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偶像不可能存在隐情

第一卷  第四章 偶像不可能存在隐情

 「呼……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紫藤前辈说出来的话,让学生会室里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消失掉了。

 距离暑假还有两个星期。

 今天大家进行的工作,是老师硬塞————不对,是拜托我们进行的档案制作。

 制作监护人用的联系事项文档也是学生会的工作之一。

 除此之外还得制作隔周发布的学生会新闻,所以这几天的学生会忙得不行。

 顺带一提,我并没有参与文档制作。

 虽然偶尔会跑去拿打印完的资料,但我的工作基本上是维持一个能让大家轻松工作的环境。

 「呐,唯。今年跟去年差不多一样忙吧?」

 「不,有时候也像今天一样早结束的,我觉得工作的进展比去年要快。都是托聚集了这么多优秀人才的福吧」

 「是啊」

 紫藤前辈跟唯前辈在我们这些后辈面前进行了这段对话。

 现在是三年级生的她们,似乎从二年级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作为学生会成员在活动了。

 因为她们那时也是会长跟副会长,所以现在应该连续两年隶属于学生会了。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还想再补充一个亮点。

 首先,会长选举是在第二学期结束的寒假前。

 也就是说,已经连续担任两年学生会会长的唯前辈,从一年级的第三学期开始就已经有现在这种地位了。

 对于她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得到全校学生支持的明星气质,真是让我佩服不已。

 「……咦?」

 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疑问。

 「姆,夏彦你怎么了?」

 「啊啊,不是……我是想说去年的学生会成员给人什么感觉」

 我们作为一年级新生入学的时候,唯前辈就已经是学生会会长,紫藤前辈是副会长,但是我完全没有见过其他任何成员。

 日和是从去年年底,也就是一年级的二月开始加入进学生会的。

 在那之前的成员,究竟会是谁呢。

 「现在才提出这个问题啊。去年的学生会成员就只有我跟爱丽丝喔」

 「嘿,原来只有两个人啊————诶?」

 请等一下。这个人刚才是不是说了很奇怪的话?

 我还以为她突然废柴起来,于是看向紫藤前辈。

 但是,紫藤前辈并没有否定唯前辈的发言,而是露出苦笑。

 「虽然听上去像是在骗人,但其实都是真的。我们二年级时的学生会,就只有会长的唯跟副会长的我喔」

 「为、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不知道谁是敌是友」

 「啊——……」

 紫藤前辈像是想起当时的辛苦一样眯起眼睛。

 为了隐藏唯前辈的废柴,当时必须对所有的事情都很上心吧。

 像我跟日和这样事先就已经知道秘密的人还好,但让一年级的紫藤前辈去仔细调查人底细的话也太残忍了。

 双叶同学的加入也是充分活用了一年级的经验吧。

 「……话说,老师就没有对这件事说些什么吗?」

 「说了很多喔,让我们赶紧去找成员。但那时候也不是因为人手不足就草率增加人手的状况,所以我只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好来让她闭嘴……」

 「那样不是会很费力吗……」

 「说到底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高年级学生嫉妒一年级就当上学生会会长的唯。我每天都能强烈地感受到他们想要将她拉下台的意志」

 那确实没有办法了。

 在学生当中,也有想通过成为学生会长来获得通往大学推荐,亦或是得到对今后的人生有所帮助的人吧。

 这个名额被后辈抢走的话,我也能稍微理解一下他们攻击性的心情了。

 毕竟对我们而言就只剩下一年,而对唯前辈她们而言是已经一年了。

 「……虽然现在已经升到三年级了,但我还是能感觉到那种气氛」

 「咦……?如果唯前辈当不成学生会长,那现在的三年级学生是可以参加选举的吗?」

 「嗯。即使是中途参加,只要能在再选举中获胜,就可以在这一年里作为学生会会长进行活动了」

 紫藤前辈叹了口气。

 我想至少在一年级跟二年级里,没有多少人是想把现任学生会会长拉下台,然后自己上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唯前辈会毕业,然后我们来年当上学生会会长的机会要更多。

 虽然不是零就是了……

 这么一来,对这件事特别积极的应该就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学生了。

 为了得到这所学校的学生会会长这一光辉经历,他们会盯上唯前辈的位置也不奇怪。

 总之,唯前辈跟紫藤前辈————还有现在的我们也不知道怀有野心的敌人身处何处。

 「虽然我是以威胁的形式让你们加入的,但大家的存在真的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真的很谢谢你们」

 「怎么会……虽然我一开始也摸不着头脑,但现在我也感受到做这件事是很有价值的,所以请不要在意」

 面对紫藤前辈的感谢,日和难为情地挠了挠脸颊。

 尽管就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我认为保护八重樫唯秘密的目的意识,是让在座的大家加深感情的重要因素。

 老实讲,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习惯了,但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为了能让大家更信赖我,我接下来也要努力做出更多贡献。

 「我跟椿姬今天要去道场,所以先告辞了」

 「这样啊,明天见」

 「好的,辛苦了」

 日和跟双叶同学一起离开了教室。

 「那个……今天已经没有杂务的工作了吗?」

 「嗯。我们一会跟老师报告一下进展就回去了,花城同学你可以直接回去了喔」

 「这样啊。那我也告辞了」

 「今天也谢谢你了,花城同学。明天见」

 「好的!」

 听到漂亮的前辈们对我说出「明天见」,我的情绪直线飙升。

 不过再怎么飙升,今天也该回去了。

 好了,反正也想不到特别想去绕路的地方,现在还是直接回去吧。

 我离开学生会室的走廊,然后朝正门走去。

 时间正好是社团活动的进行时,我到处都听得到运动部充满活力的声音。

 不属于任何社团活动的我,偶尔会羡慕他们那种热情。

 能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里————我觉得是非常棒的事情。

 拥有兴趣以及梦想,能让人生更加丰富多彩。

 从这个观点来讲,现在的我应该相当有活力吧?

 表面上看,我是加入学生会,为学校花费时间的认真学生。

 ……不过我决定加入的理由绝对算不上正规途径,也不能抬头挺胸地说加入的契机是因为我在意她有没有穿内衣。

 不过,这样也没有关系吧。

 现在的我可以带着使命感进行工作。这种微不足道的学生背后的事情,不说出来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咦,花城同学?」

 「嗯?」

 突然有人从背后对正在沉思的我打招呼。

 在我回过头后,发现面前站着一位将头发染成金色的少女。

 「诶,榛七同学!?」

 我看到她朝自己走来,不由得缩起身子。

 先声明一下,我并不是对她产生动摇。

 而是对她后面的十几个男生产生动摇。

 「啊,大家对不起。今天我要跟同学一起回家,所以可以等下次有机会了再一起回去吗?」

 「诶!?怎、怎么这样……不是约好今天跟我们去卡拉OK————」

 「真的很对不起!我会立刻进行补偿的,所以可以原谅我吗……?」

 她用湿漉漉的双眼朝男生们道歉。

 从她那端正容貌下的湿润双眼所释放出的光芒,拥有足以夺走所有男生抵抗力量的威力。

 不出所料,男生们瞬间迷失,不满的表情不知不觉间变得散懒起来。

 「榛、榛七酱都这么说了,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今天就放弃吧!」

 「谢谢!我一定会弥补你们的!」

 「嗯!随时都可以喔!」

 男生们一个接一个地解散了。

 然后,她再次朝我走来,接着站到我身边。

 「花城同学,真是巧合呢。难得像这样在校门口遇到,我们一起走到车站怎么样?」

 「是、是可以……但是刚才的男生们呢?」

 「啊啊,他们是足球部的人喔。他们虽然是分开邀请我去唱卡拉OK的,但我想反正大家目的相同,那就在同一天一起去呗!然后再跟他们说了一声之后,结果就变成一群人一起了」

 榛七同学戏谑地笑着说道。

 (不愧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生……)

 她叫榛七琉美。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琉露露。

 如果有班级阶级的话,她毫无疑问是位于顶层的存在。

 具体来讲,在大家为文化祭的演出节目而烦恼不已时,只要榛七同学提出一个愿望,所有人都会表示赞成。

 当然,她在男生之中很受欢迎。在二年级学生里无疑是绝对领先的。

 其理由当然是视觉效果好,但更重要的是,不管对象是谁,彼此的距离感都很近。

 不会在意身体接触,不会在意间接接吻。

 「咦?难不成她喜欢我?」她是会让人这样想的天才。

 就这样,会错意的男生们不断向她告白,关于有人被她击沉的传闻几乎每周都在流传。

 究竟跟她想的一样吗?

 确实,我们并肩行走的时候,偶尔会差点碰到彼此的肩膀。

 这种行为让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难道说,这些都是经过她的计算……

 不,就算如此,我的内心也不会产生动摇。

 毕竟我最近长时间被美少女们包围,已经产生抗性了。

 「啊,对不起」

 「呼!?」

 位于我身边的榛七同学的手,在一瞬间碰到了我的手。

 不妙,我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了。

 不行,这个人能贯穿我的抗性……!

 「我说花城同学……总感觉你有一点点神秘呢」

 「诶、诶?」

 我听到这句意料之外的话,从嘴里发出很蠢的声音。

 「就算跟班上的人说话,也是这样安然度过……既不会去深入,也不会让他人进入」

 「……」

 班上受欢迎的人经常在关注我,这让我非常吃惊。

 为什么会在这方面让男生产生错觉呢?

 我是不会受骗的。明知道会被拒绝的恋爱,我是敬谢不敏的。

 「所以我决定了,要跟花城同学你当上朋友,然后让你敞开心扉。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变成他人所不知道的秘密关系,会让人开心起来的对吧?」

 像进行恶作剧一样笑起来的榛七同学,果然非常可爱。

 她果然是喜欢我吧?

 肯定没错,什么时候会来告白呢。

 ————不,不行。

 我有保护唯前辈这个使命在。

 现在不是在这种地方犯迷糊的时候。

 「呵呵,是啊。能跟你成为朋友的话,我也会很高兴喔」

 我冷静地说出应景的客套话。

 反正榛七同学说的也是客套话,只要我不陷进去就是安全的。

 「……」

 ————咦?

 明明应该是最优解的回答,但不知为何榛七同学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嗯?你刚才说什么了?」

 「不,什么都没有喔!」

 我感觉自己听到了班上最受欢迎的人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但既然她说什么都没有了,那应该就是什么都没有吧。

 「那个……花城同学你,有女朋友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像这样让她看到我们一起回去的话,说不定会嫉妒吧?」

 「啊——原来如此。没关系,我没有女朋友」

 「哼——这样啊。明明花城同学长这么帅,还真是让人意外呢」

 哈哈哈,这家伙,还想让我误会啊。

 既然对方想来这招,那我只需以坚韧的精神力来忍耐就好了。

 「什么帅不帅的……让可爱,以及受到大家欢迎的榛七同学这么一说,我也自信起来了」

 「可、可————」

 不知为何突然动摇起来的榛七同学,将自己的脸从我身上移开。

 好奇怪。她平时都有那么多人陪着了,受人夸奖这种事应该是家常便饭才对。

 或许这也是她诱惑男生的技巧之一。

 因为自己说的话而难为情起来了……!如果说成是在玩弄老实高兴起来的男人心的话,我就可以理解了。

 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推理能力所迷倒了。

 榛七同学,真是遗憾啊。我是绝对不会加你的亲卫队的。

 「花、花城同学……你对谁都会这么说吗?」

 「不,我只会对打从心底这么想的人说。毕竟我不是那种对谁都能摆出好脸色的人」

 接招吧,我那从容的营业爽朗的笑容。

 接下来就是我与你的心理战了。

 进入守态的我就是难以攻陷的要塞。

 你那对其他男生说出口的肤浅话语,是无法击溃我的。

 「~~~~~!」

 但是,榛七同学的反应跟我想的大不相同。

 她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仿佛在说自己很难为情一样。

 呼,虽然很可爱,但如果知道这是为了迷住我而进行的演技,我就能将心脏的跳动抑制在最低限度。

 榛七琉美,败北。

 ……我究竟是在跟什么战斗啊。

 「那、那那那那个!」

 「嗯……?」

 榛七同学红着脸,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将智能手机拿了出来。

 这种演技也办得到吗。简直就是女演员啊。

 「联、联系方式!要不要交换一下!?你看,我们明明是一个班级的,但是还没有交换过对吧!?」

 「啊——是啊」

 我拿出智能手机,然后跟榛七同学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们刚交换完联系方式,榛七同学就将智能手机紧紧地抱在怀里。

 「谢、谢谢!……呐、呐,花城同学。明天我们要不要也一起回去?」

 「诶?」

 榛七同学朝我投来湿润的视线。

 她这次又有什么企图?我稍微提起警惕心,然后看向她的眼睛。

 「跟花城同学聊天很开心,所以我明天也想跟你在一起……可以吗?」

 她说了会让人高兴起来的话。

 就算是演戏,也没有多少男生会讨厌吧。

 但是,我们要一起回去恐怕很困难。

 「啊——…….我是很高兴你邀请我啦,但因为我还有学生会的工作,所以要很晚才能回去喔」

 「学生会……?咦,花城同学你是学生会成员吗?」

 「嗯。不过我是最近才加入的」

 榛七同学的视线变得惊讶起来了。

 毕竟我加入得太过突然,在旁人看来我不会给人不认真的印象,但如果问到我是不是那种能加入学生会的人的话,那还是会产生疑问的吧。

 「学生会很忙吗?」

 「很忙喔……虽然今天碰巧能早点回去,不过结束时间基本上跟社团活动差不多吧」

 「这、这样啊……」

 「毕竟我的工作就像打杂一样,所以没有那么忙。就是倒倒茶,搬搬资料之类的……」

 不,要做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

 「————那算什么」

 榛七同学在小声嘀咕的同时停下了脚步。

 「那样……不就只是跑腿嘛」

 「跑腿……不是这回事」

 「不管怎么想都是虐待吧!这种事是不好的!」

 「……?」

 榛七同学露出一副非常认真的表情,然后抓住了我的肩膀。

 好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毕竟我不打算当跑腿的,前辈她们大概也没有把我当成跑腿来使唤。

 话虽如此,即使是跑腿,如果能让美少女来差遣我的话,我还是非常欢迎的。

 我买回来的炒面面包会化作她们的血肉……真的是太棒了。

 「……我来帮助你」

 「嘿?」

 榛七同学说出的这句话,将我从下流的妄想中拉了回来。

 「我会帮助花城同学的」

 「不是,那个————」

 榛七同学抛下我先走了起来。

 我没能阻止她离去,只能目视着她远去的背影。

 帮助我,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至少我的本能在命令我对她保持警惕。

 ◇◆◇

 然后,翌日。

 我昨天的不祥预感,立刻变成了现实。

 「打扰了!」

 伴随着这道响亮的声音,学生会的门被打开了。

 在大家的注视下,榛七同学打开门大步走到房间里。

 「那个……你是?」

 「我是二年级的榛七琉海。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有话想对学生会的各位说!」

 紫藤前辈的眼里浮现出警戒的神色。

 看到这幅状况,日和跟双叶同学也提高了警戒。

 截至目前,已经发生过好几次突然有人进入学生会室的情况了。

 对于在外必须随时注意唯前辈动向的成员来讲,这个房间算是某种绿洲。

 如果不尽快将外敌赶出去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得到休息的时间。

 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障碍。

 「呼姆,你是客人吗?那我得接待一下了」

 唯前辈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笑容。

 你们能理解吗?不管我们多想赶走外敌,这个人还是会先去欢迎外敌。

 虽然发挥这种来者不拒精神的唯前辈很可爱也很有魅力,但是在成员的我们看来很是遭罪。

 毕竟强行将她赶出去的话只能树立起不必要的敌人,唯前辈也会因为招待不周而不高兴。

 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必须巧妙地控制场面,然后催促外敌回去————

 「接待就不必了!比起这种事……!」

 榛七同学在看了我一眼后,又瞪了所有成员一眼。

 「请不要再让花城同学去跑腿了!」

 「……跑腿?」

 听到这句话的唯前辈歪起头来。

 我感受到自己在最后关头的天真,下意识地抱起头来。

 昨天分别的时候,我就应该硬着头皮追上去否定她的想法。

 「不要过于接近她会比较好」我犯下了一个大错。

 如果眼下我不想办法自己解决的话,就会给大家添麻烦。

 「花城同学他昨天说过了!学生会的成员把杂务塞给他!这种事……身为同学的我绝对不能允许!」

 「把杂务塞给他……?」

 日和瞪了我一眼。

 接着迅速靠向我,站在随时随地可以挥出拳头的位置。

 「哼——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

 日和的拳头轻轻地贴到我的侧腹上。

 不好,这是一英寸拳击的架势。

 在近乎零距离的状态下也能给予足够的破坏力,别称「寸劲」的攻击手段。

 总之就跟被人用枪口指着一样。

 在这种状况下,我必须避免说出蠢话。

 不管怎样,我想避免日和的惩罚,其次,根据我的发言有可能泄露唯前辈的秘密。

 「真、真讨厌啊,日和。你觉得我是那种被女生依赖就会发牢骚的男生吗?」

 「……是啊。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很乐意干活吧」

 你相信的居然是这点啊。

 总之,榛七同学似乎是认为我被学生会差遣————也就是被当成跑腿的使唤了。

 然后她为了帮助我才会闯进来。

 难道说榛七同学她,喜欢我吗?

 「哈……榛七,你误会了。夏彦姑且还是有被赋予「杂务」这个位置喔,所以他只是接下了学生会杂务这份工作。仅此而已喔」

 「那,花城同学每天被妻管严使唤也是骗人的……?」

 「榛七同学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

 根本就是奴隶了嘛。

 「也不能断言……说是骗人的吧?」

 日和露出非常头疼的表情。

 不是,我希望你作为遭人怀疑的一方能再抵抗一下。

 「看吧!你果然有在虐待花城同学!而且我还看到过好几次你对他施暴的瞬间,也看见过你把他的脸打种起来!

 「该说那是稀松平常的嬉闹吗……话说,你是不是太关注夏彦了?我没有在大白天的时候光明正大地去殴打过他吧?」

 「诶,啊……那是……」

 榛七同学口吃起来了。

 她这么一说,确实,日和跟我嬉闹的时候基本上周围都没有人。

 基于遇上暴力时的人不会产生正面感情的观点,我们彼此还是会有所顾虑的。

 虽然没有刻意进行过暗示,但心照不宣的我们已经不会在非特定人多的地方开玩笑了。

 但是,说这种话的话,就像演员讲解自己的梗一样很让人难为情。

 也就是说,就算榛七同学是经常接触的同班同学,我们也不可能会常常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如此一来,就是榛七同学自己有意识地在关注我跟日和了————

 「不、不要管我了!比起这个,还是请你们早点解放花城同学!」

 榛七同学将目标从日和转向唯前辈,然后逼问道。

 要是将唯前辈也牵连进来就糟糕了。我立刻周旋起来,准备亲口说服榛七同学。

 但是唯前辈一副完全不在意刚才那句话的样子,开口说道。

 「夏彦对我们学生会成员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泡的红茶可是极品喔?事到如今我们已经不可能放弃他了」

 「唯、唯前辈……」

 我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唯前辈是这样想的啊。

 被人需要,居然是一件这么让人开心的事情。

 被表扬的部分跟学生会完全没有关系这点的得分也很高。

 「确实,不继续让花城同学担任学生会成员的话,我们会很头疼的……我们还不能放着他不管」

 听到紫藤前辈最后补充的话,我的背后闪过一阵寒气。

 因为她为人相当有毅力的关系,所以在作出残酷判断时的态度会让人瞠目结舌。

 顺带一提,即使处于这种状况下,双叶同学依旧淡定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好一个我行我素。能自发性地进行工作真是了不起。

 「你们还想继续使唤花城同学啊……!花城同学!你这样就可以了吗!?再这样下去的话,就只会白白浪费掉你自己的时间吧!?」

 「嗯——……」

 虽然这样说有点那啥,但榛七同学的主张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为我偶然知道了学生会会长的秘密,所以以被威胁的形式加入了学生会。

 在旁人看来这是件很不幸的事情。但如果对象是我自己的话,就不适用了。

 我绝非是在贬低自己,但我觉得自己拥有的「自己的时间」并没有多大价值。

 既没有跟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起做过傻事,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能让自己沉迷其中的社团活动或者兴趣。

 让我将这些时间用到学习上也可以,但人的集中力是有极限的。

 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会反而能有意义地利用我本该浪费掉的时间。

 也就是说,我对学生会这个环境就只有感谢,并没有任何不满。

 「榛七同学为我担心是让我很高兴,但我没问题的。别看这样,其实我还挺乐在其中的……」

 「……这样啊,你在这里说不出真心话是吧」

 「诶?」

 「跟我来,花城同学。我们找个能独处的地方说吧」

 榛七同学一副像是明白什么的样子抓住了我的手。

 就在我对她的行动感到惊讶时,她已经将我带出了学生会室。

 「没问题,我一定会让你从跑腿毕业的……!」

 我感觉榛七同学这句话并非是对我,而是对留在学生会室里的大家说的。

 榛七同学就这样牵住我的手,快步地走在走廊上。

 到最后,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不让自己摔倒,然后跟在她的身后。

 ◇◆◇

 我们只能看着夏彦被榛七给带走。

 「……让他们走掉真的可以吗?」

 过了一会,一直专注于工作的椿姬开口了。

 「啊……是啊。那个……对不起,我不是很能理解她说的话。那个,花城同学跟日和酱你认识刚才那个女生吗?」

 「算是吧……她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在这所学校里还挺有名气的」

 榛七琉海。

 她跟我们是同班同学,在学校里很受欢迎。

 说到她的魅力,那就是那副美貌吧。

 虽然跟八重樫前辈还有紫藤前辈相差甚远,但在跟我同年级的人里,榛七同学绝对是佼佼者。

 老实讲,她跟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

 因此,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她的性格如何,但如果她是一个那么会为男生设身处地着想的人的话,我也能理解她那么受欢迎的理由。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样子有些奇怪,让我很在意就是了……

 「哈……该怎么说呢,不好意思」

 我先朝紫藤前辈行了个礼。

 「?为什么日和酱你要道歉?」

 「毕竟提议让夏彦加入学生会的是我吧」

 那一天,将夏彦绑架到这个房间之后,将那个完全不屈服于会让人难为情起来照片的他拉进学生会的,正是我本人。

 我们毕竟是青梅竹马,我也不想让夏彦有不好的经历。

 虽然他多少需要针灸一下,但他的本性并不坏。

 不过,比起这些还有一个更大的理由。

 「他有为这个学生会做出贡献吗?」

 虽然这样夸夏彦会让我很不爽,但其实他是个相当优秀的男生。

 只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他那笨蛋、好色、喜欢女生的一面,就会认为他是个温柔体贴的男生。

 但之所以能让我有这种认知,是因为我已经跟他有很久的交情了。

 虽然他最近看上去似乎已经融入这个学生会,但是却在关键时刻惹出了麻烦。

 无论如何,我们是不能让外人接近学生会的。

 如果八重樫前辈的秘密泄露出去,然后演变成得间接性地建议那个家伙加入学生会的话,就是我们的失态了。

 所以,我多少对是夏彦在这里这件事感到庆幸。

 这些都是我丑陋的任性。

 「…我可以先发表一下意见吗?」

 「椿姬?」

 椿姬少见地撇开前辈们举起自己的手。

 「之前会长被关在资料室的时候,我是多亏了有花城前辈才能成功把会长救出来。所以对我而言,毫无疑问是有受到花城前辈的照顾。虽然我无法判断我们需要的是哪种人才……但就论能做出贡献这点,我认为花城前辈是最合适的人选」

 「……」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椿姬居然会因为夏彦说这么多话。

 那家伙还真行啊。

 「这样说来,受到夏彦帮助最大的应该是直接被他帮过的我吧。而且他很幽默可爱。气氛制造机指的就是他那种人吧」

 「八重樫前辈……」

 「还有就是,想摸摸他的头」

 ————这个人说的话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我知道这里很需要夏彦。

 「虽然我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但花城同学泡的茶很好喝是事实,如果你们觉得他有做出贡献的话那就是一切了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把他赶出去」

 「……您能这么说,我也算是得救了」

 我松了一口气。

 因为偶然知道了八重樫前辈的秘密,被认为是认真的成员,我成为保护秘密的一方。

 毕竟一开始我也觉得很麻烦,也想过不将这件事告诉给其他人,然后请她们放我一马。

 虽然我记得自己有对夏彦说过这是为了内审,但老实讲,要我现在说对八重樫前辈,紫藤前辈以及我推荐的椿姬没有感情的话就是骗人的。

 这个空间,让我很舒适。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那家伙也能珍惜这个地方————

 因为太不符合我的性格了,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一直带外人过来的话还是会很让人头疼的,所以日和酱你能再去重新说一遍吗?」

 「我知道了」

 紫藤前辈说的话很有道理。

 不会在这方面去依赖他人,可以说是紫藤前辈值得让人信赖的部分。

 总之,看榛七那副样子,她再闯进这个房间也不奇怪。

 如果她是因为夏彦的事情而对学生会起疑的话,那能解决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他了。

 「呵呵呵,不过有精神的后辈还是很可爱的。你告诉夏彦下次再把她带过来喔。下次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的」

 「绝对不可以」

 「诶诶!?」

 ————今天的八重樫前辈,依旧有点脱线。

 ◇◆◇

 「这里就可以了吧……」

 榛七同学把我带到通往屋顶的楼梯平台后,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个只有去屋顶的时候才会使用的平台,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因为只有想在午休的天空下吃饭的人才会来,放学后基本上没什么人,所以也能说成是幽会的地方。

 「花城同学,告诉我真相吧?我是花城同学的同伴……」

 「嗯——……就算你这样说」

 榛七同学现在还在误会我跟学生会大家之间的关系。

 说到底,在一开始就把所有人当成坏人的时候,她就不是一个能轻易沟通的对象。

 言行要谨慎。

 我必须让她理解,我是遵从自己的意愿才加入学生会的。

 「榛七同学,抱歉……你误会了」

 「误会?」

 「我对学生会这个环境很满意。那种被美少女环绕的环境————不对,能在需要我的人手下工作,对我而言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幸福……?明明看上去就像是被使唤一样……?」

 「在旁人看来可能会这么想,但对我而言,能被女生使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我在说完之后,榛七同学一副受到冲击的样子朝后退去。

 「那……花城同学你……真的一点也不痛苦吗?」

 「老实讲,一点也不痛苦」

 不如说每天能跟美少女呼吸相同的空气是非常幸福的。

 有种身体内部不断被净化的感觉。

 「……这也太奇怪了」

 「诶?」

 榛七同学突然抓住我的肩膀,然后认真地看着我。

 「难道说花城同学你,对自己没有自信吗?」

 「自信……?」

 「对。所以,所以就算被人使唤,多半也不会去在意,我是这么想的……不对,不是大概。绝对是这样!」

 自顾自理解起来的榛七同学放开我,然后开始看向我全身。

 虽然不会让我不舒服,但总感觉会使人难为情起来。

 如果说到我有什么特殊的嗜好,那就是会让人兴奋起来的场景。

 「花城同学,你明天有空吗?」

 「嗯、嗯……是有空」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天十点在车站前集合!」

 「诶!?等一下!榛七同学!?」

 「我们约好了喔!你要是迟到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榛七同学在说完之后跑下楼梯,然后在下面一层重新看向我。

 「我会在一天之内让你变成很酷的男生!这么一来,你肯定能从跑腿毕业的!」

 榛七同学留下得意的笑容,然后离开了。

 她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我没有会错意的话,她应该是在邀请我去约会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何等强硬的邀请啊。

 我喜欢,不讨厌。

 ◇◆◇

 我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着天花板。

 我一边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一边咂着嘴。

 「啊——!可恶!为什么那家伙不吃这套啊!真让人火大!」

 我————榛七琉海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按照我意愿行动的男生。

 这张端正的面容,以及受男生欢迎的美貌。

 平时不发出本音,而是用稍微高一点的声调说话来表现出甜美的感觉,接着增加身体接触去俘获男生的心。

 就这样,我按照自己的意识操纵了很多男生。

 这是我的兴趣,是我的人生价值,也是我释放压力的方法。

 但是,只有那个男的……

 「好不容易才成为救世主,花城那个混蛋……说什么被女生使唤是幸福……既然如此,对我唯命是从啊」

 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存在就应该被全年级知晓了才对。

 已经有超过五十个人来跟我告白了吧?

 在没有对我告白的男生之中,也有对我投向热切视线的人。

 算上他们的话,被我俘获的同年级男生应该超过一百了。

 首先,这对以制霸年级为目标的我而言,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果。

 正因为如此,有一个跟我尽管跟我同班但是却完全不会依从我的男生,使我的自尊心产生了反应。

 所以我试着以他为目标————但他的本性是奴隶吗?

 他肯定是给学生会的人洗脑了。

 若非如此,我就搞不懂为什么他不会对为了他而特意到学生会进行谈判的我感到心动了。

 但是,我找到突破口了。

 花城会对学生会唯命是从,肯定是因为他对自己没有自信。

 而他内心的弱点,被那群女生利用了。

 绝对没错,肯定是这样。

 那我只要让花城获得自信,就一定能对那群女生做出强而有力的回击。

 而且,花城变得帅气起来的话,我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也能开心起来。

 (……嗯?)

 感觉我的脑袋里混进了奇怪的杂念。

 跟花城站在一起,这不搞得我就像是跟他在交往一样吗?

 「……」

 我不会觉得还不赖吗?

 没有没有,不可能不可能。

 就算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在意识到的时候开始认真留意起来是————

 「没有……吧?」

 我害怕起来,下意识地歪起头来。

 我一直都是位于玩弄的一方。

 绝对不可以成为追逐的一方。

 「……必须确认一下才行」

 玩弄男人心的榛七琉海。

 为了维持自我,在这次约会上,我一定要攻陷花城。

 我重新下定决心,然后重读了一遍自己总结的「必看!女生攻陷男生的技巧集」。

第五章 ……不可能不存在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