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话 希望被宫城做的事

第二卷  第六话 希望被宫城做的事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打开装着居家服的衣柜后,我看到了宫城的衣服。

 这是春假前,被她泼了汽水后给我的衣服,我曾将这还给过宫城。

 结果,宫城没有收,而是送给我了。我收下后,从没有穿过,就这么无处可去地一直收在这里。

 我轻抚着衣服。

 我当时想着还给她,所以洗了下,然后就没有宫城的痕迹了。

 我闭了会儿眼,然后拿了件背心走向了浴室。

 现在是周五的晚上十一点了,客厅还亮着灯。我静静地穿过走廊,去浴室泡澡。我没有慢悠悠泡澡,而是选择很快地洗完,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茶回了房间。

 我看了看桌上放着的手机。

 我一边回复着之前发来的消息,一边喝下瓶装饮料茶。喝了一半后,我就拿着手机躺在了床上。

 虽然我不打算深究今天发生的事情,但还是浮现在了脑海。

 ──宫城の前で服を脱いだこと、そして宫城に服を脱ぐことを强要したこと。

 ——无论是在宫城面前脱衣服的事,还是逼着宫城脱衣服的事。

 我将手机放在枕边,叹了口气。

 每周见宫城三次,本来也不算什么坏事。

 放假我也想见见朋友,去找朋友玩。越是亲密,这么想越是理所当然。我放假找宫城玩,可以说也是类似的情况。虽然我跟她接过吻,这也没犯规。反正,我也亲过宫城的身体无数次了,宫城也一样这么亲过我。

 所以,没事的。

 不过,脱衣服之类的事情,却属于违规了。

 下雨那天,我觉得我做的不对。

 我应该挥开宫城脱我衣服的手,说句“笨蛋啊你”然后踢她一脚的。都怪我接纳了这违规的举动,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我在床上仰视着天花板叹息着。

 我诅咒着那天在房里推倒宫城的自己,如今也在诅咒着自己。然后,随着这诅咒,我的心和感情也渐渐变得扭曲了。

 我想脱光宫城,抚摸她。

 甚至还想做更过分的事情,于是我停止了我的胡思乱想。

 “这也太糟了吧”

 这种想法,可要不得。

 自从宫城来过我房间后,我脑子里尽想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比如说,如果那时就直接跟她接吻就好了之类的。

 或者说,在她身上永远留下我的印记之类的。

 我老想些有的没的,现在也是如此。

 我简直就不像自己似的。

 我应该是个更懂事,更通情达理的人。自从高中后,学校生活都维持在不错的地位混得还不错。我打算毕业前都这么过,但现在我对宫城的这份感情就是我最大的障碍。

 【亏我还这么喜欢宫城呢】

 虽然我本没打算对她说这种话,不过毫无疑问我喜欢着她。 都怪她说她不喜欢我,我才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了。不过,只是比其他人更加在意她一点的话

 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宫城,我无法控制我对她的感情。

 所以,今天我试着重新变回原本的自己。

 我深叹了一口气。

 手机出问题了,只要重启下就能重归于好。那么我就像这样重新启动下自己吧。

 如果脱个衣服都煞有其事的话,气氛就会怪怪的。那么,我就像往常一样自然而然就好。

 我只是被宫城所命令,然后就像在学校更衣一样,若无其事地脱掉衣服。

 我装傻欺骗着自己。

 感情一百八十度转弯太难了,不过妥协并折中下还是做得到的。就像去年那样,无论再无聊的命令还是再不喜欢的命令就当是消磨时间罢了,回到一周卖宫城几个钟头时的我就好了。

 想法虽如此。

 但事情却并不顺利。

 被她脱衣服也好,命令我脱衣服也好……

 我给宫城准备的俩个选项,她如我所料地选择了命令我脱。

 因为我习惯隐瞒我情感。我很擅长埋藏自己的感情,灵活处世。所以,能面不改色地在宫城面前脱衣服。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感情抛开理性地狂奔着。拜其所赐,我把宫城也脱光了。

 不对,应该这么说才对。

 正确来讲,我是无法把持住想脱光宫城的这份情感。我明白自己就算装得若无其事,但实际别有用心,我内心深处一直期盼和宫城能有更亲密的接触。

 我一边后悔着,却一边思索着宫城细皮嫩肉的,蹭起来真舒服之类的,简直无可救药了。我的大脑回路已经乱成一片了,一直都想着不该有的想法。

 简直,不像是我本人似的,怪恶心的。

 我想和宫城——

 一丝不挂地,肢体接触。

 至今为止我从未曾对谁有过这种情感。

 我对其余人没这种想法,唯独对宫城却多了许多这种想法。这种离谱的想法就像盛夏里的积雪一样,不可理喻。

 “幸亏今天是周五”

 现在实在不适合才隔了一天就又马上见宫城,毕竟今天的感情过于沉重了。

 虽然我对她有意思,但还是想保留那个舒心的房间。毕业后,我已经决定好要离家去县外的大学了,我不打算改变未来的打算。

 不过,我又不追求清纯正直的生活方式,做点更刺激的事也不是不行吧。只要不跟宫城再更进一步的话,还是能和她在那房里好好度过的。

 这话简直就是不合逻辑,自相矛盾。

 不过,每次一提到宫城我就大脑短路了。如今也对宫城的事不知所措,越想越不清楚自己该如何是好。

 都怪宫城,老下达些奇怪的命令。

 她老说一些连我都不知所措的话。

 因此,稍微矛盾点也没事吧。

 而且,最近她莫名这么照顾我也怪让人难受的。

 我家事跟宫城无关。

 如果她再不像平时一样的话,给我机会继续做像今天这样的事了。

 我一边转移责任,一边看了看隔壁房间。

 我自隔壁那个人之后,我第一次这么认真想其他人的事情。从看见父母明显更加偏爱姐姐之后,那段时间我便一直惦记着她。

 虽然我现在不一样了,但现在我的感觉就和那时一样十分烦躁。

 “啊,真是的。明明是暑假却好没劲儿”

 我拿起手机,一看时钟,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了。

 找下羽美奈算了。

 她老熬夜,暑假这个点她应该还醒着。我应该散下心,于是跟羽美奈打了个电话。 电话嘟嘟嘟响了五次后,听到了她完全不像半夜般精神的声音。

 “这个点来电真难得呢”

 “因为我睡不着。 羽美奈,能陪我聊会儿吗?”

 “打电话时男友已经睡着了,我刚好有空”

 并非我非得找羽美奈聊不可。

 肯定,她也是随便找个人打发时间都行。但我们应该都只是寻求着聊天的对象罢了,我们聊起了微不足道的话题。

 跟宫城不一样的声音,稍微让我安心。

 明明我们只是不假思索地想到什么说什么,聊得却比宫城一起时更起劲。不过,问我开不开心就不好说了。我上周才跟羽美奈见过面,以前也老聊这种类似的话题。

 “今年,叶月为啥都不来找我们玩?补习班有那么忙吗?”

 必定会把补习学校说成补习班的羽美奈倾诉着自己的不满

 毕竟去年和她相处的时间比今年多得多,她自然会发牢骚。

 “还行吧。还挺忙的 ”

 补习班确实很忙,把暑假都基本安排满了。因为还要抽空去宫城家,所以就更忙了。

 羽美奈,说想到处去玩玩,问我能不能腾出点时间陪她。我没说我有没有空只是说了句我明白了。然后,心情变好的羽美奈突然提了句。

 “对啦,你作业写完了吗?”

 “差不多写完了”

 “那你借我抄抄吧”

 “行啊。是明天吗?”

 “你是指今天吗”

 如羽美奈所述,我才想起已经过凌晨一点了。

 “啊,嗯。是今天”

 “好的,那就今天。对啦,我有个地方想去玩玩”

 除作业外羽美奈还提了想去个地方。

 我并不想去。

 要是去年还好说。

 但我实在是在提不起劲。

 不过,跟别人见面似乎能散散心,于是我和羽美奈约好见个面。

 ◇◇◇

 睡得比平时更香了。

 理由毫无疑问,就是羽美奈了。

 周六周日被她拉着到处去玩,累得我无暇想其他的事情了,睡得死死的。虽然我本没打算连着疯玩俩天,不过好歹将宫城从脑海里赶出去了,我才能睡得这么香。

 就连去补课、来宫城家都感觉心情舒畅了很多

 只要假装不尴尬,就没问题了。

 还好,我和宫城都没再提周五发生的事。宫城付给我我家庭教师工资的五千元后,便在桌上默默地做起了习题册,我也一心一意地在做作业。

 然后,今天房里的时光平稳无比。

 只要安静做题,就能把上周五发生的事情当成无事发生,这点俩人都心知肚明。尽管聊不开的话题结束了现在陷入了沉默中,但这点小事无所谓了。世界又不会因沉默而终结,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因此结束。

 虽然有点过于安静了,但总比太过闹腾要好。

 我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下凉爽的麦茶。似乎宫城今天没照顾我了,今天的室温对我来说有点热。

 虽然想让她把温度调低俩度,但还是别说了吧。

 总比外面要凉快,还是不要提触碰上周五的事情了。

 “仙台”

 宫城突如其来地,喊了我名字。

 “怎么啦”

 “周日,你是不是去车站了?”

 “对啊,怎么啦?”

 我从习题册抬起头看向宫城,她也看向了这里。她闷闷不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烈日晒的,今天宫城并不那么开心。

 “我看到你跟茨木走一起了”

 宫城说完,我将“要是你跟我打声招呼就好了”这句话憋了回去。

 我俩不是这种关系。

 “宫城是不是在和宇都宫一起玩啊?”

 我换了句话说出了口。

 “没错,我陪舞香她们出去玩了”

 “干嘛去了?”

 “买东西去了”

 暑假刚开始,我问她和宇都宫去干嘛了她都不肯回答我,但现在却干脆地回答了我。

 “仙台干嘛去了?”

 “我也一样。陪羽美奈一起去买东西了”

 “玩的开心吗?”

 她是已经受够了做题呢,还是受够了沉默呢?宫城打听起了平常绝不会问的问题。

 “还行吧”

 短短回复过后,她投来了怀疑的眼神。

 虽然不知道从宫城眼中的我是怎样的人,但我现在的表情不应该会被怀疑吧,毕竟我在羽美奈面前从没做过扫兴的表情。“还行吧”确实说对了一半,虽然被羽美奈呼来唤去的很累,但也还算开心。

 “宫城玩的开心吗?”

 特意去解释也挺麻烦的,于是我就问起了她周日过得怎么样。

 “不开心干嘛去玩”

 “是吗。你都买了什么啊”

 “很多东西”

 “很多东西是指?”

 “这都无所谓吧”

 似乎宫城回答我的奖励时间已经结束了,于是我打住了话题。不过,似乎她昨天玩得真的很开心,她声音并没那么冷漠。

 虽然我跟宇都宫不是很熟,但我知道她跟宫城关系不错。我虽然没问过,她们间有多亲密,交往到了哪一步,不过她俩关系不错吧。

 大概,这种关系我至今都没有过的。

 我的全是带有某种目的的关系,稍微有点羡慕这俩人。然后,我脑子里老想些有的没的。

 比如说宇都宫的话,能不假思索地抚摸宫城吗。

 我清楚,对朋友加上“不假思索”这注释可能有点奇怪。朋友之间,不需要这种注释。可能是因为我脑子还发热才会想这种事情。

 ——我真差劲。

 我放下笔,趴在了桌上。

 额头撞在桌上,咚地,虽然发出一声闷响,但我没怎么在意。

 “你突然怎么啦?”

 宫城惊讶地说道,我无视掉她继续趴着问着她。

 “你有没有什么不懂的?不懂就说,我来教你”

 “我除了不懂为什么仙台突然趴下,没别的不懂的了”

 “那就继续做题吧”

 “到底怎么啦”

 “就是对自己有点幻灭了”

 放任如今的自己不管的话,感觉就会提起上周五的事情,真讨厌。

 我压根想不到,自己的理性居然这么不可靠。虽然至今以来都觉得宫城是个麻烦的家伙,但如今的自己却更麻烦了。

 “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认真点啊”

 宫城说着平时都是由我说的台词。

 “我都已经认真一上午了”

 “那是补习班吧。这里也认真点啊”

 如果认真学习的话我就能从这无聊的执念中解脱的话,那我肯定超认真学习。但是,怎么可能。感觉在这炎热的天气中散个步都比这好。

 “对啦,宫城。 这里有吐司吗?”

 我起身,看了看她。

 “吐司?”

 “对,还有牛奶和鸡蛋”

 “没有啊,你要这干嘛啊?”

 “你不想尝尝法式吐司吗?”

 “不想”

 “我想吃”

 我对秒答的宫城秒答道。

 虽然我们关系没好到约着一起去散步,但我也不能毫无缘由地一个人出门。所以,随便找个理由就好。

 只要去外面溜达一圈散散心,就能专心地在宫城身边做题了。

 虽然她基本没招待过什么食物,偶尔俩人一起吃点零食也不赖。

 “我去买点食材,你等等我”

 我才不管宫城吃不吃呢,我起身拿起了包。

 “法式吐司这都无所谓啦,好好学习吧。”

 她不爽地说着,然后将鳄鱼餐巾纸盒扔了过来。我接下餐巾纸盒,放回了原处。

 “宫城会说这种话可真罕见呢”

 “因为仙台突然干点什么就会瞎搞,我想让你消停下”

 “说得好像我老瞎搞似的”

 “难道不是吗?”

 “才不是呢,今天我就只是做法式吐司而已”

 这自不用宫城说说,但我今天又不瞎搞,就是做法式吐司而已,所以希望她别拦我。

 “我去去就回。宫城也一起去吗?”

 我不打算改变意思,顺便念了句让宫城放我一个人出去的魔法咒语。

 “我才不去呢。要去你自己去”

 她如我所料地说道,然后她又看向了习题册。

 “那就,等等我吧。 不好意思,帮我吧门锁一下吧”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在盛夏出门。

 在万里无云的烈日之下,走在无风的街道上简直就是个地狱。

 不过,今天有在蒸桑拿般的街上走走的必要。

 我离开宫城走出门,坐电梯下楼。

 前脚刚踏出离开外门,额头上就布满了汗迹。

 要是吃点甜点,心情应该很快就开朗了

 虽然毫无根据,但我还是这么坚信地走在烈日暴晒的街道上。

 这点可真像宫城。

 我一边寻找阴凉处,一边叹着气。

 做事没头没尾的,不对劲了就逃跑。

 不知道是不是一起相处久了,我渐渐也越来越像宫城了。我才不想被她同化呢。我想这只不过是偶然,只有今天是这样而已。

 我揉了揉太阳穴,将宫城赶出脑海。

 面包,鸡蛋, 和牛奶。

 虽然没问,但砂糖她总该有的吧。

 我加快了去买东西的脚步。

 走得越快,额头上出汗的速度也越快了。

 穿着的T恤也全被汗水浸湿了。

 真热啊。

 都快把我对宫城的那份不像自己风格的感情给热得融化了。

 我也要让法式吐司热得跟我一样,我一边想着这种笨蛋一样想法,一边去了离便利店稍远的超市,买些必须品。然后,回到宫城的公寓,打开外门,坐电梯。

 轻而易举。

 买完必须买的东西,直来直去地回来就好了,在外面不到一俩个小时。不过,仅仅是这样我的心情就转变了。

 外门很炎热,头脑不仅没冷静反而更热了,不过既然将邪念赶出的目的了就没问题了。

 “我买好了”

 宫城开门后,我对宫城说道。

 “我又没叫你买”

 她不爽的回应道。

 “是没叫我买,先休息下吧”

 “因为仙台擅自去买东西了,我一直在休息呢”

 说完,宫城就回房间去了。我拿着超市袋子跟在她后面,宫城已经坐在床上看漫画了。

 “宫城,法式吐司呢?”

 “厨房随你用吧”

 “我不是这意思,我意思是,我来做法式吐司,俩人一起来吃吧?”

 就算我说得通俗易懂,宫城却一动不动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放下超市袋子,拿走了宫城正拿着的漫画,是本没看过的漫画。

 这就是她昨天买的吗。

 大概,昨天她跟宇都宫她们一起买东西时买的漫画吧。

 “仙台你自己吃就好”

 说着,宫城从我这里抢走了漫画,又看了起来。

 不管怎么看她心情都不算好。

 “啊,宫城。难道说,你讨厌法式吐司吗?”

 我突然就,跑去买东西了。

 然后还无视了叫我学习的宫城。

 虽然她闹别扭的理由无非是这些吧,我找了个保险的理由。

 “……”

 宫城看都不看我一眼。

 “为什么不说话啊?”

 “….我没吃过,也不清楚好吃不”

 “啊这,居然还有这种人呢”

 并不是我在小瞧她。

 只是我直话直说而已。

 不过,似乎被宫城听到了,她小说喃喃道。

 “我才不吃呢”

 “别闹别扭了。我教你怎么做吧,你来帮帮我吧”

 “我才不帮呢,要做你自己做吧”

 “因为这是课外教学”

 “你老说这种糊弄人的话”

 宫城从漫画里抬起头,一脸的不满。

 “那行,我做好再端来,宫城就在这儿等着吧”

 真拿她没辙。

 我也没理由非得跟宫城一起做不可,而且要是俩人一起做的话我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可能又要变回去了。就算她不帮忙,我自己也能做。何止如此,她不在我可能还做得快一点。跟她一起做炸鸡时就没发生过好事。那时,她切到了自己手指不说,还让我喝她伤口的血。

 “我用下厨房咯”

 我跟坐在床上的宫城说完,然后拿着超市袋子离开房间,但她扯住了我T恤下摆。

 “怎么啦?”

 “我也一起去”

 我不清楚她在别人面前是怎么样的,但宫城在我面前一直都不坦率。今天也撒娇闹了脾气,结果还是说要一起去厨房。她嘴上说不想吃的法式吐司,最后肯定会吃掉吧。

 那从一开始就默默跟着我不就好了吗。

 真是麻烦呢。

 不过,这种对话感觉就像平常的宫城和平常的我。比起学习时,更加轻松自在。

 我穿过短短的走廊来到厨房。不过,宫城却没去厨房而是坐在客厅柜台上。

 “宫城,来这里”

 我对丝毫没打算帮忙的宫城呼喊到。

 “为什么啊?”

 “你不是来帮忙的吗?”

 我还是不喊她算了,但我嘴巴擅自动了起来。

 不过,应该喊也喊不动她吧。

 我回归了理性。

 “我才不帮呢。仙台你全部自己做吧”

 “得了吧来帮帮忙吧。就算不会做饭搅个鸡蛋总会的吧。难不成这你都不会吗?”

 我取出超市袋中的牛奶和鸡蛋,看着宫城。她一脸气冲冲的。

 “我做还不行吗”

 她粗鲁地说着,便就走进了厨房。

 “厨具我随便用可以吗?”

 “随便你吧”

 如她所说,我随意地取出必要的厨具,将鸡蛋打碎倒入碗里。

 “帮我搅下鸡蛋吧”

 我把筷子递给宫城后,我才发现了个重要的事情。

 我忘记去买烧吐司面包的黄油了。

 我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放着一盒面相极差的黄油。我问宫城是什么时候买的,她模糊地回了句“前不久买的”,前不久买的黄油可不会这么奄奄一息。不过我还是信宫城一次,下达了下一个指示。

 “加一大勺砂糖,跟牛奶搅拌下吧”

 我将放砂糖的容器和计量勺同牛奶一起递给了宫城,然后将吐司放在了砧板上。

 切一半就好了吧。

 虽然切成四片也行,今天就切成俩片了,我拿起菜刀,切完一片吐司后看了看一旁,宫城又加了一勺砂糖。

 “宫城,住手!”

 “怎么啦?”

 “你砂糖你加多了吧?加了几勺啊?”

 “大概三勺?”

 “我不是说了一勺吗?”

 “甜一点不蛮好的嘛”

 “才不好。按分量加啊”

 俩勺还行,三勺太多了。

 不过,砂糖加进去也取不出来了,只能多加点鸡蛋液的量来稀释了,我又打碎了个蛋加进碗里,多加了一倍的牛奶量后,宫城又打算加砂糖了。

 “喂,宫城”

 我怒火中烧,抓住了她那双又打算加很多砂糖的手。

 “等下我随你命令,你就不能听会儿话吗”

 “我又没什么好命令的”

 “肯定有吧?”

 “那你就,把这给我喝了”

 宫城粗鲁地说罢,然后指了指装了一大堆砂糖的鸡蛋液。

 “你笨蛋啊你”

 哪怕砂糖的量正常了,也不该直接喝掉要泡吐司面包的鸡蛋液。

 “我都说了,我没什么想命令的。偶尔换仙台来命令一回吧?作为做法式吐司的回礼,我赐予你命令的权利”

 “命令你按分量加砂糖,然后就结束了。这种命令没有意义”

 “那我就听你三个命令。你也想好好地做法式吐司对吧”

 果然她还打算捣乱吗。

 与其让不命令就不听话的宫城帮忙,不如全部自己一个人做了算了。

 “三个命令,你这是要当阿拉丁灯神吗?”

 我抢走宫城的碗,开始搅拌鸡蛋液。

 “灯神又不是命令的,而是许愿的吧。 仙台笨蛋吧你”

 果然,宫城才是笨蛋。

 她的命令的确是命令,但就算我命令了也不算命令。因为我不觉得宫城会老实服从命令,我的命令更像是请求。而且,向灯神许的愿肯定能如愿以偿,但宫城就不好说了。

 “喂, 要帮忙就别提什么命令的,老实来帮忙就好。不想帮忙的话,就坐一边去吧”

 虽然很不礼貌,但我还是用筷子指了指客厅。

 不过,宫城却没有去客厅。

 “仙台不也老自作主张地加新规矩吗”

 “虽然确实如此”

 “那就快点命令我吧”

 宫城转向我的方向,仿佛命令一般地说道。

 真受不了。

 为什么,要被命令的宫城却这么趾高气昂啊。

 话说,就算有三个命令,命令大不了也就是,让宫城按量加砂糖,按量倒牛奶,用弱火烤吐司这些事情而已。然后,我也没有非得让宫城做不可的事情。

 那么,到底命令什么好呢。

 我低头看向黄色蛋黄。

 我希望宫城做的事情。

 希望宫城对我做的事情。

 虽然也不是没有,但感觉不该在此时此地做。

 那么,就来点别的吧。

 我放下碗和筷子,转向了宫城。

 “随便什么命令都行吗?”

 “什么都行”

 “那你站稳可别动了”

 “唉?”

 “我说让你别动了”

 “明白了,然后呢?”

 宫城还以为我会让她帮忙做法式吐司,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闭上眼吧”

 “…你打算干嘛?”

 明明我都命令她不准动了,宫城却还是退了半步。

 “闭嘴,听话”

 “闭嘴,也是命令吗?”

 “对,是命令。有三个命令对吧?”

 宫城眉头紧锁,白了我一眼。抱怨地喊了我一句仙台。不过,很快就闭上嘴后,缓缓地合上了眼。

 我还以为,宫城绝对不会听话呢。

 正因如此,我才提不起劲儿。我还以为她会跟我预想的一样跟我对着干呢。

 我,抚摸着难得这么老实听话的宫城的脸颊。

 就算被我摸来摸去宫城也一动不动。

 我被这份盛夏烈日燃起的不合理的感情给点燃了,没法阻止自己了。很快又失去了买东西散心时重拾的理性。

 我也同宫城一样,慢慢合上眼,贴近了她。我闭上眼在她消失于我的视线后,我与她的娇唇纠缠在了一起,从眼前消失的宫城又出现在我脑海。我就这么用力与她热吻着……

 我心脏跳得飞快。

 跟宫城一起接吻,越是自然,越不习惯。这是我们第二次接吻,按亲吻次数来算的话准确来说是第三次接吻,果然好舒服。明明只是和柔软的娇唇贴在一起,却能让理性像黄油一般融化掉。

 我不讨厌接吻。

 我还想更进一步。

 暑假里做这种事情其实也没什么。

 我糊弄着自己说,接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舌尖贴上宫城的娇唇。想翘开她的娇唇进去直捣黄龙,宫城的手蹭着推着我的肩。她推得十分用力,我被推开后,又再次吻了上去。

 我用舌尖舔舐着她柔软的娇唇。

 我并没有得寸进尺。但是,宫城却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咬了我下唇一口,这次换我推开她的肩了。

 疼死啦。

 “又不是第一次了,没必要这样做吧?”

 被咬的地方隐隐作痛,我怒气冲冲地说道。

 “跟是不是第一次没关系。我听完你三个命令了,都是仙台瞎搞的不对”

 宫城不爽的说道。

 我不清楚,瞎搞是指我擅自舌吻的事呢,还是指舔她嘴唇的事呢。不过,和她只是唇对唇接吻时她没有抵抗,接吻对她来说应该不算瞎搞。

 “你手下留情点啊”

 这话我无论如何都得说。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说,但跟宫城说了她也只会抱怨而已。

 “有没有镜子啊”

 我有点好奇伤口有多深,不知道雷区再哪儿的宫城超难伺候,我问了下她。虽然血也没出那么多,但嘴唇真好痛,还是很疼。咬人要咬这么狠,宫城有病吧。

 “我来帮你看看伤口吧”

 “不用了,我自己看”

 “这里没有镜子”

 说罢,宫城便接近了我的脸。

 近在咫尺。

 就算看伤口也贴太近了吧,我正想问她“搞什么啊?”,然后宫城像小猫小狗一样地舔舐着我的嘴唇。

 突如其来的,让我失声推开了宫城。

 “我就是想帮你消下毒”

 宫城被推开后狡辩似的说道。

 “血,真不好喝呢”

 “当然不好喝了。之前我也说过了,舔又不能消毒。”

 因为我舔过宫城的血,很清楚血的味道。

 自己的血和宫城的血都一样,不算好喝。宫城舔我血之前,心里应该也有数吧。这既不卫生,又不讨人喜欢。因此,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宫城会来舔我的血,但她又再次贴了上来。

 “喂,宫城”

 我阻止了将身体靠拢,将樱唇贴上来的宫城。

 为什么我会阻止她呢。

 我也搞不明白,我握住了宫城的肩。

 “明明是仙台先勾引我的”

 是我勾引她她才上钩的。

 宫城的话听起来就像是这个意思,我也诧异不已。

 虽然我至今为止都是主动诱导宫城的,但从没料到她会这么直言不讳说出这种话。

 “……你还想,再跟我亲一次吗?”

 问了也是白问。

 宫城贴近我后小声说了句“我来亲”,然后又将娇唇和我纠缠在一起。

 伴随着微微的疼痛,我清楚地感受到宫城娇唇的触感。

 软玉温香,真舒服。

 虽然疼痛还没消散。

 下唇还是如同之前那般隐隐作痛。

 不过,她娇唇的感触覆盖了这份疼痛。

 宫城唯独在接吻时才老实,我们亲得比刚刚还久,她才离开了我的唇。

 “…仙台可真色呢”

 宫城喃喃道,埋怨地看着我。

 “宫城不也亲了我吗,宫城也一样吧?”

 “才不一样呢”

 宫城抵抗似的断言道,将手伸向我。

 她用手指缓缓抚摸着,揉了揉我伤口。

 “这里好疼的”

 她听完我话,指尖越发用力地按了按我伤口。

 火辣辣的疼痛,让我眉头紧锁。

 从物理上的距离来说,我和宫城确实比以前接近了许多。不过,我们间有段无法添补的距离。

 她的手指,一直对我嘴唇摆弄个不停。

 宫城她,该不会还想看我摆臭脸吧。

 一边伴随着延绵不绝的疼痛,我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

第七话 仙台老瞎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