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终章二 夏天的结束,新季节和舞台的开始

第四卷  终章二 夏天的结束,新季节和舞台的开始 新学期的第一天,阳光明媚。

 暑气未消,天气仍旧闷热,许久不见的同学们似乎都是带着假期结束后的倦怠来到学校。

 不过,也许是年轻的力量吧,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就都恢复了往常的节奏,教室里到处都能看到和久别重逢的朋友谈笑风生的场面。

 (前世的我,对于暑假的结束总是感觉非常痛苦,根本理解不了那些阳角们说的『比起待在家里,和朋友一起在教室里才更快乐啊!』之类的话……)

 但是现在,我多少也能理解那种心情了。如今已经不再需要逃避周围的目光,教室里的喧嚣倒也挺让人舒服的。

 漫天飘着「求、求你了!让我抄一下作业!」或者「喂喂,和社团的朋友一起露营感觉怎么样?」之类的话语,这样的氛围,如今的我很喜欢。

 「那个……前天真的不好意思,新滨……」

 「嗯?」

 我猛地扭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银次、风见原和笔桥三人正一脸尴尬地站在我面前。

 虽然他们神色异常郑重,但……

 「对、对不起新滨君……老实说,我记不太清了,只依稀记得我们都醉得东倒西歪,是新滨君和那位司机先生照顾了我们……」

 「事到如今,也不知道是我们三个中哪一个不小心买了酒……看来我们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本来就很认真的三个人,因为不小心喝醉给周围带来困扰而显得非常自责。唉,那时的情况确实是挺糟糕的……

 「算了,别放在心上。毕竟你们又没有闹事,而且烧烤大会本来也快结束了」

 我笑着一笔带过,三人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下来。

 「嗯,你这么说的话,我的罪恶感就稍微减轻一些了。那个……我们当时的记忆非常模糊,几乎什么都记不清了……我们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一向我行我素的风见原,在记忆不清晰的情况下似乎也心里没底,小心翼翼地问道。

 唉,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确实让人忐忑。

 「嗯,我一个一个地说……首先银次你不用担心。只是稍微变成了爱哭鬼而已,说的话也没什么变化。」

 「是、是吗……那就好……不过感觉太普通了,没法成为以后的谈资还是有点遗憾啊……」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毕竟醉言乱语往往反映一个人压抑的一面和真实想法,像你这样没什么特殊癖好的正经宅男是说不出什么出格的话的。

 「至于风见原……呵呵,你居然那么感激我。」

 「啊、等等,我说了些什么啊!你那温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关系的风见原。虽然你平时总是板着脸,说话又尖酸又刻薄,像个毒舌OL,但我知道你是很珍视朋友的。

 「那么最后是笔桥……呃,为了女孩子的名誉,我姑且保持沉默。」

 「唉、唉唉唉唉!?等一下,那是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反应相当激烈,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那时的笔桥,和平时的运动健康美少女截然不同,完全是一副猥琐大叔的形象。

 「那对丰盈饱满的甜瓜和圆润的蜜桃,有好好尝过了吗……?」

 「那炸药般的火辣身材自不必说,锁骨下的那颗痣就已经很色情了……咿呃嘿嘿嘿……」

 ……要是让她意识到自己当时喝得酩酊大醉还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着这些污言秽语的话,那就太残忍了。

 为了维持和平,这个清新的运动少女意外地是个闷骚女的事实,还是暂时封印在我的记忆里比较好吧。

 【注:原文ムッツリさん,是日语中的一个俚语,通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外表上看起来很冷静或者严肃,但内心其实有着强烈的性欲或者对性很感兴趣,多以幽默戏谑的方式使用。】

 「别担心笔桥,只是暴露了你的另一个面孔而已。啊,不过等你能喝酒的时候,要对自己的极限有点自觉哦?如果在大学社团里喝醉,然后搞砸了的话,影响会持续很久的。」

 「你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啦,怎么可能不在意啊!?」

 笔桥猛地扑向我大喊道,但我移开视线选择忽视她。

 如果她真的执意想知道,我倒是不介意告诉她,但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想在教室的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口来。

 「嗯?哦,紫条院好像来了。」

 随着银次的声音落下,现场气氛一转,我和两个女孩齐刷刷地把视线投向刚进教室的美少女。

 (啊……果然穿着制服的身姿也很可爱啊。)

 看到她那乌黑的长发和可爱到过分的容颜,我恍惚间觉得和这样一位可爱的少女在海边相依相偎亲密共度的记忆仿佛是个错觉。

 尽管我有些担心她喝醉之后的情况,但昨天我和香奈子聊完之后就因为前一天的疲劳一直睡到了晚上,错过了发短信的时机。

 「早上好,紫条院。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我走向紫条院的座位,向一天不见的少女打招呼。

 像这样能够轻松地和她搭话这种自如的心态,是我二周目的人生里最强大的武器,也是我在这一世与紫条院积累起来的羁绊所赐。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啊!」

 (唉……?)

 平常总是开朗地回应问候的紫条院,一见到我就立刻扭过脸去。

 不是因为没听见我的声音,也不是因为被其他人叫走。

 她对我的声音和身影都有反应,却是一副不想看到我的样子,把我从视野里移开了。

 「呃……唉……?紫、紫条院……?」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紫条院没有再看我一眼,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于是,只留下保持着和紫条院打招呼时的姿势、像石像一般僵在原地的我呆呆地目送她离开。

 (她从我这里扭过脸……逃走了……?她讨厌看到我的脸,甚至连我在她面前都无法忍受……?)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反应,我感觉自己脚下一空,仿佛坠入了地狱。

 全身的血液如北极的海水般冰冷,我的玻璃心也裂开了无数道裂缝。

 转眼间,我的生命力枯竭殆尽——理所当然地瘫倒在教室的地板上。

 「唉?哇啊啊啊!新滨怎么死了!」

 「等等、唉,怎么了!?是中暑了吗!?」

 「哇,糟了!他的脸色像僵尸一样!而且连呼吸都变微弱了!?」

 「啊——真是的!春华的态度是很奇怪,但我真搞不懂,新滨君的内心到底是坚强还是脆弱啊!」

 虽然听到了同学和朋友们惊慌失措的声音,但对于遭受到致命伤害而倒在地上的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被紫条院讨厌了。

 想死。

 *

 在社畜时代,我尝过许多次绝望的滋味。

 比如应该买十个的物品因为我的失误而送到了一千个,或者让我一个人在明天之前搞定十个人都不知道能不能完成的工作,又或者是公司内部数据的存储设备炸了而备份也无法启动等等,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

 但现在这次是全然不同的类型。

 工作中的绝望感觉就像冰锥刺穿心脏,而被自己喜欢的女孩讨厌,却像是整个世界从我脚下开始寸寸崩解,整个人向虚无深渊坠落一般。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是不是无意间盯着她的泳装身姿看多了?虽然并不是故意的,但是不是因为有过好几次的肢体接触?还是她不知何故在生理上无法接受我?

 「我想死啊……」

 「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结果就这……」

 恍惚间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正趴在桌子上,身边站着银次。

 从刚才开始,我对时间的感知就很模糊,之前发生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啊啊,银次……差不多该去参加开学典礼了吧……?」

 「开学典礼早就结束了喂!你真的没事吗!?」

 被这么一说,我才渐渐回忆起至今为止的事情。

 今天早上,被紫条院避而不见,我被这晴天霹雳击倒在地。

 后来我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情重振旗鼓,像刚出生的小鹿一样虚弱地爬起来,想要和紫条院好好说说话。

 然而——等待我的,是紫条院明显故意回避我的残酷现实。

 就算我试图搭话,她也会扭过头去迅速跑掉,根本没办法正常交流。

 甚至在体育馆的开学典礼结束后,她也从教室里消失了,而我则在极度绝望中把脸埋在桌子上陷入了自我怀疑中逃避现实。

 然而……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笔桥和风见原说她们正尝试从紫条院那里打听情况,不过看样子她们也跟你一样,还没能接触到她。」

 「是吗……好,心灵的休憩到此为止了……」

 我振作自己那颓败低迷的内心,挣扎着站了起来。

 在社畜时代,我深深体悟到,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成年人都必须自己解决问题。不管有多么心痛,哪怕身体被繁重的工作压垮,也没有人会来帮助我。

 也正因如此,我掌握了即使情绪低落也能整理好心情、自己解决问题的技能。

 虽然伤痕仍在隐隐作痛,但对于绝不能拖延的问题要尽早下手,一气呵成找到解决之道。

 「噢,看来你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了。」

 「严重到死的打击还没完全缓过来呢。不过,我也不能一直什么都不做只耷拉着脑袋吧。」

 「刚才还瞪着冷冻鱿鱼一样的眼睛,现在却开始装样子。啊,紫条院应该就在中庭的长椅前。『新滨君如果重新振作起来的话,请转告他』,风见原是这么说的。」

 「非常棒的情报,银次……!好了,那我走了!」

 说着,我冲出教室。

 周围的同学纷纷对疾驰穿过走廊的我行注目礼,但我全然不顾,只是一心朝着心心念念的少女所在的地方奔去。

 *

 (找到了……!)

 在开学典礼结束和班会开始之间的休息时间里,紫条院没有待在教室,而是坐在中庭的长椅上。

 不知为何她的面色不停变换。

 一会儿脸色阴沉地低下头,一会儿抱着头左摇右晃,一会儿又双手捂着脸,看起来内心极其不平静。

 包括对我的态度在内,今天的紫条院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对劲。

 但是,在探究原因之前,至少得先和她说上话。

 (如果我现在停下来和她说话,说不定她又会躲开……!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幸好周围没什么人。

 不过,就算有人,我要做的事也不会改变……!

 「紫条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全力奔跑的我迅速逼近她,看到这一幕,紫条院睁大了眼睛。

 很好,就这样惊讶地僵在原地吧!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呀啊!?」

 我全力奔跑着,然后一头滑跪到紫条院面前做了个华丽的土下座。

 【注:土下座,一种日本礼仪,五体投地式下跪谢罪或请愿。】

 制服裤子一定会被中庭的泥土弄脏,但那不过是小事一桩。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新滨君!?」

 紫条院一副无法理解现状的样子,有些混乱,但这也难怪。

 毕竟,我自己也知道这种方式既强硬又粗暴。

 土下座是抛弃自我尊严,以表达强烈歉意的极端谢罪方式。也正因为这样,如果对这样的行为置之不理的话,人们多少会产生一些罪恶感。

 心地善良的紫条院不可能无视一个跪地道歉的人——虽然这背后的算计有点不光彩,但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再被她避开了。

 「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我会道歉!什么事我都会做的!所以……拜托,请告诉我你讨厌我哪里!」

 我朝着目瞪口呆的紫条院大声喊道,终于成功地把想说的话传达给她。虽然不清楚她会作何反应,但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恢复到昨天之前的关系。

 然而——

 「…………咦?我讨厌新滨君了……?」

 「哈?」

 紫条院茫然地回应道,仿佛听到了完全不在自己思考范围内的事情。

 得到她困惑的回应,我也不由得抬起伏在地上的头,发出傻乎乎的声音。

 「不,你看……从今早开始,每次我试图和你说话,你都会立刻转过脸去,一直都在躲着我,所以我以为我无意间做了什么事,让你开始讨厌我了……」

 「唉、啊、啊……!?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在我解释了跪地道歉的原因后,紫条院明眸瞪大,用带着一丝慌张的认真表情焦急地反驳。

 她挥舞着双手,全身心地否定我的疑虑。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新滨君呢……!」

 她似乎完全忘记控制音量,拼命地大声喊道,这次轮到我吃惊地睁大眼睛了。

 虽然我不知道天然的紫条院说出的这番话有多少是经过了大脑的,但她说的话完全是对我们之间缘分和羁绊的肯定,对我来说真是福音。

 我那已经沉沦在黑暗深渊的内心,突然被洒落的炫目阳光照耀。

 胸中重如千钧的压迫感骤然消失,不安的心脏和肠胃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真、真的……?不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才躲着我吗?」

 「我没有任何理由讨厌你!绝对!绝——对没有!」

 面对我的求证,紫条院像是孩子般地大声拼命重复着。她的每一句话对我来说都是最甜蜜的精神恩赐。

 「呜呜……太好了……太好了啊啊啊啊啊……」

 「唉、唉?新、新滨君你哭了吗?」

 啊,解脱后泪水也就不受控制了……

 之前在海边我还被风见原取笑……但现在我才意识到我所怀有的感情究竟沉重到什么地步。

 如果以后表白被拒绝了,我大概会变成行尸走肉长达一年吧……?

 「呃,可是……为什么紫条院今天一直在躲着我呢?」

 「……!」

 我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裤子上的尘土,然后提出了理所当然的疑问……不知为何,紫条院听了之后瞬间石化了。

 「啊、呀、那、那个……让你产生误解,实在太失礼了,对不起,也许新滨君你没关系但我真的不行,内心已经乱成一团了,稍微回想一下就羞耻到脑子变成烧开的水壶一样热腾腾地冒着热气……!」

 「???」

 紫条院脸涨得通红,前所未有地惊慌失措,像手语一样忙乱地挥动着手臂,向我传达着她现在究竟有多混乱。

 看起来她的情绪和大脑都还没整理好,一副思维短路的样子。

 嗯嗯……?我没关系但她却不行?只要回想起来就觉得羞耻……?从这些话稍微推测一下……啊!

 「那个……也许……」

 紫条院依然无法处理情绪,大脑正发热过载,我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话语开口道。

 「在海边喝醉了的事……难道你都记得吗……?」

 「——————!!」

 我这么问她,紫条院便立刻僵住,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接着,少女那本来就红得可爱的面庞涨得更红了,她用双手轻轻捂住了自己充满羞赧的脸颊。

 然后就这样弯腰蹲下来,像是足球运动员射偏球门时那样做出了『无法面对……』的姿势。

 「……………………对………………我记得…………」

 「这样啊……」

 看着缩成一团的紫条院,泪眼婆娑地发出微弱的嗫嚅声,尽管我内心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但也只能这样回答。

 *

 我,紫条院春华,正深陷人生中最大的羞耻之中。

 如果有个洞,我真想钻进去。好希望我可以缩小,缩到一粒沙子那么小。

 脸红到冒火这种说法根本不足以形容,我感觉羞耻感已经燃遍全身了。

 (我、我好想死……!现在就想消除自己的存在……!)

 现在,我无法忍受自己站在新滨君面前。

 单是被他的目光所触及,我就会浑身发热,难以自己。

 其实,我应该装作什么都不记得。

 如果我说我不记得那时候发生的事,新滨君应该会相信我,如果那样的话,我现在所感受到的羞耻感或许会减少一些。

 (但,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我昨天清晰地回忆起了一切……!)

 我心中怀着想要从新滨君眼前消失的念头,却回忆起了昨天的事。

 在暑假的最后一天,我拼命地挖掘出了那些本应该遗忘的记忆。

 *

 【时间回溯到开学典礼的前一天】

 「……嗯……」

 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我——紫条院春华醒来了。

 似乎出了一些汗,我穿着的T恤微微有些湿。

 「……咦……?为什么我在我的房间里……?我应该是和大家一起去海边了才对……」

 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开得恰到好处,我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身来。

 记忆还有些模糊,一时间想不起来前因后果。

 海……对,是大海。我好像应新滨君的邀请去了海边吧……?

 (难、难道说……关于大海的一切全都是梦吗!?)

 我脸色大变翻找着手机,它就放在床边,我拿起手机慌忙操作起来。

 怀着祈祷的心情浏览相册——里面有好几张新滨君和大家的照片,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呼……太、太好了。如果那只是幻觉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我由衷地放下心来,目光落在手机里的照片上。

 这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对于一直没有朋友相伴的我来说,都像宝石一样珍贵。

 「呵呵……真开心啊……」

 梦寐以求的『和朋友一起的海边』,远比我所期待的还要让人心跳加速。

 我们一起欢闹,一起吃饭,一起在海里游泳,沐浴着阳光的照耀。晚上在沙滩上举行的烧烤大会,也是理想中的晚餐,我不由自主吃了很多……。

 (啊咧……?说起来,好像在烧烤吃到很饱之后,记忆就很模糊了……?到底是怎么回家的来着?)

 正常来说,应该是吃饱了玩累了然后就睡着了,但还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嗯~……嗯~……?」

 双手的食指抵在头上,我努力地在记忆中摸索。

 奇怪的是,当尝试回忆时内心似乎泛起一丝抵触感。

 潜意识仿佛在呐喊着『就当只是普通地睡着就好了!不要回想起来——!』,但为了不让那美好一天的回忆有所欠缺,我还是全力回忆着。

 然后——

 『呼呼呼~……抓到新滨君了……』

 「唉……?」

 这、这是什么记忆……!?

 『心一郎……心一郎……』

 「唉、唉唉……!?啊、啊、啊……!?」

 一旦记忆被唤醒,我当时的所作所为就像是洪水决堤般,一个接一个地涌上脑海。

 我抱住新滨君,把脸埋进他胸口的事。

 在沙滩上撒娇央求跟他玩追逐游戏的事。

 抱怨『你只对我见外!』表达不满的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复苏的记忆仿佛在我脸上点燃了一团火,心中爆发的羞耻感让我无法自持,在床上挣扎起来。

 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地自容,只能抱着头在床上打滚了。

 (我、我、我,我究竟都做了些什么……羞耻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继续回忆着,我隐约记起新滨君好像说了什么关于喝酒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具体经过,但我想一定是喝的果汁里不小心掺了酒进去。

 然后我的意识就变得难以置信地飘忽起来……。

 (为、为什么我要想起来这些!我的自尊心都要被自己的记忆摧毁了……!)

 记忆似乎是环环相扣的,一旦想起了某件事,与之相关的记忆就会随之浮现。

 没错,比如说——在喝醉后抱住新滨君时,脸贴着他结实胸膛的触感;把嘴凑近新滨君的耳朵倾吐热烈低语时的兴奋感……。

 (要、要死了……!我差不多要死掉了……!)

 我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难以忍受的羞耻感仿佛要顺着我全身的毛孔溢出来。

 总觉得已经快要达到各种意义上的极限了。

 「怎么了春华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生什么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一下时宗!不敲门就进入女儿房间是最差劲的行为,我不是说过吗!?」

 正当我的内心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狂乱躁动的时候,父亲大人和母亲突然闯进了房间。

 可能是因为从客厅里跑过来,父亲大人有点气喘吁吁的,母亲紧随其后,似乎想要阻止他。

 「喂,有哪个父母听到女儿的叫声不会过来看看!那、那么春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醒来就发出那样的声音,是不是那小子在海边对你做了什么?」

 「呜呜呜呜呜……!他什么都没做……!反而是我做了奇怪的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我不想说什么,但又不想让新滨君背负无中生有的猜忌,于是下意识的大叫道。

 「唉?怎么了怎么了!在海边发生了什么又开心又害羞的事件吗?妈妈我最喜欢听这些了!」

 最近我才意识到这一点!何止是父亲大人,母亲对女儿也太不体贴了……!那充满期待的闪闪发光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我听夏季崎说,春华好像不小心喝了酒呢……嗯,嗯嗯……?莫、莫非是要……红豆饭……?」

 「喂喂喂秋子!?你刚刚想象了些什么啊!?」

 「不是啦,这孩子平时是很乖巧,但某些时候会无意识地变得很沉重喔。如果再加上酒精的刺激……怎么说呢,可能会有很厉害的展开呢」

 突然闯进女儿的房间,这对父母真是太……!

 现在我的头脑乱成一团浆糊,还请你们放我一马!

 「好啦,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们都请出去吧!」

 我情绪失控,摊开双手抓狂道。

 看到我这般反应,两人露出惊讶的表情,口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春华……」,一边道歉一边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唉唉……」

 在安静下来的房间里,我长长叹了口气,但那股羞耻感仍然无法消散。

 我在床上用毛巾被蒙住头,状似幽灵一般蜷缩在那里。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还是暑假。

 至少,我还有一些时间整理一下心情——

 「啊……」

 然后我注意到。

 挂在墙上的日历显示的今天的日期。

 暑假今天结束,明天就是和大家见面的开学典礼。

 「对、对了,是这样的……!」

 即使祈祷般虔诚地凝视着日历,这残酷的现实也不会因此改变。

 去海边以愉快的回忆结束夏天,再让身体好好休息一天,然后迎接开学典礼——到现在我幡然记起,这是新滨君为我安排的日程。

 「啊、啊啊啊啊……!怎、怎么办才好啊!?我、我没脸去见新滨君了……!」

 就这样维持着头上裹着毛巾被的幽灵模样,我慌慌张张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

 在学校的中庭里,紫条院陷入了我之前从未见过的状态。

 她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双膝跪地,在巨大羞耻的冲击下浑身颤抖。

 现在知道了原因后,我觉得会有这样的反应也不难理解。

 前天在海边,醉醺醺的紫条院看起来就相当夸张,如果她想起了那些事,认真如她只能深陷痛苦。

 「啊……那个,紫条院?你说你还记得在海边喝醉的事情,那是记起了多少……」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纠结再三后觉得还是应该确认一下现状,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如果只是几个羞耻的记忆片段的话倒还好……。

 「…………安卜……」

 「什么?」

 「全部……!无论是玩闹着抱住你、在海滩上央求玩追逐游戏,还是抱怨新滨君只对我见外,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这个……呃……」

 对于紫条院自暴自弃地悲鸣,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她。

 这样啊……全部啊。

 「所以从今天早上开始,我就没有办法面对新滨君……!我这辈子第一次认真考虑要不要逃学就是在今天早上!」

 泪眼汪汪的紫条院哀号着,仿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位认真的少女居然能说出逃学这种话,可以想象于她而言面对我有多么困难。

 「别、别那么在意。银次他们也喝醉了,那时候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况且我觉得你那时的醉态挺可爱的。我认识的一些醉鬼里,可是有抚摸着上司的秃头说『唉,部长,你的秃头光滑得惊人!下一届奥运会就应该在这里举办冰壶比赛!』这样的人存在哦?」

 我见识过很多醉酒社会人的糗事,说实话,紫条院那种程度根本算不上丑态。

 有的人喝醉后会抱着电线杆,像蝉一样一动不动;有的人会将别人家误以为是自己家,然后私闯民宅;还有的人在居酒屋把盘子杯子打碎,这种需要警察来处理的事件尤其令人头疼。

 更有甚者还会在公共场合只穿一条内裤,喊着『这简直是乌托邦啊啊啊!』之类的迷之话语,然后不停地拍自己的屁股。

 「呜呜……这种没用大人的特例,并不会让我感到轻松啊……!新滨君很温柔,只是不说出来罢了,但你肯定也觉得我是个丢人的女孩!」

 (其实并不是什么特例,大人基本上都是没用的生物……嘛,算了)

 紫条院看起来相当慌乱,像是喝醉了一样泪眼婆娑地说。

 她对自己酒后失态(她本人是这么认为的)的自我厌恶感极其强烈。

 「啊,那个……其实我反而很开心」

 「唉……?」

 虽然说出这话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挠了挠头,毫不掩饰地坦诚了自己的真实感受。紫条院似乎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从捂住自己俏脸的指缝间露出的闪亮眼睛眨啊眨的。

 「我是说,当时你不是说『太过见外了』吗?如果那是你的真心话……也就意味着,现在我可以更轻松地和你相处了」

 「啊……」

 紫条院的脸更红了。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回忆起自己喝醉酒的行为而如此,还是有着什么其他原因。

 「虽然对紫条院你来说,这可能是永远都不愿回想起的黑历史……但正因为那是醉酒后内心解放而倾吐的心声,所以我才觉得开心」

 酒能使人放松心情,表露真心。

 在那种状态下,虽然紫条院的话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但却始终表现出对我的好感。

 这怎么能不让我开心呢。

 「……真的吗?你真的不认为我是一个酒后失态的丢脸女孩子吗……?」

 紫条院眼眶里噙满泪水抬头看着我,仿佛孩子询问父母『你生气了吗?』似的。

 这么可爱的动作完全击穿了我的男人心,但我用成年人的强大心智极力掩饰,坚定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真的真的!如果我说谎,吞下一百根针、百连勤之类的怎么样都没问题!」

 【注:百连勤,日语中的一个俚语,一般形容连续工作一百天而没有休息】

 「Bai Lian Qin……?可、可是,是吗……既然新滨君这么说……我相信你」

 说着,紫条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羞耻心造成的精神打击大概仍有所残留,她的脸颊依然泛红,但看上去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妥协。

 「呜呜,对不起……一直在躲着你,明明我才是需要道歉的那一方,结果却反过来得到了你的安慰……。今天我就像一个只会耍脾气的小孩子一样,给你添麻烦了呢……」

 虽然紫条院这样说,但对于我这种接触过各种各样『麻烦的人』的人来说,今天的紫条院还是一如既往地可爱。

 「但是……多亏了你,我心里感觉好多了。现在终于明白……我其实是担心新滨君会讨厌当时表现出那些丑态的我」

 紫条院恢复了平日的状态,微笑着向我靠近了一步。

 喝酒纯粹是一场意外,但似乎无意中产生了酒会效应——在放松的氛围中交流,心灵上的距离得以拉近。

 「那个,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的确,我那时说的话都是真心话。新滨君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关心,但……我们也可以更像朋友一样轻松地相处,不是吗?」

 「啊、啊啊……那个,我会努力的」

 紫条院怯生生地说出这番话,真是可爱至极,我不知道该作何回应,最后只能支支吾吾道。

 明明刚才是她因为羞耻心泛滥而缩成一团,为什么现在却是我感到紧张不已呢?

 「虽然是这样的我,但——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心一郎」

 「——!?」

 听到耳边响起呼唤我名字的轻声低语,我睁大了眼睛。

 定睛一看,紫条院正在我身旁静静地微笑着。

 包含着纯粹真挚好意的少女轻唤我的名字,仿佛在承认海边那一幕是发自内心的,俏脸稍显羞涩——但她又好像很满意自己口中吐露的声音和字眼,一抹静谧的甜美笑容浮现而出。

 (啊啊,是啊,是这样的……)

 毫不犹豫地表达好感,正是这位天然大小姐的特点。

 我原以为,那时在海边发生的一切只是酒精引起的一时冲动……

 「啊、嗯……那个,嗯,我也……」

 暑气稍缓的青空下,我和那天傍晚一样费力地组织着语言。

 与紫条院不同,我有太多的烦恼……也就是说,恋爱意识太过强盛,因此这句话并不是那么容易便能说出口。

 但——想要与紫条院的关系更上一层楼,这个愿望为我注入了莫大的勇气。

 「……那个,我才是……」

 紫条院注视着欲言又止的我。

 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期待的神采……希望这并不是我的错觉。

 「我才是……今后也请多多关照,春华」

 「……啊!好的!」

 眼睛闪闪发亮的春华用力地点了点头,脸上绽放出满是喜悦的笑容。

 那比盛开在炎炎夏日的向日葵还要美丽,更充满活力──那是真正的耀眼太阳的光辉。

 【第四卷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