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目标是璀璨的夏季

第三卷  第一章 目标是璀璨的夏季 「好热……」

 放学途中,暑气如热锅滚水一般袭向我们。

 时值七月中旬,夏季正盛之时。超过三十二度的酷暑令身体宛如起火燃烧。

 明明只是走路,体力却以骇人的速度逐渐消耗。

 「可怕的夏天……」

 七濑走在我身旁,一脸濒死地咕哝。

 也是,热成这样的话,的确令人想呻吟……根据气象厅报导,今年将成为超越往年的酷暑。尤其群马的地形受群山环绕,将产生焚风之类的现象,容易变热。

 「……七濑,你不要紧吗?你脸色铁青耶?」

 「……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吗?」

 由于七濑指着路边的自动贩卖机,我便点头说「当然可以」。

 我买了冰咖啡,七濑则似乎相当口渴,买了运动饮料。

 她大口地喝完运动饮料后,重重吁出一口气。

 「活过来了……」

 「你真的还好吗?不是中暑吧?」

 「不需要那么担心,我只是有点脱水而已。」

 此处为学校至车站沿岸上的小型休息场所。

 有三台自动贩卖机,以及两排长椅,恰好有树荫,比刚才凉快一些。平时为我们学校学生群聚之地,但幸好今天空无一人。

 「你能打工吗?别勉强自己喔。」

 「是呢……抱歉,我为了准备期末考,所以一直睡眠不足。」

 七濑的身体果然不太舒服,嗓音有些疲惫。

 「我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了。」

 纵使听她这么说,我也无法不担心。

 七濑的身体不算强健,有好几次因感冒请假。

 「……灰原同学,你真爱操心呢。」

 她放松似地呵呵一笑。

 ……啥?那是什么笑容???可爱到天衣无缝耶?

 我的七濑今天也值得推爆……

 「你期末考考得怎样?」

 七濑不知道我化为不知所云的恶宅,这么问我。

 是为了消磨休息时间的闲聊吧。她的脸色也好转了,好像真不要紧了。

 「嗯——还算可以吧。」

 先不管这个,上周我们才考完期末考。

 目前处于考卷几乎都发回的阶段,尚未公布排名。

 再等两、三天之后才能知道最终结果吧。

 「……什么嘛,过度谦虚会惹人不快喔,主要是我。」

 「是会惹你不快喔,这只是我真心的感想啊。」

 七濑嘟起小嘴发牢骚,我则苦笑着耸了耸肩。

 「硬要说的话,就是英文考得有点低。」

 「……那是几分?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用说啦。」

 她体谅到我的隐私,但也显示出好奇的心情。

 也罢,我不是会隐瞒考试分数的人,选择老实地回答。

 「八十九分。」

 「……那算低吗?我还比你更低喔?」

 七濑望着我的眼神温度持续下降,并「唔」了一声。她有些闹别扭,真可爱。

 我不发一语,「哈哈哈」装笑了几声敷衍过去。

 这种时候要怎么回应才正确呢?

 我最近烦恼着常常受人抬举,总之试着问了一个中规中矩的问题:

 「七濑你不擅长英文吗?」

 「硬要说的话,还算擅长喔?」

 我失败了,中规中矩到底是什么呢?

 七濑转向一旁,这么回答我,我则为了让她心情好转,从背包中拿出点心。

 「你别闹脾气了,来,这给你。」

 我亮出在便利商店买的饼干后,七濑便傻眼地说:

 「……我没闹脾气。又不是小学生了,别以为用饼干就能打发。」

 尽管她这么说,却从我手中抢过饼干吃了起来。

 七濑用樱桃小嘴小口慢嚼的模样,令人没来由地想到松鼠。

 嗯——她今天也值得推爆呢……

 七濑虽然像是冰山美人,却颇喜欢吃点心,在打工休息时常常会吃。

 据我所观察,她似乎最喜欢巧克力与饼干。

 「要是我变胖的话,你要怎么负起责任?」

 七濑今天颇具攻击性。

 由于她不满地瞪着我,我便真诚地回答:

 「我到时候会陪你减肥的,放心,运动就一定会瘦!」

 「我莫名地感到一股异样的说服力呢……」

 因为那是我的亲身经历啊。每天持续运动的话,总能解决的。但别订定像我一样的极限减肥法比较好,因为会接近死亡。

 「但你原本就太瘦了吧,稍微胖一点也好。」

 我随意说说后,她便一脸复杂地低喃:

 「……肥肉都会长在看不见的地方啦。」

 是这样吗?

 我不经意地望向七濑的胸部,但我没什么意思。

 「……灰原同学?」

 我听她这么一喊,抬起视线,于咫尺内与她四目相交。

 因为我们一起坐在长椅上,彼此对望后,距离很近。

 我没由来地觉得她双颊有点羞红。

 「好、好——差不多该走了吧,要到打工的时间了!」

 「……」

 我明显地转移话题,站起身来,七濑则露出不满的眼神瞪着我,最终又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我彷佛逃走似地迈步离开,她则小跑步追到我身旁。

 「话说回来,好久没去打工了。」

 「你一星期没来了吧?我是有排了一些班。」

 考试期间缺乏打工学生,让老板很伤脑筋,我托第二轮高中生活的福,不太需要那么用功读书,选择排班打工。

 尽管如此,还是请他排得比平常少。

 多亏这样,我这次似乎也能考到全学年第一。

 「我在段考期间不好好念书的话,会被爸妈骂的。」

 「啊——说得也是呢。」

 七濑发牢骚似地说,我则点了点头。

 我妈以前也会啰哩啰嗦地念我「快去读书!」。

 但我忙于看漫画、看小说、打电动,通通置若罔闻。

 而我目前的第二轮人生中,或许基于期中考全校第一的效果,她没有特地唠叨什么。

 「要是我也考到全校第一,爸妈会不会也不再多过问呢。」

 「不好说呢,但我好意外,你也会被爸妈骂啊?」

 我以为她就算不被父母念,也会自己乖乖去读书。

 「……我在考试期间打游戏,结果就被爸妈没收了。」

 七濑羞赧地这么喃喃。

 原来你会打游戏喔……

 「他们平时就很啰唆喔,说什么一天只能打一小时。」

 ……该怎么说咧,那好像对小学生说的话。

 假如我说出口的话,又会惹七濑不开心,我便中规中矩地继续聊:

 「你都玩什么?」

 「基本上都是音乐游戏吧,但我也喜欢RPG。」

 七濑举出几个连我也知道的著名音乐游戏。

 她似乎常在家或在上下学的电车上玩。

 「你呢?你很会唱歌,看起来会很擅长。」

 「我没玩过呢,但游戏本身我是满喜欢的。」

 由于我是一个喜欢看故事的宅宅,因此在国高中时尽是玩RPG。

 我在大学时沉迷于FPS,却从未玩过音乐游戏。

 「但我对节奏感很有信心喔。」

 「你玩玩看吧,等下班后我教你。」

 既然她这么说,我也没理由拒绝。

 我点点头后,七濑便喜孜孜地露出微笑。

 「呵呵,好期待喔。」

 我们聊着聊着,走向打工地点玛雷斯咖啡厅。

 春季时落英缤纷的行道树,如今已尽是翠色。

 四季流转,时序更迭。

 第二轮高中生活也和第一轮时一样。

 春季过去,梅雨结束,迎来盛夏。

 蝉鸣化为背景声,灿烂艳阳照耀着我们。

 我用毛巾擦去缓缓冒出颈边的汗水。

 ——期末考结束,距离暑假仅剩一周。

 ✽

 「那么大家,庆祝没考不及格,干杯——!」

 诗雀跃地举起倒满了可乐的杯子。

 时值晚上八点,位于玛雷斯咖啡厅。

 诗、怜太与龙也三人在社课结束后,来找打工中的我与七濑。

 因为众人的考试结果不错,所以在举办庆功宴。

 「不,什么没考不及格……正常地说庆祝考完不就好了?」

 怜太露出苦笑,耸了耸肩。

 「没考不及格不算什么值得庆祝的事吧?」

 七濑也莞尔一笑,消遣了诗。

 「你、你们好吵!那对我们来说算攸关生死啊!对吧!?阿龙!」

 诗鼓起脸颊反驳后,摇了摇坐在一旁的龙也肩膀。

 「吵的人是你。还有,别把我们混为一谈,我这次可没像你那么岌岌可危。」

 龙也被诗摇来晃去,嫌麻烦似地回答。

 龙也这次的成绩的确没那么惨,应该平均五十分上下,与上次相比大有进步。与几乎全科都低分飞过的诗差距悬殊。

 「唔……那倒没错,你背叛我了呢。」

 「只是你没进步罢了,我学会按部就班地读书了啊。」

 「阿龙说出超不像阿龙的话!?喂!?你还好吗!?」

 有别于诗一脸焦急,龙也稍稍露出了得意的脸。

 「不过你按部就班地读书,也只考出那种分数,倒也让人匪夷所思呢。」

 接着,怜太道出简单粗暴的恶言,令龙也抱起了头。

 「……你这句话会不会太狠了啊?」

 「抱歉、抱歉,因为你好像很得意,让我有点火大。」

 怜太跟平时一样笑咪咪地说道。

 那个,怜太同学?有点恐怖喔?

 我同情起垂头丧气的龙也,将手放到他肩上,说:

 「别灰心,你的分数比上次好很多了嘛。」

 「我可不想被你激励啊,反正你又是全年级第一吧。」

 龙也恶狠狠地瞪着我,拍开我放在他肩上的手。我、我搞不懂。

 「夏希说的没错喔,龙也这次很卖力了呢。」

 怜太收回前言似地说道。

 龙也则板起臭脸回覆「……是喔」,但看起来有些开心。

 明明是他自己害龙也心情沮丧,又爽快地改变说词,鼓励人家。

 这是怜太的常用手法。该怎么说咧,我能懂他为何会受欢迎。

 「那白鸟同学你考得如何呢?」

 「和平常一样喔,大概比七濑同学你低吧。」

 怜太从自己的书包中拿出资料夹。

 里面装着一叠发还的考卷。

 他粗略地计算分数,平均约为八十分上下。

 「呵呵,我赢过白鸟同学了,真开心。」

 七濑拉着我的衣摆,露出了笑靥。

 咦,这是什么动作?为什么对我露出开心表情?

 ……不,这也太可爱了吧???

 希望她多对自己姣好的五官有些自觉。

 虽然她常说喜欢长得好看的女生,但你也是其中一人啊!

 「好好,太好了呢。」

 我心中暖洋洋地这么回答后,七濑便蹙起柳眉,道:

 「才不好,因为我还输给你。」

 不,我到底要怎样回应才对?

 七濑表现出闹别扭的样子,又轻轻笑了。

 「对不起,最近看你困扰的样子很好玩。」

 「……好好好,是喔。」

 请随意吧。只要你开心,我都行啦。

 之后,我们继续聊着段考的话题。

 数学很难,世界史异样地简单,不知道那题物理的解法,出题的英文老师性格真差等等,话题源源不绝。

 尽管如此,我与七濑还在打工。

 虽说这时段的顾客不多,但如果长时间偷懒的话,还是会被店长骂。

 「那你们慢慢坐吧,我们就快下班了。」

 「好——!我们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我们适时地停止闲聊,回到岗位上。

 这三个人最近在社课后,会定期光顾玛雷斯咖啡厅。

 多半是我与七濑有排班时。

 如果是这时间的话,我们也多少有空搭理他们,因为过晚餐时段后顾客就会减少。

 「……话说回来,星宫呢?她果然门禁森严?」

 我这么一问后,在附近打扫的七濑回应道:

 「因为她的家人很难沟通,所以这时间没办法出门吧。」

 「……原来如此。」

 七濑似乎对星宫的家长很熟悉。

 她与星宫念同一所国中,从以前便交情甚笃,那或许也是理所当然。

 我也想问问星宫的家庭状况,但担心会问到不礼貌的问题。

 「有阳花里在比较好吗?」

 七濑调侃似地问,我则耸了耸肩。

 「不是,单纯只是觉得机会难得,大家都在会比较好玩。」

 我最近能正常地回答,不受到七濑与怜太的揶揄所动摇。

 与过去每当有人搭话就会吓一跳的我天差地别。这也算是成长吧?

 但我刚才只是回答出真心话而已。

 ……虽然也有想和星宫多多相处的想法。

 「是呢,她知道我们晚上聚在一起时,也会显得很羡慕。」

 「她常在RINE上吵着说『我也想去』呢。」

 我想起六人组的群组,这么说后,七濑便停下打扫的动作。

 随后,她望向诗等人闲聊的方向,悄声低喃:

 「……我虽然也想多帮帮她。」

 「……你是说星宫吗?」

 七濑对我点点头,继续道:

 「虽然门禁时间我觉得没什么办法,但除此之外,阳花里的行动其实还受到很多限制,她的爸爸有点管得太严了。」

 她难得吐出类似怨言的话。

 七濑与星宫从以前就很熟,应该也曾陪她商量过吧。

 「……我有隐隐约约地猜到她家很严格。」

 「他个性相当顽固喔,根本不愿意听阳花里的意见。」

 她或许翻出了记忆,眺望着窗外,叹了一口气。

 ……真难解,我对他人的家庭环境无法置喙。

 即使教育方针严格,却无法说那是错的。

 我们只是星宫的朋友,对此莫可奈何……而且,星宫本人也不一定想要改变,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一个问题。

 ——但我很好奇一件事。

 「星宫该不会很难和大家一起出游吧?」

 再一周就是暑假了,是盼望已久的长假。

 虽然尚未决定具体细节,但我们聊过要一起出去玩。

 最近都在聊期末考,但差不多要来拟订暑假计画了。

 毕竟对我而言,这是宝贵的青春事件之一。

 倘若星宫无法参加……我会伤心到不行。

 她自己也说过「想去海边」。

 「嗯——……她应该很想参加,但很难说呢。先不说当天来回的轻旅行,根据你们的讨论,应该预计要在外面过夜吧?」

 「算是……对,但具体来说都还没决定。」

 「如果是有男有女的出游,可能会很难呢。要是能够说我也在,说服她爸妈就好了,但不知道她爸妈会怎么想。」

 「这样啊……」

 也是,毕竟星宫那么可爱。

 她很有可能被奇怪的男人纠缠,父母会担心也是无可厚非。

 我也不敢让她单独走夜路。

 我父母也对妹妹有点过度保护。虽然我几乎没受到任何限制,但还有男女生面临的风险不同这个问题。

 「结果,不问问本人就不会知道呢,必须先拟定计画呢。」

 七濑这么说,加以总结。的确如她所说,现阶段在意也没用,而且,即使星宫不能来……也莫可奈何。

 ……我虽然想和她一起去,但那只是我个人的期盼。

 「我也想几个备案吧。」

 纵使扣除星宫的问题,还有费用、时间、地点等种种问题。

 在找大家商量之前,总之先问问美织的意见吧。

 ✽

 我回到家中,淋浴后走进自己的寝室。

 我晚餐吃了玛雷斯咖啡厅的员工餐。

 之后只剩下上床睡觉,我传了『现在有空吗?』的讯息给美织。

 等了几分钟,但她没有已读。

 她已经睡了吗?……正当我这么想时,电话铃声响起。

 「喔——你还没睡啊。」

 『我只是去洗澡了,什么事?』

 「我想说找你聊聊暑假计画。」

 我与美织最近大多在电话中交谈。不久前是常常在附近的公园聊天,但以季节而言很热,且每晚都出门的话,美织的父母也会担心。

 『啊——就是你们想去海边或山上的事吧?』

 「对对,目前是在想去海边住一晚。」

 一方面星宫也说想去海边,而且一提到夏季,最初还是会先想到海边。我询问众人意见时,海派也比山派多。

 『……你只是想看诗和阳花里的泳装吧?』

 「才、才没有……那回事咧。」

 『你刚刚的回答有段空档吧?』

 「你很烦耶,别注意到多余的事。」

 假如问我是否从未想像过那种画面,说是就是骗人了。若问我想不想看,当然是想看啊。还有我也想看七濑穿泳装!

 也许看穿我恶心的想法,美织呵呵微笑。

 『喔——你果然也是男生耶。』

 「吼,你很烦耶,当然主要是想去海边玩啦。」

 『附带一提,我现在刚洗好澡,只穿着内衣,因为有点热。』

 「……别追加多余的资讯。」

 害我稍作想像了啊!但这就是她的目的吧。

 我从未对这青梅竹马想入非非过……倘若我能这么笃定地说,又该有多好呢。

 美织现在长得太过标致,令我很难不视她为异性。

 但我当然不会对她本人那么说,因为她会得意忘形。

 『话说,你们果然想过夜啊?』

 美织害我心慌意乱,却若无其事地继续说。

 「因为从群马去海边的话,光是移动就要花上一段时间呢。」

 我认为若要尽情享受,应该要住一晚比较好。当天来回的话时间会太赶。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但要花不少钱吧。』

 「我和七濑都有在打工,所以没关系,问题在社团组了。」

 『诗靠帮家里大阪烧店做生意,好像拿了不少零用钱。』

 「喔,这样啊,那问题就是……龙也了吧。」

 怜太说他自己有在一点一滴地存钱,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龙也总是哀嚎着没钱。都怪他常在便利商店吃吃喝喝吧。

 「只住一晚的话,勉强能成吧?」

 住便宜的旅馆的话,大约一万圆左右。

 然后,交通费几千圆……不对,那也要看去哪边的海滩。

 在当地玩耍也要花钱,粗估也要个两、三万圆吧。

 唔——嗯,说到钱就让人头疼呢。

 对我而言,大学时不是打工就是上课,因此手头上绰绰有余,但如今并未那么宽裕,毕竟我才开始打工不到三个月。

 『住两晚就有点难了呢,以行程来说,我们也不太可能空出三天。』

 「的确,因为大家都有社团要跑呢。」

 我与七濑只要调整打工班表即可,但诗、怜太与龙也的社课无法请假吧,星宫的社课在长假时为自由参加,所以不必担心。无论如何,必须计算大家社课放假的时候。

 『不过在盂兰盆节之类的,应该会有空档喔。女篮就是这样。』

 美织透过RINE传了图片过来。

 那是写着女篮暑假行事历的单子,的确也有定期休假日,但练习与比赛塞得相当满。

 『更重要的是地点吧?虽然等和大家商量后再决定也行,但夏希你先稍微挑一下比较好吧,因为你最无所事事嘛。』

 「你很烦耶,我也要打工和锻炼肌肉啊。」

 『喔——你还在锻炼肌肉,没偷懒啊?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就是了。』

 「不,那不是必要不必要的问题。锻炼肌肉很赞喔,锻炼肌肉能解决一切问题。」

 我过去为何都没锻炼肌肉呢?真心不懂。

 一旦开始健身,世界就会截然不同。锻炼肌肉即是正义。

 『哇,好恶……』

 「喂,别用真心反胃的声音讲啊。」

 我的玻璃心会碎满地的。实际上,对没有参与社团活动的我而言,为了维持体态,锻炼肌肉相当重要。且附带一提,这也是能消磨时间的方法。

 『啊,不过去海边玩水的话要换穿泳衣,所以肌肉很重要呢——结实的体型还是比较帅,你该不会算计好了?』

 「……我没想到这里。」

 的确,既然会换上泳衣,代表自己的泳衣打扮也会被看到。

 虽然被看到也无所谓……但稍微加强一下腹肌吧。

 ……嗯,只是一点点喔,我才没有很放在心上咧。

 『算了,既然你的兴趣是锻炼肌肉,事到如今也不必在意了吧。』

 美织困倦地打着哈欠这么轻语。

 「是说,更重要的是地点的话题吧?」

 『嗯,正常考虑的话就是新舄吧?太平洋那边的话就是茨城了。』

 说得也是,考虑到距离群马的距离,只有这两个选择。

 『你看,这里不错吧?』

 我点开美织传来的网址后,出现一个介绍新舄海水浴场的网站。久久没看到大海的照片,还真美呢。我开始觉得很想去了。

 新舄有几座我儿时去过的海水浴场,我记得全都很干净且舒适,去这些地点或许也不错。

 于是,我们边找海水浴场边闲聊,回过神来时,时钟的指针已经抵达正上方了。话题告一段落,美织再度打了一次哈欠。

 「差不多该睡了吧。」

 『……对啊,虽然没有结论,但有几个候补很明确了,之后再跟大家一起讨论决定就好。我很好奇,要是决定了也告诉我吧?』

 隔着电话传来美织柔和的嗓音。

 她的音调听起来有些寂寞,我不经意地问:

 「……你果然没办法一起来?」

 美织属于会猛烈倒追的类型,既然是有怜太参加的旅行,我原以为她也会说想一起去,但她目前似乎没有这种想法。

 『再怎么说,要我加入你们六人组有点困难吧。』

 「但美织你跟我们每个人都算熟吧?」

 『就算是那样,但只有我不同班,平常的圈子也不同,一定有只属于你们六人特有的气氛吧?我不想勉强加入,然后变得尴尬。』

 美织的意见非常现实。

 听她言之有理,我也无言以对。

 美织见我默不作声,又莞尔一笑。

 『还是其实是说,我不在你身边的话,你会怕怕的?』

 「……不是,只是单纯觉得你也在的话,一定会很好玩。」

 我脑中闪过儿时的记忆。

 与美织一同玩耍时,总是十分愉快。

 多亏有美织带领着我们。

 因此,我不经意地这么想——原本的六人加上美织一起去玩,一定会最接近我理想中的青春吧。

 『……这、这样喔,但那只是你个人的期望。』

 如美织所说。

 其他人的想法不一定与我相同。

 不过唯有怜太一定会赞同我的想法吧。

 毕竟我才刚知道他的心情。

 ……哎呀,真没想到怜太已经对美织有意思了呢。

 由于怜太不太提起自己的事情,因此我完全没注意到,当时真的很惊讶。

 尽管如此,我当然无法告诉美织。

 对于知道他们两个情愫的我而言,这样还比较快,但这不是我该决定的事。怜太也是因为信任我,才愿意对我坦白。

 『差——差不多该睡了呢。嗯,晚安。』

 我坠入思考的汪洋时,美织宛如打破沉默似地道晚安。

 「嗯,已经很晚了呢。谢谢你陪我聊。」

 我这么回应后,通话立刻结束。

 她的语气莫名地有些快速且焦急,怎么了吗?

 我感到有些疑惑,却已经无法确认。算了,也无所谓啦。

 明天也要上学,我也乖乖地去睡吧。

 夏天会犹豫要开着冷气睡,或是应该关掉呢。开着冷气睡常常会喉咙不舒服,但关掉的话,又会汗流浃背地醒来。这有利有弊,因此我大多透过当天气温与心情决定。

 我今天开着冷气,闭上双眼。

 我的意识随即坠入梦乡之中。

 ✽

 隔天。

 我的喉咙有点不舒服,前往学校。

 我从当地车站转乘电车,于前桥站下车。

 之后,我走在通往学校的林荫道上时,有人从后方拍了拍我的肩。

 「夏希同学!早安!」

 我转过头去,见到一名美少女笑容满面。

 ……嗯——这是世界第一可爱吧?

 「喔,早安,星宫。」

 星宫走到我身边后,调整了有些急促的呼吸。

 她似乎见到我走在前方,跑步追来了。

 「今天也很热呢——」

 尽管目前为早晨凉爽的时段,但只是以夏天而言稍微不那么热而已。

 也许因为跑过来而流了汗,星宫捏住衬衫的胸口部分搧了起来。

 我见到她的动作,眼神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她衬衫下的雪白肌肤相当亮眼。

 我察觉到自己下意识地看着她,急忙别开视线。

 我认为她这种地方有点过于无防备之心。

 「这条路有树荫,所以得救了呢。」

 我与星宫偶尔会在早上的通学路段中巧遇。

 其他人因为有社团晨练,所以我目前没遇过他们。

 我偶尔也会遇见七濑,但她早上脸色都莫名地差,全力散发出一股『我现在不想和人说话,所以别叫我』的气场,因此我基本上不会向她攀谈。

 「啊,对了,我听说了喔——你们昨天也在咖啡厅碰面了吧?」

 星宫刻意鼓起脸颊,这么询问。她的语气显得很不满。

 「我和七濑是在打工就是了。他们则是在聊期末考。」

 「喔——……真好,我这次考得不错,也想炫耀一下的说。」

 「这样啊?那我听你说,你可以尽情地炫耀喔。」

 「就算和年级第一说,也炫耀不到啊……不过,我成绩之所以进步,都多亏有唯乃和你教我,所以我很感谢你们喔,谢谢。」

 星宫犹如闹别扭似地嘟起小嘴后,又恢复原本的神情,朝我稍稍欠身。

 这次期末考也跟期中考时一样,大家一起开了读书会。

 上次由七濑教星宫,但这次多由我教她。星宫之所以常常问我,恐怕也源自于期中考成绩的影响吧。

 「呵呵,我成绩进步,暑假也快到了,心情正好。」

 星宫踏着轻快的脚步,稍微往前走一点,转过头来对我露出笑靥。

 她方才明明还露出微愠神情,表情真是多变。

 「的确快放暑假了呢,你打算干嘛呢?」

 我这么询问她,半为计画做打听,半基于好奇。

 「嗯——基本上都打算在房里耍废吧,因为出门也很热嘛。文艺社每周有一次社课,但放长假时可以自由参加,所以不去也行。啊,不过我有很多想看的小说,堆了很多,必须看完呢。」

 星宫这么回答后,又问我「那你呢?」。

 「我要一直打工吧,但基本上都很闲,如果大家找我出门玩,我也预计会空出时间。我在家时,打算看你推荐的小说吧。」

 「喔,真不错——我再顺便多推荐你几本吧——」

 「麻烦你了,果然没玩社团的话,一放长假就会无所事事呢。」

 假如大家都是回家社的话,一定有很多机会能出去玩,但他们都各自有社团呢。

 尽管我对篮球社已经了无眷恋,但我也加入某些社团的话,寒暑假时的青春浓度或许能更高。不过,目前想这些也没用啦。

 星宫朝气蓬勃地点头回答「收到!」后,又回想起某事似地蹙起眉头。

 「……不过,会有很多暑假作业吧,光想就觉得讨厌。」

 话说回来,老师的确出了光努力几天也无法写完的作业。先不论我这种回家社,那对社团组而言,负担必定相当沉重吧。

 机会难得,也将暑假作业运用于青春事件上吧。

 「这部分就彼此协助去解决它吧,来举办几次读书会吧。」

 地点就挑我打工的咖啡厅或车站前的家庭餐厅吧。对我而言,独自默默地完成作业也不好玩,希望能和大家边闲聊边做。

 「啊,好主意!有你教的话,我就能放心了!」

 我与星宫边闲聊边走着,马上就抵达了学校。

 我们穿越校门,走向玄关。

 我与星宫独处的时光即将接近尾声。

 ……应该趁现在抛出这个问题比较好。

 「还有就是大家说要去旅行吧。你之前说想去海边对吧?」

 我尽量语气自然地问。

 结果,星宫原本开朗的音调急速降低。

 「……嗯,如果能和大家一起去的话,会很开心吧。」

 她的回应一言难尽。

 说法类似她心里想去,但又顾虑到自己去不了的可能性。

 星宫也许察觉到我在旁敲侧击,一脸歉疚地说:

 「抱歉,是我说想去海边的,但可能没办法去。」

 「……理由是爸妈不准之类的?」

 「我和爸爸稍微提过,但感觉没什么指望,我有努力想办法……你该不会有听唯乃说过什么吗?」

 「只有听说你可能去不了,她还没告诉我细节。」

 我这么说后,星宫便一脸阴霾,发牢骚似地嘟哝:

 「……我爸爸很顽固,一旦他说不行的话,就难以改变他的决定。真是的,就没办法改改那个死脑筋吗……」

 纵使是一家人,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说人坏话。

 因此,我不禁眨了眨眼睛。感觉真是新鲜。

 星宫可能注意到我吃了一惊,难为情地红了脸颊。

 「对、对不起!突然讲这种话……好丢脸。」

 「不不不,看到你难得的一面,我反而觉得更加亲切了喔。」

 「你、你忘掉啦!真是的,夏希同学!」

 由于她可爱地生着气,我便耸了耸肩道「知道了知道了」。

 我们此时恰好走进玄关,换上室内鞋。

 「总、总之,我会想办法说服我爸的!」

 星宫于胸前握紧拳头,比出「加油!」的姿势。

 「我也希望你能来……但你别勉强喔?因为还有很多机会能大家一起去玩,也能选别的地方当天来回。」

 若非过夜行程的话,星宫的父亲或许也能允许。虽然时间不太够在海边纵情玩耍就是了。毕竟这里可是不靠海的群马县呢。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去海边。毕竟是我提议的。」

 星宫这么喃喃,愣愣地望着远方。

 「……你有那么喜欢海啊?」

 「嗯——对啊,因为很美,凉爽又舒服,而且……呆呆地眺望着无边汪洋的话,就会觉得我的烦恼微不足道,能豁然开朗。」

 她不经意地说出口的话,莫名地令我印象深刻。

 星宫又蓦然惊觉似地堆起笑容。

 「不、不过,去其他地方也行喔!大家一起去的话,不管去哪里都会很开心!」

 虽然她是打算含糊带过,但也不是在乱说吧。

 「……我知道了,就找个地方聚聚,大家一起商量吧。」

 「嗯,收到!」

 星宫闻言,对我笔挺地敬礼,表示肯定。

 我们越过人声鼎沸的走廊,能见到我们一年二班的教室。

 「大家,早安!」

 一推开教室的门,就能见到长相逐渐看惯的同学们正无精打采地闲聊。而教室的气氛因为星宫登场,变得缤纷绚烂。

 露出灿烂的笑容向众人问候的星宫,究竟是否有察觉到自己的影响力呢?我难以想像她的心思,不明就里。

 ……人人都有烦恼。

 我原以为自己瞭解这点。

 然而,听到星宫那么说时,我感到意外。

 那是因为我只认识总是笑脸迎人的星宫。

 ——我喜欢星宫阳花里。

 我对她的外貌一见钟情,又受到她的善良内在所吸引。

 然而,我不瞭解星宫。那必定因为我只看到表面吧。

 因此,我想更进一步地认识她。

 我纯粹地这么心想。

 ✽

 当天的午休时间。

 我找大家去学餐,目的是为了讨论暑假的计画。

 我也考虑过去咖啡厅或家庭餐厅举办讨论会,但毕竟大家放学后另有社团活动,思及暑假的支出,也不太能浪费金钱。

 「如夏希所说,差不多该来具体地拟定计画了。」

 怜太吸着炸什锦乌龙面,仔细吞下去后,开口说道。

 「是说想去海边对吧?」

 诗回想起什么似地低喃。

 她手边是一碗酱油拉面,面碗尺寸不符合她娇小的身材。

 「……虽然这么说,但我没什么钱呢。」

 狼吞虎咽地吃着大份咖喱饭的龙也,一脸苦涩地咕哝。

 「说要去旅行的话,你妈不会帮你出钱吗?」

 「多少会给一点啦,但很难讲。不过,我也想去就是了。」

 果然还是钱的问题啊。

 「反过来说,除了龙也以外都没问题吗?」

 我这么一问后,众人便点了点头。

 「我姑且有不少存款。」怜太说。

 「我三不五时都有在家里打工!」诗说。

 「我和灰原同学一样,打了不少工,所以没问题喔。」七濑说。

 「我的零用钱应该就够用了。」星宫说。

 大致如我与美织所预料,如此一来,问题就只有龙也了。

 「实际上大概要多少?是要住一晚对吧?」

 龙也这么低喃,打开钱包瞄了一眼,面有难色。

 「那要看去哪里和住哪里,但有个三万就够了吧?」

 前提当然是住廉价旅馆。若要搭新干线的话,交通费的开销也会很大吧。

 「那算是很实际的底线吧。」

 七濑点头这么说,龙也「嗯……」了一声,皱起眉头,碎念了起来。

 「我也很想和大家去玩……」

 「你想想办法,我们大家一起去吧!夏天和海边!绝对会很开心啊!」

 诗卯足全力说服态度为难的龙也。

 她又忽然灵光乍现一般,双眼闪闪发光。

 「对了!阿龙,你暑假来我家帮忙咧?你以前偶尔也会来打工嘛!」

 龙也闻言,愣了一下,低喃「……话说回来,我有去你家打工过呢」。

 「因为我有社团,所以基本上只有晚上可以,这样行吗?」

 「嗯!我们家也在找新的工读生,刚刚好!我回家商量看看!」

 诗对龙也这么说,露出极为灿烂的笑容。

 「龙也有社团,去找其他打工也很难吧,暑假短期去诗家帮忙,的确是个好点子也说不定。」

 怜太「嗯」了一声,表情冷静地说。

 「你之前做过好几次,已经熟悉了,对我家来说也是求之不得。」

 诗露出喜孜孜的笑容。

 这的确算是双赢的局面,感觉一石二鸟呢。

 身旁就有恰到好处的解决方案。

 众人一起讨论这类问题是上上策呢。

 ……不过,一想到龙也会与诗一起打工,我心中便掀起涟漪。

 我脑中不经意地闪过七夕祭那一晚。

 我至今仍能清晰地忆起诗的唇瓣抚过我脸颊的触感。

 『……这就是我的心意。』

 我没有对这句话作出任何回应。

 诗之所以说「你不要答覆我」,必定是看出了我的迷惘。

 也就是说,我目前依赖着她的善良。

 这样的我不能对诗与龙也抱有这种想法。

 ……我知道,这是一种丑陋的嫉妒心。我明白诗对我的心意,不给出答案,却又不由得希望她别和其他男生要好。

 这种想法无法被允许。

 我摇了摇头,甩掉我自己的思路,转换心情似地做出结论。

 「那么,旅费暂时没问题了吧?」

 「就算这么说,但我没办法排很多班,手头还是会一样吃紧。」

 「这点我也一样喔,必须尽可能压低旅费呢。」

 怜太这么说完,让话题告一段落,提出下一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日期呢。大家都有社课或自己的事,所以要乔一下时间。」

 众人闻言,各自拿出手机或记事本,确认行事历。

 看来八月六日、七日左右能够成行。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天能够去一日游,但连玩两天果然有困难。

 盂兰盆节时,社课组都有空,但大多需要回祖父母家。

 总之,就确定是六、七号了吧。

 能顺便知道大家有空的时间也很有帮助。

 因为也有举办解决暑假作业的读书会的计画呢。

 而且,也较容易相约出去玩。

 「日期敲定了……那再来的问题就是地点了吧。」

 怜太似乎在上网搜寻,盯着手机,面有难色地轻语。

 我原本想说若有人能立刻想出地点,就交给对方决定,但众人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既然如此,就提出我与美织思考的几个方案吧。

 「我有几个建议,首先是新舄。」

 我将手机放在桌上,让大家看当地介绍页面,加以说明。

 众人探头盯着我的手机,因此距离很近。

 尤其我与一旁的星宫肩膀紧紧相贴,令我不禁在意起来。

 她有种女生特有的好闻香气。

 糟、糟糕……这样下去,说明内容会从我脑中飞走!

 因为我现在是话题主导者,必须设法维持神智清醒……

 「哇,这里好美喔!」

 「对、对啊,我也有实际去过,是个好地方喔。」

 诗板着脸望着我与星宫,但我假装没有察觉。

 「嗯,这里很不错啊,从群马去海边的话算是最近的了。」

 怜太登高一呼,无人反对,于是似乎会决定去我与美织研拟的头号方案。诗也双眼闪闪发光,说「选这里吧!一定会很好玩!」。

 「如果要选这里的话,有几个住宿地点可选,我想说机会难得,住包栋小木屋会很棒……大家觉得怎么样呢?大概像这样。」

 我亮出与美织一起找的小木屋介绍页面,诗则愣怔地歪着脑袋问:

 「小木屋?」

 「简单来说类似出租别墅喔,直接租下独栋透天的感觉。」

 我让诗看了照片。

 一栋木造建筑藏身于乡村的山路上,内部有厨房、餐厅、客厅与宽敞的露台,二楼有几间房间。

 「啊,感觉不错呢!」

 「喔,也可以在露台上烤肉啊,我们来烤吧。」

 怜太望着介绍页面这么低语后,龙也做出激烈的反应。

 「什么?能吃到肉吗?那就住那里。」

 「如果要住小木屋的话,就需要自己买,自己烤喔?」

 「又没关系,那样……叫做什么?别有一番情趣?」

 龙也听见七濑无奈的提醒后,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个正向的回答。

 「啊哈哈!阿龙讲了很难的字眼!」

 「那到底哪里好笑了?」

 诗哈哈大笑,龙也则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他们俩也大致恢复到能一如以往地互动了呢。

 「可是,这会不会很贵?」

 七濑这么说,我则知道答案。

 「这个还满便宜的喔,这是住一晚的价钱……除以六个人的话,你看。」

 我点开计算机应用程式进行计算后,众人便发出「喔喔——」的叫声。

 「这好像比去住一般的旅馆还便宜吧?」

 「我也这么认为。就算乍看之下很贵,但因为能除以六,人多的话就会更便宜,以空间来说,极限是八到九人吧?」

 包栋小木屋也能烤肉,宽敞的空间住起来会很舒适。不过相对的,必须自己煮饭与准备洗澡水等等,但毕竟只住一晚,应该不会多费工。

 我说明到这里,大家的反应都不错。

 「谢谢你,阿夏。你帮我们想了很多呢。」

 诗小声喃喃,表情忽地舒展开来。

 「因为我最闲嘛。我只是随便逛了一下观光网站之类而已。」

 我耸了耸肩后,龙也便双手环胸说:

 「真不愧是夏希呢。这是你这聪明人的提案,可以就这么定了吧。」

 「嗯,基本上照夏希的提议没问题呢。」

 听到龙也与怜太的话,我轻轻地吐了一口放心的气息。

 不枉费我与美织仔细推敲到三更半夜。

 「话说,如果那样会比较便宜的话,也可以再找其他人吧?」

 「的确!人多会更好玩呢!」

 龙也考虑到旅费的问题这么建议,诗也基于另一层面表示赞同。

 「逻辑是那样没错,但人家混进我们这几个人里,会有点尴尬吧?」

 七濑面带难色提出反对意见。

 「会吗?如果是同班同学的话,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喔?」

 随后,诗愣愣地歪着脑袋。

 也是,因为诗与我们以外的圈子也没什么隔阂,相处融洽呢。

 不仅是诗,除了我之外的大家都有这种倾向吧。

 「虽然这么说,但我们平常就是这六人,再加进一个人的话,也许的确会有点不适合呢,先不论对方也是一群人的话。」

 怜太面有难色地说。

 我也持相同意见,因此从旁帮腔,插嘴道:

 「不如问说,有什么人选吗?」

 没错,目前并没有具体的人选。

 假如有什么人选的话,也能纳入考虑,但既然没有,也不必勉强邀约。

 倘若以消去法找人,对方也会不舒服吧。

 我的目的是尽情地享受这个夏季活动。

 即使不勉强增加人数,我认为这六人组合就足够了。

 「和我们都算熟,找了又会愿意来的人……吗?」

 龙也低喃着这前提条件,但如我所料,并未想到合适人选。

 然而,此时冒出了一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发言。

 「我会想和美织织和芹芹一起去耶!」

 诗这么说道。美织织指的是美织吧,但芹芹又是谁?

 「啊,对耶!她们也和我们关系不错呢!」

 星宫赞同诗的意见。

 我有点在意她刚才都不怎么说话,但她的语气中并无阴霾。

 ……她只是刚好并未开口,没有特殊原因吗?

 应该说,和我们关系不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认识那个叫芹芹的人?

 「我也赞成喔,和美织她们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好玩。」

 怜太瞄了我一眼后,露出柔和的笑容回应。

 我也明白他眼神中的意义。

 那表示他希望我赞同他吧。

 我知道怜太对美织有意思。

 对怜太而言,应该考虑着如果美织愿意来的话,是一个能拉近距离的大好机会吧。

 ……不对,即便不深入解读,他或许也只是单纯想与她一起出游。

 「一定会很好玩」这句话不像谎言。

 「也就是说,费用也会除以八啰?喔,变得更便宜了嘛,去邀她们吧。」

 龙也依然只在意钱的问题,用手机的计算机应用程式计算费用后,满面喜色地提议。该怎么说咧,真是个现实的家伙呢。

 「美织同学也是灰原同学的青梅竹马,这不是正好吗?」

 七濑这么说,众人则纷纷点头。

 不是,最大的问题被忽略过去了吧?

 「那个……芹芹是谁啊?」

 我提出这根本的问题后,大家都惊讶地眨着眼睛。

 ……咦?怎么有种知道是理所当然的气氛?

 只是因为是绰号,所以我没察觉出来是谁吗?

 不对,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头绪……

 「咦?阿夏和芹芹没交集吗?」

 诗一脸意外地问我。

 在我做出反应前,怜太又忽然低喃:

 「的确,或许只有夏希和她没交集呢……不对,我们在咖啡厅开读书会时,你有和她见过面,但当时没怎么聊到呢。」

 我闻言,记忆在脑中涌现。

 ……喔喔,是坐在美织对面那个像辣妹的金发女生啊。

 「话说回来,我有听美织提过她很多次呢,我知道她和美织很要好。」

 她应该叫做芹香。原来如此,因为叫芹香,所以绰号是芹芹啊。

 「我反而想问,大家都和那个叫芹香的女生很要好吗?」

 我这么一问后,众人一瞬间面面相觑,由七濑回答:

 「她和我跟阳花里念同一所国中喔。」

 「她和我跟龙也也上同所小学。」

 怜太接着说「但诗是上别的小学」。

 原、原来如此,我没想到还有这一层连结……

 「因为我和美织织很要好,所以她最近也常和我聊天——」

 也就是说,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与那个叫芹香的女生还不错啊……

 然后美织与芹香关系很好,以邀约对象而言的确很完美。

 「但既然夏希没和她说过话的话,就算了吧?」

 怜太体谅我似地如此提议。

 「不……」

 我反射性地摇了摇头。

 怜太应该想跟美织一起去。

 而我自己也觉得和美织一起出游会很有趣。

 为此,即使有一个没说过话的人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反而也能视作拓展交友圈的好机会。

 「——可以喔,找她们去吧。」

 我脑中闪过昨晚与美织之间的对话。

 『还是其实是说,我不在你身边的话,你会怕怕的?』

 『……不是,只是单纯觉得你也在的话,一定会很好玩。』

 美织拒绝了邀她一起来的我。但现在多了芹香这个理由,更重要的是大家提议想和她们一起去。既然如此,一定能……

 「如果夏希同学OK的话,就先邀邀看吧。但要是被拒绝也没办法啦。」

 「我近期内会问问她们,再用RINE通知大家。」

 有了星宫的推波助澜,怜太做出了结论。

 之后,当我们讨论细节与折衷方案时,星宫忽然说:

 「那个……其实我爸爸还没允许我这次出门旅行……」

 她黯然的语气与方才截然不同。

 「我有可能没办法去,对不起。」

 众人或许是隐约有所察觉,抑或跟我一样听七濑提过了吧。

 在场的人并不惊讶,但气氛变得阴沉了一些。该怎么回覆才好?我翻找着词汇时,诗犹如率先转换气氛一般,声音开朗地说:

 「家里不允许也没办法,但我当然很想和阳花花一起去喔!」

 而之后接话的人,竟然是龙也。

 「没办法说服家人吗?如果星宫你不在的话,会没那么好玩啊。」

 坦白说,龙也会对星宫这么说,让我感到意外。

 大家或许都有一样的想法,面面相觑,星宫则眨着双眼。

 「什、什么啦?我说这个有那么奇怪吗?」

 「啊,不会,没、没有那回事喔!我很开心喔?谢、谢谢你!」

 星宫急忙加以否定,却明显地显得惊慌失措。

 「星宫同学,你也太慌张了吧。」

 怜太见状,或许是被戳中笑点,捧腹大笑。

 龙也则一脸难以言喻地望着我,但你看我也没用。

 「总、总之,我会努力让自己能去的!」

 「我也会帮阳花里的,近期内会再跟大家报告,能等我们一下吗?」

 七濑摸着星宫的头这么说。

 众人开朗地点了点头后,宣告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

 ✽

 几天之后。

 受到怜太邀约的美织与芹香爽快地答应了。

 我为了方便称呼她为芹香,但据说她的全名是本堂芹香。

 那我应该称呼她为本堂同学吧。

 想找个机会,先向她自我介绍一下。

 然后,星宫获得七濑的帮助,似乎成功说服她父亲了。

 这个报告传进了六人的群组中,令我暂且松了一口气。

 「喂。」

 「呕呃。」

 早上的班会开始前,我走在走廊上时,忽然遭人从后方勒住。

 对方抓住我衬衫的后领。只有美织会对我做这种事情。

 「怎么了啦?」

 「是你提议的吗?」

 别用问题回答问题,而且也没有主词。算了,我是听得懂啦。

 「不是,提议的人是诗和怜太喔。而且,大家都说想和你们一起去。虽然部分原因是除了我以外,大家都跟和你要好的本堂同学感情不错啦。」

 「这我是有听芹香说过……」

 美织一副无法释怀的样子。

 「你不是答应了吗?」

 「因为芹香也想去,我也没理由拒绝……」

 「那就没问题了吧?我也能和你一起去玩,一举两得啊。」

 我不懂美织为何露出难以言喻的神情。

 她莫名地一脸不爽,不知为何踮起脚尖,伸手捏我的脸颊。

 「会痛啦。」

 应该说,在走廊上这么做的话,会被人误以为在交往喔。

 现在也有几个人在看我们。

 「是说,就算芹香和其他人要好,但你和她没交集吧?」

 「是没错啦……但当作是交新朋友的机会就好了吧?」

 虽然我自己这么说了,但这想法真不像我。

 我如今稍微改善一些,但骨子里依旧是一个阴沉角色。

 我无疑是六人组内朋友最少的吧。

 我对交新朋友这件事基本上相当畏缩。

 尽管如此,一直窝在仅有六人的圈子里,也不算我理想的青春。

 我认为即使要一步一步地慢慢来,也必须鼓起勇气拓展自己的世界。

 「……是喔,好吧,你可以的话就没问题啦。」

 美织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这么喃喃后,彷佛聊完似地转过身去。

 「美织,早啊。」

 正当此时,有人喊了美织,我俩同时转过头去。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到。

 方才话题里的本堂同学正朝我们轻轻地挥手。

 「啊,芹香,早啊——」

 美织极为正常地回道早安,我应该怎么办呢。

 透过美织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名字,但从未直接交谈过。

 我不认为以我们的交情可以寒暄,但现在已经确定会一起去旅行了。

 而且,和对方道早的美织明明就在我身旁,闷不吭声的也很奇怪吧?

 当我心中千回百转地上演这种阴角小剧场时,芹香望向了我。

 「灰原同学,早啊。」

 「……喔,早安。」

 十分正常的问候。

 说、说得也是,正常地道早就好了……

 我到底在犹豫个什么劲儿……?

 美织与本堂同学放着莫名挫败的我不管,开始闲聊了起来。

 随后,两人又望向我。

 「灰原同学也会一起去旅行对吧?」

 「对啊——他不是什么坏家伙,你就和他好好相处吧。」

 「请多指教,灰原同学。」

 「好、好的,本堂同学,请多指教。」

 我闻言点头如捣蒜。

 「那我要去教室了。」

 本堂同学淡淡地这么说,走进教室之中。

 ……呼,没由来地很紧张呢。

 美织见我吁出放心的气息,苦笑着说:

 「芹香不怎么嗨,不过她平常就是那样,你别放在心上喔。」

 「是喔,不是因为是早上,所以才那样的?」

 七濑早上也会面如寒霜、情绪超低,因此我以为本堂同学也是那类人。

 「嗯。所以说,她看起来可能不太好亲近,明明长得很可爱。」

 美织嘟起嘴巴说「真浪费呢」。

 的确如她所说,本堂同学长相极为标致,但表情变化很少。

 她只有外貌像是辣妹吧。

 「你觉得我们能变得要好吗?」

 「不用担心也没问题吧?因为她不太会去讨厌别人,也不会怕生。她看起来虽然冷冷的,但配合度很高喔。」

 「不,是我会怕生啦……」

 「那你自己去想想办法啦,这不是交新朋友的机会吗?」

 「和本人说话后,我就突然没信心了……」

 「我说你啊……」

 正当美织无奈地扶额之时,晨间班会的钟声响起。

 回过神来,走廊上仅剩下我们两个人。

 「啊,糟糕!得回教室了,那拜拜啦。」

 「喔——拜啦。」

 我看着美织急忙回到教室中,也打开一旁教室的门。

 「夏希,你很晚呢。」

 「刚刚在和美织聊旅行的事。」

 我回答怜太的问题,并坐到座位上。

 此时班导正好登场。

 「好了,从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请同学们抱着身为我校一分子的自觉,谨言慎行。还有,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暑假作业,但每天脚踏实地地写,就一定能写完,所以绝对别拖延。听好了,假期就是——」

 班导为了让学生绷紧神经而讲的话,令班上气氛为之浮躁。

 他喋喋不休地阐述规律之类的内容,但班上同学都在窃窃私语,彼此谈笑。我望着班上状况时,与星宫四目相交。

 她惊慌地别过眼去,却不知为何又望向了我。

 之后,她用嘴型说「真期待呢」,并笑逐颜开。

 ……啥???

 那是什么?也太可爱了吧?

 别易如反掌地抓住我的心啊。

 「好,那么请各位同学行事时都务必要遵守规律。」

 我安抚着内心的动摇之时,响起班会结束的钟声。

 原本不断叨念着重复内容的班导,终于闭上了嘴。

 他依然是个唠叨的人。今天都要在结业式上,在热到不行的体育馆里被迫听校长长到不行的演讲了,真希望他班会可以讲得简短一点。

 班导走出教室的同时,班上恢复了喧嚣。

 话题主要为暑假。

 大家聊着要去泳池玩、期待烟火大会、想在朋友家打明星大乱斗、要与家人去国外旅游、作业太多、每天都要参加社课真想放假等等,虽然也有些牢骚,但同学们都显得兴高采烈。

 灿烂的阳光自窗外照进室内。

 即使位于开着空调的室内,也有种肌肤受到灼烧的感觉。

 第一学期的结业式。

 今天的气温似乎也超过了三十度。

 ——从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

第二章 你的梦想与秘密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