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话 并非朋友的宫城所做之事

第二卷  第八话 并非朋友的宫城所做之事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醉生梦死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我和宫城玩了朋友过家家,然后来到她家,和她接吻了。

 昨天就仅仅只是做了这些而已,存钱罐里却多出了宫城给我的五千元钱。用五千元换一吻。而且,五千元给的还是太多了。

 接吻之后我说了好几次,这钱我不收。宫城却不肯退让。于是存钱罐里又多了一笔强行塞给我五千元。今天的我,还没睡醒就迷迷糊糊地来到宫城的家里。

 简单来说,因为睡眠不足我大脑已经死机了。

 虽然没到打瞌睡的程度,但眼皮有点累于是我就躺在了宫城的床上。闭上眼后就嗅到了平时没怎么在意的宫城的味道,本该发困的大脑却一下清醒了。

 真讨厌呢。

 我睡不着的理由无非就那几个。

 理由我不会一一列举,因为列举了也不能消除我的困意,总之由宫城背锅。功课中途休息的如今,我也因为她无法安然入睡。因为她现在不在这里所以也没法抱怨,我赶紧小睡一下。

 宫城现在应该正在厨房里,给空杯里倒着汽水和麦茶吧。

 自从我告诉她我讨厌汽水之后,宫城就一直一根筋地招待我麦茶。她从未曾问过我喜欢喝什么,或者想不想喝点别的。明明都在一起一年多了,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也好吧,但是这么说来我和她是一样的,都没怎么去了解对方。

 我闭紧双眼,清澈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很快就听到开门声,和宫城抱怨的声音。

 “仙台,别睡啦”

 “我醒着呢”

 我霸占着她的床说道,然后听到了玻璃杯搁在桌上的声音。

 “你眼睛不都闭上嘛”

 “现在是休息时间,睡一下总行的吧”

 我转了身朝向宫城的方向后,蜷缩着身子。

 “仙台,醒醒吧”

 她来到我身边后,摸了摸我的脸颊。

 我睁开眼后,发现宫城正坐在床前。

 昨天她也是这样,成不了朋友的宫城昨天也是这么轻率地抚摸我的。

 她这个老是不爽但又自作主张的家伙。

 昨天的宫城似乎对我很不满,抛下我就打算回家了。不知道是不是我陪她朋友过家家时触碰了她的逆鳞。我至今也不清楚自己错在了哪儿。

 过去宫城也曾说过我们才不是什么朋友,结果这次她直接宣判了我们以后也不会成为朋友,还说了我好恶心。

 这可就没意思了。

 她现在那若无其事的态度,也让人生气。不过,朋友这个词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倒也是事实。

 何止如此,跟她成了朋友才叫头疼呢。

 无论是气氛,还是距离,一切感觉都不对劲。

 朋友这个词,是离我们最近也是最遥远的,跟我们俩格格不入。就仿佛微不足道,又仿佛举足轻重的一片无处安置的拼图。

 “习题册,还没做完呢”

 宫城静静地说着,便将手从我脸颊滑向我侧颈。我正打算喊痒之前,她将手掌停在了锁骨上轻轻揉了揉。

 “你自己先做吧”

 “我有些题不会做”

 明明她自己提出习题册的,宫城却呆在我面前不动了。她要做的习题册,在她身后的桌上不在我脸上。她方向看错了吧。

 如果没与宫城在书店前相逢的话,别说成为朋友了我们压根就聊不到一起。更不会有如此亲密肢体接触,然后就那样地高中毕业吧。

 我们原本就不是那种能成为朋友的那种人。即便如此,能成为朋友自然是最好了,不过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了吧。

 我握住了宫城放在我锁骨上的手。

 “怎么啦?”

 宫城低声说着便打算抽开了手,我握紧了那只手问道她。

 “你现在,是不是心动了?”

 “…现在?”

 “没错,现在”

 “才没呢,不过…”

 “不过?”

 “仙台呢?现在,你心动了吗?”

 “没有吧”

 虽然很在意身旁的她,但现在我心脏并没有怦怦直跳哦。再说了,我现在又没有宫城手牵手在街上奏。不过,自从,宫城成为我身旁的归宿后,我就没有半点不满和不自在了。

 我放开了宫城的手,摸了摸她的娇唇。

 “你今天也想接吻不成吗?”

 我静静问道,她静静回复道。

 “…难道不行吗?”

 “不晓得,鬼知道呢”

 这是正确的呢。

 还是错误的呢。

 虽然一切都能用是非对错来分类,不过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然而,我和宫城间的关系,就是这种暧昧不清的东西。

 她这五味杂陈回复,太过于模棱两可。如果非要刨根问底的话,我怕会破坏掉这一切。那么,就别管它就好。而且,哪怕我对宫城说“不行”她也不会听话的。

 “宫城。不会的地方,我来教你吧。”

 我起身,看向了桌上。

 我心想,教下宫城不会的问题,再做下新学期的预习,今天的功课就算搞定了。

 我正打算下床时,宫城先站起来递给了我了某个桌上的东西

 “给”

 她粗鲁地说着,将五千元钱递给了我

 看来她是不打算做题了,我坐在床上看着宫城。

 “我才不要呢”

 “收下”

 “你不会觉得钱是万能的吧”

 “难道不是吗”

 宫城这句话,就是不能用是非对错分类的一句话。

 虽然五千元是连接我俩的必需品,但暑假里并不需要这钱。因为我已经以家庭教师的名义收过了这五千元,没理由再收了。

 “有什么想命令的,直接命令就好了。最近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命令就当是包在家教费里就好了”

 说不用对宫城操心了是有点吹过了,但宫城不懂的地方明显减少了。新学期成绩肯定会提高吧。

 “这个和那个不是一码事。收下吧”

 宫城一脸理所应当地,将五千元放在了我膝盖上。

 这五千元,和暑假前的五千元可不一样。

 按这个语境,这钱和昨天的五千元是一样的。

 恐怕她等下会命令我接吻之类的事情吧,接个吻而已不至于收钱。就当是包含在家教补课费里就好了。特意付我五千元,反而把不值一提的事情搞得郑重了。

 我强辞下,宫城的眼神动摇了。

 我看到她不安的神色后,我也深叹了口气。

 恐怕,她是害怕被拒绝吧

 我折好膝盖上的五千元,放在了床上。

 “我收下算了,随你命令吧”

 听到我淡定的声音后,宫城一脸欣慰。

 反正,她也搞不出什么花样。

 明明命令时她那么趾高气昂,宫城也太畏手畏脚了。

 “那好”

 命令前,宫城凝视着我。过了一会儿后,她命令叫我别动,正如她无数次命令过的那样。

 我就猜到会这样。

 一切都如我所料。

 我呼唤宫城的名字并注视着她。

 明明已经是傍晚了,窗外射入的光芒还那么耀眼。

 我清楚,炎热的太阳正在暴晒着街道。

 “窗帘,不拉上吗?”

 窗帘拉不拉上都是些小事,毕竟谁会盯着那么大栋楼的这小小一间看呢。不过,今天我却格外在意这种小事。

 “闭嘴”

 宫城不爽地说道,关上窗帘点亮房里的灯。然后,她站在正坐在床上的我面前。

 我仰望着她,她轻抚我头发。她用手梳了梳我散开的头发后,宫城没有底气地将娇唇凑了过来。

 我搞不懂她这点。

 明明前不久亲我时还那么理直气壮的,今天凑来时却犹豫不决的。明明她都硬塞给了我五千元,做好了接吻的准备。举棋不定的态度却像初吻一样,真奇怪。

 “把眼睛闭上吧”

 我看宫城仿佛家门口彷徨的野猫一样似的迟疑不定,如果这时我不闭眼的话,就和昨天没有区别了。

 她轻抚我干干的嘴唇后,然后抽开手。用手掌遮住了我的眼睛。明亮的房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然后我就感受到唇边柔软的触感。

 她小鸡啄米似的亲了我一下,只留下了仿佛泡芙奶油般柔软的感触。虽然和宫城唇对唇接吻过几次,不过她只会唇对唇的接吻而已。不如说,我得寸进尺反后而被她讨厌。前不久还被她咬了。尽管如此,她每次看我的表情都欲求不满似的。这次也同样如此。

 “宫城”

 我伸手呼唤她的名字,在那之前她命令道。

 “就这样给我坐好了”

 说着,宫城便坐在了我身边、不过,就算她不命令我也不会逃跑。

 “我坐好了,然后做什么呢?”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手伸向了我的大腿。

 我就不应该穿短裤来的。

 她轻动的手指,让我后悔为什么不穿件别的衣服了。

 她的手轻车熟路在肌肤上摩挲着,但似乎并没什么很深的意思。仿佛是医生给患者触诊般业务的手法。不过我还是很在意被她手触摸的地方。

 有点难受,又有点痒痒的。

 宫城的手给我这样的感觉

 她将手从我大腿处滑向我的膝盖。

 我抓住了宫城她肆无忌惮的手。

 “不是叫你别动的吗”

 她用按耐住情感的声音说道,挥开我的手。

 “太痒了。不行”

 我告诉她不服从的理由后,宫城眉头紧锁。

 她一边不满地看着我,一边揉着我的膝盖。

 果然,有种跟痒痒和难受不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我握住了宫城的手腕。宫城不悦地挣脱我的手,然后突然逼近了我。我都来不急合上眼,就被她吻了起来。

 她用手搂住了我的腰。

 我颤巍巍地闭上了眼后,唇边的感触就更加刻骨铭心了。紧密相依部分的温度热得快把我融化似的,我都没法理智了。

 先不提这种命令的是非对错,接吻是真的没法抱怨。不过,我倒是不怎么擅长被人亲。

 有我越是被宫城亲,我就越想和她更亲密地接触,越想对宫城使坏。虽然感觉上差不太多,但总有点心神不宁的。

 我握紧了抓宫城手腕的手。她离开我的唇后,我又将脸追着贴了上去,她用手掌捂住了我的口。

 “仙台,别随便瞎搞啊”

 我拉开她的手问道。

 “我问个问题行吗?”

 “不行!”

 “你为什么想亲我呢?”

 我无视掉的宫城的回复,发问道。

 “说不行就是不行嘛!”

 她似乎不打算回答地嘟囔道,然后又小声嘟囔加了一句。

 “你不想亲就别亲啊”

 “因为宫城命令我了,我没法逃”

 “这,也就是不想亲的意思咯?”

 “你真这么想吗?”

 “别我问一句你也问一句的,不是仙台曾说过的吗”

 她把我以前说过的话提了出来。

 “那么,你别命令地,试着亲吻我看看吧”

 “你是让我自己找出答案的意思吗?”

 “没错”

 我清楚。

 こういうとき、宫城は絶対に逃げる。

 这种时候, 宫城肯定会逃走。

 所以,她肯定不会和我接吻。

 “晚饭,搞点什么吃吧”

 如我所料。宫城转移话题似的喃喃说道。

 她明明对答案心知肚明却还这么怂。

 做法式吐司的这天,宫城没回避与我接吻的这件事,让我知道了宫城并不讨厌与我接吻。

 “不接吻了吗?”

 “我快饿死啦”

 “现在吃饭还早吧”

 我想逮住一直绕开这话题的宫城,但她逃避我似的起身了。

 “早点吃也行吧”

 宫城断言道,然后离开了房间。那我也只能跟着她一起去厨房了。然后,为了完成她做饭的命令,我瞧了瞧冰箱里面。

 “怎么只有鸡蛋啊?”

 我问道坐在柜台那儿的宫城。

 “里面又不是没东西”

 “话说,宫城每天都吃的啥啊?”

 “晚上,招待仙台类似的东西”

 “…果然如此呢”

 以前我看过冰箱里几次,里面几乎没什么食材,我这绝不是偶然。每次在她家吃饭时,她都招待一些速食便当,冷冻食品之类的方便食品。而且,宫城不怎么会做饭。她压根也没打算学做饭。

 我虽然已经窥见到她不能说是健康的饮食生活了,但从没见过她有过身体不适。她以后能不能保持健康我不清楚,这事不该由我来插嘴。不过偶尔让我给她做几餐饭也不是不行,但今天宫城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

 我以前用冰箱里的食材做过几次鸡蛋卷,我从为数不多的菜单中选择了做蛋包饭。

 我给平底锅点火加热,撒上油。

 要有食材就好了,不过没有也没办法。我老实地取出冰箱里番茄酱来炒饭。

 炒蛋时用的黄油是做法式吐司时用的那个病恹恹的黄油,我把煎蛋卷放在番茄酱炒饭上。不过,蛋似乎煎久了点,用刀切开蛋也没化掉。

 反正吃下去都一样了,无所谓啦。

 我对柜台处远远望着的宫城说了句“弄好了哦”,然后端去了盘子和勺子。

 现在吃饭可能有点早,不过我们还是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我开动了”,餐具用餐咔嚓咔嚓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我们一口一口地吃着蛋包饭,差不多吃完三分之一的时候,我瞄了下旁边的她,说道。

 “宫城家里老是没人呢,你家长都不回家的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个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他还没回而已”

 她微妙地答非所问的小声回答道。

 之所以至今为止她都没聊这个,是因为她不想提这个,我就只回了一句“是吗”后,就转移话题了。

 她不想说的话,我就不刨根问底了。

 不知宫城孤独地度过了多少漫漫长夜,我想这种日子何时能迎来终结呢。

 我用勺子翻了翻卖相难看的蛋包饭。

 我也不指望她能回应我的好奇心。

 我注视着默默吃着蛋包饭的宫城,然后自己又吃了一勺。

 ◇◇◇

 今天的暑假感觉比去年要短。

 一周感觉短了一半。

 大概是因为每周要来宫城家三次吧。

 去年的我从未料到,比起与羽美奈她们,我会花更多时间与宫城相处。更没想过,我会破了自己第一次来时定下的“放假不见面”规矩,也要来她家 。

 我关上教科书,说出了不知从何时起成为了暗号的某句话。

 “要放松一下吗?”

 “嗯”

 宫城短短地回复后便起身了。

 距离上次做蛋包饭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俩周,我们仿佛刹车失灵的自行车一般,一直持续着非朋友间所为的行为。

 「これ」

 “给”

 宫城がカーテンを闭めて、五千元札を渡してくる。

 宫城拉上窗帘,递给我五千元钞票。

 并不是我图这笔钱,只是这交易潜移默化地成了规矩,所以我只好说句谢谢然后收下了。

 我们无法成为朋友。

 俩人去看个电影,结果却弄巧成拙地闹了个乌龙。我们的这种并非朋友的暧昧不清的关系,反而成为了我们亲密接触的借口。

 虽然做的事情更多了,但我们并没有废除暑期间学习的安排。毕竟我是以当家教为前提改写了放假不见面的规矩的,学习还是要持之以恒的。

 但也不是每次都这样。

 不放松时我们不会做。

 放松时我们会做。

 我们并没为此约法三章,自然而然地就成这样了,只要有人说出那个暗号。

 我将五千元纳入了钱包里,坐在了床上。宫城今天也理所当然地坐在我身边。

 就算这行为并非朋友所为,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亲亲而已,然后像是抚摸人体标本似的稍微摸一下身体就结束了。不过都是由宫城主导的,她说不行的话我就不能做。

 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我来她家时再也没穿短裤了。

 “仙台,转向这里”

 宫城轻轻拉了下我胳膊,她叫我闭上眼。我没理由拒绝,便老实地听话了

 世界变暗的数秒后。

 有个柔软的东西与我的唇小鸡啄米地碰了下,又离开了。

 接吻的时间,远比等待接吻的时间要短。我睁开眼后,她不满地说道“我又没叫你睁眼”,然后她又再次吻了上来

 虽然接吻已经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但至今我也搞不懂宫城这么做的理由。

 “眼睛,暂时就别睁开了”

 说罢,宫城就像小猫小狗撒娇一般反复与我亲吻着。

 唇边的气息越舒服,越感觉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我不追求清纯的关系,但一想到钱包里的五千元,心里感觉就像布下了雾霾似的。

 即便如此,宫城的唇也太舒服了,我握紧了宫城的手腕。

 她娇唇离开后,我睁开眼。

 我跟上前又将嘴唇凑了上去,她别开了脸。不过,在我强吻宫城的脸颊过后,她踹了我脚一下。

 “说了无数次,别瞎搞啊。还有,我又没说可以睁眼了”

 “是吗?”

 “是的”

 宫城强硬地说着,瞪了我一眼。

 宫城有命令的权利,而我没有。

 “谁来做都一样吧。没什么吧”

 我从宫城怀中离开,轻轻地说道。

 不情不愿收下五千元的我,总是无法完全顺从宫城的命令。我经常违背她的命令,也经常被她瞪。

 “才不呢”

 她虽然嘴上拒绝了我,但听起来并没那么讨厌。

 大概,这算是一种放松。

 这算是个消遣。

 不一直这么做,可能是宫城有罪恶感吧。

 这种行为仅限于暑假期间。

 下周就结束了。

 无论是暑假,还是这种事情。

 只要到了新学期,就会回到和上学期大同小异的每日吧。

 正因为现在闲的没事做,我们才会做这种奇怪的事情。我们,作为不是朋友的俩人,只是不清楚如何在学习外的时间消磨时间罢了。

 “仙台,我看你没在反省吧”

 宫城看着我嘀咕道。

 “在反省哦”

 “你老瞎扯。 你等我一下”

 宫城起身了,打开衣柜。

 她翻来覆去找个什么东西,然后看向了这里。

 “我去你那,你转下身吧”

 一看到宫城拿着领带,我就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宫城手里的正是司空见惯的制服领带,不过她也不会正儿八经地使用吧。

 “你是要去学校吗?”

 我没有转身而是问道她。

 “没事去学校干嘛,这不是给我用的是给仙台用的”

 “这种命令,可还行?”

 暑假前的五千元。是宫城放学后用来命令我的。不过,自从看完电影后之后,给我的五千元的意义却变了。命令直接变成了接吻,肌体接触之类的。今天宫城也会行使命令的权利,对我做这类的事情吧。

 “这种命令是指?”

 “用领带绑住我的命令”

 “无论是什么命令,都是命令吧。清楚我要干嘛的话,就赶快转身吧”

 宫城来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

 “你真打算那么干啊?”

 “你要讨厌领带的话,下次我就给你准备麻绳吧?”

 “还是算了吧”

 命令的内容并没有严格规定过。

 虽然我也不想被绑住,但还是坐在床上背对着她任由宫城摆布。钱我都收了,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拒绝了。如果做些没用的抵抗的话,搞不好她真的会掏出麻绳。不幸的是,宫城有时就是莫名其妙地这么果断。

 她说想特意用麻绳来绑我,可不像是在说笑。这种奇怪的玩法真讨厌。然后,宫城对这种事情毫不犹豫这点更加讨厌。

 “没必要做到那个份上吧”

 我对正在用领带绑住我手腕的宫城说道。

 “因为我信不过你”

 与此同时,手腕处传来了被领带紧紧捆住的感觉,宫城还没搞定,也没让我转身。

 我就转身朝向她的方向。

 “我还没说你能转身呢”

 宫城单调地说着便站了起来,她打开柜子。然后拿来了一条薄毛巾,站在了我面前。

 “你这是要干嘛?”

 “你最好闭一下眼哦”

 她给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答复,然后用手里的毛巾遮裹住了我的眼睛。我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眼前感到了被毛巾裹住的压迫感。

 “这也太过分了吧?”

 她为了不让我乱动,剥夺了我的自由。

 虽然不喜欢她想法,但能理解。

 不过,我对连视觉都被剥夺了这事还是有抵触的。

 “毕竟不这么做的话,仙台肯定不会好好反省嘛”

 “我已经在反省了”

 “已经太迟了”

 城说完,便勒紧了遮住我眼睛的毛巾。

 “喂,你勒得太紧啦”

 我抱怨过后,她才弄松了点。但我睁不开眼,什么都看不见。

 虽然我能猜到手会被她捆住,但没料到连眼睛也被她遮住了。我也不清楚这犯规了没有。不过,也只能接受现状了。

 “宫城,你别瞎搞哦”

 我给她打个预防针,然后她回复道。

 “我就只做平常一样的事情哦”

 宫城虽然保证了,但她的话也不靠谱。视野被剥夺后就感觉心神不宁的,身边宫城也不

 “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我将身体转向声音的方向。

 当然,现在我完全看不见宫城。

 因为什么都看不见了,就仿佛突然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了一样,我感到心力憔悴想活动下双手,但手腕被领带死死捆住动不了。

 “宫城”

 她没有回应我。

 黑暗吞噬了本该好好学习的暑假,也吞噬了我身旁的宫城。

 她孤独一人渡过的夜晚是否也是如此黑暗呢?

 我正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之时,宫城温暖的手贴向了我的侧颈。

 我知道宫城就坐在我身边,有感觉点安心。

 在看不见的黑暗中,她的手顺着我侧颈移动着。

 别无他意的手,熟练地向下挪向锁骨。

 我以为她会做些平常大不一样的事,但正如她所说,她只不过是做和平常一样的事。即便是捆住了手,遮住了眼睛,宫城做的事和平常没俩样。大概,她的手法和平常差不多吧。

 不过,我却感觉和平常大不一样。

 视觉被剥夺了。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宫城那只一如既往的手,仿佛是在吸取我体温似的,缓缓在肌肤上挪动。这让人安心的手,给我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我想挥开宫城她那慢慢挪动弄得我痒痒的手,但碍事领带让我无法动弹。

 “宫城真是变态呢”

 我逃避肌肤上挪动的温度似的,长长细叹了一口气。

 宫城把人的手给捆住,眼睛也遮住了。

 对同学做这种事情,宫城怕不是疯了。之前虽然也被她绑过手,但这次比上次还离谱。

 “闭嘴”

 她冷若冰霜地说道,然后将手停在了我锁骨上。

 “想让我闭嘴的话,宫城就聊点什么吧”

 “才不呢”

 宫城冷冷地说道。

 真是小气呢。

 陪我聊聊又不会少块肉,就是稍微动动嘴而已。一直一声不吭的反而搞得我很紧张。

 不过,宫城就是一言不发。

 她默默将手在我肌肤上滑动着。

 我感受着她的温度。

 她将手放在我锁骨之下,心脏上的位置。

 抛开花五千元命令我接吻这种不道德行为不谈,宫城还是很规矩的人。亲吻也只是唇对唇碰碰罢了,摸也只是摸摸身体表面罢了。每次都很快就结束了,与那五千元价值完全不对等。

 我本以为今天也是这样的。

 不过,宫城却没有就此罢手。

 她用嘴唇亲吻了我的脸颊。

 她用放在我心脏处的手,揉了揉我的肩。在她娇唇离开我脸颊后,又亲向了我的侧颈。

 然后她一遍,又一遍地。

 温柔地拥吻着我的侧颈。

 亲吻弄出细微声响,令我更加屏气凝神了。与其说是舒服,不如说像是沾上蒲公英的棉毛似的痒痒的。被宫城热吻的地方,微微发热。她的特别对待让我有点心神不宁。

 因为眼睛被遮住了,强行被夺走了视觉后,别的感觉反而变敏锐了。

 被赐予了平常数倍的快感后,至今为止都习以为常的事情,却让人难以忍耐。

 因为手被剥夺了自由,不能推开宫城的我,开口道。

 “喂宫城”

 她没有回应我,而是继续亲吻我的侧颈。

 我踢了下宫城脚附近的位置,她才抽开那反复亲吻我的嘴唇。

 “好疼”

 我轻轻踢了一下,宫城却夸张地说道。

 “你要亲到什么时候?”

 “我没必要回答你”

 她冷淡地说罢,又开始亲吻起我的侧颈。

 然后,她又摸了摸我的下巴,似乎是在找血管似的用手指扣了扣。

 我想看看如今的她是什么表情。

 与我肌肤接触时,宫城有时会露出微妙的表情。最近没怎么摸我了,但我很好奇如今的她是什么表情。

 不过,可以的话还是不要看到她那种表情为好。

 我心想幸亏看不见她的时候,很快又反悔了。

 宫城的嘴唇亲吻过我的脸颊后,又温柔地咬住了我的耳朵。

 比起她现在的表情,我更在意她的唇和手了。

 明明她的手法并没什么深意,但却比刚才还奇痒难耐。我想让宫城住手但手被领带捆住了动弹不得。宫城试探我理性似的,上下其手不断抚摸着。

 从我的脖子,摸到我的肩。

 摸了摸我胳膊过后,又挪向了我的侧腹。

 在身体上抚摸的手,最后落在我的大腿处,不停肆意摩挲着我。

 至今为止,宫城摸我时都是那种,难受又痒痒感觉。不过,不知何时起却有了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强行喝止了宫城。

 “宫城,住手”

 这,绝对太糟糕了。

 这熟练的手法,再这么弄下去就糟了,但宫城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摩挲着我。

 “已经闹够了吧。说了别瞎搞,你忘了吗?”

 “才没瞎搞呢,平时我们做的不就是这些吗?”

 “瞎搞”

 “才没呢”

 宫城理直气壮地说道。

 她做的事情,确实和平时一样没错。但我们对“瞎搞”的定义却不一样。不过,我们也从没定义过什么是瞎搞,但让她住手的理由也太难以启齿了。

 “非要我说,在这么下去就犯规了,你才懂吗?”

 说话间,宫城的手停了下来。

 “我又没脱光你,只不是摸下而已哦?”

 “的确如此,但这违规了。在这么搞我可要真要发火了”

 规矩有不是只有不准脱衣服一条。

 还有不准使用暴力,不准做爱的规矩。

 虽然我服从命令,但不卖春。

 所以,再这样就犯规了。

 “你不是已经发火了嘛”

 “知道了就快住手啊”

 如今,我们这种习以为常地做着的行为的后续。宫城应该也懂的都懂吧。

 我们都心知肚明会发生什么,所以就不该擦枪走火。暑假之后,确实脱宫城衣服,接吻之类的做的有点过了,不过还是应该坚守最后一条线。

 “那好,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宫城紧握了一下我肩。

 不是还在摸嘛。

 在我抱怨之前,她又亲吻了我侧颈一口。同时又轻咬了一口后,方才离开。不过,她没解开领带。我身体还是不得动弹。

 “你转下身吧”

 我听话后,她帮我松开捆绑手腕的领带。

 “等下你自己弄吧”

 她的声音冷若冰霜,说完就离我而去了。

 我自己解开了眼罩,然后拿起了桌上的麦茶。然后,坐回了床上,我对将领带放回衣柜的宫城抱怨道。

 “宫城你个变态,老色鬼”

 “仙台好烦啊”

 “都怪宫城瞎搞”

 “才不对呢。奇怪的是仙台才对吧”

 宫城不满地说着,坐回了桌前。

 我将毛巾扔向她,说道。

 “以后不准再搞这些了”

 “搞这些是指什么?”

 “把我眼睛遮住,绑起来之类的”

 “你又擅自添加规矩了”

 “虽然不是规矩还是禁止做”

 “不是规矩的话,想做就做呗”

 虽然不清楚她会不会还做类似的事情,不过感觉她还会做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

 要是以后也像今天这样就头疼了。

 “不行”

 我坚决地说罢,便喝光了麦茶。

 差不多暑假要结束了。

 我打算安稳地渡过剩下为时不多的暑假。

 不过稍微放松一下的话也是可以的吧。

第九话 和仙台做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