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不会振翅的信天翁

冬之章 IV 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

第二卷 不会振翅的信天翁  冬之章 IV 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 1

 那天我也很早就去了高中,目标是要去三年级的教室。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看到佐奈加看起来很无聊地一个人站在中庭那儿。我很烦恼该怎么办,毕竟在学园里也没怎么和她说过这些事,但还是走过去和她搭话了。佐奈加很惊讶地看着我。

 “佐奈加,最近我也问过你的,你说听到了瞭在屋顶上说的话,你能回想起瞭具体说了什么吗?”

 佐奈加好像很厌烦,考虑了一会,抬起头,带着厌恶的感觉说:

 “应该是‘我不是你的瞭’。”

 我感觉佐奈加看起来好像很痛苦。我注意到了,她似乎觉得这句话就像是对她说的一样,所以才故意说自己想不起来吧。

 “我可以走了吗?”

 她这么说完,我就让她走了。

 来到校舍内,一个很阳光的声音向我打了招呼——“早上好”。回头一看,是那天办鬼屋那个班级的在二三楼之间看守的那个女孩,她笑着在向我招手。

 我突然想了起来。

 “你说你是凭借椅子和窗户的晃动来判断东侧楼梯的门有没有关过,那你实际上听到关门的声音了吗?”

 “没有,如果想去听的话,这么远的距离也不是听不到,但一般也就是看看椅子和窗户动没有,来判断有没有人打开了那个门。”

 “也就是说也可能和门并没有关系,有是因为别的原因使椅子和窗户晃动的可能性了?”

 “别的理由,比如说地震什么的吗?那的确是分不出来。”她很爽快地承认了,并充满好奇心的问道:

 “你来调查了那么多次,是不是有可能不是事故啊?在房顶上的人很可疑吗?”

 “那个啊——”我暧昧地回答了她。这时,她指向了一个路过的少年,用明亮但是冷淡的语气说道:“啊,是那个人,我看见他从三楼下来的。”

 少年用像是漫画里旁边用对话框写着“为什么你在这里啊”那样的表情走了过来。

 “正好,我有事想问你,周平。”

 2

 外号“周平”的松平士朗看起来有点烦恼,我没有理会,问他:“可不可以浪费你一点时间?”

 他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只好上了楼梯。我和那个女孩道谢之后,也跟着周平上去了。

 士朗看着这边说:

 “在这里不要那么称呼我啊,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外号的。”

 “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为什么要来学校?”

 “我认为在学园里査不到。”

 他立刻察觉到了我的用意。

 “你那天在屋顶上吧?”

 “只是路过,从西侧楼梯上去,看到瞭在那里,就登记了一下,然后从东侧楼梯下到三楼,进了图书室。之后就一直待在那里。直到听到了外边的骚动,从图书室出来又看到了芦田。然后我就下了楼梯,从东侧楼梯那些椅子上直接跨了过去,因为救护车很快就来把人拉走了,我下去时什么也没能看到,于是就问了下别人是什么情况。然后我遇到了茜,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了她。这样就可以了吧?茜可是很靠得住的孩子。”

 “你去图书室做什么呢?你没有借书吧。”

 “我又没有打算借书。我只是喜欢那种氛围。反正我们只要来报个到就行了,也没什么需要做的,啥时候都能回去。你不信吗?”

 “我相信你去了图书室。但只是路过屋顶不是很准确吧,你在那儿抽了烟吧?”

 士朗一瞬间愣住了,然后举起了双手。

 “正确,要报告给学园吗?”

 “不会的。那种事现在无所谓了。在屋顶上遇到谁了?”

 “谁都没遇到,为什么问那种事?”

 “因为知道你有抽烟的同伴。”

 “同伴?”

 “是西野。”

 “你真的什么都知道啊。也不是同伴啦,只是偶然会碰到而已。那天没有见到她,但是时不时会在屋顶看到西野。她一般就在南侧的防护网那里吸烟。但她其实应该不是很喜欢吸烟的吧,每次都是一脸苍白地抓着防护网。”

 “你们经常会在屋顶见面吗?会说什么吗?”

 “啊啊,也就是彼此彼此的感觉吧,也算是有点能相互理解的人。这个学校,也就是在那里不会感觉到他人的视线了。”

 “你知道那天西野也去了屋顶吧。”

 士朗没有回答,我继续问道:

 “和芦田聊了什么吗?”

 士朗苦笑着说:

 “聊?他单方面来找我说话的。他说我的烟蒂掉了,帮忙捡起来了。我一看,不是我的。烟蒂是长的,而我只吸短的。那个是西野的,我立刻就看出来了。我对芦田说‘辛苦了’。那家伙好像很不满的样子,但是周围闹起来之后,我就离开了。”

 “你是帮了西野一把吗?”

 “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芦田很烦。我从图书室出来过一次,本想去空教室待一会,但是看到芦田已经在那里了,也不想和他搭话,所以我又回到了图书室。”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士朗那么说道,我没有说话一直看着他,他没办法只好又开口说道:

 “芦田和瞭中学时是同学。”

 “诶?”

 看到我出乎意料的表情,士朗笑了出来。

 “你不知道吗?瞭在中学时被欺负得很惨。虽说不是芦田直接动手的,但是他也有跟风,对瞭不理不顾。

 “芦田中考失败了,没办法只能来这个离家很远的,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的学校,听到瞭也要编到这个学校时,他真的很吃惊。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男生们都很关注她,于是芦田就去找她搭话了。”

 “瞭怎么说?”

 “能想象吧,瞭像看见垃圾一样,笑着拒绝了。当然瞭没有说过这个,全是听西野说的。”

 这种事芦田没有说,我也可以理解。一定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吧。而且还是被当初欺负过的人当做垃圾一样看待。

 “你果然和西野的关系很好吧?”

 “她只是时不时就会自己在那里说起来而已。我不擅长应付西野这样的人。感觉她好像能看穿人心。”

 “你被看穿了什么吗,对瞭的感觉?”

 士朗很意外地看着我。

 “你是误会了什么吗?我不知道你是从谁那里听到了这些,但我对瞭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是不是觉得瞭和织裳莉央很像呢?”

 “什么?”

 “有人听到了瞭在屋顶上和谁在说话。说的‘我不是你的瞭(ryou)’,但其实会不会说的是‘我不是你的莉央(rio)’呢?”

 士朗眼中出现了一丝怒火,但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我没有在屋顶见过瞭,织裳死了之后我一直是浑浑噩噩的,瞭来到七海学园,还编到了同一所高中,对我也是一种刺激,那家伙的确是很显眼。就是那个时候,我看到在图书馆里,西野走过去和瞭说话,说她和莉央很像。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过那种感觉,但是被她那么一说,还真的是。真要说的话,确实有很多的地方……但是还是不一样。我喜欢的是织裳,不是瞭。我从来没有对瞭有过那种想法。瞭也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事。如果有人认为我对瞭有意思的话,对瞭也很失礼啊。”

 “那对你来说瞭是怎样的存在呢?”

 “只能说是同一个学园的同伴而已吧?我在学园待了很久,还有四个月就要离开学园了。虽说瞭才来学园不久,但她也是七海学园的一员。我希望她能早点恢复过来。”

 “对了,莉央是怎么样的人呢?”

 “委员会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到了时间莉央还没来。那边的孩子对我说,莉央在港中很有名,说她是个很喜欢乱来的人。中学也没怎么去过,时不时的还会引来警察,她还说过什么时候死都没关系之类的话。虽然经常缺席,评价很低,但是她的头脑很好,轻松就考上了我们学校。当我们打算在不考虑她的情况下先决定每个人要做的事时,织裳进来了。我还以为会是一个很花哨,或者是很病弱的人,结果完全不是,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还道着歉说‘来晚了真的很抱歉。’

 “织裳好像很有责任感,委员会商量什么事都会来,被分到的任务也会好好地完成。虽说经常不去上课,和周围的人很不一样,但也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朋友好像也只有西野一个而已。不过她一般都是一个人,好像很喜欢独处的样子。”

 “这就是你喜欢她的原因啊。”

 “我跟她其实很像吧。”

 士朗是感觉到了自己和莉央有什么共同点吗?不过不管是在委员会活动时,还是离开学校在别处时,她也仍然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吧?

 “她是做过在百货商店的屋顶越过防护网这类的事,还有次是在游乐园一个在水中间旋转的东西里突然解开安全带站起来,吓得职员不得不立刻关掉了开关,这样的事还有好多呢。第一学期结束时,我装作是因为委员会的事找她谈过这些。她没有否认。我知道这超过了委员长的职责范围,但是我还是劝她不要再做危险的事了。她对我说‘没关系,不用担心’。她好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心意,在我开口之前她就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想要去更远的地方。’

 “织裳的话实在是太惊人了,以至于那时我根本没能说出别的。庆幸的是她说出那句‘没关系’的语气真的是很明亮,我也以为放假结束后肯定还有能说上话的机会。现在想起来真的十分后悔。”

 放假结束后莉央也没再回来。

 “莉央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理由,我也真的想知道为什么。葬礼的时候,问过像是她双亲的两人。据她母亲所说,她中学的时候经常会把能让父母吓晕过去的,看起来很危险的照片很平常地放在桌子上,不过最近倒是没有这样的情况了。他们时不时会检查一下她的电脑,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所以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

 士朗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我觉得很对不起他,所以向他道歉了。

 “对不起,我并不是打算用莉央的事来为难你。”

 “我知道,其实你也跟我差不多吧。”

 “嗯,虽说可能不太相同。但我认为这次的事件绝对不是事故或者自杀。到底是谁做的,我一定会弄清楚的。”

 士朗点了点头。

 “毕竟我也是其中一位嫌疑人。”

 我好想对他说,你不是。但却没能说出口。好像很理解似的,士朗微微地笑了。

 “刚才的说的话,包括抽烟的事,我都不会说的。”

 “谢谢,那学园再见。”

 士朗那么说完之后又补充道。

 “瞭和织裳很像,但是并不相同。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就这么觉得了,瞭虽然像是跟织裳一样,但其实内心是不是想着要去依靠谁呢?但是我却什么都没能做到,这次也是。”

 心里的悲伤在加重,我转过身离开了。

 3

 进入学园管理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打算先去职员室打声招呼,然后就去燕子寮,但是园长把我叫住了。

 虽说还是一直以来的柔和语调。但那笑容一看就是强撑出来的,我也觉得这是个机会,所以并没有拒绝园长的邀请。

 “你好像去高中调查了很多事?”

 园长毫不隐藏地问了,我也诚实地点了头。

 “实在是对不起,从结果来看还是说出了学园的名字,给学园带来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不,学校的老师也没有用特殊的眼神来看我们,我也没有特别说明,只是说了一句拜托了而已。”

 “非常感谢。”

 “那么,你查到什么了吗?”

 园长稍微探出了身子。

 “是的,我觉得好像可以看出很多事。”

 我把一直以来收集的情报简单地说了一下。契机是茜和佐奈加的话,虽说有点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我很强调地说,是我要让她们说的,所有的责任都在我,请不要责怪她们。

 “果然,你还是认为是谁故意做的吗?”

 “是的。”

 我坚决地说道。

 “那,是谁呢?”

 一直以来很悠然的园长罕见地叹了口气。

 “难道是和我们学园的孩子有关系吗?”

 “还没有得出结论,但也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

 园长静静地说道:“是吗……差不多可以告诉警察了吧,你已经查到很多了。让你继续背负这么多事实在是……”

 “我不会乱来的。只是,现在还不想警察来大张旗鼓地调查。我只是想传达出自己觉得正确的事而已,不然自己的行为也只是会单纯地伤害孩子们而已。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真多亏你能把孩子们的事放在最前面。但是我很担心你。”

 “我?”

 “昨天,咨询处的海王来了。这次事件给孩子们造成的伤害太大,只靠学园的话已经做不了什么了,他们能来真的很好。让心理医生和精神科的医生来对有必要的孩子进行辅导治疗。咨询处和学园共同来把这件事处理好。只是……”

 “只是?”

 “接待完孩子们之后,海王来了这个房间,我跟他说了一些你的事。海王也多少预料到了你的行为,知道你打算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把事件解决,但是他很担心你会不会因为这次事件而内心受到伤害。”

 是,海王很清楚我的想法还有要做的事。我也很想把心里的不安和想依靠别人的心情说出来。

 “那,海王是请您来阻止我吗?”

 “不,他没有那么说。因为这也是对现在的你来说很重要的事……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能看出他也觉得十分的心痛。”

 在走廊上,“要赶不上学习时间了”,“老师来了吗?”孩子们一边说着一边焦急地跑着。

 今天是星期五,我看着园长的脸。

 “请再给我两天时间,这两天内我会尽全力调查,如果还是不行的话,之后我会和警察交代一切,把之后的调查交给他们。”

 “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也一起去。这件事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报告晚了的责任由我来承担。”

 “非常感谢您。”

 我深深地低下了头。

 稍微放心了一点。虽然我觉得不论海王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但如果他明确地说要让我别再查下去的话,我可能还是会动摇得很厉害吧。

 现在的我还是不要见海王的好。

 一个月前,那个在下着秋雨的冰冷夜晚所发生的事件,我一边回想着那时海王说的很严厉的话,一边思考着这次的事。

晚秋之章 那比光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