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面无表情的后辈角色常有的毛病

第一卷  第三章 面无表情的后辈角色常有的毛病

 自我担任学生会的杂务以来,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星期。

 杂务的工作比我想象中的简单,不是给成员泡茶,就是搬运沉重的资料以及行李等等货真价实的杂务。

 我非常感谢这种「随便」,甚至有种恰到好处的忙碌激活了每一天的感觉。

 而且更重要的是————

 「紫藤前辈,我给您泡了红茶,如何?」

 「哎呀,谢谢你。我可以收下吗?」

 「很乐意。我记得紫藤前辈的只要牛奶对吧?」

 「哎呀,你记得真清楚呢」

 「那是当然的。因为女性的情报我都已经逐一记在脑子里了」

 「那就有点恶心了……」

 诶嘿嘿,真让人难为情。

 我按照她的要求往杯子里倒入红茶。

 轻飘飘的茶叶香味在室内弥漫开,然后轻挠着我的鼻腔。

 嗯,感觉泡得还挺不错的。

 因为我在第一天泡得很差,所以香味跟味道都变得很淡。

 然后现在泡得很好。不枉费我一次又一次地试饮来练习……拜其所赐,练习的时候疯狂跑厕所,真的是有够辛苦的。

 「日和你也要来一杯吗?我记得你是要牛奶跟砂糖吧?」

 「……我要」

 「了解!双叶同学你要吗?不加别的」

 继日和之后,我又问了双叶同学要不要喝红茶,然后她为了表示肯定点了点头。

 真是充实的时间。

 美少女们正在喝我泡的红茶。

 想到这个,我的心里就充斥着幸福。

 「……总感觉你很恶心耶」

 「噗」

 比拳头更具威力的语言之刃刺向我的内心。

 虽然我已经习惯了日和的语言攻击,但是她偶尔说出的「真心话」无论过去多久都具有一定的威力。

 「好、好过分啊,日和……」

 「抱歉。不过,自己的喜好被人掌握住,总感觉让人心里痒痒的」

 「毕竟我是学生会的杂务担当啊。为了能帮到大家的工作,情报收集是不可欠缺的」

 「情报收集……那就表示你对我很了解了?」

 「当然。毕竟我们从小就开始来往了啊」

 「是这样没错」

 我打开智能手机的笔记本,然后念起写在上面的文章。

 「我看看,跟我同年出生,现在是17岁。学习空手道十年。喜欢的东西是肉还有纵拳。讨厌的东西是丢在路边的空罐跟塑料瓶。虽然不是说喜欢甜食,但是在动脑作业或者单纯进行作业的时候喜欢吃糖分多的东西。尽管成绩说不上差,但体育成绩却格外突出。三围从上到下分别是87,57,8————」

 「你这个笨蛋都在记什么啊!」

 「噗……!」

 日和在起身之后直接朝我的头部来了记回旋踢。

 在这种狭小的房间里还能只朝我踢过来,只能说不愧是她了。

 我在半张脸陷入墙壁的状态下竖起了大拇指来称赞日和。

 「好、好腿法……」

 「吵死了」

 日和一边吐槽一边捡起从我手中掉落的智能手机。

 接着,她在操作几下之后,把智能手机递给了我。

 「好了,我把我的情报全部删掉了」

 「什……!」

 「我才该对你感到的惊讶的事情感到惊讶。不要去收集三围了,很恶心耶」

 「你说的是」

 我从墙上拔出来,然后将视线投向智能手机。

 上面确实已经没有日和的情报了。

 不过,我记过一次的女性情报基本上是不会忘掉的,所以就算删掉了也没有意义。

 「……我说,会起灰尘的,可以请你们不要太乱来吗?」

 「啊,对不起,紫藤前辈」

 「热闹是好……但工作的时候不好好解决是不可以的喔」

 「好的,我会注意的……」

 我们被紫藤前辈骂了。

 我跟日和一起低头道歉。

 没错,虽然现在很嘈杂,但学生会正在进行很重要的工作。

 说到底就是临近暑假的期末。以眼下的情报为基础,我们学生会正在讨论下学期的每个社团的活动预算该怎么分配。

 虽然我觉得这已经是超出学生界限的工作,但这似乎也是这所学校的传统。

 「……紫藤前辈,对不起。我有件事很在意」

 「怎么了?」

 「那个,唯前辈还没有来吗?」

 「……」

 听到我的问题,紫藤前辈停下了动作。

 我们今天还没有见到过学生会会长的唯前辈。

 在这一周我了解到的是,唯前辈基本上不会离开学生会室。

 这似乎也是紫藤前辈的吩咐,她在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让我们当中的某个人像保镖一样跟着她。

 让她一个人走路的话可能会出现破绽,我觉得这也是可能的。

 正因为如此,唯前辈不在的这个状况,对紫藤前辈而言绝对算不上是好的状况。

 「我姑且听说她是去帮老师忙了……不过来的确实很晚呢」

 紫藤前辈的表情有些不安。

 受人所托的事情是什么呢?

 如果不明白这点,我也很难贸然行动。

 「她有当自己独自遇上困难的时候,就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坏习惯……所以她不来联系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接着,紫藤前辈用智能手机的短信软件给唯前辈发送了一条询问她现在所在地的信息。

 我们等了一分钟左右,紫藤前辈的智能手机响起了短信的通知音。

 会是收到了唯前辈的回信吗?

 紫藤前辈看了眼智能手机后,她的眉头皱得更深,然后叹了口气。

 「……哈」

 「是唯前辈发来的吗?」

 「嗯。她好像被拜托去整理资料室,但似乎被跟请她来帮忙不同的另外一位老师锁在里面,结果没有办法从房间里出来了」

 「诶?不是应该有内锁……」

 「那个资料室的内锁坏掉了。因为基本上没有必要从内部上锁,所以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在推迟修理……」

 「啊啊,原来如此」

 何等的不走运。

 不,会遭遇这种不幸,应该说是唯前辈的特性使然吧?

 资料室主要是整理与进路跟社团活动的成绩,以及预算相关等等信息的房间。

 虽然学生会成员有进去的机会,但至少身为普通学生的我是一次都没有进去过。

 「……真没办法。花城同学,还有椿姬酱,如果你们有空的话,可以去把她救出来吗?还有不要让附近的学生跟老师知道她被困在里面」

 「我是没问题……」

 我的工作只有在这里的人来拜托我做些什么的时候才会开始。

 所以只要不是事先约好,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行动。

 问题是身为书记,必须留下各种记录的双叶同学————

 「我也没问题。可以行动」

 「谢谢,你们帮大忙了」

 紫藤前辈一脸放心地舒了口气。

 我总感觉有什么问题,于是决定向她提问。

 「那个,紫藤前辈,虽然这样说有点怪,但只是救出被困住的唯前辈,我一个人就没问题了吧?为什么要麻烦双叶同学……?」

 「花城同学你的意见是正确的,但你对唯引发的麻烦还没有什么经验吧?」

 「算是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学习一下我们其他成员的应对方式。从中慢慢开始学习」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对于紫藤前辈而言,突然把唯前辈交给一窍不通的新人是很不安的一件事吧。

 就像是工作上的新人研修。

 就年龄而言,我虽然是双叶同学的前辈,但作为学生会成员而言,双叶同学是我的前辈。

 现在就按照指示,向她进行学习吧。

 「那就请多指教了,双叶同学」

 「好的,我才是」

 学生会的「地下工作」。

 接下来就小心行事吧。

 ◇◆◇

 我跟双叶同学一起离开学生会室,然后朝着资料室走去。

 虽然我对工作抱有很强的干劲,但是没能掩饰住对周围这奇怪状况的困惑。

 「……那个」

 我回过头朝着离我几米远的双叶同学搭话。

 「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远……?」

 「对不起。虽然我觉得对前辈而言很失礼,但日和前辈建议我要跟你保持距离」

 双叶同学毫不胆怯地说道。

 「那个,顺带一提,我可以问一下是什么建议吗?」

 「她说花城前辈是那种只是接近就可以使身边女性怀孕的变态,所以不可以长时间待在他身边」

 「那种能力,也太规格外了吧」

 日和那家伙,是觉得我会对双叶同学进行性骚扰,所以才会设置起防线吧。

 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就算是我也会考虑时间跟场合以及对方的情况。

 现在必须进行彻底否定才行吧。

 「啊哈哈,真讨厌啊。我不是那种变态,也不是就碰一下就能让生命诞生的高贵存在喔。日和说的话全部都是骗人————」

 「你是说日和前辈会骗人?」

 「啊啊,这后辈比想象得还要麻烦啊……」

 一脸凶相迫近的样子,宛如一头狂暴的野兽。

 虽然还不及日和(恶鬼),但也足够吓人了。

 「……不过确实比想象得要好些呢。毕竟离得这么近,我的身体还没有什么变化」

 「毕竟从物理上来讲就已经不可能了……」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是日和前辈开的玩笑了?」

 就算是玩笑,我觉得这内容也已经够硬核了。

 虽然可以通过这种对话来理解,但感觉她好像也差不多。

 虽然还不至于到唯前辈那个级别,但也是有着自己独立的世界观。

 我再次将我认识的双叶同学,跟眼前的她进行对照。

 娇小可爱,而且还不爱说话。

 在一年级教室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人,不会跟其他人说话,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开口。

 白天吃的基本上都是在商店里买来的东西,然后用小巧的嘴巴咬着面包的样子就像小动物一样可爱,在男女那边都备受关注。

 从这方面来看,她在恋爱的意义上也很受欢迎,虽然才刚入学两个月,但有人目击到她已经被男生邀请出去玩好几次了。

 你问我这个情报是从那里入手的?这种名人的情报,意外地会在学校里传开喔,沃森同学。

 当然,因为她是一年级学生,所以情报量还比较少。

 不过转念一想,唯前辈的情报虽然知名度很高,但是却很少流传出去。

 是因为紫藤前辈一直在保护她吗?

 至少我没有通过任何恶劣的传闻,所以是她们的努力开花结果了吧。

 「既然已经搞清楚,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花城前辈,我们快点去救会长吧」

 「你还真是会折腾前辈呢……」

 不过我完全不会在意女生管得严就是了。

 综上所述,我们很快就抵达了关住唯前辈的资料室前。

 资料室的走廊上,即使是在放学后也有很多人。

 如果在此时采取轻率的举动,或许周围的人会发现唯前辈被关起来了。

 不过……我觉得警戒过头了。

 毕竟又不是用钥匙就会让人知道她被关在资料室里,我觉得堂堂正正将她救出来就可以了————

 在我提出这个疑问之后,双叶同学立刻摇起头来。

 「这种时候必须若无其事地将会长给救出来才行。假设跟老师说她被关在里面然后拿到钥匙,但是被老师认为她在里面做了亏心事就危险了」

 「……正常来说会有这种想法吗」

 首先,这是说不通的。

 「独自待在上锁的房间,正常会被认为是在做亏心事吧?」

 「我没有想过」

 如果像恋爱喜剧里的体育仓库一样,男女都被关在里面的话倒是另当别论。

 「……你不会这么想吗?」

 「你会这么想吗?」

 「……」

 双叶同学一声不吭地脸红起来了。

 这样啊,你会去想啊。

 我感觉自己看到了沉默寡言后辈令人意外的一面。

 「没事啦、对于我们这种年龄的人来讲,去想一些下流事是当然的————」

 双叶同学用拳头抵在我的眼睛,打断了身为前辈的我的掩护————

 「可以请你忘干净吗?」

 「好、好的……」

 这股魄力,真不愧是日和的后辈。

 我还以为自己会漏出来。

 「总之,我们先想办法找个其他理由借用一下资料室的钥匙,然后从外面打开吧」

 「嗯,说的也是」

 由于话题被转移,所以我先试着不去违抗发展。

 总而言之,就是在不让人知道唯前辈在里面的状态下,让她离开就可以了。

 即使独自被关起来,唯前辈也不会去做下流————不对,虽然我想不可能会有人认为她是在里面做下流事,但我还是想老老实实遵从可爱后辈的方针。

 这里就助可爱又固执的后辈一臂之力吧。

 虽然说是一臂之力,但绝对不是性骚扰。

 「那么……」

 如果使用拿到钥匙这种光明正大的方法的话,就必须去一趟办公室。

 而且,必须要有借用钥匙的正当理由。

 一开始,虽然我想用唯前辈叫我去拿落在里面的东西这个理由,但是我立刻就注意到了这个理由的缺点。

 「八重樫唯绝对不会忘记带东西」

 这个学校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实际上也无法否定。

 首先,唯前辈不可能忘记在家里完成的课题。这个理由多少可以理解。毕竟课题是直接关系到成绩的重要因素,身为学生模仿的她不可能会疏忽这点。

 现在构成问题的是,她身为学生会会长是否认真这部分。

 先不说普通教室,但是把浓缩了各种个人情报的重要东西忘在资料室里,这种人真的可以胜任学生会会长吗?

 正常是会觉得无所谓吧。我是这么想的。

 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出现怀疑唯前辈的人,那将其避免就是我的使命。

 不能在这里做出奇怪的妥协。

 「该找个什么借口呢」

 「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坦率地告诉老师自己有事要去资料室。基本上这样都能解决掉」

 「基本上……这种模式经常发生啊」

 「是的,那是当然的。自我加入学生会以来,她已经是第二次被关在资料室里了,上一次是被关在体育仓库里」

 体育仓库真是何等的王道啊。

 男主角跟女主角被关在体育仓库之后加深了彼此的感情,这是恋爱喜剧很正常的模式。

 但是我基本上没有听说过有一个人被关起来的。

 这状况也太不浪漫了……

 「那……我们走吧」

 「好的」

 我跟双叶同学一起进入办公室。

 这种时候最容易搭话的,还是熟悉的人。

 我们试着先去找跟学生会有关联的老师————也就是甘原老师。

 就像我跟唯来打招呼时一样,她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她看上去好像在操作电脑,我离越近,屏幕上的画面里的东西就越清晰。

 「还来得及!二十岁后半女性必看的攻陷男性技巧」

 「……」

 噢,这是不能让人看到的内容。

 「甘原老师」

 「呜哇!?」

 由于双叶同学毫不留情搭话的关系,甘原老师吓了一跳。

 虽然她立刻就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但是老师,已经来不及了。

 「……你看到了吗?」

 「我上次也看到了」

 「好,杀了你,然后我逃跑吧」

 「至少你愿意跟我一起死的话,我倒还能接受……」

 逃避教师跟学生的禁断之恋。何等美妙的回响啊。

 「你真恶心啊」

 「这绝对不是教师可以说出来的话!」

 我受伤了!

 「算了……所以,你们今天来是有什么事?」

 「我们想去资料室里看看去年社团活动的预算方案,可以把钥匙借给我们吗?」

 「啊——原来如此」

 双叶同学,你提出的理由真是靠谱啊。

 「如果独自待在上锁的房间里的话,会不会做些亏心事」她真不像是会去想象这种事情的女生。

 「好,那我们走吧」

 「……诶?」

 「我也顺便跟你们去一趟。毕竟我正好得去拿一下指导进路所需要的资料」

 「!?」

 噢,这实在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之外。

 如果甘原老师也跟上来的话,那我们就没有办法隐瞒住唯前辈被关起来这个事实了。

 毕竟只要打开门,看到在那里的唯前辈就没有办法蒙混过关了。

 我在悄悄向双叶同学使了个眼色后,她也朝我回了个眼色。

 事态不妙是我们的共识。毕竟现在由我们取消请求也很不自然,而且就算我们现在离开,甘原老师也会自己一个人去吧。

 本以为可以轻松拿到钥匙,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老实讲,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非常地无聊。

 我不认为不信任决议会这么容易就提出来。

 所以我觉得在这里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甘原老师就可以了,我也不认为这是需要必须拼命隐瞒的事情。

 但是,紫藤前辈跟日和,以及在这里的双叶同学都拼命想要隐藏的事情,身为男性的我为什么会头一个放弃呢。

 「钥匙……」

 甘原老师拿起挂在办公室墙壁上的钥匙后,就像是让我们跟上来一样挥起手来。

 我跟双叶同学决定先老老实实遵从她。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这样下去的话,一进到资料室里面,甘原老师就会跟唯前辈碰面。

 「……既然如此,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双叶同学一边跟在甘原老师身后一边跟我搭话。

 「你有什么提案吗?」

 「用拳头在一瞬间让甘原老师晕过去」

 「绝对不可以」

 那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到————不,她或许能做得到,毕竟她是红色死神一之濑日和的后辈。

 确实如果有那能耐的话,应该可以让甘原老师晕过去。

 ……大概。

 「我把甘原老师打晕过去之后,请你带着钥匙去资料室。在这期间,我会把老师带到保健室的」

 「……很抱歉,我不能采用你的提案」

 「为什么?不这样做的话,就无法打破————」

 「理由有二。第一,甘原老师是女性。就算下手的是双叶同学你,我也会被算进参与对女性的暴行。那就有违我的原则了。如果对方是男性的话,请不要手下留情」

 「男性的话就可以了是吧……」

 那是当然,不需要同情男性。

 「第二,你也是女性」

 「……?」

 「我希望女生的手能一直都是「漂亮」的」

 漂亮这个词,指的绝非是外表。

 当然,我觉得没有任何斑点的手很美也很棒。

 不过在我看来,因为洗涮工作而变得粗糙起来的手,以及从事武术而满是茧子的手也同样漂亮。

 毕竟每一只都是女性的手。理由仅此而已。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希望你轻率地使用暴力」

 脱离体育运动范围,不符合规则的暴力。

 我不认为那是漂亮。

 「双叶同学你这双小巧可爱的手,就用到其他事情上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牵起双叶同学的手。

 「……原来如此,你就是这样说服前辈的吧」

 「你是怎么看待我跟日和的?」

 先告诉你,我们并没有在交往。

 还有,日和对我施加的暴力,全都是嬉闹。

 如果不是我的话,大概已经死翘翘了吧。

 「……但是,如果不让她晕过去的话,你还有其他方法吗?」

 「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喔」

 「诶?」

 我想到了一个不会弄脏任何人双手的简单方法。

 我留下惊讶不已的双叶同学,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甘原老师身边。

 「甘原老师」

 「嗯?什么事」

 「甘原老师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性?」

 听到我的问题,甘原老师的表情僵硬住了。

 「……听了又能怎么样」

 「诶?正常来说是会在意的吧。毕竟甘原老师长得那么漂亮」

 「漂————」

 因为我追击的话语,甘原老师这次彻底僵住了。

 意料之中的反应。

 从相亲网站这件事来看,恐怕甘原老师对异性的经验值很低。

 虽然沟通本身并没有什么障碍,但在恋爱的过程中应该无法很好地进行沟通吧。

 「美女教师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啊。我还以为只存在漫画之中呢」

 「!」

 「再者,教师这点已经很犯规了吧。毕竟光是漂亮的人来授课,就能让人集中起精神来了」

 「唔……是、是这样吗?」

 「那是当然的!你知道吗?甘原老师你在学校里很受男生欢迎喔?当然,女生之中也有在崇拜你的人」

 「什……啊……」

 「仔细看看,你的皮肤跟头发也很漂亮,看上去很有魅力。你每天都有在护理吗?」

 「不、不要说————」

 「哈……要是我能再早些出生的话,就可以成为甘原老师的丈夫候补了……真是太让人遗憾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一股热气从甘原老师那涨红的脸上冒了出来。

 然后她就站在那里,像上火一样死机了。

 「作战成功」

 我在确定甘原老师的意识完全冻结之后,从她手上拿走资料室的钥匙。

 是不是太顺利了。总之事情能按照我想的一样发展真的是太好了。

 「甘原老师……她怎么样了?」

 「她好像比我想象得更不习惯被人追求。应该是太难为情,导致大脑死机了吧」

 「花城前辈,你还真是个罪恶深重的男生呢」

 「就算你夸我,我也没有东西给你喔」

 「我不是在夸你」

 「哎呀……」

 我在打趣她的同时,为了避免甘原老师妨碍他人通行,于是将她拉到走廊的角落。

 她会死机多久呢?有个几分钟就足够了。

 我感觉自己就像欺诈师一样,有点内疚起来了。

 姑且说一声,我的目标打从开始就是让她「难为情死」。

 不过希望你们不要误会,我告诉给甘原老师的这些话全部出自于我的真心。

 毕竟在我看来甘原老师长得很漂亮,如果我是同龄人的话,应该会真的喜欢上她。

 她很受男生欢迎也是真的,刚才的对话没有丝毫谎言。

 话虽如此,事后我还是去道个歉吧。

 「花城前辈你喜欢年长的吗?」

 「诶?不,不是这回事。虽然我很重视女性,但如果是恋爱对象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嗬……也就是说已经到手的女生跟喜欢的女生是不一样的对吧」

 「咦?我现在是在跟双叶同学说话吗?」

 双叶同学宛如在学习一门较难课程一样的态度般地点了点头。

 算了。如果能从她身上学到些什么的话,就算是H的知识也不会改变它是知识这件事。

 「好,那我们就去救唯前辈吧」

 「好的」

 我们径直前往资料室,接着轻轻打开锁进到其中。

 「唯前辈,我们来救你了」

 「哦哦!你们来了啊」

 唯前辈来迎接进到房间里的我们了。

 ————但不知为何,她只穿着内衣。

 「呵呵」

 我不由得笑出声,然后立刻捂住眼睛。

 盯着女生穿内衣的样子,就像是在评头论足一样很没有礼貌。

 无论眼前的身体多么具有魅力,身为绅士的我都能闭上眼睛。

 而且,只需要片刻的延迟,我就能将其烙印在脑海之中。

 要对大家保密喔。

 「会长,为什么你会只穿内衣……?」

 「啊啊,这里是三楼对吧?所以我想着能不能只靠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从窗户逃出去,但布实在不够」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脱衣服」

 「结果用上了衬衫还是不够……不过我还是用窗帘争取到了一段距离,我想中途或许能跳下去,所以正准备朝外面跳。不过多亏了你们我不用再去冒险了。谢谢你们了」

 「不,有赶上真的是太好了。不过,还是先穿上衬衫会比较好吧。毕竟花城前辈这个男性还在这里」

 「噢,说的也是」

 衣服摩擦的声音响了一阵。

 接着,身边的双叶同学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战战兢兢地将手挪开。

 「不好意思啊,夏彦。让你看到了难看的东西」

 「怎么会难看!不如说我希望你能一直让我看下去!」

 「呼,在你这样说完之后,感觉还不错呢。但是,你不要因为我是前辈就勉强自己说奉承话喔?」

 「怎么会是奉承话……」

 重新穿好衬衫的唯前辈一脸得意地抬起胸膛。

 让我意外的是,唯前辈的自我肯定感很低。

 确实,要说她是废柴的话也是废柴,正常人是不会用上衬衫或者窗帘从窗户逃出去的,如果过着的是有美丽外表,擅长学习以及运动的人生,我认为即使有着某种程度的自恋也不奇怪。

 这就是不协调。

 如果是谦虚的话那倒算了,但我感觉从唯前辈嘴里说出来的都是真心话。

 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那就是不可思议的人。

 除此之外,我真的说不出其他话来。

 啊,修正。是漂亮且不可思议的人。

 「不管怎样,你们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差不多该回去了……爱丽丝可能已经生气了」

 「啊,那我锁上这里的门之后去一趟办公室。你们先回去吧」

 在我说完之后,双叶同学露出惊讶的表情。

 「难道说前辈……你要一个人留在资料室里……」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妄想什么,但我也是要一起从这里出去的吧?」

 还有,双叶同学你把资料室当成什么了。

 至少,我的性癖还没有扭曲到会在想在这里做些什么。

 「嗯,拜托你了」

 「好的!」

 我跟她们一起离开资料室,然后锁上了门。

 在那之后,甘原老师怎么样了呢?

 毕竟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让她死机的,姑且还是去弥补一下吧。

 在我这样想着转身走向办公室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拽住了我的衬衫。

 在我回过头后,发现双叶同学正用手指捏住我衬衫的一角。

 「怎么了?」

 「……刚才你对甘原老师做出的对应,我是没有办法做到的。所以我想跟你说声谢谢」

 真是个守规矩的女生。这方面她跟日和是一样的,或许是她们经常去的空手道场教的。

 武道还真不错。果然还是得养成礼貌,这样平时才能挺直腰杆。

 「有帮上你就好了。毕竟从年级上来讲我是前辈,依靠这么可爱的后辈也太让人抱歉了」

 「可爱的后辈……原来如此,你就是用这种话来俘获日和前辈的对吧」

 「都说没有了……」

 日和应该没有在附近吧?

 我不安地环视四周,但并没有在附近看到日和。

 「不过……我多少能理解,日和前辈的心情了」

 面对微微浮现出可爱笑容的双叶同学,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表情缺乏变化的女生在偶然露出笑容后,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会让人希望能看到这幅表情的只有自己吧。

 「即使如此」我将心里的想法坦率地说了出来。

 「你对我说的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呢,双叶同学」

 「?什么意思?」

 「不,就是传闻罢了,我听说你是沉默寡言的人。只是没想到你会主动来跟我说话,我很高兴喔」

 「……」

 听到我的发言,双叶同学表现出一副陷入沉思的表情。

 「……确实,我不擅长说不必要的话,会很累人的」

 「把卡路里的消耗控制到极限了呢……」

 「是的。所以我基本上只会跟想聊天的人说话」

 「诶?那就是说————」

 「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那我们一会见」

 双叶同学松开我的衬衫,然后跟唯前辈一起回去学生会室了。

 看来双叶同学多少有些中意我。

 我没有因为被女生倾慕就乐呵呵的时间。

 我拿着钥匙回到了办公室里。

 途中我有经过甘原老师所处的位置,但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打扰了」

 在我打完招呼进到办公室后,看见甘原老师还是坐在老位置上。

 看到她平安无事的样子,我稍稍松了口气。

 她能比我想象得要更快地动起来真的是太好了。

 「甘原老师……那个,您还好吧?」

 「……嗯?啊啊,我没事」

 虽然我想关心一下刚才那件事,但感总觉她的样子有些不对劲。

 该说是心神不定呢,还是给人喝醉酒的感觉。

 「那个,谢谢您的钥匙。我办完事来还钥匙了……」

 「啊啊,这样啊,辛苦————!?」

 「……?」

 在我递出钥匙的时候,我的手跟甘原老师的手稍微接触了一下。

 那瞬间,她的身体夸张地跳了起来。

 「啊、啊啊……我确实收下来。学生会的工作辛苦你了」

 「……谢谢。那我回去工作了」

 「噢!要加油喔!」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眼就能看出她非常慌张。

 原因大概是出在刚才的我身上吧,毕竟我对老师说的话很没有礼貌,她会生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莫名地沮丧起来了。

 「————我说,花城」

 「啥?」

 因为有人叫住我的关系,我回过头来。

 不知为何,甘原老师用湿润的双眼看着我。

 「就算是年纪比我小的,我也没有问题」

 「……啊,是这样吗?」

 我急忙离开了办公室。

 看来我为了耍帅而在后辈面前做出的行为,唤醒了一头不得了的野兽。

第四章 偶像不可能存在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