克殿下。对,这一切都是那个总是丢麻烦事过来的王子害的!」

 我大力表示所有责任都在那个臭王子身上,艾莉丝就发出小声的苦笑。

 「哈哈哈……你这些话要是被他听到了,他又会再丢一堆麻烦事给你喔。尤其他现在已经盯上你了──不对,应该说他很看重你的能力才对。」

 唔~虽然受到他看重,是比他想除掉我才会盯上我好啦──

 「不管是盯上我还是看重我,对我来说都只是困扰。我只希望他最好不要来烦我。」

 「可是你是奥菲莉亚大人的徒弟,应该很难吧?这也是一种成为名人的代价吗?」

 「呃。你这么说,我还真没办法反驳。毕竟成为师父徒弟的好处多到会让这种坏处都显得不算什么了。呼……」

 我闭上双眼,叹了一小口气,并放松全身的力气躺在艾莉丝腿上。

 我其实很想直接睡着……但还有该做的事情没做。

 「好了!我们差不多该来吃萝蕾雅帮我们做的早餐了。」

 我稍稍逼自己打起精神坐起身,伸手去拿带来的行李。

 「嗯,我们吃完再休息吧。其实我也累了……看来我锻炼得还不够。」

 「你已经够厉害了。虽然我们中间有停下来休息一次,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全程保持那个速度从约克村跑来这里。」

 萝蕾雅帮我们做的便当分量以两人份来说算是偏多。

 我在心里感谢明明没多少时间,却用心帮我们准备宵夜跟早餐的萝蕾雅,同时用客房里的茶壶泡茶。艾莉丝则是帮忙把餐点放到桌上。

 「萝蕾雅的厨艺真是一天比一天还要厉害了。」

 「毕竟她几乎每天都会帮我们煮三餐。她一开始还没有现在这么会煮饭,应该是因为她有上进心,才能变这么厉害。」

 萝蕾雅在来我店里当店员以前就曾跟她的妈妈玛丽女士学过厨艺了,当时的她煮饭还没有特别好吃,顶多是以她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算厨艺特别好。

 但是她后来主动来问我下厨的诀窍、努力研究师父她们送来的食谱,还会勇敢挑战在自己家不曾用过的食材。也是这样长久努力下来,才有现在的好厨艺。

 「而且吃进嘴巴里就会马上感觉到这是萝蕾雅亲手做的料理。」

 「是啊。能在外面吃到熟悉的味道也让人特别安心。」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把分量偏多的早餐吃完。一吃饱,就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呵啊~……呼。」

 「呵呵,看来你也一样很累。你要不要先去把身上的汗冲一冲?这里应该有浴室吧?」

 「有……但是现在去洗澡,搞不好会直接睡死在浴室里。」

 我的确很想在睡觉之前先把身体洗干净。

 可是又好想睡……怎么办?

 「你看起来真的快睡着了,真难得……果然是压力太大了吗?」

 艾莉丝在小声说完这句话后,起身扶我起来。

 「我不放心让你自己一个人洗澡。我陪你去。」

 「啊……嗯,那就麻烦你了……」

 我带着有点放空的脑袋跟着艾莉丝一起去浴室,她不只帮我洗身体,还带我进浴池里……泡完澡之后身体暖呼呼的,也比较没刚才那么累了。我在换好睡衣之后坐到床上。

 「呼~……」

 「珊乐莎,你要睡了吗?我的大腿可以再借你躺。」

 「这主意是不错,可是那样你就不能睡了吧?嗯~」

 我往后躺,伸了个懒腰。不久,换好睡衣的艾莉丝也过来坐到我身旁。

 (插图012)

 「也是。那,我就牵着你的手到你睡着吧。」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啊,我这么说不是要你对我做大人才会做的事情喔。别会错意了。」

 「我没有会错意……我只是觉得睡觉的时候能感觉到别人的体温,其实意外让人安心。」

 「哎呀?难不成你有亲身体会过吗?」

 「因为我以前──不对,一直到前阵子都还是跟凯特一起睡。」

 「哦?是喔,我是不会特别追究你在我们结婚之前的行径啦。」

 「你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还是我应该说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相依为命』会比较好懂一点?因为我们离家开始当采集家以后的生活也不太好过。尤其我们虽然从小就在贫困贵族家庭里长大,却也只是两个饱受大人呵护的小女孩。」

 我笑着看向艾莉丝,故意调侃她。她则是一边苦笑,一边掀起被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钻进被子里之后,连艾莉丝都跟着躺到我旁边。

 「我没有要求你陪我一起睡啊。」

 「偶尔一起睡没什么关系吧?──你真的不喜欢有人陪你睡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

 「我没有说不喜欢啊。」

 「那我们就一起小睡一下吧。我也有点累了。」

 「这样啊。那晚安,艾莉丝。」

 「嗯,晚安,珊乐莎。」

 虽然我们不至于牵着手,但还是一起在同一张床上闭上双眼,小睡片刻。

 ◇ ◇ ◇

 睡了几个小时让脑袋休息过后,我们跟雷奥诺拉小姐和玛里丝小姐就在克兰西的带领之下前往宝库。

 宅邸的宝库会位在地下楼层似乎是想方便防盗。我们走下长长的楼梯,并在最底下看见一道冰冷又厚重的巨大门扉。

 「真不愧是前从男爵的家。哪像我们洛采家顶多只有个小型的谷仓而已。」

 「是吗?可是我家也有宝库,应该不少见吧?」

 「玛里丝,我家只是个小小的骑士爵家……拜托别拿我们跟伯爵家比。」

 玛里丝小姐对露出苦笑的艾莉丝轻轻耸了耸肩。

 「不过,我家那个挤到本来连脚都没地方踩的仓库在我的努力之下,也变得比以前宽敞一点了。」

 「……嗯?你曾帮家里的人整理宝库吗?」

 「怎么可能。我看玛里丝大概是利用整理宝库的机会跟家里讨钱吧。」

 「意思是……玛里丝小姐把宝库里的东西拿去卖掉换钱了吗?」

 我这么询问玛里丝小姐,却看到她把头撇向一旁。

 「……我那时候听他们说是整理仓库的好机会。」

 「「呃……」」

 「反正那些宝物都不会拿出来用,留着重要的东西就好了。」

 这种想法不是不合理,可是把宝物拿去卖的人自己说这种话,就显得很没说服力。

 听起来只会像在找借口。

 「哈哈哈,其实这个仓库里的东西也比以前少了很多,只有收纳空间特别大──哼!」

 克兰西解开门锁,用力推开看起来很沉重的门,而门后的景象一如我的预料,是一间非常大的地下室。

 目前的光源只有克兰西手上的炼器,没有办法看清楚整个宝库的模样,但这里搞不好比我家还要大。

 「有点太暗了。『光』。」

 雷奥诺拉小姐用魔法在天花板附近制造出几个光源,清楚照亮了室内──然而,映入我们眼帘的这座宝库却是让人忍不住想用「寂寥」来形容它。

 这里到处都有看起来很昂贵的东西,数量也不算少,却能看见收藏柜当中有很多空位。地下室的宽敞空间也反倒更加衬托了这份凄凉。

 「这里曾经有九成的空间都放满了收藏品……我也真是的,年纪一大,就老是忍不住回想起过往的繁华。」

 克兰西轻轻捂住泛泪的双眼,微微摇了摇头,接着指向宝库右侧的最里面。

 「跟炼金术有关的收藏品在那边。这是目录,再请各位帮忙确认了。炼器基本上不会放在别的地方,不过……」

 「有些东西乍看很难辨别它是不是炼器。珊乐莎、玛里丝,我们先来检查留在这里的收藏品吧。没办法分辨的东西先暂时搁在一边。」

 「知道了。每样收藏品确认完就在目录上做记号吧。」

 「了解。」

 炼器很好分辨。就算有我没看过的东西,也只要问问看雷奥诺拉小姐跟玛里丝小姐的看法,再拿来跟目录比对,就能看出是不是炼器,所以检查起来非常顺利。

 至于炼药,则是就某方面来说很不好辨认。

 基本上只能靠贴在上面的标签来辨识,可是偶尔会有标签脱落的状况,这种就无从分辨了。

 炼药种类繁多,几乎不可能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看出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我们只能把这些炼药集中放在一起,借着跟目录上还没做记号的炼药互相比对来猜测它的效果。

 「这样看下来,炼药几乎都没被人带走呢。」

 「毕竟炼药意外不是很好变卖──话说,老伯,这些炼药应该都放很久了,还是直接销毁比较好吧?」

 「除非装在比较特殊的瓶子里,不然早就过期了。」

 「里面也有些昂贵的炼药……但换作是我,我一定不会拿来用。」

 这间地下室的室温变化应该不会太大,不会不适合储存炼药。

 不过,也只是「不会不适合」而已。假如是前前任领主那时候弄来的,至少就摆了超过十年。如果只是单纯效果变差倒还好,一想到放了这么久的炼药可能会变质,我就不敢用了。

 「的确。等确认完缺漏情形,就全部销毁吧。」

 「我也认为还是销毁比较好。不然留着也只是占空间。」

 我在同意克兰西的决定之后,玛里丝小姐忽然发出小声惊呼,把柜子里的一瓶炼药拿在手上晃了几下。

 「哎呀?这里有变性药耶。反正销毁也是浪费──」

 「不需要!」

 「我什么都还没说啊。」

 「珊乐莎大人,您需要的话,可以直接拿走──」

 「就说不需要了喔!我才不敢用不确定保存状态好不好的变性药。玛里丝小姐也知道药效不完全的危险性吧?」

 「那当然。要是在奇怪的时机变回原本的性别,就等着出大事了。」

 像是在怀孕期间突然变回来就很危险。如果用变性药的是女生倒是没什么差。

 「不过,单纯拿来玩一下应该还好吧──」

 「你们贵族就是这么奢侈!总之,我不需要变性药。而且现在比较麻烦的是炼器。看起来好像少了几样炼器,我们来找找看是不是放到其他地方了吧。」

 「我也来帮忙找。珊乐莎,你知道那些炼器的外型吗?」

 「我想想,目前还没找到的炼器──」

 艾莉丝跟克兰西也和我们三个一起在宝库里到处搜找,过程中有多找到一些以为已经遗失的炼器,却也不是全部都有找到。

 「没放在宝库里的炼器总共有五个。」

 「该说遗失的数量没有原本预料的多吗?」

 「毕竟这里有其他明显很值钱的财物,一般绝对不会想优先拿走不知道值不值钱的炼器。而且只是单纯想拿去卖钱还算好的……偏偏没找到的炼器里面有些不太寻常的东西。」

 目前没有找到的五个炼器分别是「疾风之蹄」、「挖土机」、「无情手杖」、「空隙短剑」、「裘毗希斯之壶」。

 遗失的炼器的确不多,可是里面有几个是我没听说过的炼器……

 「挖土机应该只是忘记更改目录内容。我记得很久以前就转让给拥有矿山的贵族了。」

 「那就剩下四个了。珊乐莎,剩下几个是什么样的炼器?」

 「疾风之蹄是马蹄铁。这种炼器可以减轻马的负担,让马跑得更快。」

 「空隙短剑是有点危险的炼器。我听说它可以隔着墙壁攻击人,效果强一点的还有办法不进门就杀死人。」

 「无情手杖也有点危险。它是一种可以提升魔法威力的炼器,缺点是会消耗使用者的生命力。正常人是不会想用它啦。」

 这几种我只听过疾风之蹄,但听说市价都非常昂贵。

 只是这几样炼器比较特殊,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买家。

 「真不愧是从男爵的家,竟然有这么特别的炼器。最后一个裘毗希斯之壶呢?名字听起来满奇怪的。」

 「我没听过这种炼器。雷奥诺拉小姐跟玛里丝小姐听过吗?」

 「我也没听过。真的有这种炼器吗?──只是我也不太知道《炼金术大全》第八集以后有什么炼器,顶多知道一些比较有名的。」

 雷奥诺拉小姐语带疑惑地说完,玛里丝小姐也接着说:

 「这个嘛,我也只知道童话故事里的『裘毗希斯之壶』,其他就不清楚了……」

 「咦?什么童话故事?」

 我从来没听说过相关的童话故事。玛里丝小姐一脸意外地看着感到疑惑的我。

 「哎呀?你没听说过吗?师父也是?──呵呵呵。」

 玛里丝小姐一看到我、雷奥诺拉小姐、艾莉丝跟克兰西都不知道她说的童话故事,就露出带着少许优越感的笑容。雷奥诺拉小姐似乎是觉得有点恼人,立刻拍了一下玛里丝小姐的头,要她继续说下去。

 「只有家里够有钱的人才有机会听跟看童话故事。你别卖关子了,要说就赶快说!」

 「痛死我了!真是的……总之,这则童话要从一个贫穷的男子捡到壶开始说起。」

 男子在某个海岸捡到有点脏的壶,决定带回家当成水瓶。

 他在洗干净以后,才发现那个壶看起来非比寻常。

 他认为那个壶一定是值钱的名贵珍宝,努力把壶擦拭得更加干净,并偶然得知放进壶里的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成原本的两倍。

 总是挨饿的男子一开始是把地瓜变成两倍来填饱肚子,然而,人类一旦能够吃饱喝足,心里就会产生更多的欲望。

 「他后来开始利用那个壶做生意,也有人试图抢走他的壶……中间这些剧情不是那么重要,我就直接省略了。男子最后是因为满到连壶都装不下的金币太重,跟船一起沉到了海里面。那个男的名字就叫裘毗希斯。」

 「你还真的一口气省略很多耶!」

 「如果没有在赶时间,我还满想听听看完整故事的……不过,应该不可能只是碰巧取一样的名字而已吧?」

 「不可能吧,除非它用的是更普遍的名字。但不晓得是制作者帮炼器取名的时候有参考这则童话故事,还是先有裘毗希斯之壶,才有人用它当题材写故事。」

 「真的有那么神奇的炼器存在吗?我虽然亲身体会过炼金术有多厉害,可是也不至于做出这么夸张的东西吧?」

 艾莉丝眉头深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三个炼金术师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看了看彼此,说:

 「单纯问做不做得出这种炼器的话,我很肯定绝对做不出来,可是……」

 「也很难断定世上真的不存在这种炼器。毕竟效果超出常人理解范围的炼器意外不少。」

 「我猜『什么东西都可以变成两倍』这部分大概是假的,不过在特定条件下发挥类似的效果也不是不可能。用非常单纯的炼器来举例──比方说涌水瓶好了,它的水不就是无中生有吗?」

 「唔,经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满有道理的。单看量的话,涌水瓶的效果的确比变成两倍还要夸张……」

 艾莉丝听完雷奥诺拉小姐举的例子之后,还是显得有点疑惑。

 大概是因为水太过随处可见,比较难明确感受到她想表达的意思。

 「对了,老伯,那个裘毗希斯之壶实际上有什么功用?」

 「我也不清楚。可能当时带来的时候被当成用途未知,或是没什么用处的炼器了,不然应该会告知我那种炼器的功用才对。」

 「说的也是。会不会是卖那个壶的家伙故意取个听起来很耸动的名字而已?」

 「不算非常有名,可是也实际存在的童话故事──拿来当噱头的确还不赖。」

 因为太过有名,反而会不容易认为在自己眼前的东西是真货;故事编得太假,又很难让人真的相信商品来头不小。

 挑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的童话故事来当噱头搞不好还刚刚好。

 「也有可能实际上只是个垃圾……但问题是有人特地把它拿走。老伯认为是约瑟夫拿走的,对吧?所以你才会提醒珊乐莎要小心。」

 「对。一般人就算拿到炼器,也要有人帮忙说明才知道具有什么功用,自然也很难转卖。可是曾借住这座宅邸一阵子的约瑟夫是炼金术师,他说不定是发现裘毗希斯之壶是很有用处的炼器,才会私自带走。」

 约瑟夫是潜在的敌人──不对,对方是真的很恨我,应该算是明确的敌人?

 而他特地带走了一个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功用的炼器。

 「真的满让人不放心的……」

 「对不起,我一定会尽快找出约瑟夫的所在地。既然会有炼器遗失,就很有可能是熟知炼金术的约瑟夫所为。如果能在他那里找到遗失的炼器,就有足够的理由逮捕他了。」

 「我是很想麻烦你调查约瑟夫跟那些炼器的去向,可是……」

 我们现在真的该分配人力去找他吗?

 应该要优先处理眼前的疫情问题,而不是去找还只是个不定时炸弹的约瑟夫吧?

 我烦恼得忍不住发出「唔~」的声音,途中,一旁跟我一样烦恼到面露复杂神情的艾莉丝忽然抬起头,说:

 「克兰西,宝库里被偷的不是不只炼器吗?会不会──那个壶也是被约瑟夫以外的一般人拿走了?」

 「呃,可是,只有炼金术师才会──」

 「不,我想说的是──那个炼器应该跟它的名字一样是个壶吧?有没有可能是当时来偷东西的人觉得那个壶很方便他一口气装走很多财物,就顺便带走了?」

 「「「…………」」」

 她的意思就是「搞不好只是一个不知道那个壶有什么价值的小偷开开心心地把金币跟宝石都放进去,再抱着壶离开」。

 意外有可能真实发生的情境让我们一同陷入沉默,这也使得艾莉丝有点慌张地看向我们几个,问:

 「我……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没有……总……总之,我们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再来拟定接下来的计画吧。凡事都要先做好万全准备,才不会在临时出状况的时候手忙脚乱。」

 「是啊。我也会多留意有没有他的消息。至少约瑟夫如果人在南斯托拉格,我一定会听到风声。」

 「那就拜托你了。克兰西……就以防疫为优先吧。我们不能为了找出约瑟夫而本末倒置。约瑟夫的事情交给我来想办法就好。」

 克兰西在听到我这么说以后陷入短暂沉默,看起来很烦恼。但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所以他最后还是回答了一声「遵命」。

 雷奥诺拉小姐跟玛里丝小姐在离开宝库之后匆忙赶回店里。

 玛里丝小姐预定会在明天早上出发,除非被其他事情拖延。

 她必须在那之前准备好要带去的行李,也就是研究跟治疗疾病需要的用具。

 而我们则是跟着来找我们的团长一同前往练兵场。

 团长已经召集好可以派去格连捷的士兵了,这一趟是要去挑出抵抗力可能比较高的人……但团长却一直不时瞥向我的脸,似乎很想说什么。

 不知道克兰西是不是很在意他这种稍嫌失礼的态度,脸色不太好看,于是我决定抢在克兰西之前先询问团长有什么事。

 「团长,怎么了吗?」

 「呃,就是……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尽管问。我反倒希望你有什么疑问就马上提出来。心里的疑问得到解答,应该也会让你比较能安心执行任务。」

 「谢谢珊乐莎大人。之前……您曾说要挑出抵抗力比较强的人,可是真的能够分辨谁的抵抗力强不强吗?我知道有活力的年轻人比较不容易罹患疾病,可是我们领地军基本上都是身体健康的年轻士兵。」

 毕竟身体不健康的人也不会想当士兵,更不可能跟得上军队里的严格训练。

 所以我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其实还是有粗略的判断标准,只是很少人知道而已。」

 据说人类对疾病跟毒素的抵抗力跟个人的体力、魔力、精神力有关。

 用非常简略的方式来解说的话,就是假如某个人有一○○的体力、一○○的魔力、一○○的精神力,那他就可以承受强度三○○以下的毒素。

 不过,目前没有方法可以精准测量出这三个项目的明确数值,而且每个项目换算成抵抗力时要乘上的数字又不太一样,有一说指出「假设精神力是乘以一,那体力就要乘以一•五左右,魔力则是乘以一•二左右」。

 也就是说,用刚才举例的数字来算,抵抗力的数值就会是三七○。

 「这个理论提及的数值正不正确还很难说,不过整体上的方向似乎是对的,所以就算每一个士兵都经过同样的训练,魔力比较高的士兵还是容易有更好的抵抗力。」

 「意思是珊乐莎大人要挑出魔力量较高的士兵吗?可是,我们军中几乎没人会用魔法……」

 「不会用魔法的人也会有魔力。虽然我不知道用这种方法决定派去格连捷的人选能带来多大的效益,但我们应该尽可能降低士兵染病的风险。」

 像萝蕾雅是在我教她以后才开始用魔法,可是她的魔力量就非常多。

 她身体特别健康搞不好不只是因为在乡下地方的自然环境当中长大,也跟她本身魔力特别多有关系?

 顺带一提,明明已经上了年纪却还很有活力的克兰西,也是属于魔力特别多的人。

 只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用魔法。

 「珊乐莎大人,谢谢您这么为我的下属们着想。不过,魔力量应该不好测量吧?」

 「的确很难测量出精准的数值,但我可以大概看出魔力多寡。从列队站好的士兵当中挑出魔力相对比较高的人不是难事。」

 我一回答完团长的疑惑,他就倒抽了一口气,讶异得睁大了双眼。

 「真不愧是珊乐莎大人!原来您不只实力坚强,还能辨别魔力特别多的人……我布莱昂着实甘拜下风!」

 对,团长的名字叫布莱昂。

 不知道为什么他跟警备队队长──队长的名字叫卡尔文──都很尊敬我。

 ……大概是因为上次来参加他们的训练,帮他们减轻了不少压力吧。那次真的让我又重新体会到师父的剑术真的超乎常人。

 「辨别魔力量……珊乐莎大人,每一位炼金术师都有能力做到这种事吗?」

 「其实不一定。而且应该满少人办得到的。」

 我否定了看起来很好奇的克兰西提出的疑问。

 光是能从肌肉看出来的力气都很难只仰赖视觉来测量出准确数值了,更何况是魔力。这种辨识能力很难学。

 像当初最先发现我魔力特别多的不是炼金术师培育学校的教师或教授,而是师父──这么说应该就比较好理解有多难学了吧?

 师父发现我的魔力天赋也让我找到了人生的出路,所以我后来也付出不少努力在学习怎么辨识魔力。

 因为我希望未来要是遇到跟我一样的人,也可以像当初的师父一样向对方伸出援手。

 「我曾听说有种炼器可以大略估算一个人拥有多少魔力……」

 「喔~的确有那种炼器。只是价格贵得很吓人。」

 「珊乐莎,你没有那种炼器吗?」

 「没有、没有。毕竟我用不到。就算真的有,这次也派不上用场。用炼器来测魔力太浪费时间跟成本了。」

 聊着聊着,就抵达了练兵场。

 待在里头的众多士兵都已经整好队,静待我们的到来。

 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会这样应该是因为召集的条件是抵抗力要够强,外加目前的领地军本来就是年轻人比较多。

 原因当然是出在吾艳从男爵家被撤销爵位。

 当时赶走了有问题的军人,重新招募新兵,自然拉低了军中的平均年龄。

 把从事不法行为的人清干净是好事,但资深军人变少也会衍生出整体战力变弱的问题──我本来很担心会变成那样,结果实际上好像没造成多大的影响。

 说来也满哀伤的,因为原本的军队本来就没有训练得多精良,那些透过不法手段赚取利益的家伙也不可能有多厉害,到头来好像还是愿意努力锻炼的新兵比较好。

 待在练兵场的士兵们神情都非常严肃,看得出他们很认真看待这份任务──

 「注意!珊乐莎大人要训示你们!所有人,立正!」

 ──咦?我没听说我要负责训示这些士兵啊。我本来不打算把气氛弄得这么严肃,只打算走到魔力偏多的人面前说「来~你的魔力比较多,来这边。要加油喔!」而已耶。

 所有士兵瞬间立正站好,视线也全集中在我身上。

 我的心脏并没有强到可以在这样的压力下说出那么没紧张感的话。

 决定假装很有威严的我踩着缓慢的脚步往前走,同时拼死命思考自己该讲些什么,最后缓缓开口,说:

 「……相信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南斯托拉格东南方的港都──格连捷传出了疫情。我决定封锁格连捷,现在必须从你们之中挑出一半的人参与封锁计画,另一半则是负责支援。」

 我讲到这里先告一段落,看了看士兵们的表情。

 他们看起来……没有被我这番话吓到。

 太好了。要是这时候就被吓到,就没有人手可以派去格连捷了。

 「能否成功抑制疫情大规模扩散,避免造成莫大的牺牲,全看各位的努力。希望你们能够尽全力保护罗赫哈特──也是保护你们居住的家园。我很期待各位的表现。」

 「向珊乐莎大人敬礼!」

 我也模仿士兵们整齐划一的动作答礼,随即看向团长,说:

 「那么,我们马上来分组吧。先请所有人靠向左边──」

 ◇ ◇ ◇

 领地军在我挑选完要派遣的士兵的隔天出发,准备前往格连捷。

 顺利的话,差不多五天就能完全封锁格连捷。

 玛里丝小姐也会跟军队一同出发,但是她跟她的护卫会比军队更早进入格连捷执行任务。

 而我也在一大早目送他们离开以后,就忙着处理各种资料跟收集情报。

 调动人员跟物品本来就需要写好相关的必要文件,再进行核可。

 尤其物资的调动又特别困难,如果没有经过仔细考量就从其他城镇运送物资去疫区,疫情又蔓延到那些城镇,反而会增添麻烦。再说,资料上写的物资也不一定真的还有存货。

 所以我们必须一一确认实际上的物资存货是否跟资料上相符,同时预测疫情会怎么扩散,还要考虑需要准备多少物资跟应该要把物资分配到哪里。我一边和克兰西和艾莉丝讨论,一边拟定出数种版本的防疫计画。

 然而,目前还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再加上我也是第一次主导防疫。

 这导致我们只能拟定粗略的计画。我在忙完一天以后先暂时放下工作,在隔天跟艾莉丝一起去找雷奥诺拉小姐讨论一些事情──讲得精确一点的话,是连人在约克村的蜜丝缇跟萝蕾雅也会参与这场会议。

 开会的地点在雷奥诺拉小姐店里放着共音箱的房间。

 我们聚集在共音箱旁边,启动并开始通话:

 「蜜丝缇、萝蕾雅,你们听得到吗?」

 平常这时间她们两个都起床了,应该会待在能听到共音箱的声音的地方。我们没有等没多久,就听到了来自另一头的回应。

 『──听得到,而且听得很清楚!』

 『珊乐莎小姐,你还好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我没事。毕竟我也没亲自去传出疫情的格连捷。」

 『太好了。你不要太勉强自己喔。』

 「嗯,谢谢你。」

 明明才两天没见,我却觉得萝蕾雅的声音好令人怀念。是因为她在我心目中是日常生活的象征吗?

 『那艾莉丝小姐呢?你会不会很累?』

 「我不累。而且我在来南斯托拉格的路上都没有拖慢珊乐莎的脚步──对吧?」

 艾莉丝看向我,想寻求我的同意。我也点点头,说:

 「嗯。虽然我们不是从头到尾都没休息,但抵达南斯托拉格的时间也够快了。」

 『这样啊。那太好了。』

 『珊乐莎学姊,你们的防疫对策还顺利吗?』

 「我们才开始展开行动而已。现在刚派军队去封锁格连捷,也请玛里丝小姐跟着到当地调查是什么疾病,我们留下来的人则是继续讨论今后的对策……算还在努力调查现况吧?」

 『玛里丝小姐是之前曾来店里帮忙的那个人吧?真的可以放心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处理吗?她曾经欠钱欠到害自己倒店,不是吗?』

 蜜丝缇曾见过玛里丝小姐,但不熟悉她是什么样的人──应该说,我也只跟蜜丝缇讲过她欠钱的事情。雷奥诺拉小姐在蜜丝缇语气不安地说完这番话后,笑着说:

 「别担心。她其实还是很优秀的。尤其对疾病的了解更是没多少人赢得过她。我看不只是我,一定连珊乐莎都没有她厉害。」

 『原来她那么厉害啊……?』

 「我也不太清楚,但既然雷奥诺拉小姐都这么说了,应该是不会错。毕竟玛里丝小姐本来就是很优秀的炼金术师,只是很不会做生意而已──啊,说到做生意,蜜丝缇,我见到雷尼了。我想顺便通知你信也已经交给他了。」

 『太好了,幸好他还在南斯托拉格。看来哥哥偶尔也会有立下功劳的时候嘛。』

 「他这次立下的功劳可大了。因为最先到南斯托拉格通报格连捷出现传染病的就是他。要不是他,我们大概会晚好几天才开始采取行动。」

 『……真的吗?我哥哥竟然帮了这么大的忙?』

 「他好像是一发现当地有出现传染病的征兆,就赶过来通报了。我也没料到他会这么机警──不对,说『没料到』好像还满失礼的。」

 『不,我不觉得学姊这么说很失礼。不过,呃……那个……』

 蜜丝缇直截了当地表示我没说错,接着又支支吾吾的,像是想问我什么事情。于是我开口说:

 「嗯,雷尼目前很健康。接下来会请他回船上,跟同船的人一起在海上隔离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人发病,他们会直接开船到其他地方收购粮食回来。要是有人发病,我也会立刻帮他们治疗,你不用担心。」

 『我……我才没有担心他……谢谢你。』

 你会这么说,就表示你其实很担心他吧?

 看来蜜丝缇意外害羞,真可爱。这让我忍不住轻声发出「呵呵呵」的笑声。我接着换询问萝蕾雅其他事情。

 「萝蕾雅,约克村那里还好吗?有没有什么状况?」

 『我已经跟大家说过传染病的事情了,还好村子里没有出现恐慌。安德烈先生他们也表示有自己帮得上忙的事情都会尽全力帮忙。』

 『公共澡堂那边也没有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泡澡剂比较稀奇,每天都有很多人进去泡澡。虽然应该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澡堂才刚开放。』

 「满有可能的。希望大家可以继续保持洗澡的习惯……」

 公共澡堂在我离开约克村的那一天才正式开张,是真的才刚开放不久。

 我本来还担心大家不熟悉澡堂这样的设施,搞不好会不敢尝试,幸好只是我想太多了。只是,大家习惯公共澡堂之后会不会对洗澡失去兴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还有,艾琳小姐说会降低入场费一段时间。因为小村子万一出现传染病,将会影响全村人的死活。』

 「可是……这样好吗?以后恢复原价不会被抱怨吗?」

 『她好像会公告是限期特价,还说大家只要体会过一次每天洗澡的好处,就绝对不会想回到不洗澡的生活了。说这也是一种稳固未来会有更多顾客上门的预先投资。』

 「喔,我懂。像我也是天天都会在珊乐莎家洗澡之后,就变得很介意其他人的体味。」

 「意思是想把采集家培养成常客吗?也对,等大家习惯每天把身体洗干净以后,应该就会不喜欢身上总是脏脏的。真不愧是艾琳小姐,想得真周到。」

 虽然大概还是会有人依然故我,但至少会让那些人感受到自己不合群的压力。

 就算是习惯满身大汗跟脏污的采集家,应该也会觉得在大多数人都保持整洁的环境下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干净很尴尬,而且到时候这种人不只在酒馆里容易遭受异样眼光,还会更难找到愿意跟自己结伴采集的伙伴。

 「我自己是开店做生意的人,我也比较希望大家可以养成保持身体干净的习惯啦。」

 『哈哈哈……毕竟采集家真的没办法避免弄得浑身脏兮兮的。』

 『就是说啊!要不是有珊乐莎学姊做的空气清净机,老早就受不了了!』

 「的确,珊乐莎那边难免会有臭味问题。大家应该都是采集回来就直接拿去你店里卖了。我店里就比较少不干净的客人,大概是因为南斯托拉格这里是城市吧。」

 其实有不少采集家会出入南斯托拉格,但这里是以商业为主的市镇。

 似乎是因为浑身脏兮兮的走在路上会被人白眼看待,所以通常会先稍微整理一下仪容才去雷奥诺拉小姐的店卖东西。

 「虽然我很喜欢约克村,不过也满羡慕雷奥诺拉小姐那边不容易有臭味困扰──好了,近况聊得差不多了,来讨论我们几个炼金术师可以帮忙做些什么吧。」

 「可是,我们目前也帮不了什么忙吧?现在顶多帮忙提供玛里丝需要的材料,只是她这趟也带上了我店里每一种用来做炼药的材料过去,大概要等查出是哪一种疾病以后才会再要求多送新一批材料。」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只能先做些一般的炼药备用?──像是退烧药、止痛药,还有恢复体力跟预防疾病的炼药。』

 艾莉丝一听到蜜丝缇的提议,就像是惊觉到什么事情般看向我。

 「我受重伤那时候,你有让我喝那个预防疾病的炼药吧?那种炼药可以用来预防这次的传染病吗?」

 「应该会有一定程度的效果,可是──」

 「很难让每个人都喝到那种药。你们说的是给身体状况不太好的人喝的抗病药,对吧?庶民基本上买不起。」

 「对。而且要领主出资买给每一个领民一样不是可行的办法,那一定会造成财政破口。再说,我们也不可能做出可以分配给所有人的量。」

 抗病药的价格差不多要庶民工作整整一年,才勉强买得起。

 再加上它的药效不长,如果需要定期添购这种炼药,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染病之前先饿死。

 「你可以先加强收购药材类的材料,以备不时之需吗?」

 『知道了。可是,珊乐莎学姊,无限量收购搞不好会浪费掉一些材料,没关系吗?』

 「我相信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药材有经过处理就可以保存比较久,你应该知道怎么弄吧?」

 假如只有萝蕾雅在,就没办法应付这个问题。

 只要借由抽出药材当中需要的成分做成干燥粉末,或是注入魔力促使药材变质等一次加工方法,就能大幅延长保存期限。

 虽然加工技术太差会白白浪费掉品质好的材料,但我相信蜜丝缇有足够的技术。

 「我也不会要你做白工。至少这次花的经费跟人事费用我一定会从罗赫哈特的预算里扣!」

 说我公器私用吗?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是我应得的报酬。

 如果我是在洛采家领地,这些防疫工作就是我身为领主的义务。可是我现在是负责整个罗赫哈特的防疫工作,而我在罗赫哈特只是个代理领主。

 我何苦为了其他领地的事情当个要扛下莫大压力的义工呢!

 「珊乐莎,要不要也请其他村子跟城镇的采集家帮忙?约克村有很多来自其他地方的采集家,你想请他们帮忙的话,他们应该也愿意帮。」

 那样的确会更快收集到大量药材,但是……

 我有点烦恼该不该那么做,陷入沉默。雷奥诺拉小姐抢在我想出答案之前否定这项提议。

 「还是别那么做比较好。还没查出是什么疾病就动员太多人很可能会引发恐慌。最快也要等拟定好对策以后再来考虑看看。」

 「是啊。那我们现在能做的──」

 「就只有等待更进一步的进展了。你也只要好好坐镇在这里就好,顺便学学怎么使唤别人帮自己做事。至少得要避免自己被那个老伯当成好用的棋子。」

 「唔。可是当初是你叫我来的……」

 然而,雷奥诺拉小姐却毫不愧疚地回应我的抗议。

 「因为南斯托拉格遭殃的话,我就没生意好做了。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可是不会犹豫的。」

 原来我自己就是被使唤来帮别人做事的例子──!

 「总之,你就先把代理领主的工作压到只需要核可文件,替自己留点做其他事的空间吧。你抱着想反过来把一些工作推给老伯的想法会比较刚好。」

 「知道了……那,萝蕾雅、蜜丝缇,你们只要比平常多收购一点药材类的炼金材料就好,其他一如往常。之后有什么事情会再联络你们。」

 『好的。包在我们身上。』

 『我也会努力炼制备用的炼药。珊乐莎学姊,你也要加油喔!』

 「嗯,先再见了……呼。」

 我在挂断共音箱之后轻叹一口气,接着雷奥诺拉小姐就看着我问道:

 「珊乐莎,我们谈了满长一段时间,你的魔力会消耗太多吗?」

 「啊,不用担心,这样不至于有什么影响。」

 「哦,你果然厉害。换作是我的话,就撑不了这么久了。」

 「毕竟我的特长就是魔力特别多嘛。」

 共音箱的魔力消耗量很大,但是还远远比不上传送阵的消耗量。

 「再来就只能等玛里丝回报当地情况了。希望她那边一切顺利……」

 「她应该不会这么快到格连捷,那里离南斯托拉格有点远──啊。雷奥诺拉小姐,格连捷应该也有炼金术师吧?有没有办法请对方提供协助……?」

 我对格连捷不熟,可是那种规模的城镇不太可能没有半个炼金术师。我们是想尽早掌握疫情现况才会紧急派玛里丝小姐去格连捷,可是说不定当地的炼金术师早就掌握了更详细的情报。

 「那里的炼金术师搞不好已经查出是什么疾病,也知道治疗方法了──」

 「还是不要期待那里的炼金术师能有什么作为比较好。你也知道格连捷地理位置很好吧?那样的港都很容易收购到来自他国的炼金材料,要转手给国内其他地方也很方便。所以那个炼金术师只要把炼金材料转卖给别人,就能轻松赚到不少钱。」

 听说格连捷的炼金术师会想方设法驱赶其他想在当地做生意的同业,好独占这份利益,而且完全不打算精进自己的炼金术技巧。

 「其实玛里丝以前就是在格连捷开店。」

 「什么!玛里丝该不会就是被那个炼金术师害得生意做不下去吧──!」

 艾莉丝气愤大喊,不过──

 「不,这倒跟那个炼金术师没什么关系。」

 「呃!她……她不是在格连捷开店吗?怎么会没关系?」

 「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受害,只是玛里丝会欠债的最主要原因是她完全没考虑到赚钱,只顾着做自己的研究。」

 「可是,玛里丝小姐这次去格连捷不会被对方干扰吗……?」

 「这点小事她自己有办法解决吧。幸好对方是个沦落成平民的前贵族,还保有伯爵家千金身分的玛里丝真的想排除他也不会多困难。毕竟玛里丝去格连捷是要执行你这个代理领主下达的命令。」

 炼金术师没有义务服从领主的命令,但是她去当地调查属于防疫对策的一部分。治疗病患跟伤患是炼金术师的重要职责之一,妨碍这项职责,就等于是跟国家的方针唱反调。

 而且乍看很柔弱的玛里丝小姐其实有能力应战,身边还有护卫跟着她。或许真的就如雷奥诺拉小姐所说,不必太担心她的安危。这时,我忽然听见有人敲了敲房门,随后就看到雷奥诺拉小姐的搭档菲利欧妮小姐从门后探出头来。

 「诺拉,现在方便打扰一下吗?」

 「菲,怎么了?是午餐煮好了吗?」

 雷奥诺拉小姐看着窗外说出这番话。菲利欧妮小姐先是用有点受不了她的语气反驳,再转头看向我。

 「才不是。午餐才煮到一半而已。我是来找珊乐莎的。刚才有人来通知你回领主宅邸一趟,说有访客找你。」

 「访客?这时候会是谁来找我……」

 一般的事务报告应该找克兰西就好……会是菲德商会的人吗?

 「对方没有说是谁。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很急。」

 「这样啊。艾莉丝,我们先回去宅邸吧……啊,菲利欧妮小姐,谢谢你帮忙转达。」

 「不客气。珊乐莎、艾莉丝,你们这次应该会很辛苦,要加油喔。如果途中突然不想花力气处理这些事情了,也可以直接把责任全扔给诺拉来扛。」

 我们一从椅子上站起来,菲利欧妮小姐就笑着对我们说了这样的话。但也同时让雷奥诺拉小姐一脸困扰,在看了看我跟菲利欧妮小姐之后说:

 「菲,把责任全扔给我来扛也太夸张了吧……」

 「你年纪比她们多一倍,总要有点骨气吧?我认为年长者有责任在出大事的时候出面当年轻人的挡箭牌。」

 「这句话你应该去跟那个老伯说才对……」

 「那个老伯啊……他也一把年纪了,可能是故意避免太出风头……但天晓得他什么时候会突然一命呜呼。」

 「记得他差不多七十五岁左右了吧?──糟糕,他搞不好会死于这场传染病。」

 看她们两个讨论得这么认真,我不禁插嘴说:

 「那……那个,这种玩笑话其实很难笑耶!要是克兰西在这时候过世,防疫一定会出现漏洞啊!」

 尤其他这个年纪还真的不是不可能因病过世,很恐怖耶!

 虽然他的魔力比较多,身体应该比一般人硬朗,但他也已经超过全国人民的平均寿命了。

 「可能别让他太常往外跑比较好。一个没什么人能顶替他工作的人病倒了会很麻烦──所以,诺拉,你就尽全力协助他们吧。我会帮你顾好店。」

 「好好好,我会好好帮忙啦~珊乐莎,我之后会需要经常拜访领主宅邸,你先帮我跟守卫说一声。你应该愿意允许我随意出入宅邸吧?」

 「那当然。我反倒求之不得呢。」

 我没理由拒绝她的要求,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 ◇ ◇

 「珊乐莎阁下,让你久等了。」

 「爸……爸爸!」

 「厄德巴特先生!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我们刚回到领主宅邸,就看见厄德巴特先生跟大家都已经来了。

 这里离洛采家有点远,我以为凯特去找他们过来也要晚一点才会到,完全没料到会这么早抵达。

 可是他们似乎是借由牺牲体力来换取速度。目前只有厄德巴特先生跟沃尔特先生看不出疲态,待在后头的凯特跟其他十人左右的士兵都已经疲惫不堪──嗯?等等,那些人不是……

 「跟着来的是我们在雪山上遇到的那些人吗?」

 「嗯,就是以前隶属南斯托拉格第六警备小队的那些人。因为他们是我们军队里实力最坚强的一群人。」

 他们过去在南斯托拉格接受过正式训练,而在洛采家领地土生土长的士兵则顶多驱赶过野兽,等于只是有着士兵名号的一般村民。

 听说洛采家的士兵有接受前第六警备小队的训练,但好像还没有人的实力可以超越他们。

 「……从其他地方挖角过来的士兵比我们自己的士兵还强,说来也是有点没面子。」

 「这也没办法。您就当作是我们领地内和平到不需要训练武力吧。」

 沃尔特安慰起看起来有点不甘心的厄德巴特先生。我轻轻点头向他们道谢。

 「感谢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迅速赶来。这样赶路应该很累吧?」

 「的确是有一点。可是现在事态紧急,所以我们才会尽速做好准备,前来支援防疫。」

 「谢谢你们愿意积极协助。只是目前没有什么可以马上指派给你们的工作……」

 虽然罗赫哈特领地军很缺人手,可是也不能突然就把洛采家的军队安排进他们的行列之中,偏偏洛采家军队的战力不算强,我不放心让他们单独行动。

 其实他们的人数派去支援建盖贝赞浮栈桥很刚好,只是我们已经计划好要从罗赫哈特领地军里挑适合的人选过去了。

 这次洛采家带来支援的士兵们大多比较擅长打斗,安排他们去盖浮栈桥有点大材小用。

 凯特在听完我的简略说明之后大受打击,双手撑着膝盖说:

 「怎……怎么会……亏我还跑得这么卖力……」

 「对不起,我准备离开约克村时也不太清楚详细情况,害你们花这么多力气赶过来……」

 「珊乐莎大人,您不需要放在心上。能随时听候差遣才是最重要的。凯特,你是锻炼得不够,才会累成这副德性吧?你以后要侍奉珊乐莎大人好几十年,怎么能这样就喊累呢?」

 沃尔特以威严十足的肃穆神情对凯特说道。凯特半眯起眼,瞪向自己的父亲。

 「我不像爸爸你们只跑一段路,我是从约克村跑到洛采村,中间也没怎么休息又接着跑到南斯托拉格耶。」

 「那又怎么样?我以前可是能连续跑好几天都不休息。」

 然而,沃尔特这番炫耀却是让凯特的眼神更加冰冷。

 「开始讲起自己以前有多厉害,就证明你已经老了。」

 「唔唔!」

 「哈哈哈,你被反将一军了啊,沃尔特。哪像我可是到现在都还有体力连续跑好几天呢!」

 厄德巴特先生看到沃尔特无法回嘴的模样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不过,沃尔特随即对他露出了跟自己女儿相去不远的冰冷视线。

 「这倒是不怎么令人意外。毕竟我看厄德巴特大人常常在我处理文书事务的时候外出『运动』嘛。」

 「呃唔!」

 这次换厄德巴特先生被反驳到说不出话,甚至还遭到艾莉丝继续追击。

 「唉……我是很高兴看到你们三个这么快就赶过来,但这里不是洛采村,你们还是别在外人面前吵得太凶比较好。」

 「「「…………」」」

 三人听到比自己年轻的艾莉丝出面劝架,便同时一脸尴尬地撇开了视线。

 艾莉丝对他们这种反应耸了耸肩,转头看向我。

 「话说,珊乐莎,要不要把那件事交给爸爸他们去调查?」

 「那件事?」

 「就是遗失的炼器跟约瑟夫的事情。虽然应该不至于马上危害到我们,可是一直放着不管,也会觉得有颗石头悬在心里面吧?」

 「是没错,可是我不确定厄德巴特先生适不适合执行这样的任务……」

 「珊乐莎阁下。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帮得上忙的,就尽管说吧。」

 既然厄德巴特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需要再多做犹豫。我决定接受他的好意,简单说明详情。他在听完之后说:

 「嗯,原来如此,这的确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或许该由沃尔特跟马迪森队长来打听消息会比较好。你们觉得呢?」

 被厄德巴特先生询问意见的沃尔特跟马迪森立刻表示肯定。

 「我认为我们应该接下这份任务。毕竟我们对疾病是一窍不通,但追查遗失物品或特定人物应该还能帮上一点忙。」

 「我也持相同看法。幸好我在南斯托拉格认识不少熟人。现任的警备队队长──」

 「是卡尔文。之前的队长被免职了。」

 我一回答马迪森用视线提出的疑问,他就有点高兴地笑着说:

 「原来如此,现在的队长是他啊。那家伙是可以沟通的人……顶多现在跟他见面可能会有点小尴尬。」

 「珊乐莎,你不如就把这件事交给我们调查吧?」

 「我想想……」

 我可以调派的人员当中最适合找人的,应该是罗赫哈特的警备队。

 他们很熟悉这个城镇,而且平常就跟居民之间有交流,比较容易打听一些消息。只是警备队本来就很缺人手,甚至不到原本应有的人数,随便调派他们去执行别的任务搞不好会导致南斯托拉格的治安恶化。

 考虑到这个问题,以前是警备队,但现在不是隶属罗赫哈特的马迪森他们或许真的是最佳人选。

 而且我也的确很在意那些被偷走的炼器……

 「那,可以麻烦你们帮忙追查吗?我们目前掌握到的情报不多,晚点会提供现有的相关资料给你们。」

 ──几天后,我开始陆续收到来自各方的情报。

 不过,我也同时透过这些情报得知各地的情况超出了我的预期……

大显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