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幕

第一卷  终幕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奇妙的声音轻快地响起。夜市街中成排的灯笼高高挂,神奇的声响嘹亮地传遍温暖的夜色。然而那调子就像跑调的歌声,又显露出几分哀伤。

 咚卡隆咚,声音响个不停。

 也许是被这个声音吸引了吧,一位少女停下脚步。

 「……啊」

 她是弓儿。

 她愣怔怔地凝视那形状奇特的手摇式八音盒。

 受过调教的猴子一直摇着摇杆,八音盒一直用相同的曲调唱着歌。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过去,她曾在这里拉起皆崎彻的手拔腿就逃。

 回忆起那令人怀念,如梦似幻的日子,弓儿落下泪水。

 「皆崎的,彻啊」

 在那之后过去了漫长的时光。

 她把圆礼帽抱在胸前,一直哭个不停。但是地狱的狱卒委婉的赶她走,她便东倒西歪地离开了那里。常世之神绝不会理会被斩去尾巴的狐狸。她一路徘徊,平安地来到了外面。尾巴的痛让她颤抖不已,她抬头看向天空,那里晴空万里,太阳亮得发白。明明重要的存在不在了,世界却依然继续运转。

 就这样,弓儿不再是侦探的助手,成了孤身一人。

 她迷失了活下去的目标,在各地彷徨。

 她在海边遇到了人鱼。

 碧没有被垂钓者钓走,依然活着。她听说相隔甚远的家人们好像也都活蹦乱跳。不知道出于何种意图,她的姐姐翠定期就会向大海撒花。

 她听了弓儿讲过之后,怜悯地摇摇头。之后她想了想,对弓儿说

 「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我觉得能够守护自己心爱的人,这对那个人来说应该是幸福吧」

 茉莉奈和丈夫一起留在医院里工作。

 听说马戏团的人们也在如火如荼地继续经营,说是『不死的件』挣得的资金都能维持他们一百五十年了。爱子和团长已经制定成立家庭的计划。

 在茉莉奈的指引下,弓儿来到了件的——她孩子的墓前。婴儿生下后便作出预言,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葬在了医院后面日照不错的地方。

 母亲对祈福的弓儿说

 「如果没有生下来,连死都死不了。我觉得,他活得十分深刻」

 山姥当了妖怪旅馆的前台接待。

 顾客离谱烦人又傲慢的投诉,都被她那平静的笑容逐一化解。看来这是属于她的天职。山姥腼腆地微笑着表示,山下过得也挺开心的。但是,她说她不会忘记鬼,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们是被他保护下来的,正因如此我认为,我们必须得活下去」

 据说美丽的女人又进行了一次整形手术,尽量还原成了过去的容貌。

 她静静地表示,这是为了跟过去自己做个了断。她按当初说的,住在了尼姑庵里。这里是个又安静又温馨的好地方。她向其他僧尼介绍弓儿之后,给弓儿沏了茶。然后,她用平静的口吻说道

 「不论多么痛苦,还请你继续前进。不断行善,一定会有善报」

 「……善报吗」

 现在,弓儿咬住嘴唇。

 今天的表演也从世物小屋板子的缝隙透了出来。看来今天展览的是络新妇。弓儿望着那怎么看都是假货的八只脚,心里搞不懂人类看这种玩意究竟有什么可开心的。上次感到开心,依旧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然后,她就像唱着歌一样,说道

 「啊啊,好空虚啊,一切都好空虚了。你不在了之后」

 「络新妇吗……」

 此时她听到了声音。

 那个,怀念的声音。

 弓儿战战兢兢地抬起头,

 她感觉心脏差点不跳了。

 * * *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咚卡隆咚 卡啷卡啷 铿。

 咚卡隆咚,声音响个不停。也许是被这个声音吸引了吧,一位青年停下脚步。

 青年叼起烟杆,吸了口烟又吹出来,说道

 「人类今天依然在说谎啊」

 这幸福

 这奇迹

 这喜悦

 无可描述。

 弓儿不明白了。但她张开颤抖的嘴,把心底的话原原本本地挤了出来

 「喂,木头人!可爱的本姑娘一下子不盯着,你这厮马上就这样了。别再傻傻盯着啦!当心人家强收你的参观钱!」

 「喔?你是哪位?为何突然这么亲近地……」

 青年不解,脑袋一歪。弓儿看到他的眼睛,绝望了。

 看来,青年丝毫没有关于她的记忆。

 但是,那身陈旧的西装,那顶高礼帽,那端正和善的面孔,绝对错不了。

 他是皆崎彻。

 她就是她的搭档,『魍魉侦探』,她曾经失去的人。

 少女一把抓住青年的手——

 「别废话了,跟紧本姑娘!这种时候走为上计!」

 像野兽一样飞快地夺路而逃。弓儿脚下木屐的声音和皆崎脚下皮鞋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二人刚刚离去,厚颜无耻的店主就从小屋里出来了。少女和青年千钧一发逃过一劫。店长抡着粗壮的胳膊大声吼来

 「混账东西!看了我家的货就给我把钱留下!是给你白看的吗!」

 弓儿没有理会,只顾往前冲。皆崎也提高了速度。

 二人不消片刻别便把店主甩在了后头。

 然后,他们停下脚步。

 夜市街已在身后很远。回过神来,周围被笼罩在浓密的黑暗之中。

 这片地方连路面都没有得体的铺装。少女把小石子踢飞,说

 「喂,皆崎的彻啊」

 「您究竟什么意思……我的记忆还很恍惚,只能确定我是『妖怪侦探』……您是不是……认识我呢?原来有人认识我啊。怎么办呢」

 皆崎苦恼起来。

 弓儿顿时明白了一切。能够办到这种事的人只有一个。

 只有常世之神。

 皆崎彻一死就无人有资格接替阎魔大王之位。

 所以,神赦免了皆崎『说谎』的罪。

 于是,他现在死而复生了。

 但是,皆崎的记忆被抹消得一干二净。

 为了保证这次一定让他成为阎魔大王。

 (混账玩意)

 弓儿在心中咒骂,攥紧拳头,咬牙切齿地心想。

 (什么鬼神明,吃屎去吧)

 这一刻,弓儿下定决心。

 一定要把『弑神』完成到底。

 然后,把强加在皆崎彻身上的狗屎命运彻底打破。

 她坚定了心中所想。但是,现在不是去管那种事的时候。

 弓儿擦掉泪水,张开嘴,尽量开朗地说道

 「本姑娘名叫弓儿!叫我弓儿小姐吧!」

 「弓儿、小姐……总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

 「从今天起,本姑娘就是你的助手了!」

 「可是,这是『妖怪侦探』的助手啊」

 「蠢货!『妖怪侦探』这种寒酸名字别叫了,别叫了!你是」

 弓儿深吸一口气,怀着万千感慨笑逐颜开,大声说了出来

 「『魍魉侦探』,皆崎彻啊!」

 皆崎犹豫了许久。

 但是,弓儿向他伸出手,他自然而然便握住了弓儿的手。

 就像过去一直以来那样,他和她一起迈出脚步。

 弓儿紧紧牵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唱歌似的说

 「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啊,皆崎的彻啊」

 「……嗯,就这么定了」

 「你这家伙,没了本姑娘就什么都不行啊!」

 「嗯,说的没错呢」

 一定,就是这样。

 皆崎喃喃细语。

 二人迈出脚步。

 哪怕漫长

 哪怕艰险

 他们依然携手同行。

 就这样,故事还将继续。

 『魍魉侦探』,今宵依旧不说谎。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