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防治传染病!

尾声

第七卷 防治传染病!  尾声 「我们回来了~」

 我带走被烧得焦黑的裘毗希斯之壶,把剩下的病虫尸体烧光,等确定遗迹里没有其他可疑的古物后,再回去隆恩先生那里用魔法跟炼药稍加治疗厄德巴特先生跟其他洛采家士兵的伤势……

 结果我花了不少时间处理各种杂事,一直到好几天过后才跟大家一起回到南斯托拉格。

 其实我很想赶快回家休息,但还是在义务感的驱使之下,决定先前往南斯托拉格领主宅邸。

 我走过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再熟悉不过的走廊,前往办公室。而我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发现有个我完全没料到会在场的人物也在里面。

 我知道克兰西一定会在办公室,雷奥诺拉小姐也本来就很可能会来。

 疲累地坐在沙发上的玛里丝小姐这次真的贡献良多,要说她是这次事件的最大功臣也不为过,所以会在这里并不是怪事。

 至于坐在玛里丝小姐旁边的菲力克殿下……我其实不太想去想他为什么在这里,可是还算能够理解。

 唯一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在场的──

 「喔,珊乐莎,你回来啦。」

 「…………师父?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错,就是态度莫名比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还要高高在上的师父──奥菲莉亚•米里斯。

 会觉得包含菲力克殿下在内的每一个人都显得有点紧张,一定不是我的错觉。

 「奥菲莉亚大人?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从我身后探头出来的蜜丝缇讶异说道,艾莉丝跟凯特也惊讶得睁大了眼睛,然而师父仅仅是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

 「我只是听说我的徒弟好像满卖力的,才会亲自过来关心一下。」

 「关心一下……那你可以用传送阵联络我就好了啊。」

 害我之前遇到问题都不能问问师父有什么建议!

 我就先不提从王都过来南斯托拉格有多远了啦!

 「我不是跟你说我要出远门吗?而且我这一趟其实还没回去王都,算是回程路上顺便过来看看。总之这些都无所谓,珊乐莎,你不如先回报成果吧?」

 要我先报告成果的师父双眼看着在场的其他人,大家的眼神都充满了期盼。

 在场的有地位比我高的菲力克殿下,其他人也在这次传染病事件当中帮了我不少忙,于是我决定先端正站姿,做出礼貌性的问候。

 「也对。那么,我想先祝贺菲力克殿下得以顺利康复。」

 「谢谢。这次幸好有玛里丝小姐在,我才能活命……虽然她在治疗过程中做了不少让我不太放心的事情。」

 我在听到面露微笑的菲力克殿下有些尴尬地说完这番话后看向玛里丝小姐,跟我四目相交的她显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我只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没做什么怪事啊?」

 「……那些『好心』来帮你的帮手呢?」

 「他们想跟我讨炼药,我就分了一点给他们……但我只会分给需要的人。」

 我知道。你一定是把本来不需要服药治疗的人打成需要服药治疗了,对吧?

 虽然我觉得那些人敢攻击玛里丝小姐,就应该要承担可能被她基于自我防卫杀死的风险。

 或许还能保住一命就算他们很走运了?

 「──他们应该还活着吧?」

 「那当然,他们『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嗯。既然菲力克殿下没多说什么,我应该也没必要再追问这件事。

 「这样啊。那我差不多该回报我们这边的情况了。我们这边应该也没问题了。虽然死性不改的约瑟夫在这次事件中犯下改造窝滴虫的恶行,但我们已经处理掉所有病虫,也顺利夺回了裘毗希斯之壶──只是已经不堪使用。」

 我说着把壶拿出来放到地上。当时被我的魔法烧过一阵子的裘毗希斯之壶已经整个变成黑色,也感觉不到任何魔力。

 「我姑且把它带回来了,现在可能就只是个垃圾?不过,以前的人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东西?而且明明用裘毗希斯的名字来取名,却只能用来让虫变多。」

 我叹了口气,随后师父就用食指指向我,纠正我的想法。

 「珊乐莎,你不可以这么死脑筋。裘毗希斯之壶在某些专门研究昆虫的炼金术师眼中会是个求之不得的宝物。」

 好像有些炼金术师是基于想改善人类的生活,才会研究昆虫。

 像是用来改良益虫,消灭害虫,以减少农夫的工作量。

 「说的也是……一个工具能带来好处或坏处,果然还是得看使用者怎么用它。」

 没想到我之前才对隆恩先生说过类似的话,却要在师父的提醒之下才想起这个道理。

 我轻轻摇头感叹自己的不成熟,在整理好思绪以后对克兰西说:

 「那,克兰西,现在各地的情况怎么样了?」

 「目前已经没有再传出新的病例,病患也已经服用了治疗药,正在逐渐康复当中。粮食部分也在菲德商会跟哈德森商会的协助之下收购到了足够的存量。我们应该不用再担心传染病会继续威胁人民的生活了。」

 「这样啊。那其他还有问题吗……?」

 我看往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等确定没有人想要发言之后,才仰望着天花板说:

 「看来总算是顺利落幕了。虽然还是有些需要反省的地方……唉……」

 我不禁大叹一口气,想把沉重的心情也一起吐出来。这时,有只大大的手轻拍了我的头。

 回头一看,就看见师父正用温柔的表情注视着我。

 「你已经做得很棒了,不需要觉得气馁。而且这次事件也突显出你是个很出色的炼金术师。我看过你们做的杀虫剂了,设计得很不错喔。」

 「谢……谢谢师父的夸奖。」

 我感觉师父语气温和又温暖的这番话让我心里好过了不少,忍不住小声向她道谢。然而师父接着靠近我的耳边,笑着说:

 「不过……你是不是用了索乌拉姆的叶子?」

 「──!」

 没错,其实最后做出来的杀虫剂成分里面有索乌拉姆的叶子。

 我那时候跟蜜丝缇再怎么努力开发杀虫剂,都无法完全避免对人体产生影响,顶多到「造成影响的机率几乎是零」。

 如果我们花更多时间继续研究,或许不是不可能开发出完全无害的杀虫剂。

 可是我们拖得愈久,就会有愈多人被传染病夺走性命……

 而我就在苦于找不出解决方法时,刚好注意到了后院那棵索乌拉姆。

 我想起师父先前跟我提到叶子的功用,决定拿来加进杀虫剂试试看──

 我加的量非常少,也没多少人知道索拉乌姆叶子的真正价值,就算有人拿去仔细研究成分,应该也看不出端倪。但看来还是瞒不过师父的眼睛。

 「我……我是不是不应该用到它的叶子?」

 「你是偷偷加进去的吧?那就无所谓了。反正会看出里面有加索拉乌姆的叶子的家伙都不是会因为这种事情陷害你的人。」

 师父再一次轻拍我的头,接着才拉开跟我之间的距离,用力拍了一次手。

 「总而言之,你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还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厉害了。你应该感到自豪。」

 「这也是多亏大家愿意伸出援手。尤其这次要是没有玛里丝小姐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这次疫情中病逝……真的很谢谢你。」

 我再次向玛里丝小姐道谢。她稍微耸了耸肩,说:

 「帮这点忙不算什么。不过,我不介意你减少我的债务来感谢我的协助喔。」

 「好,我会考虑看看。」

 「好耶!」

 我明明没说一定会减少玛里丝小姐的债务,她却高兴得露出比刚才的任何一个瞬间都还要灿烂的笑容,还握拳欢呼。

 不过,我这次的确有必要支付酬劳给玛里丝小姐。

 我得先跟雷奥诺拉小姐商量要支付什么样的酬劳比较好,不一定会减少她的债务,但至少绝对不可能逼她这样的大功臣无偿付出。

 而且可能也需要支付酬劳给雷奥诺拉小姐、哈德森商会、菲德商会、厄德巴特先生他们,还有艾莉丝她们……?我不知道该支付什么样的酬劳才算合理,又该付出多少钱,再说,这些事情应该要由我来烦恼吗?──啊,反正菲力克殿下在场,我直接缴回全权代理人的权限,就不需要烦恼这个问题了吧?──我没完没了地烦恼到一半时,艾莉丝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们的话题告了一段落,忽然叹着气说:

 「这次唯一可惜的事情就是没有逮到约瑟夫了。」

 「我们当时也没办法去追他啊。毕竟还是得优先避免传染病再传开来。」

 凯特说是这么说,却也跟艾莉丝一样显得很不甘心──

 「喔,这你们大可放心。我碰巧在路上遇到他,就顺便把他捉回来了。」

 「「「什么?」」」

 突如其来的新消息让艾莉丝、凯特跟蜜丝缇异口同声地表达讶异,我也疑惑地皱着眉头说:

 「咦?碰巧……?」

 ──师父能代替我们逮到约瑟夫是好事,可是那个遗迹那么偏远,怎么可能碰巧路过?

 我怀疑地看向师父,师父却依然面不改色。

 「对,真的满巧的。至于那家伙的处置──」

 「已经决定由我来负责处置他了。虽然这原本是领主的职责,但罗赫哈特是国王直辖领地,交给我这个代理官员来处理,应该也可以比交给全权代理人处理省去一些麻烦。」

 「那……真是太好了。毕竟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招惹到更多人……」

 尤其约瑟夫是贵族。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爵士,实在无法在犯人是贵族的情况下承担量刑跟核准行刑的重担。

 「约瑟夫这次惹出的麻烦造成的危害过大,他的家族应该不会有异议,但我还是会派人监视他们的动向。你不用担心遭到报复。」

 菲力克殿下或许是因为之前自己也深受传染病所苦,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点邪恶。真是太教人放心了。

 可是,我本来根本没道理承担这么多压力吧?

 「话说回来,殿下,我想和您谈谈全权代理人的事情……」

 我最大的压力来源就是这个全权代理人的权限。

 我想赶快缴回这份权限,回去过我悠闲的炼金术师生活。

 我怀着这样的盼望看向菲力克殿下,而他看起来也有意会到我想表达什么。

 「我知道。你认为自己的功劳理应受到赏赐,对吧?」

 ──他根本没搞懂我想表达什么。

 不对,如果那份赏赐是让我永远摆脱麻烦的责任也不错。

 「我认为协助治疗殿下的玛里丝小姐才应该得到您的赏赐……」

 「我已经跟玛里丝小姐谈好未来会资助她的研究了。其实我起初是问她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只是她没有答应。」

 「「「「咦?」」」」

 在场的其他人可能都已经听说这件事了,只有最后到场的我们四个人对此感到惊讶。我看向玛里丝小姐,发现她似乎不太懂我们为什么这么吃惊。

 「进入皇室就没时间研究疾病了,我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玛……玛里丝小姐,你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耶……」

 我很佩服她即使对皇族的地位没有兴趣,也敢当着皇族的面拒绝。

 也很佩服她可以对研究疾病怀抱这么强烈的热情。

 「所以,珊乐莎小姐不需要担心玛里丝小姐得不到应得的酬劳。而且我听说你曾讲过自己不打算当个义工。」

 我只讲过一次我不想当义工。

 而听到我讲这句话的除了艾莉丝她们以外,就只有──

 我立刻转头看往雷奥诺拉小姐。或许是因为师父跟菲力克殿下在场,她一直没有说话,看起来很紧张。她连忙否认。

 「不……不是我说的──我只有跟玛里丝讲。」

 「我顺便帮你转告菲力克殿下了!」

 ──我没有要你帮我转告他啊!不要擅作主张啊!

 我其实很想马上对回答得很干脆的玛里丝小姐疯狂抱怨一番,可是现在菲力克殿下在场,我不敢太失礼。

 「珊乐莎小姐,你这次立下不小的功劳,而且我听说是你指派玛里丝小姐去调查传染病的。所以我想任命你担任罗赫哈特的领主,并擢升你为子爵。你愿意接下这个职位吗?」

 「不……不好吧──!我没有足够能力胜任领主……」

 怪……怪了?我本来以为我终于可以缴回全权代理人的权限,怎么快变成正式的领主了?

 太莫名其妙了吧!

 「你现在不也是洛采的领主吗?其实只是治理范围稍微变大了一点而已。」

 才不只「一点」。光土地面积就大了不只三倍,更不用说人口数了。

 「我是炼金术师,而且我的目标是成为像师父那样的炼金术师。我不想做必须放弃这个目标的事情……」

 「不用担心,很多事情基本上都可以交给代理官员处理就好。看你要利用克兰西在他退休前培育下一任代理官员,还是同时做好领主跟炼金术师的工作都可以。这部分不会特别限制你。」

 「可……可是连师父都没受封爵位了,我怎么好意思被擢升成子爵……」

 我尝试拿师父来当挡箭牌,结果反而就是师父最先质疑我这个借口。

 「嗯?……喔,我没跟你说过吗?大师级炼金术师的地位其实跟侯爵差不多,所以你不用在意自己的阶级比我高。」

 「没错。所以,你愿意接下领主的职位吗?」

 「唔唔……好的。我愿意担任罗赫哈特的领主。」

 被夺走所有退路的我,不可能还有其他答案。

 我无奈地低下头来,菲力克殿下则是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可恶,这个王子果然是我的克星……

 就在我冒出这样的想法的下一秒。

 「对了,菲力克,要是你敢利用珊乐莎帮自己处理麻烦事……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吧?」

 「那……那当然!而且我怎么敢利用米里斯大师的徒弟帮自己处理麻烦事呢!哈哈!哈哈哈……」

 看菲力克殿下在发出一阵干笑以后跟我一样无奈地低下头,我的心情也多少舒畅了一点。

 ◇ ◇ ◇

 「啊~虽然没有很大,但果然还是自己家待起来最舒服了……」

 我坐在睽违许久的柜台前面,感叹起回到家有多么舒适自在。

 「珊乐莎小姐,你这次真的辛苦了。」

 萝蕾雅不只准备了茶跟茶点慰劳我,还帮我应对来访的客人……所以我真的只是单纯坐在柜台前面而已。

 顶多在认识的人来店里的时候打个招呼,基本上已经彻底进入了休养状态。

 我用手摸着待在柜台上的核桃。它抬头看着大肆享受毛绒绒触感的我,发出听起来不太高兴的「嘎呜嘎呜」叫声。但我认为我的炼金生物本来就有义务忍受小小的不悦,为我提供心灵上的疗愈。

 「这次真的累死我了,尤其精神上的疲劳几乎要我的命。也谢谢你帮我顾店,萝蕾雅。」

 「不客气,我也只是尽自己所能帮你而已。话说,核桃看起来不太开心喔。」

 「没关系啦。反正它这次没帮忙做事。」

 「核桃现在是我的保镳吧?它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啊。虽然最近不会有怪里怪气的采集家上门,不会需要核桃帮忙赶人。」

 「不需要它帮忙赶人是好事啦~」

 我不在家的那段期间,核桃似乎都是静静坐在柜台上,节省魔力。

 它几乎没有消耗魔力,自然就不用魔晶石来恢复。这或许是它孝顺我这个制作者的方法?

 我怀着这样的想法凝视起核桃时,萝蕾雅突然从旁伸手抢走核桃。于是我的炼金生物就这么落入她的怀里了。

 唔~感觉核桃被她抱着好像也比较开心。

 明明组成核桃个性的成分大部分来自我身上──如果用人类的讲法来说,就是「明明我才是比较接近核桃的亲生母亲的人」……

 是因为萝蕾雅陪它的时间比较久吗?比较亲近养母,而不是生母的概念?

 应该……不会跟胸部的丰满程度有关吧?

 「话说,珊乐莎小姐,你现在变成治理我们村子的领主了,对吗?」

 萝蕾雅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的视线带着一点怨念,把身体微微转向一旁。我对她接着提出的疑问表示肯定,并另外做补充说明。

 「咦?啊,嗯,对啊。严格来说是整个罗赫哈特跟洛采家领地的领主。」

 洛采家的领地现在被并入罗赫哈特,变成洛采区了。

 这导致我的全名变得非常长,叫做珊乐莎•菲德•洛采•罗赫哈特子爵──只是我自报姓名的时候要提到哪些姓氏纯粹看我的心情,而通常只要讲珊乐莎•罗赫哈特就够了。

 「那你以后会更常不在店里吗?」

 「不会不会,政务基本上都是交给代理官员处理。所以克兰西会帮我把事情都处理好。」

 我立刻否认,想让看起来有点担心的萝蕾雅放心。

 就算克兰西年事已高,我也绝对不会牺牲自由自在的生活去减少他的工作量。而且我也需要克兰西帮忙把我派去辅佐他的沃尔特教育到可以担任下一任代理官员。

 沃尔特或许得花一段时间习惯新的政务,毕竟罗赫哈特领土比洛采家领地大很多。但我希望他可以坚持下去──才不会影响到我安稳的炼金术师生活!

 「不过,有些工作还是必须由我亲自处理,那些就没办法推给他们做了。」

 「原来如此,意思是盖在隔壁的那间大宅邸终于要派上用场喽!」

 「啊……嗯,是啊……哈哈……」

 看萝蕾雅这么兴奋地双手握拳,我也只能用一阵干笑回应她。

 传染病对约克村造成的影响不大,所以处理盗贼问题那时候在克兰西的强烈建议下安排的扩建工程并没有因此停摆,而扩建工程在不久前完工了。

 盖贝尔克先生他们努力打造的那间大宅邸里面有宽敞的会客室、办公室,还有客房,非常豪华,可是我们几个其实住现在这间房子就够了……这也导致我们几乎没有机会用到那间宅邸。

 可是处理领主的工作会搞得家里堆满一大堆文件,现在这间房子一定会被堆到没地方放。

 克兰西该不会是预测到我会当上领主,才会建议扩建吧……?应该不是,是的话就太扯了。

 他当时大概还没料到我会成为罗赫哈特的领主,可能只是想把身为洛采家领地领主的我留在约克村?

 毕竟一般应该会觉得我改去洛采村开店会比较方便处理领主事务。

 「不过……约克村在我来这里的这短短两年内变了好多啊。」

 「是啊。我第一次遇到珊乐莎小姐的时候真的吓了一大跳。因为我没想到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生会是炼金术师,还说要在我们这里开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也是你来我们村子的第一天吧?」

 「嗯。我记得是去你家买东西的时候认识你的。」

 「后来我因为你才刚搬来,就过来帮你的忙……我们那时候还一起做棉被呢。」

 「嗯。仔细想想,你那一次过来帮我,可能就是让我想雇用你当店员的关键。」

 我就是因为在萝蕾雅过来帮忙的那段时间了解到她的为人,才有办法下定决心请她来当我的店员。

 「如果我没有来你店里工作,现在可能就是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了。但是当初反而是艾莉丝小姐跟凯特小姐先在你这里住下来。」

 「你这么说我才想起来,好像是耶?我对她们住下来的时间比你更早这件事没什么印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从那时候就几乎一整天都在我这里,只有睡觉才会回家?」

 萝蕾雅会帮我做三餐,还会在我这里洗澡,真的只有要睡觉的时候才会回家。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达尔纳先生跟玛丽女士才会爽快答应让萝蕾雅搬过来住。

 「之后你跟艾莉丝小姐结婚,从平民变成贵族……现在甚至是整个罗赫哈特的领主了。」

 「是啊,还不都是菲力克殿下害的!」

 「哈哈哈……听说菲力克殿下还有对玛里丝小姐求婚吧?我好意外他会看上玛里丝小姐。」

 「只是好像被玛里丝小姐当面拒绝了。我其实有点在意他们当初在格连捷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们两个差点发展到结婚这一步。」

 「哦~原来珊乐莎小姐也会对恋爱的话题感兴趣啊?」

 「因为是别人的恋爱话题啊!如果跟我有关,我绝对不会感兴趣好不好!」

 我对看起来很意外的萝蕾雅如此强调。萝蕾雅露出些许苦笑,说:

 「不过,我其实有点庆幸是珊乐莎小姐当上我们的新领主。」

 「是吗?」

 「是啊。因为这样就算珊乐莎小姐哪天离开约克村,我们的缘分也不会跟着消失……」

 「咦?不不不,我打算一直留在约克村开店啊。」

 我一看到萝蕾雅有点寂寞的表情,就急忙摇头否认。

 「而且,就算有一天真的要离开这里,我也不会抛下你。到时候……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当然愿意!我愿意跟着珊乐莎小姐走到天涯海角!」

 「谢谢你!那,以后也要请你继续多多指教喽。」

 「没问题。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呢!」

 萝蕾雅在听到我这番话后露出微笑──

 (插图020)

 「啊!珊乐莎学姊跟萝蕾雅进到两人世界了!外遇,这是外遇啊!艾莉丝小姐!」

 从家里探头看往店内的蜜丝缇大声叫喊,并接着呼唤艾莉丝。

 「什么?你也太快外遇了吧,珊乐莎!我们不是才刚结婚没多久吗?虽然你已经是子爵了,有一两个情妇也很正常,可是你至少先从凯特开始下手吧──」

 「等一下、等一下!哪里正常了!你说的话太多地方可以吐槽了吧!」

 我连忙打断迅速跑来讲些莫名其妙的话的艾莉丝,跟着艾莉丝过来的凯特则是表示同意我的说法。

 「对啊,我才不在乎自己排第几。要排在蜜丝缇后面也无所谓。」

 「该吐槽的……不是那个啦!而且你后面那句听起来也怪怪的!」

 「啊,我也有份吗?那还满不错的。嘿嘿。」

 原本弥漫着悠哉氛围的室内瞬间吵闹了起来。

 不过,我也不讨厌这种吵吵闹闹的感觉。

 我想,我大概会一直像这样在大家的欢笑声环绕之下经营这间店。

 此时,店门口传来一道开门声,让艾莉丝她们的谈笑声戛然而止。随后──

 「「「欢迎光临!」」」

 我们异口同声喊出的这句话,响彻了整个店内。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