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序章 这灼热夏天的最后回忆

第四卷  序章 这灼热夏天的最后回忆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碧落无痕

 图源:碧落无痕

 校对:碧落无痕

 我,新滨心一郎,是个时光旅行者。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个谜……总之意识和记忆维持不变,我从30岁回溯到了高中二年级。

 而现在,我正躺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

 现在是暑假,我正享受着极其安逸的日子。对于一个在加班时过劳而死的前社畜来说,这长达一个月的假期实在是令人刻骨铭心。

 (暑假真好啊……步入社会后,直到退休都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假期了……)

 我在心里嘀咕着,呆呆地望着窗外盛夏的景色。

 被太阳炙烤的地面上升腾起热气,蓝色的天空上飘荡着大片白云。车来车往的声音和蝉鸣交织在一起,营造出无与伦比的『日本夏天』的氛围。

 「话说回来,前几天竟然和紫条院一起睡在这张沙发上……简直难以置信……」

 我回忆起不久前,我和心仪的女孩紫条院春华在这个家里过夜的事。

 由于灾难性的暴雨,紫条院为了紧急避难住进了新滨家——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天啊……在浴室发生意外,一起做晚饭……晚上在这张沙发上聊到很晚,最后两个人不小心睡着了……)

 紫条院的美貌不仅是学校第一,甚至在世界上与之相比的都屈指可数。

 如宝石般闪耀的大眼睛,似绸缎般靓丽的黑发,丰满挺翘的酥胸,黄金比例的五官,白皙光滑如牛奶的肌肤——所有的一切都很美。

 而且,她的美丽不仅仅体现在外表,还有她的心灵。温柔又纯真无暇,也有天然呆的地方,让人忍不住想抱紧她。

 和这样的少女共度一夜的记忆,现在仍如醇美的酒酿般令人微醺与燥热。

 一想到我们在那温馨交谈的雨夜后,两个人裹着一条毛毯迎接早晨,我的脸便不由得红到要冒火的程度。

 (紫条院的父亲时宗先生来接她回家时,我们同床共眠的事没被发现实在是太好了……要是那个爱女心切的人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呢……)

 //当然是如web版,紫条院说漏了这件事后,愤怒又无能为力的反应呀(笑)

 我回想起曾在紫条院家对我进行压力面试的那个不成熟的大公司社长,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不过,虽然同床共眠的事没有被发现,但是我对紫条院『下次邀请你出去玩』的宣言却被完全听到了,根据后来紫条院发来的邮件,时宗先生好像很生气,大概就是『那个小子竟然当着我的面说要邀请春华出去玩,真是好胆……!』这种感觉。

 紫条院对父亲这样的态度感到很抱歉,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太在意。

 我知道,如果那个人真的认为我是个不逞之徒,那就绝对不会用一句温和的『抱怨』就了事的。

 不管怎么说,那个笨蛋社长并没有真的生气。

 这可能是一种传统的观念,但作为一个试图抢走他女儿的人,我觉得承担父亲某种程度上的愤慨也是一种礼仪。

 (倒不如说在那之后真正让我焦虑的反而是紫条院……)

 紫条院非常感谢让自己在那场暴雨中留宿的新滨家,甚至说改天要专程前来道谢。

 这倒还好……但她「特别是对新滨君,要感谢的事积攒了很多!所以你有什么想让我做的事吗?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什么事都可以哦!」诸如此类破坏处男大脑的言论,让我大为脸红。

 嘛,总之,就算在那留宿事件之后,我们也一直在通过邮件和电话保持着联系——

 「…………我好想再见紫条院啊。」

 尽管通过那次留宿事件,我原本已经枯竭的紫条院成分(通过接触紫条院可以摄取的我的活力源)应该已经获得了充分的补给,但没过一周我就感觉余量不足了。

 对紫条院的感情如此强烈,就算是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还有几天暑假就结束了,但直到新学期开始我都见不到她,实在是太痛苦了。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我踌躇。

 「…………就这样结束第二次高二的夏天真的好吗?」

 前世高中时代的暑假,仅仅是「不用去烦人的学校,尽情玩游戏!」的时间。这无疑也是非常快乐的时光……尽管如此,我还是真心渴望着。

 就像在漫画和轻小说中经常描绘的那样,充满青春的时光。

 像高中生一样,年轻、热情、深深刻进回忆里的那样的夏天。

 尽管最近的留宿事件大大地满足了我立志再战青春的心情……然而这么说或许有点奢侈,我的心还没有满足。

 怎么说呢,应该说是属于夏天的成分严重不足。

 我想见紫条院。想当面与她聊天。与此同时,我也希望发生一些能够填满我对夏天的憧憬的活动……抱着这样的愿望,我陷入了沉思。

 「呃?……这什么啊。『希望发生』?」

 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我不禁吐槽出声。

 因为这就像我前世『期待着像Galgame触发剧情选项那样的事件,只是默默等待着』的风格。

 虽然在前几天,妹妹香奈子把紫条院带回了家,这是前世没有的幸运事件,但那种情况只能算是我一直采取与前世不同的行动后,偶然发生的类似BUG的现象。还在期待这种事情再发生显然是不对的。

 (嗯,怎么会忘记主动发起进攻啊我自己……!本来就是我扬言要邀请紫条院出去玩的啊!现在就是实现这个宣言的好时机,为什么我还没行动起来呢!)

 我意识到我阴暗的本性又显露出来了。

 虽然向紫条院发起了『下次我会邀请你出去玩』这样的承诺,但『最近才发生了留宿事件,如果太急切的发起邀请可能会造成困扰……』,我却以此为借口无意识的把邀约拖延了下去。

 其实,我只是没有做好主动发起邀约的觉悟而已。

 「不行不行,我是不是被夏天冲昏了头脑啊……!新滨心一郎,你应该清楚,只是一味地等下去的话,最终得到的只能是后悔吧!」

 没错,只是等待的话,就什么都不会开始。

 正因如此,我应该制定一个计划,好好利用剩下的暑假时间来实现『某事』。

 (但是做什么呢。我想带紫条院一起做一些充满夏日风格的事,具体是什么……嗯?)

 我无意中看了一眼一直开着的电视,发现正在播放夏日海边的特辑。

 在遮阳伞下相互依偎着的情侣,在海边烧烤时气氛热闹的大学生团体等放映画面,非常令人羡慕。

 (这么说来……紫条院好像非常喜欢这种大家一起吵吵闹闹的氛围……)

 她喜欢的祭典气氛,和电视上展示的海滩氛围非常相似。虽然杂乱又俚俗,略显混乱但也因此充满了活力,艳阳高照,沙滩滚烫,一望无际的绀蓝之海上,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大海……邀请紫条院和班上的朋友们一起去海边……!岂不妙哉!)

 虽然在那一瞬间脑海里也浮现出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去海边的选项,但现在二人并无实质性的关系,显然为时尚早,而且父母也不可能允许。

 更何况紫条院本来就喜欢和大家一起吵吵嚷嚷的气氛。

 「好,目的地已经决定!那么,首先试着邀请紫条院!」

 为了在夏天结束的时候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我振奋精神拿起手机——

 …………然后,我没能下定决心按下手机的通话键,就这样犹豫了足足二十分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啊啊啊啊!」

 面对着桌子上的手机,我为自己的可悲无能狂怒。

 但是仔细一想,前世的我就算是和男性朋友之间,也从未主动提议过出游计划。

 而现在却突然邀请心仪的女孩去海边,难度的提升就算再爆表也要有个限度吧。

 (话虽如此……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海边的事态,我怂成这样也就算了,但现在是大家都去海边玩啊!就是因为这样,我这个处男哥哥才会让香奈子瞧不起吧!)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拨打紫条院的电话,但每次颤抖的手指都在按下通话键的前一刻止步不前。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悲至极。

 但是即使这样,我也不能就此放弃。

 就在这时……我想起来了。在前世,为了一个我死都不想打的电话挤出了所有勇气的那些时候……!

 (比如给胡搅蛮缠的客户打『因为这样的理由无法更换商品』的电话,或者给沾火就炸的上司打「在休假期间打扰您很抱歉。因为发生了非常紧急的问题,我们无能为力,能麻烦您告诉我们系统管理员ID吗……」之类的电话。那真是够麻烦的……)

 因为几乎可以肯定会招致无礼、无能、垃圾之类的谩骂。关于电话我真的没什么愉快的回忆。

 (比起那些,给喜欢的女孩打电话有什么好害怕的……!来,干吧!我要邀请紫条院一起去海边噢噢噢噢!)

 然后,以过去的痛苦为动力,用社畜式的气势术给自己打气——我按下了通话键。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和紫条院打电话。

 然而,当电话铃声响起时……静候自己喜欢的女孩接通电话的那段短暂时间里,总是伴随着一种强烈的紧张感和一丝微甜的期待。

 『喂,喂!是新滨君吗!?』

 「啊,啊啊,是我。突然给你打电话,对不起。」

 紫条院接通电话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早。

 虽然我经常被银次调侃为『恋爱脑』,但被这么说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只是被她清爽的声音触碰到耳膜,我就会感到如此的幸福。

 『不,我完全没问题哦……今天是怎么了?啊,难道……前几天我作为谢礼提出的『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情的权利』,你已经考虑好用途了吗?』

 「不是啦!?应该说我不记得接受过这么可怕的东西啊!」

 请不要用这么明朗的声音说出那种会引发战争的字句啊……!

 虽然她说的有点像是拍肩券的语气,但这完全是核弹吧!?

 【注:拍肩券,个人理解是一种娱乐性质的自制奖券,比如母亲节时孩子制作「听话券」之类的。】

 「嗯,你问我为什么打电话来……其实,我有点想约你……」

 『?』

 即使开着空调,我也紧张的汗流浃背。

 不管怎么说,邀请女孩子去海边是只有现充中的现充才被允许的禁忌行为。对于我这种一路走来都是过着阴暗人生的人来说,实在是格格不入。

 然而——不管有多么不符合自己的角色定位,不管心脏有多么想从嘴巴里飞出来,自己的愿望如果不先说出口,那就什么都不会开始。

 「那个……上次不是约好了一起出去玩吗?虽然刚过不久,但我正在计划大家去海边玩,你要不要一起?」

 『咦……』

 「笔桥和风见原我也准备邀请。啊,而且因为只有我一个男生去的话有点辛苦,我打算把银次也叫上」

 为了避免磕磕绊绊,我把事先写好的内容一口气说完。

 真是想象不到,那些能像呼吸一样说出这种令人心脏怦怦乱跳的台词的轻浮男人们,他们的心理构造是怎样的啊?

 「嗯,嘛,如果你很忙的话也不用勉强——」

 『我要去!!什么时候去!?去哪里!?啊,天气什么的也得查一下啊……!』

 「诶!?那、那、真的!?」

 『真的……难道你是骗人的吗!?』

 「不、不是,我是百分之百认真的……」

 『啊,太好了!如果是骗人的话,我会哭出来的!』

 虽然选择了我认为紫条院会喜欢的项目,但她到目前为止的反应还是出乎我的意料。

 当初交换电子邮箱地址时,她虽然也欣喜万分,但这次的热情程度比那时更高。

 「那个,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高兴,有点被吓到了……」

 我和紫条院确实关系变好了,我也答应过会邀请她出去玩。

 即便如此,男生邀请女生去海边,和邀请她去卡拉OK或者咖啡店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这是亲密度更高的行为。

 所以哪怕天然如紫条院,我也担心会让她为难……

 『当然会很高兴啊!是大海啊大海!能与新滨君和大家去海边,简直像做梦一样!』

 紫条院的声音充满了无忧无虑的喜悦,听起来就像被父母答应去游乐园的孩子似的。

 『因为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和朋友做过像夏天一样的事。』

 紫条院像是对自己苦笑一般自嘲道。

 『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和家人、佣人一起放烟花、去旅行,这些当然很开心……但是,怎么说呢,那是和家人们切身感受到的夏天,而不是和朋友们一起度过的闪闪发光的夏天。』

 「啊,嗯,我能理解」

 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与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时间完全是两码事。

 尤其是后者,正因为看起来更加璀璨耀眼,因此才被赞美为青春。

 『特别是夏天,和朋友一起去露营啦去海边啦,这些从小就是被人津津乐道的经典话题,但在现实中完全体验不到……我一直以来都很憧憬!』

 听到她兴奋的声音,我清楚地知道电话那头的她一定露出了笑容。

 如果现在是智能手机时代的话,通过可以轻松实现的视频电话,我就能看到她可爱的俏脸了,真是遗憾。

 『所以……谢谢你邀请我!我一直只是憧憬着那样的事情,却没有勇气主动向周围的人提起,你能邀请我真的很开心!』

 「紫条院……」

 这是我有生以来(包括前世)第一次邀请女孩子出去玩,但她如此坦率地开心到这种地步,我也感到心满意足。明明还没去海边我就已经感慨万千了。

 (前世的我曾自顾自的以为紫条院是个十足的现充……她家庭富有、备受欢迎,有很多朋友,可以尽情享受青春,我想她肯定是这样的……)

 然而,随着与她的心灵距离逐渐拉近,我看到了很多以前未曾了解的一面。

 她和我一样,一直向往着与同龄人一起度过的夏天。而且就算是我这样的人,只要方法得当,也存在着可以和全校第一美少女一起去海边的未来……前世的我完全不知道。

 「真的……鼓起勇气来真是太好了……」

 『咦?』

 「啊,不,我在说我的事。那么我也问问其他人。至于时间和地点,在制定计划时我们再商量吧。」

 『好的!如果我也可以的话,请多和我商量计划!那么再见!』

 听到这番话,十几分钟的通话便就此结束了。

 我将翻盖手机放在桌上,下意识的环顾客厅,当然,我周围的光景没有任何变化。

 窗外是和刚才别无二致的夏日景象,空调的送风口依然不停的吹着冷风,为房间带来凉爽。

 是的,眼前看得见的世界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在我内心这个小宇宙里,一场革命正在爆发。

 「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大海啊!和紫条院一起去海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将在电话里勉强保持的冷静抛到了一旁,摆出胜利的姿势高声叫喊。话说回来,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和喜欢的女孩去海边这种事,对我来说完全是恋爱喜剧漫画限定,近乎虚构。

 但是,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下定决心打了一个电话就实现了。

 这个结果当然是现世累积的成效,但如果像前世一样,因为害怕拒绝和失败而一味的坚持『等待』,那么我就永远无法取得像这样积极主动出击的战果。

 「嘛,大家一起去的话,就不会发生能让我和紫条院近距离接触的事件了,但是这些姑且不论,只要能一起在海边度过就很好了!呜呼呼呼!感觉好棒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忘乎所以地大声发癫,一边像小学生一样没完没了的手舞足蹈,完全变成了一个笨蛋。

 「老哥的脑子被热成汤豆腐了……?」

 然后,这种奇异的行为一直持续着,直到我察觉到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门口的香奈子正对我投以冷漠的目光时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