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展现出多管闲事女主角一面的少女很萌

第一卷  第六章 展现出多管闲事女主角一面的少女很萌 离榛七同学引发的骚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尽管暑假迫近,依旧繁忙无比,但学生会的工作环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虽然我向紫藤前辈以及日和说明了榛七同学那件事,但可能是因为之后并没有发生接触,所以她们没有说些什么。

 我在对她们表示妥协的同时,同样对她们很是感激。

 「夏彦」

 「在」

 「不好意思,你能帮忙把垃圾扔掉吗?已经没有多余的袋子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嗯,帮大忙了」

 我接下唯前辈的指示,然后开始行动起来。

 尽管学生会的人数有限,但还是会产生很多垃圾。

 内容主要是饮食以及文件类。

 扔掉这些积攒起来的垃圾,也是我杂务所要负责的工作。

 「嘿咻」

 我将垃圾袋捆好之后,拿起来离开了房间。

 垃圾场在校舍的后面。

 平安抵达那里的我,把袋子扔到每个教室都有的垃圾堆上。

 我的工作到此就结束了。

 为了处理新的杂务,我决定回到学生会里。

 「花城同学!」

 但是在路上,我看见紫藤前辈从学生会室的方向正朝我跑来。

 看到她这幅着急的样子,我想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于是主动拉近了距离。

 「发生什么事了吗?」

 「哈……哈…你已经扔掉垃圾了!?」

 「是的,我刚刚把它放到垃圾场了……」

 「……不好意思,你能陪我再回一趟垃圾场吗?」

 「诶?」

 「其实,我好像把跟预算案有关的重要文件丢进垃圾袋里了,所以现在必须去拿回来才行」

 我个老爷天。发生超乎我想象的事情了。

 如果没有提供预算案的资料,就无法得出正当的审查结果。

 考虑到学校的制度是由学生会成员负责制定预算方案,有些社团可能会向学生会发泄不满。

 既然学生的规则是由学生制定,那学生会跟普通学生之间产生的摩擦必然会比普通学校要来得更严重。

 正因为如此,会长必须是没有任何缺点的优秀人才,并且在最终决定上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我想表达的是,现在是大危机。

 「原、原来如此……既然如此,那我们立刻回去吧」

 「拜托了……!」

 我决定跟紫藤前辈一起回到走廊。

 我们会这么着急,是有正经理由的。

 这所学校的垃圾都是先集中到院内的垃圾场,然后由杂务工统一运到附近的垃圾聚集所。

 现在的我还能分出来刚才扔掉的垃圾袋是哪个。

 但是,如果它被带到垃圾聚集所的话————

 「……!好像来不及了……」

 那里已经不存在我扔掉的垃圾袋了。

 虽然还剩下一点,但明显不是我们扔掉的垃圾。

 现在应该正好是杂务工搬运的途中吧。

 「…没办法,我们跑一趟垃圾聚集所吧」

 紫藤前辈一边说着一边叹了口气。

 她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还要疲惫。

 最近学生会的工作加上学期末的考试,成员们比平时还要更加忙碌。

 因此,她积攒了相当大的疲劳也不奇怪。

 这时,就应该由我尽一臂之力。

 杂务担当就是为此刻而存在的。

 「我去找吧。紫藤前辈您就在学生会室里休息吧」

 「虽然是帮了大忙……」

 不知为何,听到我提案,紫藤前辈露出了一副沉思的样子。

 为什么呢?难得有我这个负责杂务的职位,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可以了吧。

 「……不,我还是也走一趟吧。毕竟两个人一起的效率要更高,而且到头来你也不知道重要文件装在哪个垃圾袋里对吧?」

 「那倒是」

 虽然我也帮忙处理过文件工作,但预算案之类的重要文件,大多都是由会长以及副会长处理的,就我的立场而言,基本上无法参与进去。

 所以我没有自信能立刻判断出哪个比较重要。

 「可是……您没问题吧?」

 「你指什么?」

 「啊啊,不是……因为您看上去相当疲惫了」

 在我说出自己在想的事情后,紫藤前辈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疲惫已经表现出来了。

 「我确实有种自己积攒了很多疲劳的感觉,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去休息吧。毕竟待在学生会里也有其他工作要做,所以你不觉得还是做一些能稍微呼吸一下户外空气的工作比较好吗?」

 「我觉得能吸进去就只有垃圾的空气……」

 「不要去管细节了。那种男生不会招人喜欢喔?」

 紫藤前辈露出妖艳的微笑。

 果然这个人,偶尔也会表现出不让人觉得她是十几岁的美色————

 保守来讲,就是太迷人了。

 「不好意思……在找到之前,你能陪我一下吗?」

 「是,那是当然的」

 集中到垃圾聚集所的垃圾,基本上应该会在那里留到第二天才对。

 所以只要能在今天之内找到,就能确保文件没事。

 我们离开学校,急忙先往垃圾聚集所处跑去。

 「学校扔垃圾的地方应该就在附近吧」

 途中,我们遇到学校的杂务工,然后问了一下他们将垃圾放在垃圾聚集所的哪个位置。

 在得到垃圾聚集所管理员的允许后,我们先试着朝杂务工告诉我们的位置走去。

 「还挺多的……」

 「是啊……我们耐心点找吧」

 堆积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垃圾山。

 咋看之下数量相当多,但在垃圾聚集所来看也只是冰山一角。

 不过只要限定在这附近,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从这边开始找,另一边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我跟紫藤前辈兵分两路,然后将眼前的垃圾袋进行分类。

 很丢人的是,我已经不记得是哪个垃圾袋了。

 因为我将它们统一认知是垃圾,所以连透过袋子表面看到的东西都无法进行理解了。

 虽然每个班级扔掉的垃圾看一眼就很容易理解大部分是饮食类,但如果印刷类的垃圾比较多,我就必须逐一打开每个袋子在里面翻找。

 但是,现在不是气馁的时候。

 为了能让身为学生会成员的自己做出贡献,我进一步加快了翻找的速度。

 「哦……?」

 然后,我终于找到了很相似的袋子。

 首先是袋子里有其他袋子里没有的,与学生会有关的文件。

 在我继续寻找下去之后,在底部发现了好几张叠在一起的文件。

 「是不是这个?」

 「啊……!」

 紫藤前辈从我手中接过文件,然后一张一张确认起文件。

 在确认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

 「没错,就是这个。谢谢你,花城同学。托你的福,得救了」

 「我能帮上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赶紧把这份文件带回学生会室————」

 说到这里,有水滴落到紫藤前辈拿在手上的文件上。

 「啊……」

 在我发出声音的时候,从天空落下的水滴越来越多,眨眼间便将附近淋湿了。

 也就是稍微的骤雨。

 「!前辈!这边!」

 「诶!?」

 我抓住紫藤前辈的手跑了起来。

 这样下去,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文件会变得一团糟的。

 我看了一圈周围,在找到工人休息的地方之后,决定先跟紫藤前辈一起逃到那里。

 「呼……前辈,文件没问题吗?」

 「啊,嗯……虽然有点湿了,但还没有问题」

 虽然预算案的文件确实有些潮湿,但状态还不算严重。

 这样的稍微晾一下就没问题了吧。

 「突然就下起雨来了呢」

 「嗯……我在新闻上也看到这周会有很多阵雨,但下得这么急的话,再怎样也避不开吧」

 「是啊……不过,雨下的还真是大呢」

 雨声大到我们不靠在一起就没有办法进行对话。

 如果不能下得再小一点的话,恐怕很难在没有屋顶的地方走路吧。

 「是啊……啊嚏!」

 「噢」

 「对不起,好像有点冷」

 虽然保护下了文件,但为了保护那些文件而覆盖在上面的问题却不能说平安无事。

 包括我在内,紫藤前辈的身体还有身体都湿漉漉的。

 这样放任不管的话,她说不定会感冒。

 如果现在是漫画或者动画的话,存在我把上衣借给她的场景,但很遗憾的是,只穿着衬衫以及衬衣的我没有可以借给她的衣服。

 不,但是……

 「前辈你要穿我的衬衫吗?」

 「不……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

 「说的也是」

 毕竟我这件衬衫也蛮湿的。

 就算借出去,也只是让我也跟着感冒而已。

 「那至少让我们的身体靠在一起吧」

 「你那是别有用心吧?」

 「您在说什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真希望你能告诉我「刚才是骗人的」」

 我是不可能对女性撒谎的。

 与其去做那种事,还不如安安静静离开这里比较好。

 「对不起,让你跟着一起被困在这种地方」

 「请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我的工作就是协助所有成员。更重要的是……这次不是相当危险吗?」

 「诶?」

 「一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果然不能对唯前辈疏忽大意呢」

 「……」

 「……紫藤前辈?」

 紫藤前辈突然在我面前沉默不语了。

 她的表情看上去似乎让人感觉有种罪恶感。

 在片刻的沉默过后,她终于开口了。

 「……是我」

 「诶?」

 「扔掉这些文件的不是唯,是我」

 听到她那句话,我受到了轻微的打击。

 都已经认定是前辈出错,但紫藤前辈也出错这点让我很受打击。

 毕竟谁都有疏忽的时候,只要不是故意的就不能去责备他。

 所以,我并不是在说谁坏谁不坏,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让我见过紫藤前辈犯下失误的失败,不曾在我的脑海里作为前提存在过罢了。

 「呵呵……这样一来,我也不能很了不起地说要保护唯的秘密了吧」

 「不、不是……并没有那回————」

 我下意识地闭上嘴。

 我一直以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能时刻注意身边他人的同时,还能完美完成自己负责的工作的学生会的人。

 但是,现在站在这里的紫藤前辈,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明明原本就是这样子,但她肯定一直在隐瞒吧。

 「……紫藤前辈,您没事吧?」

 「……?」

 「感觉你最近看上去相当疲惫的样子。最近有好好休息吗?」

 「是啊……可能没怎么休息过吧」

 她现在给我的印象跟在走廊上汇合时的时候对上了。

 我从现在的紫藤前辈身上,感受不到我刚刚加入学生会时的精神劲。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居然没有注意到疲惫不堪的女性,我真是太不绅士了。

 「对不起……我没顾虑到你」

 「花城同学你做得很好了。所以不要道歉喔?」

 「可是————」

 「实际上,在你加入学生会之后,我们的工作效率肯定提高了……但是没有休息,真的是出自我个人的原因」

 紫藤看向附近被雨淋湿的垃圾,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想发一点牢骚,你愿意听一下吗?」

 「那是当然、你可以尽情对我发牢骚」

 「呵呵,谢谢你」

 然后,紫藤前辈露出一副有所思考的表情。

 她大概是在犹豫怎么开口吧。

 「你可能会嘲笑我吧……我的目标是成为小说家」

 「您是说小说家吗?」

 「没错。我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很喜欢书,不知不觉间就开始想自己写一写了」

 「……」

 从我们消费者视角来看,不是很了解小说家以及漫画家是何种职业。

 所以我不知道从事这种职业有多辛苦,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我讨厌用臆测来谈论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以及加以否定的行为。

 正因为如此————

 「我不会嘲笑你喔。我觉得这是很棒的梦想」

 「你是在说奉承话吗?」

 「我看上去是那种机灵的人吗?我说的话一直都是真心话」

 我不会因为想讨女性欢心这种理由而去撒谎的。

 虽然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必须的谎言,但我认为这是在跟真心追求什么的人开玩笑用的。

 我还没有梦想。

 所以,我打从心底尊敬以某种目标努力的紫藤前辈。

 「……不知为何,我想相信你说的这句话,真是不可思议呢」

 「您迷上我了吗?」

 「笨蛋」

 我被骂了,呵呵。

 「请继续说下去。我想了解更多有关紫藤前辈的事情」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紫藤前辈露出一副戏谑的笑容,然后继续说道。

 「我是从初中的时候开始以小说家为目标的。之后每年……为了得奖一直在这个时期写稿。虽然第一年甚至没能写好,不过这两年都能好好写完了吧」

 「这不是成长地非常快吗……」

 原稿大概会用上多少张稿纸呢?

 不管有多少张,对于一直以来只写过作文的我而言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顺带一提,中二病笔记另算。

 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处分掉了。连同存在本身一起消灭掉了。

 「那,您现在是在写今年的稿子吗?」

 「就是这么回事。我每天放学回家复习完考试之后,剩下的时间就全部都用来写稿了」

 「……前辈,你有好好去睡觉吗?」

 「有去睡喔。每天三个小时左右」

 「医生会生气的吧……」

 睡眠时间基本上必须要六七个小时左右。

 当然,也有即使睡得少,但还是活动自如的人,不过大部分人的健康还是会受到影响。

 就算是十几岁的年轻人身体,但这种日子持续好几十天的话,肯定会很难受吧。

 「但是不能抱怨对吧?毕竟减少睡眠时间是因为我想要保护现在的学生会,以及追求梦想都是出自我的任性,所以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去做」

 「那个……虽然我觉得没有错」

 「对我而言,这是即使辛苦也想做的事情」

 既然她都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能强硬地说些什么了。

 就算紫藤前辈的脸色再怎么难看,只要她不想改善生活,我再怎么给出建议也是没有意义的。

 「我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我的任性。以小说家为目标也是。我也想过自己没能成为小说家,为了上所好大学而学习……让唯当上学生会会长,然后一直守住这个位置」

 「诶?」

 她最后补充的那句话,让我吓了一跳。

 「雨,好像还不会停呢。我可以再说一会过去的事情吗?」

 「不如说都听到这里了,我对全部都很感兴趣。我甚至都想拜托你讲下去了」

 「你还真是个想让人把话说下去的天才呢」

 虽然我只是真心在意后面的话,不过紫藤前辈夸奖我了。

 「她……唯啊,从小学开始就一直跟我在一起」

 「你们是青梅竹马吗?」

 「算是吧」

 就跟我和日和一样。

 「进小学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唯是个很可怜的女生」

 「可怜的女生吗?」

 「她以前真的什么都不会。不管是学习还是运动,什么都做不到」

 紫藤前辈一边说着一边眯起眼睛。

 她大概是在怀念那个时候的事情吧。

 「毕竟从整体来讲我是个优秀的女生,我跟唯在几乎没有接触的状况下来到小学三年级。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在放学后练习不擅长的翻单杠」

 紫藤前辈慢慢地继续说道。

 「那天正好像今天一样下着大雨。铁棒当然也是湿的,可能是手滑掉下来的缘故吧,唯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巴,整个人乱糟糟的」

 「……」

 「出于好奇心,我试着跟唯搭话了。『为什么你要怎么努力?』因为我一直都在想「做不到的事情做不到不也可以吧」。不过啊,她对我这么说了」

 『因为我比其他人更「不行」,所以必须努力到不再「不行」才行————』

 紫藤前辈说出这句话,然后笑着叹了口气。

 「虽然很抱歉,但我觉得她是个很奇怪的女生。与此同时也觉得很可怕」

 「你是说唯前辈吗?」

 「不是……我是想到,如果她的努力,坚持没有得到回报的话……就非常可怕」

 说到底,我不觉得这是小学生会去思考的事情。

 与我小学时代的正常色小鬼相比,她们仿佛就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一般,我感觉像是看到了一堵无法逾越的墙壁。

 「所以我,也去帮唯努力了。比其他人加倍努力学习,然后去教唯。不过,因为我也不擅长运动,所以这方面就只能靠她自己学习了。不过她的努力有得到回报,小学毕业的时候,唯的学习还有运动都比其他人要好很多」

 「这不是非常厉害吗……」

 「呵呵,毕竟努力的时间相差悬殊啊。要是达不到这个程度,我会很头疼的」

 虽然紫藤前辈露出一副戏谑的笑容,但她在心里肯定松了一口气。

 我多多少少感受到她的声音里透漏出这种感觉。

 「然后,我们决定改变目标,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努力的成果。就是小孩子所谓的自我表现欲吧。所以我试着推荐唯去当初中的学生会会长了」

 「她从初中开始就当上学生会会长了吗?」

 「没错。她是会长,我是副会长。这个模式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改变过」

 真是何等让人发晕的事情。

 从初中开始的六年间,两个人为了证明自己的努力,连续坐上学生会会长跟副会长的宝座。

 并非追求对今后的人生能多少派上用场的报酬,而是追求能一直报上学生会会长身份的立场。

 「我想让她以学生会会长的身份毕业。不然的话……感觉我的努力就像被否定一样……对吧?全部都是出自我的任性对吧?」

 紫藤前辈说着说着露出了苦笑。

 通过这件事,我终于理解了一件事。

 从唯前辈身上感受到的,自我肯定感低下————

 我终于明白它的由来了。

 唯前辈,大概是在一直觉得自己不如其他人的同时活着的吧。

 所以对自己没有自信,一直保持谦逊的态度。

 「不过,还好她有对学生会会长这个身份感到自豪,,所以我觉得算是双赢吧」

 「有能像这样互相扶持的人……感觉真是让人羡慕呢」

 「哎呀,你跟日和也是一对青梅竹马吧?有什么是属于你们两个人的趣事吗?」

 「诶?」

 「毕竟我们还回不去,只有我说的话是不是太狡猾了?」

 「确实,只让前辈一个人说的话很不公平吧」

 我跟日和的趣事吗?

 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以吐槽为名————她对我所施加的各种暴力。

 话虽如此,只有一件与日和有关的事情,让我难以忘怀。

 不,准确来讲,是不能忘记……的事情吧。

 「其实,我以前有学过空手道。我跟日和也是那时候在道场认识的」

 那是发生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

 父母推荐我去学些什么,然后因为空手道的初印象很帅,所以我决定试着去学习空手道。

 但我似乎没有打人的才能,光是记住流派就很辛苦。

 周围嘲笑我的日子不断持续,然后在我终于决定放弃的时候……日和看不下快要哭出来的我,于是来搭话了。

 「我到现在都忘不掉,日和在那时候对我说过的话……」

 「日和酱对你说了什么?」

 「是的,她说了『没有才能的话,还是放弃吧?』」

 「诶?」

 紫藤前辈瞪大了双眼。

 这种反应很正常吧。

 「虽然不是在看不起我,但是在日和看来,大概觉得我明明没有什么才能,却还在做无谓的事情吧。实际上,她本人觉得自己似乎是出自好心」

 「……日和酱从那个时候起,说话就已经很刻薄了啊」

 「那部分确实没有发生改变呢。不过因为我也很喜欢,所以不希望她改变就是了」

 因为我经常会为自己的优柔寡断而烦恼起来,所以如果有像日和一样能干脆利落地舍弃一切的人在身边的话,真的会让人感激不尽。

 当然,也许有人不擅长这种事,也有觉得言语过激的人,但是在我看来却是正好的。

 「但是那时的我很不甘心被人说成这样,感觉莫名火大起来,于是就不停地去道场了。别看日和那副样子,其实她很温柔,所以也跟我闹在一起了……」

 虽然空手道没能让我真的变强起来,但即便如此,日和还是在对我感到惊讶的同时,继续跟我闹在一起。

 现在想想,或许她是觉得自己该对我的火大负起责任吧。

 「……然后有一天,日和跟道场里的孩子吵起来了」

 「吵架?那个日和酱吗?」

 她会感到惊讶也不奇怪。

 虽然现在的日和也强的不行,但她明白自己的拳头可以成为凶器。

 所以她绝对不会将它施加在他人身上,更别提吵架了。

 「因为那时候我不在场,所以只是在之后详细问了一下……出手的好像是对方,日和一直都在强忍着不出手」

 「……我可以问一下吵架的理由吗?」

 「据她本人所说,他们一直在嘲笑自己跟我在一起这件事。日和好像很讨厌这样」

 「哎呀……」

 「不过,这件事还有后续————」

 事后,跟日和吵过架的那群孩子有来找我道歉。

 虽然他们确确实实笑话了日和,但让她生气的真正原因,似乎是因为他们在嘲笑我。

 「日和酱是为花城同学而生气的呢」

 「哈哈,对她本人说的话会生气吧。不过,我很高兴喔」

 最让我高兴的是日和把我当成朋友这件事。

 「花城同学是在那之后放弃空手道的吗?」

 「虽然很不好意思,我是在升上初中的时候放弃的。毕竟到最后也没有喜欢上,也没有赢过」

 我似乎是真的没有才能,即便参加大赛也没能取得一胜。

 虽然因为日和发火这件事没有被人直接瞧不起,但继续接触空手道这件事本身就让我很难受。

 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日和并没有特别说些什么。

 也就说了一句『这样啊』。

 现在想想,日和的活法一直很有她的风格。

 「在我放弃之后,日和还是继续有跟我接触,对她而言,不管我有没有练习空手道都没有关系吧。这点也让我很感激」

 「……你真的很喜欢日和酱呢」

 「是的,我非常喜欢她」

 「你、你能断言呢……」

 都发展成这样,不让我喜欢上日和才比较难。

 不过,并不是恋爱上的意思。

 「日和是在各种意义上改变我人生的人。所以像我这种男生,不应该是她该抱持恋爱感情的对象吧」

 「……花城同学?」

 「哦,雨稍微小上一些了吧?」

 我从屋檐下伸出手,然后说道。

 倾盆大雨已经停了下来,现在下的已经可以说是小雨了。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在不弄湿文件的情况下回去。

 「紫藤前辈,我们回去吧。我想大家应该还在等我们」

 「……是啊」

 然后,我们决定回到学校里。

 我知道自己岔开了话题。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是可以靠气势说出来的。

 只要我还在学生会里,总会有机会讲出来吧。

第七章 解开头发的动作让人心动,难以将其构成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