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有发现的变化,没发现的变化

第五卷  序章 有发现的变化,没发现的变化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轻之国度×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Aircer

 扫图:凑•凯特流

 录入:勤奋的懒惰的羊

 修图:不会修图的kid

 那是他人一句无心的话语。

 「……你们两个人的相处距离是不是变近了?」

 我不知道这是谁说的,不过这句话确实传进了我耳里。当我和七海看了看周遭,想说是在说哪两个人的距离很近,马上就有人吐槽:「拜托,就是你们啦。」

 距离……很近吗?我和七海面面相觑,几乎同一时间不解地歪头。我觉得我们平常就是这样啊?

 一路看着我们走来的人们见状,异口同声说:「果然变近了。」嗯……可是我和七海都没有要贴近彼此的意思啊……

 「啊……也是啦~」

 「当然会变近嘛……」

 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看到我们的反应,带着苦笑,以厌烦的口吻说着。

 但她们的声音很小,只有我和七海听见……看来就连在她们眼里,我和七海的相处距离是真的很近。

 后来午休时,也有同班同学这么说……放学后,连老师都说我们距离变近了。

 我想不透到底哪里产生了什么重大变化,音更同学她们说出解答,把她们眼中的我和七海告诉我们。

 「哎呀,你们两个人真的距离变近了。」

 「要是这样还不算近,才叫离谱呢。」

 神惠内同学嘻嘻笑着这么说,但我还是有听没有懂。我和七海现在的确牵着彼此的手,可是这也跟平常一样啊。不对,牵手变得稀松平常,其实也很……那个啦。

 「这种距离跟平常一样吧?」

 七海也伸出手指抵着脸颊,不解地提出疑问。只见她们两人稍微抓了抓脸,感觉有点受不了,表情有些僵硬。

 「啊~不是物理上的距离……该怎么说呢?精神上的距离?虽然你们原本就连物理上的距离都很近啦。」

 「对对对,就是氛围很相近的感觉。虽然物理上的距离也很近啦。」

 两人双双说我们物理上的距离也很近。有这么近吗?

 话说回来,氛围……感觉好暧昧喔。所以同班同学看我们的时候,才会暧昧不清地说「感觉距离好近」吧。

 「有这么明显吗?」

 我不假思索脱口提问,却和七海异口同声。音更同学她们听了,开心地笑了出来。虽说是碰巧,知道我们这么有默契,我和七海脸都红了。

 她们两人笑完,脸上浮现满是慈爱的微笑……然后挥着手说「不可以妨碍两个年轻人」,就这么走了。拜托,两位,我们同年好吗?

 我目送她们两人离开,心里悄悄感到放心,同时也庆幸没有跟她们变得尴尬。她们都是七海重要的朋友,要是我和她们相处尴尬,七海一定会很难过……

 我在心中想着这些,挪动视线看向七海,没想到她也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四目相交。随后,七海面露苦笑。我看了,也不禁笑出来。

 「……我们有变这么多吗?」

 「嗯——我觉得跟平常一样啊。」

 七海歪着头提问,我也依旧搞不太懂。

 不过漫画中也常常有这种当局者迷的情节,当事人总是难以察觉这样的变化。我不知道这种事是否也会在现实发生,不过现在实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状况,就是旁人觉得很明显,只有我们当事人不晓得。

 而且其实我们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头绪多到满出来。就跟我庆幸没有和音更同学她们变得很尴尬的原因有关。

 我回头检视这一切。

 ……这种说法或许很老套,不过凡事有开始,就一定有结束。这点毋庸置疑。跟人们的心愿无关,「结束」一定会到来。

 这件事没有好坏。毕竟我在前几天,才刚经历一个结束。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许会觉得那是一个段落,而不是结束。可是对我来说,那确实就是一个结束,而不是段落。

 真要我说的话,段落应该是每隔一周的约会吧。我这种说法可能又很老套,不过无论是什么事物,都会存在段落。

 四个段落和一个结束。

 这就是我在那一个月经历的事。尽管我讲得好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其实都是几天前的事而已。我想这些经验都非常珍贵,不是我夸大其词,真的都是独一无二的经验。

 说不定世上也有人经历了跟我类似的事,即使如此,我也可以肯定,那并不是我的经验。

 正确地说,不该是我的经验,而是我们的经验。嗯,现在重新想想,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这是我和我的女朋友……也就是和七海经历的事。我的女朋友……嗯,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现在重新体会到,把七海称作我的女朋友,竟有一种安心的感受。

 依据我的选择和行动,我有可能无法这么称呼七海吧?我不知道那样的可能性有多大……但真的是太好了。

 关于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再继续卖关子好像也不是办法。但我就是无法自持。是因为一说出口,我就会想起当时发生的各种事情吧。

 即使如此,我还是在此直说了。

 我经历的结束,是我和七海的交往关系。

 ……不对,这种说法是没错,但并不正确。如果用这种说法,听起来就像我们已经分手了。结束的不是普通的交往关系……而是惩罚游戏的交往关系。

 如果光用听的,这真的很糟糕。

 没错,我和七海在不久前,是因为惩罚游戏才开始交往。被惩罚的人是七海,至于我则是……晴天霹雳吧?虽然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然后……就在前几天,惩罚游戏结束了。

 惩罚游戏是结束了,我们的交往却没有结束。

 就只是这样……用说的很简单,可是我们走到这一步,其实走了很长一段路。我甚至觉得这一个月就像一年一样长,但相反的,却又觉得一眨眼就过去了。

 现在想想,当七海语重心长地跟我说,我们的交往是一场惩罚游戏时,出乎意料到我几乎吓出一身冷汗。毕竟我完全没想过,七海会主动跟我挑明这件事。

 后来我们谈了很多,选择要继续交往。这种说法可能有点生硬,但我也没办法,我只会用这种讲法。

 只要结局好,一切就没问题。

 有结束,才会有下一个开始。

 我和七海原本有点扭曲的关系,现在重新出发了。出发……是出发了没错……

 「可是会有什么改变吗?」

 我小声这么说道。

 就是说啊,我和七海之间的关系重新开始,会有什么改变吗?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什么都没变吧?

 不对,从旁人看来,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改变了,可是我的心意和心态都没变啊。

 我本来想说,过一段时间后会有某种变化……但一切都维持原样,照旧到几乎吓死人的地步。虽然变化不一定都是对的,可是这样好吗……这样的念头常常会浮现脑海。

 想到这里,我想到一件确实产生变化的事物了。没错,这件事不就确实改变了吗?事到如今才发现,未免也太慢了。

 那就是我可以肯定,七海喜欢我。

 听到这句话,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自恋得很夸张,可是对青春期的男生来说,确定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自己,这件事至关重要。

 以往我都是疑神疑鬼的,可是未来我可以抱着这个肯定,展开行动……行动……行动?奇怪?就算肯定了人家的心意,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啊?

 我的思绪就在这里回到原点。根本是在原地兜圈子。

 「你在嘟嚷什么?」

 当我独自发出呻吟时,七海的声音随着一股脸颊受到挤压的触感传来。说声「没什么」是很容易,不过还是让她知道这个想法比较好吧?

 嗯。隐瞒一定不会有好事,就说吧。

 「没有啦,我在想,我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变成什么样子……阳信,你想要改变什么吗?」

 看到七海歪着头问道,我不禁反省自己省略太多解释了。不过要把这件事情诉诸言语,感觉有点难,该怎么说呢?我随即搜寻着话语,然后开口:

 「呃……你想嘛……我们在前一段时间……该怎么说?说白了,就是暂定的交往嘛。」

 「暂定的交往……也是啦。嗯,然后呢?」

 「可是之前纪念日过后,就不是暂定了,就是……我们算是正式交往了,不是吗?换句话说,就是……变成一对真正的情侣了嘛。」

 ……该怎么说呢?一说出口,脸颊就开始发烫。其实我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啊。但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那也没办法。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所以既然我们成了真正的情侣……我想说,是不是应该追求什么变化?跟之前一样好吗?」

 到了后半段,我稍微加快速度说完,不过还是老实把我现在的想法告诉七海了。说完了之后,我的脸庞才开始慢慢发热,最后整张脸都是烫的。我猜我现在应该是满脸通红吧。

 七海看我这样,露出一抹非常温柔的微笑,用手指戳我的脸颊。

 她纤细的手指按在我的脸颊上,那份触感使我移动视线,追着她的手指跑。随后,她的手指来到嘴唇,然后沉思了一会儿。

 七海不发一语,我就像个等着被骂的孩子一样,紧张不已。我流出一点冷汗,心脏也怦怦跳个不停。指尖开始变得冰冷,手心更渗出汗水,让我有点担心她会不会觉得很恶心。

 我想说放开牵着的手会比较好,把视线移动到手上的瞬间,七海就像看穿时机一样开口:

 「不然啊,要不要来商量看看,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变化?」

 「耶?」

 听到这句意想不到的话语,我发出愣头愣脑的声音。我还以为她会训斥我,说「不用勉强改变也没关系」,没想到完全没有那一回事。

 见我没有接下她的话,她「呵呵」地小声笑道,抛了个媚眼后,再度戳着我的脸颊。我任由她戳我的脸颊,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我和你的关系好神奇喔。刚开始不相关,然后是惩罚游戏,现在是正式开始交往。光是这一个月,我们的关系就变了好多。」

 「经你这么一说……是这样没错。」

 「所以啊,我觉得以后大概也会自然而然继续产生变化。既然这样,我们就以会产生变化为前提,一起讨论不希望什么样的变化,或是这样的变化就可以……让我们的关系慢慢往前。」

 「以会产生变化为前提……」

 「嗯,这样感觉比较开心吧?」

 这是我没有的想法,所以她的话语让我茅塞顿开。我一直思考应该做些什么,内心深处还害怕变化本身,可是七海却觉得变化也是我们的一部分。

 感觉原本打结的绳子松开了,在原地兜圈子的烦恼也已经结束,各种心绪都稳稳地沉淀在心中。

 「你说得对,这样的确很开心。」

 我笑道,七海也咧嘴露出调皮的笑容。直到刚才还在冒的冷汗,也已经消退,冰冷的指尖也变暖了。

 我重新握紧七海的手。只见七海睁大眼睛,显得有些惊讶,但马上就紧紧回握我的手。

 「对了,说到变化,阳信你不换一下外表吗?最近彻先生拜托我,再带你过去耶。」

 「咦……?可是几个星期前才刚过去耶……剪头发不是半年剪一次就好了吗?」

 「呃……男生都是这样吗?」

 我和七海边聊天,边往前走。

 这个时候我因为七海的话语,整个人放下心,以致于失察了一件事。

 那就是……七海常常自爆。因为七海这时候表现得很正常,我才会完全没发现。

 不过,我要等到以后才会知道这件事了……

 我们对彼此的瞭解都还不够多,全新的一天依旧一如往常,平稳地继续下去。

第一章 谢罪与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