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点五话 幕间 与宫城雨后的故事

第二卷  第七点五话 幕间 与宫城雨后的故事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今天天气应该是多云的。

 我单手撑着伞看着楼梯口。

 天气预报虽然能预测天气,但不是绝对准确的。所以,下雨也不足为奇。梅雨季还没结束,所以多云的天气下雨也不足为奇。我料到会如此,特意带了把折叠伞,所以没问题的。

 ——本该如此的。

 今天哪怕有伞我也不想离开学校。

 楼梯口外面,仿佛和学校是不同的世界一般。

 放学后,我等待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的羽美奈的期间,下起了倾盆大雨,大雨有仇似的淋湿了整片城市。雨伞似乎都不起作用了,我犹豫要不要离开学校。出去了绝对会被淋湿。先不提有家长开车接送的麻理子,但有男友撑伞接送的羽美奈肯定会被淋成落汤鸡。

 “该如何是好呢”

 要是直接回家就万事大吉了。被淋湿泡个澡换身衣服就好了。不过,我现在不得不去宫城她家。虽然她可能会借我浴室和更替的衣服,但我不想借她衣服穿。她肯定不会那么老实地借我吧,感觉她肯定会命令我做些奇怪的事情。

 我有点犹豫地掏出了手机。

 我想发她条消息说今天雨太大就不去了,然后又住手了。

 发消息是宫城的职责,不是我的职责。

 与其回没人欢迎我的家,不如回虽然不热情但还是会端给我麦茶的宫城家。

 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哪里更舒心。

 被淋成落汤鸡这些都是些小事。

 一提到替换的衣物,我就想到宫城的事情,我收起了手机。撑起伞离开楼梯口。果然雨伞没有用,说是倾盆大雨可能有点过了,但还是令我不愿外出的滂沱大雨。

 这雨下得也太大了吧。

 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回家,而是加快了脚步,前往了把人用领带捆住,命令人舔脚的宫城的家里。虽然我对服从命令并未感到不满,但着实无法理解冒着大雨也要去她家的我自己,

 在无边无际的大雨中,我艰难地向仙台住的公寓前行。

 制服好冷。

 虽然到了七月,但还不算穿淋湿制服也行的盛夏。

 最近的我们向不对劲的方向发展了。

 现在回头的话,还来得及。

 虽然想法如此,我却丝毫没减缓自己脚步的速度。

 眨眼间,我便收伞站在了宫城公寓的门前,我按了按门铃。宫城不耐烦地帮我开了锁,我坐上电梯。衣服粘在身体上怪恶心的。我咽下了自己的叹息,在六楼下了电梯后,来到宫城的家中,她用平平无奇的声音来迎接了我。

 “你没带伞吗?”

 “带没带看一眼就明白吧。抱歉,我能借一下毛巾吧?”

 “就这么进来吧。 我借你衣服你进来换吧”

 玄关的宫城理所应当似的说道。

 “走廊会被弄湿哦?”

 我浑身都湿透了。只要脱下鞋子走一步,就会在走廊留下一个水渍的脚印。多走几步,怕不是会留下不少脚印吧,而且制服也滴着水。虽然用毛巾擦干也会弄湿走廊,但总比不擦要强

 “没关系。弄湿了再擦就好了”

 宫城格外认真地说道,她看着我。

 “这不好。 借我毛巾吧”

 “那我吧毛巾和更换的衣服给拿过来,你就在这更衣吧”

 “在这里?”

 “这里,除了我又没别人啊,也没别人会来吧。 而且衣服用毛巾擦也擦不干,仙台穿着制服的话走廊和房间都会被弄湿吧?”

 她说的没错。

 毛巾才擦不干净。就算将胳膊和大腿擦干了,制服里面也湿透了。就算借条毛巾擦擦也会留下水渍。

 这种事情我也清楚,但不想服从她,是因为她说的也不全对。

 这里是她家的玄关,玄关可不是脱衣服的地方。然后,虽然除了宫城就没别人了,但就算家里没有别人,宫城还在。而且就她当着我的面,盯着我看。

 她应该回下房间,或者回避一下之类的。

 要是我在这里换衣服的话,宫城就应该如此吧。不过,她却没有。甚至她看起来像故意不回避似的。看上去宫城在强调自己就非要在这里似的,我不想服从于她。

 “我不想在玄关这里脱衣服”

 我坚决地说道。

 “你要真担心弄湿走廊,就在这里脱掉吧。”

 “借我毛巾吧”

 我开门见山地说道。

 虽然衣服纽曾被宫城解开过几次,但这都不是我自己主动的。可是,今天却截然不同。今天非得要自己解开衬衣,脱下制服,而且还是当着宫城的面。

 宫城非要我在这里脱衣服似的,明明没命令却脱衣服,跟学校里的更衣可不太一样。我看她不只是更衣还心怀鬼胎,所以我用拒绝的眼神看着她。

 “我给你拿个东西你等一下”

 她好像是放弃了,又或者好像是想起什么了,宫城突然说道,然后回房拿毛巾去了。

 “….制服,该怎么办啊”

 而且穿着也难受,我还是想换件衣服。

 应该接受宫城提议借她的衣服来穿穿的,当着她面换也没什么。另外,拘泥于是不是自己主动脱衣服更奇怪吧

 要是不下雨就好了。

 晴天的话,宫城就不会要求我脱掉制服了。也不会因为冰冷的制服而感到不爽,更不会去试探她话里的话了。

 “啊啊,真受不了”

 我解开了扎头发的发带。

 就是接吻后,我们间也没多大变化。虽然被她用领带绑起来后,被她舔了耳朵,还说“仙台可真涩呢”之类的话,也仅仅如此罢了。

 不过,也许是我老被她单方面地做各种花样的命令,才想歪了。我明白,是我自己想多了。没必要对这种无所谓的事情太在意的。

 正当我想些有的没的东西之际,宫城从房里回来了,还递给我了一条浴巾。

 “谢谢”

 我道谢后接下了她给我的浴巾,擦了擦头发。

 “仙台,你制服咋办啊?”

 宫城盯着我说道。

 她就不能不这么盯着我看吗。

 “我擦擦就好”

 “不好”

 “宫城,你好烦啊”

 “我借你衣服吧,所以脱掉吧”

 “….你就这么想脱我衣服吗?”

 “没错。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被撑伞也没卵用的大雨淋成落汤鸡后,来到了这里。

 不换下湿透的制服的话,立马感冒也不是件怪事。

 “别动”

 宫城说罢,便抓住了我的手。

 她视线挪向了粘在我身上的衬衫上,她要干什么不说我也清楚。

 “命令?”

 我发问后,她理所当然地回了句。

 “没错,是命令”

 大概,马上将发生和更衣大不相同的行为吧。

 我应该挣开宫城的手的。

 玩橡皮擦藏猫猫那种笨蛋游戏的那天,我们新添了个“不准脱衣服”的规矩,她的行为可以说已经犯规了。这样,我就可以无视掉她这个“别动”的命令了。

 不过,我却一言不发,宫城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我的手重获自由,但我没有推开宫城,而是自然地垂下手。我还没同意,她的手就摆布起了我的领带,然后,解开了我俩枚纽扣。

 我有接受这命令的借口。

 这样穿湿透的制服会感冒的,所以要换衣服。

 这点倒是毫无疑问,千真万确。

 “我没衣服换”

 我对视线直勾勾看着我的宫城说道。

 换衣服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脱下湿掉的制服的话,就需要穿件干燥的衣服了。

 “我刚刚都说了,我衣服借你”

 宫城的手,伸向了我在这里从不解开的第三枚纽扣之上。

 她看上去也没有乐在其中。

 现在的情形以及这时的她都感觉好没意思。但尽管如此,我也无法违抗命令

 宫城的手缓缓解开第三枚纽扣,又伸向了第四枚纽扣。

 虽然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提出,不准脱衣服的这个规矩,但我想起这件事没讲明白。似乎只是我说要加这条规矩,她并没有同意。衣服湿透了理所应当是要脱掉的。宫城只是帮了我一下而已,帮我这个不敢在别人家脱衣服的人脱衣服而已,她只是在做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行为没有半点毛病。

 在我恍惚之际,宫城的手解开了我全部的纽扣,解开了我衬衣。她直愣愣的眼神,看向了我湿透的身体。

 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和宫城曾是同班同学,也一起更衣过。虽然记不清当时她穿的是怎样的内衣,是怎样的身材,但过去我确实见过她只剩内衣的模样。太在意反而才更奇怪了,我寻找着被看下也没什么的借口。

 今天的我不对劲。

 可能是因为下了大雨吧,也可能是因为被宫城死死盯着。搞不好,是冰冷的身体影响了我的判断。

 宫城的手伸向了我文胸吊带。

 她稍微拉开我吊带后,我身体僵住了。

 我应该阻止她的手。但是,既然被命令不能动了,我就不应该动,而且现在的我连内衣也湿了那脱下来也是应该的。

 没错,真没办法呢。

 我轻叹了一口气。

 不过,宫城的手在拉开我文胸吊带后离开了。

 “你不抵抗吗?”

 宫城都做到这一步了,却心虚似的说道。

 “命令我别动的,是宫城吧?”

 “想抵抗就抵抗吧”

 “等你犯规了我再抵抗”

 “这都不算犯规吗?”

 “要是衣服没湿的话,我早把你鲨了”

 下雨后,制服被淋湿了。

 放着不管肯定会感冒的。

 而且也没必要服从于那个模糊不清的规矩。

 “也就是算特例吗?”

 “没错。毕竟这样会感冒的”

 “不过,我都还没给你五千元呢”

 宫城真的耸。明明决定命令做什么的人是她,她却逃避似的找退路。

 “你不打算给吗?”

 “等下给”

 她的话听上去是找借口,然后她将手贴在了我的胸口。

 好温暖。

 不过,好奇怪。

 明明宫城暖暖的手只是贴在了我冰冷胸口的外侧,我的身体里却暖了起来。仿佛是直接抚摸我心脏般的暖意,让我不禁想逃离这里。不过,身体却一动不动的。就像是被她的手紧紧粘住一般动弹不得。不过我心脏却砰砰跳得飞起。

 仙台,你好冷”

 宫城喃喃道。

 “因为被淋湿了”

 我回了句理所应当的话,我盯着宫城看了看。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视线似的,她用手轻抚我的脸颊,又摸了摸我的唇后,移开了。

 我们逐渐偏离正轨

 脱衣服这种行为,还可以用怕我感冒的借口敷衍过去。不过,就没法解释刚才她那举动了。无论是宫城深情注视我,还是用手抚摸我的脸颊和嘴唇,都不是正常的行为。

 宫城给我借口消失了。

 因此,我不得不阻止宫城,我本不该接受她的。但宫城稀里糊涂的,搞得我也跟她一样稀里糊涂的了。我任由她肆意摆布着。

 如果是用领带捆住我手之类的过分命令,我抱怨两句也是应当的。要是她毫不犹豫地脱掉我文胸的话,那我就此离开回家自然也是应当的。

 不过,她下达这半成不就命令后,居然还犹犹豫豫地住了手了。我反倒想帮她一把了。

 我一反常态地没阻止她,反而伸手抚摸宫城的脸颊。

 “宫城好温暖呢”

 这是不该有的温暖。就该让我冰冷的身体保持冰冷的状态的,这样我发热的身体就会冷静下来。虽然想法如此,我还是继续轻抚宫城的脸颊。我犹豫要不要也学她一样摸摸她的娇唇

 宫城握住了我的手。

 然后,将她的脸贴了上来。

 和她四目相对那刻,我就明白她想干嘛了。

 我闭上眼的话,就能和她接吻了。

 宫城又靠近了一点。

 我对近在咫尺的她也并不算了如指掌,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清楚。

 宫城,在自己家里却穿着制服。

 她老是这样。

 我从没见过制服装之外的宫城,

 我好想见见与众不同的她。

 比如说,和我一样解开领带、解开全部衣服扣子的宫城。

 唯独只有我被脱光也太不公平了。因此,我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愚蠢的想法。

 宫城好像是察觉到了我这不正经的想法似的,她松开我的手后退了一步。然后,又打开了我的衬衣胸口。

 宫城轻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亲在了我的胸口。用力吮吸着,我的体温和宫城交融着。我理性随着雨一起消散了似的,我想和宫城更深入地接触,我抓住了她的肩膀。

 ——不可以。

 正当我想搂住她之际,她的娇唇离开我的身体。

 宫城用手指摸了摸刚刚亲过的地方,然后并不温柔地用力按了按。恐怕她又想像过去一样在我身上留下了她的吻痕,她用手指确认着吻痕。

 宫城大概心里也有数,这里和胳膊上的吻痕大不相同。就算痕迹消散了,也会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不只是我,大概,宫城也一样吧。作为我俩暧昧犯规的行为的报应,一直铭刻在我们心中。

 宫城贴上前又想亲一口。

 我赶紧用力抓住了她的肩。

 “你不脱我衣服了吗?”

 宫城应声抬起了头。

 “吻痕,应该不会持续很久吧”

 她没继续脱我衣服了。这本该是让人安心的事情,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不过,我心里却莫名的大失所望,我对自己这迷途的想法叹了口气。

 “这种程度一下就消了没事的”

 说着,宫城一脸害羞尴尬地离开了我。

 “我去拿衣服来”

 她小声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我。

 看到她背影,我想起了书店和她初遇时的那天。

 她乌云密布的那天的背影,和如今的背影有所不同。我在那天得到了自己的归宿,那就是宫城的房间。

 那么,今天我到底得到了什么呢。

 ——还是别瞎想了。

 我将前面大敞开的衬衫紧紧捏在一起。

第八话 并非朋友的宫城所做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