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话 我所不知的仙台

第二卷  第三话 我所不知的仙台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我不想被误会成我想对人做很过分的事情

 我却对仙台做着说过分也不为过的事情

 跟我所预料的不同,仙台欣然接受了我那些奇怪的命令。结果就成了那样。

 明明被她绑住后老实坐下就没事了,都怪仙台说奇怪的话才变成了那样。

 而且如果她真的不想做的话,说不要就好了。

 不过我同不同意就要另说了。

 无论对待她,还是自己,我都有点手足无措。

 我呼地,轻叹了口气,坐在了床上。

 窗外,下着讨厌的雨水。

 突如其来的骤雨,将行人车辆还有路边的树全都一视同仁地淋湿了。

 梅雨还没过去的现在,天气预报不准再正常不过了。外面的人可怜地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因此,仙台也迟迟未来。

 从她上高三后,即使约她,她也只能在没补课的第二天来。所以除有补课外,只要我约她,她那天就必定会来

 雨下得愈发大了。

 早知道会下这么大的雨,就不约仙台来了。但是现在即使我对她说不要来了她也一定会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她的到来。

 我记得,去年这时候梅雨已经停了。

 去年到了七月份,期末考试结束后,梅雨季早早地就停了,然后在书店与仙台相逢了。

 不过,今年不同于去年

 期末考试结束后梅雨季也没停。 然后,比起去年期末考试不好不坏的考试成绩,今年稍微强了点。可能是多亏和仙台一起学习的缘故吧, 也可能不是这样。因为仙台的锅,我期中考试的成绩很差,要是考试前能多用功读点书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不太好的回忆。

 我睡在床上,闭上眼。

 人之间的点点滴滴积累成了回忆,然后,给其中几个纪念日贴上标签整理起来。

 正因如此,一旦关系闹僵了这些美好回忆就变成了烦心事。所以美好的时光越多,烦心事也就越多。

 我是何时起和仙台在书店相逢的呢,记不清日期也罢了。我不想在我日历里特意标注那天,我不想给与仙台一起的记忆贴上标签。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哪怕情非得已,有些事情终将改变

 就像温柔的母亲离我而去一般,不想改变的也终将改变。

 我不清楚母亲为何要抛下我离家而去,我不清楚她想法。也从没听父亲谈过。

 无论怎么说,我小时的记忆也记不太清了。我记忆中的母亲,就是突然有天就离家而去了。不再是小孩如今的我,也想象过她可能有什么理由。不过,我从未有与母亲一起的美好回忆。错过的东西就错过了,没法补上新的。

 我和仙台的关系也同样如此。

 她虽然比我更会聊天,却从来不聊重要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如果,有天仙台突然从我眼前消失了,我也对理由不清不楚吧,

 我看向窗外。

 天空的骤雨下个不停。

 我扯了扯自己乱蓬蓬的刘海。

 下雨的日子里,头发更是有点沉重了。

 仙台也是一样吗,我思索着,我对进入我脑海中的她叹了口气。

 我拿起了枕边放着的手机。

 没收到仙台的消息。

 太慢了。

 虽说下雨了,她也太磨蹭了。

 雨声大得连屋内也能听到。我在想要不要告诉她今天别来了。有点犹豫,手机联系人显示着仙台的名字。我在想是发她微信还是打电话时,门铃响了。 我从室内的显示屏上看到了仙台,我赶紧开了楼下的锁。不久后,门铃又响了,这次是在门口,我走出房间打开们,看到了浑身湿透的仙台。

 没任何变化。

 她还是平常的老样子。

 无论我做了什么,她都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来到这里

 哪怕是下这么大的雨也一成不变。

 “你没带伞吗?”

 “带没带看一眼就明白吧。抱歉,我能借一下毛巾吧?”

 天气预报说是晴天,不带伞也不奇怪。不过,仙台似乎并不信天气预报似的,右手有一个小伞。

 “就这么进来吧。 我借你衣服你进来换吧”

 我对制服滴着水的仙台说道。

 “走廊会被弄湿哦?”

 她说的没错。

 仙台撑着伞还被淋成落汤鸡了,让她的进来的话,走廊确实会被弄湿。如果像平时一样走进房间的话,房间也会被弄湿了。

 “没关系。弄湿了再擦就好了”

 “这不好。 借我毛巾吧”

 “那我吧毛巾和更换的衣服给拿过来,你就在这更衣吧”

 “在这里?”

 “这里,除了我又没别人啊,也没别人会来吧。 而且衣服用毛巾擦也擦不干,仙台穿着制服的话走廊和房间都会被弄湿吧?”

 她的制服,不是用毛巾擦擦就能了事的状态。要真不想把家里弄湿的话,就要烘干制服。要是有不脱衣服弄干的方法也不是不能采用,但没那种办法。

 “我不想在玄关这里脱衣服”

 仙台干脆地说道

 这相当于是否定了我的一番好心,不算是个好的回答。

 “你要真担心弄湿走廊,就在这里脱掉吧。”

 “借我毛巾吧”

 仙台强硬又明确地说道。

 虽然她浑身透湿很难受,但她似乎无论如何都不想脱衣服。其理由无非就是“这里对她来说是别人的家”或者“因为我在她跟前”,要说的话,恐怕后者才是正解。

 虽然不是不能理解她心情。

 不过,这可没有意思。

 话说,我也不能放着她这么浑身透湿不管。

 “我给你拿个东西你等一下”

 说罢,我走进房间。

 从柜里掏出浴巾,将手伸向了T恤。稍微犹豫之后我只拿着浴巾走回了门口,仙台将平时束起的头发散开了。

 淋湿的头发缓缓划过一条弧线,披在肩上。

 她这副模样,我曾在体育课后见过几次。

 不过,分班之后就未曾见过了。

 仔细一看,她那紧贴淋湿的衬衫的内衣也半隐半透了出来。

 仙台如今这副模样搞得我心里小鹿乱撞,我将拿来的浴巾塞给了仙台。

 “给”

 “谢谢”

 仙台简短地道谢过后,擦起了头发。

 她没提起更衣的事情。

 “仙台,你制服咋办啊?”

 “我擦擦就好”

 “不好”

 “宫城,你好烦啊”

 “我借你衣服吧,所以脱掉吧”

 即使被拒绝,好心的我也不会说“那我回房里去了”

 “….你就这么想脱我衣服吗?”

 仙台也没对我说我很碍事

 有些话我们从不说。

 “没错。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人的身体可不会称心如意,到了七月就不会感冒。虽然是七月淋湿了照样会着凉,会感冒。所以,还是更衣了为好。

 我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仙台否定了我的这番好心。

 “不要动”

 我抓住了仙台擦头发的手

 “命令?”

 “没错,命令”

 我看着她透湿的短袖衬衣。

 已经和往常一样解开了一枚纽扣。

 还没有解开第二枚纽扣。

 我放开抓住仙台的手后,仙台也放下了她拿浴巾的手。

 我替仙台脱下了领带,帮她解开第二枚纽扣。

 “我没衣服换”

 “我刚刚都说了,我衣服借你”

 制服に消しゴムを隠させて、探した日。

 我们俩玩找橡皮游戏的那天。

 我记得她加了条“不能脱衣服”的规定。不过,我也不清楚这条规定到底算不算数。

 我没停下手,缓缓解开她第三枚纽扣。

 仙台毫不抵抗。

 我解开她第四枚纽扣时,她也一声不吭的。

 我也清楚不是什么都能做,但不清楚分寸在哪儿。因为仙台无论什么命令都会服从,搞得我都想试试她能有多听话了。

 我感觉她会甚至允许我把她像狗一样拴在房里,就连约定过不能做的事都会允许我做。

 我们间的规矩愈来愈松散了,似乎都快要踏入未知的领域了。要是用领带绑仙台时留下明显的痕迹的话,以后每次看到了领带时,可能反而会警告我不要做得太过分。

 不过,我既没留下领带痕迹,她也无法违抗我。

 ——不对

 这一切都是为了仙台。

 虽然她否认了我的好心,但她没有拒绝我。

 我这是为了不让她感冒,这行为既不是试探,又不算打破约定。

 虽然我的心也有点怦怦直跳了,可能是错觉吧。

 同班的时候,又不是没一起更衣室换过衣服。

 也看过几次她近乎裸体的样子。

 脱个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解开第四枚纽扣后,将其余纽扣也全部解开了。

 我扒开她胸前的衬衣,看到了她的内衣。

 是个简单的白色内衣,没什么特别之处。是个平平无奇的款式,没什么新颖的地方。更衣室里我虽曾见过她穿过更靓眼的内衣,今天她穿的内衣我也有同款。

 可偏偏,心脏却跳个不停。

 我是怕她感冒才脱她衣服的。

 明明我现在没其他的意思,却希望仙台能让我停手。搞得像我心怀鬼胎似的,我有点窒息了。

 还是住手为妙吧。

 我明知如此手偏偏却还是动了起来。

 我一边寻找着名正言顺的理由。一边抚弄着她胸罩吊带。

 能阻止我的理由,从脱下她衬衫起就不存在了。

 指尖这条不可靠的白色肩带,随手就能轻松脱下。

 轻而易举易如反掌。

 我将稍稍拉开她文胸吊带后看了下仙台脸色,她没有明显地拒绝我。不过,我也清楚她这脸色不是很乐意。尽管她没叫我停下。我还是移开手问了问仙台。

 “你不抵抗吗?”

 “命令我别动的,是宫城吧?”

 如果没命令她就在抵抗了。

 虽然也理所当然,但仙台的话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

 “想抵抗就抵抗吧”

 “等你犯规了我再抵抗”

 “这都不算犯规吗?”

 “要是衣服没湿的话,我早把你鲨了”

 “也就是算特例吗?”

 “没错。毕竟这样会感冒的”

 虽然脱衣服违规了,但有脱衣服的理由就没事了。

 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规矩也没那么严格嘛。

 比我想象得更加灵活,更通融呢。

 可以说是随心所欲了。

 “不过,我都还没给你五千元呢”

 “你不打算给吗?”

 “等下给”

 我没理由不给仙台五千元。今天要不是她成落汤鸡的话,我早就给她了。 不这么做的话,她就不会再来这里了。与此同时,付完五千元后她必须听从我“常识范围内”的命令

 规矩会顺着我们一点点改变。先做后付也是可以的,今天名正言顺地获得了“特例”的名分。所以,就这么脱光仙台也没任何问题了。不过,我手僵住了。脱掉她湿透的衬衣纽扣后手就没法继续了。

 这样子,就搞得我想脱掉她衣服似的,讨厌。

 搞得像我心怀鬼胎似的,讨厌。

 马上要被脱光却丝毫不动摇的仙台,讨厌。

 她老是这样。

 将麻烦的选择塞给了我。今天也是,让我来决定该怎么做。仙台现在正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明明如今的她,也不想真被我脱光吧。

 我将手伸向仙台。

 将手掌放在她心脏附近。

 “仙台,你好冷”

 我不清楚她心脏跳得有多快

 不过,仙台冷得让我误以为自己体温很高了。

 “因为被淋湿了”

 不用看,也清楚湿透的制服夺走了她的体温。

 我抚摸她的脸颊,果然还是冰冷。

 摸了下她的嘴唇,也是那么冰冷

 她无论何处都冷得惊人,我抽开手后,仙台抚摸了我的脸颊。

 “宫城好温暖呢”

 冰冷的手夺走了我的体温。

 话说,那时仙台也抚摸了我的脸颊。

 初吻的那天。

 她的手,明显比现在更加温暖。那是五月的事情,虽然现在还历历在目,但我也记不清楚是哪天了。因为不是值得贴上标签整理的记忆,所以没在我内心的日历留下印象。

 不过,如果此时此刻,和仙台接吻会如何呢?

 愚蠢的想法出现在脑海,我抓住了她抚摸我脸颊的手。

 虽然没近到能接吻,但她工整的脸就在我附近。

 我和仙台四目相对。

 我稍微将脸贴近了仙台。

 不过,她并没合上眼。

 虽然我不介意睁着眼接吻,但不愿意在接吻时被仙台所拒绝。

 我松开握住她的手,后退了一点。

 我无法再看她的眼睛了,于是我扒开她的衬衣衣襟。

 一个没被解开吊带的白色内衣映入眼帘。

 心脏怦怦直跳,我轻叹了口气。

 我吻上了她的胸口。

 我用力吮吸她那冰冷的身体,仙台抓紧了我的肩。不过,却没有将我扯开。我并没有在我心中的日历留下印记,而是给仙台留下浅红的吻痕。

 我缓缓抽开脸。

 我看了看,我在她胸口印上了浅红的吻痕

 我确认似的抚摸着那里。

 指尖贴上湿漉漉的肌肤,用力按了按。似乎只有那块红色的地方微微发热似的,我再次亲吻了上去。仙台抓紧我肩膀的手愈发用力了。

 “你不脱我衣服吗?”

 仙台不爽似的说道,我抬起头后,仙台一副扫兴的表情。

 “吻痕,应该不会持续很久吧”

 我答非所问地说道。

 “这种程度一下就消了没事的”

 吻痕并没留的很深。

 说不准明天就消掉了的程度。位置,选得也是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仙台没有生气的理由,没继续脱她的衣服也不足以让她生气。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不舒服得离开了她。

 “我去拿衣服来”

 我逃避似的说道, 抛下仙台跑回房间里了。我从衣柜里拿出更换的衣物后马上回到了玄关,递给了仙台。

 “我回房里去了,你换好衣服再来吧”

 说罢,没等她回话我就回房间里了。

 我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手,淋湿仙台的雨水也弄湿了我的手掌。

 我握紧了拳头。

 今天的我不对劲。

 甚至不惜找理由也想要脱光仙台。

 更进一步来说,我就是想看她一丝不挂的样子。

 ——这种心情,绝对不对劲。

 “宫城,我进来咯”

 平常绝不会打招呼的仙台,一边敲门,一边透过房门说道。

 “明明跟往常一样随便进来就好了”

 我用走廊外也能听到的声音抱怨道,仙台穿着我的T恤卫衣进了房间。

 “没错呢,但不知怎么的”

 仙台理所当然地穿着我的衣服,和平时看腻了制服不同,有种眼前一亮的新鲜感。顺便一提,对我来说不过是居家服的T恤和卫衣,穿在仙台身上就看上去就像名牌一样。虽然我不想承认颜值的差距,但确实就是如此。

 虽然无法接受,但没法否定。

 “仙台,制服给我”

 我闷闷不乐地,起身伸手说道。

 “怎么啦?”

 “浴室里有烘干机,我帮你烘干吧”

 “谢谢啦。我也不想穿着湿制服回家呢”

 说着,仙台便将制服递了过来。我接下制服,走向了浴室。

 今天一切都不对劲。

 一切都是大雨的错。

 都怪雨,才会这样。

 我将制服挂在衣架上,放在浴槽上烘干。

 按下浴室烘干机的开关,我深呼吸了下。

 “冷静——已经没事了”

 我说服着自己回到房间,拿起桌上放着的五千元。

 “给”

 我递给书柜前的仙台。

 “谢谢”

 她道谢的同时将五千元纳入钱包里。然后,沉默弥漫在房间里。

 我无所事事地座在桌前,仙台拿着漫画坐在我一旁。不过,她没看漫画而是直接写起作业了。我背靠着床,打开了她拿来的漫画。

 我们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写作业。

 只有最初那会儿我们对沉默很介意,如今什么都不聊也不会很难受

 不过,今天却不一样。

 沉默笼罩着我们,如坐针毡。明明和往常一样,却令人窒息得让人想离开这房间。

 “那个,虽然你每次都给我五千元,你每次都去换成零钱吗?”

 仙台也是同样感觉如此嘛,她用明亮的声音开口聊道。

 “是啊,怎么啦?”

 我从漫画里抬起头看了看仙台。

 准确来说不是每次都换。差不多的时候就去换零钱了。

 无论是给仙台一万元再找零,还是递给他五张一千元,都有种金钱上交易似的感觉,所以我才每次都准备好了五千元纸币。

 “不是,你好可爱啊”

 “唉?”

 “因为,你为了我特意去换零钱了对吧?这点超可爱嘛。”

 眼生的仙台穿着眼熟的衣服,笑着说道。

 “好烦啊你。这种事情不说也行吧 ”

 “俗话说,烦一点才好呢”

 仙台看着我,仿佛今天就是这种日子一般说道。

 “话说宫城,你暑假不去补习班吗?”

 “不去”

 “那学习呢?”

 “我会写作业的”

 “这是最低限度的学习。除此之外呢?”

 “不想搞”

 道理我都懂,但就是不想学。补习班补课班我也不想去

 “好好读书吧。你是高考生对吧”

 仙台正儿八经地说着,用笔尖戳了戳我脚。

 距离暑假的时间已所剩无几了。

 一想到长假马上要到来了,我就郁闷了。

 **********

 ◇◇◇

 学校里的气氛,无论教室还是走廊,大家都对暑假翘首以盼。

 我不适应这种气氛,也没办法。

 毕竟没人不喜欢放长假,能迎合我才怪了。少数派就该有个少数派的样子,只能老实安静了。

 对我来说,暑假过于漫长了。

 一个人孤独在家,约朋友出去玩也不能每天都约。尤其是成了高考生的今年。虽然出去玩了几次,但比去年少了很多。和去年大不相同大家都要去补习。以后,就算约出去玩的机会再多也不可能有去年那么多了。

 真无聊。

 虽然也习惯了孤独,但又不是我喜欢孤独,所以我讨厌长假。

 “志绪理,你眉头都皱了呢”

 舞香吃完便当,伸手用斜着食指按了按我的眉头。一旁的亚美也笑着看着我和舞香,不来帮我。

 “你眉头,好恶心啊”

 只是眉头被手指摸下就起一身鸡皮疙瘩,不想被再摸了,我抓住舞香的手放回桌子上。午休吵吵嚷嚷的教室里,让人无法冷静。 舞香也和班上的别人一样,她又笑着伸手戳了戳我眉头。

 “舞香,怪恶心哒”

 我戳了下舞香侧腹,逃离了她的魔爪。

 “志绪理,这样犯规了”

 “攻击眉头也犯规了”

 我对舞香说道,看着我俩的亚美也笑着说道。

 “真够恶心的啊。为什么被戳戳眉头就很恶心呢”

 “不清楚,但怪恶心的别摸我眉头啊”

 我摸了摸还有违和感的眉头后,吃了口小卖部买来的面包。

 “抱歉抱歉。我看最近志绪理无精打采的。所以,想给你打打气呢”

 舞香补充说道。

 我只是没有兴致而已,无精打采不至于吧。不过,在俩人看来就是无精打采吧,亚美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就算真有什么,我也不会说。

 放学后,我和宫城间的秘密约定好了不能和任何人说。就算没有约定,也没法将下雨那天发生的事情和人说啊。

 “只是熬夜有点困。明明要是你能请我客,我马上就精神了”

 熬夜是真的,困是假的。解释无法聊的东西也挺麻烦的,我真假参半地回答着,将剩下不多的面包全部吃下。

 “那我请客吧。 你要吃什么?”。

 她看着我,看看有没有想吃的。不过,在我答复前亚美先开口了。

 “我要吃雪糕。请我吃吧”

 “为什么非得请亚美吃啊?”

 舞香无语地说道,亚美毫不客气地决定好了课后的安排。

 “不请客也行,三人一起去吃雪糕吧。热死我了”

 今天确实热死人。

 可能是今年最热的一天。

 走廊擦肩而过的仙台,也用小手对脸扇着风。

 明明她这么怕热,在酷暑的学校里也只解开了领口的一枚纽扣。她今天也只解开了一枚纽扣,正经地扣好了第二枚纽扣。所以看不见我在下雨天留下的吻痕。

 当然,解开俩枚纽扣也看不见,从那以后过几天应该消了吧。不过,我好想再确认看看消失了没有。

 这种想法不对劲。

 我也清楚。

 我清楚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 可能是因为昨天没做成的缘故吧。

 昨天放学后,我照旧地约仙台来,我想脱掉她衣服看看自己留下的吻痕。

 不过,我没法下命令。

 “话说吻痕啊”

 无意识地说出口,我心想完蛋了。 不过,在我正要打算假装无事发生前,舞香追问道。

 “吻痕咋了?”

 “就是,你觉得吻痕会留多久啊?”

 我放弃了 ,我将好奇的事情问道俩人。

 “唉?怎么了?志绪理,你做过了吗?”

 舞香俩眼放光地看着我。

 “我有没对象怎么可能做。之前,看到茨木脖子上的吻痕才好奇的”

 茨木才没那样,不过我赶紧给自己的话找了个理由。

 【据说吻痕用柠檬片一敷就好了】

 我回想起给她胳膊留下吻痕的那天,从她那儿听茨木说过的话。 所以,就算看到茨木有醒目的吻痕也不奇怪,于是就编了故事。虽然对不起茨木,但她就是那种人。

 “哦哦,原来如此”

 舞香意料之内地说道。果然平时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然,这种无事生非捏造的事实,就会变成流言广为传播。

 “会不会留很久啊?喂,亚美”

 舞香开玩笑说道。

 “为什么问我啊,我也不清楚”

 “唉,你没和杉川君做过吗?”

 舞香乐得不行地问道。

 杉川君是亚美最近找的男朋友。虽然在其他学校读书,但听说俩人经常在一起学习。

 “我和杉川君是纯洁的交往”

 如果不留下吻痕是纯洁的话,那样的话,我和仙台间岂不是不纯洁了啊。不过,我们又没交往,纯不纯洁都没关系,我又没追求纯洁。

 不过,不纯洁的我们以后究竟会如何呢。

 我老不知所措。

 最近,我老不清楚该什么时候约仙台来。

 我只在烦心的时候约仙台来。

 我破坏了自己心里定下的规矩。

 因此,我也不清楚约仙台的时机了。

 昨天刚约过,今天再约有点不对劲,明天也感觉有点太着急了。因为仙台还要补课所以我更搞不懂了

 我看着窗外,那仿佛是被画笔涂抹般碧蓝的天空。

 自从仙台淋地透湿来我家的那天过后,梅雨季结束了,天晴得让人讨厌。以后仙台也不再会被淋湿了,也应该不再会被我脱衣服了。

 今天真热死人,把人给热晕。

 要是稍微凉快点就好了

 我虽然不怨恨太阳,但是还是白了眼不下一滴雨粒的天空。

 *****

 ◇◇◇

 真没有劲。

 不过,她却并非如此。

 她为什么这么开心。

 我看着正写着作业的仙台。

 她座在我旁边写着作业,看起来十分开心。

 一直考虑该何时约仙台的我,跟个笨蛋一样。只有我这么郁闷也太累了。心里仿佛放了石头般沉重,提不起劲。不过,就算我世界全变成灰色,明天也会照常来临,一眨眼离暑假只剩一周了。

 恐怕,今天会是放假前最后见仙台的一天。

 “仙台,帮我拿下书架的小说吧”

 我抢走她手里的笔,她有点不爽地说道。

 “你自己去拿啊”

 “这是命令。随便拿一本过来”

 “是是是”

 仙台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走向书柜前。

 明明随便拿本她却迟迟没回来。她emmm地认真挑选小说后,慢吞吞地回来了。

 “给”

 仙台故作恭敬地说道,将书递给了我。不过,我没有收下,而是将刚刚从她手里抢来的笔扔在桌上。

 “读书”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特意选了本页数少的”

 仙台さんが隣に座って小说を开く。

 仙台座在我旁边打开小说。

 她从短篇集的中途开始读起。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不从头开始读,但毫无疑问她确实遵守了“读书”这个命令。

 我觉得她这种性格好坏的。

 明明她清楚我想让她从开头读,好气啊。

 算了,她还声音蛮好听的。

 听着就让人安心,舒服得让人想睡觉。

 “宫城。空调温度调低点吧”

 她读小说的声音唐突地变成调低温度的要求。

 “不要。快读小说”

 “读书是能读,但好热啊”

 仙台拿起桌上放着的桌垫,开始扇起风来。

 这房里的温度,对我来说刚刚好。

 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我的房间当然是顺着我来。不过,既然很久都不会相会了,那么偶尔顺一次怕热的仙台来也未尝不可。

 “那你自己调温度吧”

 我指了指桌上的空调遥控。

 “宫城小气鬼”

 明明我都让步室温这种重要东西了,仙台竟还能说得出这么过分的话。不过,她调了温度后,很快变得非常凉快了。

 她似乎对吹冷风的空调十分满意,她一边翻着小说一边喝着麦茶。

 她朗朗上口地读着小说,我也有点困了。

 我趴在桌上。

 凉飕飕的真舒服。

 ——话说好冷啊。

 我起身握住仙台的手腕,她的身体也凉凉的。

 “喂宫城,别闹”

 握住她手腕后,她抱怨道。不过我还是确认她手腕触感般似的,一直抚摸着她,仙台低声说道。

 “别瞎摸啊。我不读书了行吧?”

 “不用读了,空调温度调高点吧。好冷”

 我放开她的手,轻抚自己手腕。

 “调高了就好热。怕冷就多穿件吧”

 她不满地说道。

 “仙台才是,热就脱件好了”

 “我没衣服可脱了”

 “你不是还有衬衣能脱吗?”

 “宫城你个老色鬼”

 我又不是真心说的,只是随口说的。我不由分说地调高空调温度。过了一会儿后房间就变暖了,仙台眉头紧锁地叹了口气。

 “好热”

 我虽然也清楚,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我和仙台都八字不合。虽然我也努力适应她的温度了,但还是无法忍受太冷的房间,我的家应该让仙台来妥协。

 “仙台,转过来”

 “怎么了?”

 “别问,转过来就是”

 说着我便拉着仙台的领带,将她的身体拉到这里来。我就这样脱掉仙台的领带,解开她衬衣纽扣。

 “这样就稍微凉快点了吧”

 有时她会允许我解开她第三枚纽扣,有时不行。今天好像就可以,她什么都没抱怨。

 我摸了摸仙台胸口,下雨那天亲吻过的地方。

 “…吻痕,很快就消失了吗?”

 我问了下一直好奇却不敢问的问题。

 “对啊”

 她简短地回答道,我指尖用力陷入她胸口。

 不过,“给我看看”, 的话没法说出口。

 “手腕借我用一下”

 我没等她回复就抓住她的手腕,她却不听话地挥开我的手。

 “要亲的话,亲别的地方吧”

 “我只说借一下手腕,又没说要干嘛”

 “反正还是要亲对吧。亲手腕太显眼了住手”

 “亲别的地方是指?”

 “你自己想吧”

 仙台冷淡地说着,然后白了我一眼。

 虽然她有一大堆想说的,还是遵从了命令。

 我猜也是这样的。

 “只要外面看不见就行了吧?”

 虽然不问我也懂,但姑且还是问一下。

 “没错”

 她当然地说道,我看着仙台。

 外面看不见的地方十分有限, 如今,也只有制服遮住的地方。

 我打开了她解开三枚纽扣的衣襟。胸口大开看到她文胸后,我又闭上了眼。缓缓将脸贴上之前吻过的地方后,仙台说道“宫城,好热的”。

 但我还是吻了上去,亲吻的地方十分炙热。

 和被雨淋湿时的冰冷不同。

 我比上次更用力吮吸过后,留下一道吻痕。

 我抽开脸,留下了一道一整个暑假都不会消散的樱红吻痕。然后温柔轻抚了下这道小小的吻痕。然后我又在之前稍上一点的地方,将脸贴了上去,却被仙台推开了。

 “宫城,真喜欢涩涩呢”

 仙台一边熟练地扣着扣子一边说道。

 “这才不是涩涩呢”

 “这种也算一种涩涩吧”

 “觉得涩的人才涩”

 如果我心怀鬼胎,带着很深的意思去吻她的话,那确实如同仙台所说是一种涩涩。不过,今天的我又没有心怀鬼胎,也没别的意思,所以仙台说错了。

 我对自己狡辩后,就后悔说出今天这个词了。

 不经意的话让我想起了下雨的那天。

 回想到那天的事情,就仿佛是在深究自己情感。

 虽然暑假又长又郁闷,可能也正好借此机会清除一下我的烦恼。这不知所措的情感,将在假期中被处理。全部消失了的话,应该就能回到当初了。

 我起身后,然后趴在了床上。

 继续读小说吧。

 正在犹豫要不要开口时,仙台先开口了。

 “宫城,大学想好去哪儿了吗?”

 “去能去的大学”

 我看都没看仙台一眼地说道。

 “你太随便了。暑假一结束就第二学期了,差不多再不决定就糟了吧”

 “因为我没兴趣啊”

 “那你暑假咋办? 去下补习班吧”

 仙台开始念叨起我父亲都不曾念叨的紧箍咒,搞得我想堵住耳朵了

 父亲对我毫不感兴趣,也从没细问过我志愿大学的事,也不会让我用功读书。明明不读大学可能都找不到工作,高中后他却从没对我说这说那的。只是默默给我零花钱罢了。

 “这个,之前也说过了”

 仙台比家人更唠叨,再把暑假告诉她一遍也麻烦。之前已经跟她说过了,没必要再说了。

 “不去补习班是吧。那么,要雇佣家庭教师吗?”

 “雇佣个毛啊。话说,仙台好烦啊。我的暑假你别管了”

 我起身将枕头扔向仙台,她接下枕头后轻快地说道。

 “不是,我有个不错的人,想介绍给你”

 “好吵啊。不用介绍了”

 “一周三次五千元。很便宜吧?”

 “一次五千元?”

 我不懂家庭教师行情,不清楚这算贵还是算便宜。

 “不是。三次一共五千元就好”

 “——就好?”

 我直盯着莫名其妙微笑的仙台。

 “宫城,雇佣我吧。我来教你读书吧”

 仙台很奇怪。

 这不是我所熟知的仙台。

 放假还要来我家。

 她至今为止,从未说过这种话。

 “…….不是有规定放假不见面吗?”

 她曾对说要买下她放学后的我说过,除了她放假每周都可以花五千元来命令她。然后,这个约定一直持续着,去年暑假也未曾和仙台见过一面。当然,寒假和春假也是一样,周六和周日也没法和仙台见面。

 “这是折了你课本的补偿”

 仙台干脆地说道。

 甚至不用回忆,我的语文课本上就有仙台折过的印记。

 不过,现在才说也太那个啥了吧。

 那么老久之前的话题也不该现在才翻出来吧,我在仙台胳膊和手臂间狠狠咬过后就应该已经补偿完毕了。

 “家庭教师吗? 话说,不是已经补偿完了吗”

 “是宫城擅自咬我的,擅自觉得补偿完毕了”

 “你就这么想要那五千元吗?”

 想了想她不惜灵活改变原则也要来我家的理由,也只有这个了吧。不然就太奇怪了。仙台零花钱也不少,虽然也不像缺那五千元的样子,但我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也许吧”

 她静静说道。

 “…仙台不补习吗。暑假也要补习吧?”

 “假期中时间都能安排,完了也能来这里。只学习不命令。然后一切照旧。暑假前给我答复吧。学习的日程交给宫城来安排了”

 “要是我没回复你呢?”

 “那就不当家教了,和去年暑假一样不来这里了。”

 仙台这么说着,然后又翻了一页她压根没在读的小说。

 

第四话 我习惯了与宫城一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