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恋爱喜剧中的「绅士」换言之便是胆小

第一卷  第八章 恋爱喜剧中的「绅士」换言之便是胆小

 我跟唯前辈直接走下楼梯,然后在鞋柜处换好鞋子来到外面。

 该说她不愧是学校里屈指可数的名人吗,跟她走在一起感受到的视线好强烈。

 毕竟很少有人看见唯前辈会跟紫藤前辈以外的人走在一起,所以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莫非他们以为我是唯前辈的男朋友?

 ————不,还是算了。

 处于这种状况还是有些不谨慎。

 「前辈的家在哪里?」

 「从这里开始走上二十分钟左右的地方」

 「嘿,您是徒步上学的啊」

 「嗯,毕竟坐电车的话会不小心睡过头……爱丽丝叫我尽量不要去坐电车。所以我高中也是选可以骑自行车或者是徒步就能到的」

 「原、原来如此……」

 连在这方面都能发挥出来,看来她的废柴还真是坚挺啊。

 不,已经不能用废柴来总结了吧?

 ————算了。睡过头这种事还是会发生的吧。

 我对女生基本上是属于全肯定的。

 之后,我们走上一段时间,然后来到了住宅区。

 对我而言,在黄昏时分跟唯前辈一边闲聊一边走路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总有种青春的感觉。

 「我家就在这附近。差不多能看到————姆?」

 「哇……」

 突然,跟上次一样的大粒雨滴打在我们的身上。

 等我回过神来,天空已经被乌云覆盖,周围也突然暗了下来。

 偏偏在这种时候又下起了暴雨。

 「这下不好了……你能跑一会吗夏彦」

 「嘿!?啊。好的!我尽力」

 「好,那我们就跑起来吧,这边」

 唯前辈冒着大雨跑了起来。

 为了将损害降到最低,我现在也只能去追唯前辈了。

 顺带一提,我已经料到这种状况,所以带上了折叠伞,但因为前辈以不由分说的态度跑起来,以至于我连折叠伞都没能拿出来。

 我觉得只有自己悠然自得地打着伞追上去不太合适,到最后我还是就这样追逐唯前辈的背影。

 虽然已经有些晚了……

 「夏彦!」

 在我听到前辈的声音抬起头后,眼前有一栋很大的房子。

 虽然不能说是宅邸,但大小住上两家人还是绰绰有余。

 或许八重樫家相当有钱。

 「好了,快一点!」

 「好、好的!」

 我在前辈的邀请下进到她的家中。

 咦,虽然顺势就进来了,但是这个场景不会很不妙吗?

 不……再怎么说她父母还是在家的吧。

 跟女生在同一个屋檐下单独相处,居然会发生这种像是创作世界一样的事情————

 「都淋成落汤鸡了啊……在其他人家里可能会感到紧张,不过我父母现在都在海外出差。今天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我希望你能不要过度顾虑」

 喔,眼下正是这种状况。

 这可不好。

 就算是我,也会对到没有交往的女性家中有所抵触。

 要说我不兴奋那就骗人的————

 「啊……您父母不在家的话,那我就回去了。要是因为雨把您家里弄脏的话我也很抱歉,原本我也就只是打算把你送到家而已」

 我在玄关处转身,准备朝外走去。

 毕竟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我带着折叠伞,回去的时候应该不会再接着被雨淋湿了。

 但是,唯前辈从后面伸手抓住正要出门的我。

 「不行,你不能回去」

 「为、为什么?」

 「虽然我可以借伞给你,但你要是就这样走在外头的话,说不定会得感冒吧」

 「一点点还是没关系的」

 「不可以大意,我不可能放着你淋湿的身体不管吧」

 「呃……」

 超正确的正论。我没有反驳的余地。

 哪怕是我,要强行甩开这只手回家也是很简单的。

 不过,我希望你们能想一想。

 你们觉得我能做到那种事情吗?

 「至少去泡个澡吧。顺便把衣服也晾干一下。可以吧?」

 「……我知道了。那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嗯,这样就可以了。我立刻去放热水,你就先————」

 「不过,我希望从唯前辈开始暖和身体」

 「不,可是……」

 「在唯前辈冷着身体的时候悠哉地泡澡,那会成为我一生的耻辱的」

 让我进屋还是可以的。

 但是洗澡的顺序我绝不能让步。

 要是让唯前辈感冒的话,我就没有脸去见紫藤前辈了。

 「……知道了,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虽然唯前辈在一瞬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但姑且还是接受了。

 「你在客厅里等一下下。至少让我去准备条毛巾」

 「谢谢」

 唯前辈把脱掉鞋子进到家中的我带到客厅。

 客厅相当宽敞,可以看出是个适合让人放松的环境。

 但是————

 (……好乱啊)

 到处都是积攒起来的空塑料瓶,如果不斟字酌句讲的话,看上去就只是所谓的「脏房间」。

 如果是不知道唯前辈废柴一面时的我,看到这幕肯定会产生不同的印象吧。

 到现在,就跟印象中的一样。

 「真抱歉……我真的不擅长收拾」

 「不,请不要放在心上……比起这个」

 我在稍微环视了一圈房间后,捡起掉在附近的塑料瓶。

 「可以让我收拾一下这个时间吗?」

 「你说什么?」

 「毕竟等前辈你的时候很无聊,我觉得稍微活动一下身体也不会觉得冷……所以前辈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能让我去收拾一下」

 「不如说可以吗?虽然由我来说很奇怪,但这里相当散乱喔」

 「没关系!别看这样,其实我已经相当习惯了」

 「习惯了……?」

 「前辈您就先去缓和一下身体吧。在你洗澡的时候,我会将这个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呵呵,既然你说得这么有自信,那我就更期待了。知道了,那我就拜托给你了」

 「好的,包在我身上」

 目送走唯前辈后,我决定开始打扫客厅。

 拿起问过地点的垃圾袋,我将看到的垃圾不停地装进垃圾袋里。

 塑料瓶还有其他东西先集中到别的袋子里,先放起来。

 我打算一会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洗干净,然后放到外面的垃圾场。

 散落一地的打印资料就集中放在桌子上。

 毕竟我没办法判断出哪个是必要的,这个等一会再让唯前辈进行分类吧。

 「~♪」

 我意外地喜欢打扫。

 该说我是喜欢将脏东西弄干净的心情,还是说从其中得到的成就感呢。

 我麻利地工作了几分钟。

 虽然衣服还没有干,但因为到处活动的关系,身体的寒气已经消失了。

 「哦哦……!好强啊这个」

 不知何时回来的唯前辈看着房间发出感叹。

 虽然还称不上完美,但明显比一开始的时候要漂亮多了。

 连我都为自己的熟练感到自豪。

 「没想到你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夏彦,真的很谢谢你」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甚感荣幸」

 我一脸得意又不失礼貌地低下头。

 因为太过高兴,我不由得耍了一把帅。

 即便到了这个年纪,被夸奖还是会让人开心起来吧。

 「啊,那些塑料瓶我也要洗掉。这样就不能拿去回收了」

 「等下,在那之前你先去洗个澡」

 我接过她丢过来柔软毛巾。

 从气味判断,应该是刚打开的新品。

 「等我进去之后你进去。我们不是这样约好了吗?」

 「……是啊」

 不能违背约定对吧。

 我暂时放弃塑料瓶,然后在唯前辈的带领下走向浴室。

 虽然有些唐突,但是我想在心中喊出自己想的事。

 唯前辈————超好闻的。

 肯定是洗发水的味道。

 能让人冷静下来的花香。

 我另外想说的是,她穿居家服的样子非常可爱。

 宽松的T恤加上露出大腿的宽松短裤。

 因为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所以看上去有些妩媚,让我心跳加速。

 她这幅样子应该相当难见到吧。

 至少,我不认为学校里的那群男生能看到。

 真是大饱眼福。

 我决定将唯前辈现在的样子烙印下来,直到大脑内的照片支架烧断为止。

 「我家用的是滚筒洗衣机,所以你的衣服也拿去洗洗然后烘干吧。啊,不对,衬衫会皱起来吗……?」

 「啊,是啊。不如说在那之前,在衣服洗完为止,我会一直是赤身裸体耶……」

 「关于这点没问题,有我爸爸的衣服」

 「我可以借用吗?」

 「我爸爸很宽容的。就算现在将他不穿的衣服借给别人,他也不会说什么的」

 「……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了」

 「嗯,这样就可以了」

 走到这一步,抵抗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老老实实地接受了唯前辈的好意。

 「那衣服我就直接放到洗衣机里面了。衬衫就……试一下浴室干燥吧。换洗衣服我一会就放在这里了」

 「谢谢」

 「那你就慢慢泡吧。要让身体暖到骨子里喔」

 唯前辈再三叮嘱后,从更衣室离开了。

 独自一个人的我一边脱衣服一边环视更衣室里面。

 我可不是在意唯前辈脱下来的衣服放在哪里喔!

 不如说,大概都在洗衣机里吧。

 虽然我想如果是随便放在这里的话,就算看到也可以用不可抗力来圆过去,但是连洗衣机内部都要跑去翻的话,实在是有违我的绅士风度。

 「噢……」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身体也会变冷起来。

 毕竟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穿,也就是所谓的全裸。

 我兴冲冲的进入浴室,然后开始冲澡。

 我简单地洗了洗身体和脑袋,在洗干净之后将脚伸进浴池。

 然后,我注意到了。

 等一下,这里的热水,会不会是唯前辈刚才泡过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不得了的宝物。

 将这些热水装进水壶卖出去的话,我肯定能成为亿万富翁。

 只要是八重樫唯的粉丝,不管是谁都会想要得到的货物。

 我就这样泡进去真的可以吗————

 「算了。进去吧」

 这种迷茫也只是在一瞬间出现。

 我毫不留情将身体沉了进去。

 呼,让我这样的男生来覆盖美少女泡过的热水,真是让人畅快。

 如此一来,这些热水就一文不值了。

 有种在宝石上雕刻自己的肖像画一样,将一切糟蹋掉的背德感。

 对不起,我的情绪有点不正常起来了。

 「哈……」

 先不管前辈有没有泡过,泡澡真的是太舒服了。

 虽然夏天很少会去泡热水,但偶尔像这样全身心去体味的话,也能认识到这是好事。

 冰冷身体的内部正慢慢缓和起来,我的身体被彷佛要将人融化掉的快感所包围。

 随着身体的放松,我的脑袋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虽然有些不符,但我似乎因为到唯前辈家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

 我一直在想奇怪的事情,肯定也是受到这个的影响吧。

 喂,你们不要说我跟平常一样。

 现在已经冷静下了,我重新思考起自己该做的事情。

 至少,在洗完衣服并烘干为止,我是没有办法回去的。

 那在这段时间里,留心一下让唯前辈稍微放松一些吧。

 难得紫藤前辈将唯前辈交给我,不回应她期待的话,我就算不上男人了对吧。

 「我洗好了」

 「哦哦,有暖和起来吗?」

 「是的,托您的福」

 「那就好」

 我洗完澡换上为我准备的衣服,然后回到客厅里。

 前辈坐在沙发上,手上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习题集。

 在我洗澡的时候,她似乎也在专心学习。

 「嗯?怎么了?」

 「啊,不是。我是在想原来你是在这种闲暇的时候学习的……」

 「啊啊,你说这个啊……该怎么说呢」

 唯前辈合上习题集,然后用手指摸起封面。

 看着她这幅怀念什么的表情,我想起紫藤前辈说过的事。

 「……虽然现在勉强取得还算不错的成绩,但是我以前不管做什么都不如别人。我认为自己要付出好几倍的努力,才能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所以我觉得如果不像这样努力学习的话,我肯定会一下子变回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我从紫藤前辈那里,听了一些你以前的事」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真少见呢,她居然会说以前的事情」

 唯前辈一边说着一边像是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要继续担任学生会长的话,就不能让大家知道我的不足。所以我很难跟人作为朋友来往下去……我姑且不论,爱丽丝是几乎不会对他人敞开心扉的」

 「……」

 「在我的记忆里,从没见她跟日和或者椿姬谈起过往事。她好像很很中意你呢,夏彦」

 「……那还真是让人高兴呢」

 诶嘿嘿,我的脸要变得笑眯眯起来了。

 但是,要是太过兴奋的话可能会破坏气氛,所以表情要留有一份羞涩。

 「虽然当面说有些让人难为情,但我也觉得你确实有让人能放心下来的一面。我感觉……如果有你在的话,不管遇上什么危机都能应对」

 「我、我觉得你的评价有点过高了……」

 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那几件。

 我既不像唯前辈以及紫藤前辈那样成绩优异,也不像日和跟双叶同学那样强大。

 硬要说的话,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是泡泡红茶。

 嗯——只是这样的话,总感觉我跟大家不般配。

 「啊……」

 就在我的想法变得有些天真烂漫起来时,唯前辈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时间马上就要超过十八点了。

 现在肯定已经是晚餐时间了。

 「对、对不起……我一直都是在这个时间吃晚餐的」

 「请不要在意那种事……唯前辈,冰箱里还有食材吗?」

 「诶?啊、嗯,爱丽丝前不久有来做过料理。我想那时候应该还有剩下的……」

 「那可以给我一些吗?我给您做些什么吧」

 「那倒是可以……不过由你来做吗?」

 「是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走向厨房,然后打开冰箱。

 看上去很贵的冰箱里基本上空空如也,只有调味料跟能放很久的蔬菜。

 「就这些的话有点……喔?」

 我试着打开冷冻库,然后高兴地叫了出来。

 那里放着的是冷冻起来的肉。

 这些也是紫藤前辈留下来的吗?

 或许她是打算最近用在什么地方,事后再去联系一下她吧。

 至少,我觉得比起一会让唯前辈在速食店解决要好得多。

 「肉跟洋葱……土豆也没问题。这么一来,就是那个了吧」

 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料理,是咖喱。

 尽管没有胡萝卜有点让我不甘心,但光这样就已经足够好吃了。

 虽然我担心冰箱角落的咖喱保质期,但在确认过后也发现没有问题。

 米好像也有存量,这么一来应该没问题才是。

 「好像可以做个咖喱,你会讨厌吗?」

 「我喜欢咖喱!」

 「哈哈,那请稍等一会」

 真是有精神的回答。

 我忍不住笑起来,在厨房里摆上需要的食材。

 米饭煮好大概需要五十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尽可能地去煮咖喱,得让它处于更美味的状态————

 (啊……这么说来)

 我又翻了一遍厨房,然后成功找到某样东西。

 它就是所谓的隐藏味道要用到的东西,加深咖喱味道的优秀玩意。

 它的名字就叫做速溶咖啡。

 虽然有很多人说咖喱在第二天吃要更香,但只要有了它,从第一天起就能无限接近那个状态。

 关于效果,我在之前自己做的时候就已经证实过了。

 在咖喱快要完成的时候,我朝锅里稍微掺了一点速溶咖啡。

 「————好」

 我试着尝了尝味道,已经是相当接近理想中的咖喱了。

 这样的话,唯前辈也会吃吧。

 我决定先把米饭煮好,然后再去准备盘子。

 不久后,烧饭机传来煮好的声音,我关闭了锅的火。

 「做好了!?」

 「是的,让您久等了」

 被气味跟声音吸引的唯前辈来看状况了。

 她那股兴奋劲让我也很高兴。

 「我可以用附近的盘子吗?」

 「嗯,随便你用吧」

 我准备了两个稍微深一点的盘子,然后盛起米饭跟咖喱。

 嗯嗯,做得真不错。真是让人着迷呢。

 「给,请用」

 「哦哦……!我开动了」

 我把咖喱放到桌子上后,唯前辈立刻开始吃了起来。

 接着她睁大双眼,朝我投来视线。

 「好吃!夏彦,好好吃!」

 「有、有那么好吃吗?」

 「嗯!虽然外表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总给人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我准备的咖喱,渐渐地被唯前辈吸收到肚子里去了。

 她的吃相让人看着很开心。看着她连我的食欲都出来了。

 「「承蒙款待」」

 我们双手合十,结束饭后寒暄。

 「我收掉盘子了」

 「嗯,谢谢你」

 呵呵呵,总有种成为家庭主夫的感觉,

 结果没过去多久,唯前辈就将再来一碗的咖喱给吃完了。

 因为我咖喱有多做一些,所以应该可以应付一下明天的份。

 在我把这件事告诉给唯前辈后,她明显很开心。

 她似乎很中意我做的咖喱。真让人高兴。

 「这么说来,你料理的手艺还真不错。你在家里也经常做吗?」

 「算是吧,虽然我家还不至于到唯前辈家那种程度,但我的父母也不怎么回来」

 我的妈妈是在海外活跃的设计师。

 就跟唯前辈的父母经常在海外出差一样,我的妈妈也经常在国外跑来跑去。

 职业主夫的父亲作为老妈的跟班也经常不在日本。

 「不过他们是在我升上高中之后才开始不在家的。初中的时候,爸爸还是会在家里的」

 他大概是判断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一个人撑下去的吧。

 在那之后大概一年半。

 我处于半独居状态,负责家里的一切。

 「该说我爸爸很擅长做料理吧……他好像是抓住拼命工作的妈妈胃袋才结婚的。所以,我妈妈要是吃不到我爸爸做的料理就会很不高兴」

 「呵呵,还真是可爱的一对夫妻呢」

 「都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让人不高兴,真的很让人头疼呢……」

 但是,爸爸做的料理并没有经过与一般做法不同的特殊工序。

 不过,他偶尔会有点小创意,让吃的人变得稍微高兴一些。

 比如我刚才加在咖喱里的咖啡等隐藏味道。

 爸爸将料理时必需加入这样东西的菜谱交给了我。

 「红茶的泡法也是从你爸爸那里学来的吗?」

 「是啊……我妈妈很喜欢红茶。所以爸爸对红茶的泡法也很讲究…….虽然这个方法查一下就能找到,但有没有去付诸行动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到这里,在洗东西的同时环视起厨房。

 然后找到红茶包的我,对正在休息的唯前辈搭话。

 「难得提到红茶的话题,你要喝这个吗?我可以立刻泡给你喔」

 「姆?啊啊,这么说来我买了跟学生会室里的那个一样的……可以拜托你吗?」

 「当然。请稍候片刻」

 我洗完东西,然后开始准备红茶。

 偶尔会有人会对用茶包泡出来的红茶抱有廉价的印象,但要泡得很美味的话,只需要按照这套流程来进行的话,就没有比它更成功道具。

 能用茶叶泡得很美味的,都是专业人士或者讲究的人。

 但如果只是想要享受一杯的话,我认为按照正确顺序泡的红茶叶包是最合适的。

 首先准备好热水,因为唯前辈家的自来水有净水功能,所以就让我用一下吧。

 在炉灶上烧开热水之后,立刻倒进茶壶里。

 接着就是放进茶包,然后稍候片刻。

 这时有几个要点。

 首先是加热茶壶跟杯子,接着捏住茶叶包轻轻摊开。

 红茶的生命在于温度,在提取过程中,水温基本上不要低于八十度以下。

 因此,需要在茶壶下铺上毛巾,或者先加热容器。

 给茶壶盖上盖子等上一会,然后在两分钟之内拿起茶包。

 顺带一提,虽然有人经常在热水里摇动茶包,但这似乎不太好,

 放进热水之后就不要碰它。据说光是这样就可以大大抑制住杂味。

 不过,我也是现买现卖,所以理论就迟些说。

 「给,请用」

 「谢谢你……嗯,好香啊」

 我们将红茶送入口中,悠闲的时间开始流逝。

 毕竟我感觉最近一直很忙碌,能这样平静地度过一段时间,或许意外地珍贵也不一定。

 「……像这样什么都不去想的时间,已经很久违了啊」

 看来唯前辈想的事情跟我一样。

 前辈看着冒着热气装有红茶的杯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老实讲……因为出现那种照片,我开始对人残酷的本性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了……虽然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了,但是今天还是会觉得很难受」

 「唯前辈……」

 「我邀请你进来,或许也是因为不想独处吧。对不起,把你卷进这种没出息的事情里」

 唯前辈一边这样道歉一边露出苦笑。

 我摇头拒绝了前辈的道歉。

 「会被无缘无故的传闻伤害是当然的。如果不介意对象是我的话,请尽情利用。不管是唯前辈的剑还是盾,我都可以担任」

 「呵、呵呵呵……剑跟盾啊,还真帅呢。今后也务必让我依靠你」

 看到唯前辈露出微笑,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有好好完成紫藤前辈交给我的任务吗?

 老实讲,即使是在我们对话的期间,这份不安也一直缠着我。

 「……你真温柔呢。在了解真正的我之后还这样对待我」

 「我只是按照自己想法诚实地活下去而已。因为我的座右铭是绅士地,温柔地对待女性」

 「呼……还真是了不起的为人呢」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甚感光荣」

 在唯前辈夸奖我之后,我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或许这就是她拥有的超凡魅力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一直这样意识下去的话,夏彦你自己不会累吗?」

 「嗯——……该说我已经习惯了吗,已经不会感到疲劳了」

 「是这样吗」

 「所以一开始留意的时候会很疲惫就是了……」

 我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决定将原委告诉给她。

 理由真的很随意。

 虽然以前没有机会跟人说,但我希望唯前辈能听一下。

 「变成这样子的契机是日和」

 「日和吗?我记得你们是青梅竹马吧」

 「是的……小学的时候,同学们嘲笑我一直跟日和在一起」

 说到常见的嘲笑就是这个。

 但对当时的我们而言,就是烦恼的根源。

 「有一次,周围的嘲笑稍微激烈一点,日和,那个……哭了出来……那时的我用迟钝的脑袋思考了一下」

 该怎么做,才能让日和不用受伤呢。

 我经过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成为了她现在与我来往的最重要的原因。

 「得出的结论,那就是我成为「好女色」的人」

 「好、好女色……?对不起,我找不到关联性」

 「你看,如果我是因为好女色才跟日和在一起的话,她不就会变成被我缠上,才会心不甘情不愿地在一起了吗?」

 在这样展示之后,没有过去多久就出现效果了。

 在大家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喜欢日和,每天找她麻烦的人,结果受人嘲笑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倒不如说日和因为特意应付我的关系,得到很了不起的评价而不受人嘲笑————事情发展成了这样。

 「原来如此……你是为了保护日和,所以才会扮演自己好女色吗?」

 「虽然有点夸张,但基本上就是样子」

 现在的我也不知道那个选择是否正确。

 不过从结果来看,我并没有跟日和分开,现在也跟她相处得很不错,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没有错。

 「虽然我完全没有算到自己在扮演好女色这个角色的时候,会真的变成好女色就是了……」

 「嗬……不过你真的变成好女色的人的话,那就表示你也喜欢我了?」

 唯前辈指着自己半开玩笑地问我。

 「那还用说吗。长得漂亮,学习跟运动都很出色,而且还很平易近人,不存在让人不喜欢上你的要素啦」

 「姆……」

 唯前辈的脸很明显地红起来后,捂住自己的脸颊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真是何等不擅长反转的人啊……

 「被这么直截了当地说,还真是叫人难为情呢……不知为何,你说的话一直会传进我的心底」

 「心底?」

 「我是指你是值得信赖的男生喔。虽然我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一个优秀的人……但是你说的话,让我觉得即便是这样的自己也可以不用放弃」

 也就是说,用我的话来讲,唯前辈成功地提升了自我肯定感。

 关于这点该怎么说呢,我觉得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个八重樫唯能相信自己这一事实,让我无比高兴。

 「……好了,衣服差不多已经干掉了吧」

 唯前辈忽然看了眼时钟,然后离开了客厅。

 老实讲,想到接下来就要回去,我很舍不得。

 但是我也不可能留在这里过夜。

 作为绅士,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吧。

 「不、不好了!夏彦!」

 在我这样告诉自己时,唯前辈一脸着急地回到客厅。

 虽然我已经稍微理解事态的发展了,但还是决定先闭上嘴巴。

 「怎么了……?」

 「对、对不起……我忘记按下干燥功能的按键了……」

 在现在发挥自己废柴的一面吗?

 因为今天几乎没有发动,我差点就给忘记了。

 「顺带一提,如果现在使用干燥功能的话……要多久才能结束?」

 「大概三个小时吧……」

 「三、三个小时……」

 我再次看向钟表进行确认,从回家时间开始反向计算。

 虽然不至于赶不上末班车,但应该要很晚才能到家。

 「还、还不至于回不去,没问题的!不如说全部拜托给你,真的非常抱歉」

 「不,是我在自己应尽的职责上犯了失误……你可以尽情责备我也没有关系的」

 虽然唯前辈这样说了,但我不可能会去责备她。

 好了,到底该怎么办呢。

 因为我是打算在这时候回去的,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心神不定起来了。

 「……夏彦,要不你就在这里过夜吧?」

 「噗————」

 炸弹在我思考接下来的事情时投下,我不由得笑出声。

 「你、你突然说什么呢!?」

 「这个提案不算奇怪吧?事情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明显是留下来过夜要更效率」

 「你说效率……」

 「而且身为前辈,我可不能让你这么晚了还回去」

 「嗯、嗯——……」

 她这样一讲,我反而难以进行辩驳了。

 换我是前辈的话,可以把人送到车站,所以事情又不一样了。

 但就眼下的状况来看,就算前辈去送我,最后也只会发展成前辈一个人从车站回家。

 那个时候也已经过十一点了,身为男生我不能让她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这些都是场面话。

 我只是在跟理性战斗罢了。

 对于在唯前辈家过夜的兴奋,正在与不能做这种不健全事情的理性发生对立。

 身为男性,我究竟该选择什么呢……

 「还是说……你讨厌跟我在一起?」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

 决定了。

 身为男性,我要选择不伤害唯前辈的道路。

 ◇◆◇

 最后决定留下来过夜的我,让唯前辈教我功课来打发时间。

 其结果,本应在暑假完成的课题有了很大的进展。

 虽然唯前辈认为自己不擅长教人,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姆……真是段舒适的时光」

 在唯前辈嘀咕了一句后,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十一点过去一点点的位置。

 因为之前一直很专注的关系所以没有注意到,但意识到时间的瞬间,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

 「那、那个……虽然由我来问有点抱歉,我应该在哪里睡觉比较好?」

 「呵呵呵……不,不如说你问得很好。我已经想好你的睡铺了」

 ————已经想好了吗?

 在我对前辈说的话产生疑问时,她便离开了客厅。

 我等了几十秒。

 唯前辈抱着被褥回来了。

 「抱歉,你能再收拾一下这附近,让我铺一下这个吗?要铺两床被褥的话,需要相当大空间」

 「铺两床,难道说……」

 「嗯,就是那个难道说!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并排睡觉吧!」

 嗯————

 嗯——……嗯?

 「前辈,你究竟是带着什么意图说的这句话?」

 「说到过夜基本上都是排成川字形来睡觉吧。聊天聊到睡着前,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睡着。这才是真正的乐趣吧?」

 「是啊!我觉得是正确的!」

 我已经放弃了。

 虽然我已经尽可能用理性来抑制本能了,但毕竟对方都已经来邀请我了,再去忍耐才叫愚蠢。

 既然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就全部接受吧。

 我跟前辈一起铺好两个人的被褥。

 被褥跟被褥之间,大概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吧。

 这个距离的话,完全可以闻到前辈的味道。

 噢,失言了失言了。

 这种话是不能对人说的。只能自己偷偷享受。

 「牙刷我一直有准备备用的,你就用那个吧」

 「那真是帮大忙了……!」

 我承蒙她的好意,拿了支崭新的牙刷去刷牙。

 虽然牙膏的味道跟平时不同,也有些违和感,但我认为这也是过夜的乐趣。

 「我要关灯了,没问题吧?」

 「是的,我没问题」

 「我知道了」

 在确认我已经躺进被窝之后,唯前辈关掉了房间的灯。

 以从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月光为光源,我看见前辈钻进了铺在我身边的被褥里。

 因为脑袋再度冷静下来的关系,奇怪的紧张感又出现了。

 看来暂时是睡不着了。

 「……夏彦,你还醒着吗?」

 「怎么了?」

 身边有人朝我搭话,我把脸转了过去。

 于是,我跟面朝我的唯前辈对上视线。

 即使身处于昏暗的房间内,我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张端正的容貌,我的心脏越发激烈地跳动起来了。

 「我要再跟你道谢一次」

 「道谢……?」

 「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家里,其实是很寂寞的。不过今天多亏有你来,所以那份心情得到很大的缓和」

 「……我能帮上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我能深切地体会到唯前辈的心情。

 我也能理解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的寂寞。

 即便母亲很唠叨,但在庆幸能过上轻松,自由的生活的同时,她们在不在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一个人还是会很寂寞的。

 虽然长大成人会好很多,但我们这些小孩子比想象得要更不自由。

 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可以排解寂寞的方法。

 「今天应该可以睡得很香了。真的很谢谢你」

 晚安————

 唯前辈在说完之后闭上眼睛躺了下来。

 到最后,我有实现紫藤前辈的愿望吗?

 不过,能看到她这幅安稳的睡脸,应该算不上失败吧。

 「唯前辈,晚安」

 我回了一句话后,也跟着躺了下来。

 明天结束后,终于就是结业式了。

 能否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就全看这短短的两天了。

 ◇◆◇

 早上六点。

 我已经变成到那个时间就会自然醒的体质了。

 如果每天都在相同的时间起床的话,这种现象并不奇怪。

 但要说有一个问题的话,那就是这个起床时间,是在自己家醒来的。

 也就是说,比起我家,在离学校更近的唯前辈家中,我会起得相当得早。

 我忽然看向身边,唯前辈还在很惬意地睡觉。

 「嗯——……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北海道跟东京的混血……」

 这都是些什么梦话啊。

 虽然我下意识想要进行吐槽,但是没有必要勉强把她叫醒吧。

 我偷偷从被褥里钻出来,然后朝盥洗室走去。

 我洗好脸刷完牙后,就这样来到厨房。

 昨天晚餐用的材料还有一些剩下的。

 就在我用那些材料跟鸡蛋做简单的早餐时,从唯前辈被褥那边传来闹钟的尖锐响声。

 「已、已经是早上了吗……」

 唯前辈发出这种声音,从被褥里爬了出来。

 再加上这头长发,她爬行的方式就跟妖怪一样。

 「姆、夏彦……为什么你一大清早的就站在厨房里?」

 「唯前辈,早上好。我现在正在做早餐喔」

 「啊啊……这样啊。那真是帮大忙了」

 唯前辈揉着干巴巴的眼睛,摇摇晃晃地朝我靠近。

 然后,她一看到我做的早餐就开始双眼发光。

 「哦哦!是自己做的早餐!」

 「虽然就是些简单的东西……」

 「即便如此,光是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我就很开心了。夏彦,谢谢你」

 这个人真的很擅长让人得意忘形起来啊!

 我那张笑眯眯的脸,看上去肯定很恶心吧。

 「总之先请你去刷牙洗脸,做好早上的准备,接着我们再一起吃吧」

 「我知道了!」

 唯前辈一脸高兴地跑向盥洗室。

 嗯——我感觉还是说她是幼女比较合适。

 过了一会,我跟回来的唯前辈和和睦睦地吃完早餐,然后开始准备上学。

 我们在不同的房间换好衣服后,再次在客厅集合。

 唯前辈还是穿着夏季制服。

 虽然不好听,但她看上去怎么都不会给人一种幼女的感觉。

 「那我们走吧,夏彦」

 「那个,我们要一起走吗?」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说那些各走各的,会让人寂寞的话吗?既然都在一个家里面了,我们就这样一起走不就好了」

 「……是啊」

 昨天一起回去,今天一起上学。

 一个不好,或许还会在学校传开流言。

 ————算了。

 比起考虑万一时的事情,拒绝美少女的邀请才更有问题。

 我们离开家,然后沿着昨天走过的路朝学校走去。

 途中,当我们来到十字路口时,唯前辈停下了脚步。

 「?唯前辈,怎么了」

 「啊啊,我一直跟爱丽丝在这里碰头」

 「原来如此,是这一回事啊」

 毕竟我听说她们从小学开始就在一起,住得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也觉得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报告一下,既然机会难得,那就跟着一起等吧。

 但是,那一天。

 直到最后,紫藤前辈都没有出现。

第九章 为求回报而付出的努力是不会得到回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