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离婚成功就能一攫千金

第一章 要嫁过去试试吗

第一卷 离婚成功就能一攫千金  第一章 要嫁过去试试吗

“哎呀讨厌啦!小菲尔蒂娅?!人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脚关门啦!”

“啊,抱歉。”

晚秋的黎明时分,空气一下子变得澄澈起来。

挽起带有补丁的袖子,菲尔将清早第一声粗犷的悲鸣无视了过去。

“院长老师,早上好啊。”

菲尔一边用纤细的双手依次搬运着装满水的桶,一边干劲十足地打招呼。

“呜哇~嘿了个咻。”

“你那吆喝声也适可而止一点……哎真是的。人家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注意举止和打扮了。不仅不会像你这样手梳头发还用麻绳捆,也不会在穿袜子的时候没注意到拇指处开了个洞啦。”

——为什么会知道这事儿啊这个人。

暗自狐疑的菲尔感受到了靴子里的某种不适。

“院长老师。我的袜子不是一直破着的,穿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有,过几天我会好好缝上的。”

“哎唷,没想到还真破了个洞呀……还有,人家可是很清楚的,你那句‘过几天’肯定会无限延期啦。”

“……买新的太浪费了嘛。布料本身一旦磨薄,既要用很多线去缝补,还会很快再破掉,我本想反正看不见就不补了。”

顺便一说,万一遇到了需要脱下鞋子的意外情况,故意将脚趾弯曲就能蒙混过去。这是个小知识。

面对干脆反驳的菲尔,老师不禁将视线飘向远方。

“不管人家怎么说你都有话反驳。你这样,哪像个闭月羞花的十七岁少女啦……”

看到高文老师仰头以单手掩面的样子,菲尔本要脱口而出的那句“我觉得老师你那外表和语气的差别才有问题”,只好被她又咽了回去。

一头红色短发,略长的黑色上衣,以及表明位阶的红色披肩。总是身着法衣,年龄不详的美男子。他是这座济贫孤儿院的院长,高文老师。

此外他还有一副肌肉紧致且需要仰视的高大身材,以及从额头延伸到脸颊的巨大伤疤。

没错,他是——男的。没搞错。

“明明人很优秀,却没有社会常识。”“说话方式与外表处于两个次元。”“他以前是佣兵队的恶鬼队长,这是真的吗?”被周遭如此议论的高文院长,事实上的确是一位圣职者。

将唇角 “嗯——”地扬起,他慢慢问道:

“唔呵呵。小菲尔蒂娅呀。这不仅仅是过于伶牙俐齿,或是不注重仪容举止的问题……你能回答人家几个问题吗?你喜欢的东西是?”

“是钱。”

“兴趣是?”

“把收摊前低价出售的蔬菜再压价数折然后买个爽。”

“是吗……人家觉得今天必须得说一说了。”

院长老师的眉间堆积的皱纹更深了。

“你这样——不对啦!”

“欸,哪里不对?”

菲尔一边拧着抹布一边回答。冰冷的水令双手冻僵,并渗入皲裂引起刺痛。

“才不是‘哪里不对’啦。那什么,咱们确实很贫困。但是你呀,是怎么长成这幅比守财奴还吝啬的平民样子来的啦……”

“事实上我们确实是平民,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小菲尔蒂娅你可是女孩子呀!而且,还这么漂亮。”

正如高文院长评价所言,菲尔的外表的确非常美丽。

特别是,那瞬间就能吸引住别人视线的头发与瞳色。她的秀发像是透过阳光观察的铂金,闪耀着不可思议的、带有些许朱红色的光彩。

大大的眼眸仿佛蕴藏着黄昏,呈现出茜红与藏青色的渐变。还有在眼睑下形成浓厚阴影的,那对银色睫毛。

“明明你这么漂亮,为什么却对自己的外表毫不讲究呢!不仅把那么漂亮的头发随手塞进棉帽还若无其事地穿着缝补了那么多次的过时衣服!”

“呃——是吗。”

她粗鲁地挠了挠头,有气无力地做出回应后,高文老师的笑容开始抽搐。一旦进入说教会花很多时间,于是菲尔决定转移话题。

“老师,早上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吗?”

“对呀,今天结束得很早。或许是因为觉得冷所以不想开门吧,请我去晨祷的家庭减少了很多。哪怕是‘橡木贤者(Druid※)’也很难找到工作。我只不过是个圣职者,而且还是最低位的吟游诗人(Bard※),生意更难做了。”

(※注 德鲁伊Druid,凯尔特文化中具有与众神对话能力的贤者,将橡树奉为圣树。)

(※注 吟游诗人Bard,同源自凯尔特文化,部落中的颂诗歌者。)

将菲尔递给他的毛毯披到她肩上,院长用骨节凸起的粗手指按压太阳穴。没有柴火的室内和室外一样冷,就连叹口气都是白色的。

“啊,钱的事不用担心。我这边刚找到了当日结算的扫除工作。比起其他地方这里的时薪更多,说不定以后时不时能给餐桌上添点荤菜。”

“……小菲尔蒂娅。难不成今天你也兼职着好几份工作吗?”

“嗯?今天不多呀。就只有三份扫除工作以及商店会计,午后去市内裁缝店当女工,搬运货物,去厨房帮工和打下手,以及给王立骑士团当厨娘。”

“……人家换个问法吧。你现在,同时做着多少份工作?”

“一周内吗?有二十九份。”

“你说二十九份?!这像个啥话!”

高文老师一反常态,变成普通的粗犷音色。

“院长老师,声音变回去了。”

“咳,对不起呀。话说回来……怎么说你也工作过头啦。”

“是有点,但我觉得就该这样。因为,”

话语戛然而止,菲尔环视起孤儿院的内部装潢。

用扁平石砖堆积而成的墙壁上,布满了灰色的斑痕。

其实,墙壁本来是白色的。会有这些斑痕,是因为原来的涂料剥落了。石砖到处都有缺损,甚至还破了洞。

一片惨状的窗户则只能靠浸了浆糊的破布,勉强将几乎化成碎渣的玻璃粘接起来。这里还有好些因天花板掉下来而报废的房间。

(因为每天都有打扫,干净倒算干净。建筑内曾装饰有细密的雕刻花纹,明明原本那么漂亮——)

寒风呼啸着灌入室内,菲尔思索着。下一阵风会从哪里吹进来呢。认真考虑也是白搭。

“虽然平时就在议论这事……说真的,我们孤儿院都破成这样了,居然还没塌陷也挺不可思议的吧?”

“……就是说呀。”

在王都的众多孤儿院之中,只有这里格外古旧,也极其贫困。

无论做多少工作,随着与邻国埃尔兰特之间战事不断,孤儿院需要照顾的人也在不停增加,这里也差不多接近破产边缘了。虽然国家不是没有给予补助,但也不可能将钱全都花在这座孤儿院上。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尤奈亚王国整体不景气嘛。去年我们不是才惨败给埃尔兰特吗。拜此所赐不管哪里薪酬都低得可怜。”

“那么,人家就去多点副业来做啦。你没必要这么勉强自己。”

“这样一来老师不就会累坏身体了吗。”

他担心自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菲尔露出精神十足的笑容。

“我没问题的。不如说,领工资的时候,看到手里的钱增加的那一瞬间简直是开心得不得了。半夜抱着钱罐清点当日收获的这份乐趣,还请您别来打扰。”

“话是这么说,但你居然还跑去骑士团当厨娘?!虽说是斯坦特国王陛下的直属部队,但他们不都是一群佣兵出身的恶狼吗!……那些家伙,如果敢对我家孩子做什么,可不是折断颈椎就能完事的。”

“圣职者大人,您刚才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啥!讨厌快忘掉,把它当做少女之间的秘密!……哎,这种琐碎的事情就算了,小菲尔蒂娅。”

面对声音突然低沉下来,露出认真表情的高文院长,菲尔吓了一跳。

“当然,你能这么重视孤儿院,人家非常开心唷?但是呀,你也差不多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幸福了。你赚到的钱,别只花在孤儿院上。拿去打扮自己,或是用于结婚,怎么使用都没关系哦?”

看着以壮硕双手捧起脸颊的院长,菲尔以含糊的笑容回应后思考起来。

(就算让我考虑自己的事……也毫无头绪呀。我对现在的生活没什么不满,结婚什么的更是想都没想过。说到底,从要付安家费跟结婚税这点上就已经被我否决啦。)

“要是有位优秀的男性‘唰——’地一下子出现,成为小菲尔蒂娅的夫君大人就好了啦。”

“那,万一没出现院长老师就把我娶了吧。”

“讨厌啦小菲尔蒂娅——这个国家女性之间是不能结婚的哦?”

“………………您说的是。”

看向别处陷入沉默的菲尔,将视线落在了院长手拿的信封上。

“院长老师,那个。”

似乎是回到孤儿院时才收到的信封,表面稍微被融雪沾湿了一些——柔软绿纸上印有金箔,上面的印章可不得了。

“蔷薇与双头狮子的纹章。这该不会是——来自斯坦特陛下的工作委托吧?”

“哎呀露馅了……本来人家还想藏起来的说~”

面对表情瞬间明朗、伸手朝他扑来的菲尔,高文院长无奈地将信递出。

斯坦特•麦克纳瑟•尤奈亚。

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刚继承王位的,那位年轻国王的名字。

本来像菲尔这样,在王都角落里贫弱孤儿院长大的超级平民女孩,按理来说一生都不可能收到这个国家最高贵的殿下来信——

“太好啦!这样一来暂时就够伙食费了。说不定还能见到席蕾妮公主。”

看着心急撕开封蜡的菲尔,高文院长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那满是叹息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传进菲尔的耳朵。

“……也对。说起你最危险的工作,并不是去给骑士团当厨娘来着。”

尤奈亚王国首都,贝尔法提斯。

中央坐落着壮丽王宫的这座巨大都市,被东方商人们称为“北邦的玛瑙”。别称来源的红顶房屋,以及冬季严酷的内陆气候,都是这座贸易都市的标志。

话虽如此,菲尔对这座都市以外的土地并不了解。

她原本似乎出生于远离王都的某个边境村子,不过本人对此毫无印象。说到底,她连双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因为她的故乡——位于接壤埃尔兰特帝国的国境线上——在尤奈亚与其进行的第五次战争中被燃烧殆尽了。

在这连三餐都要发愁,破旧又贫困的孤儿院里,要说菲尔自懂事以来学到了什么,除了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们,就是最要紧的工作赚钱。

(我看看,碰头方法是“在蔷薇园旁边的密道里等马车”,作为记号“将红蔷薇别在胸前”……嗯,似乎和平时一样。是要参加哪个国家的晚宴吗。)

将信里的内容浏览一遍后菲尔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你要接受这个工作咯?”院长老师用手指揉了揉眉心问道。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啦……”

“接下这份工作以来才第六次哦。最初那次不过是席蕾妮公主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而已。”

菲尔的外貌有着不可思议的颜色与——不如说,包括那颜色在内——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

“我说小菲尔蒂娅,你打算做到什么时候呀?当公主殿下的替身这种工作。”

没错。

她的外表,包括身高与声音,都与这个尤奈亚王国的公主、斯坦特陛下的妹妹席蕾妮•艾里斯特尔•尤奈亚殿下如出一辙。

年龄也,同为十七岁。

“人家好担心唷,万一被当成公主殿下遭人下毒或者刺杀怎么办啦!”

“至今为止都还没遇到过什么危险嘛。而且我扮演替身,也是因为席蕾妮公主身体抱恙呀。”

据说,从生下来身体就十分虚弱的她,如果每天不在充满了特殊香气的王宫疗养室里度过大部分时间,肺脏便会受创。

“年幼时身为母亲的王太后陛下就去世了,早先的战事中父王•柯诺尔前国王陛下也身亡了,如今王族成员只有他们兄妹两人了呀。如果再发生什么那就不好了。”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啦。而是负责保卫王宫的精英们该操心的。再说你自己也是无可替代的呀。”

“但是那位大人对我有恩。”

菲尔的一句话,让院长陷入了沉默。

“而且,最重要的是,”

菲尔突然张大眼说道,

“这工作性价比最高啊!!”

顺便一说,能把晚宴中剩余的食物悄悄带回来也是一大魅力。

“……小菲尔蒂娅。”

将视线从满脸写着担心的高文院长脸上挪开,菲尔继续专心读信。

(时间是什么时候呢……咦,今天傍晚?还真急啊,好少见。)

看着菲尔沉浸在信中,院长露出苦笑。

“真拿你没办法呀……但是,千万不能大意哦。正因为你作为替身和公主这么相似,才不知道会被如何利用啦。如果察觉到危险就立刻逃跑哦?对了,你还记得吗?人家教你的……”

“那是当然啦,毕竟我们孤儿院里已经懂事的孩子们,都被院长老师传授了护身术和格斗技嘛。”

“要是被人揪住胸口的话?”

“拉扯对方耳朵用体重压上去。”

“从背后反击的时候呢?”

“朝着后脑勺来一发肘击,更有效的是瞄准某处要害。”

“很好。”

高文院长满足地颔首,橡木门像是呼应他的动作一般被打开了。伴随杂乱的脚步声跑进来的,是这个孤儿院养育的小孩子们。

“老师,菲尔姐姐,早上好。”

“姐姐又要去工作了?”

“啊,在打扫。我也来帮忙!”

“大家早上好。起得真早呀。”

他们与菲尔相比更小一些,大多数是五六岁的孩子。面对一边揉着眼睛像是还没睡醒,一边争先恐后的涌到她身边的孩子们,菲尔将他们挨个抱起来揉了揉他们的脑袋,这时同样被小豆丁们围住的高文院长苦笑起来。

“傍晚前你能回来吧?”

对于院长的询问,菲尔只是露出暧昧的笑容说道:“嗯……可能有点难。”

“啊,但是没问题的! 今天夜市好像有土豆跳楼大甩卖,所以拼了这条命我也会早点完成工作。”

“……你总是这么精力充沛呢。”

“如果不得不晚回来的话,我会联系你们的——那我出门了。”

“姐姐,一路顺风——”

“顺风——”

“如果遇到危险的家伙,就用掌心瞄准他的下颚哦!”

看着如麻雀般挤在门口送别自己的小豆丁们,菲尔笑出声来。最后追出来的院长则做出了一番不符合圣职者身份的发言。她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嗯,早点完成工作早点回来吧。我也不想害院长老师跟大家担心。)

菲尔深爱着这个将她养大的孤儿院。

不管是古怪的院长老师,还是一起生活的同伴们,对她来说都与亲人无异。

无论是用毛毯包裹身体依偎在火炉旁、与大家共同朗读圣诗篇的时光,还是偶尔在街角买来羊肉汤品尝的小小奢侈,都令她觉得无比幸福。

菲尔的家只属于这里。

(这次拿到酬劳后,晚饭做炖菜的时候就多加点蔬菜和肉吧。把前一天粘在锅边的残渣放水里煮,再硬说它是汤——这个方法也快用到头了。)

为这种充满妇女气息的野心而兴奋起来,此时的菲尔完全没有想到。

——这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座熟悉的孤儿院。

Presented by鞭子与糖汉化组(作品首发:交流群593832057)

在三份扫除、商店会计、裁缝店女工、厨房帮工与王立骑士团厨娘的工作完成之后,太阳已经朝西边倾斜了。

(呜呜,好冷。不过,这之后剩下的工作就只有斯坦特陛下的那一份了。如果只是像平时那样,代替病弱的席蕾妮公主参加晚宴的话,应该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将木棉披肩上的带子重新系紧,菲尔独自一人乘坐在迎接她的马车上。

菲尔乘坐的不是多人共乘的带篷马车,而是豪华的箱形马车。光是这点就足以令她瑟瑟发抖了。而那铺着红色天鹅绒的椅子,以及闪着金光的窗框,更是害她心惊胆颤。

话说回来,那垂挂在窗框上可爱的“毒龙玩偶”大概是出于陛下的兴趣吧。

在早先的战役中,将尤奈亚打得落花流水的埃尔兰特皇子,以他为原型诞生了这个充满讽刺意味的人偶。一脸装腔作势的黑龙喷出危险的深紫色火焰,这个商品大约半年前突然在街巷内疯狂地流行起来。

说起来。

(这是往王宫的路吧?从我乘上马车似乎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是因为走的路不一样吗,如果是平时的话明明不会花这么久……)

(※注 原文「一刻」为1时辰的1/4,即30分钟。)

菲尔心中难以平静。

(土、土豆大甩卖就要……)

如果再磨磨蹭蹭下去,如同饿狼般身经百战的士兵们——更正,是街巷里的主妇们,或许会将甩卖中的土豆一扫而光。

“那个——这是要去王宫对吗?”

就在菲尔面朝前方小窗,开口询问车夫的时候。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门被“喀嚓”一声打开了。

从外面突然探进头来的人物,令菲尔大吃一惊。

“好久不见啦,菲尔蒂娅。”

来者是一名年轻男子,他有着亮闪闪的蜂蜜色头发,以及一对翠绿的瞳孔,宛如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这名男子对于菲尔来说——不论这件事是好是坏——已经不能更面熟了。

“斯坦特陛下?!”

“嘘……余姑且算是偷溜出来的,要是太大声被人发现就麻烦了。借过一下。”

这位尤奈亚现任国王一边发出“嘿了个咻”的悠闲声音,一边坐进马车。菲尔呆看着他。

(好、好近啊?!)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近距离对话,但那毕竟是在作为席蕾妮公主的替身时。如今他们面对面坐在同一辆马车里,而且还以平等身份相互交谈。这情况对超级平民的心脏实在太不友好。

“请、请、请问您这是怎么了?!我还以为铁定是让我去王宫拜见陛下……”

“本应如此,但是余不想在王宫里交谈。毕竟不知道会被谁偷听嘛。”

“?”

甚至考虑着要不要从马车上跳下去的菲尔,对他的这句话产生了疑问。

(为什么?假扮成席蕾妮公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呀?)

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她却没有时间细想。她只想尽快完成工作,然后与心爱的土豆相会。可能的话,她还想买点萝卜回去。

“……陛下,可以了解一下今天的工作吗?我的土豆要——”

“土豆?”

“不没什么。”

菲尔把心里话吞了回去。

“你是不是认为工作内容和平时一样?不过这次有点特别。”

“特别?”

“首先,稍微回答余几个问题吧。席蕾妮很中意你,经常让你陪她聊天是吧?那你知道她的爱好吗?”

菲尔陷入茫然。这真是算不上问题的问题。

“?是刺绣和演奏五弦琴。”

“这些你也会吧?”

“是的,公主教过我。”

“那席蕾妮喜欢的食物是?”

“据我所知,是树莓塔以及洛亚连地区所产的苹果酒。”

“对没错。那么,把手伸出来。”

菲尔遵照指示将手伸出,斯坦特国王则举起提灯仔细打量起她的手来。

“稍微有些粗糙,但是没什么骨节。这种程度的话,在期限时间内做些保养应该来得及,而且戴着手套的话也可以蒙混过去……很好,你合格了。”

“那个……陛下?”

“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

斯坦特陛下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他按住菲尔的双肩,紧盯她不放的模样,令菲尔莫名发颤。

虽说两人是兄妹,但无论容貌还是头发和瞳孔的颜色,他和席蕾妮公主都长得不太像呢……心不在焉地如此想着,她被接下来的一句话吓得目瞪口呆。

“拜托了,菲尔蒂娅——你能代替余的妹妹,嫁到埃尔兰特帝国去吗?”

菲尔大张着嘴,整整愣了一分钟。

(他刚才,说了什么……?)

出嫁。

也就是,嫁人。要不要去结个婚的意思。

和谁?去帝国?等等,也就是说,对象就是、是……

“你听到了吗?余刚才说,你能不能代替余的妹妹•嫁到•邻国去。”

“……”

说起来现在几点了。土豆大甩卖就要结束了。

“土豆它!”

“别挂念土豆了不要逃避现实给听余听好。”

被青年绽放的笑容断了退路,菲尔僵硬地看着斯坦特国王的脸。

“你先读读这个。”

(这是什么……?)

一张信纸被唰地递到菲尔面前。换作平时,这封信会通过好几位近侍传递给菲尔。不巧的是执行这个程序的人,今天一个都不在。倒不如说,她和国王还是面对面。

菲尔虽然有些踌躇,但也只能边说着“失礼了”边接下信纸。

“我说这个!不是埃尔兰特寄来的书信吗!您这是要把什么东西给我看啊!”

面对差点将书信从手中滑落的菲尔,斯坦特国王含糊地回以一句“没错,你再看看寄信人”。按照他的指示,菲尔将视线小心翼翼地转向信纸。

位于信纸末尾的署名,特别是那个吞噬剑刃的黑龙纹章,让菲尔不禁屏住呼吸。

“这个纹章,是埃尔兰特第三皇子,‘黑龙公’ 克洛维斯・科尔巴赫・埃尔兰特殿下的……!”

“没错。正是被称为军神化身的那个男人。是在不久前的战争中令我国一败涂地,并杀了余父•柯诺尔的恶人。不仅如此,提起与他有关的传闻,你应该也略知一二吧?”

“是的……”

早先的战役中,尤奈亚在首战时占了上风。

而颠覆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第三皇子。

在战争中途,他开始掌控前线的指挥权,接着像是开玩笑般的让尤奈亚一路败走。

“黑龙公”这个别称,是由他的父亲——现任埃尔兰特皇帝命名的。在民间,却流传着另一个通称。

(埃尔兰特的毒龙公•克劳。)

之所以被冠以这样的名字,不仅因为克劳本人是一名极其优秀的战士。

更是因为,他那凌驾于战斗能力之上、冷静而透彻的判断能力。他所制定的种种战略都精准得可怕,令人怀疑他是否能预知未来。

最关键的原因是——据某真伪不明的消息称他喜好收集毒物,还把城内庭院改造成了毒草园。

菲尔还听说,虽然他将尤奈亚一手逼入绝境,不知为何却没有急于追击,反倒提出了停战议和的要求。

“他的传闻……在王都也到处流传。甚至连玩偶都被人拿出来卖。据说他因对反抗者毫不容忍的残虐性情,而被现任皇帝所疏远。虽贵为第三皇子,被分封到的领土却地处边境。还有‘他用俘虏的头盖骨盛酒,终日举办宴会’,又或是‘头上长角’,‘到晚上眼睛会放光超级方便!’之类的谣传……”

(那位第三皇子殿下,居然会给陛下寄来书信。到底有什么意图?)

“嗯,表示惊讶也无妨——那条毒龙,似乎希望迎娶余的妹妹席蕾妮为妻。”

“简而言之就是想要人质呢。”斯坦特笑道。这次着实把菲尔吓出了一身冷汗。

“拒绝的话,不知他会对因战败疲敝的我国做出什么举动来。要求战败国奉上人质是世间常情,因此,第三国家非但不会表示同情,还会对此事袖手旁观吧。”

“……”

“说什么想通过联姻加深友谊——笑死人了。”

他的笑容忽然染上蛇蝎般的恶意。察觉到这一点的菲尔不禁吞了口唾沫。这位温厚的国王,不时会露出这种表情。

“但是,席蕾妮公主的贵体……”

“你挺了解嘛,菲尔蒂娅。没错,余的妹妹身体孱弱,要是没有特殊治疗,以及王宫内安设的疗养室,她连呼吸都会变得困难。嫁到埃尔兰特会变成怎样,不说你也知道吧。”

菲尔陷入沉默。

“接下来就进入正题了。”

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微笑,斯坦特国王突然将食指竖起。

“王侯贵族的婚事,到迎接夏季到来的五月节※为止,存在着一段‘白色婚期’,这你知道吧?严格来说是到五月节前夜,也就是沃普尔吉斯之夜※为止,在两人正式结为连理前,会有一段类似过家家的夫妻生活。”

(※注 五月节Beltane,凯尔特民族有于5月1日燃起篝火举行仪式的习俗。)

(※注 沃普尔吉斯之夜Walpurgisnacht,又称五朔节,欧洲传统民间节日。期间为4月30日到5月1日。)

“听说在此期间,丈夫可以和妻子断绝关系?”

“没错。因此——你嫁到帝国以后,就让毒龙对你彻底生厌。而且,这要赶在第一个沃普尔吉斯之夜以前哦。”

“这是什么意思呢……?”

看着不由皱起眉的菲尔,斯坦特国王苦笑起来。

“断绝关系后,你不就能回国了吗?”

“咦?”

“本来政治婚姻也是王族的职责之一。要是席蕾妮身体健康的话,这重担本该由她承担,而不是强加在身为平民百姓的你身上。最重要的是,你是妹妹最中意的聊天对象,余也不愿让你成为那条毒龙的妻子。”

“陛下……”

“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菲尔蒂娅。你能为了余的妹妹,成为毒龙公的新娘吗?”

他的话语中饱含真挚。

“在你隐藏身份离开王都后,余会为你安排替身的训练。出嫁的日子定在了立冬(Samhain※)伊始。现在不立刻开始准备的话就来不及了。”

(※注 萨温节Samhain,即万圣节,期间为10月31日到11月1日,是凯尔特人庆祝丰收的节日。)

“那么,去跟一直照顾我的孤儿院告个别……也做不到了呢。”

“……是的。”

脑海中浮现出今早院长老师的脸,耳边响起了孤儿院里情同手足的伙伴们的声音。他们肯定会很担心我吧。

(这是报恩的好机会。但这工作如此重要,我这样的人怎么能胜任?只是当一晚替身的话,至今为止我都能糊弄过去。但以公主殿下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而且出嫁对象还是那个毒龙公!要是露馅了……会发展成怎样的事态呢?)

就在菲尔踌躇不已,将放在双膝上的拳头握紧之时,斯坦特国王淡然的低语声传到她的耳中。

“若这件事告妥了,余就给赏赐给你满满一马车尤奈亚金币吧。”

“请交给我吧。”

菲尔反射性地答道。

“你愿意接受吗!”

斯坦特国王瞬间破颜而笑。

(糟、糟了……!)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守财奴的本性。

但是,心中的高昂情绪却难以抑制。

(满满一马车的金币!满满一马车的金币?!那可是能让孤儿院四十个人一生吃穿不愁的金额啊!另外还有东墙的破洞、掉下来的天花板以及坏了一半的围栏,就算把孤儿院整个重建钱都还有找吧?!

这个要修那个要买……菲尔在脑内噼里啪啦地打起算盘来。

“余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是的,我愿意。我会加油干的!”

将菲尔叠上来的手牢牢抓住,国王双眼闪烁着光芒。

“你能以尤奈亚王室的唯一直系的身份,扮演一位气度优雅、举止大方、性格恶劣又蛮横高傲、不论蒸煮油炸都奈何不能、史上最强的恶毒新娘,去把那条毒龙好好教训一顿吗?”

“这难度是不是突然变高了?!

“有吗?余寻思着反正新娘都会被送回来,不如趁机给那个装腔作势的男人一点颜色看看。”

“……果然,陛下好像有点阴险呢。”

菲尔的小声嘀咕,并没有传入斯坦特国王的耳朵。他只是保持着笑容,专心致志地将垂挂在窗框边的毒龙人偶,蹂躏得嘎吱作响。

菲尔叹了口气,透过车窗仰望天空。

夜色已深。星光如此闪耀,明天将会是一片万里晴空吧。这种天气正好适合晾衣服……本应如此打算的。

“陛下,我有一个请求……请帮我向孤儿院带个话。‘我暂时没法回来,不过不用担心’。”

“这是当然。”

啊,北方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已经升上那样高的天空中了。

夜市的货摊,铁定已经打烊了。

Presented by鞭子与糖汉化组(作品首发:交流群593832057)

============================

(未完待续)

 

第二章 毫不甜蜜的初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