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一章

第四卷 第二年 春夏  第一章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裸奔男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bulbfrm

============

四郎和未来升上二年级,

两人分别搬到第二宿舍的单人房。

因新生梵七施多嘴,让四郎跟三好的恋情曝光,

他的心慢慢远离未来,逐渐向着三好。

在那段盛夏时光中,

未来吿知四郎,将对山城坦言自身祕密。

尽管心底害怕山城接受未来,

却又想以一位好友的身分支持这份决心,

矛盾的四郎原本打算与三好及其他友人共享夏夜,然而……

波澜再起,第四幕。

插图000

作者:森桥宾果(Bingo Morihashi)

2002年于Fami通文库出道。

主要著作有『三月,七日。』系列(Fami通文库)、『东云侑子』系列。除了『恶魔猎人』及『鬼武者Soul』等电玩脚本外,也广泛地进行漫画原作之类的创作。

插画:Nardack

鲜艳的用色及精致的线绘为其魅力所在。

除了『我被召唤到魔界成为家庭教师!?』(电击文库)、『异世界超能魔术师』(Hero文库)与『东云侑子』系列等作品外,也负责许多韩国、泰国的轻小说及线上游戏插画绘制。

http://nardack.com

插图001

插图002

未来说著就此起身,朝房门走去。我继续坐着目送未来。

「改天再陪我谈谈吧。

这方面的事,到头来还是只能找你诉说。」

「知道啦。」

「那拜拜。晚安。」

拉开门扉,未来步出房间。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即便声音远去,我仍坐着不动,慢条斯理地品尝剩下的咖啡。最后未来的气息终于彻底消逝,我静静伸手,抚上未来刚才坐过的床褥。那里还留着淡淡的余温。

接着闭上双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将马克杯往桌上一搁,起身走向窗口。

拉开窗帘看去,正如未来所说,黑夜中的白百合特别醒目,若没听未来提起,我可能也会吓得发出惊叫吧。看着过分美丽、美得有些诡谲的白百合,我轻喃道:

「还是跟以前一样」。

插图003

「好窘不欠!」

梵七施(Nanase Soyogi)

插图004

「要是你敢说自己变心、已经不爱沙耶了,到时可不是踢一脚就能了事喔。」

和田香织(Kaori Wada)

插图005

「……你好狡猾。」

三好紧紧地揪住我的衣衫,嘴里呢喃著。

「突然做这种事,害我吓一跳。」

「抱歉。可是这次,我想主动一点。」

我的话一脱口,三好便抬眼看我。

眼里似乎漾著些许水光。

「……我那时,亲的是嘴喏?」

被她一点,我轻轻吻上三好的唇。心跳异常剧烈,接着我的唇迅速抽离,目光从三好身上别开。

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害羞到快死掉似的。脸好烫。也许红到衬著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也说不定。

插图006

「你喜欢未来同学吗?」

山城要(Kaname Yamashiro)

=============

我总算明白了。

对你的那份爱恋,是出自……我的心。

-------

打开窗户,百合花香气随著微湿的风一同吹进房里,让我不禁皱起脸庞。心想这些花也种太多了,叹口气关上窗。

在第二宿舍后方种百合花的不是别人,就是随著新学期展开而成立的园艺社成员,当初他们要求兴建园艺用的温室,却因预算和时间上的问题未能如愿,跟校方交涉后似乎妥协了,目前先在校园内种植花朵了事。结果校内景色算单调的九十九学院如今处处繁花盛开,变得有点少女情怀。

总之,我想这应该不算坏事吧。与其长满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杂草,开些花看起来更美丽,心情自然也会跟着变好。

隔着窗户玻璃凝视那些白百合,我心想「对,园艺社成员种那些东西并没有恶意,照理说花很漂亮闻起来又香,是我有点反应过度,要好好反省」,想着想着又打开窗户试试。潮湿的风让人知道梅雨季近了,随著百合花香气窜入房内。闻到这个味道,我果然还是只能挤出苦瓜脸。

「果然,还是不行。」

嘴里碎念之余,我放弃开窗这档事。自从百合花开了,总觉得这种事好像天天上演。

「之前吓死我了,晚上朝窗外看过去。」

晚餐时间,在餐厅里吃着汉堡排的未来突然提起这件事。

「我不小心没拉窗帘就睡了,起床想去趟厕所,接着就看到窗外迸出朦胧的白色物体,害我差点叫出来。还以为是幽灵之类的,但还好,我马上发现那是花才没出糗。」

脑子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没想到未来也有傻气的一面,但仔细想想,夜晚的白花确实变得更醒目。而且它们开一大片又排得整整齐齐,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可能一时间无法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会被它们吓到吧。

「味道又很强烈……假如园艺社的社长不是小梵,真想去找她抱怨一下。」

未来说完就泛起苦笑。

小梵也就是梵七施,那女孩今年才入学,一开学就带著几名同学创立了园艺社。当初她参加入学考时,我碰巧过去帮忙监考,曾跟她聊了一会儿,但我根本不晓得她有没有考上。当时我为了搬进优等生才能住的第二宿舍,不自量力拚命读书,直到新学期到来前,我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至于什么时候才想起来,则是入学典礼结束、新学期刚展开不久后。时值四月的某天,我正好在跟三好约会──

「话说有个新生的姓氏好奇怪喏。」

契机是三好的一句话。梵七施应试时我看过她的名字,心想「不知道怎么念」,最后还不禁问去上厕所的她「你的名字怎么念」。

「啊。你说的那个新生,该不会是姓梵文的『梵』吧?」

听我这么说,三好诧异地歪过头,脸上写著「你怎么知道?」我跟她解释认识梵七施的来龙去脉,但关键的名字该怎么念却忘得一干二净。

「咦,是什么啊?要怎么念……印象中有问过,却想不起来。」

看我拚命回想,三好漾起一抹笑容。

「是念『梵(soyogi)』吧。虽然大家都叫她小梵喏。」

三好教我念法。梵七施待人和善,总是很有朝气,即便刚入学不久,就已经跟女生宿舍多数成员打成一片,听说是这样。

后来小梵还成立园艺社,放学后常会看到她在校内各处忙着种花,但她很有礼貌,附近有二年级生经过就会点头致意,对他们说「辛苦了!」精神抖擞地打招呼。这件事在二年级生之间传开。

「那孩子真不错。让人身心愉快喏。」

「是新生吧?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最后她在女生宿舍里被人叫「小梵」的事又不知从哪传出,如今──

「今天也见到小梵喏。俺一天的干劲都来啦。」

「俺喜欢小梵。」

「俺也是俺也是。」

就是这样,她对二年级的男同学来说很能抚慰人心。

话说第二宿舍后方的百合花,都是那位小梵努力栽种的,要是不小心说它们的坏话,我们可能会被小梵亲卫队找麻烦。

我跟未来一样,对一开窗就扑鼻而来的百合花香难以消受,不过,我并没有特地去找小梵抱怨的意思。毕竟自入学考那天跟她说过话后,我再也没有跟她接触过。

「未来,你见过小梵吗?」

我好奇地问道,只见未来戳起汉堡排附的胡萝卜。

「见过两三次。像是去买东西的时候,她好像还跟我打过一次招呼。」

他说完就嚼嚼胡萝卜,一口吞下去。

「确实满可爱的,但不是我的菜。」

说完顺便送上一抹笑容。这种话要是被其他人听见,可能会让人议论纷纷,幸好我跟未来坐的桌子附近十分吵闹,没人听见我俩的对话,这才让我放心,开始专心吃饭。

「最近过得怎样?」

过了一会儿,未来突然随口抛出一个问题。

「不怎样。」

我答话时一面拿筷子搅动蛋花汤。

一年前,我跟未来住进同一间寝室。我被选来当他的室友,得知未来是女儿身男儿心,同时负责把守这个秘密。

在东京老家被三个蛮横老姊虐待的我如愿以偿,才刚离开老家过生活,又跟「女人」扯上关系,所以一开始觉得很心烦。想说自己的运气怎么那么背。

可是跟未来一起生活的那段期间,我与他成了好友,这份不满也跟着消逝。会互相倾诉烦恼、开无聊的玩笑,至今仍不时想着「要是这段时光能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

「你跟三好同学进展顺利吗?」

「算是吧,循序渐进啰。」

两人目光没什么交集,我跟未来淡淡地聊著。

换作之前,我们下课会回到同一个房间里,聊这种话题有的是时间。但住进这栋第二宿舍、分到单人房后,就很少有那种机会。除此之外,升上二年级重新分班,跟未来读不同的班级也是主因。

因此像这样来到吃饭时间,碰巧又坐在同一桌,再加上四周没什么人,未来跟我才能聊起彼此的私事。但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前阵子我为了应付期中考都火速吃完晚餐,再来就拚命读书。基本上,第二宿舍只准成绩优良的二年级生或更高年级的学生入住。我的成绩本来就不好,想要在单人房住下去,必须比别人更认真才行。

情况就是这么一回事,我甚至没多余的时间跟未来促膝长谈。

「喂,你好歹跟她接过吻吧?」

未来突然迸出这个问题,我抬眼盯向他。见他带著浅笑让我叹了口气,垂下眼出声回应:

「……无可奉告。」

「你这么说等于在承认有亲过吧。」

「天晓得?可能只是想误导你喔?」

「干这种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未来语气有些傻眼,我也暗自想着「的确是这样没错」。

跟女友(我还不确定这样叫是否恰当)三好曾在二月接过一次吻。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像蜻蜓点水,当时唇瓣柔软的触感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时还跟未来住同一间房,我却没向他坦承自己与三好接吻的事。如果把这件事说出来,未来肯定会追根究柢逼问当时的情形,我可不乐见。

因为我喜欢未来。

没办法跟他一起生活下去就是为了这件事。

未来希望我当他的好哥儿们,我却不知不觉喜欢上他。同时又出现名叫三好、表示喜欢我的女孩,我还答应跟她交往。交往前甚至向她提起,说我有喜欢的人,对那个人无法忘怀。

持续做出背叛两人的行为,我觉得日子不能再这样下去,才决定搬进第二宿舍。深信离开未来能断了对他的爱恋,变得更喜欢三好。

可是说真的,搬进来至今两个月,难以断言效果显著。毕竟未来一聊起三好的事,我就有种烦闷的感觉。

「那你呢,进展如何?」

为了让自己脱离话题主轴,将焦点转移到未来身上,我朝他提出这个疑问。未来已经有一个叫山城要的恋人了。当然,她是女的。未来的性取向与一般男子无异,爱的是女人,只追女人。

「嗯……」

他的表情顿时掠过一抹阴郁,轻轻地应了一声。如果是平常的未来,总会兴高采烈地聊起他跟山城要的事,有这种反应还真稀奇。

「发生什么事了?」

一方面追问未来,一方面又对自己不齿。心里某个角落渴望未来与山城要分手,此时这份自觉强到令人厌恶的地步。就算他们两个分手,我也不能把未来怎样。希望未来永远不会属于某个人,这种不可能成真的心愿一直在心里打转。

未来先是稍微叹了口气,接着总算说了:

「……前阵子,我和她接吻了。」

脱口的话大出我意料。

什么嘛,结果最后要说的是这个啊──我边想边故作镇定。

「竟然放闪……」

我半开玩笑说出这么一句话,未来再次发出叹息,叹完转头看看四周。

「等一下可以去你的房间吗?到那边再讲。」

听他冷不防迸出这句话,我困惑地点头道「咦,啊、嗯」。之后未来便不发一语,开始清光剩下的食物,我也跟着闭嘴吃饭。

在餐厅暂时告别后,我回房间大致收拾一下,等待未来来访。话说第二宿舍的房间跟第一宿舍的个人房相比,坪数大了一些,只不过入口旁附了浴室以及备有电热炉的小厨房,再放上床铺和桌子,感觉有点窄。第一宿舍小归小,却多了共用的客厅,此外还有个人房充当我们各自的生活空间,所以就不那么在意空间狭小的事了。

未来要来的话好歹得上杯茶才行,我开始用电热炉煮水。从前一起生活的时候,未来有电热水瓶,想喝茶或咖啡就用那个煮水,但分别住进个人房后总不能每次煮水都麻烦未来,所以我用打工的薪水买了小型的水壶。

剩我一个人很少在房内喝茶,它被闲置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才庆幸自己有买来放。

啵啵啵,当水壶里的水开始沸腾,我的房门也被人敲响。

「门没锁。」

我对著门出声,接着未来就进到房间里。他做足准备,主动把自己的马克杯带来,看到我站在厨房里,未来微微一笑。

「哦,真机灵。佩服、佩服。」

说完朝我递出马克杯。

「即溶咖啡跟红茶,你要喝哪个?」

面对我的提问,未来回答想喝咖啡,所以我将即溶咖啡粉放进自己和未来的马克杯里。

「可以坐床上吗?」

未来从背后问我,我平静回应,过程中没有回头。

「好啊,随便坐。」

「……有点热耶。」

「因为我在煮水嘛。」

「可以开窗吗?」

「是可以啦,但花很臭。」

「啊,对喔。那就免了。」

背对着他交谈的当下,咖啡已经泡好了。我将马克杯递给未来,拉来椅子坐下,跟坐在床上的未来面对面,将目前还很烫、不方便喝的咖啡放到桌上。

「发生什么事了?」

未来特地来我房间,应该是出了什么事。被我这么一问,他拿着马克杯垂下眼:

「没有啦……就……我跟她接过吻了。」

「嗯。」

「不是那种连舌头都放进去的吻喔?是很轻的吻,像这样,离别时稍微亲一下的感觉。」

「嗯,然后?」

未来迟迟不道出重点,我开始揣测,料想未来接着可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虽然只有一年,但我们一同生活过,即便我对人心再怎么迟钝,这点事情还是猜得透。

「要学姊她……笑了一下。还对我这么说:『未来的嘴唇吻起来很像女孩子。』」

我默默将手伸向桌上的马克杯。

果然没错──我想着。未来说起话来吞吞吐吐,大多是为了这方面的事。不是他身体的事,就是家人的事。跟他相处那么长一段时间,我知道唯有面对这两个话题,未来总是不太愿意主动触及。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对方还不知情啊?」

为了让咖啡降温,我边朝它吹气边说。未来则小声回应「也对」,啜了一口咖啡。接着又仰望天花板:

「可是我就讨厌被人这样说啊!虽然不能怪她!」

他喊出这句话。未来总算又变回平常的他了,在没有被他发现的情况下,我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还有啊,她怎么知道女孩子的唇吻起来怎样?因为读女校,她果然做过这种事吧?就是女女。你怎么看?」

「照你这么说,她也知道拿来当对照组的男生嘴唇吻起来是什么感觉啰?」

「以四郎的等级来说还真是敏锐呢……」

「我又不是万年迟钝男。」

「可恶──……我果然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她说被人告白是头一遭,却没说自己不曾向人告白过……」

望着一直自言自语的未来,我喝起咖啡。粉好像加得太少,喝起来有点淡。我想调浓一点于是站了起来,边走向厨房边对未来出声:

「那种事,直接问她本人不就得了?」

这话一出,未来便「唔──嗯。」地低吟一声。

「不,可是……我不想被她当成会在意这种事、肚量狭小的人……」

一面朝马克杯加入少许的即溶咖啡粉,某个念头在脑中浮现:「啊啊,未来也恋爱了呢。」平常总是很好强,摆出一副「毕竟我很帅」的姿态(是说他的确曾经说过这种话啦),对象一换成山城要,居然开始讲这种丧气话。

假如我单纯只把未来当朋友,肯定会觉得这景象令人莞尔,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未来这副模样令我心生落寞,甚至开始对山城要抱持某种类似敌意的情绪。

没事扯那些干么──那女人真不识相。

在心底抱怨之余,我坐回刚才的椅子上。

「不过,姑且不论这件事,总有一天还是会穿帮吧。你不打算说吗?」

我刻意不挑明是哪件事,然而光这句似乎就能让未来听懂我的意思。

「这个嘛,也不是没那种打算。」

他小幅度点头。

「我也觉得无法持续隐瞒、一直跟她交往下去。接吻之后的动作──这个嘛,目前还不打算做啦,但以后会想做那档事吧。」

一想像未来说的「那档事」,我就假装若无其事地将目光从他身上别开。

「总之,希望你们顺顺利利。」

我的话一脱口,未来就露出微笑,将杯里的咖啡喝得一干二净。

「谢啦。把心里话全说出来,心情也变得比较畅快。」

未来说著就此起身,朝房门走去。我继续坐着目送未来。

「改天再陪我谈谈吧。这方面的事,到头来还是只能找你诉说。」

「知道啦。」

「那拜拜。晚安。」

拉开门扉,未来步出房间。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即便声音远去,我仍坐着不动,慢条斯理地品尝剩下的咖啡。最后未来的气息终于彻底消逝,我静静伸手,抚上未来刚才坐过的床褥。那里还留着淡淡的余温。

接着闭上双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将马克杯往桌上一搁,起身走向窗口。拉开窗帘看去,正如未来所说,黑夜中的白百合特别醒目,若没听未来提起,我可能也会吓得发出惊叫吧。看着过分美丽、美得有些诡谲的白百合,我轻喃道「还是跟以前一样」。

即使换了住处,与未来别离;就算季节改变,窗边开满百合花,我的心依然被未来囚禁。

滴答,一颗水滴沾上玻璃窗。我心想「要下雨了」。

我不太喜欢雨天。

但下雨若能替我带来某些改变,若能洗尽一切,让我的心变得澄澈,那下雨也不坏。

看着因雨滴飘摇的百合花,我轻轻地拉上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