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章 午夜的茶会与过夜

第三卷  第九章 午夜的茶会与过夜 现在仍在下着的这场大雨,我在前世应该也同样经历过,但却完全不记得了。

 说到底,前世高二的暑假,我不过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孜孜不倦地读轻小说,或是打游戏。因此,即使下着足以淹没道路的大雨,我也没走到外面去看过,所以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不过现在总算想起来了……这场大雨就是把我的床淋湿的那次啊……!)

 在那场用“啊—♪”让我脸红心跳的晚餐后,又发生了许多事。夜渐渐深了,新滨家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然后,回到自己房间的我看到了惨不忍睹的景象。

 湿透的床铺,以及水淹的卧室,就连正上方的天花板上都有透明的水滴滴落下来。

 谁都看得出来是完完全全地漏雨了。

 香奈子像是被我的床铺戳中了笑点,大笑地说着:“啊哈哈哈哈!老哥你运气太差了!啊、春华要在我的房间睡觉,要不老哥你也来?”这样的玩笑话,紫条院也说了:“那挺不错的呢!我完全没关系!”这样天真的话,让我十分头疼。

 (嘛,总之还是拒绝了……)

 就算本人再怎么说可以,男女同睡一个房间也有是问题的。

 所以,我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完全睡不着……)

 在台灯橘黄色朦胧灯光中,我为好几个小时没能睡着而束手无策。

 其原因不言而喻。和紫条院睡在同一个屋檐下——光是这样,就让我这个处男就心跳加速,激动不已。

 (就算不是这样,今天一整天都和紫条院待在一起,发生了太多事情……一起做饭,在家人面前被“啊—”地喂饭……还有看到了只穿内衣的模样……)

 虽然在今天浓密的事件漩涡中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回想,但像现在这样得到一个人的时间后,不由得想起了在盥洗室的事。

 白皙透亮的肌肤,没有多余的赘肉,勾勒出优美曲线的迷人躯体。还有与清纯的内衣相对,硕果累累的双丘。

 还有,露出了如此炫目身姿的天使,抱着我的衬衫,不知为何惊慌得可怜。

 (现在再看,这般美丽的容貌,配上堪称完美的身材……甚至还是个那么好的好孩子,让老妈和香奈子都一下子喜欢上了。)

 晚饭后,老妈在洗东西的时候,紫条院露出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说到:“啊,母亲大人,让我来帮忙吧!”老妈虽然想婉拒她,说让她做这么多不太好,但终究抵挡不住“母亲大人”这般甜美的话语……怎么感觉她像是有了新的女儿一样兴奋啊。

 (……不行啊。一想到紫条院,我就硬是睡不着了,还是起来吧。)

 我放弃了努力睡觉,从沙发上起身去厨房准备茶水。

 因为灶台会发出声音,所以就用电水壶烧了水,倒进装有红茶的茶叶的茶壶里。淡淡散发出的大吉岭香气让人心情舒畅。

 就在这时——

 “啊……新滨君,还醒着吗……?”

 “诶……紫条院!?”

 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回过头一看,应该在香奈子房间里睡觉的紫条院就在那边。为、为什么这么晚了还醒着?

 “呃,怎么了?厕所就在走廊的尽头……”

 “啊,不,在房间里和香奈子聊了一会儿之后睡得很香,大概一个小时前醒了,之后就完全睡不着了……大概是因为最近放暑假完全不累吧。”

 今天紫条院应该在雨中全力奔跑了,但只睡了一小觉就完全恢复了。长大成人后,我体会过身体越来越容易疲劳,不禁感叹十几岁的人果然体力惊人。

 “所以我就一直闭目养神,后面听到厨房里有声音,我想着是怎么回事……那个,新滨君为什么……?”

 “那个,其实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因为没上学所以不累,再加上不是平常的被窝,怎么也睡不着。”

 总不能说是因为光想着紫条院的事而情绪激动的缘故吧,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嘛,先不说这些——

 “啊……那个,我正在泡红茶,要是睡不着的话要喝点吗?虽然是便宜的茶叶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半是冲动地发出邀请。

 虽然有些顾虑在别人家里因兴奋睡不着的紫条院,但更重要的是我想邀请紫条院在深夜一起喝茶。

 现在的我因为整天都在和紫条院接触,对紫条院的热情高涨,强烈地渴求着她。想和她多说几句话,想在这个只有雨声的夜晚共享属于两个人的时光——这份热情促使我说出了邀请的话。

 “诶,可以吗?那我就承蒙厚待了!说实话,我完全睡不着,正想该怎么办呢……”

 紫条院像发现了都睡不着觉的伙伴一样,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本来就对她情感强烈的我,看到那花开般的可爱笑容,比起平常做出了更大的反应,脸颊像是火烧一样。

 “那、那就来吧。你坐着等我下。”

 我祈祷着她不要在昏暗中看到我通红的脸,往两人份的马克杯里倒入红茶。本来我是打算在睡着之前慢慢喝红茶的,所以多泡了些。

 “喔,久等了……!?”

 我把两个马克杯装在托盘里回到客厅,但预料之外景象让我不知所措。

 我说“坐着等下”是坐在吃晚饭的餐桌边的椅子上的意思……但紫条院却拘谨地坐在作为我床铺的沙发上。

 “哇,谢谢!呵呵,感觉深夜喝红茶很有大人的感觉呢,真是太棒了。”

 “啊、啊啊……”

 在直率地流露出喜悦之情的紫条院面前,我也不可能说什么,我把红茶放在沙发前面的矮咖啡桌上。

 然后,紫条院说着:“那,新滨君也请坐!”,用手拍了拍自己一旁。

 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虽然是我提议在深夜喝茶的,但距离实在太近了。

 不仅是紫条院的话语,连体温和气味都能传达的到。

 (我、我没问题吧?在如今对紫条院的热情高涨到头脑都不正常的状态下,在肩膀都能碰到的距离上紧挨,大脑会不会过热?)

 但是我能采取的行动只有一个……我下定决心和紫条院坐在了同一张沙发上。

 坐在她身旁,刚才在昏暗中模糊不清的紫条院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她穿着的睡衣是香奈子选的,香奈子说着:“果然我和妈妈的睡衣让春华穿太痛苦了,没办法啊!”,不知为何笑嘻嘻地在我的衣柜里翻来翻去。

 作为睡衣,这个选择本身是再合适不过的。

 素色的纯白T恤配上深蓝色的短裤,虽然是很随意的打扮,但和平时穿裙子的姿态不同,展现出休闲的氛围,非常合适。

 (但果然这个距离实在很糟糕……即使开着空调,还是热得头晕目眩……)

 紫条院的身上散发着的女孩子特有的甜美香气,乍一看毫无魅力的短裤下露出的白皙长腿,没有穿着袜子的完美赤足,都对眼睛非常有害。

 “那我就开动了。”

 紫条院没有注意到我的纠结,拿起马克杯,呼、呼地吹着气,小小地抿了一口红茶。

 “呼……很好喝呢。让我心情平静下来了。”

 “是、是吗?那就好。”

 我也喝了一口红茶,想让年轻的高中生肉体带来的青春期烦恼平静下来。

 也许平淡无奇的大吉岭,却因为深夜中两人独处的原因,比平时更加美味,让人心旷神怡。

 “说起来……今天很开心。新滨君的母亲大人是个很温柔的人,香奈子也很可爱……”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特别是香奈子,这个妹妹太自来熟了,对不起啊。”

 “怎么会呢!有那么可爱的孩子当妹妹,我都羡慕新滨君了!”

 “是、是吗?”

 可爱这点或许没错,但她的距离感太近了,我还担心会不会让紫条院为难呢……

 “嗯,是啊!而且我还是第一次在朋友家留宿,真的很开心……睡不着有不是很累的原因,不过我想也有可能是因为心情还很激动吧。”

 这时,紫条院把脸转向坐在旁边的我。

 我和她的视线以近乎零的距离接触,我的心脏怦怦直跳。

 “所以,我稍微……有些舍不得。我希望这段时间能再延续一会儿。”

 紫条院喝着热红茶,脸颊微微泛红,浮现出笑容。在我家中的一整天,快乐得让人舍不得——她是这么说的。

 “……其实我也一样。”

 “诶……?”

 “我从没想过会和紫条院在自己家里一起度过一天……一起做饭,说了很多话……一整天心情都欢欣雀跃。”

 深夜里,紫条院就在我身旁,这是一般情况下不可能的状况,也许是这样的缘故,我内心的话毫不羞涩地从我的嘴里流露出来。也可能是夏天这个季节让我说话变得简单了。

 “所以……紫条院的留宿要结束了,我有些寂寞。”

 我喃喃道,紫条院睁大了眼睛。

 然后,我也明白了自己这句话的意思。

 紫条院说的“舍不得”是对包括我家人在内的整个新滨家说的,而我说的“寂寞”则是我想和紫条院多待一会儿的意思。

 “那、那个……谢谢……”

 “啊、不、嗯……”

 脸颊略微泛红的紫条院声音有些慌乱,我也以同样的状态回答了一句毫无营养的话。

 为了安抚因为和刚才不同的缘故而变得不安的心,我喝了一口还很热的红茶。……没放糖却甜得出奇。

 “……雨,还没停啊。”

 “啊,是的。天气预报说到早上才会停……”

 少见地,我们的对话戛然而止。

 十分开朗的紫条院,与想和她多说哪怕一秒钟话的我凑在一起,平时聊天的话题从来不会枯竭,但现在就好像彼此都无言地满足于这气氛一样,小小的沉默降临了。

 (但是完全不会觉得尴尬啊……像是因为出差之类的原因,和公司的上司或者前辈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气氛就没这么好了,想着说些什么,只能干着急……)

 外面的雨下个不停,本应寂静的深夜,只有雨水拍打在柏油路上的声音奏响着。

 过了一会儿——在我茫然地想着:“希望紫条院明天也待在这个家里。”时,想起了一个死也不会允许这件事的人物。

 “啊……虽然我们都很舍不得,但还是得送你回家啊。时宗先生大概担心得要死吧……”

 “这个嘛……呵呵,确实是呢。父亲大人从前就过于地担心我一个人去什么地方,明天大概也会第一个打电话过来吧。”

 感觉那位社长会亲自开车来接,对我说:“你真的没做什么不正经的事吧啊啊啊啊啊!?”这样的话。

 不小心撞见了只穿着内衣的紫条院,和“啊—”的事情,都应该保密吗?

 “虽然刚才紫条院在夸奖我们家,不过那边家里的秋子小姐和时宗先生都是很好的父母呢……每次都能让我强烈感受到他们对女儿的爱。”

 电视剧和小说里面,但凡是名门望族、有钱人家,性格都不太好,但那两个人不愧是紫条院的父母,都是很正经的人。

 嘛,关于时宗先生,希望他能多少控制一下自己作为笨蛋父母的一面……

 “呵呵,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我好像也把父母当作了目标呢……”

 “嗯?目标?”

 “嗯嗯,小学的时候写过吧?《将来的梦想》这样一篇作文。”

 “啊,我在的学校也写过……”

 小时候必定会写的,自己的梦想,理想的未来图景。

 运动员、宇航员什么的,孩子们随心所欲地挥洒着对未来最天真、最纯粹的希望。

 (我……到底是怎么写的来着?)

 也许是看尽了现实的黑暗,那时已经像蒙上了一层雾一样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的我,到底对自己的未来做着怎样的梦呢?

 “那个,虽然很常见……我写的梦想是当‘母亲’。说实话……这个梦想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紫条院好像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害羞地说。

 “我一直很喜欢我的父母,他们都是我幸福的榜样。所以我想要工作……但最终只是想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

 “是,这样吗……?”

 这对我来说有点吃惊。

 紫条院有着无人能及的魅力,平时却不怎么有恋爱的意识。

 但早在那之前,她似乎就已经把构建一个家庭当作了梦想。

 “是的,就像很多女孩子所希望的那样,我想要的只是普通地嫁人,生个孩子,给孩子和丈夫做饭……这样的幸福。”

 家世、财力、美貌俱全的少女,用温柔的笑容讲述着平凡而温柔的梦想。

 想要的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只是家族这样的联系——这样平凡而美好的想法,却无比地纯粹而珍贵。

 “……”

 但是——我知道。

 在前世,那样的梦想被无情地打碎。

 “诶!?新、新滨君,你怎么哭了……!?”

 “啊,没什么……喝的红茶有点烫……”

 我拼命忍住险些夺眶而出的泪水,想办法蒙混过去。

 即使动用了作为成年人的全部理性,我内心汹涌的痛苦情绪还是无法平息。

 (是啊……那绝对不是什么特别的梦想……紫条院的魅力和温柔绝对可以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庭……)

 这样一个女孩子平凡的梦想,却被潜藏在社会上的无聊的恶意破坏了。在她遭受严重欺凌,患上心理疾病自杀的时候,秋子阿姨和时宗先生到底有多么地悲伤……可想而知。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和紫条院都……)

 我们只是在认真工作而已。

 我承认自己苦于选择,还有无法改变现状的软弱,但我还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拼命地活着。

 尽管如此,我们的人生还是在被那些恶棍折磨之后迎来了终点。

 本应实现的梦想,梦想的未来,全都破灭了。

 (在今世绝对不能那样……我如今的目的是找回自己的人生,但更重要的是要保护紫条院!谁都无法阻碍,我已经决定了……!)

 “紫条院……你一定能成为一位好母亲的。我保证。”

 “诶……?”

 “你可爱得让所有人着迷,又温柔得像太阳一样温暖。而且厨艺水平也是其他家庭主妇无法企及的,你有着作为一个人最重要的一切。如果这样也得不到幸福的话,那就是这个世界的错……!”

 “哇、哇啊!?新、新新新、新滨君!?”

 我看着心上人的脸,列举着她的优点,紫条院顿时红了脸,慌了神。

 后来冷静地想想,当时的我完全失去理智了。

 想到前世紫条院痛苦到了选择死亡的地步,我感慨万分,对不讲理的愤怒和对命运的反抗心交织在一起,让头脑沸腾了。

 “所以就放心吧。我来守护你的梦想和幸福。我一定会让紫条院幸福的……!”

 “呀……!?”

 听了我斩钉截铁的话,紫条院瞪大了眼睛。

 眼看着她的脸颊染上朱红,一副混乱不堪的样子。

 (——哈!?)

 这时,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发言的严重性。

 对于平时就想着恋爱的事的我来说,刚才的台词是出于绝对要保护紫条院不被毁灭的纯粹的使命感。

 但是,只有我自己明白那些,单独把话挑出来,听上去就像是我想要你的意思。

 “不是,那个……!总之那个梦想绝对会实现的,我想说的是我会全力支持你!”

 “好、好的……是这样啊。刚才的台词好像在电视剧里听过,让我有点吃惊……”

 为了冷却彼此通红的脸,我尽量不看坐在旁边的对方的脸。

 平时对恋爱的话语反应迟钝的紫条院,也许是因为夏夜的魔力吧,感觉比平时少了一些天然感.

 “……不过……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新滨君对我真的很亲切……”

 脸颊上还残留着淡红的紫条院嘟囔道。

 她的声音非常稳重,仿佛带着平静的喜悦。

 “啊,果然还是舍不得呢……这样的时间,我也很喜欢。”

 紫条院的话就像是祭典结束时的惋惜之语,惹人怜爱,让我心中充满了喜悦之情。

 然后,我也想把同样的想法用容易理解的形式传达给她。

 “那个……我还会发邮件和打电话的。而且——”

 说出来需要一些勇气。

 但我不会犹豫。也许之后时宗先生会发怒,但害怕那种事,是谈不成恋爱的。

 “这次是因为香奈子受照顾的突发事件……下次我会好好邀请你的。”

 “……!”

 关于紫条院来我家这件事,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不是凭我的意志邀请的。

 我已经被招待到紫条院家过了,所以反过来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之前被困在了“叫到家里去要等交往之后”那种处男思维上了。

 ……嘛,就算这样,要留宿是很困难的吧,即使是普通的招待,要取得笨蛋父母社长的许可也是最大的难关。

 “所以……这个夏天还请多多关照。”

 “——是的!”

 听了我竭尽全力的话,紫条院的脸上绽放出超乎想象的光彩。

 那就是我应该守护之物。那就像夏日阳光下盛开的向日葵一样,灿烂得令人目眩的笑容。

 *

 深邃的平静中,我正沉浸在梦乡。

 有什么在我的身边,那是十分柔软的温暖,让我的心灵平静。

 被能融化本能的香甜气味包裹,只有幸福的安息。

 ——咔嚓咔嚓——

 就像依偎在母猫身边睡觉的小猫一样,我贪图着这无上的安眠。全身被无边的安心所包围,一切都无比满足。

 咔嚓咔嚓咔嚓!

 ……尽管如此,这嘈杂的声响是怎么回事……

 “唔……嗯……?”

 刺耳的声音,让我从幸福的睡眠中醒了过来。

 朝阳从窗户射进来,刺眼的光线让我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咦……?啊,对了……原来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啊……)

 麻雀啾啾的叫声让人心情愉悦,但从刚才开始持续不断的机械声似乎要将其掩盖,咔嚓咔嚓地吵个不停。

 (从刚才开始到底是什么声音……香奈子……?)

 我睡眼惺忪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穿着T恤和牛仔短裤的妹妹。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脸颊微微泛红,嘴角上扬,兴奋地发出“唔嘿嘿嘿嘿……!”的怪声,把手机对着这边猛烈地拍着照。看来那咔嚓咔嚓的是快门声。

 “唔……嗯……你在干什么……?”

 “啊,终于醒了!早上好老哥!”

 还没睡醒的我喊了一句,妹妹却异常地精力充沛地回答我。你这家伙……怎么一大早就那么兴奋?

 “嘿嘿嘿嘿,你问我在干什么,当然是在拍照!这么让人兴奋的稀有景象,我怎么能放过!”

 “哈……?什么稀有的景象……嗯……?”

 迷迷糊糊的脑袋渐渐清醒起来,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一直接触着人体的温暖。不仅热乎,而且很柔软,像丝绸一样光滑,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我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状态。

 紫条院正靠着我呼呼地睡着,我们共用一条毛毯,一直靠在一起睡觉。

 “什、什、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睡懵的脑袋瞬间沸腾起来,把脸染得通红。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紫条院和我睡在一起!?

 难、难道我们整晚都是这种状态吗!?

 我狼狈不堪地想要离开还睡着的紫条院,可是睡美人的头还压在我的胸前,发出阵阵鼻息,让我动弹不得。

 接触得不能再紧密的女孩子的热度和重量,让我的心脏一大早就全力敲响了警钟。

 (尽、尽管如此……呜哇……紫条院的睡脸超级超级可爱……)

 不管怎么动摇,我的恋爱脑还是被她迷住了。

 大和抚子式的美人毫无防备地安然入睡的样子,无可奈何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嘿嘿嘿……昨晚过得很愉快吧!”

 “才没有啊啊啊啊!”

 在某国民RPG游戏中,主人公和公主一起过夜后的台词,经由妹妹的嘴巴说出来,让我很难绷得住。当然没有很愉快的那些事啊。

 //”ゆうべはおたのしみでしたね!”出自勇者斗恶龙1,勇者救回公主以后如果去旅馆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老板就会说出这句话。

 “哎呀,起来一看春华不在,吓了我一跳,没想到是和你同床共枕,一大早就让我兴奋得不行啊……!不得不把这当作手机壁纸了呢!”

 “中学生怎么能学会用同床共枕这个词!还有壁纸千万别啊啊啊!”

 “嗯……嗯嗯……”

 也许是被我们兄妹吵到了,紫条院在我胸前微微睁开眼睛。而她眼中最先映出的,是正处于紧贴状态的我的脸。

 “那、那个,紫条院!这种状态绝对不是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才这样的……!”

 “……新滨君在我的房间里……?啊,这样啊,还在做梦呢……”

 “哈?”

 那个……紫条院?难道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吗?

 “咦?春华醒了吗?”

 “嗯,没错……唔!?”

 “唔嘿嘿,新滨君的脸,软乎乎的……捏……”

 紫条院随意伸出的双手抓住我的左右脸颊,把我的脸颊当作了一个会伸缩的玩具。而紫条院看着这样的我,散漫地笑了。

 (这、这是……难道她是睡得迷糊后就幼儿化的类型吗!?行动原理变成三岁左右的样子了啊!?)

 我用视线向身旁的香奈子求救,看到如此惨状的妹妹笑得前仰后合,完全起不到作用。

 “啊哈哈哈哈哈!春、春华睡得迷迷糊糊的,像个幼儿园的孩子……!真的是,你们俩要笑死我了……!库库,噗,啊哈哈哈哈!咳,噗,不行了……!”

 看到我的惨状就那么好笑吗,笑得几乎站不起来的香奈子就这样抱着肚子倒在了地板上。

 喂,你这个爱笑的中学生!

 明明那么喜欢八卦,关键时刻又完全派不上用场……!

 “快,快洗过来,纸桃院……!”

 “呵呵呵,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也不会硬邦邦的……滑溜溜,软乎乎……”

 滑溜溜的明明是紫条院的手指啊,我想要全力这样喊出来。就像是丝绸做成的一样,滑溜溜的,太舒服了,感觉有些奇怪起来了……!

 “……咦……?可是……明明是梦……却是我不知道的房……间……?”

 紫条院似乎突然意识到周围的景象,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她模糊的眼睛渐渐清晰起来,盯着自己捏在我脸颊上的手看了几秒——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通红。

 “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对对对、对不起……!我、我都干了什么……!完全睡迷糊了!”

 红着脸的紫条院猛地离开了我,我的身体终于获得了自由。

 我表面上以大人的理性冷静地回应,但内心却因为和紫条院的同床以及醒来时被揉脸而十分慌乱。

 “说起来……为什么我们两个会一起睡在沙发上……?我只记得昨天一起边聊天边喝红茶了……”

 就算我睡着了,为什么紫条院不回香奈子的房间睡觉呢?

 “啊,那是……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我和新滨君同时开始迷迷糊糊的……我因为困意太重,说:‘对不起……我太困了,已经不行了……’,新滨君也半梦半醒地回答:‘这样啊……那在这里睡就行……’,然后就这样了……”

 虽说是困意的缘故,但我居然说了那种话!?

 光听台词的话完全是在邀请上床啊!

 “那个,我好像整晚都靠在新滨君身上……会不会很沉?还有,虽然开着空调,但紧贴在一起会不会很热……?”

 本来是睁开眼就应该因为和我睡在一起而惊叫的状况,紫条院却怯生生地问是不是给我添麻烦了。

 当然,和天使同床对我来说哪里会困扰,简直就是天国。

 “完全没有那些问题……我才是对不起。那个……虽然我们都已经困到了极限,但和作为男生的我睡在一起……”

 虽然我有自信和紫条院已经很亲近了,但这毕竟有别的问题。

 按绅士的观点来看,我应该不屈服于困意,让紫条院回到香奈子的房间再睡觉。

 “诶?啊、不、我没关系。我完全不觉得不舒服。”

 “是、是吗?”

 坐在我旁边的紫条院不以为意地说,就像并不是什么讨厌的事。

 “是的,当然我觉得有些不合礼数,而且看到彼此刚醒来的表情,也有点不好意思……”

 紫条院的脸颊微微染上了樱花色,声音中带着一丝羞涩。

 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即使是平时一直温和的她,也有忍住羞耻的必要吧。

 “不过,正因为是新滨君。”

 “诶……?”

 “我知道,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也是我最可以依靠的男生。所以,我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反而感到非常安心,睡得很舒服!”

 紫条院带着天使般的笑容说到,让我一时语塞。

 这一连串的话,并不仅仅意味着因为是朋友所以就无所谓。

 虽然认识到了和我睡在一起“不合礼数”,但她还是发自内心地说“很安心,睡得很舒服”。

 那就像是在说……虽然意识到了我作为男生的属性,但包括那一点在内,我们的关系都很亲密。

 “啊,不好意思。说起来,难得我们早晨在一起,我还没说最重要的话!”

 不知道紫条院是否了解我的内心,她转向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的我。

 “早上好,新滨君!”

 紫条院的笑容灿烂得不输给夏日的朝阳,这是我听到的迄今为止人生中最棒的“早上好”。

 “啊……早上好,紫条院。”

 就像在跟与最喜欢的人共同迎来的早晨打招呼一样,我也用尽全力笑着回应了她。昨完的暴雨就像假的,在晴空下的清爽空气中,我们共同享受着和谐的氛围,笑了起来。

 另外——关于刚才香奈子拍的照片,之后她以《初夜的两人♪》这样过于直球的标题把照片发了过来,我一边嘱咐着:“你这家伙千万不要把照片发给别人哦!?”,一边偷偷地把紫条院睡颜的照片保存了下来,这件事是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