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Book☆Walker特典 我们不需要体育祭

第二卷  Book☆Walker特典 我们不需要体育祭 #1 宫城志绪理

 心情沉闷。

 我看着坐在对面的仙台同学。

 她松开了领带,解开了衬衫上方开始的两颗扣子,写着自己的作业。她看上去心情有些不好,或许是因为我对躺在床上看漫画的仙台同学发了句牢骚「别无所事事的」,让她坐到了桌子前,

 我站起身,走向书架,然后小声地呼出一口气。

 已经进行了无数次没有干劲的集体练习,几天后的体育祭也迫在眉睫了。

 我坐回床上,抬头看向书架。

 漫画,小说,辞典。

 我虽然还犹豫着要给仙台同学下什么命令,但已经决定好了从这些东西里面选一个让她来读,所以我正看着它们的书脊。正当我思考着选哪一本,视线移动到书架的角落时,一本看着就不舒服的文库本便映入眼帘。

 讨厌的标题。

 我拿起这本书,一边看着封面一边如此想着。

 奔跑吧,梅勒斯。(译注:太宰治难得一见的正能量短篇,我还蛮喜欢的。在日本这篇文章也是很多中小学生都要学的文章)

 这本写着会让人联想起体育祭的标题的书,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为了写读后感看过一遍,然后就一直尘封在书架上,印象中我就没有再打开过它了。

 经过一丝犹豫,我还是把这本让人想起不太好的回忆的书摆在了桌子上。

 「仙台同学,今天的命令,就是读这个。」

 我靠着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小说的仙台同学,用着不感兴趣的声音说道。

 「还准备让我写读后感吗?」

 「我以前写过了,所以不用写了。」

 「这样啊。让我读这种东西,还真是稀奇啊。不读宫城喜欢的小黄书没关系吗?」

 我把橡皮擦扔向了对我说了句很失礼的话的仙台同学。

 「别说废话了,赶紧读。」

 「我会读的啦,不过你的读后感写了啥?」

 仙台同学或许是心情又变好了,开始喋喋不休的仙台同学又问了个无聊的问题。

 「你管我写了什么。仙台同学,真啰嗦。」

 关于『奔跑吧,梅勒斯』的读后感,我想不出有什么让人想分享的回忆。仙台同学的话,感觉应该有被老师表扬的回忆,但也不是什么想专门打听的事,所以我只是再催了一遍「赶紧读」。

 「好,好。」

 仙台同学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开始朗读起了『奔跑吧,梅勒斯』。然而,她才刚刚读了一页,就从书上抬起头看向了我。

 「我说宫城,你跑步很快吗?」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在读梅勒斯跑步的故事啊。而且体育祭也临近了。」

 就像我看到书的标题联想到体育祭一样,仙台同学似乎也联想到了体育祭。那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我不是很想提起体育祭的事情。

 「我跑得快不快又有什么关系。」

 果然不该把『奔跑吧,梅勒斯』给她读的。

 一想到体育祭的事情,我就回想起了集体练习。仙台同学属于引人注目的那一类人,都不用找就能看见她。看见那些显眼的人是很正常的,但看见仙台同学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这种事情,大概体育祭的时候也会发生吧。

 去年我们同班,所以看见她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今年不是了。

 所以,我不想看见她。

 体育祭什么的,来场狂风暴雨中止了算了。

 要是顺利举行,又要像集体练习时那样看见她了,我讨厌这样。

 「那,你参加的项目。这点事就告诉我嘛。」

 像是要把我拉回现实一样,仙台同学把橡皮擦滚了过来。

 「……投球。」

 我并不想回答,但我不回答的话,感觉会被一直问到我回答为止,所以我只好告诉她我要参加的比赛。

 「平平无奇的项目啊。」

 本来我是任何体育祭比赛都不想参加的。但是,除了全年级都必须参加的项目外,还必须选一项自己喜欢的项目参加。一个喜欢的项目都没有这种理由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也必须选一个,但我不是很想选那种对个人能力要求比较高的。所以,就选了个能在众多学生中混过去的项目。

 「有问题?那仙台同学,你要参加什么?」

 「我也是平平无奇的项目。」

 「……投球?」

 「推大球。」

 仙台同学说出了一个多人合作推大球竞速的项目名称。

 去年体育祭好像也有人参加了这个来着。

 我追溯着模糊的记忆。

 但既没有我参加的记忆,也没有仙台同学参加的。

 我记得,仙台同学好像是——

 「去年我和羽美奈参加了二人三足,但没能拿第一。」

 从她本人口中,说出了我刚刚想起来的事。

 「你想拿第一?」

 「羽美奈想。」

 这么说来,我也感觉平时得过且过的茨木同学,体育祭的时候不知为何又很奇妙地干劲十足。模模糊糊的记忆中,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浮现了出来。然后以此为契机,更加不好的回忆也冒了出来。

 男生们说仙台同学和茨木同学好看,可爱什么的。一些没有必要回忆的记忆开始变得鲜明起来,我立马用橡皮擦掉了浮现在脑海中的这些光景。

 「差不多该继续读小说了。」

 「你不说我也会读的。」

 仙台同学平静地说道,然后喝了口麦茶。

 玻璃杯里一半的液体消失在了她的身体里,朗读小说的声音也在房间里响起。

 在悠扬而柔和的声音中,梅勒斯奔跑着。

 一直跑,一直跑。

 就好像要这样一直跑到体育祭一样,所以我打断了她的声音。

 「还是算了。」

 我探出身子,从仙台同学那抢走了『奔跑吧,梅勒斯』。

 「还没读完唉。」

 一个听起来有些不满的声音传来,我把自己的教科书推到了仙台同学那边。

 「小说已经够了,帮我写作业。」

 「这书剩下的内容呢?」

 「我改主意了。」

 「好吧,也行。」

 仙台同学很干脆地让步了,然后把我的教科书揽到了她那边。接着,她换上了认真的表情,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笔。

 我的视线落到了从仙台同学那抢来的『奔跑吧,梅勒斯』上,将其封面朝下,放在了地板上。

 我不知道梅勒斯跑得有多快。

 只有他长途奔跑的故事留在了我的脑海角落里。

 只记得个概要的我,想不起来书里有没有写他跑得有多快。我既不打算再看一遍,也不打算让仙台同学读了,所以,我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仙台同学跑得有多快我也不知道。

 但她和茨木同学参加二人三足的事情也留在了我的脑海角落里。但是,也就仅此而已,我也想不起来仙台同学跑得有多快了。上体育课的时候,我好像也没见过她全力奔跑的样子,所以,我恐怕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不过,这些事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梅勒斯跑得有多快,仙台同学跑得有多快,和我都没有关系。

 和我有关系的的事情,只有体育祭那天会不会下雨而已。

 #2 仙台叶月

 今天的天气好得令人惊讶,羽美奈的心情也很好。

 但是,我却觉得凉快一点会更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育祭气氛太热烈,太阳也一个劲地照耀着这里,十分炎热。

 操场上既没有阴凉处,今天也没有风。

 虽然我涂了防晒霜,但在这种不像是六月份的炎热天气下的操场,一排排地坐在椅子上,还是会让人想逃到有开着空调的地方去。但是,站在我旁边的羽美奈似乎不这么想。她都没坐在椅子上,而是在大声地给参加拔河的同学们加油。

 直到前天她还在说的好累,好麻烦之类仿佛都是谎言一样。

 「叶月,别傻坐着,来加油啊!」

 观看拔河比赛的羽美奈不知什么时候看向了我,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抱歉,有点热。」

 「啊,叶月。你很怕热来着,没事吧?」

 「没事。」

 「那就站起来!我要去参加借物竞走了,你来代替我加油。」

 干劲满到要溢出来的羽美奈,精神十足地说道,还补充了一句「真的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我会全力给羽美奈加油的。」

 我站起身来,向说了和去年的项目不一样就行,以这个理由参加了借物竞走的羽美奈露出笑容。

 「给我加油是当然,但你也要给其它人加油哦。」

 平时不达到“我才是第一”或者“我才是中心”绝不会罢休的羽美奈,今天却大不一样。去年的她,自己参加的项目是全力以赴,但给班级加油并没有特别卖力。今年是高中最后的体育祭,所以她干劲十足地也在给班级加油。

 「我会替羽美奈给大家加油的。」

 只是,我倒是没什么干劲。

 要是没这么热,虽然不会像羽美奈这样,但体育祭这样的活动我也会很期待,但今天这样真不行。我没法像羽美奈那样投入体育祭。不如说,今天的羽美奈过于热情了。

 感觉她和宫城加在一块儿再对半分一下刚刚好。

 刚刚我也看了宫城说过的“投球”,她毫无干劲地投着球。当然,她投的球压根就没进篮子里,反倒是差点被对面投过来的球砸到,看着很危险,让人直冒冷汗。

 宫城太没有干劲了,而羽美奈又太有干劲了。

 不管是谁都与我觉得刚刚好的程度相去甚远。

 「那,我去去就——」

 羽美奈的的声音中断了,她踉跄了一下,脚撞到了附近的椅子。

 啊。

 我赶忙伸出手,抓住了羽美奈的手臂。

 「喂羽美奈,你没事吧?」

 「啊,抱歉。突然有点晕。大概只是没睡够吧,我没事的。」

 羽美奈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呼出了一口气。

 她只是没睡够的话那还好,突然有点晕的话还是会让人有些担心。

 「真的?」

 「高中最后的体育祭了,我想着我要加油,结果就一直很兴奋,睡不着。」

 她如此回答到,我仔细一看,她的脸很红。

 可能是被太阳晒红的,也可能不是这样。

 「要是中暑了就不好了,姑且还是去一趟保健室吧。」

 要是出什么事就迟了。

 我轻轻拉了拉羽美奈的手臂,朝着操场正中央大声应援的麻理子也看向了这边,问了一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只是有点晕而已。我去参加借物竞走了。」

 羽美奈挤出了笑容,刚甩开了我的手,便又踉跄了一下。

 「果然还是先去保健室吧。」

 「不去。」

 羽美奈坚决地说道,麻理子看到这样的她,也面带不安地开口说道。

 「真的去一下保健室比较好哦?」

 「去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的就行,快去快回不就好了吗?」

 我接着麻理子的话说道,试图说服羽美奈。

 她要是晕倒了就麻烦了。

 「要不然的话,借物竞走我代替你参加算了。」

 麻理子笑着说,羽美奈立刻否定道「那不行」。

 「我和麻理子去保健室。要是,我没回来的话,叶月代替我参加借物竞走。」

 她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唉,麻理子不行,却让我去?」

 「嗯。麻理子跑得太慢了。」

 听到羽美奈的话后,麻理子苦笑着说「这倒是啦」,又接着说「那我就陪羽美奈去保健室,借物竞走就拜托叶月了」,然后她就带着羽美奈前往了保健室。

 找个代理的代理,好吧,这不太可能。

 要是被羽美奈发现可就完了。如此一来,被留下的我只好去参加借物竞走,代替羽美奈前往集合场地。

 「借物竞走,感觉和跑得快不快也没什么关系吧。」

 哈,我叹了口气,然后按照负责这块地方的执行委员的话,排进队伍里,等待着轮到我。

 我自己必须参加的滚大球已经结束了,我以为我不用再干别的了,所以我也变成了参加投球的宫城的状态,总之是拿不出干劲来。

 可以的话,我也想像宫城那样随便混一混就完了,但要是得了最后一名,羽美奈可能会生气。所以,我不得不稍微认真一点。

 我等得汗流浃背,终于轮到了我。

 包括我在内的六个人并排站在了起点线上。

 正前方五十米远的位置,有一张长桌子,上面并排放着几个信封。

 我长吸一口气,又呼了出来。

 我盯着长桌子,三秒过后。

 开始的信号声响起。

 我加速向前冲去。

 我跑得并不慢,但也不快。

 姑且,还是全力以赴地跑着。

 左、右、左。

 我迈开着双腿。

 我第三个到达长桌,随手抓起一个信封。

 我从里面拿出纸片,上面写着这个项目常见的,但并不是很有趣的文字:“比自己个子矮的朋友”。

 ——宫城。

 下意识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一周中会有一两次在放学后见面,却不肯说我们是“朋友”的原同班同学,我差点就跑向隔壁班的加油区了。

 不行。

 宫城虽然比我个子矮,但我不知道她在不在这儿。

 不对。

 和宫城在不在没有关系,在也没有用。

 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放学后。在体育祭之中,就算拿着这张写着朋友的纸,我们的关系也不允许我跑到她身边。拿着这张纸应该去找的对象在别的地方。朋友这个词并不适用于我和宫城。

 那,这张纸是让我去找谁呢?

 我跑向了我自己的班级——三班的加油席。

 羽美奈和麻理子都比我矮,但她们都不在视野范围内。

 所以,找谁都行。

 我全速冲向三班的加油席,抓住了最前面位置的同班同学的手臂。

 「相田同学。借物竞走,要比我个子小的朋友,所以请你陪我到终点吧。」

 「好啊,那赶紧。」

 对于她的回答,我露出了微笑,然后又跑了起来。

 我松开同班同学的手臂,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这样子我借到的应该没错吧。

 纸片上写着的文字,就算抓着不是朋友的人的手也可以吧,我思考着这样的问题,接着我就像是要抛开这无关紧要的的想法一样,提高了速度。

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