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高岭之花需保持距离并遵守用法用量

第一卷  第二章 高岭之花需保持距离并遵守用法用量 「请用茶」

 「啊,谢谢」

 我啜了一口双叶同学递过来的茶。

 她站在隔着桌子,坐在我对面的紫藤前辈身后。

 「所以……我可以理解成自己是被学生会邀请了吗?」

 「准确来讲,是我们强行让你加入学生会」

 也就是说,我要从属于学生会了。

 虽说是她是学生会副会长,但我想她应该没有对普通学生采取任何措施的权利。

 「如果你拒绝的话,那我们就要拍下你难为情的照片来作为威胁用的材料」

 「所以说,那个对我是构不成威胁的吧?」

 「是这样啊……」

 紫藤前辈头疼起来了。

 不知为何,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感人饱经风霜的感觉。

 「……紫藤前辈,总之你先说明一下详细情况如何?我去叫八重樫前辈过来」

 「是啊……可以拜托你吗?」

 「好的」

 紫藤前辈目送着日和离开房间,然后再次将目光投向我。

 「……我会详细说明的」

 「啊,好的,拜托你了」

 「首先,你知道为什么唯会不穿内衣吗?」

 「诶?为什么突然就开始性骚扰?」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吗?

 「那么,那个……那就是八重樫前辈有这个爱好了?」

 「为了她的名誉我要说清楚,这也不对喔」

 「真遗憾」

 「从刚才开始你是不是太坦率了?」

 「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优点」

 我不会对女性说谎。

 身为绅士的我,想要一直在女性面前保持坦率。

 「所以,八重樫前辈的秘密是什么?」

 「……她是个废柴喔」

 「废、废柴?」

 「对。而且还是超废柴」

 废柴,也就是迷糊,亦或是天然,基本上用在这个意思上比较多的词语。

 虽然原本是用于损坏的机械等等的词语,但是用在人身上就不是什么好话了。

 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认为这个词语适合用在八重樫前辈身上——

 「她的成绩很好,运动也不错,领导气质也很高,所以旁人会这么认为吧?」

 「那倒是……」

 没错,这就是我对八重樫前辈持有的印象。

 八重樫前辈长得很漂亮,运动能力也很强,以她的上位者素质完全可以胜任学生会会长。

 毕竟我听说她的成绩经常进入年级前三,那种完美超人的样子是他人所无法企及的。

 「但是,她是个废柴」

 「……」

 紫藤前辈以不容分说的态度这样说道。

 因为平时印象的关系,我无法抹去八重樫前辈是完美超人的认知。

 但是据我所知,紫藤前辈是在八重樫身边最久的人。

 所以她说出来的话,比任何人说出来的都更来得可信。

 而且,紫藤前辈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不惜绑架他人也要开这种玩笑的人。

 这么一来,我没有再去怀疑的余地了————

 「那个……她是怎么个废柴法?」

 在我对那句话提出疑问的同时,学生会室的门打开了。

 进入房间的是话题中心人物的八重樫前辈,以及去叫她的日和。

 「紫藤前辈,我把八重樫前辈带过来了」

 「日和酱,谢谢你。唯,你过来一下」

 在紫藤前辈的呼唤下,八重樫前辈来到了我的面前。

 「你好,八重樫前辈」

 「哦哦,你不是花城夏彦吗?自昨天屋顶上一别吧。你这么快就来玩了吗?」

 「算是吧,发生了很多事情」

 「呼姆。总之欢迎你的到来。你就在我们的学生会室里好好休息吧」

 八重樫前辈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露出了笑容。

 八重樫前辈好像很欢迎我的样子,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在刚才已经被人告诉给我了吗?

 「呐,唯?你昨天真的没有穿内衣吗?」

 「嗯?啊啊,没错。昨天不是有游泳课吗?所以我为了节省换衣服的时间就在制服的下面穿泳装来学校,但是却忘记带回去时要穿的内衣了。我对自己做出的事情也有点着急起来了」

 「……我不是说过要是你遇上什么困难就来拜托我吗?」

 「……啊」

 八重樫前辈发出像是终于想起来的声音。

 「才不是「啊」吧!真是的!要是被其他学生看到你打算怎么办!?」

 「没问题的。就只有这里的花城夏彦看到了」

 「那不还是被人给看到了吗!」

 就在这时,我彻底相信了紫藤前辈所说的话。

 我对八重樫前辈的感觉产生了决定性的偏差。

 虽然她的内在在很大程度上是出类拔萃的优秀人才,但我认为眼前的这段对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从紫藤前辈的口气来看,难不成她是惯犯?」

 「嗯……没错喔」

 忘记带游泳课的替换内衣。

 这并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没错,确实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但那个当事人是八重樫前辈就不一样了。

 如果是惯犯的话就更糟糕。

 「花城同学。你知道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是怎么决定出来的吧?」

 「是的。是在一年一度的会长选拔上决定出来的对吧」

 「没错。学生会长是由全校学生从候补人里,或者是被推荐的人里选举出来的。正因为如此,成为学生会长的人必须是全校学生的模范」

 「也就是说,不能是忘记穿内裤的人对吧?」

 「没错,不能忘记穿内裤————喂,你刚才很自然地对我进行性骚扰了吧?」

 「没有?我只是在说话而已」

 我怎么可能会特意将内衣换成内裤让紫藤前辈说出口呢。

 「不过我觉得内衣这个说法有些太高雅了。如果可以的话,大家一起说内裤吧!」

 「夏彦,我会祈祷你转世之后能成为内衣上的标签」

 「咦,不先从杀掉我开始吗?」

 日和的拳头深深地陷入我的脸部。

 谢谢你一如既往的爱情表现。

 「喂,日和。滥用暴力是不好的喔。花城夏彦的脸不是都陷下去了吗?」

 「啊,没关系的。他就好这口」

 「什么?这样啊。那就继续保持吧」

 「好的,请不要管我们」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立刻掐住陷下去的鼻子把它拉出来,然后大声抗议。

 「请等一下!我姑且还是会疼的!我可没有那么M!」

 「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那不就可以了」

 你说的都对。

 我被戳中了痛处。因为这记纵拳。

 「不要管我了。比起这个,请再多跟我聊聊有关八重樫前辈的事情」

 「明明将话题引向「我」的明明就是你……」

 日和那冷静的吐槽刺中了我。

 不行不行。除去我以外都是美少女的这个房间的空气太过美味,我的情绪变得非常高涨。

 这么一来就无法冷静地说话了。

 为了能冷静下来,我还是先深呼吸一下吧。

 嗯,空气果然很美味。

 「……回归正题吧?」

 紫藤前辈咳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

 「这里的这位八重樫唯,虽然是学生会长,但是却把「天然」给发挥到极致。特别是搞错跟愚蠢的行为非常多,如果让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你觉得会怎么样?」

 「……难道说你觉得他们会提出不信任决议案?」

 「就是那个难道,花城同学」

 在判断那个学生会会长不具备这个资格时而提出来的规则————那就是学生会会长不信任决议。

 如果由拥有最终判断权的老师来执行的话,八重樫前辈就不会是学生会长,然后临时举办会长选举。

 也就是说,如果周围的人发现八重樫前辈不是模范学生,那她就会被取消学生会会长资格。

 本来的话,就算多少有些废柴也会被人觉得可爱,但重要的是在确定八重樫前辈的不信任决议的阶段,会再次举办会长选举这一部分。

 在这所学校担任学生会会长,意味着可以获得前往重点大学的推荐信。

 想要得到它的人非常多。

 只要还存在想要将八重樫前辈拉下位,然后取代她成为学生会会长的人在,那她露出破绽就代表会直接坠落。

 特别是不穿内裤这件事,可能会成为相当大的头条新闻吧。

 如此想来,我手上掌握着一个相当大的秘密啊。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会被绑架。

 「所以我们在进行学生会活动的同时,还要保护八重樫前辈的秘密。你看,虽然会长是由选举决定的,但成员是由会长来决定的对吧?也就是说,即使八重樫前辈从会长的位置下来,下一任的会长也不一定会再选择我们」

 「就是说如果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就需要保护好八重樫前辈是吗?」

 「就是这样。虽然是小算计,但只要担任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成员,就能在内审上获得很大优势。我们也不想放弃喔」

 那倒也是。

 我们明年是准备考大学的。

 这是在人生中相当重要的活动。

 明明高中入学考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累了,但同样能看到还得度过一段更痛苦的时间。

 如果能通过推荐的力量来稍微缓解一下这种时间的话,那出手也没有损失。

 再补充一句,虽然我们学校的学生会比起其他学校分配到的任务跟工作量要多很多,但取而代之的是相应的特权也很多,跟其他学生有很明显的差距。

 当然,付出的劳力也不是一般的多,但从事这份职责的好处应该是充分足够的。

 「……还有就是……这里比我想象的还要舒适。所以该说是放手太可惜呢,还是有种输掉的感觉」

 看到日和罕见的语塞,我吓了一跳。

 虽然日和并不是想要装作独狼,但她以前应该没有从属过特定的共同体。

 那样的她居然会说出舒适————

 「……虽然现在已经不会对我以及唯的内审造成太大影响,但问题是唯在不信任决议后的立场吧。我不难想到她被人从学生会会长的位置给下来之后,被当成易碎品来对待的样子」

 「……那确实」

 虽然面临考试的三年级学生来上学的时间会很少,但那也是半年后的事。

 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在尴尬中度过每一天。

 紫藤前辈那边的想法也很有道理。

 「……话说回来,日和你是怎么加入学生会的?你跟八重樫前辈有过交集吗?」

 「我加入的经过跟你一样喔。因为偶然知道了八重樫前辈的秘密,所以被紫藤前辈威胁加————不对,是被拜托了喔」

 「不要蒙混过关啊」

 只是,原来如此。毕竟日和原本就不是那种会在意内审分数跟周围评价的人,所以我一直都对她成为学生会成员这件事怀有疑问,但是在自己经历过加入的过程之后终于能得到理解了。

 「这么说来,双叶同学加入的经过也是这样?」

 「不,我是顺势加入的」

 不是啊。

 「啊啊,椿姬是我介绍的。基本上学生会是会长跟副会长是三年级学生,会计是二年级学生,书记是一年级学生这个构成,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一年级学生」

 「根本就不是顺势加入嘛」

 对她本人而言,大概是被邀请,然后就顺势加入了吧?

 但当事人的双叶同学的表情变化实在是太过贫乏,所以让人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然后,我就是杂务吗?」

 「啊啊,原来如此。我还在想为什么花城夏彦会在这里,原来他是新成员啊」

 「……刚才话题的走向,你还不明白吗?」

 「嗯,我还以为你就是正常来玩的」

 喔,原来如此。

 如果要形容八重樫前辈的话,我觉得最接近她的单词应该是「纯洁」。

 该说是不论好坏还是纯洁————不过关于她没能理解话题走向这件事,疏忽说明的我们也有错吧。

 「话说,八重樫前辈对我加入这件事没有问题吗?我总感觉进展得很顺利」

 「没有问题。成员的选择我已经交给爱丽丝了」

 「啊、啊啊……原来如此」

 八重樫前辈不知为何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我认为这应该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这么一来,学生会的名额已经满员了。成员的人数已经不能再继续增加了……距离我跟唯毕业还有八个月,接下来就得靠这些成员来保护唯的秘密了……虽然无视你的情况很对不住,但是能再次请求你来协助我们吗?」

 「啊,好的。可以喔」

 「我知道你不感兴趣。毕竟会减少私人时间……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想要保护唯————诶?」

 虽然是自己提出的委托,但不知为何紫藤前辈却露出了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我也不是说没有时间,能帮到你们的话完全可以喔。毕竟这种机会是很难得的」

 不如说有谁会错过这种被美少女环绕的机会啊。

 虽然学生会的工作很忙碌,但是在这里的青春是值得牺牲私人时间来获得的。

 将来我要向自己的孩子炫耀。『你爸爸我在高中的时候,在满是美少女的学生会里度过了最棒的青春』。

 而且,我没有可以像是每天都在一起玩的朋友,也没有加入社团活动。

 我剩下的真的就只有时间了。

 「虽、虽然我觉得自己来问你会很奇怪……但真的可以吗?」

 「是的」

 「……」

 听到我的回答,紫藤前辈再次将视线投向日和。

 「哈……紫藤前辈,夏彦就是这种男人。他说的话你都可以相信。虽然他有时会犯蠢还很色……还会让人对他起杀心,但是在女生面前他绝对不会说谎」

 「……这样啊」

 紫藤前辈点了点头。

 然后,紫藤前辈看了眼我的眼睛,最后将视线投向八重樫前辈那边。

 「唯」

 「啊啊,我知道了」

 八重樫前辈来到我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来。

 原来如此,这似乎是必要的仪式。

 「花城夏彦,我想邀请你来学生会担任杂务。你愿意接受吗?」

 「好的,我很乐意」

 我握住了八重樫前辈的手。

 就这样,我作为知晓八重樫唯秘密的人,加入了学生会。

 「好,那事不宜迟花城夏彦……不对,我可以叫你夏彦吗?」

 「啊,好的。叫我夏彦没问题的」

 「好,那夏彦。我想将你作为新的学生会成员介绍给老师」

 介绍给老师吗?也是,这种事必须的。

 毕竟今后作为学生会成员要在活动背后出力,平时还得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如果不让他们知道我成为学生会成员的话就头疼了。

 「快走吧,夏彦。好事不宜迟」

 「好的……呃,就只有我跟八重樫前辈两个人吗?」

 我回过头对似乎要留在教室里的三个人搭话。

 听到刚才的对话,我多少还有些不安————

 「虽然很担心,但被任命的成员介绍必须由学生会会长亲自进行。这规定很奇怪对吧?但这部分也是学生会会长的职责,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喔」

 「原来如此……」

 「不过,说的也是……椿姬酱,抱歉可以请你稍微远远地跟着他们两个人吗?万一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帮他们一把」

 受到紫藤前辈拜托的双叶同学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暂且就没问题了吧。

 虽然我很想作为守护八重樫前辈秘密之人活跃起来,但很遗憾的是,我还不了解情况。

 某种程度上,被称之为护卫的人是越多越好。

 「我今天还有计算预算的工作,所以不能离开。虽然保护八重樫前辈秘密也很重要,但如果太过集中在这件事上从而疏忽本职工作,那就本末倒置了」

 日和少见地对我露出很抱歉的表情。

 学生会的工作停滞不前,也就意味着身为学生会长的八重樫前辈会被追究监督责任。

 不管是废柴这件事被发现,还是工作进展不顺利也好,最后等待她的都会是不信任决议。

 重新想想,我们学校还真是斤斤计较啊。

 毕竟校规比较宽容,升学率也很高,作为一般学生来讲是相当优越的环境。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去完成义务了」

 「花城同学,你要注意喔」

 「好的,请交给我」

 我稍微打点了下自己的装扮后,跟八重樫前辈一起离开了学生会室。

 我一来到走廊上,就感觉平时的风景看上去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这一切,都是受到身边的八重樫前辈的影响吧。

 虽然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凛然,但为了守好这个表象,我今后必须提高警戒心生活。

 不过不会让人感到痛苦就是了。

 毕竟保护八重樫唯这个人,对我而言是不惜花上大笔金钱也想获得的权利。

 正因为如此,身边的景色才会显得如此耀眼。

 八重樫前辈在那个时候有忘记穿内裤真是太好了。

 向不穿内裤表示感谢。

 「我们接下来要去打招呼的是甘原老师。我们学生会的窗口职责是她负责的」

 「啊啊,是甘原老师对吧」

 她是日本史的老师,同时也是我跟日和的班主任。

 性格该怎么说呢……不像个老师。

 至少在学生当中是位很受欢迎的老师。

 「……」

 我跟八重樫前辈走在走廊上,然后朝身后瞥了一眼。

 双叶同学正遵照紫藤前辈的指示,跟我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虽然说是万一发生什么事————但我还是无法想象到八重樫会做出什么行为的那个瞬间。

 能如此昂首挺胸地走路的人,真的会犯下让人吓一跳的错误吗?

 ————大概是犯过了吧。

 「……真是对不起,夏彦」

 「诶?」

 在我听到声音将视线移回八重樫前辈身上后,发现她的眼神之中多少带着些罪恶感。

 「因为我的关系,使得你被卷进学生会里……这会夺走你宝贵的学生时间吧」

 「……」

 确实,加入学生会就意味着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会有所减少。

 虽然我没有参加社团活动算还好,但花在兴趣跟学习上的时间肯定会减少。

 不过是突发事件,却大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

 ————但是,那又怎么样?

 「请不要在意我。能跟八重樫前辈以及紫藤前辈走得这么近,我现在非常地幸福」

 「幸福……?」

 「只要能帮上其他人,我就能感受到生存的意义」

 刚才我也有想过,我甚至想对能保护八重樫前辈的这个环境表示感谢。

 我完全不觉得辛苦。说到为什么,那是因为能为女性尽心尽力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我作为男生以及学生会成员或许还不够可靠,但我会竭尽全力做好本职工作的。所以你能停止道歉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这样啊,你很温柔呢」

 「我还没有那么温柔就是了」

 我笑着将那句话搪塞过去。

 说不出口……不光是对女性尽心尽力,只是能接近校内有名的美少女们就已经有找头了。

 如果能莫名地赚取好感度,或许也能吸引到八重樫前辈。

 不看错这方面的距离感而活下去。这就是我跟变态女的约定。

 ————谁会喜欢变态女啊。

 「夏彦,我再次对你加入学生会这件事感到高兴。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好的。我会努力帮上八重樫前辈的」

 「……」

 「……八重樫前辈?」

 听到我的回答,八重樫前辈稍微皱起了眉头。

 咦,我是回答错什么了吗?

 在我感到不安时,八重樫前辈就这样皱着眉头说道。

 「夏彦,不要叫我八重樫前辈,叫我唯就可以了吧?毕竟我是直呼其名的,如果你不对我直呼其名的话,那就是不公平」

 「对不起,我做不到」

 身为后辈的我直呼八重樫前辈的名字,就等于我自己放弃在这所学校的生活。

 三年级的人会把我当成自大的人,同学会将我当成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而低年级的学生会将我当成危险前辈。

 八重樫前辈还是意识到自己在学校内处于何等地位会比较好一些。

 当然,她肯友好地对待我让我很高兴。

 「……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吗?」

 「!」

 面对抬眼看着我的八重樫前辈的破坏力,我不由得抬起头来。

 这真是何等强大的武器啊。如果她对全世界展露微笑的话,这个世界肯定就不会再发生纷争了。

 ————不,不如说纷争会围绕着八重樫前辈发生吧。

 现在不是想这种蠢事的时候。

 即使我在此丧命,恐怕也无法对八重樫前辈直呼其名吧。

 但是,这样下去就只会以让她伤心收场。

 这是最后的选择。即使会导致自身毁灭,我也应该为了让八重樫前辈高兴而鼓起勇气吗?

 「……那、那个……叫「唯」前辈可以吗?」

 「什么?」

 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答案,那就是在名字后面加上「前辈」两个字。

 这也是相当危险的赌注。

 在多数后辈都称呼她为学生会长或是八重樫前辈当中,就只有我不知畏惧地叫她「唯前辈」。

 不要觉得夸张。在这所学校里,八重樫唯有多少信徒就代表有多少麻烦的学生。

 虽然大家平时都很认真,但是一涉及到女生的事情,尤其是男生的目光就会发生改变,这点要注意。

 「……也是,突然让你跨越前辈跟后辈之间的隔阂也很苛刻啊。没办法,那我就用唯前辈来妥协一下吧」

 「啊……谢谢你,唯前辈」

 「嗯,被人叫前辈也不错呢」

 看来她很中意。

 八重樫前辈————不对,唯前辈很高兴。

 「不过,你随时可以直呼其名喔。叫外号也可以。叫我小唯怎么样?不觉得叫起来很可爱吗?」

 「不、不是……那个有点……」

 「这样啊?既然你不方便叫出口,那我也不勉强你了……毕竟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所以就不需要客气了吧?」

 朋友,她说的话很可怕。

 虽然我对这种认知感到很高兴,但无法掩饰对这飞快过程感受到的惊讶。

 我们姑且也才认识两天————

 「好了,我们走吧夏彦」

 「好的……唯前辈」

 「嗯」

 好危险,高兴点头的唯前辈太过可爱,我的意识在一瞬间差点消失了。

 已经无所谓了,唯前辈很可爱。

 从发生那起内衣事件开始,八重樫唯在我心中的印象开始逐渐崩塌。

 当然,人的本性是无法从外表来了解的,但给人印象如此悬殊的人也不常见。

 从今以后我还能看到她其他一面吗……?

 那样的话,我肯定能过上与无聊无缘的生活吧。

 「打扰了」

 我跟着唯前辈走进了办公室。

 当然,我并不是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但因为不能惹怒里面的人的关系,所以每次我都会莫名变得紧张起来。

 唯前辈环视着房间,寻找自己要找的人。

 「甘原老师,您现在有时间吗?」

 「嗯……?啊啊,是八重樫啊。你有什么事吗?」

 对唯前辈的呼唤起反应的,只有一位女老师。

 将分叉地有些多的黑色长发扎在脑后的她,以一副慵懒的样子看着我们。

 甘原优菜老师。她是我们的班主任,果然有些不像老师。

 从好的方面来讲,应该说是个靠不住的人吧。

 说她是在可以好好付诸行动的时候却不怎么出力类型的话,或许还比较容易理解。

 这种松弛有度的优点,以及与学生接触的方式就是她受欢迎的诀窍吧。

 总感觉甘原老师是有意识地在创造这部分。

 她扮演的是一位精干的老师。

 包括我在内,有很多学生对能分配到她班上这件事感到幸运。

 ————虽然这是题外话的正题,甘原老师不仅仅是在态度上,有时连服装都会稍显宽松。

 主要是衬衫胸口的扣子一副快要被解开的样子,偶尔还能在一瞬间看到乳沟。

 那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我今天是来介绍新加入的学生会成员的」

 「哼——……呃,这不是花城吗?」

 甘原老师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你就是新成员吗?」

 「嗯,姑且」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吗?你跟八重樫又不是朋友」

 「你的说法太难听了」

 「话虽如此,但这是事实吧?」

 「……算是吧」

 确实,我们的关系算不上好,我们在昨天也才进行过第一次的对话而已。

 话说回来,这个人意外地有关注我们这些学生呢。

 看上去很不可靠,但绝非是不顾及他人吗……

 大概,这也是她受欢迎的一部分吧。

 「因为学生会负责杂务的人手不足,所以在会计一之濑的介绍之下,拜托他加入的」

 「啊啊,是一之濑啊。我们班有两名学生会成员,真是值得高兴。都是认真的学生真让老师我高兴」

 甘原老师一副多嘴的态度说道。

 虽然说我们是认真的学生很让人高兴,但她这种态度让我无法坦率地高兴起来。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坏老师。毕竟也有好好在工作。

 但不管怎么看她的应对都很随便。

 至少对我很随便。没错。

 「……花城,你是不是在想对我来说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不,完全没有想」

 「哈……我觉得你表现在脸上的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多喔」

 甘原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拿笔记本轻轻戳我的脸。

 所以日和才会看穿我想的事情吗?

 那我以后得更加注意才行。要是每次都被她处罚的话,我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毕竟学生会成员一直以来都是女生,现在找个容易拜托体力活的男成员也不错。花城,你要加油喔。虽然杂务算不上什么好工作」

 「这句话是多余的」

 为什么要说这种打击学生干劲的话呢。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好的,那我就将花城作为学生会杂务登记上去了」

 「好的,甘原老师谢谢你」

 「嗯……虽然让我们这些将工作拜托给你们的老师来说有些奇怪,不要太过勉强自己喔?做不到事情就不用管了」

 甘原老师将视线从我们身上移开。

 这种不加修饰的话语真是让人感激。

 在恰当的距离感给予的温柔,比起莫名充满其实的鼓励更能感动人。

 明明都这么体贴了,为什么还是结不了婚呢————我看着老师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的相亲网站,陷入了沉思。

 然后,老师可能是注意到了吧,她猛地关闭了电脑画面。

 「……喂,花城。跟我说说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啊……那个……应该是现实吧」

 「我宰了你喔」

 我认为老师是不能将「我宰了你喔」给说出口的。

 在那之后,我们找了一大堆借口离开了办公室。

 总算是顺利打完招呼了。

 我对能平安回来这件事感到安心。

 ————但话说回来。

 「嗯?夏彦,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啊,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因为被她发现自己在盯着她看,我有点难为情起来了。

 在人前表现出学生会会长举止的唯前辈,果然是我从以前就熟知的唯前辈。

 要说我没有泄气那是骗人的。

 我一直都在警戒会不会发生什么需要我进行掩护的事情,但是没有发生。

 不过从日和她们那副警戒的样子来看,绝对不是开玩笑或者夸大。

 无论是谁,在人前都会带上相应的面具。

 然后,人一边拼命保护面具下的另一面一边活着。

 说不定甘原老师也只是戴着好老师的面具。

 不管是紫藤前辈,双叶同学,还是日和。

 她们或许一直怀揣着他人所无法理解的某种东西活着。

 在跟唯前辈相遇之后,我重新认识到了这点。

 「……大家都很辛苦啊」

 我用谁都听不见的音量嘀咕着。

 为了保护大家,我能做到些什么吗?

 如果能帮上她们的话,即使是没有戴着面具的我,也会有在保护什么的感觉吧————

第三章 面无表情的后辈角色常有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