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章

第一卷  一章 惨叫过后,寂静重归屋内。

 “…………………………………………………………”

 “…………………………………………………………”

 我整个人僵直在那,仿佛身后立了一道无形的墙壁。

 枫则是酩酊般满面潮红,紧紧捂着短裙,俯身弯腰,以泪眼死死地瞪着我。

 “……呼——……呼——……”

 感觉就像在面对一只小猫,我甚至能幻视出那因怒气而下垂的尾巴了。

 考虑到先前的情形,她会这样失去冷静也是正常的……毕竟哪怕是我,也同样内心一片混乱。

 “不、不可能……难以置信……竟、竟然会有这种事……”

 我试着回想那有生以来的最大冲击、深深印刻在脑内的惊人画面。

 妹妹的胯下长了那活儿。它在裙下高高耸立着。

 若仅是这样,我还不至于狼狈至此。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哪怕是隔了一层布我也看得出来。

 即便是深受冲击的那一刻,凭我引以为傲的2.0视力,也能进行精准的测算。

 ——十八厘米、十九厘米……不,还不止……

 “竟、竟然……总长超过二十厘米……?”

 一个枕头狠狠砸到了我的脸上。

 “呜……呜呜……呜呜呜~~~~~~~~~~~~~~~~~~~~~~~!”

 “可恶……我这边还想哭呢!”

 我捂着发痛的鼻子喊道。

 那可是我自以为不论和谁比都“绝对不会输”的地方啊。

 啊啊啊~~~!谁能想到竟会输给自己的妹妹……!

 天下怎会有这种事!?

 “哈啊……哈啊……”

 仿佛光荣与骄傲被人在脚下踩至粉碎一般。

 我现在的心情,没有过相同经历的人恐怕很难体会吧。

 出离所谓的懊悔和愤恨,沉郁苦楚的虚无感仿佛在我胸前开了一个大洞。

 “呜……呜……呜呜…………”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我们二人啜泣声,哀切地回响……

 在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

 “也就是说……你这家伙也……”

 “……没错……我也……”

 我们总算能零零散散地蹦出一些词句了。

 尽管仍未完全摆脱混乱。

 但至少情绪有所沉淀,能维持表面上的冷静了。

 枫对我说道:

 “今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变成这样了。”

 现在的枫一定是羞耻到了极点。我能做的也就只有撇开视线,尽力不去看她的脸。

 “……我……我……”

 孱弱的语言轻轻落到我的脸颊上。

 “…………………………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这一定不是在寻求依靠。

 只是陷入困境后的自问自答。

 不过,我会擅自这样理解——

 这是妹妹在向我求助。

 那么——

 “哈——哈、哈、哈!”

 不就只能笑着回应她了吗。

 “不用担心!这些小问题根本算不上什么,用不着惊慌——你不是还有我在吗!”

 “………………”

 枫无言抬头,湿润的双瞳直对上我的双眼。

 “………………我应该说过。我就是讨厌你这种态度。”

 “嚯——能和我耍脾气,看来是恢复精神了呢。”

 “只是有个白痴在这毫无根据地大放厥词,不由得怒火上涌而已。”

 “毫无根据?真少见啊,你也有脑子转不过来的一天。”

 “哈啊?在这种束手无策的状况下,我们到底还能做什么……”

 啧啧啧。我摆摆食指。

 “对我们来说,在这种时候——不对,是在任何时候,不都有个值得信赖的同伴吗。”

 不顾瞬间了然的枫,我继续故作姿态道:

 “我在此公布我们的对策——立刻马上去向姐姐求助!”

 “…………………………………………………………………………”

 枫在一段略长的沉默之后。

 “那个……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就是她干的好事吗?”

 以一句有力的吐槽直击核心。

 cut-off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城镇位于崎玉县的南部,以枫树林荫道而闻名。

 每年秋天,都会摇身一变为赏枫圣地。

 可说是红叶与夕阳之城。

 说不定,我们兄弟姐妹便是据此取的名。

 没错,我特意用了“兄弟姐妹”这个词。

 毕竟基于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论用“姐妹”还是“兄妹”来形容都不太准确——当然原因也不止如此。

 八隅千秋与八隅枫。

 我们这对双胞胎上面,其实还有个年龄大上许多的姐姐。

 八隅夕子。

 如果要问我她是个怎样的人的话。

 她有着仿佛被时间遗忘般幼态的娇小身材,童话中的小仙子似的可爱脸蛋。

 笑容大胆无畏,目光敏锐,时刻散发着与那一身白衣所相称的知识分子气质。

 并且——

 “哦,这不是千秋嘛~噗……呼呼……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变成一副可爱的样子了啊?”

 是个能刚照面只一眼就看穿我的身份,并如此说道的人。

 顺便让我说明一下情况吧。

 当前地点是“八隅基因研究所”内的夕子姐的研究室。

 在场的仅有我、枫和姐姐三人。

 结束在枫房间内的对话后,我们迅速赶来这里准备找可靠的姐姐聊聊这次“异常事件”。

 不……说是聊聊,其实就是来追责的。

 “……果然。”

 于是,我们在这间医务室般洁白的房间里里见到了姐姐。

 “夕子姐就是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枫说出了仿佛会出现在推理小说中的台词。

 对此。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事到如今还在说这种话~凡是在你们身上发生的不符常识的难以理解之事!”

 夕子姐姐打从心底感到愉悦般爆笑起来,小手一挥,白大褂随之飘扬。

 “那当然全是我这个超天才疯狂科学家八隅夕子的所作所为啊!”

 估计不论我用上多少篇幅,都远不如她这段自我介绍更能体现其个性吧。

 这便是我“发自内心喜爱并引以为豪的姐姐”。

 八隅夕子。

 看着就很可靠对吧?

 光是能和她说上话,就足以一扫阴霾。

 “啊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夕子姐姐!哎呀~这次真的是有点惊到我了呢!”

 “对吧,对吧!能顺利吓你们一跳我也很开心呢!也不枉我费尽心思准备这次惊喜了。你们就尽情感谢我吧,呼哈哈哈哈哈!”

 “呼哈哈哈哈哈!”

 “呼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们这对全日本排名前几的亲密姐弟(也许现在该说是姐妹?)齐声大笑起来。

 此时,枫说道:

 “给我闭嘴。”

 我们老实闭嘴了。

 为什么这家伙的声音总是蕴含着冻结全场的力量呢。

 “夕子姐姐。请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千秋。为什么枫会生气啊?看着好可怕啊?”

 请不要扯到我身上。

 你看,枫都气得太阳穴附近血管一跳一跳的了。

 “请不要随意闲聊。我就直接问了——姐姐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就是修改了一下基因让你们性转而已啦。”

 我很厉害吧。夕子姐姐挺起了她那平坦的胸脯。

 面对这让人不禁微笑的可爱举动,枫却丝毫不为所动。

 “这、这种离谱的事怎么可能……”

 “当然做得到!我不是平时一直这么说的吗——对超天才疯狂科学家八隅夕子来说,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这样啊。”

 枫好像放弃了。

 毕竟她也深刻体会过。

 当夕子姐说出这句招牌台词的时候,再怎么深究都毫无意义。

 “那么,未经我们本人许可,擅自做这种事的目的是什么?”

 “就等你问这个了!其一,这是为了某个崇高目标所做的实验。即为了全人类的进步。只要能随意修改人类的基因,就相当于以后再无生老病死,外貌、年龄、性别都能随心所欲,最后连创造生命都不无可能——正可谓达到了神明的领域!”

 不愧是夕子姐姐!

 如果是平时的我的话,现在一定开始高声赞扬她了吧……

 “嘻嘻嘻,千秋、枫——能被选为我的实验对象,你们一定感觉十分光荣吧!”

 “……………………………………”

 但看着枫那快要爆裂的血管,还是暂时保持沉默为妙。

 我妹妹她,正全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被怒火扭曲。

 “你刚才说‘其一’……也就是说还有‘其二’‘其三’喽?那都是些什么呀?”

 “其二就是……”

 夕子姐姐的视线在我们两个之间游走,以温柔的口吻说道:

 “为了我那心爱的弟弟妹妹……也就是为了你们啊。”

 “为了我们……?”

 “这、这种……这种恶魔般的实验,到底哪里是‘为了我们’啊?”

 对于夕子姐姐接下来所说的话,希望大家能先做一下心理准备。

 并且牢牢记在心里。

 毕竟就连我这个“超爱姐姐的弟弟”,对此也只能歪头表示无法理解。

 “哎呀~我这不是看你俩最近关系不怎么好嘛——”

 邪恶的科学家面带善意,天真烂漫地说道。

 “就想着,要是把性别换一下,说不定就能和好了吧♪”

 ““这又是什么歪理!?””

 不由得步调一致地吐槽了。

 就我们这对双胞胎来说,真是少有的二人合作。

 “嗯,这不是立马就见效了吗?”

 “哪有啊——?”

 “并没有。”

 我们一齐否定。

 因为姐姐的说法实在莫名其妙,我甚至一时疏忽用了男性时期的随意语气。

 不过我们至少明白了一点……姐姐的出发点确实是好的。

 毕竟按姐姐的性格,若真要恶整我们,一定会大大方方地说出来的。

 但也不是说知道了内情就能原谅她就是了。

 “竟然……竟然……就因为这种乱七八糟的理由……!”

 枫的怒火,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可夕子姐姐仍一副感到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她。

 “你们真的没搞懂吗?千秋暂且不论,枫你也是?”

 “完完全全、根本、一点也不明白。”

 “咦~这可是连我都不禁出声表扬了自己一回,算是少有的帮了可爱妹妹一把的优异表现呀。”

 “哈?”

 “这可不成,看起来根本就没意识到啊。那让我来解释一下吧,你看,枫不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地受女孩子欢迎吗唔咕——”

 听起来很重要的说明环节被突然打断了。

 原来是枫伸出一只手堵住了姐姐的嘴巴。

 “这种无关紧要的话就先放放吧……”

 “唔咕唔……唔咕唔唔……”

 可怜的夕子姐姐被捂得难以呼吸,痛苦地呻吟着。

 “真是的……想要理解夕子姐姐说的话,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不知为何脸颊一片潮红的枫刚一松手,就顺势摸上姐姐的下巴,像那些少女漫画里的帅哥们经常做的那样轻轻一抬。

 “不说这些了……”

 枫维持着这个姿势瞪视姐姐。

 “应该能变回去吧?原来的身体。”

 “变不回去的哦?”

 姐姐轻描淡写地说道。

 听了这话,我和枫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其中的含义。

 “…………………………诶?”

 啪嗒一声,枫的眼中滴下泪珠。

 “……你、你不是说对你来说没有‘不可能’的事……”

 “当然,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嗯嗯,这样说可能更准确一些——直到我结束实验之前,都变回不去的。”

 我就说吧。

 当八隅家的大姐想要做不好的事情时,是不会藏着掖着的。

 没有比现在她脸上更刁难人的笑容了。

 “嘻、嘻、嘻……我想想啊,如果要收集到足够的实验数据……最少也要花上好几年吧!这期间你就以这个身体生活吧!”

 “还是这么性格恶劣……!请现在就把我变回去!”

 “不干。”

 “唔唔……!”

 咬紧牙根拼命忍耐的枫和坏笑着看着她的夕子姐姐。

 虽然她们二人平常就是这样争吵不休。

 但今天还是有些闹过头了。

 于是我悄悄绕到夕子姐姐身后,一把举起她的娇躯。

 “唔哇!千、千秋!?你这是做什么!”

 夕子姐姐在半空扑腾着双腿。

 “夕子姐姐,别把枫惹哭了啊。”

 “我、我又没在哭!”

 你这不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吗。

 我端正了神情,对姐姐说道:

 “我会全力配合实验的。所以放过枫吧。不然的话……”

 “不然?哼,你能怎样?”

 “我会讨厌你。”

 “…………诶?”

 “并且以后再也不会给姐姐做你喜欢的奶油炖菜了。”

 “唔……咕……咕……可、可是你想想啊……难得我花费心思……”

 “你可别想耍小聪明哦。”

 “咕唔唔唔唔唔~…………!”

 姐姐苦恼着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我怀里放弃了挣扎。像只被举起来的奶猫似的。

 “……我、我认输……我会把枫变回去的。”

 “呼……”

 得到承诺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枫也安下了心。

 我放下姐姐,说道:

 “果然姐姐还是这么的温柔可爱还善解人意。”

 “呵呵呵呵呵,那是!那当然啦~”

 下了地的姐姐一个转身,指着我的脸说。

 “不过千秋,我可不会把你变回去哦!你要一辈——子,都保持女性的样子不变!”

 ……嗯——

 “那个……夕子姐姐。虽然你一口一个‘为了实验’‘为了你们俩’……但怎么感觉其实掺杂了对我的私怨啊?”

 “哼,我不但掺杂了私怨,还是特大号的!接下来就是让你们性转的目的,其三!”

 竖起三根手指的姐姐,突然红了脸。

 “千秋……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和姐姐结婚的吗。”

 “哈?我哪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八年前吧。”

 “那时我不过是个小孩子啊!怎么可能现在还记得啊!”

 “我就好好记得的呀!还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对当时的我而言可是一大冲击啊!”

 “这么羞耻的回忆求你快忘了吧!”

 “仔细想想那时千秋就是个黏姐姐的孩子……多么可叹。看看现在的你,嚷嚷着什么‘进入高中就要谈场初恋’、‘出生至今从未感到心动’……”

 夕子姐姐泪如泉涌,大声喊道。

 “你的初恋不就是我吗——!”

 “就算你这么说!”

 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啊!

 “再说了,刚才这些和性转实验又有什么关系???”

 “呼哈哈哈哈变成女孩子了你不就谈不了恋爱了吗!”

 “原来是恼羞成怒啊!”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你这个叛徒!哼,酸酸甜甜的青春美梦被我打破,想必令你悔恨万分吧!来吧,尽情向作为你的初恋的姐姐倾吐怨言吧!”

 “谢谢你把我变成美少女。”

 “哇哈哈哈活该啊你!我就是想听————诶,你刚才向我说谢谢了?明明突然被我变成了女孩子?”

 “毕竟我在男性期间也没受女生欢迎过啊,这样一想也就没什么了。反倒是变成女性后可能会出现一丝转机。”

 “你这乐观得让人发毛啊……”

 姐姐脸色煞白地向后退去。我则是大大方方地向前一步。

 “也就是说,这对我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构成任何阻碍。没有任何修正轨道的必要。呵呵呵,真可惜啊,事情没有依你的意发展。”

 “千、千秋你该不会……打算用现在的身体去谈恋爱吧?”

 “没错。”

 “你现在是女孩子啊?”

 “没错,是个超级美少女。”

 “然后还打算和女孩子恋爱?”

 “是的,我一定要过上众星捧月的高中生活!”

 我又一遍理想宣言之后,姐姐呆愣在一旁。随后,她怄气似的——

 “看来就算改变你的性别,内在也不会有分毫改变啊!”

 吐出这么一句话。

 cut-off

 在这之后。

 夕子姐姐一会儿从房间角落搬来一些神秘的机器,一会儿操作着桌上的电脑,忙碌了起来。

 尽管她外貌娇小可爱,但一开始工作,就会给人一种干练的女强人之感。

 “好了。枫,过来这边。我来把你变回去。”

 “…………………………”

 枫并未放松警惕,小心翼翼地靠近。

 夕子姐姐看着紧张的妹妹,惊讶地眨了眨眼。

 “咦?那个,我现在才注意到……枫,你怎么——”

 “……怎、怎么了?”

 “明明你现在是男孩子,怎么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任何变化啊?”

 “…………………………………………”

 “是实验失败了……没有成功性转……吗?不对……之前还嚷嚷着‘把我变回去’呢。也就是说……”

 姐姐埋头思考了一会儿,啪地敲了一下手掌。

 “因为本来就比较中性化,所以变成男的也看不出来?”

 “才不是!”

 “那你说为啥啊。”

 “…………………………”

 说不出口啊……

 “嚯——看来是不好说出口的情况呢……感觉会很有意思啊!”

 “……你这绝对是在以妹妹的不幸为乐吧?”

 “实验中的意外对我来说就相当于宝箱呢——所以,枫,你的身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你不讲给我听,我怎么帮你复原呢?”

 “……我、我的下半身……”

 “具体是哪个部位?说得更精确一点,大声告诉我。”

 “……呜呜。”

 这怎么说得出口。

 抱歉了枫,这对话过于私密,我帮不上忙。

 嘴巴反复开开合合,一直犹豫着的枫,最终自暴自弃地指向自己的胯下。

 “这里!”

 “诶?”

 “长出金金了!”

 “……不要这么大声地喊出猥琐的话好吗。”

 “咕唔……!”

 感觉今天枫的牙齿很可能会被她咬碎啊。

 听平时清高冷静的小妹作出这番爆炸性发言,夕子姐姐虽红着脸捉弄了她一下。

 但很快便调整好状态,注视着枫的下半身。

 “原来、如此、啊——”

 然后整张脸都精神起来,喜悦之情满溢而出。

 “嗯,竟然是仅部分身体发生性转换,真是有趣的现象!果然选你做实验对象真是太对了!”

 “我又不是为了讨姐姐欢心才变成这样的——请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立刻把我变回原样!”

 “我知道的。不过,得先做个检查才行。为了小小满足一下我的探究心——”

 枫死死地瞪向夕子姐姐。

 “——不对,是为了把我可爱的妹妹变回去啦!”

 于是。

 我走出研究室,在走廊等待枫的身体检查结束。

 “嘻、嘻、嘻、嘻…………那么赶快让我诊察一下患部吧!”

 夕子姐姐那超愉悦的声音,连走廊都能清楚地听到。

 “喂喂,枫你在害羞些什么啊……我们不是家人吗。”

 “………………”

 “嗯?你说我?我怎么可能还会因这种小事失了方寸——哼,我可是成年女性!男人的金金我见得多了。在千秋还小的时候,为了研究,我都不知道把玩过多少回了。”

 怎么感觉听到了些无法忽视的内容。

 看来之后得好好和姐姐聊一聊才行。

 几乎无法听清的枫的声音,与十分清晰的夕子姐姐的声音。两种声音此起彼落。

 房间内的对话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

 “好……看来你终于下定决心了……所以说你那警告到底是啥意思啊……说得好像我会吓到大喊大叫似的……听不懂你说啥。我说了没事的。别挣扎了快点给我脱——了?”

 在一瞬的寂静之后。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夕子姐姐的惨叫响彻研究所。

 至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用猜也知道。

 cut-off

 “我进来了哦,姐姐。”

 不论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无奈之下,我只得擅自入内。

 虽然惨叫的原因显而易见,但总要以防万一。

 我实在做不到不管不顾。

 “夕子姐姐……你没事吧?”

 我没花多久就发现了她。她正浑身脱力坐在看诊用的小床上,泪眼汪汪,精神恍惚。

 夕子姐姐动作僵硬地看向我。

 “千秋……那是啥啊……我从没见过这么……”

 看起来问题比较严重。

 那个总是威风凛凛的姐姐竟然蔫了。

 “当我强行脱下之后,它就在我眼前……突然,膨胀……”

 “不用说明当时的情况了!”

 “为什么会突然那样啊???不是说没有性兴奋就不会变大的吗???”

 我做不到指责眼前快要哭出来的姐姐。

 毕竟我初见那个巨物时也是丑态百出。

 自然地无视了不好回答的问题,我环顾四周。

 “对了,枫呢?”

 “去隔壁间哭了。”

 “太可怜了……”

 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明明我们几个只要不是遇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不可能会惊慌失措的……这个早晨实在多灾多难。

 “检查完了吗?”

 “……当时只能中断了。之后再来一次。”

 ——于是,再度开始身体检查。

 我也回到走廊,等待着结果。

 一分钟……五分钟……大约过了十分钟,事情还是没多少进展的样子。

 想想刚才足以中断诊察的那件事,也没什么办法。

 确认患部的情况,进行检查。

 要做的仅此而已,却已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继续等待几分钟后,事态似乎有所变化。

 “你不是说过要把我变回原样的吗!”

 “不管是检查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早点做完早点结束!”

 里面传来枫自暴自弃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的是姐姐的啜泣声。

 ……如坐针毡啊。

 “……千秋,你可以进来了。”

 等我被传唤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

 进入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脸疲惫的夕子姐姐。

 “终于恢复啦~~~~~!”

 然后便是角色崩坏般洋溢着天真烂漫,举起双手高高跃起的枫。

 我从没见我妹妹笑得这么开心过!

 “哈啊啊~~~~!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她的脸上流下安心的眼泪。

 而另一边,不知是否为我的错觉,感觉夕子姐姐正为少了一个实验对象而深感遗憾。

 “哈啊……意料之中的结果。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哦,枫。”

 “你这个罪魁祸首怎么好意思的啊——我不会咒骂你,但也不可能感谢你。”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枫与夕子姐姐像往常一样斗起了嘴。

 当然,我是不可能不识趣地旧事重提的。

 “呵呵……不管怎样……这下我算是逃脱了夕子姐姐这恐怖的实验,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了。”

 “术后观察姑且还是得做的哦。”

 “……如果只有这个的话。”

 二人的交谈于此结束,姐姐把她的视线转向了我。

 “千秋,你应该之后也会配合我的实验的吧?”

 “嗯,毕竟前面约好了——不过,我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普通地进行日常生活就可以,总之先去学校吧。详细的内容我之后会找时间和你交代的。”

 “好的。学校……学校啊……”

 说起来今天是开学典礼呢。

 那么。那么、那么、那么——

 八隅千秋现在这个样子,究竟能否顺利入学呢?

 正当我准备提出这个一直推后处理的大问题时。

 枫抢先一步。

 “八隅君,我是不知道你打算怎么用这个样子去上学。”

 拿起了她的书包,一副马上就要出门去学校的打扮。

 “但请记住,在学校里绝对不要向我搭话。”

 快步离开了。

 “……能恢复原样真是太好了,枫。”

 本以为我们这对双胞胎之间的距离因这次突发状况拉近了不少。

 但看来到底是一场梦啊。

 cut-off

 那么打起精神。

 接下来就是学院篇了!

 变成女孩子的我,究竟是如何顺利入学的呢。

 入学手续呀名字呀,各种各样的问题究竟是如何解决的呢。

 还请暂时把这些放到一边,先尽情欣赏我那盛大的登场表演吧。

 让我们把时间稍微往后调一点,跳到这个充满意外的清晨之后。

 值得纪念的新起点,开学典礼开始了。

 新生入场,齐唱国歌。

 接着。

 “新入学的各位,恭喜你们升入高中——”

 是入学许可宣言和校领导致辞啥的。

 总之就是很普通的那套流程。

 而我的妹妹枫,正端坐在最前排席位。

 挺胸抬头,肃然危坐。

 谁都想不到,这样的她竟会在今早噙着泪不知所措地按着胯下吧。

 至于注视着妹妹的我,当然是以女孩子的样貌——站在体育馆的前方、讲台后的阶梯上。

 作为新生代表,我接下来还得向大家打招呼呢。

 毕竟我是入学考试的第一名,早就为此做好了准备。

 “该说些什么来着。”

 只可惜这个上午发生了太多,我完全忘词了。

 “有请新生代表,八隅千秋同学。”

 哎呀,叫到我了。

 前面的各种致辞环节不知不觉间已经全部结束。

 唔……看来没时间去回忆或是现编一份了。

 “只能即兴发挥了。”

 我正身处高中入学这一重要时刻……只要把未来的理想与愿景,用自己的话语说出来就可以了。

 虽然没法说得很漂亮,但里面饱含有我的真情实感。

 “好,上吧!”

 我以拳击掌为自己鼓劲,向前迈出了那一步。

 走上讲台,迈步,于中央止步。

 缓缓地环视全校学生。

 “各位,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八隅千秋——”

 大家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我一人身上。

 原本安静的场馆内,逐渐喧闹嘈杂起来。

 有人发出感慨的叹息声。

 有人倒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

 为数众多的憧憬目光一同射向了我。

 在这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一见钟情了呢?

 呵……呵呵呵……哈哈哈……真不错!真是神清气爽啊!

 “今天,感谢各位能来到此次开学典礼——”

 在我昂首挺胸的那一刻,西装外套的扣子被弹飞了。

 可恶……!临时借的校服尺寸果然还是太小了啊……!

 别说西装外套了,就连里面的衬衣扣子都开始哀嚎了!

 话说,致辞是不是最后才能报自己的名字来着?对了,前面还把时令问候给忘了。

 即便接连遭遇各种意外,我也依然镇定自若。

 比起妹妹突然长出金金,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行得通行得通。保持自信,笑着前进。

 “在未来三年的学校生活中,我有一件事想要完成——”

 以最灿烂的笑容,向大家宣告我的理想。

 “那就是,知晓何为初恋。”

 台下变得更为嘈杂了。

 “与令我怦然心动的命运之人相遇。”

 开学典礼上本不应有的躁动情绪,开始在全校学生间传播。

 “我想牵着那人的手,与那人相拥——”

 我认真地看向大家,身体大幅度地动作,伸出手掌。

 啪叽一声,我听见了某物破裂的响动。

 “我并不知道那将会是在座的哪位……就连会是男性,亦或是女性,都尚且不清楚。因为我人生在世这十几年,没有过哪怕一次,对他人产生心动的感觉。”

 我大方地敞开胸膛,不顾一切地继续着。

 这些脱口而出的自言自语,早已称不上致辞的个人演讲。

 大家自然都听在耳里。

 老师们目瞪口呆。

 女学生们面色羞红,发出惊叫。

 男学生们吹着口哨,兴奋起来。

 只有拼命按着胯下的妹妹一人,表情如同恶鬼一般。

 “即便如此,我也一定会实现这个梦想。”

 我感到心情十分舒畅。

 “我在此宣誓,必将尽一切的努力,寻到我的初恋!”

 新生代表,八隅千秋,致辞结束。

 多年以后,距今尚且遥远的未来。

 化作传说的此次致辞,将一直以某个名称在学生间流传。

 其名为,八隅会长无罩演讲事件。

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