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B站

 翻译:我是纸人

===========

 八隅千秋

 向来积极面对生活,三姐妹中的二妹。梦想着谈一场恋爱。在高中开学典礼的早晨,变成了女孩子。

 八隅枫

 十分受女生们欢迎,三姐妹中的三妹。与千秋是双胞胎。遇事处变不惊,一直对千秋态度冷淡,但不知为何最近有些回暖。在高中开学典礼的早晨,有了个不得了的秘密。

 八隅夕子

 喜欢恶作剧的大姐。自称是超天才疯狂科学家。真心爱着自己的家人,但本质邪恶。

 西新井芽依(注:原文西新井メイ,暂译西新井芽依)

 千秋和枫的发小。身材出众的美少女,很受同学欢迎。

============

 我的名字是八隅千秋,即将在这个春天踏入高中生活的十五岁少年。

 仪表堂堂、成绩优秀、体育全能、出身富贵,甚至连家中姐妹都相貌超群。

 可说是人人艳羡的“天选之人”。

 即便是保守来看,也称得上是日本第一的男人。无可非议。

 这就是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连笑声都是帅气无比。

 而要说我唯一的烦恼的话,就是完全不受女孩子欢迎这点吧。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呼——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要轻易乱了阵脚——这是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生准则之一。

 遇事便惊慌失措、大吵大闹,只会让人看着难堪。

 遵循这一准则的八隅千秋绝不会因这种小事而动摇——嗯,只要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绝不会动摇。

 始终保持冷静,乐观向上,笑着向立下的目标前进。

 初中毕业——然后,即将迈入高中。

 焕然一新的周遭环境,想必也是个绝佳的机会。

 不要满足于受人爱戴的可靠学生会长的位置,上了高中就应该随之摇身一变,过上被女孩子们簇拥的大好生活!

 赌上我八隅千秋之名,必要实现这一梦想!

 立下如此誓言后的第二天早晨——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女孩子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盥洗室的镜中,映着一位天仙般的美少女。

 哪怕她正发出丢人惨叫,那脸庞却美丽依旧。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松垮的睡衣间隙中可以一窥那洁白水润的肌肤,真是娇艳动人。

 少女额上浮着一层薄汗,露了半边的香肩上下起伏……就连喘气都惹人怜爱。

 若是平时的八隅千秋,此刻一定正因寻到了与自己相称的对象而欣喜若狂了吧。

 但可惜不是时候。

 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

 read-normal-img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我完全乱了阵脚,惊慌失措起来。

 竟然变成女孩子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仿佛天地倒转般的冲击。

 昨晚,也就是几小时之前,我才刚刚立下誓言……

 现如今,高中生活的目标——我那宏大的梦想,却已轰然倒塌。

 不仅如此……

 “啊啊啊啊……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我一手插进始终要落不落的裤子里,绝望地连呼。

 “怎么这样…………”

 泪水满溢而出。

 那可是哪怕在我的完美身躯中也排得上号的部位之一啊。

 仅在中学时代长度就已有约二十厘米。

 我可是一直满怀希望,期待着它能在今后茁壮成长,甚至冲击日本第一的啊……

 “啊啊啊…………感觉就像锻炼至今的双臂失了其一……”

 呜……呜……我不由得在盥洗室呜咽起来。

 不过啜泣了一会儿,还是抬起了头。

 我面向镜子,直视那远超常人的美貌,眼中带泪,像要说服自己一般。

 “呜咕……呜呜……诚然,因为一时疏忽,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儿慌了……但是!”

 如此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要保持冷静——向前看。”

 如果要比重振旗鼓的速度的话,我八隅千秋有不输任何人的自信。

 变成女孩子了。

 变了就是变了,我无能为力。重要的是之后要怎么做。

 怎么寻找变化的原因、要不要去医院诊察——我遵循“可行性”这一行动准则,在脑海的一角思考推演着。

 同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镜子。

 “嗯嗯……嗯嗯……嗯……嗯嗯……呵呵呵……”

 突然,美少女的双颊染上潮红。

 “呼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开始笑,她也跟着笑起来。以不曾听过的悦耳嗓音,笑出我耳熟的节奏。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错。真不错。

 这才是一直以来的我。

 感觉还不错嘛,全新的自己。

 不过,再用“我(俺)”这个第一人称就不合适了。

 “从今天起,我(わたし)就是高中生了——”

 虽然遇上了一点小事故。

 但我的梦想不曾有变。

 我一定,要过上被可爱的女孩子们簇拥的大好生活——

 “谈一场从未有人经历过的,无法想象的初恋!”

 (注:前文主角的第一人称为日语常用男性第一人称“俺”,而“わたし”主要为女性使用)

 综上所述。

 本人八隅千秋,虽然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就碰上了个非同寻常的大麻烦,但之后还是漂亮地跨过了这道难关。

 不愧是我,成常人之所不能成。

 那么,为了让大家见识一下我那精彩的经历,首先——

 让我们聊聊我的妹妹吧。

 八隅枫。

 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兰质蕙心才貌双全,连睫毛都流有韵味。

 身上总是萦绕着深浅难测的神秘氛围。

 仿佛“高岭之花”一词都是为她量身定做的特级美少女。

 与八隅千秋异卵双生的她——

 “请你快点从我房间出去。”

 对哥哥非常地严苛。

 此刻,枫正翘腿坐在电脑椅上,冷冷地盯着我。

 今天是高中的开学典礼,她也是起了个大早,已穿好了全套校服。

 帅气的外表加上清高的言行,对同龄女生们来说简直是一大杀器,也难怪初中便在校内有了粉丝俱乐部。

 没错——尽管身为女性,却比日本第一的男人八隅千秋还受欢迎。

 啊啊,真是令人在嫉恨的同时又心生好感。

 眼红的同时又感到自豪。

 呵呵呵……除了我这妹妹,还有谁能让我抱有如此复杂的情感呢?

 不,哪怕寻遍全世界也肯定不会有第二个了。

 “有在听吗?请你在一秒之内从我眼前消失。”

 哎呀。亲爱的妹妹在催我了,那就简短地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我八隅千秋在变成女孩子之后,决定首先向自己的亲人说明此事。

 今早在家的只有我和枫二人。

 不是我炫耀,我妹她根本不给我联系方式!

 因此,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当机立断,直冲妹妹的房间。

 然后摆出我能想到的最可爱的姿势,如此说道:

 “早上好,枫!快看,你哥哥我变成超级美少女了哦❤”

 “是吗。不好意思我有事正忙,所以——”

 “——请你快点从我房间出去。”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解释结束。

 不过啊。

 明明敬爱的哥哥摊上了这么件大事,反应却还是如此冷淡。

 不得不说很有枫的风格。

 虽说“不要轻易乱了阵脚”是我的人生准则之一。

 但说不定枫反而比我更好地践行了这点。

 难以想象我妹妹会因何事而惊慌失措大吵大闹。

 可以说,只要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八隅枫就绝不会动摇。

 “不愧是我妹妹。面对‘只过一晚,哥哥就变成姐姐了’这一意外事件,冷静得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我还期待着能看到她许久未见的惊讶表情呢。

 可惜,没能得逞。不过也行吧。

 “你能马上接受这个事实真的帮大忙了。本来我还担心会解释不清,甚至做好了被报警的最坏打算呢。”

 “毕竟没有比你更听不懂人话的笨蛋了。”

 枫保持着坐姿,深深叹了一口气,重新打量起我的脸来。

 “果然……确实是……八隅君呢。”

 在座各位,听见了吗?

 对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而且还是灵魂相连的双胞胎哥哥的称呼竟然是——

 八隅君!

 仿佛我是个外人!

 唔唔唔唔……想必各位已经能从中窥见我们兄妹关系的片麟了吧!

 事态变成这样,我深表遗憾。

 我在此宣言。

 我定会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过上被女孩子们追捧的生活。

 ——当然首要目标就是你,枫!

 ——我必要让你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出“最喜欢你了,姐姐大人❤”这句话!

 我因立下的誓言而精神振奋、心情愉悦,说道:

 “哈、哈、哈,没错确实是我。厉害吧?”

 “情况我已经明白了。辛苦你了。那么,请你出去。”

 眼神有如寒冰,枫连连摆手,送客之意溢于言表。

 “在我出去之前,能稍微借用一小会儿那面大镜子吗?我想好好欣赏欣赏变成超级美少女的自己。”

 “…………你是白痴吗?”

 言辞实在过于辛辣,我也不由得心生怯意,只勉强挤出一句回话:

 “我哪里白痴了?”

 “太多了。不如说一整个人都是。比如,马上就把第一人称换成‘我(わたし)’这点。”

 “怎么了,不是很适合我吗?”

 “适合是适合……你就……没有纠结过一瞬吗?”

 “完全没有。我觉得这是个与自己相符,很有魅力的第一人称。”

 挺起变重了许多的胸膛,我断言道。

 “我认为,既然可能要以这个身体生活,那么稍微改变一下说话方式也不错……改变一下说话方式不也挺好的嘛——感觉怎么样?这样说是不是更可爱?”

 我歪着头寻求意见,结果被回了个极度厌恶的表情。

 “我明白你应变能力很强了……”

 看来枫暂时放下了把我赶出房间的想法,愿意和我稍微聊一会儿了。

 “但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真是直截了当的问题。那么这边也应毫不隐讳地拿出真心话来。

 “哼,不用担心。桥到船头自然直。”

 “八隅君。”

 最近这几年,枫的言行举止偶尔会透出一股无法抵挡的帅气。

 就好比现在。枫用她那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声音,轻声呢喃。

 “我就是讨厌你这种态度。”

 “我倒是挺喜欢枫这种态度的。”

 “……唉。”

 她又叹了一口气,伸手指向角落里的那面全身镜。

 “请吧。”

 “谢谢。”

 我毫不客气地来到镜前。

 欣赏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外貌,不禁再度感慨。

 “哈——……真是不得了。没想到变成女孩子的我,会是这么个美少女……”

 虽然遭受了巨大损失,但说不定也带来了同等价值的收获。

 正当我自鸣得意之时,背后传来一声低沉阴森的诘问。

 “……你这是在做什么?”

 “对着镜子揉自己的胸。”

 “真是太差劲了。竟然强迫他人看你那有伤风化的变态行为。”

 明明只是被言语责骂,背部却也好像伤痕累累。

 这家伙还是这么道德洁癖。

 “不过……该说隐约有所察觉吧……跟我猜想的完全一致呢。”

 “你在说什么?”

 “现在的我(わたし)不是超级可爱的嘛。可爱到如果换作昨天以前的我(俺)的话,说不定已经坠入爱河的程度。”

 “……是是是。”

 “可是啊,哪怕我看着这副穿着松垮睡衣的不成体统的样子,甚至揉了胸,却仍然不怎么来电。跟我平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什么两样。完全不会有性兴奋。”

 “这样啊。”

 枫的语气依旧低沉,可以听出怒火在静静燃烧。

 我则继续背对着她,喃喃自语。

 “这是变成女孩子的影响吗……还是说因为知道那是自己呢……又或者说……唔唔唔……果然还是没了那个的原因吧……”

 “哪个?”

 “金金。”

 “!?”

 借助镜面的倒影,我看见枫“啪”地一声飞快按住短裙前部。

 整张脸红到了耳朵尖。

 这是她在儿时常有的表情。

 长大之后已经好久没见了。

 往常的话,每当我稍有刺激到她的精神洁癖,她都会以暴力让我闭嘴。

 不知为何,今天却没有那么做。不再沉默着朝我踢来。

 这是怎么了……是我现在是女孩子的缘故吗?

 “请你不要……用这幅样子说些寡廉鲜耻的东西。”

 枫红着脸向我抗议。

 虽说是向我抗议了——

 但回过头想想……今早的枫对我好像没那么严苛了。

 “从刚才开始一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这点也很可疑。

 难道说有什么不能贸然起身的理由?

 之前枫说她“有事正忙”,到底是什么事?

 话说,该不会这家伙……是对女孩子温柔以待的那种人?

 正当我朝这个方向飞速运转大脑之时。

 “唉,真是的。”

 伴随着枫那带有一丝焦躁的声音,一件衣服落到了我的头上。

 取下一看,是那件枫经常作为家居服在穿的运动衫。

 “你快穿上吧。尽管内里是最差劲的白痴……但也不能让女孩子一直保持这副不像样的打扮吧。”

 真是令人火大的帅气言行。

 被妹妹当作女孩子关怀后,我第一次理解了为何她能那么受欢迎。

 “……谢谢你,枫。”

 整张脸都好热。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心情。为了掩盖这份害羞——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脱下了身上那件松松垮垮的睡衣。

 突然。

 “你——”

 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

 “你你你、你怎么就在原地脱了啊!?”

 那个枫竟然,动摇到语无伦次。

 “就、就算你问我……”

 我也因受到过大的冲击而愣住了。

 “……不是要换衣服吗?”

 “请你回自己的房间去换啊……!”

 “可是我想用这面大镜子,好好看看变成美少女之后的自己的裸体啊。”

 “变、变态!”

 枫猛地站起,丝毫不见平时的沉着冷静与帅气。

 “请你快点出去!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她眼里噙着泪水,卖力地把我推向门外。

 从枫的表现来看,估计是有什么不能说的隐情吧。

 “等、等、等下……!”

 而就在我被不明不白地被推出房间的过程中——

 ““啊。””

 只此一眼。

 我们便都明白了。

 此刻,无论是我还是枫,都一同注视着某物。

 “啊……啊……啊啊…………”

 枫那秀丽的面庞逐渐被赧红所浸染。

 想必我也是同样的表情,正发出同样不成语句的声音吧。

 “……呜……呜……呜呜呜~…………”

 在我的视线前方,是身着校服的枫。

 而我妹妹的短裙前部。

 正以我从未见识过的盛大气势,昂然挺立着。

 read-normal-img

 我深吸一口气。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枫一同大声尖叫起来。

 我们那充斥着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日常。

 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