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轻厉2024登榜纪念短篇「宫城所不知道的存钱筒」

短篇  轻厉2024登榜纪念短篇「宫城所不知道的存钱筒」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Naztar

校对:Naztar

贴在楼梯口前方的名单上没有宫城的名字。

准确来说,宫城的名字不在我被分到的三班,而是二班。尽管我不是没预料到这种事,但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年要和宫城在不同的教室上课,还是让我觉得有些失望。

说是这样说,我和宫城又不是能抱怨彼此不同班的交情,因此要是认为我「无所谓」,可就大错特错。

我必须去做的,无非就是冷静接受无可改变的事实,等宫城叫我过去后,我再如往常那样去她家里,如往常那样遵从她的命令。

「虽然她只会给我下那些差劲的命令。」

我坐到床上,看着自己的指尖。

「要我舔她脚之类的,不就变态嘛。」

那位变态今天没叫我过去。

我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开学典礼,还是因为她在春假前做出往我身上泼汽水的恶行。她的行为总是超出我的理解范围。即使如此我还是知道,升上三年级后第一次去她家的日子并没有那么遥远。

每次放完长假之后,宫城总是会马上叫我。

算了,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她希望我做的只有「她叫我我就过去」这样简单易懂的行为,我想那么深入也没意义。

明明我是这样想,宫城的事情却始终在脑里挥之不去。

我大概、一定是被她毒害了。

如果我没有在书店碰到宫城,不论她如今被分去哪个班,我的心里应该都不会有任何波澜,也不会舔别人的脚。宫城原本只是「和我同班的女生」,却因为一些微小的契机变成了「和我同班的宫城」,也改变了我放学后的时间。

而且──

我看向放在柜子上的存钱筒。

只要在它里面塞满五百圆硬币,就能存到一百万圆。

早在我开始去宫城家以前,我就有这个存钱筒了,里面也只放五百圆硬币,但如今它的里面已经混了好几张五千圆钞票。

我原本只打算存五百圆硬币的。

我轻轻吁了口气,站起身来。

我走到柜子前,盯着存钱筒看。

我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张我没想过要存的五千圆钞票,但原先只有五百圆的存钱筒里突然开始多出钞票来,这些钱想必会比先来的铜板更傲慢地赖着不走。

「如果是五千圆,存两百张就有一百万了啊。」

我至今已经去过几次宫城家了呢?

之后我还会再去几次呢?

我微微吐了口气,用指头弄了一下为了存五百圆而买的存钱筒。我坐在地上,背靠着柜子。

我并没有很坚决,一定要存满一百万。

但是我想存钱。

我忆起不堪回首的过往。

这个存钱筒来到我的房间,是我还在高二的时候。

虽然是家人,可我进不去他们的圈子,对这样的我来说,家里只会让我感到疏离,我并没有积极想要回到这里,但若要我不用再回来,方法也不是那么多。

在高中这个阶段,能做到的顶多就是去念外县市的大学,从此不再回家的程度,为了那天的到来,我想得到我一定要有的东西。金钱也是其中一项,因此我需要一个容器用来放钱,于是某天放学回家的时候,我绕了一下远路。

我决定去买存钱筒。

可是我连要买什么样子的都还没决定,我便挑了最显眼的一个,将它摆在柜子上。或许买个可爱点的会更好,但我希望存钱筒够大,所以就选了它。

只是我真正想放进去的不是钱。

我大概是想无处可去的情绪往里头塞,把它关起来吧。

只要我放进一枚五百圆铜板,我对家人的不满也会跟着这枚铜板一起掉进存钱筒里。或许这只是我想太多,但我觉得我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而轻松的程度,就和那枚消失在存钱筒里的五百圆一样。我认为这是我能做到的小小抵抗。

如今这个存钱筒里却有了五百圆以外的东西,偏离了最一开始的用途。

无非就是那些五千圆钞票,除了这个存钱筒之外无处可去罢了。

五百圆硬币和五千圆钞票。

虽然两者都有个「五」,但不可能会搞错。就算把它们放进名为存钱筒的容器里,也会和油与水一样无法相容。不管是今天就打开这个存钱筒,还是半年后才打开它,我都能一眼看出我和宫城的钱。

我可以选择放银行,但要是我放了来路不明的钱而遭到父母追问,我也会很头痛,何况要是存进银行,我就没办法区别自己的钱和宫城的钱了。我也不能把这样的金额藏在抽屉。

如此一来,把这些无处可去的钞票放进存钱筒里,让它成为这些钱最后的归宿,也不失为一个不坏的选择。

这个容器不会让我看到我忧郁的情绪,看到里头的内容物,不管放多少钞票我都看不出来,所以正好。

但看不到钞票好像也不方便。

我不由得在意起来。

我不想看到沾在五百圆上的郁闷情绪,就算我想看也看不见,因此我不介意存钱筒里有多少东西,但五千圆钞票就不一样了。它有形体,会确实占据存钱筒里的空间。

「我没有要用这些钱就是了。」

虽然我已经决定不打开存钱筒,但我很难决定怎么处理这些钞票。

「唉……」我叹了口气,用头叩叩敲着柜子。

「还有一年啊……」

只要再过一年,我就能离开这个家了。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放学后我会去补习班,暑假时也得去,每天努力念书,考上大学。在这段期间,宫城也会找我过去,在她家里念书,听她的命令,过完放学后的时间,得到五千圆,填满存钱筒的容量。

即使如此,我们依然不会有过多交集,我也不会搞混存钱筒里的内容物。

就算还没决定这些钞票何去何从,我也能马上分辨出它们。

所以我不需要在意里面的东西。

我轻轻拍了一下脸颊。

我站起身,看了一眼被丢在桌子上的手机。

就像贴在楼梯口前方的名单一样,画面上没有宫城的名字。

这也当然。

「哎,过几天就会联络我了吧。」

我自言自语似地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