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话 和仙台做也无妨

第二卷  第九话 和仙台做也无妨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溶解莉莉丝

 我闲着也没事干。

 没有要去的地方,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于是就因暑假最后的星期天的理由,被舞香约了。

 我们一起闲聊到处逛了逛后,来到高中后来过几次的咖啡店里聊着天。

 是个平平无奇的星期日。

 面前的舞香咔嚓咔嚓地切开美式煎饼,和去年差不多的暑假真令人安心。因为我一个人独处时会老思念仙台,舞香能来约我真的帮大忙了。

 “啊——啊,明天暑假就结束了。志绪理,作业都写完了吗?”

 舞香一边叹息着,一边吃了口煎饼。

 “都搞定了”

 “成了高考生后你心态变了吗? 我记得去年你勉勉强强才赶完的作业对吧?”

 “都高三了,要正经点了”

 因为仙台每周来我家三次。

 这话我不能说出口,所以我改口了,我给法式吐司蘸了点蜂蜜。

 一口下去后,外面脆脆的而里面像布丁一样柔软。一口咽下去后,恰到好处的焦糖味在嘴里回味无穷。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点法式吐司呢。真是稀奇呢,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作业提早做完了,点个法式吐司而已吗。 没什么稀奇的”

 “确实呢。 不过之前你不是说不喜欢这个的吗?”

 “我才发现这真好吃呢”

 虽然没吃过,本以为不喜欢的法式吐司意外对我胃口呢。

 我不想说这是拜仙台所赐,但还是来店里点了法式吐司。不过,一看到盘里的棕色吐司,就回想起了法式吐司相关的回忆,我用叉子戳了戳法式吐司。

 吐司和仙台的娇唇,到底哪个更加柔软呢?

 我脑海里浮现了些无聊的想法。本该甜甜的法式吐司里,却仿佛吃出了一丝血味。

 她娇唇咬起来好软,没料到会弄出那么多血。

 我用力挤她伤口时,弄的手指上粘的都是红色液体,还被仙台白了一眼。

 法式吐司相关的回忆愈发清晰了,仙台就仿佛历历在目。

 “果然,我要是点煎饼就好了”

 我一边看着对面的盘子,一边又吃了口法式吐司。

 “那要不,交换一半吃吃吧? 我也想尝尝法式吐司”

 “嗯嗯”

 我点了点头同意了舞香的建议,然后用法式吐司换了点煎饼吃,舞香问我要不要喝喝她的苹果茶。我说不用了拒绝了,我一口吃下同样软绵绵但味道和法式吐司不一样的煎饼。

 “对啦。明天不约吗?  明天是高中暑假的最后一天了,去哪玩玩吧”

 舞香突然想到似的说着,然后尝了口法式吐司。

 “emmm, 我有约了”

 “亚美也说要去约会,大家这么这么难约啊?”

 “要这么说来,舞香今年也基本都在补课,不是也比去年更难约了吗?”

 “这也没办法啊。话说,志绪理最近在忙啥啊?今年,你好像很忙啊?”

 “虽然也不忙,就是家里有点事”

 家里有事的借口基本都是因为仙台,我不想被追问。不过,舞香却看着我仿佛催问着我到底有啥事?

 “有点事就是有点事”

 “好可疑啊。你完全不聊今年暑假发生了什么呢”

 “才不可疑呢”

 我为了蒙混过关似的又吃了口煎饼。

 以前暑假或寒假里和他人一起的记忆,无论怎么回忆都不得不仔细想半天。不然就记不起来。

 不过,今年暑假大半都是和仙台一起的。

 也就是说,和她一起相处时比家人比朋友一起相处地更久。话说回来,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学习,而且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或许吧。

 一个教人的,一个被教的。

 本应该互相坚守本分地过完暑假的,我本没打算做那种对人难以启齿的行为的。

 仔细回顾一下,完全过了个意料之外的暑假。

 我们原来的关系急速地分崩离析。

 “唉——,你不会是瞒了我什么吧?”

 “都说了没什么”

 我一边对舞香说着,一边回想起了遮住仙台的眼睛,将她手腕束缚起来的事情。

 大概,这是暑假中最难以启齿的事情吧。

 这是犯规的行为。

 虽然我本没打算那么做,差点就擦枪走火了。

 我只是遮住了她的眼睛而已,摸了摸她而已,才没有心怀鬼胎呢。才不是我另有所图呢。 毛巾遮住她眼只是为了不被她视线干扰,领带绑住她是为了不让她捣乱。然后,只不过是比平常摸得久了点,不过,还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虽然我不是那个意思,但仙台再次来时就没和我放松了。

 “啊啊,要是再我让我休息一周就好了”

 舞香绝望地说道,我看了看她。

 “再来一周的话,最后那天你怕不是又要再来一周”

 “肯定咯。 志绪理就不想多放俩周假吗?”

 “我不需要。正常结束就好。”

 “志绪理你不要就给我啊”

 “那行,我给舞香了”

 “真慷慨啊….你想要点什么回报吗?”

 “我们又不是在做交易。因为我也不需要更多的暑假了”

 “这肯定其中有鬼。 你肯定之后会要求我做些什么”

 舞香开玩笑地说道。

 我真的不需要更多的暑假了。

 明天

 明天过后,就开学了。

 暑假再继续下去的话,我肯定会犯规打破一些不能被打破的规则的。要真那么做的话,就不能和仙台好好相处了。

 最后还有一次。

 最后还有一次,弄完就没事了。

 我不擅长为犯规的行为找借口,那就尽量别犯规吧。

 “反正暑假时间不多了,我们今天去干点啥啊?”

 舞香用叉子插了下法式吐司,问道我。

 “emmmmm”

 我将仙台从脑海里赶出,我提了几个建议。

 我们做了些建议里的几件事,和建议之外的事情后,就再见了。

 我回到家,吃晚饭。

 洗完澡,很快就钻进被子里。闭上眼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在闹钟响起前我睡醒了。虽然没睡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睡,脑子还算是清醒。

 我穿着平时的打扮,在同样的时间吃完午饭后,看了看刚买的书,等待着仙台的消息。不到一小时后收到短信,门铃响了。

 一切都一如既往。

 我轻叹了一口气后,迎来了仙台。

 ◇◇◇

 “你给多了吧?”

 我将暑假最后的五千元在玄关递给仙台后,她说道。

 “不多”

 “这周就今天一次,不用给也行吧。”

 “哪怕一次的家教也是家教。不收的话就回去吧”

 我平平地说道,仙台盯着五千元钞票看了看。然后,说了声谢谢后就纳入钱包后进房了。 我从厨房里端来的汽水和麦茶,习以为常地放在桌上。

 一切都一如既往毫无变化。

 仙台坐在我的身旁,老样子地看着桌上摊开的课本和习题册。

 一切都一如既往。

 今天过后,这段并非放学后的俩人时光就将不复存在。这么一想,似乎就感觉有点寂寞呢。

 我看了看仙台。

 她头发真碍事呢。

 今天她的头发没有编,也没有扎,我不清楚她是以什么心态渡过暑假最后一天的。唯一清楚的是,她正儿八经地看着课本。

 真无聊。

 我想仔细瞧瞧她的脸,于是将手伸了过去。不过,在摸到那碍事的头发前,仙台一脸诧异地看向了我。

 “别盯着我看,好好学习啊”

 说着,便用笔戳了戳我的眉间。

 弄得我额头痒痒的,我条件反射地推开她的手。

 我付了她五千元。

 不过,我还没付现在想做的这种事的五千元。因此,我不该做这种事情,还是住手算了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摸了摸了仙台。

 然后微微地,将脸靠近了她。

 当然,虽然我将嘴唇贴了上去,但在亲上去之前被她拍了下脑门。

 “宫城。现在放松还太早了吧,你是要放松吗?”

 她心平气和地说道。

 我从她脸上里读不透她心思。

 我不想放松。

 我觉得这么做不对。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说出我不想放松。

 “宫城。明天就上学了,好好预习下啊”

 仙台用笔尖指了指课本。

 “…钱的话,我待会给你”

 本不打算说的话不小心说出了口。

 我本不该给这个钱,本不该与她接吻的。当然,以后也是如此。然后,仙台也应该拒绝我的,大概,她会拒绝的吧。如果是为以后着想的话,我们最好无事发生地渡过今天。

 道理我都懂,我虽然想说服自己,但又想否定这一切。

 “你为什么觉得等下就可以了?”

 仙台说着,便将笔放在了桌上。

 “你现在要的话现在我就给”

 说完,我身体立马跟着动了起来

 不过,仙台拉住了打算起身的我的手腕。

 “不管是现在还是等下,都已经太迟了”

 太迟了? 为什么啊。

 她用柔软娇唇,堵住了我正打算发问的嘴。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我心脏噗通地猛烈一跳。

 为什么呢。

 在我这疑问消失前,她嘴唇就离开了我。

 “我没命令你这么做”

 我看着仙台,口是心非地说着。

 “我知道”

 “知道的话,就别擅自自作主张啊”

 “这是,命令吗?”

 “是命令”

 “是吗。不过,因为我没有收你的钱,宫城是不能命令我的”

 “所以我不是说了,我等下给你钱”

 “我不是说了,太迟了吗”

 正打算说的话被仙台的话打消了,她用力握紧我手腕。手腕好疼,我正打算抱怨时,但仙台先开口了。

 “宫城最好多想想,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吧”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仙台就又马上零距离贴近了我,与我拥吻在一起。依偎之下的身体倾倒了。虽然不是被推倒的,但也不是我自己摔倒的,回过神来背已经贴在地板了。

 “你可别瞎咬哦”

 眼前的仙台,表情严肃地说道。

 我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把脸靠近时我很快就懂了。

 接吻之前,她撩在我脖子上和脸颊上的长发弄得我痒痒的。

 她伸手撩起遮住自己视线的秀发。在我合上眼前,她就与我唇齿相依热吻在了一起,很快我尝到了一个柔软程度不同于她娇唇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她的舌头了。她用舌头撬开了我嘴唇进入了里面。

 她舌头肆无忌惮地在我嘴里动了起来。

 她那柔软度恰到好处的舌头与我纠缠在了一起,这湿漉漉地感觉直接传达进了我大脑。我明确地感受到仙台身体的一部分进入了我体内,这种感觉不算坏,但也说不上好。

 要是以前的话肯定我毫不犹豫直接咬上她舌头一口了,但仙台之前打了个预防针,让我动嘴无法咬她。

 快窒息的我捏紧了仙台的衣服,我挪开了嘴唇。

 “这种事,不可以。”

 我推开她的肩,小声告诉她。

 “我也是这么想呢”

 仙台没有说,“明明你都没抵抗呢”之类的话,而是又将脸贴了上来,她这心口不一的行动,让我比刚刚更大声地喊道。

 “仙台!”

 “这时候就叫我叶月吧。志绪理”

 “我才不叫呢,也别这么叫我”

 “宫城真是小气鬼呢”

 仙台叹着气说道。然后,习以为常似的又将脸贴近了过来。

 “….继续吗?”

 她没说不行,而是说了一句暧昧不清的话。

 “都怪宫城做那种事”

 “那种事是指?”

 我是明知故问。

 “不是你要接吻嘛”

 仙台用指尖摸了摸我的嘴唇。

 我们俩之间,曾有一个绝不能踏入的领域。以前本来是一清二楚的,但到了暑假却不清不楚了起来,我们正在踏入这个领域。

 “宫城”

 她不同于平常无比正经地念着我的名字。

 她并没有直说。

 不过,我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仙台将脸凑近后,又再次与我舌吻了起来。

 我们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对方,舌头互相纠缠在了一起。比以往更刻骨铭心的一吻,比以往更让人情迷意乱。

 我们到底是亲了十秒,二十秒呢。

 还是一分多钟呢?

 迷离间她的唇离开了我,我又回敬给她一吻。

 没有五千元介入的吻没有疑问。明明本该诧异的事情却极其的自然,就好像我们接吻是个习以为常事情了一样。

 我握紧了仙台的衣服。

 用力热吻过后,她才缓缓离开。

 睁开一直紧闭的眼睛后,发现仙台繁乱的呼吸,正如我这不规则的呼吸一样。

 我不擅长收尾。大概,仙台也一样吧。

 “我的背,好疼啊”

 我松开了紧握她衣服的手,说道。

 “你就忍忍得了吧”

 虽然这很过分,但仙台言之有理。

 要是真去了床上,会做出什么就不好说了。 我们本来就是,和这种事情无缘的关系。

 现在回头的话,还来得及。

 我只要推开仙台的肩,支棱起身后去好好学习,就能当一切无事发生过。

 在暑假最后一天。

 八月三十一日这种难以忘怀的日子里,做这种事情不好。

 我一定会将今天做上记号,像纪念日一样似的一直在脑海里念念不忘吧。

 我心里有数。

 不过,我们机缘巧合下的心血来潮而开始的关系,偶尔任性一回地做这种事也没什么不好吧。——肯定,大概,没关系吧。

 仙台亲吻着我的侧颈。

 她依偎上去后,轻轻咬了一口。

 明明不是第一次被她亲这里了,感觉却截然不同。

 明明身体微微发颤地想逃离这里,却想和她更近一步。

 她用舌头舔舐着我侧颈,让我精神集中在了那里。侧颈湿漉漉的感觉让我心神恍惚。她唇顺着我侧颈,一直舔到我的锁骨处。她确认似的咬了一口后,又用力吮吸了起来。

 本该凉快的空调房,却格外火热。

 这一个个鲜明行为,清楚地让我明白自己正被仙台舔在哪儿。

 她呼出来的呼吸,和数次的亲吻,不禁让我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娇吟声。这声音不该让仙台听到的,我慌慌张张咬紧了嘴唇。

 瞬间,仙台的动作止住了。

 她抬起头和我对视着。

 我还以为她要说什么,仙台一言不发地,默默将手伸进我T恤里。

 我的侧腹,直接感受到了仙台温度。

 我没打算喊她叶月的名字。也没打算制止双缓缓向上的手。

 气氛真不错呢。

 一边和仙台接吻我一边情迷意乱地想着

 她比平时更强硬的声音。

 还有这繁乱的呼吸。

 以及和被命令时截然不同的吻。

 这些细微不同之处积累起来后,让今天所做之事变得特别了。

 伸入我T恤理的这双手,自然地和我身体交织在一起,她的指尖从侧腹一直摸到我肋骨处后,又在我的胸部下面缓缓揉了揉。我没有犹豫,而是任由这双让人理性蒸发的手肆意摆布着,我也将手伸进仙台的衣服里,直接抚摸着她的后背。

 “宫城,好痒啊”

 仙台罕见地一脸惊慌失措地看着我。

 “我也好痒呢”

 这令人痒痒,令人浑身发颤的不畅感,以及之后做的事情,会有多么得舒服,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的手指顺着她的脊骨,慢慢抚摩到她的背后,听到仙台的娇吟声后,我心脏猛跳了一下。

 “这也太痒了吧”

 仙台遮羞似地说道,又将手放在了我乳房上。

 她尚未脱掉我的文胸。

 但是,却仿佛被直接触摸似的感觉,令人面红耳涨。

 虽然至今为止,是大是小我都无所谓的。但我很好奇仙台有什么看法。不过,她的脸也只是微微有点红了而已,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想。

 我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了她背后。

 仙台的手也伸到了我的背后。不过,在我们解开文胸之前,门铃响了。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们停止了动作和呼吸。

 仙台没在意门铃,而是注视着我。

 她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门铃又响了。

 “…你很在意吗?”

 仙台问道。

 “才不呢。反正是推销员之类的吧”

 “你不去看一下吗”

 “仙台要去你去啊。看看显示屏就知道是不是推销的了”

 稍微看一眼,就知道到底是谁在按门铃了。不过,正如同仙台注视我一样,我也继续注视着仙台。

 “不去问一下是不清楚的吧。我反正都行啦”

 她这话什么意思我很快就懂了。

 是继续做呢,还是去回应门铃呢?

 她让我来选。

 平时都没响过几次的门铃,现在却烦人得响个不停。

 仙台虽然说我老喜欢逃避,仙台不也逃避着抉择吗。她老是把选项塞给我来选。

 没必要多想了。

 现在起身,去回应门铃的话,一切就结束了。跟按门铃的人讲完后,肯定就没法回来接着做了吧。

 “宫城”

 她静静地说道,我推了推她的肩。

 “仙台可真怂呢”

 我和仙台也一样。我太没骨气了,我顺从着被门铃所唤醒的理智。整理了下一凌乱的衣服后,按下了按钮让一直吵闹的铃声停了下来。和门外的人交谈后得出结论,果然,不过是无聊的推销罢了。

 我深吸一口气,叹了出来。

 深呼吸后后回来一看,仙台正靠着床看着漫画。

 “是推销员呢”

 “是吗”

 她平平无奇地说道。

 她没有看这里,我想看看她的脸蛋。

 “仙台”

 “怎么啦?”

 虽然她回应了,但还是在埋头看着漫画。

 “没什么”

 我还想和不肯露脸仙台,再多亲热一会儿呢。在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的下午,我稍微有点后悔。

第十话 今天我也老惦记着宫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