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解开头发的动作让人心动,难以将其构成文字

第一卷  第七章 解开头发的动作让人心动,难以将其构成文字

 「距离暑假还剩下三天,你们不要玩过头了喔。有限的时间要好利用,否则很快就会变成像我这样的大人」

 我跟紫藤前辈一起避雨后,翌日的班会。

 我们的班主任甘原老师正一边打理皱巴巴的衬衫领子一边说道。

 「课题就……适当做一下吧。我也是快到极限的时候才让朋友拍照……不过真的有做那个的意义吗。就算提交了,也会因为量太多而不会去好好确认耶?绝对没意义吧?」

 「甘生!那绝对不是老师该说的话吧!」

 「不要叫我甘生。只有你的课题我会好好检查一遍的」

 「呀——!快住手——!」

 班上起哄的人跟甘原老师之间的愉快对话,让教室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我也很喜欢这个班级的氛围。

 毕竟班上的大家其乐融融,相处起来也很舒服。

 我认为这些都是托甘原老师的福。

 那个人大概很聪明吧。

 所以我觉得,她跟我们之间的接触是经过一定程度的计算。

 「那班会就到此为止,我今天还要去买新发售的游戏,所以要马上闪人了。你们赶紧打个招呼就解散吧」

 但实际上,她的态度相当恶劣。

 「亲爱的,我们一起回去吧?」

 「诶诶…….?」

 「喂」

 看到班会结束后最先跟我搭话的榛七同学,我皱起了眉头。

 自那以后,榛七同学经常缠着我不放,以那个频率来看,她似乎是真的打算攻陷我。

 但榛七同学好像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她那干劲十足的态度,我才不会被她所迷惑。

 不管怎样,单纯地在学校内跟她说话都很危险。

 周围男生的视线会变得非常严厉。

 为美少女而死是可以,但我可不想被嫉妒的男人杀死。

 「我这种美少女就应该直接答应下来吧。宰了你喔」

 「榛七同学,这是不可以的。美少女既不会将杀人挂在嘴边,腋下也不会排汗,也不会进行排泄」

 「你做的梦还真够傻的啊」

 烦死了烦死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会相信下去的。

 相信它的人,是能得到救赎的。

 「……又是夏彦跟榛七的组合吗?你们最近经常在一块啊」

 「日和救我。我被她单方面缠上了」

 「真想让那群男生听到你这句话,然后看到你被揍得满头包的样子」

 「我不要。为什么我得被日和你以外的人殴打啊」

 「为什么是以被我殴打为前提?」

 「毕竟日和你的拳头是爱情的表现吧?」

 「你还是死上一次吧」

 日和的拳头镶入我的脸部。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

 没有这个的话,就无法让我畅快起来了。

 现在连这种痛苦都能让我开心起来了。

 「我说,一之濑同学!暴力是不可以的!」

 「你在装什么乖啊。刚才的口气怎么了?」

 「……嘁,你听到了啊」

 「我的耳朵跟眼睛比其他人要好上一倍。即使不去注意也能自然地听到喔」

 没错,所以日和才能听到我小声说出来的坏话。

 也就是所谓的顺风耳。

 简直麻烦透顶。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连我的内心都能看穿。

 「算了。话说,你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得要好起来的?」

 「啊啊,因为我们前几天去进行假日约会了喔」

 「约会是……」

 「榛七同学不是有闯到学生会里过吗?就是在那之后」

 听到这句话后,日和好像理解般地附和道。

 「哼——然后呢?你们已经在交往了?」

 「不,我们并没有在交往喔」

 「诶,还没有交往就已经有这种距离感了?」

 这么说来,榛七同学跟我身体的距离相当接近。

 我没有动过,恐怕是榛七同学一点点拉近距离的吧。

 她的味道好像会立刻飘过来。

 不如说我已经闻到洗发水的味道了。

 lucky,记下来吧。

 「虽然我是很想回头是岸啦,但是我已经决定好要夺走他的嘴唇了」

 「你说嘴唇……」

 「为此,我要先增加跟他在学校里的时间。如果我跟他交往的传闻散布开来,不管是什么女生都不会轻易接近了吧。牵制是很重要的」

 这个人实施的计划到底有多可怕啊。

 确实,女生可能不会再来接近我,但取而代之的是会有大量的男生接近我。

 主要是为了收拾我。

 「……我说啊,你到底喜欢这家伙哪一点?虽然由我这个跟他有孽缘的人来说也有些奇怪,但他毫无疑问很奇怪喔?虽然他确实不是个坏人,但你的话,应该可以随便挑那些性格又好还不奇怪的人吧」

 「我也不知道。可是,只有这家伙不会轻易迷上我」

 榛七同学像是有些不耐烦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在即便来硬的也要拼命攻陷他之后,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在意起他了。理由就只有这个」

 「……也就是说你基本上也是个怪人啊」

 「你不也一直跟自己觉得奇怪的人在一起吗?你也够怪了吧」

 日和看了我一眼。

 一直被她们说是怪人怪人的我,只能露出苦笑。

 「……呼,是啊。我大概也是怪人吧」

 「什么啊,一之濑你还挺有意思的」

 「你表现出真面目的时候也更容易接触。一直维持那样就可以吧」

 「笨蛋。在男生面前得装乖才行」

 「你说得真专业呢……」

 她们转眼间就变得融洽起来了……

 这下我不就变成碍事起来了吗?

 「————这么说来,你们学生会没关系吗?」

 「嗯?我们打算接下来就过去。时间上还没有问题」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

 榛七同学突然莫名担心起来了。

 她从包里拿出智能手机后,把画面对准我跟日和。

 「「!?」」

 「你们看,这个再怎么说也太不妙了吧」

 我们在上面看到的是一个裸体的女生。

 虽然胸部跟下半身用手遮住了,但实际上还是相当显眼。

 但是,最让我们动摇的是————

 「这、这个……不是八重樫前辈吗?」

 对,没错。这个女生的脸,我们都有印象。

 端正的容貌加上飘逸的漂亮黑发。

 这张脸,怎么看都是我们认识的八重樫唯。

 「在SNS上很常见,也就是所谓的「匿名账号」。虽然之前就已经有传闻了,但是最近,上传这张照片的账号在这所学校的学生之间传播开了」

 「唯前辈的……匿名账号?」

 「光看表面的话就是这样吧?」

 我又细细地看了一遍,但不管怎么看,都是唯前辈的容貌。

 我又细细地看了一遍,腰身相当地漂亮,双腿似乎非常柔软。

 我又细细地看了一遍,总感觉体型跟我在资料室看到的不一样。

 我又细细地看了一遍————

 「你看太多了吧」

 「嘿噗」

 日和的手刀直击我的脑门。

 关于这件事我就老老实实地道歉了。

 「把这个色情笨蛋放着一边……难不成这个是恶搞图片?」

 「嗯——这个可能性很大吧。毕竟匿名账号很少会有露脸的」

 「你是不是太了解了」

 「我可没这样干过。不过我读过的书里的女性有引起过跟匿名账号有关的问题,所以我才有些了解」

 「哼……」

 恶搞图片————换句话讲,就是谁剪下了唯前辈的照片,然后跟裸体的女性组合在一起吧。

 嗯,感觉那样比较吻合。

 从十分了解唯前辈的我们看来,不管她有多大压力,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表现欲。

 问题是,有这种认知的恐怕就只有我们。

 在不知晓唯前辈废柴的大部分学生看来,她会成为『在学生会会长立场的重压下,变成性欲爆发的变态』吧。

 「昨天晚上一下子就传播开来,现在已经成为话题了。你们准备怎么办?」

 「……夏彦,我们快点去学生会」

 日和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

 不能这样悠哉下去了。

 我也拿起东西,然后立刻站起来。

 「榛七同学,谢谢你的情报。总之我们先去跟大家商量一下……!」

 「如果你要感谢我的话,那下次要再跟我约会喔」

 「那不如说已经是奖励了!」

 我一边叫着一边跟日和赶往学生会。

 我们跑过令人烦躁(其实是不可以的)的走廊,然后冲进学生会。

 「八重樫前辈!紫藤前辈!学校里好像————好像已经传出不好的话题了」

 在我们冲进房间之后,等待我们的是先抵达的紫藤前辈散发出的阴暗气氛。

 虽然双叶同学的表情还是老样子,但我感觉她似乎有些困惑。

 然后,身为当事人的唯前辈表现出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嗯……你们是在说匿名账号的事情对吧?真是让人伤脑筋……明明马上就是暑假了」

 紫藤前辈以一副非常疲惫不堪的样子嘟囔着。

 不知道是因为昨天被雨淋湿,还是因为这次骚动的关系,紫藤的脸色看上去相当差。

 马上就是暑假了。

 学生会自身的工作可以暂时放下,只需要要再忍耐一下————

 「很抱歉我们现在才到,那个上传裸体照片的SNS,不是八重樫前辈你的账号对吧?」

 「当然。说到底我就没有用过SNS,胸前痣的位置也完全不一样」

 「痣的位置怎样都好……不过,既然八重樫前辈否定了,那就说明这是性质恶劣的找茬吧」

 日和咂了咂舌。

 如果是性质恶劣的找茬的话,犯人就在想要将唯前辈从学生会会长这个位置上拉下来的那些人之中吧。

 ————不,还不能断定。

 毕竟也有可能是毫无意图的单纯恶作剧,说到底,就算知道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也很难找出犯人。

 寻找犯人的风险很高。

 打从开始就主张不是唯前辈本人,还为之过早吗?

 「……甘原老师等会就过来了。我们就听听看,知道这件事的老师他们打算怎么应对吧」

 听到紫藤前辈的话,我们点了点头。

 我们害怕的是对唯前辈的不信任决议。

 所以必须找老师商量,然后想办法避免这种情况。

 「哦,你们已经到齐了啊」

 「是的,我们等您很久了」

 「这样啊,那你们先坐下来吧」

 我们遵照抵达的甘原老师的指示,各自坐了下来。

 接着,她像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首先,关于八重樫「匿名账号」的存在已经在办公室里传播开了。我先问一下,这个是八重樫你本人吗?」

 「不是,我没有做过这种事」

 「这样啊,那就是找茬或者是恶作剧吧」

 真是让人笑不出来。

 让人制作成这种图片,不管是谁都肯定会感到不爽。

 即便是现在表现得很坚强的唯前辈,在她内心有些想法也不足为奇。

 「我相信八重樫。但学校里不一定会朝那个方向发展。虽然可以去说服老师那边,但是学生那边已经开始朝着让人讨厌的方向发展了。犯人可能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等进到暑假,我们就没有可以进行否定的时机了」

 「……有就这样提出不信任决议的可能吗」

 听到紫藤前辈发出的疑问,甘原老师皱了一下眉头。

 「现在还不好说……抱歉,我不能断言是零。如果学生那边开始不满的话,我们就必须得进行处理了」

 大部分的学生都对学生会不感兴趣,也不会管学生会长是谁吧。

 但是,提到好几次,那群觊觎会长宝座的人是不一样的。

 能在这所学校担任学生会会长,就表示地位相当不一般。

 「这么一来……就利用一下结业式那天的学生会会长致辞吧?」

 「是啊。作为解释的舞台再好不过」

 结业式那天,学生会会长能有时间在全校学生面前进行演讲。

 这既是身为学生会必须进行的工作,同时也是展现威严的最好时机。

 「从现在开始,我们会去告诉学生让他们不要听信多余的谣言。然后你们必须让演讲成功进行,不能再让其他学生更进一步地有所怀疑。你们明白了吗?」

 「是的……」

 「好了————你们姑且也得找一下犯人才行,八重樫,你怎么说?」

 「……」

 被问到的唯前辈在想了一会之后说道。

 「不,现在不需要。就算现在找到了那个犯人,恐怕也只会让那个学生受到极大的关注吧。我不想在知道自己应该保护的学生会吃苦头的情况下还去实行」

 「……即便是自作自受?」

 「我知道自己作为学生会会长还不成熟,也知道有学生会因此而感到不满。但是我打算接受他们的想法。然后,我也希望他们能承认我是会长」

 「真了不起。真想让你将这种思想准备分给十年前的我」

 确实,我也觉得唯前辈的思想准备很棒。

 只是,我觉得她太天真了。

 并非所有人都会佩服唯前辈的气度。

 或许有一天,有人会抓住她伸出的手,然后将她拽进奈落也不一定。

 届时,唯前辈到底会有多绝望啊。

 ————虽然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不让事情发展成那样就是了。

 「那就拜托你们了。别看我这样,其实我还挺喜欢你们在的学生会。不要轻易屈服喔」

 甘原老师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学生会室。

 看似轻浮,但其实她会好好为学生设身处地去着想。

 但是,她并非只会偏袒我们。

 在她判断唯前辈不适合担任学生会会长的时候,肯定会采取相对应的行动吧。

 所以我们也不能过度去依赖她。

 毕竟这就跟说「我们什么都做不到」一样吧。

 「真是对不起你们了,把你们卷进这种事情里」

 「我不认为这是八重樫前辈的错。毕竟有错的是制作这张图片的人」

 我跟双叶同学都对日和说的话表示赞同。

 唯前辈不需要觉得自己有责任。

 我们只是按照原本的计划保护学生会会长的唯前辈而已。

 「……距离结业式还有三天。在那之前我们该做什么?」

 「先准备一下演讲用的稿子?毕竟我们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

 双叶同学跟日和的视线集中到了紫藤前辈身上。

 「跟平时一样吧,我来写演讲稿。这样就可以了吧,唯」

 「抱歉,能拜托给你吗?」

 「毕竟是我的工作吧。我会负起责任好好写完的。而且,原本就是计划我来写的吧」

 我在这时想插嘴说话。

 紫藤前辈为了工作以及人生目标已经倾尽全力了。

 要是她再继续增加工作下去的话,我还是会感到抗拒。

 但是……我实在是无法胜任写原稿这份工作。

 实际上我没有插嘴,就是因为我理解这一点。

 那我力所能及的是————

 「……我去泡杯茶吧!就算着急,我们能做到的事情也是有限的,现在还是先冷静一下吧。神经过敏也不是好事!」

 「夏彦……那倒也是。能拜托你吗?」

 「好的!我去泡一杯非常好喝的红茶!」

 尽可能缓解一下大家的疲劳。

 只能进行杂务的我,所能做到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了。

 ◇◆◇

 那天,我们一如既往地在处理工作。

 学生会的工作转眼间就要结束,只要能这样顺利进行下去,似乎能在————结业式的前一天结束。

 因为我还是以杂务为主,所以对学生会原本的工作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要是第二学期能帮上忙就好了。

 「呼,今天结束得也挺快的。差不多该解散了吧」

 「嗯——!能看到结束,会让人心情轻松起来呢……」

 「是啊。日和,椿姬,爱丽丝还有夏彦,大家真的很努力了。能网罗到你们这些优秀的人才,我作为会长很自豪喔」

 唯前辈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投向包括日和在内的我们。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大家一起顺利地迎接第二学期。

 这种想法,大家是一致的。

 「那么,我回去吧……对不起,爱丽丝」

 「不要一直道歉?我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

 「……嗯,我知道了」

 我们做好回去的准备,决定离开房间。

 就在这时,我突然注意到并没准备回去的紫藤前辈。

 「紫藤前辈,那个,你不回去吗?」

 「嗯?啊啊,我想在回去之前再做一些明天的工作。只有在这种时间充沛的时候,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吧」

 紫藤前辈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笑容。

 但老实讲,在我看来她只是在勉强自己露出笑容。

 「……前辈,现在还是休息一下————」

 「啊,对了。花城同学,你能送唯回家吗?」

 「诶?」

 「指不定会有人以那张照片的事情,去烦唯对吧?所以我想拜托你当她的保镖」

 「那、那倒是没问题……但如果要找保镖的话,找日和或者双叶同学不是更好吗?」

 「不,让你来比较好。毕竟不能使用暴力将接近的人赶走,如果不使用拳头的话,不管是你还是日和,力量对比都不会有变化吧」

 「那就……」

 毕竟我们在性别上也有距离感,那就更不需要让我去了吧?

 紫藤前辈在我提出这个疑问之前继续说道。

 「我希望你能留意一下唯」

 「留意?」

 「虽然她看上去一副没有动摇的样子,但应该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被陌生人流传这种无根无据的谣言……很难不去在意吧」

 那是当然的。

 擅自做自己没有做过事情的照片给人看。

 这种事肯定很可怕。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般如此体贴的人。所以……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你能去借慰一下唯吗?」

 「……我知道了。如果是紫藤前辈指明的话」

 美少女都这样恳求我了,我怎么可能会拒绝。

 为了追上唯前辈,我背对紫藤前辈跑出了房间。

 「啊,虽然不能说是代替保证,紫藤前辈一会也要去好好休息喔?请向我保证」

 「……呵呵,知道了。我保证」

 「谢谢您。明天见」

 我说完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学生会室。

 接着,我就开始追逐唯前辈的背影,然后很快就追上了。

 「唯前辈!」

 「嗯?夏彦你有事吗?你来追我了?」

 「是的,紫藤前辈叫我来送唯前辈你回家」

 「爱丽丝说的?她还是那么过度保护呢」

 唯前辈似乎有些不满。

 毕竟被人当成小孩子,心情肯定好不起来吧。

 「好啦好啦,毕竟指不定有人会用那张照片来逼问唯前辈,为了不让那种人接近,请你带上我吧」

 「呼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必须答应才行了吧」

 「谢谢」

 就这样,我跟唯前辈一起回去了。

 能跟那个我憧憬的学生会会长一起回家,对于不久之前的我而言,是梦寐以求的权利。

 但是,现在不是兴奋的时候。

 工作得好好进行才行。否则紫藤前辈劳心费神为学生会做出的贡献就失去意义了。

 「那我们走吧,夏彦」

 「好的!」

 就这样,我跟唯前辈一起迈出步伐。

第八章 恋爱喜剧中的「绅士」换言之便是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