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为求回报而付出的努力是不会得到回报的

第一卷  第九章 为求回报而付出的努力是不会得到回报的

 「紫藤前辈感冒了……」

 「嗯,爱丽丝的父母早上打电话过来了。好像就只是热伤风,不过这两天恐怕都不能来学校了」

 「……这样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想想,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跟唯前辈一起上学那天的放学后。

 我们聚集在学生会室里,对日和以及双叶同学报告紫藤前辈的状况。

 我们在那个十字路口等待的时候,知道了紫藤前辈身体不舒服。

 可能是紫藤前辈的母亲知道她们平时在一起上学,所以才联系了唯前辈吧。

 老实讲,这并非是会让人惊讶的事情。

 因为日程安排得那么紧凑,会将身体搞坏也是没办法的。

 不管怎样,工作基本上都完成了,没有人会去做出责备她的行为。

 「……会长,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椿姬,怎么了」

 「我记得明天结业式上需要的稿子是副会长负责的,关于那件事没有问题吗?」

 这么说来也是,我跟日和也看向唯前辈。

 「稿子本身似乎已经完成了。我打算明天早上去学校前,到爱丽丝的家里去拿」

 「这样啊」

 昨天,紫藤前辈留在学生会里写稿子。

 虽然我希望她能去休息,但从结果来看,是多亏了紫藤前辈的勉强,才避免掉手头上没有稿子的情况。

 我们以后会一直在她的面前抬不起头吧。

 「我们能像这样一直作为学生会成员,都是因为有爱丽丝在劳心费力支持我们。我们不要忘记这点,来迎接明天吧」

 听到唯前辈的话,我们点了点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再给紫藤前辈增加负担,尽可能地增加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为此,我们必须让明天的学生会会长致辞完美进行才行。

 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能做到的就是了————

 ◇◆◇

 然后,结业式当天到来了。

 「夏彦,我们走吧」

 「啊,嗯,我现在就来」

 日和呼唤我,我离开了教室。

 早晨班会结束后,我们前往体育馆参加结业式。

 但在途中,学生们陆陆续续进入体育馆的时候,我的智能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紫藤前辈打电话来了……?)

 因为感冒而休息的人的来电,让我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紫藤前辈她……」

 「紫藤前辈?」

 紫藤前辈这般的人,不可能不理解这个时间已经是结业式前夕。

 本来就不存在能去接电话的时间。

 尽管如此,她还是会打电话给我,给我带来种发生什么紧急事态的预感。

 「日和,抱歉你能帮我转告甘原老师说我肚子疼要闪人了吗?」

 「……我知道了」

 「谢谢」

 我暂且告诉了一声日和我的所在位置,然后从前往体育馆的队伍里跑了出来。

 接着,我急忙进入空无一人的厕所接起电话。

 「喂,紫藤前辈?」

 『啊!接通了……!』

 我从电话的另一头听到紫藤前辈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虽然她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比我想象得要有精神得多。

 「突然是怎么了……?比起这个你的身体状况……」

 『你就不要担心我的身体状况了。并没有那么严重。比起这个,明明都是结业式前了对不起……但是,我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拜托你————(咳咳)』

 「请、请冷静下来!我周围现在没有人,所以你慢慢讲也没有关系的」

 『现在不是让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生紧急状况了』

 「紧急状况?」

 『今天早上交给唯的稿子……那个,不是致辞用的稿子……!』

 「!?」

 都走到这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态。

 我原以为能顺利结束的乐观预想破灭,顿时一身冷汗。

 结业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虽说校长致辞会花比较久的时间,但距离唯前辈站上舞台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或许会有人觉得用智能手机发送稿子就可以了,但不是拿着稿子而是智能手机站在台上的行为是NG的。

 会被老师骂没有规矩的。

 嗯,现在这个状况可以说成是大危机。

 『虽然我拜托妈妈把稿子交给她,但她好像搞错把小说的原稿给了出去……!』

 「也就是说,唯前辈现在拿着的稿子,是紫藤前辈的小说……」

 『这件事我已经告诉唯了。花城同学,我现在就去学校,你能在路上过来拿一下吗……』

 「路上是……」

 我一瞬间没有办法理解这个人说的话。

 即便处于身体不舒服的状况中,这个人也会去担心唯前辈。

 ————但是。

 如果现在的紫藤前辈勉强自己动起来的话,可能会导致身体状况越发恶化。

 都已经让她那般操心了,我不可能还让她继续操心下去。

 『我想让唯担任学生会会长……!拜托了……!』

 「……」

 而且,我做不到无视她的恳求。

 那么,我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紫藤前辈,请你待在家里」

 『诶?』

 「我不能让身体不舒服的紫藤前辈去勉强自己。我去前辈你的家里拿原稿」

 『可、可是这样就来不及————』

 「紫藤前辈,请交给我吧」

 『……知道了。我相信你』

 「好的!」

 『我把我家的地址发给你……小心点』

 电话挂断了。

 我立刻确认了一下紫藤前辈发来的地址,然后从厕所的单间冲了出去。

 「好的,给我停下来」

 「咕!?」

 突然有人从背后抓住正准备走向鞋柜的我。

 我下意识咳嗽起来,回头看去,抱着胳膊的日和正站在那里。

 「日、日和!?我现在有急————」

 「八重樫前辈刚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了。所以刚才那通电话……因为是你,所以现在是准备去紫藤前辈的家里拿稿子,没错吧?」

 「……没错」

 「你真是个笨蛋呢。那样就算用跑的也来不及吧」

 「唔……」

 确实,就算用跑的,能赶上的几率也就五成,不对,三成?或许还没有那么多。

 好,放弃吧————我的性格不会让我这么去想。

 这种时候,我没法不继续挣扎下去。

 与其让她们受伤,还是让我痛苦要好上几百倍。

 「……夏彦,你去停车场」

 「诶?」

 日和抓住我的肩膀,强行让我回过头。

 「你去了就知道了。总之现在先过去吧。你是相信我的对吧?」

 「……嗯」

 既然她都这样讲了,那我就只能闭嘴了。

 我最信任的人就是日和。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背叛日和,也不会去怀疑她。

 「那就赶紧跑起来!没有时间了!」

 「哇……!」

 日和推了一把我的后背,我顺势跑了起来。

 「谢谢你日和!我去了!」

 「好的好的……就拜托给你了」

 我背负起日和的信任,然后从校舍跑了出去。

 接着我在按照她的吩咐去了停车场之后,有位眼熟的美少女就在那里。

 「达令!你好慢!」

 「别叫我达令了……!」

 连她都肯来帮忙吗?我前世肯定积攒了很多善行吧。

 站在停车场正中央的榛七同学递给了我一把自行车钥匙。

 「是日和拜托你的吗!?」

 「就是这样。虽然我不是很清楚状况,但是你必须得去紫藤前辈的家里对吧?用这个的话,多半来得及吧」

 「嗯,谢谢你!……咦,不过榛七同学你是坐电车上学的吧?为什么你会有自行车?」

 「我从骑自行车,但是迟到的人那里借来的。在问他借自行车之后,他连理由都没有问就答应了」

 不愧是魔性的女生。她似乎在很短的时间里又击坠了一个男生。

 「榛七同学,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道谢完后,跨上了自行车。

 但不知为何,榛七同学拦住了我的去路。

 「……作为让你用这俩自行车的交换,我有一个条件」

 「哈!?现、现在不是说这种事……」

 「你以后要叫我琉美」

 「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明明你都是用名字叫八重樫前辈还有日和的,但只有我你一直是用姓氏来叫,我很不喜欢喔!」

 榛七同学就像孩子一样开始捶胸顿足。

 不如说从我看来,能叫她名字才让我比较吃惊……

 「我知道了。那我以后就叫你琉美了」

 「好,这样就可以了……顺便,也让我叫你夏彦吧」

 「诶?嗯,是没关系……」

 不如说这是奖励。

 「好、好!那你就拿去用吧!」

 榛七同学,琉美红着脸,慌慌张张地从自行车前退下。

 明明是放荡不羁的性格,却还会莫名地要求讨价还价。

 虽然这点也可以说是很可爱。

 然后一想到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部分后,我的优越感就变得强烈起来了。

 「琉美,谢谢你!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不要突然叫我!」

 「诶!?是你让我叫的……」

 「烦死了!你赶紧去紫藤前辈家啦!」

 我感觉自己被她无理取闹了。

 不过,现在不是上演奇怪小品的时候。

 我对琉美最后投来的鼓励点了点头,然后骑上了自行车。

 骑自行车冲到紫藤前辈家,大概需要十分钟。

 距离学校有一站路的距离。

 虽说校长致言会很久,但来回二十分钟还是相当极限。

 而且,就算我回到学校,也必须得在唯前辈登上舞台前完成交接才行。

 真的就是听天由命。

 ◇◆◇

 「夏彦走了吗?」

 「嗯,走掉了」

 我跟从停车场回来的榛七汇合,然后一起朝体育馆走去。

 现在应该正好是校长致言的时候吧。

 虽然我们估计要挨骂,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会跟夏彦提个什么要求,来发泄一下郁闷吧。

 「……那家伙,赶得上吗?」

 榛七在安静的走廊上提出提问。

 「那家伙的话肯定能赶上吧。不管怎样,他是个该出手时就会出手的男生」

 「你很信任夏彦啊」

 「毕竟我们的交情已经很久了吧。我还是很了解他的」

 「哈,你是在炫耀吧」

 炫耀?或许我是下意识这样说的吧。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想炫耀一下,只要跟他在一起就不会感到无聊。

 虽然绝对不会在本人面前说出来就是了。

 「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只要提到女生就会非常来劲喔……」

 小学,初中,还有只要夏彦想要拼命做些什么的时候,都肯定事关女生。

 即使那个女生不是自己的朋友,他也会竭尽全力去守护她的笑容。

 虽然他有很多地方都让人吃惊,但是那些部分却怎么也无法让人讨厌起来。

 「自从我在他眼前大哭过一场后,他就开始采取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去帮助女生的行动了。所以,作为其原因的罪魁祸首,我也不得不去帮助他」

 「……哼——」

 「什么?你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是,我说……你其实是喜欢夏彦的吧?」

 你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种事,看一眼就知道了吧。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人啊?」

 「哈、哈!?」

 没错,我不可能会喜欢他。

 我们很合得来。

 他很机灵。

 如果我遇到困难的话,他会马上冲过来。

 他是最相信我的人。

 喜欢沉迷无聊的事情。

 那家伙,不管何时都很重视————

 「我肯定喜欢他啊。别让我说出来啊,怪难为情的」

 不管他为谁拼命,我都无所谓。

 因为,他到最后肯定会回到我的身边。

 「……那你也是我的竞争对手了?」

 「哎呀,你打算以新人的身份来战胜建立了多年羁绊的青梅竹马吗?」

 「别闹了!以我的美貌,去攻略一个男生那是绰绰有余!」

 「要是能靠外表攻陷他就不用那么辛苦了,笨蛋」

 唯独他身边的位置,我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

 「到……到了!」

 我抬头看着耸立在眼前的高层公寓,然后说出了这句话。

 紫藤前辈发给我的地址,毫无疑问就是这里。

 这么大的公寓,房租究竟要多少————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必须立刻去紫藤前辈身边才行」我这样想着,然后准备进入这栋公寓。

 「!花城同学!」

 就在这时,传来了紫藤前辈的声音。

 她就静静地坐在,准备跑进公寓的我面前。

 「前辈!你怎么可以不待在房间里!」

 「你太担心我了。这样没关系的。而且,我烧也退下去不少了」

 在外头穿着对襟毛衣似乎相当热,紫藤前辈稍微出了点汗。

 虽然感觉不到寒气是很好,但我还是不推荐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待在这种气温下。

 「花城同学,这个就拜托你了」

 「……好的!」

 我从前辈那里接过放有稿子的文件夹。

 现在时间比我想象的要稍微晚上一些。

 如果回程的时候不全力以赴的话,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赶上。

 「比起我,我要担心你……你出了很多汗喔?」

 「我没问题的。比起这个,你可以听一下我的一个请求吗?」

 「什么?你说说看」

 「……请对我说一句「加油」」

 紫藤前辈像是很震惊般地瞪大双眼。

 但她立刻露出笑容,然后握住了我的手。

 「加油。我能依赖的就只有你了」

 「……请包在我身上!」

 女性的声援对我而言是最强而有力的燃料。

 我跨上自行车,踩上踏板。

 「那我出发了!」

 「嗯。路上小心……!唯,就拜托给你了!」

 「好的!」

 说出发是好,但回程该怎么说呢。

 在我折返过去一会之后,我的脚开始变得非常疼。

 (哈哈……脚都快要扯掉了)

 我使劲地蹬着踏板。

 速度已经来到极限。

 道路已经不再平坦,而是要跨越上下坡道才能前进。

 「哈……哈……」

 我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已经是七月下旬,气温正值盛夏。

 灼热的泊油路上散发着地气,主张着——今天很热喔!

 蝉鸣,风吹动树木的声音,汽车经过的声音,道路工程的声音。

 自己踩踏板的声音,自己衣服摩擦的声音,自己的心跳声————

 「真的是!全都吵死了!」

 为了鼓励自己,我大声喊了出来。

 当然,是看准附近没有人的时候。

 毕竟有人来问的话会很难为情。绅士是很在意声誉的。

 ……我比自己想象得要冷静得多,还有力气发出声音。

 我还能继续跑。

 ————即使这么努力,或许还是来不及。

 伴随着疲劳的积累,我爱撒娇的部分开始显现出来。

 就算有努力,要是来不及的话也没有意义。

 说到底,我有努力的必要吗?

 毕竟唯前辈的致词不一定会失败。

 或许她能全靠即兴表演来想想办法。

 不如说,失败有什么不好的。

 毕竟人是会失败的生物,如果是原本就受到大家敬仰的唯前辈,就算跌倒一次也不会让人出现什么想法吧。

 如果老实地讲是因为没有剧本才办不到的话,老师她们或许会考虑————

 (笨蛋……我只是想撒娇吧)

 冷静下来想想,肯定能注意到其他方法。

 但是,紫藤前辈她拜托我了。

 如果这是最不用让任何人受伤的手段,那我就要采取这个行动。

 至少,这样下去会有女生受伤。

 我将所有的抱怨留在脑海里,然后一心一意地蹬起踏板。

 蹬,蹬,蹬,蹬。

 尽头终至,我的视线捕捉到学校的校舍。

 「就差……一点点了!」

 最后冲刺。

 我强行给积攒了乳酸的脚部施加负荷来提升速度。

 我带着豁出一切的觉悟向前蹬着踏板,然后终于进到校门里。

 虽然很对不住自行车车主,但我实在没有时间去停车场停车。

 我对素不相识的男生立誓一会再放好自行车,接着便将它丢在通往校舍的路边。

 目标,体育馆。

 我换上室内鞋,接着在走廊里跑了起来。

 酷热夺走了我的体力,花在路上的时间比我想象得要久。

 一定要赶上啊————我一边祈祷一边冲进体育馆。

 『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会长,八重樫唯致词』

 「啊……!」

 唯前辈正准备登上舞台。

 虽然时间是赶上了,但从这里到舞台还有一段距离。

 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穿过挤得满满的学生们了。

 「花城前辈!」

 就在我以为万事休矣的时候,突然从上面传来呼喊我的声音。

 「双叶同学!?」

 「快点把那份稿子给我!」

 双叶同学从体育馆的观览席伸出手。

 我立刻朝她那只手扔出稿子。

 双叶同学完美地接住了我的扔出去的稿子。

 「花城前辈,谢谢你。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我知道了!拜托你了!」

 双叶同学从观览席跑了过去。

 如此一来,我就没有必要穿越学生队伍了。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短路线。

 在我们刚才对话时,走到舞台中央的唯前辈表现出来的依然是一副凛然的态度。

 ————或许是我的错觉也不一定。

 我跟唯前辈对上视线。

 然后,她露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我有这种感觉。

 「赶……上了……」

 出于安心感,我直接坐了下来。

 我那不断奔跑的身体,已经来到了极限。

 我很想就这样入睡。

 但眼下是结业式,我不能这样说。

 「喂,花城?你没事吧?」

 「啊……甘原老师……」

 「你的脸色很差诶?肚子有那么疼吗……?」

 「嗯……差不多吧」

 「那你别勉强自己来学校啊。好了,我带你去保健室」

 「不、不……请等一下。让我再留在这里一会……」

 我朝台上投向视线。

 唯前辈正好从双叶同学手上接过稿子。

 我想在唯前辈的致词结束之前,再在这里留上一会。

 虽然我知道自己这幅瘫倒在地的样子很难看,但让我再看一会,再看一会。

 『————夏天正式来临,炎热的日子眼下正在持续。我们全体学生,顺利地结束了第一学期』

 伴随着这句寒暄,唯前辈的致词开始了。

 『首先,在我对此感到安心的同时,作为三年级学生,面对即将到来的报考期也是愈发紧张。而且,这也是所有三年级学生共同的想法吧』

 听到报考期这个词,我的内心萌生了淡淡的寂寞。

 好不容易才得以接近,可是能跟唯前辈以及紫藤前辈在一起的时间,却只有仅仅的半年。

 事到如今,我感到非常地寂寞。

 『虽然对二年级,以及一年级学生而言,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但早日进行准备也不会有损失。养精蓄锐迎接即将到来的暑假跟第二学期自不必说,我推荐大家挑战一下如何不去浪费时间』

 唯前辈从那开始的致词内容自始至终都很认真。

 当然,这样就可以了。

 作为学生的模范,学生会会长说的话必须是认真的。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是大前提,所以多数人都将它当成既定俗成,亦或是适当接受一下。

 再常见不过的景象。

 但是————那个气氛,突然发生了改变。

 『————现在在这里,作为学生会会长……我八重樫唯想告诉大家一个真实想法』

 唯前辈一改之前的礼貌语气,用平时的声音诉说起来。

 一部分人发出乱哄哄的声音。

 过了一会,确认已经结束哄闹的唯前辈继续说道。

 『最近,我听说了很多关于我的恶劣传闻。关于这件事,我要全面进行否定』

 唯前辈合上稿子,然后放在演讲台上。

 她的行为让我非常吃惊。日和跟双叶同学肯定也很吃惊吧。

 与此同时,也会有强烈的不安袭来吧。

 那个唯前辈,想要说与稿子无关的话。

 知道她本来面目的人肯定会非常担心。

 但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为何,我的内心只存在惊讶,并没有任何一丝不安。

 现在的唯前辈,已经让我觉得非常可靠。

 我感觉隐藏在她那强烈视线中的决心,正是让我没有感到不安的根源。

 『关于这件事,我不会去责备制造谣言的罪魁祸首。在那个人看来,我肯定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举动吧』

 ————就犯人的动机而言,我觉得未必如此。

 但是,在这个场合,我认为刚才的总结是正确的。

 我不知道唯前辈是否是有意为之的。

 但有一点能肯定的是,在场的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前辈讲的话。

 『我想拜托在场的所有人。我之所以能不走上错路,都是多亏了大家,以及学生会的同伴们。我在此起誓,我绝对不会做出背叛恩人的行为。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相信我们。今后,我也会成为大家的模范,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会会长』

 「以上」最后说完这句话的唯前辈深深地行了个礼,然后离开了舞台。

 回过神来的我露出了笑容。

 自己敬仰的人居然能展现出如此帅气的样子。

 这都不让兴奋起来的话,还有什么能让人兴奋起来的。

 今天,唯前辈毫无疑问让在场的全校学生将自己说的话铭记于心。

 在说相信与否之前,在眼下的氛围中还去怀疑八重樫唯的风险太高。

 毕竟这么一来,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认为是陷害八重樫唯的一方————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被认为跟传闻的罪魁祸首有关联。

 就这样,唯前辈为匿名账号的传闻画上了休止符。

 因为是前辈,所以她肯定没有经过计算吧。

 那她刚才的行为,肯定是出自于本能。

 即便平时是个废柴,但她还是有这种领袖魅力。

 想要跟随着她————会让人这样去想的领袖魅力。

 「你就是想听这个吗?明明自己身体都那么不舒服了,你还真是个认真的家伙啊」

 一脸惊讶说着这句话的甘原老师,朝我伸出了手。

 在我想要抓住那只手站起来时,我的脚猛地颤抖一下。

 当然,并非是地面真的摇晃起来,而是我的脚似乎因为疲劳动不了了。

 好不容易看到唯前辈帅气的一面,但我自己还真是难看呢。

 「喂喂,你这不是都站不稳了吗?」

 「对、对不起……」

 「好了,我们去保健室」

 虽然仪式还是进行途中,但我还是扶住了甘原老师的肩膀去了保健室。

 尽管不是身体不适,但我也没有办法在这种疲惫不堪的状态下去排队。

 偷懒……偷懒啊。

 今天就稍微放我一马吧。

 「老师……保护重要的事物真的很不容易呢」

 「啊?你突然说什么呢」

 「不是,就是……最近才注意到」

 我并没有将唯前辈的秘密告诉给甘原老师。

 虽然不能将重要的部分说出来,但我想将自己学到的事情分享给其他人。

 「……是啊。伴随着长大,如何放弃重视的东西就变得重要起来了。不管是金钱还是时间,亦或是人际关系,所谓的活着就是选择取舍。到死亡的那一刻,身边还还留下了些什么……人生就是这样」

 「总感觉……大人还真是斤斤计较呢」

 「闭嘴。跟你们这些在闪闪发光的青春水槽里游泳的人不同,大人只能在世俗的脏水里拼命挣扎啊。你们总有一天会变得跟我一样。给我做好心理准备吧」

 「那绝对不是老师可以进行的威胁吧」

 甘原老师还真是一点都不动摇。

 我一边扶着老师的肩膀一边露出笑容。

终章 这段青春存在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