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王立君领学园的远足

第二卷  王立君领学园的远足

 阴暗潮湿的森林中。

 一边踩着地面的泥泞,艾因回想从今天一早的流程。

 (……在学园集合后坐上了水上列车,还以为要回到白玫瑰站,结果直接到了海港搭上船──然后现在就到了这里。)

 这可以称作远足吗?他不禁失笑。

 「呼啊……好困……唉,罗兰,从刚刚的海角走到目的地要多久来着?」

 「很久喔。毕竟是三天的行程,老实说,远到让我不想思考距离。」

 「那就算了。不过,这远足可真厉害啊──」

 艾因一边听着巴兹和罗兰的对话,也深深点头同意。

 他们被带到伊修塔尔大陆近海的岛屿,在海角从船上被放下来后,被告知三天之内要抵达目的地,也就是另一侧的海角。这就是远足行程。

 在理所当然会出现魔物的这座岛屿中,必须要自己确保饮水与食物。

 巴兹不禁说出毫无紧张感的话。

 「唉……艾因。」

 「嗯?什么什么?」

 「这里很暗耶,不觉得好像会有东西跑出来吗?」

 「不是好像,是真的会出来。」

 野兽的吼叫回荡着,光芒诡异地洒进这阴暗的森林中。

 「巴兹,诚如殿下所说……不是好像会出来,而是真的会跑出来。」

 「嗯,我想也是吧。毕竟不久前我们还打倒了史莱姆之类的魔物。」

 「对对对。虽然我和里奥纳多都只是躲在后面让你们保护……」

 这里只会出现学生有办法打倒的魔物。

 校方不会让学生前往危险魔物出没的区域,身为王储的艾因也不能去。

 「不过,你们两人也不能大意喔。好吗?」

 最后提醒两人的则是迪尔。

 他会在这里,是遵照这趟远足的规则。

 最高年级生必须要有一人作为护卫加入,以备不时之需。而他之所以会作为这个小组的护卫参加,当然是因为艾因在这里。

 「我会努力不添麻烦的……因为我不会战斗。」

 「傻瓜,别担心啦,罗兰。在这座岛上又不会遇到危险的事情。」

 看到巴兹的态度,罗兰不禁感到可靠。

 据他所说,以这附近的魔物们为对手的话,他们大概是不会输的。

 看了看稍微变暗的天空,里奥纳多提议:

 「差不多来准备一些可以烧的东西吧,我想来准备露宿。」

 「也是,食物吃路上捕猎的兔子就行了,再来想找个有饮用水的地方……」

 「只要不是很脏的水就没关系。反正只要用我做的魔具过滤干净就可以喝了。」

 如此说道的罗兰左右摇摆耳朵。

 不过此时,迪尔突然插嘴:

 「罗兰同学,远足应该有明言禁止携带魔具才对。」

 要是带魔具参加,远足的难度就会降低,尤其是贵族会占上风,因此禁止携带魔具。

 「不要紧的,迪尔学长。只要用猎捕至今的魔物魔石制作就行了,只是要做有过滤功能的工具,很简单。」

 「这、这样啊……那就好。」

 这不像学生的发言,可以隐约看出名为罗兰的男孩技术有多高超。

 「殿下,我用我的技能稍微准备一下结界。若只是这里的魔物,应该有办法规避。」

 里奥纳多擅长的虽然是文科,不过却拥有结界这般相当稀有的技能。

 虽然并不精湛,不过唯有现在,这绝对是可靠的技能。

 ──由艾因及巴兹两人担任前锋。

 其余两人则担任后卫,加上他们各有一技之长可兼任辅助。四人至今皆以这个阵型在森林里前进。

 远足开始后过了几个小时,四人抵达平坦的土地,并开始着手准备露宿。

 「喂,你们看这个,我找到好东西了。」

 巴兹心情愉悦地说着,接着大家便注视着他的手。

 「那是什么?颜色怪怪的。」

 面对这第一次看到,像是水果的东西,艾因一边的脸颊不禁抽搐。

 「虽然外观看不太出来,不过这是水果,殿下。滋味可是不容小觑。不过,巴兹……那个水果也有相似的假货,你分辨得出来吗?我可不会喔?」

 「我也不会。我以为里奥纳多会分辨才拿来的……」

 看来期待落空了。

 巴兹瞥了艾因一眼,于是他询问迪尔:

 「嗯……迪尔会分辨吗?」

 「是,在下确实会,不过规则规定在下不能从旁插手。」

 看见迪尔带着歉意回答,艾因一瞬间露出笑容,感觉到他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该怎么办呢?如果有毒那可不得了……艾因灵光一闪。

 「巴兹,借我一下。」

 「喔喔,是没差啦,你小心点喔。」

 「我知道啦……哼──嗯,这个意外地软呢。」

 果实的大小大概比一个小孩的头还要大一些。

 他轻轻地嗅了嗅,意外地有股酸甜的香气吸引了他的注意。不过紫色的外观看起来像是有毒素的色调,令人丧失食欲。

 (……打从一开始这么做就好了啊。)

 艾因在不被三人发现的情况下,使用了吸收和毒素分解。

 不过感觉不出有特别的异状,因此艾因判断就算食用大概也不会有问题。

 「这个不要紧,是没有毒的那种。」

 「咦?艾因同学知道怎么分辨呀?」

 「刚刚好啦,因为我很常看书。」

 「无论如何,真是件好事。对吧,里奥纳多?晚餐可多出了一样菜色喔?」

 「……还不是因为殿下会分辨,真是的。」

 于是,一行人将圆木当椅子坐下,总算开始休息。

 从森林开始变暗后,转眼间就看不清楚周围的模样了。或许再早一点开始准备露宿会比较好。

 艾因将这件事当作明天的课题。

 「这样子感觉有点像旅行呢。」

 「是啊,我和巴兹也有一样的想法。」

 凉爽的风吹过森林里,摇动的树木摩擦声流转回荡。

 营火的火焰在风中摇曳,酝酿出独特的氛围,插在一旁炙烧的兔肉香气勾起了他们的食欲。

 他们坐在圆木上围绕着营火,感觉心情莫名地平静了下来。

 一行人开始缓缓按摩因疲惫而肿胀的脚。

 「这么说起来,里奥纳多,听说你的订婚对象已经定下来了,是真的吗?」

 「你、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少讲奇怪的事了!」

 「什么?我可没听说!」

 「喂,怎么连罗兰都闹我!」

 毕竟是大贵族的继承人,这个年龄就订下婚约也绝对不嫌早。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巴兹的发言上。

 「等一下,里奥纳多,我也没听说耶……」

 「殿、殿下?请您不要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

 「唉唉,里奥纳多把艾因惹哭了。」

 「亏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这样好过分……」

 「唔……!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殿下,我现在就告诉您!还请您听我说吧!」

 「──嗯,什么什么?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啊?」

 艾因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面向里奥纳多。

 「被……被摆了一道!」

 面对这样的互动,三人的笑声回荡在森林中。

 在渐渐热闹的气氛中,罗兰分配着烤好的兔肉。

 「那么,我们就边吃边听里奥纳多说吧。」

 「喔!你可真贴心啊。」

 「嗯……我开动了。」

 和他们两人成对比,里奥纳多的表情染上疲惫的神色。

 「对了,迪尔学长……迪尔学长也请用。」

 罗兰也将肉递给迪尔。

 「嗯?啊啊,不了,在下有自己携带粮食,不用顾虑在下。」

 除了艾因之外的其他人,也早已知道迪尔是死板的男人。

 不过能从他的语调意外温柔这一点,得知他似乎并不紧张。

 「毕竟多出来的食物浪费掉也可惜,我们也没有时间做成肉干,所以迪尔如果愿意吃的话,就帮了我们大忙。」

 「……在下明白了。既然殿下这么说,那么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迪尔答应后,便靠近一行人坐下。

 接着,他从怀中拿出某样东西──

 「那么,在下也给各位一样东西。」

 他拿出来的东西是袋装的茶叶。

 看到这样东西,里奥纳多瞬间皱起脸。

 「这、这样实在算是作弊吧……」

 「是,里奥纳多同学说得没错,不过这是每年的惯例,在下听同学说其他组别也都有带进来。而且学园也都会默许这点小东西。」

 这是学校活动较少的王立君领学园的一点温情。

 见里奥纳多接受了说词后,迪尔便使用艾因一行人带来的餐具泡起茶。

 「呃,喂喂喂!意思不就是说傻傻遵守规则的人就只有我们吗……?」

 「啊哈哈……大概吧。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嗯。」

 「罗兰说得没错。不过……至少这种时候稍微享受一下,应该也不会遭天谴吧?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获得了预料之外的茶水,让这顿晚餐变得更加充实。

 这一点小小的调皮,也是属于学生的特权吧。

 接着他们一边享受餐点,在那之后又谈论起里奥纳多的事情热络起来,远足第一天就在充满欢乐的氛围下落幕。

 ◇ ◇ ◇

 隔天早上,一行人趁早开始行动。

 不过,因为视线极差,艾因不禁呢喃道:

 「唔……今天的雾好浓喔。」

 「毕竟在森林里,又在小岛上……你们两个,别离我和艾因太远喔。」

 「我知道。我们的脚程不快,抱歉添麻烦了。」

 「是啊,早知道我也多少先锻炼一下了……」

 继自嘲的里奥纳多之后,罗兰的耳朵也无力地垂下。

 第二天身处丛生的树木之中,今天比昨天还要难以见到天空。不知是否因为这样,道路险峻,视野也很差。

 「巴兹,有没有什么目标可循?」

 「啊……虽然我懂艾因想说什么,不过雾这么大也束手无策。现在的感觉,大概就是可以确定至少方位没有走错。」

 「唉唉唉,我有个想法,要不要暂时在这里等雾散开?」

 「如果做得到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不觉得雾会散去。真是的,看来这是抽到了一条比其他组麻烦的路啊。」

 这次的远足,加上艾因隶属的组别,总共有七组往目的地前进。

 不过为了不让彼此遇到,各组都会被分配到不同岛屿上。签运还真差,艾因暗自哼笑了一声。

 「只能前进了,大家绝对不能走散喔!」

 领头的巴兹大喊出声。

 紧接在他后面的是艾因,而后面肩并肩向前的则是里奥纳多和罗兰两人。

 「唉,罗兰,你做得出能解除雾气的魔具吗?」

 「……我说艾因同学,你是把我当成什么了啊……?连天候都能操纵的魔具──」

 「说得也是,那种东西……」

 「虽然做得出来,但靠我手上目前的材料是办不到的。」

 (竟然做得出来吗……这家伙还真厉害。)

 艾因不禁在内心惊讶。

 「毕竟做工并不困难,而且我之前也做过,下次再让你看看吧。」

 他愈来愈觉得罗兰是天才了。

 只要有素材就能做出来给你看。艾因甚至觉得他这么说的身影看起来闪闪发亮。

 「迪尔,罗兰真的……咦?迪尔?」

 没听到本该走在后面的迪尔的声音,艾因不禁停下脚步。

 「喂!怎么了?艾因!」

 「等我一下……迪尔!回应我!」

 发现迪尔没有回应的艾因,大声呼喊迪尔的名字。

 然而,艾因听惯的声音却始终没有回应。

 「──喂,艾因!住口!」

 「为什么!迪尔可是不见了啊!」

 「……够了,小声点,会被发现……不,太迟了。是魔物!你们绝对不要离开我和艾因身边!」

 「咦?咦?什么?什么!」

 「罗兰,冷静点……好了,你过来这里!」

 被里奥纳多拉过去的罗兰便被夹在艾因与巴兹中间。

 接着不久──周遭回荡着某种东西摩擦的叽叽声,巴兹的脸色瞬间铁青。

 「喂喂喂……我可没听说这种地方会出现啊!喂,艾因!」

 「什么什么?」

 「是鸦蝶!它们会麻痹人并把卵产在人体内!这可不是这种森林里会出现的好对付的魔物!小心一点!」

 艾因闻言便绷紧神经。

 虽然和迪尔走散让他担心,不过现在快被袭击的是他们自己。

 他瞬间拔出黑色短剑,专注聆听周遭的声音。

 「呜、呜哇啊啊!刚刚那是什么?」

 为了保护好慌张的罗兰,巴兹向前站一步。

 「如果看到又黑又大的蝴蝶,那就是敌人!要是它们靠过来就告诉我!」

 「看到再告诉你……喂,巴兹!我推荐还是逃跑吧!」

 「那可真是好点子!不过所谓的鸦蝶是会群体出动的魔物,这里恐怕──」

 艾因也有不好的预感。

 那份预感马上得到了验证。自浓雾中出现了好几个成年人大小的黑影。

 「巴兹!巴兹,我在叫你!有很多只啦──!那根本就不是十几只而已!」

 「很多是……喂喂喂,开什么玩笑啊……!」

 巴兹也看到感觉有数十只存在的群体,脸色变得更加铁青。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魔物,不过那些家伙大概有多强……?」

 「啊啊,这个嘛!虽然是比猩红野牛要弱很多,不过你看看数量!」

 艾因和巴兹交换眼神,放弃在这里战斗。对艾因来说,他也不能使用幻想之手的力量。

 四人一同奔跑起来。

 途中艾因刺穿几只鸦蝶的翅膀让它们退开,并拼命地在云雾之中狂奔。

 ──他不记得他们究竟跑了多久,不过至少持续跑了数十分钟。体力到达极限的一行人,最后抵达的地方是间小小的地下仓库。

 四人到此终于喘了口气,巴兹粗声粗气地抓着艾因的衣襟。

 「艾因,你这家伙──!竟然在那种地方大叫,想自杀也该有个限度!」

 「……我很清楚,我一时冲动就忍不住大喊出声了……抱歉。」

 「喂,巴兹!对殿下也不用说成那样……!」

 「不,里奥纳多,这是我的错──不过,迪尔到底在哪里……」

 他十分担心走散的迪尔。

 他知道迪尔比一般骑士还要厉害,不过纵使如此,若被像刚才那样有数十只的群体袭击,可能会发生艾因不愿想像的意外。

 站在沉思的艾因身旁,巴兹开口:

 「算了……总之,我觉得这个状况很奇怪。」

 其他三人点头附和。

 在拼命四处逃窜后获得的平静中,巴兹调整好气息开始陈述:

 「那个魔物并不是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家伙。他们栖息在有许多像黑属野人树那种狡猾的魔物,又远离人类村庄的地区,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小岛屿的魔物。」

 「也就是说……这是异常状况啊,原来如此。」

 「没错,就是艾因所说的异常状况,所以我稍微思考了一下。一条路是等待救援。毕竟这是异常状况,说不定会有人来搜救。不然就是硬来也要通关,朝着本来的目的地冲过去。」

 不过,无论是哪条路都会是严苛的挑战这一点仍然没变,他们无法马上决定方案。

 胆小发抖的罗兰很担心走散的迪尔。

 「好担心迪尔学长喔……」

 「殿下,克莉丝汀娜大人会不会也有前来护卫,只是躲起来了?」

 「应该不会。我听说克莉丝小姐和母亲有工作会离开都城。」

 这么一来就不能指望了。

 无奈之下,巴兹代表所有人决定方针。

 「既然这样就只能继续前进了……正因为现在无法保证能获救,什么都不做反而是愚蠢的策略。」

 「我也赞成巴兹的想法,毕竟就算静静待着也只会遇到危险而已吧。」

 「连殿下都赞成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

 「我也是。应该说,我不会战斗所以都听你们的,不过希望大家能把辅助的工作交给我!」

 「但是我──果然还是想去找迪尔。」

 「喂,艾因你……」

 「抱、抱歉!因为他一直在护卫我的安全……我会收敛让大家陷入危险的行为,希望你们忘了。」

 于是,和迪尔走散的四人小心翼翼地离开地下仓库。

 他们确认鸦蝶不在了,小心隐藏自己的身体往目的地的方向前进。

 ◇ ◇ ◇

 过了几个小时后的现在,浓雾仍然包围着他们,遮住他们前进的路。他们根据太阳的方位能大致掌握前进的方向,虽然知道自己没有走上回头路,不过精神上却不断累积疲劳。

 半途中,他们听到过好几次鸦蝶发出的「叽叽叽叽!」的声响,也因此停下脚步过。鸦蝶们也同样在寻找身为猎物的艾因一行人吧。

 ──最后,他们发现一条流动的细长河川,便决定在那里喝点水稍做休息。罗兰和里奥纳多的疲惫似乎也到了极限,简直要昏倒般一屁股坐到地上。

 「啊……喂,里奥纳多,不用设结界没关系。」

 「嗯?为何?」

 「时常会发生结界被发现,等到结界一解除后魔物就扑上来的情况──我有听父亲大人这么说过。再加上这毕竟是异常状况,我也觉得应该要留一手。」

 狡猾的魔物当中存在能够探测结界,并在结界解除的同时发起攻击的魔物。

 鸦蝶也是那种狡猾魔物之一,正因为如此,他不肯定设下结界的行为。

 「你真的是……令尊克林姆男爵教育的结晶呢。」

 「父亲大人时常在危险的地方和魔物战斗,所以教了我很多事情。」

 之后他们一边稍做休息,一边听巴兹说话。

 鸦蝶最大的弱点是火,第二似乎是日光。据说在浓雾当中似乎没问题,但若直接照射到日光,身体就会崩坏。

 话虽如此,他们现在处于浓浓大雾之中,且没有会使用火焰魔法的人,无法攻击他们的弱点。

 「今晚要怎么休息才好?不休息的话,我想里奥纳多和罗兰会撑不下去。」

 「只好轮流守夜了。然后要在太阳升起前出发,并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想办法脱离浓雾。」

 ──最终,四人抵达了一个在小小的洞窟前较为宽敞的地方。

 领头的巴兹之所以没有进去是有原因的。

 「喂,艾因,你可别进那个洞窟喔?」

 「咦?为什么?既然有洞窟,进去不是比较好吗……难道是里面的魔物很危险?」

 「你看看落在入口处的砾石。是不是泛紫又快融化了?」

 「……确实。」

 「这是有瘴气的洞窟,因为混合了古老的魔力和魔物的尸体,里面的环境变得很棘手。对不住在那个洞窟中的魔物以及人来说都是剧毒。就算不呼吸,只接触到肌肤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不过只是在入口的话不要紧,不用担心。」

 「……原来如此,我会小心。」

 有魔物在的地方时常伴随着毒素,洞窟本身散发有毒物质也不稀奇。

 艾因十分有兴趣地看了看瘴气洞窟内部。

 「里面也有魔物吗?」

 「当然有啊。不过这里的魔物大概没什么大不了,顶多有些大虫子之类的而已吧。顺带一提,瘴气对鸦蝶来说也很有效果──不过我们也没办法让它们碰到瘴气就是了。」

 「哼──嗯……瘴气啊。」

 「唉唉唉!你们两个别聊恐怖的话题了……来帮忙准备吧!」

 「啊啊,抱歉啊。艾因也来帮忙。」

 「嗯,了解。」

 随意带过瘴气洞窟的事,里奥纳多却慌慌张张地走了过来。

 「喂,等等,巴兹!待在这种地方安全吗?」

 「不会有问题啦,它们不会从洞口出来。不过就算是这样,就算发生任何事也别进去喔。」

 「嗯,嗯嗯……那就好……」

 里奥纳多也能接受,一行人便开始着手准备露宿。

 唯有睡觉的时候较为危险,再由里奥纳多设下结界。

 水能从河川取用所以没有问题,食物只有路上捡来的水果就有些不足。

 「……虽然光是有食物就算好的了,不过这样使不出力气啊。」

 「是啊,老实说填不饱肚子。但就像艾因说的,也只能觉得这样算好了。」

 「好啦好啦!反正很新鲜……我觉得味道也没那么糟。」

 ──露宿的准备告一段落后,艾因坐在地面沉思。

 (果然有股无法抹灭的不对劲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

 有几个疑点。

 虽然迪尔走散这件事情也是如此,不过这里有鸦蝶这种狡猾的魔物存在这点也很奇怪。

 (就连我也不会把王储送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如果要来的话,我认为事前至少也会经过缜密的调查。而且我不觉得迪尔是会那么轻易走散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

 (毕竟还有沃廉先生参与,校方不可能会想出这种草率的计画。既然这样,奇怪的地方就是……)

 艾因不经意地发现,是他搞错前提了吗?

 说不定,他感受到的不对劲本身就是错的。

 (我开始愈来愈搞不懂了……)

 艾因缓缓地看向周遭树木的深处。当然没有任何人影,不过他不禁有这种感觉。

 我在想什么傻事啊?大概真的累了。艾因摇了摇头重振心情。

 ──在吃完不满足的晚餐后。

 闲下来的艾因和巴兹聊起天。

 「说到巨大的魔物……就是海龙之类的吧?」

 艾因对这个词有印象。

 「听说每隔百年或两百年之间就会出没,是比战舰还要巨大的龙。」

 「啊啊,我有听克莉丝小姐提过,那要怎么打败啊?」

 「这还用问吗?当然只能大家同心协力吧?」

 虽然巴兹讲得一脸事不关己,不过艾因也只想得到同样的处理方式。

 若是自己的话会怎么战斗呢?虽然他试想过许多手段,但是用剑不可能和那种魔物抗衡。

 「它们大概要花上百年以上的时间长大吧?然后在伊修塔尔近海开始大肆活动,这正是破坏海港城镇和船只的天灾。一直以来都非得牺牲无数骑士才能打倒它们。我听父亲大人说过。」

 「──那还真希望它不要出来呢。」

 「肯定的。麻烦你用王家的绝对命令权之类的,也对海龙那么说吧。」

 「咦?那个绝对命令权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有什么命令权是只有王族能用的……应该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啊!」

 于是艾因回以轻松的笑容。

 (不过……这么说起来,以前也听爷爷说过关于海龙的事吧?)

 辛鲁瓦德也曾提过,世上存在名为海龙的强大魔物。

 艾因再次确认到海龙是个就连国王都视为危险存在的危险魔物。

 「我去一下厕所。在那边的后面。」

 「喔,你去吧。」

 在海龙之前要先处理鸦蝶群。好了,该怎么办呢?

 艾因绕到瘴气洞窟的后面,解决生理需求后带着疲惫的表情准备回去──不过,他途中停在瘴气洞窟的入口,不禁朝入口伸出手臂。

 (嗯……和毒差不多啊。)

 他悄悄驱动毒素分解,几缕漏出来的紫色空气瞬间失去色彩。

 这份力量还是老样子很方便呢。他不禁苦笑。

 「喂,艾因!你在做什么啊!」

 察觉到艾因的巴兹大喊。

 「──我只是差点跌倒而已啦!马上回去!」

 不过,面对瘴气洞窟这样的存在,他忽然想起巴兹在休息前说过的话。

 接着又想起罗兰制作的能够装水的魔具。

 「……咦?那个感觉能用。」

 虽然是突然想到的,不过艾因开始觉得这是好方法。

 他终于回到营地后询问罗兰:

 「可以打扰一下吗?」

 「嗯?怎么了?」

 「罗兰为了装水做的魔具,也能拿来装别的东西吗?」

 「……用途当然很多啦,不过你怎么这么问?」

 「我有东西想要装起来──这种的啊──」

 有他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艾因打从心底感谢,并借用了他的技术。

 ──然而,就在他们熟睡之后,巴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有几只鸦蝶从结界外观察着他们。不过,在宽敞的地方不适合进攻,而且这里的雾气比较薄弱。理解这些因素的鸦蝶们,一边期待猎物离开结界前往绝佳的狩猎场,一边隐身在夜晚漆黑的森林中。

 ◇ ◇ ◇

 隔天早上,大概是因为这时候的阳光很强,没看见鸦蝶的踪影。

 「艾因同学,我昨天给你的魔具你要用在哪里啊?」

 「秘密。如果有用上我再告诉你。」

 「……我只有不好的预感耶。」

 罗兰无语地呢喃出声。

 「好──你们几个!我们赶快抵达目的地,跳脱这愚蠢的状况回家吧!」

 「喂,为什么是你在指挥啊?真是的……明明还有殿下在。」

 「我不介意,而且有巴兹在帮了大忙。」

 「喔?你很懂嘛,艾因!那么今天也加油吧!」

 以意气风发地踏出步伐的巴兹为首,四人维持和昨天一样的阵型开始前进。

 加油吧。得快点回去搜索迪尔才行。

 艾因一心想着这件事,脑中浮起巴兹所说的「这愚蠢的状况」这句话,挥之不去。

 (……这愚蠢的状况啊,确实如他所说……而且那位沃廉先生不可能没考虑到这种危险性才对。)

 号称伊修塔利迦第一的头脑也不为过,若是这样的他,肯定料想得到突发状况。

 比如说,只要有鸦蝶的踪影,他一定会听闻,而且也会取消这场远足,另外选择其他地方才对。

 对于与现状存在某些不吻合的情况,艾因一边吐气,发出「唔嗯」的轻喃。

 无法抹灭的这股不对劲的感觉深深烙印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喂,艾因!你在发什么呆啊!」

 「呃、嗯嗯……抱歉抱歉,我现在追上。」

 ──在这正常来说预计是远足最终日的第三天。

 然而他却始终无法沉浸在那种心情中,心里留下了阴影便出发了。

 ──今天的道路和以往相比较为平坦。

 这趟实习最后的路程会是平坦的道路,于是一行人认为目的地大概比预料中近,四人在心中怀抱起希望。

 「……真是的,我可不想再经历这种远足了。」

 「巴兹说得没错,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真的……不过我开始觉得回去之后要多少锻炼一下身体。」

 氛围之所以如此轻松,也是因为今天还没有听到鸦蝶们的声音。

 虽然对此多少感到可疑,不过对于没有遇到它们这件事,一行人感到庆幸并继续前进。

 然而,这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

 「……巴兹。」

 艾因感觉到迫近的气息。

 「是啊,雾气变得比刚刚更浓了,看来它们看准了这一点。」

 虽然想回头,然而雾气浓厚。

 在这种只能向前的现状下,艾因闭上眼驱动五感。

 他特别使用只有自己能用的能力,探查魔石的气息,并开始留意究竟有多少鸦蝶冲过来──

 「奇、奇怪……?」

 他感觉到有别的魔石的气息混在鸦蝶之中。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虽然既没有东西也没有人影,不过艾因轻巧地流漏笑声。

 他细心探测那不同于鸦蝶的存在,便发现那是属于他熟悉人物的东西。

 这是数日来他久违打从心底笑出来的瞬间。

 「罗兰、里奥纳多!跟着我和艾因!」

 叽叽叽叽──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是为了捕获猎物,鸦蝶一鼓作气发起进攻的声音。

 快跑快跑!听从巴兹的声音,四人跑了起来。

 他们朝着应该是目的地的方向跑,至少必须要到方便战斗的地方去才行。

 不过完全感觉不到能找到那样的地方──

 「里奥纳多!」

 「……什么事!殿下!」

 「里奥纳多的结界可以防毒之类的吗?」

 「呃,毒?十几分钟而已的话我想可以!不过您为何……!」

 「听到这一点我放心了!快点!」

 虽然里奥纳多不懂为何要问他毒的事情,不过他没有时间思考那种事。

 里奥纳多和罗兰拼死拼活地追上艾因与巴兹跑去的方向。

 最后仍然没有逃离鸦蝶群,一行人在几分钟后抵达巴兹认为方便战斗的地方。

 抵达后,艾因马上对里奥纳多大喊出声:

 「里奥纳多!麻烦马上设下结界……!」

 「等等,艾因!就算现在布下结界,等到解除也只会被袭击啊!」

 就算用来拖延时间也不是好点子。巴兹反对艾因的提议。

 「我知道巴兹想说的意思,不过拜托了,里奥纳多!」

 「唔……我明白了!」

 接着里奥纳多坐了下来,为布下结界开始做准备。

 远远地有许多鸦蝶飞了过来。艾因与巴兹将罗兰和里奥纳多护在身后,两人准备迎击它们。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里奥纳多,快点!我们没办法保护你们太久!」

 「嗯,我知道!」

 接着,几只鸦蝶飞到艾因与巴兹面前。若只有几只的话还能处理。趁着巴兹挥刀,艾因趁隙给了致命一击。

 不过,马上就有一大群鸦蝶冲了过来,趁隙偷袭了巴兹。

 「唔……该、该死……!」

 「巴兹!可恶──!」

 巴兹的身体开始麻痹,无力地倒下。艾因用剑打倒鸦蝶,就在他以为被逼上绝路的瞬间……

 「抱歉!准备得太慢……!」

 周遭被白色光芒包围,里奥纳多的结界发动了。

 以他们周遭为起点,结界扩散开来,将大群鸦蝶赶到外侧。原本以为要陷入全灭的困境,也做好了觉悟,不过此刻因为结界获得了延命的缓冲时间。

 「巴兹!不要紧吗?」

 「……虽然身体动不了,也说不了话……但我没事。真是的……我这个堂堂男子汉,差点要被产卵了。」

 「……不过艾因同学,你突然要里奥纳多设下结界,是有什么好点子吗?」

 「有啊,虽然是赌博。」

 不过,如果到时候行不通──

 (就只能向消去气息,混在它们之中的那个人求助了吧……)

 在心里喃喃自语,艾因坐了下来。

 「殿下,我很困惑您怎么突然要我设下结界……您到底打算怎么做呢?」

 「我会好好说明的,不过让我休息一下。实在累人……」

 艾因有个点子。

 这是个如果顺利的话,有可能可以一口气解决大量鸦蝶的方法。

 「你们可以喝点水!还好昨天储存了很多水。」

 「抱歉啊,罗兰……噗呼!要不是这种状况,这水肯定也很美味吧。」

 将手上的水一饮而尽,他呼出一口气。

 「……我要用昨天请罗兰制作的抛弃式魔具。」

 「喂,等等,罗兰,你到底给了殿下什么啊?」

 该不会是危险物品吧?里奥纳多逼问。

 「不要用那么凶的表情看我啦……就是很简单的东西,可以储存周遭空气的工具罢了,只不过比市售的东西还要大一点。」

 「那就好……艾因,你打算用那个做什么?」

 「这我要保密,不过不要紧的。」

 面对不愿说出详细内容的艾因,三人一个劲地怀抱疑问。

 不过艾因的神情十分严肃,他们能感觉到他是认真的。

 「殿下,有什么我们做得到的事情吗?」

 「里奥纳多只要继续维持结界就可以了。」

 「只、只要这样就好了吗?」

 「喂,艾因,你那样简直是想一个人──」

 「是啊,这个手段若不是我独自一人就无法成立,所以由我自己来做。」

 「少说蠢话了,我怎么可能准许那么危险的事……」

 「不要紧的,巴兹。毕竟巴兹昨天已经告诉我有效了。」

 「啊?我告诉你……?」

 没有回答他的疑问,艾因仰望树梢。

 「呜哇──有好多鸦蝶喔,看起来有点恶心。」

 艾因仰望一旁的大树,鸦蝶群停了下来,等待猎物离开结界。

 「……确实不是想见到的光景呢。」

 我想也是。艾因同意道,接着他开始伸展四肢,做起暖身运动。

 他环顾呆愣的三人开口,语气一如往常地开朗。

 「不过,我会想办法的──好,那我去去就回。」

 「殿下……?您说要去到底是……」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去打倒……那些家伙啊!」

 他一鼓作气跑出了结界。

 虽然可以离开结界,不过没办法从外面给内部带来影响。艾因利用这个性质,一鼓作气地从结界中离开。

 ──殿下!艾因!艾因同学!三人担心的喊声传来。

 「真是的,等等要好好教训迪尔了……虽然这大概不是迪尔想的点子!」

 艾因一边嘀咕一边奔跑,远离了三人所在的结界。

 因为疲劳累积使他不断喘息,不过想到设计这场骚动的人们,他便产生绝对不想依赖他们的心情。

 ──艾因双手扠腰,大喊出声:

 「当事人竟然无痛自爆,你们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强吧……!」

 在鸦蝶扑倒他之前,他从怀里掏出圆圆的道具。

 那是他让罗兰制作的储存空气的道具。使用方法很简单,只要丢到地上打破即可。

 「这对你们也有效吧?既然这样……就吸点这个掉到地上吧!」

 魔具被丢到了地面。

 罗兰特制的魔具发出像是玻璃裂开的声音后碎裂,又灰又紫的空气便随着轻微的冲击波,扩散到附近一带──

 「忍得住瘴气的话,就忍给我看……!」

 巴兹说过,瘴气对鸦蝶也有效果。

 一触碰到释放出来的瘴气,鸦蝶们的身体不规则地一起痉挛了起来。

 接着过不久,鸦蝶无力地摔落地面,一只不留。

 「──好。」

 最后就只剩对他们说教了。

 也因为使用只有自己能用的方式取胜,这胜利的余韵实在特别。

 艾因高高地举起手臂,传送胜利的暗号给在远处看着他的三人。

 ◇ ◇ ◇

 「我之前没说,我其实天生就有毒素耐受性的技能,所以对像瘴气那类的东西耐受性很强。」

 他情急之下说明这是对毒素的耐受性。就算撕了他的嘴,他也说不出这是毒素分解EX。

 「殿下……请您从此以后,千万别再做那种会吓坏人的行动……」

 「抱歉,不过既然成功了,就原谅我吧。」

 「……虽然我也有些话想说,但还是算了,毕竟艾因同学救了我们是事实。不过,原来还有那种用法啊……!」

 「真的。你的攻击根本就是人型兵器……」

 「不是巴兹说瘴气对鸦蝶也有效的吗?所以我才用的。」

 「……啊啊!你说我昨天已经告诉你的就是指这件事啊!」

 我也派上了用场啊。巴兹骄傲地搔了搔鼻尖。

 「不过……这样好吗?鸦蝶的魔石让我全部收下。」

 「可以啊,反正我又用不到,还让你帮忙做了魔具。你们两个也没问题吧?」

 「是啊,没有问题。毕竟继殿下之后大展身手的可是罗兰。」

 「我也一样。你的表现很出色喔!」

 从鸦蝶身上获取的魔石,决定全部交给罗兰。

 其实艾因偷偷吸收了一个,不过因为尝起来只有苦涩的味道,所以他也无意吸收更多。

 因此,他们决定将所有剩下的魔石全部让给制作魔具的罗兰。

 「那我就感激地收下了……只靠我的零用钱实在不够,真的帮了大忙。」

 他的耳朵有力地竖起,很明显地看得出来他打从心底感到高兴。

 (……差不多了吧。)

 艾因边走边探索周遭的气息。

 浓厚的雾气不知不觉散去,清晰的山路意外地令人清爽。

 经历鸦蝶的袭击后,意外地连史莱姆都没有出现的这段和平时光,让四人察觉自己接近目的地了。

 ──最终……

 「各位,看到了喔!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也是迪尔等着我们的场所。」

 「啊?艾因,你突然说些什……呃?」

 「迪、迪尔学长真的在!」

 果然如他所想。

 从森林离开的四人终于看见目的地的海角。艾因一直担心的迪尔则带着若无其事的神情站在那里。

 「艾、艾艾艾……艾因同学?这到底是怎么……!」

 「……我只知道一点点,所以详细情形还是问迪尔比较好。」

 看见眯起双眼的艾因,迪尔稍微弯下身子靠近。

 「殿下,恭候多时了。您临机应变打倒魔物群的招数实在十分出色。另外三人也都活用了各自的能力,这是十分能干的小组。」

 虽然接收到赞赏各位努力的话语,不过艾因冰冷的视线彷佛又裹上了一层冰霜,丝毫没有回应迪尔的话。

 围绕着艾因的三人感受到现场的气氛,不禁屏息地带着困惑的表情,好不繁忙地观察脸色。

 「你以为我有多担心你啊?」

 「……是。在下一消失后,殿下因担心在下安危马上展开搜寻一事,让在下深受感动。在下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屈膝低头,迪尔真挚地说出谢罪的话语,并静静等待目光冰冷的主人开口。

 几秒间的事情却让人感觉彷佛过了几分钟,处于这紧张感之中,艾因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后开口:

 「这大概不是迪尔的计画。我可要你好好对我──不,是对我们说明清楚。」

 艾因让迪尔站起来。

 「设计这件事的是爷爷?还是沃廉先生?不,大概是双方一起吧?」

 「──不愧是殿下。」

 ◇ ◇ ◇

 迪尔开始阐述。

 时间回溯到远足前,地点换到王城的某间房间。

 「艾因的……不,他们四人的安全如何?」

 「滴水不漏。已确认过克莉丝阁下的行程,周遭环境也没有问题。」

 「……行程大概会相当严苛吧。无论是体力上或是精神上。」

 「这肯定会是好经验。虽然这方法有些强硬……不过是为了让艾因殿下成长。」

 「是啊──好,那么最后再做一次确认。」

 让迪尔作为护卫陪同,中途让他脱队。

 之后再放出骑士团准备的魔物,希望他们能将危机作为试炼成功跨越。

 不过,会保障所有人的安全。派发几位沃廉从小培养的暗中行动人员潜伏在周遭,也派出身为近卫骑士团副团长的克莉丝到附近。

 这是一桩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生命危险,准备缜密却又大胆的计画。

 「这边的三张文件,是从另外三位家族手上取得的『同意书』。各位都表示没有异议。」

 「没有勉强他们吧?」

 「当然。我们禀报家长会以陛下之名担保安全后,便取得了他们的同意。」

 「……那就好。」

 里奥纳多的佛尔偲公爵家,还有巴兹的克林姆男爵家。

 最后,辛鲁瓦德看向在城边市区经营工坊的罗兰父亲署名。准备十分周全,剩下的就只等当天的远足了。

 之后再经由罗伊德转告迪尔这次设计好的远足行程。

 「要在下中途消失……吗?」

 「是啊,这是陛下和沃廉阁下决定的事,说是希望能让艾因殿下有诸多体验。」

 「原来是这么回事。没有问题。」

 「嗯?你还真是老实地就答应了呢。」

 「殿下的话,我想不要紧吧。不过是一介护卫消失,在下认为殿下能冷静对应。」

 听见儿子这么说,罗伊德便伤脑筋地歪头。

 自这天之后过了一星期,迪尔作为艾因小组的护卫前往森林。

 过了一夜,隔天他们踏入雾气会变浓的区域,迪尔察觉这里是要分头的地点,便隐去身姿。

 那位殿下头脑十分聪慧,一定能冷静对应──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等我一下……迪尔!回应我!」

 这并不是对周遭的情况感到害怕的声音,而是拼命在寻找迪尔的声音,这让他不禁停下脚步。

 殿下是在担心在下吗?他不禁回头。

 「──喂,艾因!住口!」

 「为什么!迪尔可是不见了啊!」

 艾因激动地断言。话虽如此,在这个状况下巴兹的判断较为正确。

 不过,迪尔听见主人的声音后,眼神不禁动摇。「殿下为何如此……」对于拼命寻找自己的艾因,他渐渐不知该说什么。

 接着迎来了夜晚,利用魔具隐身的一行人远远地守望着艾因。

 为了在发生任何意外时能赶上,他们爬上树,轮流观察他们的情况。

 接着突然──克莉丝不禁喃喃出声:「不会吧……」

 「克莉丝汀娜大人?您怎么了?」

 「……我好像和他对上眼了……和艾因殿下。虽然我想应该是错觉。」

 「那怎么可能?大家可是用魔具消去了身影,而且天色如此漆黑啊……?」

 「所以我才认为是错觉……说不定,他是对这个状况存疑吧。」

 而她的预测命中红心。

 隔天,雾气变浓后,在鸦蝶开始行动的时候。

 「……不行,被发现了。」

 听见她的话语,无论是暗中行动人员或是迪尔都感到讶异。

 据说克莉丝和艾因对上了眼,对方甚至还轻笑出声。

 「那怎么可能……殿下到底是如何……」

 「──对了……因为我是拥有魔石的异人……所以,艾因殿下察觉到了魔石的反应……!」

 艾因从昨晚开始便感受到异样,再加上艾因拥有探查魔石气息的能力。这就是两者重叠的结果。

 从这里开始,克莉丝就放弃隐身,并让大家靠近,确认艾因如何作战。

 最后,艾因以瘴气收拾掉鸦蝶群,这次的试炼便迎来结束。

 ◇ ◇ ◇

 「以上便是这次的过程。虽说是试炼,不过在下让殿下操心了。」

 艾因浮现严肃的表情。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释放超越表情的霸气,艾因语带冷淡说着。

 「……殿下。在下是殿下的护卫。作为在上位者,您过于操心──」

 「我没有问你这一点。我问你的是,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再问你一次,你懂吗?」

 「纵──纵使殿下为在下操心,但这是陛下……!」

 「我知道了。迪尔一点也不懂我有多么担心。」

 原来是爷爷啊。艾因更加逼迫迪尔。

 「我会自己去跟爷爷说,要他以后做测试选别的方法。」

 「殿下!这样对陛下太……」

 「我并没有成熟到面对至今为止担任我护卫的人,还能够清楚分割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如果能够分割清楚才是所谓的大人,那我不长大也没关系。」

 听到如此热情的话语,迪尔闭上了嘴。

 「如果……如果你们下次又做了一样的事情,那么下次无论如何我都会去救你。」

 「千万不可。倘若那不是训练,而是很危险的情况怎么办!」

 「不想要这样的话就答应我,再也不会让我操一样的心──懂了吗?」

 至今为止,艾因从来没有这么强硬地说过话。

 自从迪尔作为护卫伴他左右之后,一次都没有。

 在这两人之外的三人一脸不安地观望下,迪尔终于退让。

 「在下认输了。是,这次在下有自觉,知道自己超越预期地让殿下劳心……真的非常抱歉。」

 「……你了解就好。啊,不过,毕竟你让我操了心,我能顺便说句话吗?」

 「非常抱歉,若是您不断提到的『以名字称呼』一事,恕在下无法接受。」

 「啊啊,是是是!我就知道!真是的,亏我还以为现在可以成功!」

 就在艾因的脸上终于要恢复原本的笑容,却在听到迪尔的回覆后落空时。

 ──不过。

 「作为道歉让在下以名字称呼您实在太过不敬……因此,这是在下的请求。」

 迪尔这么说着,并屈膝下跪。

 「殿下──不,艾因殿下。从今以后仍请您多多指教。」

 与他兜圈子般冗长的台词成对比,艾因一下子绽出了笑容。

 笑容中带着无奈以及掩不住的喜悦。

 感到终于和他拉近距离,艾因抚了抚自己因为笑过头而浮现泪光的眼角。

 「哈哈哈……啊──太奇怪了。亏我那么努力想让你用名字称呼我,结果你那么干脆地称呼,让我感觉扑了个空。」

 艾因对迪尔伸出手。

 「──我今天决定原谅你。只有今天而已喔。」

 「──是,在下十分感谢。」

 这双手是艾因伸出无数次,迪尔却都因感到不敬而没能握住的手。

 彼此交握后,两人便马上相视而笑。

 (插图010)

 ◇ ◇ ◇

 结束了三天两夜的行程,一行人为了返回都城坐上了船。这是属于王立君领学园的船,和战舰相比小了大约两圈,全长大约有一百三十公尺。

 在甲板上一边感受着海风,艾因询问克莉丝:

 「克莉丝小姐,你在森林里有和我对到眼吧?我想那不是我的错觉。」

 「您究竟在说什么呢?我完全──」

 「你说谎对吧?我想你当时很慌张地四处张望。」

 「……唔!」

 毕竟一切计画全被看透,这已是毫无意义的抵抗。

 到都城大约还要三十分钟。艾因和她聊得十分热络。

 「咦?你当时真的左右张望了吗?虽然我确实感觉对上了眼,不过我并没有看得那么清楚喔?」

 「──被、被套话了……!」

 「原来如此,凡事都要说说看呢。」

 「真是的……虽然我是觉得您长大了没错,不过您是不是连鬼点子都变多了……?」

 「毕竟有凯蒂玛阿姨这样的存在,我不愁没有教材。」

 看来两人太过意气相投也是问题。克莉丝将手肘靠在铁栏杆上并感到懊恼。

 平稳的海浪与海潮的香气。

 艾因累积至今日的疲惫正一点一滴被疗愈。

 「总之,这次的计画我果然还是有点生气,所以我想要去找爷爷抗议。」

 「但是……我想陛下也是期望艾因殿下能成长才这么做的喔。也不该说是我想,毕竟我就是这么听说的……」

 「我明白,不过……唔──嗯,感觉这种作法果然还是无法让我坦然接受……」

 若是王储需要像这次一样严格的试炼,那么艾因当然也会接受。

 之所以内心感到灰暗不明朗,是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不喜欢这样的做法。

 「在到都城之前我会考虑的。到时候我有可能会两三天都不跟爷爷说话。」

 「这、这方面还望您让步……」

 不过,艾因和迪尔拉近距离倒是好结果。

 克莉丝决定一到都城,就要立即将这件事上报。

 海面突然开始摇动。

 正当两人静静享受聊天时光,便发生了这件事。

 「咦……突然怎么了?」

 艾因的身体稍微超出了铁栏杆。

 接着,克莉丝用手环住艾因的身体,用锐利的眼神要他后退。

 「请您退后。看来情况似乎不太对劲。」

 她拔出佩戴在腰际的护手礼剑,吸了口气后气场随之改变,直到刚刚还平稳的气质消失无踪。

 彷佛在回应她一般,同样在船上的骑士们一同靠近栏杆。

 ──拍打船只的浪涛的巨响变大。

 「快准备大炮!所有人,准备应对袭击!」

 骑士穿着的鞋底用力踏在甲板上。

 所有人前往了装设在船头、船尾,以及左右舷的炮台。与此同时,船突然加快了速度,而在这期间海面的摇动也变得愈来愈剧烈。

 「……克莉丝小姐,这应该不是……事先设计好的状况吧?」

 「我以性命担保,绝对不是!所以艾因殿下,请到船里──不、不对……我想您待在我的身边会比较好──!」

 她缓缓握着艾因的手。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望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艾因跟着踏出脚步的克莉丝向前进。

 接着,海面冒出了泡沫,海水彷佛弹起一般,掀起了让人联想到王城般的高耸波浪。

 「魔、魔物──!」

 艾因惊讶的视线彼端是只巨大魔物的身影。它的尺寸大约有乘坐的船只一半大,体型修长,蠕动的手脚宛如章鱼一般,整体看起来却像是乌贼。

 「海怪……?为、为什么在近海会……!」

 「克莉丝小姐!虽然它那么巨大我想是不用问,不过它很强吗……?」

 「这、这是用战舰对抗也很费劲的魔物……!不过,靠这艘船的话,虽然艰难也能够抗衡……!」

 出现的魔物是一只海怪,若它伸长手脚,确实会比这艘船还要长。

 听到克莉丝的话,艾因松了口气,但是──

 「可是……感觉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听到她紧接着这么说,艾因疑惑地停下脚步。

 海怪并没有袭击船只,只是一边在附近窥伺着,并彷佛想朝着某处前进般伸手探路。

 (它在逃离某样东西……?)

 就艾因的角度来看,它看起来简直像是在害怕。

 畏惧及惊讶消失,那无法解释的动作彷佛给人某种预兆般,撩拨着他的疑惑。

 不断提升速度的船只和海怪拉开了距离。

 「不要过度刺激它,似乎比较能脱离这片海域……看来不需要炮击了。」

 似乎能平安熬过──两人这么想也不过瞬间。

 海面的晃动剧烈得简直无法和先前比较,海怪的手脚也成正比地剧烈动作,朝着船的反方向游去。

 从海中传来低吼般的巨响。

 「克莉丝小姐!该不会还有其他魔物──」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在艾因说完之前,这一连串骚动的理由现身了。

 超越这艘船……不,甚至超越战舰及奥莉薇亚皇家公主号的巨体浮了上来。

 「咦……?」

 咚。艾因的膝盖不禁撞到甲板上。

 出现在视线另一头的巨大存在。艾因被它释放的魄力给狠狠震慑住。

 逃跑的海怪脑袋被开了一个大洞。海怪在临死之际高高地举起手脚,并直指天际。

 出现的魔物简直就是掠食者。

 「怎……么会……为什么那个魔物……海龙会──!」

 克莉丝一边支撑瘫软的艾因,不禁喃喃出声。

 就连使用战舰应付都会费尽工夫的海怪,在这期间也被它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地轻松猎食。

 它有着和巨大身体成正比的巨鳍,尖牙简直能一口咬碎小船般又锐利又长。它大概还能自由自在地控制水流,以现身的魔物为中心出现的巨大漩涡,正为了不让海怪逃跑而把海怪拖向漩涡中央。

 「海、海龙……?克莉丝小姐,你刚刚说海龙……!」

 经她这么一说,这确实是龙。

 那宛如海蛇般长长的身体,上头的鳍宛如翅膀一般,全身覆盖着苍白色鳞片。

 那扭动着出入海面的动作,宛如龙在天空飞翔般优雅。

 「──嗄嗄嗄嗄嗄!」

 「唔──!」

 他们乘坐的船也会像断了气的海怪一样,轻易地被它破坏。

 艾因的身体打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因为无法抑制的恐惧而发颤。

 「再提升速度!快一点!趁海龙吞食海怪的时候……快点!」

 克莉丝抱起艾因狂奔,跑向驾驶舱。

 「克……克莉丝小姐……?不要紧的,对吧?靠这艘船──」

 「艾因殿下,那只魔物就是我提过的海龙……!都城的海港……它就是将大陆削出那么大一个洞的──海之王!」

 她绝对无法肯定地回答不要紧。

 「仅靠这一艘船束手无策!不……不过,我会拼上性命保护好艾因殿下!所以还请您放心……!」

 他们现在只能逃跑。

 额头浮现大颗的汗珠,纵使如此,她仍坚强地露出微笑。

 「克莉丝汀娜副团长!船员和火炉都到极限了!」

 「若还能用就还不是极限!再继续加速!仅靠我们现在的战力,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是──是的!」

 因为被克莉丝抱在怀里,艾因无法看清海的情况。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唯有强烈的入水声和海龙的吼叫听起来很鲜明,对死亡的恐惧让他的身体不禁发颤。

 「……不要紧的!有我在!」

 克莉丝的手轻抚着他的后背。

 虽说他站在受人保护的立场,不过艾因对自己没出息的丑态感到心烦。

 他紧闭双唇,拨开她的手自己站好。

 「刚、刚刚会跌倒只是扭到脚而已!我才没有害怕!」

 艾因怀抱着仅剩的一点男子气概,硬撑着面子。

 看着气息紊乱的艾因,虽然处于紧急状况,克莉丝仍然露出一如往常的笑。

 「──是的。是一如往常,英勇威武的艾因殿下呢。」

 「要不然我就去吸海龙的魔石……!」

 「啊哈哈哈……那件事情就……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再麻烦您了……」

 两人跑向驾驶舱。

 几分钟之后,船成功逃离海龙的威胁。

 大概是因为猎食海怪获得了满足,海龙没有追击逃跑的船只便消失无踪。

 这场骚动就此流传开来,都城掀起一阵哗然。不过自那之后又过了几个月,海龙却没有再度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