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番外篇

第二卷  番外篇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人活着就是为了百合 溶解莉莉丝

 下午不上课是挺让人开心的。

 不过,上午还是有一大堆对纪念活动不满的学生们。现在,抓着我桌子边缘

 的亚美就是其中一人。 上午一切该做的都结束了,她回来后还站着愤慨道。

 “明明是学校创立纪念日还要上学,这不是诈骗吗?明年还是放假算了吧”

 她一边嘎吱嘎吱地摇着桌子一边寻求我们的认同,我指出了激动的亚美看忽略的事实。

 “明年就算放假,我们都已经毕业了有毛用啊”

 “啊这,也是”

 亚美呆呆地说完,舞香感慨万千地接着说道。

 “没有节假日的六月里能放天假是好,但毕业后也能休息呢”

 我悠然地坐在座位上,我身旁的俩个朋友对学校创立纪念日似乎有着不同的见解, 舞香并不像亚美对放假耿耿于怀,舞香转移话题似的拍了下手看向了我们。

 “我等下想去个地方,你们有空吗?”

 “我有空”

 我看着舞香回复道, 亚美也笑盈盈跟着说了句“我也有空呢”

 “那就陪我一起去买防晒霜吧”

 “走吧走吧。 去下书店行吗? 我想买些参考书”

 亚美开朗的声音,让我想起了本在意的漫画。先不管舞香老说夏服必备品的防晒霜,漫画蛮有意思的,能买我倒是想买。

 反正兜里也有钱—

 想到这里时,我发觉有个东西不多了。

 “抱歉,我想起来有点事。你们俩去吧”

 “唉—,志绪理也一起去吧。 管他什么事呢”

 亚美大声说完,舞香也跟着说道。

 “有事?你要去哪里啊?”

 “不是要去哪。我忘记我要和老爸碰面了”

 “唉,你老爸今天放假吗?”

 舞香诧异地说道。

 “啊——不是放假。他工作要到附近来,顺便说要带给我个什么东西”

 我和老爸压根不会碰头,我爸才没那时间。这只不过是借口,我有事是要去银行,但不想提这事。

 给仙台的五千元钞票不多了。我不想付给她五张一千元,或者给她一万再找零。而是打算直接给她一张五千元,所以必须要去换钱。

 有一说一,换钱真的是麻烦。

 能不做的话,我是真不想做。

 不过,钱包里的五千元钞票时有时无的。对我来说不得不定期去换一些来。

 “是吗。那就没办法啦”

 舞香可惜地说道,亚美又说了句“我也想看看志绪理”。这话可就不讨喜了,我婉拒了亚美。

 “他又没啥好看的”

 和老爸碰面是借口,不是借口老爸也不是什么特意给人看的东西。

 “那我掏压岁钱来当志绪理爸爸的参观费吧”

 “啥跟啥啊。亚美,你看个志绪理爸爸打算花多少钱啊”

 “一千元左右?”

 “真是个微妙的金额呢”

 舞香说完,没想到亚美又说了句。

 “一千元都够买本书啦。给我一千元我爹随便给别人看,我什么都会做的”

 亚美斩铁截钉地说道。 我对她疑惑地问道。

 “你真的一千元什么都会做的吗?”

 “…那要看是什么内容”

 舞香笑着吐槽了下突然打退堂鼓的亚美“那就不是什么都会做嘛”

 嘛,的确呢。

 亚美挺诚实的。一千元对高中生来说还算大的金额,但区区一千元并不能让人为所欲为。自然是有做得到事,和做不到的事。

 不过,一千元不行的话,假如说——。

 “喂,亚美。我给你五千元的话,你什么都会做吗?”

 我看着亚美,问道。

 比一千元要重,比一万元要轻。

 倘若是这种金额阁下该如何应对。

 “这个嘛”

 亚美故弄玄虚地咳了俩下后,然后摊开双手断言道。

 “志绪理永远滴神”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人松了口气。然后,同样松了口气的舞香无语地说道。

 “亚美的神也太廉价了吧? 话说,这答非所问的”

 “还行吧。 再说,五千元不也不上不下嘛?真的想为所欲为的话至少也要一万吧。我是说假如”

 “那十万元呢?”

 金额被亚美和舞香越说越大。我的问题被抛在一旁,话题被带偏,回过神来她们已经在聊想要买啥了。不过,五千元的事在我脑海里迟迟不忘。

 对话里被说成不上不下的五千元,在钞票里也不上不下存在感稀薄。我老爸给我大量零花钱时,也几乎没怎么给过五千元钞票,只是偶尔钱包里会有。

 所以,和仙台在书店相逢的那天,钱包里有五千元也只是偶然。

 那天,因为钱包里刚好有五千元钞票,所以就帮仙台买单了。

 不过,这个偶然并不常见。

 自从花五千元买下仙台之后,我手里的几张五千元钞票就很快被花干净了。然后,除了购物时的找零外,我还特意查了用一万块和一千块去换五千元的法子后,才就知道了ATM机的存在。另外,那机器还蛮不方便的,要么午休去银行,要么像今天一样提前放学时去,不然就用不了了。

 仙台害我要去了解这些不了解也行的知识。

 我将找零给的五千元放进信封里,但也不是有多少钱就能约她多少次的。

 “差不多该走了”

 我拿起包起身了。

 “半路一起走吧”

 舞香说着,三人一起走出了学校。差不多走了五分多钟我就和俩人再见,去了银行。

 ATM前有不少人排队。过了一会儿后排到我了,我用ATM将钱换成了五千元,然后将钱纳入了钱包。

 也习惯了最初不知所措的操作。

 现如今已经可以以平常心往返于银行之间了

 不过,有时我回想。

 如果当时书店给她的不是五千元,而是一千元等零钱的话——

 仙台应该就不会和亚美今天所说的这般对我唯命是从了吧。可能她都不会再来我家了。假如是一万元的话,仙台肯定不会跟着我不家,而是会在学校里非要把钱硬还我了吧。

 真要如此的话,也就没我去换五千元然后装进信封里的什么事了。

 我走出银行,给仙台发了个一如既往的消息。

 没等她回复我就直接回家了

 我没去书店。

 在路边阴凉处行走着。

 包里的手机发出了来信的声音。我掏出手机一看屏幕发现收到了仙台的消息,我就知道刚换的五千元会派上作用了。

 今天,我命令些什么好呢?

 五月和仙台接吻了,六月咬了她的耳朵。

 然后不清楚命令什么好我就把她叫了过来,六月在继续着。有一点我很明白,那就是我和仙台必须需要这五千元。

 虽然我不是仙台的神明,但我付她五千元她就会听我话。

 五千元是五张一千元的集合体,有一万元一半的价值。

 五千元也就仅仅如此,刚好够买下仙台的放学后的时间。不过,这五千元还得是用五千元钞票呢。

 我加快走路速度。

 不管是什么命令,我都得必须在仙台来之前到家。

 我回家后过了差不多15分钟后门铃响了。

 显示器上确认了仙台后,我打开了外门的锁,很快她就来到了玄关,我打开了门。

 “今天,挺早的嘛”

 我随口说了句。

 “来的也不早吧”

 仙台无所谓似的说了句,脱下了鞋。我没等她直接回了房间。很快仙台也来了,将包放在床附近,然后解开领口俩枚纽扣。

 “给”

 我将刚换好的五千元递给仙台。

 “谢谢”

 仙台将其纳入钱包。

 若无其事般

 宛如毫无意义的周而复始。

 五千元的交易是今天约会的开始,也是我俩一切的开始,不过也仅此而已。不过,我却有点好奇从我钱包里消失五千元被她花哪儿去了。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