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在屋顶意外相遇的女性大多都有什么

第一卷  第一章 在屋顶意外相遇的女性大多都有什么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等待黎明的夜晚

 图源: UU

 那是发生在无比炎热的初夏的事情。

 那天放学后,我的脑袋因为在闷热的教室里上了很久的课而变得奇怪起来,不知为何就去了学校的屋顶。

 现在想想,或许我是为了避暑才会寻求屋顶上吹来的清爽空气吧。

 不管怎么想还是早点回家,然后在空调房里休息会比较好————

 总之,我在那天选择了一个不太明智的选型。

 「————咦?」

 我沉浸在开放的屋顶所带来的解放感中,一瞬间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来了。

 隔了一会,我与“她”视线交汇,然后被她吓了一跳。

 微微泛蓝的美丽黑发加上如雕刻般的端正面容。

 胸部算不上很大,但是也不算很小。

 只需一眼,就能确信我们居住在不同的世界。

 她的名字叫「八重樫唯」。

 她是这所学校的三年级学生,同时也是所有人都很仰慕的学生会长。

 只要是学生,就不会有人不认识她。

 「你也是来乘凉的吗?」

 「诶?」

 八重樫前辈突然向我搭话,我不由得僵住了。

 我没想到居然会是前辈主动来跟我打招呼。

 八重樫前辈歪着头,看着僵住的我。

 啊,不好。

 难得八重樫前辈会来跟我打招呼,再这样下去,就会发展成我无视她的状况了。

 「是、是的……就是这样」

 「果然没错。不过很遗憾,这里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凉快」

 「……确实」

 虽然因为紧张导致我有些走神,但屋顶————应该说室外的热气让我感受到这里与室内潮湿的热是不同的。

 而且这里还是屋顶。

 因为没有可以遮阳的东西,反而会使人难受起来。

 「八重樫前辈也是来乘凉的吗?」

 「嗯,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当然知道。毕竟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

 「我确实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呵呵,让人再说一遍还会有些难为情啊」

 八重樫前辈的脸红了起来。

 这可爱的生物是什么?

 因为跟严肃的学生会长印象有很大反差,所以我被迫心跳加速起来了。

 「啊啊,我也是来乘凉的,但似乎是没猜中。接下来学生会有集会,所以我想在那之前吹干汗」

 「原来是这样啊」

 「不过,别说吹干了,我反而是出了一身汗……呵呵」

 汗流浃背的八重樫前辈。

 在这段话出现在脑海的瞬间,我成功地侧视捕捉到了她的全貌。

 时间仅仅花费0.1秒。

 我试着用比眨眼还短的时间,将她的身影烙印在脑海里。

 (噢……不行不行)

 我是绅士。

 即使可以在此时看到八重樫前辈的内衣,移开视线才是身为男人的正义————

 顺带一提,完全看不见。真是让人遗憾。

 「怎么了?」

 「不,什么事都没有」

 「这样啊……」

 我对八重樫前辈露出笑容。

 表现出遗憾的样子是二流的做法。

 身为一流绅士的我,可以随时保持平静。

 「我记得……你是二年级的花城吧?」

 「诶?」

 「姆,抱歉,我搞错了吗?」

 「不、不是……你说对了……但是我们之间没有过任何交集吧?尽管如此你还是能记住我的名字吗?」

 「嗯。我好歹也是学生会啊。全校学生的名字,我还是能记得住的」

 还真有人会去记那种事情啊————

 没有摆出一副骄傲的样子,一脸淡然地说出这句话的前辈在我眼里就是异常的。

 我们学校的学生总人数接近千人。

 要记住这么多学生的名字,是非常辛苦的。

 想要当上学生会长就必须能做到这种事吗?……不,不可能吧。

 老实讲。

 我现在在八重樫唯这个超人面前,正害怕不已。

 说到底记住全校学生名字这种绝技,如果是属于正常范畴内的人类,根本就不可能会去做。

 该说是感受到的气场太过可怕,还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呢。

 我对自己的装模作样感受到些许的难为情。

 由此而生的羞耻心在折磨着我。

 「……我差不多得走了」

 八重樫前辈在智能手机上收到某条信息后,对我如此说道。

 毕竟她刚才说了接下来要去学生会开集会,所以应该是来通知她的吧。

 「花城夏彦,谢谢你。托你的福,我的心情好上不少了」

 「如果我有帮上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在我对八重樫前辈回以笑容后,她也对我回以笑容。

 然后,从我身边走过的八重樫前辈,在返回校舍的门前回过头来。

 「花城夏彦,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很有趣的味道。你下次可以来学生会玩喔。我们会一齐欢迎你的」

 「谢、谢谢————」

 就在我想要道谢的那个瞬间。

 一股清爽的风吹过屋顶。

 一股仿佛能让因汗水而有些潮湿起来的身体好转,舒适宜人的风。

 但是,这股风却创造出让我怀疑自己眼睛的光景。

 我不由得发出蠢声。

 清爽的风化作恶作剧的风,居然将八重樫前辈的裙子掀了起来。

 在惊人的引力作用下,我的视线被八重樫前辈那掀起的部分所吸引去了。

 关于这点,只能说是我的本性了。真的希望她能原谅我。

 但是,我却从中感受到了自己一生未曾经历过的惊愕。

 从常识上考虑,肯定会有样东西存在于那里。

 我无法确认到那不可或缺之物。

 八重樫前辈无视注意到那个事实的我,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校舍。

 变成一个人的我,仰望着天空喃喃道。

 八重樫前辈————她是不是没有穿内裤?

 私立凤明高中。那是我就读的学校名字。

 一个学年的人数超过三百,整体接近一千人。

 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所学校的话,那就是纯粹的重点学校。

 考上难考大学的合格率在东京都内也是首屈一指,正因为有这个特点,所以有很多以升学为目标的学生聚集于此。

 虽然自己来说有点奇怪,但这所学校的偏差值属于中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能考上近乎于奇迹。

 而就任于凤明高中这种怪物偏差值学校的学生会长,就是那个八重樫唯。

 只是在这所学校担任学生会长,就能在很多大学,以及就业中获得相当大的优势。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极其优秀,就不能在这所学校担任学生会长。

 这话绝不夸张,如果以学生会长的身份从这所学校毕业,就能拥有安定的未来。

 因此,听说每年举行的会长总选举都会不断展开激烈的竞争。

 对于能进入这所学校就已经算是万幸的我而言,是没有关系的事情。

 但是,正因为跟自己很遥远,所以才会去在意。

 没错,我在那个屋顶上看到的是————

 ◇◆◇

 「你是怎么看待八重樫前辈不穿内裤这件事的?」

 「你在说什么?」

 她就像看待垃圾一样朝我投来锐利的视线,我的内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话虽如此,我知道错在于我。

 毕竟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毕竟这是普通的性骚扰。虽然现在附近没有人,但这里就是普通的教室。

 尽管如此,如果我不解开八重樫前辈为什么会没穿内裤这个疑问,那我就会永远地囚禁在迷宫之内。

 「日和,拜托你听我说一下」

 「……什么啊」

 「自从我被这个疑问囚禁以来,我就吃不下饭,晚上也睡不好觉。再这样下去我就会衰弱至死的……所以!我必须尽快解开八重樫前辈不穿内裤的谜团!」

 「笨蛋」

 「呜呼」

 我的头顶受到手刀直击,宛如电流般的冲击从身体穿过。

 这个杀人手刀的主人一之濑日和,是从小学开始就跟我在一起的青梅竹马。

 学习空手道十年。喜欢的东西是肉跟纵拳。讨厌的东西是丢在路边的空罐子和塑料瓶。

 略带红色的短发很整齐,总给人一种更胜男生的印象。

 她的长相端正,作为可以毫无顾虑交谈的对象在男生之中似乎很受欢迎。

 虽然我们小学,初中还有高中都在同一个地方就读,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图。

 就是家离得很近,就是因为偏差值接近,理由也就这些罢了。

 但是,日和似乎是将我当成沙包看待,经常对我施加暴力。

 总而言之就是暴力女主角。

 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吧。

 很遗憾,她已经无法取得霸权了吧。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对我来说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我没有」

 好危险,为什么她会知道啊。

 「哈,难得你会认真地说有事情想讨论,我才会去通知说今天的集会会迟到……耽误我那么多时间,真的是亏大了」

 「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我想知道前辈不穿内裤的原因!」

 「不要在这种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的教室里大喊大叫啊!」

 手刀,part2。

 但是,我已经料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于是将双臂交叉起来来防守手刀。

 暴力系女主角想要做的事情,我已经看穿了。

 「什……」

 「拜托了……!我是认真的!我想借助你身为学生会成员的力量!」

 「……」

 日和朝我投来无比冰冷的视线。

 别这样,这不是会让我兴奋起来吗————我有些害怕到没有办法从容地说出这句话。

 只是,我的本能在诉说。

 八重樫前辈有一个大秘密。

 正因为如此,即使日和很可怕,我也不能在此退缩。

 「……一般来讲,学生会长不穿内裤会那么让人在意吗?我是没有办法理解啦」

 「诶?如果有人没有穿内裤的话,正常来说是会在意的吧?」

 「不……嗯……可能会在意吧」

 可能是因为我少见地说出正论,日和苦恼起来了。

 我有种久违地取得胜利的感觉。

 能辩倒她真是让人舒服。我痛快多了。

 「那,假设我愿意帮你,你想让我去做什么?」

 「那肯定是给我制造一个能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我会直接问她『为什么你会不穿内裤?』————」

 「你是要跟她说吗,笨蛋!」

 我被她骂了。

 「哈……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呢」

 会被她说成笨蛋还真是让我意外。别看这样,我的学习成绩其实还算不赖。

 我是真的很在意,前辈的内裤。

 八重樫唯这个人,是必须穿内裤的人类。

 ————不,并不存在可以不用穿内裤的人吧。

 抱歉,话题好像朝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我想说的是,你看,偶尔会有的吧,那种特意不穿内裤的人。

 我是觉得无所谓。

 毕竟男生只要不脱掉穿着的裤子就不会有人知道,女生也是,只要不被掀开裙子就不会有人知道有没有穿内裤。

 但再怎么挣扎,世间对其的印象都是「变态」。

 有谁能想得到,文武双全,品行端正,清纯可爱的八重樫唯这个女生或许会是个变态呢?

 颜色大概是白色的。装饰品很少。

 不可能有淡蓝色跟白色的条纹。也不会有动物图案。

 黑色的……可以有。清纯可爱的少女其实穿的是黑色的内裤。这不是很撩人吗?黑色可以有。不如说我希望她穿黑色的。

 如果可能的话,绑带内裤————对,绑带内裤。

 如果存在最和平的真相,那就是我看错了。

 毕竟我的视线相当不错,我优秀的大脑依旧记得那时的光景。

 但要是问到我是不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有点没把握了。

 毕竟裙子飘来飘去的,前辈也立刻按住裙摆藏了起来。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看到的皮肤面积来到极限,所以才会断定『没有穿』。

 总而言之,或许是我的认知有些扭曲。

 虽然我很想说高中生穿绑带内裤很不像话,但总比不穿内裤要强得多。

 就像存在决胜内衣这个词一样,绑带内裤终究是为了展示魅力的武器。

 但不穿内裤,还是太没有防备了。

 虽说是男女同校,但学校里有一半的人是男性。而且还是难以处理欲望的高中男生。

 要打比方的话就是哥布林。要打比方的话就是半兽人。

 毫无防备的年轻女性来到哥布林跟半兽人的巢穴————被做成色情漫画,色情游戏,以及色情同人志已经可以说是常识了。

 如果前辈真的没有穿内裤的话,那知晓这个秘密的我就必须保护她。

 为了不让她成为哥布林跟半兽人的牺牲品,我必须保护好她。

 诶?别有用心?不可能有吧。不要小看我,我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绅士。

 我不会将女生的秘密告诉给其他人。我会永远将它作为只属于我的秘密,然后怀着优越感带进坟墓。

 只要有机会交换联系方式就可以了。剩下的怎样都好。

 ————咦,是这么一回事吗?

 「接招」

 「唔喔」

 正在想着心事的我,没能避开日和不停打出来的拳头。

 「干啥呢……!快住手!」

 「因为你摆出一副想着坏事的表情。所以我想让你恢复正常」

 「我谢谢你!总之可以先把我的鼻子拉出来吗!?」

 我让日和掐住我的鼻子,然后把埋起来的部分拉出来。

 「呼,我差点就变成面部凹陷乳头男了」

 「你要是想再吃我一拳,直接说就可以了」

 「对不起」

 今天的日和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好,跟平时一样。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要说得能让我明白」

 「我想知道八重樫前辈不穿内裤的原因」

 「啊哈哈,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明明是你要来问我的。

 「知道那个你就能恢复正常了是吧?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简单?怎么做?」

 「我去问。别看这样,身为学生会干部,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其他人要深厚……而且,同为女生的话会更容易沟通吧?」

 「不、不是……总感觉,那个……」

 「什么啊,那样不是更干脆利落吗?」

 「那个…一点都不浪漫吧」

 「我说你,死上两次再重生不是更好吗?重生成水槽的水垢之类的」

 「啊哈哈,这玩笑也太过分了,日和」

 「诶?」

 呵呵呵,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那你要怎么办?就算你来找我商量,我也不打算帮你犯罪喔?」

 「我烦恼的就是这点。要怎样才能解开内裤之谜,还不用被告性骚扰……」

 「在你一本正经地说出来之后,听上去就像真的在烦恼一样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至少我现在是真的在烦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前辈有没有穿内裤。

 但我真的想知道也是事实,这已经超越性欲抵达求知欲的境界了。

 而当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我想我自己肯定能长大成人。

 这绝对不是黄段子。

 「日和,能不能跟八重樫前辈再介绍一下……」

 「哈……就算你来拜托我,我也不能把你介绍给她。如果你只是想接近她倒也算了,但是你觉得我会因为你好奇她为什么没有穿内裤这种愚蠢的理由就说出『好的,我知道了。我去把你介绍给她』吗?」

 「完全不会」

 「你不是很明白吗?」

 「但是,关于这个就拜托你想想办法了!」

 「我收回前面说的话。你根本就不明白」

 日和重重地叹了口气、

 可能是因为话题的关系,日和看上去比平时要更加疲累。

 造成她疲累的理由毫无疑问就是我。

 「总之!我不能帮你!想接近她的话,你自己一个人接近吧。毕竟要是被周围的人认为我们之间有不正常关系的话,也会对我的内审造成影响」

 「我的行动会影响到内审吗?」

 「如果你接下来为了解开内裤之谜而做出什么的话,肯定会造成影响吧」

 嗯,确实。

 「那我就只能自己想想办法了」

 「……」

 既然八重樫前辈有可能隐瞒自己没有穿内裤,那我就不能再去找其他帮手了。

 因为日和是学生干部,所以我才会找她商量罢了。

 我不会因为她是青梅竹马,就喋喋不休地把其他人的秘密给说出来。

 好了,暂时束手无策了。

 要是我们能在屋顶上意外相遇的话,或许我还能干脆地问出来,但如果并没有什么特别交集的男性突然问出『为什么你没有穿内裤』的话,即便是八重樫前辈也会吓一跳吧。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觉得需要日和的协助————

 「喂,夏彦」

 「嗯?」

 因为日和喊了我的名字,我的思考中断了一下。

 「你是认真的吗?」

 「嗯」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诶?」

 在我眼前的日和,正在往自己的智能手机里输入什么。

 正当我纳闷地看着她的行动时,某种强烈的冲击突然从我身后朝脖颈袭来,我的意识开始不稳定起来。

 在剧烈晃动的视野中,从椅子上起身的日和接住了即将倒下去的我。

 「夏彦,对不住了。不过,你也有错喔」

 在我即将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日和的表情有些悲伤————才没有这回事,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地不耐烦。

 ◇◆◇

 「嗯……」

 轻微的声响让我恢复了意识。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然后出现在眼前的是某个昏暗的教室。

 我应该是在学校里没错,但是我对这个教室的装修没有印象。

 「……好像醒过来了」

 在我对这个状况感到不安之前,就先听到了女性的声音。

 映入我视野的是三位少女。

 她们俯视着坐在椅子上我,然后投来像是进行评价的视线。

 「那、那个……这是什么状况————」

 「你是花城夏彦同学,对吧。很抱歉,你被我们拘留了」

 「拘留?」

 在跟最开始开口的少女不同的另外一位少女说完之后,我立刻理解自己的处境了。

 我的身体被绳子固定在椅子上了。

 绳子本身只是绑在一起,只要有时间我应该可以将其挣脱。

 没错,如果有时间的话。

 但是至少眼前的她们不会给我这种时间。

 「那个……日和,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哈」

 位于这间教室里,三位少女中的最后一位。

 我的青梅竹马一之濑日和在我的面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是你,所以应该已经注意到了吧?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会被拘留」

 「……算是吧」

 我再次将视线投向她们。

 日和以外的两个人。我对她们有些印象。

 「那个……你们是紫藤前辈跟双叶椿姬同学……对吧」

 「哎呀,你认识我们啊」

 紫藤前辈露出妖娆的微笑。

 学生会副会长,紫藤爱丽丝。

 拥有一头淡紫色头发以及不像日本人风格的她,确实是混血儿。

 「她真的是高中生吗?」她那想要让人这样打听的成熟风貌,吸引了众多男生的支持,甚至还成立了粉丝俱乐部。

 像这样出现在眼前后,确实很色————不对,是很性感。

 然后,另外一个人是一年级的双叶椿姬。

 虽然被八重樫前辈以及紫藤前辈那过于强烈的光芒所笼罩,但是她那毅然的态度以及小巧玲珑的身段还是得到了一部分人的狂热支持。

 也就是所谓的后辈属性。

 我能理解被她那份可爱所吸引的粉丝。

 她的职务是什么来着。日和是会计,所以用排除法的话应该是书记吧?

 话说,日和是会计对我来说是笑点。

 明明粗暴到不行,却还得进行这种细致的计算工作,真亏她能胜任下来啊————

 「日、日和酱?为什么突然踢花城同学的脸?」

 「抱歉,因为他一副在想对我来说很失礼事情的表情」

 她的直觉也太敏锐了。

 「你好厉害啊,被日和前辈踢了一脚居然还能活下来」

 双叶同学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这么说来,双叶同学好像跟日和在同一个道场学习空手道的。

 因为日和提起过很多次双叶同学的事情,所以我隐隐约约还记得。

 那么她应该也知道那个传说吧。

 日和在初中时的某次大会上,曾经一击击晕了她的对手。

 据当时的观众给出的证言,她那上段踢看上去就像死神手中的大镰刀一样,所以给她起了个绰号「红色死神」————

 虽然名字很夸张,但是我个人觉得她很适合这个名字。

 ……咦?请等一下。

 这就表示,这个有空手道经验的人每次都在对我施以足以令人断气的暴力吗?

 因为最近暴力女主角不怎么受欢迎,所以这次是杀人女主角吗?

 那个大概不会流行起来的吧。

 「……(咳嗽声)总之!花城夏彦同学。你已经被我们学生会成员给拘留了」

 紫藤前辈强行将话题拉回来。

 日和刚才一边听我说话一边摆弄智能手机,是为了跟她们取得联络吗?

 然后让我晕过去的,恐怕就是这里的双叶同学。

 她们能自由使用的场所,也就是学生会室,而我被拘束在这里的理由,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

 「我会被带到这里来……是因为我知道了有关八重樫前辈的,不能让人知道的情报吗?」

 「理解这么快真是帮大忙了,花城同学。没错,你知道了有关唯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

 「可、可是,不穿内裤这种事算不上什么大秘密吧……」

 「……她没有穿内裤吗?」

 「诶?算是吧」

 紫藤前辈转过头朝日和挥起手来。

 「花城同学说的都是真的吗?」

 「……好像是真的喔」

 「……真让人吃惊。明明都叫她别忘记了」

 总感觉紫藤前辈很头疼。

 我一直以为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指的是八重樫前辈内裤这件事,但现在看来,她们似乎并没有得到关于我看到的事情的详细情报。

 现在知道的是,有没有穿内裤本身算不上大问题,但是跟某个重大的秘密有很大关联。

 「你们是打算将我灭口吗?」

 「很抱歉,我们是这么打算的」

 紫藤前辈慢慢地靠了过来。

 然后,她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我的衬衫制服上。

 「您、您打算做什么!?」

 「脱掉你的衣服喔」

 「诶!?」

 这奖励是怎样。如果是要用这种事来对我进行封口,来多少次都可以。

 不然我自己脱也可以。

 「你一脸色眯眯的样子是怎样。你现在正要被人拍下进行威胁用的材料喔?」

 「威胁?」

 我在这时才注意到。

 双叶同学正在日和身边举着相机。

 啊啊,原来如此。她们是想把被脱掉衣服,难为情起来的我拍下来。

 如果不想让这张照片流传出去,就对八重樫唯的秘密守口如瓶。

 「诶?那到头来还是奖励吧?」

 「……哈?」

 我的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完全冻结起来了。

 「毕竟我原本就不打算把八重樫前辈的秘密说出去,那么一来,我不就只会成为被紫藤前辈脱掉衣服的男性吗?这都不算奖励的话,还有什么能算奖励」

 「…哈」

 日和头疼起来了。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在完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被美少女脱掉衣服,怎么想都像是在接受奖励吧。

 在人前露出对我而言虽然很难为情,但如果对象是美少女的话那也可以。

 毕竟这种威胁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被我们把裸照流传出去喔?你不讨厌吗?」

 「讨厌是讨厌,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的话,你们就不会想流传出去吧?那就没问题了」

 「……」

 不知为何,紫藤前辈开始用求助的视线看向日和。

 咦,已经不脱我的衣服了吗?衬衫的领口都已经敞开了耶。

 「……紫藤前辈,我想跟你聊一聊这家伙的事」

 日和一边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一边呼唤起紫藤前辈。

 结果她们三个人开起会议,就我一个人被留了下来。

 虽然是无意中变成放置play,但是我的衣服并没有被脱掉多少,所以我没有兴奋起来。看来我也还是需要修行的样子。

 「————花城同学,让你久等了」

 过了一会,回来的紫藤前辈的表情相当苦涩。

 虽然跟在她身后的日和也是一副已经放弃的表情,不过这点也跟平时一样。

 双叶同学的表情我完全看不懂。她的脸色变化还挺贫乏的。

 「我们不会再威胁你了」

 「诶,是这样吗?」

 「作为交换……」

 紫藤前辈将什么东西递到了我的眼前。

 那是臂章。

 只有极少数人才持有的,证明自己是学生会成员的证据。

 「我们已经决定————让你在学生会担任杂务,以及守护八重樫唯秘密的职责了」

 「……啥?」

第二章 高岭之花需保持距离并遵守用法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