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话 我习惯了与宫城一起的生活

第二卷  第四话 我习惯了与宫城一起的生活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我放假了也想见宫城。

 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仿佛就是为了见她似的提出了当家教的请求。虽然我没有后悔,但一直在想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舔我耳朵的宫城。

 把我用领带绑起来的宫城。

 打算脱光我的宫城。

 不由分说地对我做过分事情的宫城。

 我却居然对她说,雇佣我吧。

 我不对劲,话说给同级生当家教就够狂妄自大了。

 而且也我很有点不乐意,简直搞得和拜金一样的嘛。

 我全身浸溺在浴缸里。

 “宫城这个笨蛋”

 我撒气般的声音回响在浴室里。

 明明明天就要到暑假了,宫城却迟迟没联系我。虽然我也清楚,她不需要什么家教。而且也规定过放假互不见面,被宫城拒绝也是预料之内。不过,宫城到底是怎么看待,突然说想要当她家教的我的呢?

 既然宫城她这么过分,那我讨人厌一点也没关系吧。 但这可不行。

 与其做个坏人,不如做个好人。比起被人讨厌,我更想被人喜欢。

 我仙台叶月就是这种人,只会依照单纯的行动原理做事。哪怕对宫城也一样。原本对宫城来说就不算个好人的我,更不想因为此事而被她讨厌。

 我们只是金钱上的关系。

 我清楚我和宫城只是这种关系而已,虽然我也打算认了,但我收同学的钱时有时还是过意不去。这也正是,我不喜欢五千元这个媒介的原因。

 和宫城越是亲密,这五千元就越是沉重了。

 即便如此,我习惯了与宫城一起的生活,每周不见宫城个一俩次的话,日子都不能好好过了。不相联系的话,我就会对她日思夜想的。

 其实,暑假我也不应该见宫城的。

 最近,我感情太容易上头了。

 分开一段时间也好,只要过一段时间,就能让理性重回正轨,重新回到冷静。

 嘛,可能她觉得不见面为好,那她联不联系我也无所谓了。

 我看向自己胸口。

 胸口那小小的吻痕。

 她明明都没脱光我的胆量,却有亲吻我胸口的胆量呢。

 真是个怪家伙。

 宫城老做奇怪的事情。

 虽然这种吻痕还是不留为好。一看到的宫城留下的痕迹后,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她,思念过去的点点滴滴。拜其所赐,我一直纠结在想她为什么还不来联系我,连浴室都不想出去了。

 要是能快点消失就好了。

 马上暑假就要来了。

 我还要补课,陪羽美奈她们出去玩。

 今年的事情比去年还多,可不能老想着宫城。

 “我不行了。要热晕了”

 我走出浴缸,更衣室里擦拭着身体,穿上了室内衣。

 我烘干头发后,走进漆黑的厨房。从冰箱里掏出运动饮料后,回到了房间。

 我看着桌上摆着的手机,突然收到了短信提示。

 好麻烦啊。

 现在已经过了午夜零点了。能在这种时间发消息的人,也只有羽美奈或者麻理子了。

 肯定是关于卡拉OK, 或者联谊之类的。

 今天,她在学校里滔滔不绝地说过明天的安排,短信肯定是关于那个的。羽美奈说她暑假被她爹妈强行安排了补习班,不过她还说了要打工什么的。麻理子好像也要去补习班。不过,她们还说了要去联谊和KTV之类的。

 虽然和老朋友一起玩也很开心,但我对联谊真没兴趣。俩人带来的男生,除了脸好看点是一点内在没有。

 我拿起手机,坐到床上。

 我看着画面, 如我所料看到了羽美奈和麻理子的名字。消息的内容也和预料的一样。

 今年,我或许可以以补习班为借口来放拒绝她们几次为好呢。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看着手机屏幕,突然看到了宫城的名字。

 “每周一,三,五来三次。大概什么时候来说一下。还有来之前提前联系下我。 ”

 虽然省略了很多话,但我清楚这是在说家教那事。一看收到消息的时间也是零点不久前,她在暑假到来前回复了我。

 我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在回复羽美奈和麻理子的消息前,先回复了宫城消息说【我明白了】。

 每周见宫城三次。

 长假里多了个没什么大不了的预定。不过,能比以前见宫城更多次面了,就有种奇妙的感觉。我终于不用放假补课外还要每天陪羽美奈和麻理子一起无聊地厮混了。

 补习班,真没什么意思。

 讲课的老师讲课还是挺认真。通俗易懂,我成绩也提升了。不会做的题也终于弄懂了,考试成绩上去了也挺开心的。我喜欢这种见证成果的瞬间。

 不过,就算去补课,我感觉我成绩考不上父母所期望的大学。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不懈没翘课,每次都去父母给我报的补习班。

 虽然我现在的成绩已经够去人们常说的好大学了,但是有什么意义呢,又不是父母期望的大学。

 我回复着羽美奈和麻里子的消息。

 作为学校生活的一环,左右逢源的仙台叶月总是用“好的”来伪装自己,现在同样如此。不过除联谊以外,其余内容我都同意了。

 自从和宫城相处后,我发现委屈自己处处顾及他人也挺累的。

 大概,和宫城一起时我才是最轻松的。这段时光比任何人一起都要愉快,比任何地方都要舒心。

 「家庭教师いつからだろ」

 “什么时候去当她家教呢”

 我看了看手机日历。

 按她说的行程,就从周三就要开始了。现在已经过了午夜零点,也就是新的一天了。

 今天上午去补课,下午去宫城家。

 虽然只是教她学习而已,真期待早晨能快点到来啊。

 ◇◇◇

 补完课,吃完午饭,我发了个消息给宫城。平时我都是从学校去她家的,今天我是从自家去她家的。

 城里下午是在太热了,我专挑阴凉处行走。天空仿佛和梅雨季不是一个天空似的,头顶的太阳暴晒着。

 走过去差不多十五,二十分钟。

 因为酷暑,这短短距离却感觉格外的遥远。

 要是一年前我早就打道回府了,不过今天我只是对天抱怨了两句。然后我到了宫城居住的公寓前。打开外门后,我座上电梯,来到六楼。按了下门铃,门很快就开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暑假第一次来她家,就将看到她的感想不禁脱口而出。

 “什么第一次见?”

 “私服”

 牛仔T恤。

 宫城虽然没有特意打扮自己,衣服也是普普通通的。虽然在家穿居家服装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但这不是制服。虽然也正常,却也不正常,我轻吸一小口气后吐出。穿着耳目一新私服的宫城,跟我所熟知的宫城与众不同。

 “仙台不也是私服吗”

 “没错呢”

 今天的安排就只有补课,和教宫城读书了,没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也没有特意用心打扮理由,所以我穿的只是普通的短裤和衬衫。

 “你腿,真长呢”

 宫城盯着我的腿看着。

 “夸我我也不会赏你什么的”

 “我才没夸你,我就是说说而已”

 宫城冷淡说道,然后就回房间去了。我也跟着与平时与众不同的她一起,走进了房间。然后,宫城递给了我五千元。

 “这是周三和周五的钱”

 “三次弄完在给就好了”

 “三次好难记的,不如每周给五千元就好了。所以,这是这周的钱”

 每周三次的家教。

 报酬的话,之后再给也行。

 不过做完三次家教再收钱,我会更加地心安理得。

 不过,貌似宫城想提前支付。而且,还不是用三次来区分,而是用周次来区分,所以才意见不统一了。

 “我周一时又没来,这周的五千元给多了”

 “太麻烦了,五千元就五千元吧”

 宫城像是对给出的东西不感兴趣似的,说完就坐在桌前,打开了课本。

 “我明白了。谢谢了”

 我明白,就算和倔强的她你推我让,也只是白费功夫而已。我老实将五千元纳入钱包,坐在了宫城旁边。

 “话说,老师。请问今天有何安排呢?”

 她用做作的语气说道,我看她一副明显毫无干劲的表情。

 桌上已经摆好了,她摊开的课本和暑假作业还有习题册。而且还是宫城不擅长的科目。

 看样子她是打算让我帮她写作业。

 就算班级不一样暑假作业也是一样的,做暑假作业和习题册的话肯定是我更快。不过,这样就没意义了。虽然我不是真想来当家教的,既然收了钱,就要负责教宫城不会的地方让她自己做。

 “不是说要学习了吗。还有别叫我老师”

 “不行吗。仙台老师”

 “明明你就没把我当老师吧。你也没打算学习吧”

 “因为世上压根没人喜欢学习”

 那你,为什么接受我当家教的提议了啊?

 在我说出口前,我欲言又止了。

 虽然我很在意,但我觉得这话不能问出口。要是真说出口了的话,宫城肯定会闹别扭的,再者要是反问我为什么想当她家教就麻烦了。

 “总之先做作业吧”

 我拿起一张作业纸,放在宫城面前。

 “仙台你帮我写吧”

 “不对吧。是由宫城来写吧。有什么不懂我来教你就是的”

 “是是是”

 她不耐烦地说着我平时说的台词,然后看向了作业纸。 我也打开了自己的作业,写了起来。

 房间里十分安静,我看了看一旁。

 刚刚还抱怨的宫城,现在正在正儿八经地写着题。 虽然她写错了好几处,等下一起来教她吧,我写起了自己的作业。

 虽然是第一次在放假时来这里,但却和平时没什么俩样。宫城还是和以前上学时一样付我五千元,在我身边。

 不过,我觉得一直这样也不好。

 因为在长假里相会,宫城和我的关系就会比以往更加难舍难分了。

 要是春季来临,毕业后,就彻底再也不能和宫城相见了,明明就算我和她再亲密也无济于事,可我偏偏还要特意来她家里。可能是我在意宫城吧,也可能呆这房间里真的舒心吧,虽然我找过了借口,不过稀里糊涂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很不安。

 即便如此我还是来到了这里。

 在这可来可不来的暑假。

 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似乎是遇到了解不开的难题般,我脑壳疼了起来。

 “宫城,明天你打算干嘛?”

 我一扫跟暑假不搭的阴暗心情,开口问道。

 “你说啥?”

 “明天你要干嘛?”

 “为什么,我非得跟仙台汇报不可啊?”

 宫城从习题中抬起头,看着我。

 “不是非得汇报,就陪我闲聊下嘛”

 “……我要见舞香她们”

 宫城所说的她们,肯定是指宇都宫,还有到了高三也经常和宫城一起玩的那个,叫白川的女生。

 “去哪玩啊?”

 “去哪儿玩都行吧。仙台,啰啰嗦嗦的跟老妈似的”

 “我才不啰嗦吧”

 我又不是想对宫城的安排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好奇暑假前每天无聊无所事事的宫城,是不是也有安排了。仅此而已,这只不过是八卦而已。八卦一下就被她说成啰嗦,可不好受。不如说,宫城才啰嗦呢,丁点大的问题不回还抱怨。不过,宫城堵上我的嘴似的说道。

 “你好啰嗦啊”

 “稍微陪我聊聊嘛”

 我用笔戳了戳宫城手臂。

 “我在写题别来烦我”

 说着,宫城又写起了题。 不过,不到十分钟又将笔瘫在了一边。

 “果然还是不想学了。这个仙台你来写吧”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啊。还不到一小时呢”

 “下辈子再努力吧”

 “那么,你改完错后,我帮你把剩下的做了吧”

 “我哪里做错了?”

 “就是,这里还有这里。还有一大堆”

 我用笔尖指着她做错的地方,宫城明显地摆出了臭脸,但交换条件太有魅力了,她用橡皮擦去了写错的题。在我的指点提示下,她把所有做错的题都订正了。

 “剩下的由我来做吧,等下宫城就去做自己擅长的科目吧。我做完后你再抄一遍吧”

 “…结果,还是由我来写作业吗?”

 “那当然咯”

 等下帮她做的作业,我也不打算直接给她抄抄就算了。虽然我现在没有打算说,但还是想教会宫城做题。她似乎没料到我会真的跟家教一样似的,做新一本习题册时她也一脸不情愿的。

 这么多作业,一天还做不完。

 我们踏实地做着习题册和作业,过了好一阵子后。

 “吃完饭再走吧?”

 宫城一边看着不知道做了多少页的作业,一边开口说道。

 我也有点吃惊,没想到暑假时也能和平时一样共享晚餐。

 虽然能料到吃的什么东西。

 肯定是,速食便当之类的吧。

 虽然和平时也没什么俩样,但在这里吃就是比在家里吃还舒服。

 “我吃完了再走”

 我把已决定好了的答案说出了口,就和宫城一起走向厨房。我跟着她走出房间,座在柜台椅子上。默默看着宫城站在厨房里,将银色包装袋全倒入热水中,然后做成咖喱后端了过来。

 俩人一起双手合十地说了句我开动了,然后开饭了。

 “速食便当虽然也不错,偶尔做下饭吧”

 我一边吃着味道不错的速食咖喱,一边对宫城说道。

 “速食咖喱不就好了嘛。做饭好麻烦的”

 “我看你是不会做饭吧”

 “要这么说的话,仙台你行你上吧”

 “行,那你准备下食材吧”

 一直被请客吃饭也怪不好意思,我提供一下劳动力也无所谓。先不管宫城觉得好不好吃,简单的东西我还是很会做的。不过,说我来做的她却敷衍地回复道。

 “以后再说吧”

 看样子,她应该不会准备材料吧

 宫城的回应毫无干劲,我在心里默默叹息了一下后,接着吃起了咖喱。

 稍微闲聊了几句后,晚餐很快就吃完了。

 我帮忙收拾过后,一边喝着麦茶一边看着窗外。

 因为没课,我来宫城家比平时更早了,晚饭也吃得比平时更早了。即便如此,窗帘外的天空也渐渐变昏暗了。

 “我差不多该走了”

 就算晚点到家也没人会说什么,一直呆在这里也不好。我从宫城房里拿起书包,走向玄关穿鞋子,她突然搭说道。

 “仙台,你明天也要去补习班吗?”

 宫城平淡地说道,我瞥了一眼宫城,我想起来了在晚饭前还问过她的明天的安排……

 “不仅只是明天呢”

 在我补课期间,宫城肯定正和朋友玩着。

 虽然是高考生,但也不是每天都非得学习不可。但是,一想到她会和朋友一起玩就莫名火大。

 正当我打算开门离开时,住手了

 我回头握住了宫城的手腕。

 “怎么啦?”

 我搂住一脸诧异的她,亲在了她的侧颈。

 之前虽然也接吻过,但我心里还是小鹿乱撞的。

 宫城推搡着我的肩。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了。

 明明我没想这么做的,但还是嘴唇用力夹住她侧颈,不留痕迹地轻轻吸了她一口。

 唇边肌肤的触感吹弹可破。

 混杂着洗发露和宫城香汗的气味刺激着我的鼻孔。我离开她后,又上去轻轻含了她一口后,才抬起头。然后无奈地对自己叹了一口气。

 因为门口没空调很热,我握住宫城的手也被汗浸湿了。

 “别瞎搞啊”

 她厉声之下,同时挣脱了我握住她的手。

 “我就只亲了下而已,又没留下唇印,也没什么吧”

 “我不是指那个”

 “我今天不仅教你了功课,还帮你做了作业,这就是代价”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告诉了宫城。

 “…我没听说过这种操作”

 “因为我还没说呢”

 “那我规定,不准先斩后奏。话说,剩下的作业基本都是我自己做的”

 “不过,我还是帮你做了一部分对吧?”

 我随口找了个理由,然后打门,离开了公寓走廊,宫城一边抱怨着一边跟着我走进了电梯。

 俩人一起走到了一楼门口。

 我离开公寓前对她说了句“再见咯”,宫城也不爽地回了句“拜拜”

 和之前不同的是,我清楚下次何时再见。

 因为下次再见是周五,就不用等宫城的联络了。

 虽然分别时没有明说,不过后天还是要再见的。

 ◇◇◇

 ******

 就隔了一天没见,她也做不了什么吧。

 回忆起昨天,我就不禁在想,她现在到底在干嘛呢。

 越是反复回想,记忆就会越刻骨铭心。学习也是同理。不管是从家去补习班的路上,还是从补习班回家的路上,或是浴缸里洗澡的时候,还有床上直到睡着之前,宫城老浮现在我脑海里。因此,到了周五的今天,我就比昨天更好奇宫城到底在干什么了。

 高中生暑假能做干的也就那么几样,去的地方也能猜得到。

 无非就是卡拉OK,逛街买东西,看电影,和去游乐场之类的。

 差不多就这些,应该也去不了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虽然很想问问她,昨天去哪儿玩了。不过周三她都没回答我,我觉得今天她也不会回答我吧。

 “仙台,这里我搞不懂”

 邻座的宫城,用笔指了指摊开习题册。

 “哦哦,这里啊——”

 我在几个数字排列的纸上,教她数学公式。

 我把记忆里的东西翻出来,用嘴复述一遍,这并不难。这算哪门子的家教,我清楚自己不配收这个钱,但暑假我也不能毫无理由就来宫城家里,于是才编了个理由。

 宫城大概也注意到了吧。

 星期三我亲吻她侧颈时也随便找了个借口。

 宫城有对那一吻生气的权利。

 那么,为什么我亲完她后却没生气呢?

 虽然很想打听一下,但问了她也八成不会回答我吧。这种难以启齿的事越多,就越发让人感到窒息了。

 “….昨天,你去哪儿玩了啊?”

 没问那个问题,问了个比较好问的问题。

 “帮我做作业我就告诉你”

 宫城轻松说着,然后将习题集瘫在我跟前。

 罢了,如我所料。

 她明知我不肯帮她做作业,她才这么说的,她压根就没打算回答吧。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我合上了宫城的习题集,然后背靠在床上。

 “也太快了吧?”

 学了还不到一个小时,要说快也确实快。由于现在这个时间结束的话太早了,于是我提了个建议。

 “太早的话,就命令我吧”

 “搞什么啊?”

 “现在结束还早,而且周一我也没教你,那就用命令把那个补上吧”

 话说,求别喷我说,这算哪门子的家教啊?

 “别擅自添加新的规矩啊”

 “不是有句话叫人在世上要懂随机应变吗,不也挺好嘛”

 “这样不好”

 “那接下来做什么, 就由宫城来说吧。如果你有命令之外的建议”

 作为结束的代价,只要不做家教我做什么都行。什么命令都行吧,我一股脑全部推给了宫城,为此,她绞尽脑汁思索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那就命令吧”

 “明白了。那做什么好呢?”

 “现在就带我去你家吧”

 “啥?”

 “你老来我家,也偶尔带我去你家玩玩吧”

 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命令呢。

 我真想切开宫城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自打上高中以来,我就从没约朋友来过家里。虽然她们也说过几次想去我家玩,但我都拒绝了。虽然带朋友来家里家长也不会来打招呼,不过有可能会偶遇。

 要真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我不想让我跟家人不和的丑事被外人知道,也不想让外人进入自己的领域。

 “我开玩笑的”

 宫城一脸扫兴地说道,然后又打开了我刚刚合上的习题集。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马上就要拒绝了吧”

 “谁知道呢?”

 说罢,我用手轻轻拍了下宫城短裤下的大腿,然后她挥开了我的手。

 大概,她是不高兴了。

 我吸了一口气,然后气势十足地起身了。

 “宫城,走吧”

 “唉?”

 她呆滞地说道。

 “唉个毛啊。说要去我家的,是宫城对吧?”

 “的确呢,但是”

 “不想去,那就不去了”

 虽然没劲儿,但如果是宫城的话,带她进房间也可以的吧。不过,既然她自己不想去,那也没必要强行带她去了。

 “我要去,是陪仙台一起去吗?”

 宫城在我坐下前站起,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带你去就是一起去的意思吧, 不一起去你咋知道在哪啊。宫城,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不知道”

 那当然咯。

 她从没问过我住哪里,我也没跟她提过。没法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所以只能一起去。不过,宫城站起来却愣住不动了。

 “宫城,怎么啦。不去了吗?”

 “……要是俩人走一起时,可能会被人看见的,没问题吗?”

 寥寥数语,却让我明白宫城愣住的理由。

 我们从未和任何人说过放学后的事情,学校里我们也不搭话。

 因为约定过,我和宫城幽会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一直是只属于我们俩人的秘密,以后也是只属于俩人秘密。所以,她可能想说我们不能走一起,不过旧同学偶尔走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分开去同一个地方也麻烦。

 “没问题,没关系的”

 我短短回复后,宫城却不肯罢休。

 “告诉我地址我们分开去吧。 这样更好吧”

 我也不懂,她到底是为我着想呢,还是不想让自己朋友看到我们俩一起呢,她死活不肯跟我一起去。

 “那也太麻烦了,一起去不行吗? 要是迷路就麻烦了。”

 “有地图就不会迷路了。还有手机导航来呢。而且我也没那么路痴。”

 “就算如此也一起去吧。而且又不远,走一起也不会被人看到吧”

 至今为止能在家附近遇到的熟人,也就只有宫城了。也大概碰不到她朋友吧。

 我收拾了下桌面,然后牵着宫城的手。然后牵着她离开了房间。

 “差不多要走二十多分钟,行吗?”

 我在玄关一边穿鞋子一边问道。

 “好远啊”

 “挺近的”

 走快点的话十五分钟就到了,不算远。

 我们一起坐电梯,走向外门。离开公寓后,宫城就跟在我身后不远处。我驻足等待着她。

 “中途去下超市行吗?”

 我问道一旁走来的宫城。

 “行吧”

 “那就走吧”

 我为了不落下宫城,配合着她步调带她回家。

 平时一个人走的路俩人一起走,有种新颖的感觉,也不算不上开心。那肯定是目的地的锅了。暑假里的家,对我来说不算好地方。

 我们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们去了下离家五分钟的超市,买了点瓶装茶和汽水。

 绕道的理由也很单纯。

 我不想被家人知道我带人来家里了。

 我不想被发现用了俩个杯子。

 不过,在没多少阴凉处的街上一路走来,也总得请宫城喝点什么吧。

 理由就仅仅只是这样,所以我们才去了下超市。

 “到了”

 T恤被汗水浸湿贴着背有点恶心。我们停在了家门口。我看了一眼宫城,她正默默地一脸惊奇地盯着我那平平无奇的家。

 我从包里掏出钥匙。

 不过,在我开锁前门就被打开了。

 真不巧。

 真不走远

 真倒霉。

 好巧不巧,就刚好在门口碰到了我那冷漠的母亲。果然这个家不是个好地方。

 “您好”

 宫城紧张地用恭敬的语气说道,然后低头行了一礼。

 一般这种时候,普通的母亲都会回一句你好,或者你们慢慢玩之类的。不过,我妈却一言不发的,做个样子点了下头就从我们间穿过去了。

 虽然对打招呼的宫城很失礼,但我也无能为力。

 “抱歉。请别介意”

 我目送母亲的背影后,道歉说道,宫城也一脸尴尬地点了点头。

 我猜可能会和母亲偶遇。

 没料到这事真的发生了,我都有点跟说要来我家的宫城抱怨几句了。不过,这只不过是我在撒气而已,决定带她来的人是我。

 “进来吧”

 我在气氛变凝重前打开了门,小声对她说道。

 “抱歉打扰了”

 俩人脱下鞋子走上楼梯,在走廊的并排的俩扇门前停下了脚步。

 “你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下房间”

 “你是房间很乱的人吗?”

 “才不是呢,姑且”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做清洁,但我房间里绝不算乱。 因为没料到宫城会进房间,所以还是确认一遍为好。

 我抛下宫城走进房间。

 我合上门巡视了下书架和床,发现了柜台上放着的存钱罐。

 里面放满了宫城给我的五千元纸币。虽然被看到也没什么,不过种种考虑下还是不打算给她看到。

 总之,先打开了空调。然后将购物袋中的饮料取出放在了桌上,然后将存钱罐收入了柜子当中。又扫视一边房间后,才放宫城进房。

 “随便座就好”

 “房间挺大的嘛”

 宫城进房间后说着,一屁股座在了床上。

 “宫城房间不也蛮大的嘛”

 我房间也还算大,不过恐怕宫城房间更大

 “刚刚的是你妈吧?”

 宫城看着我房间说道。

 “对啊”

 “那,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真烦。

 把别人带到自己家后,就会被问这问那的。

 我是明知很烦还偏要带宫城来,果然很烦呢,明明我都没问过宫城这种问题呢。

 所以,才很讨厌。

 我自己也很麻烦,我假装没听到宫城的话,伸手将桌上汽水瓶递给宫城,然后靠着床坐在地板上。我拧开瓶装茶的盖子后,宫城催促似的喊着“喂仙台”

 “大概,有的吧”

 我没有看着刨根问底的宫城,说道。

 “家里还有谁?”

 虽然她仿佛是自家似的坐在我床上,但宫城还是不冷静地晃动着自己的小脚。

 “还有个优秀的姐姐”

 大学生的她,暑假后就很快回来了。今天虽然还没看到她影子,但她应该在房里吧。

 “在隔壁吗?”

 “没错”

 “她大你几岁啊?”

 我知道宫城没有恶意。与其说她在打听,不如说是为了掩埋沉默而想到哪儿说道哪儿而已。不过,这可不算个好问题。

 “宫城,烦不烦啊”

 我一口气喝光了茶,然后将饮料瓶放回了桌上。将身体靠向了宫城,抓住了她晃动的右脚。因为她是短裤,所以可以直接看到她大腿膝盖,于是我就一口亲了上去。然后,就这样缓缓蠕动我的舌头。

 “别这样”

 我假装没听到,脱下了她的袜子。

 空调刚开了不久还不算凉快。

 是因为火热的缘故吗,没命令的事情都能轻易地做到。我顺着她脚背一直舔到她脚踝,她细皮嫩肉的肌肤比平时多了点湿湿的汗味。

 “不要,住手”

 宫城强硬地说道,用饮料瓶蹭着我的脑袋。我夺走了那凉飕飕的饮料瓶,放在了地板上。然后摩挲她的小腿肚子过后,又将自己柔软的唇贴了上去,她又开始抱怨道。

 “我又没命令你舔脚”

 “马上就要命令了对吧”

 “才没有。放开我的腿”

 “才不放开呢略略略”

 明明命令我放手就好了,宫城却没命令住手。而且她也没怎么抵抗。只是请求的话是不能阻止我的,我用力握住她的脚踝咬在了她大拇趾上。

 “仙台,好痛”

 宫城很烦虽然还是老样子,不过她却没说什么,也没踢开我,更没命令我住手。

 这样,就搞得好像我和宫城都希望如此似的。

 不过总比被她问那些无聊的问题要强。

 我只不过是偷梁换柱的行为而已,我狠狠咬住了她的脚趾。

 “说了好痛的”

 她叫的比我想象还大声,于是我松口放开了她脚。

 “别叫这么大声啊。隔壁会听到的”

 墙壁也不算薄,声音也没大到隔壁能听得见,不过被听到就麻烦了,所以我先给她打个预防针。

 “都怪仙台才对吧。你不乱搞我就不叫了”

 “那就命令我做点什么吧”

 说罢我看着宫城,她不爽地看着我。不过,因为她什么都没说,于是我又将舌头贴向了舔过无数次的脚背。用手指托起她的踝骨,舔着她脚踝的踝骨。见她没有抱怨。我用舌头感受着她肌肤下硬硬的骨头,然后又亲吻了下她的膝盖后,宫城抽开了脚。

 “过来”

 她小声说道

 “这是命令吗?”

 “没错”

 我听话地坐在她身边看着宫城,她用指尖摸了摸我的唇。不过,摸完嘴唇一圈后,她很快就打算抽手了,我立马握住了她的手。

 虽然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犹豫,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宫城。

 “你肯定有想命令我做的事情对吧。老实交代吧”

 “你先放开我,我再说”

 “好吧”

 我放开她的手后,宫城收回了她的手。然后,又有点犹豫地慢慢食指又摸了下我的嘴唇。

 “…给我舔”

 这肯定,不是她真正想命令我做的事情吧。不过,我还是不闻不问地舔上了宫城的手指,将她玉指含入嘴中。用舌头缠住了她手指,然后轻咬住了她手指第二关节。我用舌头缠住了她在嘴里乱摸的手指,制止住她的动静。柔软的舌头贴了上去,滑动着。虽然不算很好吃,但也不算难吃。不过用舌头蠕动过一阵后,宫城抽开了她的手指。

 她并没取消舔手指的命令

 于是我又追上前舔了上去,将她整根手指都贴在舌头上蠕动。我亲吻了她的手背,温柔缓缓地在她手腕上舔来舔去。

 “你这种舔法,怪恶心哒”

 宫城说着便要抽开自己手,但被我贴紧的舌头给抵住了。

 “仙台!”

 她一边喊道,一边强行抽走了她手腕。

 “不是说了别嚷嚷,你忘了吗?”

 说罢,宫城不满地说了句“我才没嚷嚷呢”,然后打算起身了,我抓住了她的手腕。

 稍不留神,宫城又要从我这儿逃走了。

 然后,抓住这样的宫城就是我的任务。

 今天也是这样。

 我为了不让宫城逃走,于是将她摁倒在床上。

 “放开我”

 宫城理直气壮地,生气地说道。

 “才不放开呢”

 “不放开就帮我拿下餐巾纸吧。我要擦擦手指”

 “你少说俩句吧”

 我甚至想亲上去堵住她嘴,这种笨蛋想法很快就打消了。我被宫城的漫画毒害地不轻,不过,这正是我去过她家无数次的证明,我叹了一口气。

 一年前的我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也绝不会推到宫城。再者,推倒人一直都是宫城的而不是我。

 “这种事情,不算犯规了吗?”

 宫城又说些烦人的东西。

 我在她说下一句话前,咬住了她的侧颈。

 在我狠狠咬住下,正打算发牢骚的宫城也闭嘴了。

 不过,很快她又嚷嚷道。

 “仙台,好疼”

 她推着我的肩膀抗议着,不过我才不停手呢。

 “都说了好疼的。快住手”

 “明明宫城不也老干这种事情吗”

 我扬起头,看了看宫城的侧颈

 虽然被咬的地方变红了有点抱歉,不过宫城也有错。虽然咬的地方不一样,她也对我做过好几次类似的事情。我做确实是做了,不过宫城从不懂得怜香惜玉手下留情,所以她才更过分。

 每当她给我新添一道疼痛的痕迹时,我就越发想念宫城了。

 我也想让宫城稍微了解下我的感受。

 “….虽说的确如此”

 宫城犹豫地说着,捂了捂自己脖子。

 她可能还疼吧,她轻轻揉了揉几下,

 私は、彼女の隣に寝転がる。

 我就睡在她的身边。

 床上仅有我和宫城俩人。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那时是在宫城家里。我床上的宫城,给我了个种奇妙的感觉。

 “仙台,你好挤啊”

 宫城不满地说着,便撑着推开了我。

 “这是我的床。别推我啊,好疼的”

 “我才疼呢”

 说着,宫城便起身踢了下我的脚。

 “我知道的”

 因为被宫城亲过无数次,被咬过无数次。到底有多痛我心里是最有数的。

 我姑且,后悔了。

 明明带她来房里不是做这种事的,却不小心擦枪走火了。以后,我要是回想起在床上对宫城做过的好事的话,一定会诅咒如今的我吧,

 “下周就正经搞学习吧”

 我像是修复朝不对方向行驶的感情似的说道,宫城也静静回了句“那样就好”

第五话 暑假的仙台好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