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话 仙台老瞎搞

第二卷  第七话 仙台老瞎搞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仙台从不会开玩笑般的接吻。

 初吻时也是如此。

 明明如果只是唇对唇稍微碰碰程度的接吻,就可以用玩笑当成借口了。但她尽亲些连借口都没办法找的吻。明明接吻嘴唇碰碰也就罢了。不过,她接吻却老得寸进尺。

 “宫城,好疼”

 仙台没命令我做法式吐司,而是用在了接吻上。虽然仙台都抱怨了,我还是不肯将手指从她樱唇那儿挪开。我觉得也没必要挪开。

 仙台用舌头舔到我嘴唇后,我就兴奋得坐立不安了。

 我和她的体温融合在了一起,我大脑深处都发热了。

 因此,我们不该这样接吻,于是我就咬了仙台下唇一口。她这种不像玩笑的接吻,唤醒了我内心深处封印的情感,我无法接受。

 虽然仙台唇上的伤口弄得比我想象还深点,但都是她自作自受。

 我更用力地挤了挤她伤口。

 仙台带上了痛苦面具,她忍着疼痛白了我一眼。

 感觉很久没看见仙台这么反抗的眼神了。

 看到仙台露出唯独只在我家才会露出的表情,就会让我沉浸在得到稀罕宝贝似的优越感中。然后,我也尽可能做让她露出这种表情的事情,这让我兴奋不已。

 ——前不久我确实如此。

 不过,如今的我却不希望仙台露出这副表情。

 这太奇怪了。

 错的是亲吻做过分的仙台,以我的立场稍微报复下她也应该没关系的。我才不管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我用力挠着她伤口。

 指尖被她的血给染湿,仙台抓住了我的手腕。

 “说了好疼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蛮横地扯开了我的手。

 我手指沾上了仙台的血,沾着和她唇边同样的血。我舔了舔指尖的血,味道跟仙台唇边舔过的血一样,都不好吃呢。

 “别舔了,去洗洗手吧”

 说着,仙台要拧开水龙头。我抓住她手腕,让她住手了。

 “我等下再洗”

 “那现在干嘛啊?”

 暑假的仙台太蹬鼻子上脸了。

 明明我都打算跟她接吻了,她却用一副跟我接吻是理所应当一般的表情来接吻。虽然接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仙台老为所欲为的也太狡猾了。

 这里是我的家,因为她的三个命令已经命令完了,现在换我对她为所欲为了。

 “吻我”

 我不打算等待她的回复。

 我向她靠近一步,我贴近她的脸。

 我没合上眼。

 视线里的仙台近在咫尺。但一直不肯合眼的仙台却忍不住闭上了眼,我缓缓和她唇纠缠在了一起。

 随着她温暖的体温,血之类的液体弄脏了我的嘴唇……

 虽然粘粘的感觉有点恶心,但接吻真的很舒服。和被她接吻时一样舒服地接吻着,仙台似乎是伤口作痛般缩了缩身子……

 明明嘴唇不管亲身体哪里,只有柔软度会变化,其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唯独嘴唇亲嘴唇的时候心脏却小鹿乱撞,整个身体都燃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和任何人亲都是这种感觉。

 我也不想知道。

 不过,我清楚跟仙台接吻的感觉了

 我抓紧她的T恤狠狠地吸着她娇唇,贴着她比任何都要柔软的娇唇,她血流的比刚才还多了。不过,很快仙台就离开了我。

 “就不能温柔点吗。嘴唇,好疼的。还有,T恤都扯坏了,放手”

 说罢,仙台便拍了拍我手背。

 我一声不吭地去洗了洗手,然后搅起了鸡蛋。仙台也没责怪没回复她的我,而是切起了吐司,厨房里响起了筷子搅拌碗发出的哐哐的声音。

 我的心脏,还是有点怦怦直跳的。

 我一直盯着蛋黄色的液体看。不过,也并不能一直不声不吭的。

 “接下来,做什么呢?”

 我不清楚蛋黄色液体怎样才算完工,我抬起头问了问仙台。

 “已经可以了。等下泡完吐司烤一下就好了,宫城你去那边吧”

 喊我来厨房帮忙的仙台,却放话将我赶出厨房。

 她太不负责任了。

 虽然特意来帮忙却被赶走的我也想抱怨几句,但一直留在厨房也怪尴尬的。而且要我烤面包我也不会。

 我老实听了仙台的话,离开了厨房。

 我在柜台等候一会儿,就飘来了滋滋的烤吐司的声音和甜甜的香味。接着,我那不是很饿的肚子仿佛催促着我,于是我探出身子看了看,看见了表面焦黄的面包。然后,等的比我想象要久,她才把法式吐司端了出来。

 “都怪某人不听话,不清楚好吃不好吃。总之尝尝吧”

 仙台将刀叉放在了我的面前,坐在了我的身旁。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我开动了”,然后我们一瞬之间视线重合在了一起。

 我将,鸡蛋卷相似的吐司用叉子切成小片。将黄金色的面包块放入了嘴中,鸡蛋混杂着黄油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外焦里嫩的。

 “第一次尝法式吐司的感想如何?”

 仙台看着我问道。

 “比我想得还甜呢”

 “这是宫城的锅吧。像笨蛋似的地加糖”

 仙台不满地说道。

 “算了,不过,也蛮好吃的”

 这不是假话。

 虽然感觉确实有点太甜了,但第一次吃的法式吐司可以分类到我喜欢的食物里。

 无论是炸鸡,还是鸡蛋卷。

 仙台做的菜都好好吃。搞不好,她说不定连我讨厌的东西都会做的很好吃。

 “那就太棒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松了口气。

 每次仙台为我做饭时,我告诉她做的很好吃,她都会松口气。她明明没必要顾虑我的反应的,她似乎很在意我。

 我又吃了一口法式吐司。将软软的面包嚼碎吃掉后,我听到到身边传来刀叉落到盘子上的声音,一瞧发现仙台正按着自己的嘴。

 “你不要急吧”

 她按着嘴的理由我心知肚明。

 吃法式吐司吃到伤口上了。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不过,伤口的原因都怪仙台,我没必要感到不安。不过,她表情看上去很疼,我情不自禁地问了下她不要紧吧。

 “你倒是别把我咬出血啊”

 仙台眉头紧锁,瞪了瞪我。

 “都怪仙台做些会被我咬出血的事情”

 “明明你也不讨厌接吻的”

 “我才不喜欢呢”

 “真的吗?”

 仙台投来了充满怀疑的眼神和声音。

 我逃避这声音和眼神似的,吃了口法式吐司。然后明明咀嚼后,等嘴里的黄油味消散后,说了一句得说的话。

 “后天起,我们正常点吧”

 “正常是指?”

 “别瞎搞”

 正如仙台所说我并不讨厌接吻,如果仙台的话做也是可以的。

 不过,我觉得这不是能无节度做的东西。

 我们不是世上所谓能接吻的关系,也不打算成为这种关系。只让暑假保持着不对劲的状态吧,第二学期一开始,还是过和第一学期相同的每天吧。

 而且在做这种事情,就感觉愈发难以启齿了。虽然我不讨厌,但我没自信保持正常。要一直拖泥带水做这种事情的话,就会大事不妙了。

 “瞎搞是指什么?”

 仙台用叉子叉了下法式吐司。

 “瞎搞就是瞎搞吧”

 “说明白点。你是说不想接吻了吧?”

 “明白的话,就别做这种事了。要做,就做些学习,聊天之类的事情吧。 不喜欢还可以读书打游戏,随便做点什么都能打发时间吧”

 我蛮横地说着,便抢走仙台盘子里的法式吐司。一口吃了下去,仙台笑着说道。

 “宫城,你知道吗?一般做这种事情的人,都被称为朋友哦”

 她做作的声音回响在客厅里,仙台说了句“我去拿点喝的”就起身站了起来。她走进了厨房,她在稍远的地方说道。

 “不过,宫城想做朋友的话,后天我就这么办了”

 很快仙台就回来了,在桌上放下俩玻璃杯。

 “我才不想做朋友一样的事呢”

 “是吗?想正常点的话,要不试试朋友过家家吧。要不,我们像朋友一样去看个电影吧?”

 仙台做出了学校里常见的笑容,然后喝了口麦茶。

 我听声音就明白她不是认真的。

 我才不去呢。

 仙台以为我会这么说。

 所以,我绝对不这么说呢。

 “…行啊。看电影去吧”

 “电影吗?”

 “对呀。明天,或者周四去吧”

 虽然不是朋友过家家,但我曾把仙台当成朋友对待过。

 一起无所事事地闲聊着,一起打游戏。

 我试着和她一起做了些朋友做的事情。

 结果,还是没能和仙台成为朋友。

 不过,这次可能结果会不一样。那时是我自己一厢情愿,这次仙台也会一起配合我“装朋友”。虽然她也没有当我朋友的意思,不过说不定能让这段扭曲的关系重回正轨。

 “为什么选明天或者周四啊?”

 仙台追问道。

 “朋友过家家的话,选没有家教的日子不是更好吗? ”

 “确实呢。那就,星期四吧”

 仙台用这家里从未曾见过的盈盈而笑的表情说道。

 ◇◇◇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我将衣服排列在床上喃喃道,我衣柜里都已经挑了差不多三十分钟了,还没决定好穿什么好。

 我也清楚,没必要为一件衣服花这么多时间。

 仙台昨天做家教时,虽然没定好看什么电影,不过,已经定好去哪儿看了。

 我很快就定好碰头的地方了,是必须得乘电车去的地方。因为没人知晓我放学后和仙台见面的事,暑假的幽会也是个秘密。所以必须挑个不会偶然碰到熟人的地方,所以我特意挑了个偏远的地方。

 要去车站坐电车。

 对于看电影来说,行程还挺花时间的。不过,我们约在下午见所以时间还很充足。

 “这就行了吧”

 罩衫陪牛仔裤。

 我拿起了之前和舞香她们见面时穿的衣服。

 没必要见个仙台就那么认真打扮的。

 别纠结个不停了,赶快选一件就好了。

 我很快换好了装,收拾了下翻出来的衣服。我烦恼该扎个什么头发,打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外面耀眼的阳光洒了进来。

 看起来好热啊。

 脖子都会被烤熟似的,我于是我放弃了扎头发然后抹了防晒霜。看了看时钟,现在出家门还是有点早。

 我叹了口气。

 虽然我上钩了仙台开玩笑一般的话,但压力山大。虽然有一直想看的电影,但不知道她喜欢看啥。就算有仙台想看的电影,是不是我喜欢的就不好说了。

 我对作为朋友的“仙台同学”一无所知。

 无论是喜欢的电影,喜欢的音乐,喜欢的食物。

 作为朋友理所当然知道的东西,我却从未曾打听过。

 我长叹一口气,啪地,拍了下自己脸颊。

 今天只是朋友过家家而已。

 没什么困难的。

 跟舞香她们怎么做,跟仙台就怎么做就好。就算爱看的电影不一样也应该能妥协的,我也至今也附和过舞香她们的兴趣爱好。

 “虽然有点早,也罢了”

 我提着包,离开了公寓。

 不到十分钟就汗流浃背了,罩衫也被汗湿了。蝉鸣混杂着电车的呼啸声,令人感到更加闷热了,真烦啊。

 我躲进高楼的阴影处,停下了脚步。

 话说,仙台她家离我家也不远。目的地一样的话,说不定做电车会碰到一起。

 我在周围搜寻她的身影,看了一圈。

 根本不在嘛。

 我在心里喃喃嘀咕道,平时不坐电车的我特意买票进站坐车。在闷热的站台和并不凉快的电车内部,也没看到她的身影。过了几站后,我下电车了。前往了指定碰面车站内的怪异雕像前。不过,在走进怪异雕像前,“朋友过家家”的对象已经在那里了。

 从远方一眼我就认出她是仙台,她穿着和来我家是截然不同风格的服装。

 仙台穿着长裙,和无袖衫的衣服,并不是什么稀奇的衣服。不过,却十分合身,因为她的颜值的缘故显得独领风骚。

 如果不是约好了的话,她绝对是我不敢上前搭讪的那种类型,就算约好了我也不好开口打招呼。在班里我们关系并没有多好,可以断言说我们是不同圈子里的人了。她和高二刚开始时,和我发生关系前的那个仙台的印象相近。

 不过,我必须得打声招呼。

 我咽下了叹息声,向前走了三步,和仙台四目相合。她在我靠近前就走到了我面前,挥挥手喊了句“宫城”。

 “抱歉。久等了?”

 我并没迟到。离约会时间还有十多分钟,虽然没必要道歉,但因为是朋友还是姑且道歉下为妙。

 “我直接从补习班赶来的,来的稍微早了点”

 不清楚她等了多久,但仙台不介意地置之一笑。然后,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番后说道。

 “宫城,你跟在家里也没什么区别呢”

 “我没那必要”

 “是吗”

 “仙台,你平时都这么打扮吗?”

 前不久,我看到跟茨木一起的仙台时,可能是因为当时离得有点远吧,如今她的穿着打扮和以往与众不同。

 莫名其妙好奇就想问一下,不过她却说“不同的日子穿不同的衣服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感觉白问了。不过,她握住裙摆却一脸严肃地说道。

 “ 很奇怪吗?”

 “不奇怪,我就问问而已”

 “那就好。总之走吧”

 仙台走动时,身上轻飘飘的裙子也随之飘动。目的地毫无疑问就是电影院,我们出车站走了不久后座上电梯。上了几层楼后下了电梯,电影的海报映入眼帘。

 “你有没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啊?”

 仙台一边看着海报,一边问道。

 “姑且有吧”

 “有吗,想看啥?”

 有一部电影,是以书架里的一本恋爱漫画为原型制作的,我将其名字告诉仙台。

 “哦—,就是那个啊。羽美奈也说要看呢”

 “茨木吗?”

 “她好像很喜欢里面的男明星呢”

 “是吗”

 我喃喃回答后,又想追问句“仙台也喜欢他吗?”。不过,我将这句咽了下去,自然地说了句最适合此地的台词。

 “仙台有没有想看的电影啊?”

 “有啊”

 她嘴里说的那部,正是我最不想提的电影类型。

 “你真要看那部吗?”

 “夏天就该看那个吧。 宫城恐怖片不要紧吧?”

 不要紧才怪啊。

 仙台想看的电影,是学校为背景的所谓的B级恐怖片。她完全不像是看这种电影的人。而且,我连恐怖片的预告都不想看。与其要看这部片的话我都想现在掉头回家走人了,但要是跟仙台说我不想看了,又少不了被仙台捉弄一番了,还是别说了。

 “…….”

 “咦,难不成宫城怕鬼片吗?”

 见我默不作声的仙台追问道。

 “才不怕呢,我就是想看点别的电影”

 “我懂了。你是那种,一到晚上就怕鬼不敢去上厕所的人吧。”

 “才怪呢”

 “才怪的话,就一起看恐怖片吧?”

 仙台一脸开心地说道。

 都到这一步了,就不能说我不想看了。不过,真要一起看恐怖片我也头疼。

 “…虽然不可能有幽灵,但厕所里伸出一只手还是有可能的哦”

 感觉有东西在身后。

 虽然我清楚什么都没有,但一个人在家有时难免会突然感觉好怕。这种时候,哪怕厕所里伸出个手来都不奇怪。

 “宫城,父亲回家很晚的吧?”

 岂止是很晚,他基本不回家。不过,也没必要特意将这种事情挂在嘴上,我闭上了嘴,仙台嘻嘻笑着说道。

 “没关系哦,就看宫城想看的电影吧。毕竟,大半夜不敢去厕所就麻烦了呢。”

 “你是在小瞧我吗?”

 “才没有呢。就是觉得你像小孩一样真可爱呢”

 “果然是在小瞧我嘛”

 “才没有呢。不过,宫城不是喜欢看Happy end的片吗?这部不算Happy end的吧?”

 我要看的电影,原作漫画里女主挂了。虽然结局和仙台所说的不算happy end有所不同,最后女主和一个暗恋她的男生在一起了,不算是烂尾。

 不过,比起电影的结尾,我更好奇仙台的记性。

 我记得前不久她说过这本不算happy end的恋爱小说很无聊,确实说过一回。

 “你还记得呢”

 “别剧透。剧透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仙台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明明, 你都已经读完整本了。”

 “的确呢。话说,不算happy end的电影还行吗?”

 “虽然不算happy end, 但我仍然喜欢呢”

 “那就买票吧。”

 仙台面带微笑地转过身去。

 今天的她,笑容比平时更多了。

 因为是朋友。

 就算是这种理由,因为昨天稍许不同的仙台的错,电影开始了我也心神不宁的。

 离落幕还有俩小时多。

 我们一直没离席地看到了最后。

 身边的仙台也是看到最后也没起身。

 我跟没看完落幕就走的人八字不合。因为落幕后还有附赠的彩蛋,而且我还想再感受下电影的余韵,仙台是能陪我看到最后的人真的太好了。

 虽然一开始很难集中精神欣赏电影,渐渐地我就没注意身边的仙台了。看电影期间,没必要和身旁的人交谈,只需要专注于眼前。虽然看了一半我才聚起精神,不过还是能专注于剧情了。

 “宫城,好看吗?”

 随着电影院灯亮起的同时,仙台笑盈盈地说道。

 “还可以哦”

 短短回答后,我便起身了。

 虽然电影没忠于原作,但做的真心还不错。不过,不清楚仙台怎么想的。我从未听她提起过什么电影好看,也不清楚她喜欢什么剧情的电影。

 “仙台呢?”

 我边走边问道,她面不改色地说道。

 “还不错呢”

 “真的吗?”

 虽然她表情,和声音里都没有透露半分扫兴。但她平淡的态度让我反问了一句。

 “真的哦。真的不错呢”

 她用开朗的声音例出几处情节的感想。然后又说了句真不错呢。然后停下了脚步。

 “接下来干嘛呢?要不去哪儿逛逛?”

 电影院前,仙台征求着我意见去哪逛。

 “去逛是指去哪儿逛?”

 我没有看完电影后的打算。

 正因没打算,才反问了一句。

 “要不,去逛逛衣服吧?”

 “我才没仙台这种爱好”

 “那就随宫城,逛你喜欢的衣服吧”

 “我又没什么衣服要买”

 衣服,我衣柜里一大堆,也没什么想买的衣服,跟仙台一起买衣服也怪尴尬的。

 “那要不,吃点什么再走吧?”

 仙台温柔笑着看着我。

 “行啊,去吃什么啊?”

 “吃点清淡的吧。你想吃啥?”

 “由仙台来定吧”

 “对啦。宫城,喜欢甜食对吧?”

 我吃仙台喜欢的就行。

 我让她来挑目的地虽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但似乎却没传达给她。仙台,连目的地也附和着我。

 虽然也不赖。

 我跟舞香她们,就是直来直去地想吃什么就说什么。

 不过,如今仙台这么说我却开心不起来。

 理由我心里有数。

 仙台总是很温柔,总是面带微笑。

 这里的仙台,和学校里看到的仙台如出一辙。

 盈盈而笑,谈笑风生。

 如今的她,正是曾高二时不会找我搭话的那个同班同学,是那个曾对我置若罔闻的同班同学。从见面以来她就一直这样。

 这个仙台,不是那个我所认识的仙台。

 “抱歉, 果然还是算了吧”

 我,笔直地走向车站。

 “喂,宫城。你要去哪儿?”

 如果是在我房里的话,她早不满地抱怨了,不过身后紧随的声音还是那么地温柔。

 真令人作呕。

 我胃里翻江倒海似乎要把白天吃的全吐出来了,我加快了脚步。

 “我走了”

 我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就完了? 太早了吧?”

 “不早了”

 只会附和我的仙台真无聊。

 和这种仙台一起一点都不开心

 “那我去下宫城家,可以吗?反正还早”

 说着,仙台便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回头,她依旧面带笑容。

 “宫城讨厌我的话就不去了,能一起回去吗?”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算不去宫城家我们也是同班的电车,回家的方向也一样。一起回去吧。今天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仙台似乎还想继续朋友游戏,抓着我胳膊死死不放。

 她所说的,倒也不奇怪。

 我家离仙台家还挺近的,回家的话一起走也正常。不过,一起回去的话说不定就会遇到熟人,来这么远的地方约会就没意义了。

 “确实如此,但被熟人看到就麻烦了”

 “中元节大家都回老家了,才不会偶然碰到呢”

 她不负责任地断言道,仙台拉扯着我的胳膊。

 “万一碰到了呢”

 虽然今天的确是中元节,但又不是所有人都回老家了。

 “不会碰到的。 一起回去吧”

 仙台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走,我无可奈何地走在她身边。

 现在的她总比刚刚那个没有半点自己灵魂的她要好。

 她稍微强硬地,诉说着自己的意见。

 虽然我很不爽她这种态度,但总比傀儡似的仙台要好。虽然想法如此,她还是挂着一如既往没有破绽的假笑,她果然让人不爽呢。

 仙台一边走,一边打开话匣。

 无论我搭不搭理她,她都一直陪我聊个不停,在等车站电车期间也是,坐电车之后也是,跟我聊个不停。

 轰隆隆地电车动了。

 景色一闪而过,很快就到家了。

 无论是耀眼的街道,还是鲜艳的绿荫,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景象。明明不讨厌仙台的声音,她的声音却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和车内混杂的杂音一起,消散了。

 到站后仙台下车了,我也下车了。

 我们走进了这被高楼大厦包围的,熟悉的街道上。

 我们已经经过了仙台家,她似乎没意识到,一直跟在我身边。但是,我什么都没说,也不想说。

 我讨厌这种气氛。

 气氛和我的嘴一样沉重,我不知所措。我想强行尬聊,但嘴仿佛是被空气给堵死了似的。仙台肯定也觉得,和闹脾气的我在一起也没意思吧。

 不过,她一直伴随在我的左右,没有不告而别。

 “结果,还是来家里了”

 我习以为常地给房里的仙台端上冰麦茶,然后坐在桌前她的身边喝着汽水。

 “你是要赶跑朋友吗?”

 “你还在玩朋友过家家吗?”

 “今天一天我们都是朋友吧”

 仙台背靠窗故作笑脸地说道。

 这种装好人的人,怪讨厌的。

 肯定,仙台也察觉了装朋友也是没有意义的。装的朋友无论何时都不过是装的朋友而已,绝不会成为事实。

 “仙台,刚刚的电影,真的好看吗?既然是朋友的话,就实话实说吧”

 虽然电影的感谢怎样都无所谓,但我不想被她欺骗。虽然没有继续装朋友的必要了,但朋友的话回答这点问题应该还是成的。

 我看着仙台。

 刚才为止还聊个不停的她却轻叹了口气。

 “…我清楚这是故意催泪的,太做作了。所以还是漫画更好看”

 她没有看我眼神,不过,仙台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跟刚才不同的感想,我不觉得这是在说谎,但是,我对着回答也不满足。

 “可以了吗?”

 仙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

 对电影风评不一。

 这种事情和舞香她们看电影时也发生过,跟仙台喜欢的电影不一样也就罢了。

 问题在她的态度上。

 一直故作笑脸的仙台,感觉和外人一样。

 “果然,我跟仙台当不成朋友呢”

 今天,这个一直游荡在我心里的话被说出了口。

 原以为和她一起做朋友之间的事,就算没能成为真的朋友,也能修复我们之间逐渐崩坏的关系,结果只是一厢情愿啊

 跟朋友的仙台一起一点都没意思,我不想和这种仙台一起。然而,我也不想和她一起,回到原来那份扭曲的关系中。不过,她依旧白费功夫地努力着。

 “明明还没过半天你就得出结论了?”

 仙台淡定地说着,然后喝起了麦茶。

 “这样再弄几小时也不会有变化吧”

 “你到底是对什么不爽呢?”

 “全都不爽。今天的仙台,好恶心”

 “没必要说得这么过分吧”

 最后,她,哈地叹了一口气,仙台将玻璃杯放在了桌上。

 “都是宫城说想玩朋友过家家的,我才答应你要求的哦”

 “我才没要求你干这个呢”

 “你都约我看电影了,不就等于是要求了嘛”

 “不过,一开始说要看电影的人是仙台才对”

 “宫城不是也说了要去吗”

 她用抱怨的语气说道,然后躺在了床上,摆出了一个很不礼貌的大字形。裙子也要被弄皱了。

 “仙台,别在人家床上滚来滚去的。裙子要走光了哦”

 “只要宫城别瞎搞,就不会走光”

 她的回应没有丝毫干劲,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就算叫她别捣乱,她也死死抓着我肩不放。我抓住她脱力的手臂。

 她的无袖衫下的手部并没有晒黑,完全不像烈日之下还要每周来我家三次的样子。看着玉肤如雪的胳膊,她还弄了个不张扬的美甲。

 平时摸她的话,她早一脸不爽地开始抱怨了,我将手放在她肩上。从胳膊一直慢慢挪到她手腕。眼前的仙台,一声不吭地,还是一脸扫兴的样子。

 我略微将脸贴近她的手腕。

 然后亲了上去。

 “不是宫城说,别瞎搞的吗”

 仙台不爽地说了嘴,瞪了瞪我。

 这下她,终于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仙台了。

 果然,这种仙台才好呢。

 虽然这话不假,但看到不开心的她,就仿佛有心如刀绞的痛扩散到全身,我握她手臂握得更紧了。

 “不就是碰了下嘛”

 我风轻云淡地说道。

 “才不是碰,这是亲吧。刚刚的那个。宫城难道会和朋友做那种事吗?”

 “对朋友不做,但仙台又不是朋友。而且,朋友过家家已经结束了”

 每周闲聊过无数次的我们,成为朋友也不奇怪。不过,一开始虽然不对劲,又或许是至今为止的时光都怪怪的,我从没称仙台为朋友。

 我再一次将嘴唇靠近她的胳膊。

 不过,这次她在我嘴唇亲到之前就扯住了我的刘海。

 “喂,不是朋友,并不代表什么都可以做哦”

 她强辞说道,又啪地敲了下我额头。那个温柔可人的她已经消失了,没有半点影子。

 “那仙台同意的话,不就没问题了吗”

 说没问题是骗人。

 就算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这也不好。越发变得难以启齿了。我虽然心里也清楚,但身体却无法违抗这份想和仙台亲密接触的欲求。况且,仙台老实回家的话就不至于如此。习以为常地待在我房里,就会这样。

 我叹了口气,在她胳膊上咬了一口

 “仙台好疼”

 明明我咬得都没用力,仙台还大惊小怪地喊疼,然后加了句“我才没同意呢”

 “那你倒是早点说啊”

 “暑假的宫城没权利命令我”

 她麻烦地说罢后,起身了。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揉了揉被咬的地方。

 “哪怕到了暑假我也想命令”

 “那天是特例。今天又没赐予你这种权利”

 “有权利就能随便干了吗?”

 我很清楚,怎么得到命令仙台的权利。所以,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了五千元,放在仙台前面。

 “这下就行了吧。听我命令吧”

 “钱又不是万能的。而且,我已经收过你钱了”

 “那是家教的钱。这是命令的钱,收下吧”

 我将前强行塞给了不肯接受的她,但她没有收。岂止如此,她还踢了我一脚说了句“不要”。

 我坐在仙台身边,将无处可去的五千元放在俩人之间。

 “仙台,听话”

 这是规矩外的举动,她当然可以拒绝。实际上,仙台也没收下五千元。五千元一直夹在我和仙台之间。

 真没办法。

 我放弃地将手伸向五千元,仙台见状叹了口气,然后,踢了下地板。

 “—虽然不是什么都能做,但你这么想亲就亲吧”

 她认命般说着,转向了我这边。

 我们从没规定过,可以亲哪里,可以怎么亲。

 我静静轻抚她的脸颊。

 这次她没有抵抗了。我用手指拂过她的下巴,然后摸了摸她嘴唇。因为我将脸贴近她也没抱怨,于是我就而她唇对唇吻在了一起。

 不过,只是浅吻了一口,很快我就移开了。连她的娇唇的柔软和温度都尚不清纯,我看了下仙台,她不满地说道。

 “刚刚的那才不叫亲吧”

 “你又没说怎么亲”

 “真的,气死我了”

 虽然嘴上说生气,但她却没有离开我,而是坐在我身旁。

 因此,我又亲了仙台一口。

 我和她又不是朋友,接吻也没关系。

 这可能是狡辩,但仙台也亲吻过我无数次,所以她也没法抱怨。而且,她真要讨厌早闪人了。

 我这次亲地不上次更用力,确凿地感受着她娇唇的触感。

 近在咫尺的仙台的娇唇,同几天前一般柔软。

 明明有着烈日下行走而流的汗味,配上洗发露的味道却十分好闻。

 我们唇齿相依地热吻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会这么舒服。不过,我欲罢不能,不清楚为什么我老想和仙台更进一步。我还想,再多多行使下和她亲密接触的权利。

 我握住仙台的手,唇和唇吸地更紧了。弄得柔软的嘴唇火辣辣的之后,她离开了我的唇,用枕头拍了我脑袋一下。

 “为什么,这个由我来做就不行啊?”

 仙台抱着枕头看着我。

 “仙台老瞎搞,所以不行”

 要是只是接吻还好,她可不会这样。就算没命令,她也会越过命令得寸进尺的。而且,仙台瞎搞时从来不问我意见。所以她想做的,我都应该拒绝。

 要想平稳渡过剩下为数不多暑假的话,就应该如此。不过,仙台仿佛接吻是家常便饭似的说道。

 “只要不瞎搞就能做吗?”

 “今天不可以”

 “也就是说今天之外的日子就可以咯?”

 “仙台,烦不烦啊”

 仙台老多嘴说些有的没的,我为了堵上她的嘴,又将脸靠了上去。

 仙台呼唤着我的名字。

 不过,我没有回应她,而是给了她一吻。

第七点五话 幕间 与宫城雨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