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终章二 在同一时刻,想起过去的一夜

第三卷  终章二 在同一时刻,想起过去的一夜 紫条院回去的那天晚上,我正用毛巾擦着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

 吃过晚饭,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老妈和香奈子都回自己的房间去了。除我之外空无一人的客厅非常地安静,让我突然想起和香奈子交恶的前世。

 那时我们兄妹俩几乎没有围坐在餐桌前吃过饭,大多都是一个人吃饭。

 “哈哈,昨天真开心啊……”

 我想起昨天和紫条院一起四个人在这里吃饭的事,那记忆犹新的热闹气氛让我不由得表情放松。

 香奈子和老妈也都闹腾得不行。我最重要的人们聚在一起吃晚饭的画面实在是太耀眼了,让我欢欣雀跃。

 对,虽然是那样——

 “……我今天也要睡在这里啊。”

 我把用过的毛巾扔进洗衣筐,看向客厅电视机前的沙发。

 虽然自己房间里的漏雨暂时平息了,但我的被窝还是湿得用不了。所以,今晚和昨晚一样,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不行……一想到昨天和紫条院一起睡在这里,明明是熟悉的家具却让我心跳加速……)

 如今成为男高中生的我,本来就对这种刺激很敏感。

 不禁又想起了今天早上——早晨睁开眼,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像是盖在我身上一样躺着时,我受到的冲击。

 (真是的,肉体年龄虽然还年轻,但我早该过青春期了吧……)

 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在沙发上坐下。

 因为前世的死因,我一直注意着保持一定的睡眠时间。

 尽管是休息日,但为了不熬到太晚,我还是打算赶紧上床睡觉——就在这时,我受到了意外的冲击。

 (呜、呜哇!?还残留着紫条院的甜美气息!?)

 虽然昨晚开着空调,但可能是因为两人挤在狭小的沙发上,睡觉时出了汗,我鼻孔里能感受到的紫条院的存在比想象中还有浓厚。

 那是难以想象是人留下的残香,足以让人陶醉的甘甜。

 简直就像新鲜的桃子或者草莓,坐在沙发上就有种误入世外桃源的错觉。

 然后,以那甜香为诱因,我脑海中闪过高分辨率的回忆。

 不仅是少女的香气,还有将身体托付与我的紫条院的体温,绸缎般头发的触感,柔软如玉的肌肤,可爱的呼吸声——一切的一切。

 (~~~~!冷、冷静地回忆的话刺激太强了!怎么挣扎都只会徒增烦恼啊!)

 我对因少女的香气轻易变成笨蛋的自己感到愕然,抱起了头。

 和那种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美少女一起睡觉,这不是没办法的吗!明明没有被人责备,我却忍不住在心里狡辩。

 记忆无视了我的内心,一开始播放就停不下来了。

 紫条院睡眼惺忪地揉我的脸,迷糊的表情比平时更加柔和,非常可爱。还有——

 “啊……”

 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刚醒来的少女如晨曦般的笑容。对男高中生特攻的身体接触暂且不论,还有更加深深铭刻在我心中的一幕。

 “对我说了……早上好。”

 虽然同床让我心跳加速,但那之后笑着向我问好的那句问候语对我冲击更加强烈。

 与社会人口中义务性的问候完全不同,那是满溢出深情的“早上好”。

 以柔和的笑容诉说着这一切的紫条院,身姿无比地炫目,她的内心比那夏日的苍穹都更加澄澈。

 我感觉自己一有机会就在想着紫条院。

 昨晚一起做饭吃饭,晚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直到今天早上才分别。在这之前也通过不少邮件和电话。

 尽管如此,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浓浓的寂寞之感。

 我想更多、更多地和紫条院待在一起。我想多看看她的脸。

 大概是因为变成了高中生,对恋爱的感情变得年轻了吧,我变得无比贪得无厌。

 我深切地感受到我的心是多么地渴望她。

 “……真想见你啊……”

 寂静的夜中,我思念着爱恋的少女,喃喃道。

 *

 我——紫条院春华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叹了口气。

 夜幕已经完全落下,洗完澡的我穿着睡衣,准备睡觉。

 “呼,感觉今天一整天尽是在说昨天的事呢。”

 我想起今天早上从新滨君的家回来后发生的事。

 母亲大人和冬泉小姐昨天在联系上我之前好像一直很担心我,一见面我就被她们紧紧抱住。

 我在为让她们担心而道歉后,把在新滨君家里开心的事情告诉了她们……越讲母亲大人越兴奋,最后还高举双臂,喊着“陪睡活动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相反,冬泉小姐却抱着头,像是责备一样跟我说:“大小姐……这件事请一定要对老爷保密。还有……这种会让男孩子的大脑沸腾的行为还是控制一下比较好……”

 还有,父亲大人在早上还是去上班了,傍晚回来之后,一直说着:“那个,春华,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不知道他想确认什么,重复了好几次,但在我反问“奇怪的事……具体是指什么呢?”之后,突然又语无伦次,不肯多说了。

 然后,母亲大人见状,嘻嘻地笑着说到:“喂喂,不要沉默,快回答女儿的疑问~”,让父亲大人都要哭出来了……

 (呵呵,哪里有奇怪的事,全是些开心的事。)

 从遇见香奈子开始,和新滨君一起做饭吃饭,还和新滨君的母亲大人美佳小姐说了很多话。

 然后,晚上和新滨君一起喝着红茶聊天——

 (啊,不过……虽然不是奇怪的事,但羞耻的事倒是有过……)

 脑海中浮现的,是在洗澡间被新滨君看见肌肤的事。

 那是第一次被男生看到肌肤,现在回想起来,不知到是不是因为害羞,身体莫名地发热。但是……可能是因为对方是我的朋友吧,我只是觉得很丢脸,讨厌被看见的感觉很淡。

 比起那个,那时我更在意隐藏自己难以置信的行为——

 “……”

 我看向一旁,床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件折好的衬衫。

 我的衣服在新滨君家里晾了一个晚上还是湿的,所以我就穿着新滨君的衬衫回家了。

 当然是打算之后还回去的,冬泉小姐已经帮忙洗好、熨烫好,然后叠好了……

 “这个,得快点还回去啊……”

 说着,我从床上坐起身,手指伸向床头柜上的衬衫。

 如此消遣般的行为究竟有什么意义,自己也不知道。

 但不知为何,停不下来。用指尖抚摸纤维,就会有一种得到了缺乏的东西的供给的感觉,我心无旁骛地用手指抚摸着。

 是什么吸引了我呢?我心中充满了想要一直抚摸这件衬衫的欲望。

 (——哈!?我、我在干什么呢!?好不容易烫好了,摸过头了!有、有没有出现褶皱啊!?)

 我回过神来,拿起衬衫凑近脸,想确认有没有褶皱。

 幸好还没有变形,应该不用担心——

 “啊……”

 衬衫凑近脸旁,让我突然觉得鼻孔痒痒的。

 昨天穿这件衬衫的时候也感觉到了……是新滨君的气息。

 和女孩子不一样的,男孩子的气息。

 虽然那是理所当然的——但那让我强烈意识到了,他和美月,还有舞不一样,是男性的朋友。

 而且,那气息又进一步唤醒了昨天的记忆。

 一起睡在沙发上的一夜。

 我还记得自己把头靠在他硬朗的胸板上睡着的触感,

 还有那比女孩子要高的体温,以及和现在手上的衬衫一样的气味。一边感受着这些一边睡觉,在安逸中醒来的那个早晨。

 (~~~~!?诶、诶!?这、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我才感觉这么害羞呢!?)

 今天早上和新滨君互道早安的时候,和母亲大人她们讲述昨天发生的事情的时候,都没有感到这种从内心深处溢出来的羞耻心。

 可是现在……和新滨君接触的各种场景在脑海中循环,让我的心沸腾得快要从头上冒烟了。

 “~~~~!”

 扑通扑通,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身体从深处开始发热。

 我对自己的这种状态感到困惑,放下新滨君的衬衫,倒在床上。

 抱着苦闷的心,在床上咕噜咕噜地滚来滚去,就像要扑灭身上那团看不见的火。

 “……哈……哈……呼,最近,净是些未知的事呢……”

 一阵慌乱之后,我低声感受着自己从未经历过的这般感觉。

 真的,最近都是些新鲜事。

 预料不到的每一天,变化不断的日常,虽然未知,却像宝石一样珍贵的自己的心情。一切都是那么地新奇,那么地珍贵。

 自从经常和新滨君说话以来,我一直在改变。

 就像是沿着固定的轨道前进的,从未改变的我的未来,现在连明天都难以预测了。

 我想念着,带给我这些变化的那个男生。

 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的容貌……像无数的泡沫一样在我的心中浮现,又弹起。

 还想再和他说话,还想待在他身边,我迫切地这样想着。

 “真是奇怪,我……明明分别还不到一天……”

 我再次拿起因激昂的情绪而扔掉的衬衫。

 这样做,让我强烈地感觉到新滨君的存在。

 “新滨君……”

 只是喊着这个名字,就觉得自己的心情雀跃。

 “好想马上……再见面啊。”

 如果新滨君也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在夜晚的寂静中,我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