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七章】想要展现实力的冰山一角!

第二卷  【七章】想要展现实力的冰山一角!   要想使感情得以长时间持续、是非常困难的。

 比如说、纵使失去了重要的东西,那份哀伤也不会在十年后还一成不变地保持着。感情是会随着时间被逐渐冲淡的。

 同样地即使是正面的感情,开心和高兴也不能维持十年。假使那份感情是愤怒,也终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冲淡。

 即是说。

 由人际冲突所牵动的感情,基本上用时间就可以化解,所以放置一下就好了。这便是我所提倡的理论。

 「你知道我在宿舍前等着你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吗?」

 「不知道」

 面对暴冲进房间的克蕾雅姐姐的提问,我如实回答道。

 只有一天果然还不足够吗。

 对于姐姐来说,似乎还需要一些冷却时间。

 「我在脑海里狠狠地痛扁了你一顿哦。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又重复呢。可是每当我多等一秒,我的怒火就又翻倍了啊」

 「原来如此」

 原来还有随着时间而升温的怒火,我涨知识了。只不过、人总会一死。无论姐姐再怎么暴怒,那份感情始终带不进坟墓。也就是说时间最终还是会化解一切。

 「你是在想这种事根本无所谓吧」

 「没这回事」

 我被跨在身上的姐姐掐住脖子,仰望着宿舍的天花板。

 在视野下端,姐姐的赤红双眸与黑发晃来晃去摇动着。

 「我们就来试试看人类能够多长时间不呼吸吧」

 「人只要被掐住脖子,就会使得颈动脉供血不足而休克。和呼吸没关系哦」

 「哦、原来是这样。都行啦」

 我的脖子被紧紧一掐。

 对了、干脆就这样被掐晕好好睡一觉吧。

 「你在想、就这样被掐晕好好睡一觉吧」

 「我、我怎么会想那种事呢」

 「看你的表情就明白了啊」

 「是你的错觉啦」

 「要是下一次再爽约,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啊。明白?」

 「我会尽力去当一个守约的人了。那可不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

 姐姐松开掐住我脖子的手,不过仍然跨在我的身上。

 「狗在宣示上下关系时,就会骑到上面哦」

 「原来如此。但是没问题,我已经充分理解了」

 「不行。这态度看不顺眼」

 姐姐说道,扔了一张纸片在我的脸上。

 「这是……?」

 一看,那似乎是一张门票。

 「『武神祭』的特别席哦。一般途径可是很难入手啊」

 「嘿—」

 「这个给你了,去看比赛好好学习一下吧。我啊、其实觉得你很有潜质的喔」

 「有吗」

 「正因为有潜质,所以我才会陪你训练的啊。只要你认真勤勉地锻炼的话,明明也会有不错的成绩呢。倒不如说赶紧给我干」

 「唔—我办不到」

 「没有办不到。明白?绝对要来看喔」

 「我知道了」

 「很好」

 于是乎,姐姐不太高兴地从我身上让开了。

 「说起来姐姐你今年不出场来着」

 「哈?」

 姐姐恶狠狠地瞪向我。

 「虽说是顶替萝兹公主才成为的学园代表。但你不会说你根本不知道我会出场的吧?」

 「我、我当然知道了。只是稍为确认一下——咕噫」

 姐姐的右手一把抓住我的头掐紧。

 然后凑近脸,极近距离地瞪着我。就是不良少年恫吓人时会做的那个。

 「顺便问一下、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吗?」

 「当、当然」

 「这是应该的吧。那么有记着我的大会战绩吗?」

 「当、当然了」

 「我第一次拿冠军的日子呢?」

 「记、记得」

 「很好。世上有着绝不能轻易遗忘的事了。想要活得长命的话……就不要忘东忘西哦」

 我点头如捣蒜。

 姐姐拍拍我的脸颊后退了开来。

 「今年绝对要拿下冠军,给我要看好咯」

 「好的」

 于是直到最后一刻都在盯我的姐姐才终于从房间出去了。

 「哈—累死了」

 明天起终于要开始正式赛了。

 「做下假想训练吧」

 我就这样闭起了双眼。

 000

 一周后武神祭的正式赛也开始了。

 姐姐好像要先行入场的样子。于是我拿着她给的票找起了座位。

 带金箔的豪华入场票无论怎么看都像是特等席的样子。顺着背面的指南走去,只见一扇豪华的门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和普通的观众席不同,只有这里谜一样地被隔离了开来。

 该不会是这里吧,这么想着向门前站的工作人员确认了一下,居然还真是这里。

 我被非常恭敬地请进了室内,入室的瞬间我就想回去了。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特等席。而是超级VIP席啊。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大贵族与其家人。在学院内处在上位的集团。像是王都武心流1班的现役魔剑骑士团长的女儿,或是公爵家的帅哥次男。总之尽是些叫人眼熟的人物。

 顺着接待来到的席位,旁边坐着的居然还是王族。

 「啊啦、你是?」

 犹如燃烧的火焰般的红发赤瞳的美女。她是阿蕾克西雅的姐姐、爱丽丝·米德嘉尔公主。

 「在下是希德·卡盖诺。席位好弄错了的样子。那么、打扰了」

 赶紧华丽的转身准备撤离。

 「啊啦、是克蕾雅小姐的弟弟吗。也就是说,是克蕾雅小姐把票让给你的吧」

 「……您认识家姐?」

 撤离作战以失败告终了。王族向一介贵族搭话是没有办法无视的。当然阿蕾克西雅除外。

 「哎哎、因为妹妹的诱拐事件而变得要好了呢。毕业后克蕾雅小姐也预定加入红之骑士团的哦。还请入坐吧」

 「不……」

 「座位没有弄错哦。还请入坐吧」

 「……失礼了」

 爱丽丝公主那没有恶意的笑容实在不好对付。如果是像阿蕾克西雅那样满是恶意的笑容,我就敢竖起中指扭头走。

 「我经常听克蕾雅小姐提起希德先生的事情。看起来两位的感情很不错,真是让人羡慕啊」

 「不、应该没有这样的事才是」

 「说起来希德先生和阿蕾克西雅关系也很好的样子呢」

 「与其说关系好、嘛……我们只是扔金币和捡金币的关系啦」

 「扔金币?」

 「就像扔棒子让狗去捡的那种」

 「还会和小狗一起玩吗。阿蕾克西雅受你关照了啊」

 「该说是和小狗一起玩呢,还是该说我才是狗呢……没什么。也是啊、毕竟金币本来就是王家的呢,就这层意义上来说受关照的应该是我」

 听了我的话,爱丽丝公主打心底露出了很开心的微笑。

 「家妹和希德先生真的非常要好呢」

 「不不、完全没有那么回事」

 「本来今天阿蕾克西雅也应该出席的,可那孩子却突然说来不了了……」

 「哈哈、是这样吗」

 「对不起呢」

 「不不不。您不用在意、真的」

 我们就以那样的感觉,喝着招待的饮料稍微聊了一会儿。

 「爱丽丝大人今年注目的选手是谁呢」

 现役魔剑骑士团长的女儿加入了对话。

 「这点我也想知道呢」

 公爵家的帅哥次男也加了进来。

 他们好像因为王都武心流的关系而与爱丽丝公主互相认识的样子。

 「虽然出场正式赛的选手我都有关注,但一定要说的话……」

 爱丽丝公主托住脸颊选择着措辞。

 「原维加尔泰七武剑的安妮洛洁小姐吧。武神祭正式赛虽然都是些熟面孔,但她今年是初次参赛。预赛的决战我看了,确实也有着相应的实力。就这样赢下去的话,应该会在第二轮对上我吧,真是让人期待呢……」

 面露微笑的她,表情中充斥着自信。

 「我也有看,安妮洛洁大人很强。就凭现在的我怕是难以取胜的吧……」

 「那场比赛我也看了。但最终会获胜的还是爱丽丝大人。因为那次事件、王都武心流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如果这次爱丽丝大人能取胜的话……」

 「我说、你这样推爱丽丝大人可不太好吧」

 「不、我没有那样的打算……」

 两人的争执,被爱丽丝的声音所遮断。

 「好了。我本来就是打算取胜的。无论是王都武心流、还是这个国家。我都会背负」

 「爱丽丝大人……」

 「不愧是您」

 虽然现在气氛那正经真的很不好意思,但这个话题还请务必让我加入。

 「那个、还有其他的关注选手吗……?」

 我毫不在意气氛的插了进去。

 「说起来你是谁来着?」

 「不、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啊啊、是之前来1班的后辈」

 「啊、想起来了。是阿蕾克西雅大人的……」

 「他是希德·卡盖诺。克蕾雅小姐的弟弟」

 因为爱丽丝公主的话,两人也露出了理解的神情。

 「和克蕾雅小姐不同你没有才能呢。可不要放松平日的锻炼哦」

 「不怎么显眼的剑呢。一味的注视着前方也不是一回事,还是要脚踏实地的来啊」

 为两位前辈那令人感激的建议献上祝福。

 「说的是啊。那么、爱丽丝大人还有其他关注的选手吗?」

 「也是啊……」

 「比、比如安妮洛洁大人第一轮的对手吉米那什么的。他、他、他这回也是第一次出场呢」

 我顺着极为自然的话题走向调查起了关于吉米那的反应。

 「吉米那……他的比赛我还没看,也不太好说什么」

 爱丽丝公主的话有些含糊。

 OK。爱丽丝公主还不知道关于吉米那的事。

 「啊、我看了哦。虽然剑速很快、但也只是那样而已。架势完全就是门外汉,感觉能一路赢到这里只是纯粹运气好罢了。我觉得安妮洛洁大人的胜利是无可动摇的哦」

 「我也看了……他并不配站在正式赛的舞台上呢。气势满满实力倒不怎么样呢」

 在这两位看来吉米那不过是条杂鱼。

 基本和预定一样呢。现阶段吉米那的评价完全在控制范围内。

 万事俱备。

 一切、都将从现在开始……。

 「说起来虽然不是选手、但还有一位值得注意的人物啊」

 正当我心满意足的时候,爱丽丝公主这么说道。

 「武神祭的初代冠军、被誉为武神的精灵剑圣貌似来王都了」

 「精灵的剑圣……难道说!」

 「她应该已经有十余年没有于表舞台了现身才是!」

 那个。

 「无论是哪名正式赛的出场者都关注着武神、贝雅托丽克丝※大人的动向」

 谁啊?

 我并没有关注呢。

 000

 到了接近比试开始的时间,我说了下要去厕所就脱身赶往选手准备室。姐姐已经顺利赢下了第一场的样子。说不定会进到不错的名次呢。

 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在廊下走着,与迎面走来的身披灰色斗篷的人物擦肩而过。

 那个瞬间,我停下了脚步。

 略迟片刻,对方也停下了脚步。

 接着,回过身则是同时。

 蓝色的眼瞳从灰色斗篷的缝隙中凝视着我。

 「有精灵的气味」

 是沙哑的女声。

 褪色的灰色斗篷各处都开线了。

 我一言不发地等待接下去的话。

 「有精灵的熟人吗?」

 蓝色的眼瞳仿佛在探寻什么一般窥视着我的眼睛。

 「精灵朋友的话确实有几个呢」

 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就照直说了。

 「我正在找精灵」

 「这样啊」

 「是个可爱的孩子」

 「嘿——」

 「有头绪吗?」

 「就算你这么说」

 「应该和我长得很像」

 「这样啊」

 「是妹妹的遗孤」

 「嘿——」

 「对和我长得很像的精灵有印象吗?」

 「那个」

 「有头绪了?」

 「因为斗篷的关系根本看不到脸啊」

 「是呢」

 她取下遮住脸的斗篷,露出了素颜。

 我什么反应都没有。

 是故意做出的没有反应的样子。

 她的脸、跟阿尔法很像。

 「没什么印象呢」

 「真的?」

 「嗯」

 下次遇到阿尔法的话确认一下会比较好吧。虽然不到一模一样的程度,但要说是亲属的话完全能让人接受,就有这么像。

 「这样啊」

 她很可惜似的耸耸肩,以自然的动作拔出了剑。

 杀气、甚至连准备动作都没有的,必杀的一击。

 我在视野的一角看到这一切,并欣然接受了下来。

 我知道的,这是点到即止吧。

 结果,她的剑在接触到我的脖子时就停下了。

 仅仅是碰到而已。分毫没有伤到。

 于是在这绝妙的时机。

 「呜哇!?」

 装作瘫软坐倒的我。

 嗯,这算合格线吧。

 「嗯?」

 她歪着脑袋收回了剑。

 「搞错了,抱歉」

 然后低下了头。

 「还以为会更强呢。你的名字是?」

 伸出手,她如此说道。

 「希、希德·卡盖诺……」

 我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借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我是贝雅托丽克丝」

 贝雅托丽克丝握着我的手没有放开。

 「那个……?」

 「是双好手。你会变强的」

 然后露出了美丽的微笑。那微笑与阿尔法非常相似。

 「抱歉吓到你了」

 最后再一次道歉,贝雅托丽克丝转身离去。

 我望着那渐远的背影、

 「……好像还挺强的啊」

 这么嘀咕着,转过了身去。

 000

 爱丽丝在特别席位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从特别席位可以将会场尽收眼底,也可以从专用的阶梯直接下到比赛场地。

 已经有2位魔剑士被叫到比赛场地了。

 一位是爱丽丝也在关注的安妮洛洁。水色头发的女剑士。

 另一位是第一次见到的黑发剑士吉米那·塞宁。

 爱丽丝以锐利的眼神眺望着两人。

 「正好要开始呢」

 一名男性坐到了爱丽丝的身边。

 那里是,希德的座位。

 「那个座位是……」

 「怎么了?」

 看着男人的脸,爱丽丝将说到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对不起、并像这样在心中对希德谢罪。

 「都艾姆阁下…」

 「贵安、爱丽丝大人」

 虽然都艾姆优雅地微笑着,但那双眼睛怎么看都不像在笑。

 「能和爱丽丝大人一起观战真是像做梦一样啊」

 「您真爱开玩笑。都艾姆阁下不是已经有婚约者了吗」

 「不巧的是对方逃走了呢。嘛、不必担心。只是常有的拌嘴吵架罢了」

 都艾姆轻快地笑道。

 虽然有着三十岁左右的端正的样貌,但爱丽丝却无法喜欢上都艾姆的笑容。

 「奥利雅纳国王的身体还是不好吗?」

 「很可惜今天还是没法出席的样子。不过说了明天一定会出席哦」

 对于爱丽丝的提问,都艾姆圆滑周到地回答道。

 「明天开始正好米德嘉尔王也会出席呢」

 「这可真是巧啊」

 爱丽丝想从都艾姆的眼中找出点什么,然而从那毫无笑意的眼中却读取不出任何东西。

 「她就是传闻中的安妮洛洁吗」

 都艾姆看着会场说道。

 「哎哎」

 「是现在势头最盛的剑士呢。虽然好像正在离开维加尔泰后修行的途中,但真想把她招揽来我国啊」

 「没错呢。像她这般的剑士、米德嘉尔王国也很想招揽」

 「哈哈。米德嘉尔王国不是已经有很多优秀的魔剑士了嘛。相比之下我国就……」

 「正是如此才有的同盟啊」

 「但是若一直依赖米德嘉尔王国也会于心不安啊」

 「这样啊……」

 好累。爱丽丝在心中叹了口气。

 感觉就像在和人偶说话。

 「对战对手的吉米那怎么样呢?」

 「今天是第一次观看他的比试。也没有听到什么好的传闻,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强」

 「那看来安妮洛洁的胜利是无可动摇了咯」

 「不……他稍微有一点、令人害怕」

 爱丽丝的语气有些暧昧。

 「令人害怕吗?」

 「是的。他看上去绝对不会让人觉得很强。但是,又有着弱者不可能有的特征」

 「哦……那是?」

 「绝对的自信。在我看来……他就像是确信着自己的胜利一样」

 「不是单纯的自大吗?」

 「确实有可能。但是他的眼中没有迷茫。无法动摇的胜利……至少他自己看见了」

 「原来如此,至少他自己看见了、吗。那么爱丽丝大人能看到吗?」

 「不。都艾姆阁下呢?」

 「我吗?我对剑的事情可是一窍不通呢」

 「这样啊」

 爱丽丝瞥了一眼正在装傻的都艾姆那经过锻炼的手。

 「不愧是爱丽丝大人,无法糊弄您呢。在奥利雅纳王国,剑术是被侮蔑的存在,还望您可以谅解。老实说、我剑用得还不错呢」

 「还不错、吗」

 「是的,还不错」

 都艾姆浮现出只有眼睛不笑的笑容。

 「那么,所谓绝对的自信到底是什么程度的东西……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吧」

 接着、俯视会场。

 「安妮洛洁对吉米那·塞宁!!」

 两者的名字被叫到。

 「比赛开始!!」

 开始了。

 000

 比赛开始的同时,安妮洛洁便猛地缩进了与吉米那之间的距离。

 她已经看清了吉米那的实力。没错,他那强大的秘密正是那压倒性的速度。

 以连身为原『维加尔泰七武剑』的安妮洛洁都无法完全追上的惊人速度来压制对手。这便是吉米那的强大、也是他的战斗方法。

 然而、与这速度相反,安妮洛洁也看穿了吉米那剑技的拙劣。

 至今为止、吉米那都没有以剑相交便夺得了胜利。

 这是为什么?

 对手跟不上吉米那的速度。这也是一方面原因吧。

 但是、吉米那的姿势就跟外行人差不多。如果不是其它原因、正是吉米那自身不想以剑相交呢?

 如果是害怕暴露自己拙劣的剑法呢?

 也就是说吉米那为了隐藏拙劣的剑法而选择了不以剑相交的胜利。

 那么只要不被他的速度迷惑就能取胜。这便是安妮洛洁的结论。

 要说唯一的担忧的话……那就是吉米那卸掉的负重。

 解除了枷锁的吉米那如果发挥出超越安妮洛洁反应的速度的话……连她也会败北。

 于是、在比赛开始的同时,安妮洛洁便为了将这小小的担忧击碎而付诸了行动。

 如果是以速度取胜的对手,那么止住他的脚就好。

 这样一来,就不会输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就进入攻击范围的安妮洛洁一鼓作气斩向吉米那。

 完全突袭的一击。

 然而安妮洛洁的剑却被吉米那挡下来了。

 果然、很快。

 通常根本来不及防御的剑击,吉米那却成功将其挡了下来。

 可是他的脚却因为挡住了剑击而完全停了下来。

 而这、正是安妮洛洁的目的。

 「唏噫噫噫!!」

 安妮洛洁的剑再度袭向下半身完全停住的吉米那。

 吉米那虽然也防住了,但在安妮洛洁怒涛般的连击下,并没有让其发挥速度的空闲。

 紧接着3次、4次、5次,安妮洛洁的剑攻击着吉米那的防守,终于打乱了吉米那的体势。

 赢了!

 安妮洛洁如此确信,刺向了吉米那的胸前。

 确实是刺到了……本应是那样的。

 「诶……?」

 她的剑没有传来击中的手感。

 不仅如此、吉米那的身影还突然从视野里消失了。

 「……是残像」

 从背后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安妮洛洁的肩膀颤抖了。

 冷静。

 她故意缓缓地回过身。

 自己正在动摇。不能让对方发现。她这么对自己说道。

 「比预想的还要快呢……」

 那声音和往常一样。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

 接着、将吉米那收入视野中开始思考。

 要怎么办才好?

 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安妮洛洁的反应。

 为了颠覆这速度差,要怎么做才好?

 快想。

 快想……!

 快想…………!!

 「诶……!?」

 回过神来,吉米那的身影又消失了。

 安妮洛洁在思考前就动了起来。

 那时候、能对细微的空气的摇动做出反应,靠的既不是技术也不是经验,而是单纯的幸运。

 叮!!

 与惊人的冲击一起,安妮洛洁被吹飞了出去。

 拼命维持住差点要沉入黑暗的意识与几乎要落下的剑,她站了起来。

 「咕呜……!」

 漏出了痛苦的喘息。

 吉米那正在视线的前方,无力地垂着剑站在那里。

 既不摆出架势,也没有趁胜追击。

 安妮洛洁并不认为这是傲慢。

 他就是有着如此实力。

 「我就承认吧。你很强」

 安妮洛洁整理好紊乱的呼吸,做出觉悟。

 吉米那仅仅是纯粹的、乃至压倒性的、快速。

 安妮洛洁并不认为这不讲理。这亦是、一种强大。

 并且,她也不觉得自己赢不了。

 胜算很低。但是、还不是零。

 如果对手只是很快的话……她只要配合它就行了。

 反击。

 吉米那攻击的瞬间,正是留给她的最后的胜机。

 问题是、到底能不能对吉米那的速度做出反应。

 能防住先前的一击,除了幸运以外什么也不是。

 不觉得能再一次做到同样的事。

 那么就不依靠幸运而靠实力来办到吧。

 如果反应不过来就靠经验。

 如果经验还不够的话就靠感觉。

 手段不管是什么都好。

 只要能把握好时机……之后就靠至今为止积累起来的技术来击败对手。

 安妮洛洁静静地、但以极限的集中力,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于是。

 一点预兆都没有。

 吉米那的身影突然消失、在那个瞬间……不、在那之前安妮洛洁就挥动了剑。

 那里还、谁都不在。

 但是、下个瞬间。

 赢了!

 随着吉米那的出现、安妮洛洁确信了胜利。

 她的剑、正位于吉米那的动作轨迹上。

 在这种速度下根本就没有避开的方法。任谁都会这么想吧。

 「诶……?」

 安妮洛洁呆然地望着他的动作。

 他停下来了。

 就像事先决定好的一样,正好停在了安妮洛洁的攻击范围之外。

 安妮洛洁的剑,掠过他的鼻梁砍空了。

 这不是偶然。

 那是、极限的距离管理。

 这般惊人的洞察。

 安妮洛洁自以为配合了他的攻击。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安妮洛洁才是反过来被配合的那方。

 「这样啊……」

 她在这一瞬间理解了。

 一瞬的攻防、将一切变为了确信。

 他、吉米那・塞宁……他的技术也位于遥不可及的高峰。

 接着、吉米那的剑迫近了已无胜算的安妮洛洁。

 这一剑、是今天最慢的一剑。

 然而、这一剑……却极尽技术而升华为了艺术。

 「啊啊……」

 多么美丽啊。

 这便是安妮洛洁的意识落入了黑暗前、她最后的记忆。

 000

 「好强……」

 从爱丽丝口中漏出的感叹声,被坐在临近席位的都艾姆听了个正着。

 斗技场上俯视着安妮洛洁的吉米那正转身离去。

 「绝对的自信……爱丽丝大人的直觉命中了呢」

 都艾姆隐藏起内心的动摇这么说道。

 「不、我也没想竟有此等……向他这般的魔剑士至今居然都默默无闻什么、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我也一样、吉米那·塞宁……从未听说过」

 「也从没见过那样的剑法。那样的锐利、最重要的是那么的美」

 「并非既存流派呢」

 都艾姆至今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剑术。恐怕爱丽丝也一样吧。这也就意味着,未知流派的好手首次在表面舞台上现身了吧。

 「应该是吧。虽然想与他对话的想法并未改变。但还真是让人吃惊啊」

 爱丽丝靠向座位的靠背。就像是从紧张中缓过来似得叹了口气。

 特邀席上的观众纷纷议论着这意料之外的结果。他们的兴趣从安妮洛洁转移到了吉米那的身上,而他的下一个对战对手也成为了新的话题。

 「第二轮比赛是爱丽丝大人对吉米那呢」

 「哎哎」

 爱丽丝露出了微笑。

 「看起来很有自信呢」

 「我自然不打算输」

 「嚯……」

 「他的剑很快、很利、最重要的是很美。若比的是美丽我肯定不如他吧。可胜负并不是由美来决定的。如果那就是他的全力,想要打倒我恐怕还有所不及吧」

 「同感呢」

 都艾姆点了点头,并在心中加了一笔。如果那真的就是吉米那的全力的话,爱丽丝确实能够取胜的吧。凭爱丽丝的魔力多少的技巧还是可以补足的。

 但如果那并非全力的话?

 「恐怕、他还隐藏着些什么吧。毕竟他可是隐藏起姿势、架势、剑法,却仍一路赢到这里的啊」

 「既然这些您都明白,却还是这么有把握?」

 「虽然不知道他隐藏的到底是什么,但不管怎样只要将其一并斩断即可。毕竟我、可是很讨厌输的呢」

 000

 爱丽丝露出美丽的笑容站了起来。那是非常好战的笑容。

 「原来如此」

 「那么、我还有比赛就暂且失陪了」

 目送着爱丽丝离去,都艾姆叹了口气。

 虽然都艾姆事先对可能会对计划造成障碍的人物都进行了调查,但那之中理所当然的没有吉米那的名字。

 如果他将成为计划的障碍、那么就应该趁早抹杀……但也没必要这么着急。作何判断就等与爱丽丝的对决后再说吧。

 吉米那·塞宁。操使着一手美丽且极具完成度的剑法的好手。

 怎么也不觉得此等好手会默默无名至今。

 是有什么理由吗。

 不得不隐藏实力的理由。

 没能站在表舞台的理由。

 是被历史所埋葬的一子相传的流派吗。不、是伪造了身份证明的无法都市的居民也不一定。

 不属于任何国家的无法都市――欲望与邪恶的巢窟。在无法都市反复抗争着的3名统治者与其侧近,教团还未能插足其中。

 出处是无法都市的话,最有可能的应该是『血之女王』的家族吧。从吉米那的强度来考虑的话,最差也是干部级别的。有必要排查他背后的关系啊……

 也有是『Shadow Garden』的可能性。不过吉米那是男性。而且也不觉得那些家伙会有在『武神祭』上出风头的必要。就可能性来说很低吧。

 不管怎么说,从吉米那身上能感受到某种深不见底的东西。

 恐怕和自己一样,他也是『里世界』的居民……

 「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都艾姆的嘀咕声消失在了会场的喧嚣中。

 000

 「等等、吉米那!!」

 清醒过来的安妮洛洁,追出走廊叫住了吉米那。

 面对转过身来的吉米那,安妮洛洁也停了下来。

 「是完败呢。我什么也没能做到」

 安妮洛洁看向吉米那露出微笑。

 「我为了变强而离开了国家,虽然我自以为已经变得比那时强了。但不知何时我也变得骄傲自大了呢」

 说着她伸出手。

 俯视着安妮洛洁的手,吉米那也慢慢地伸出手来。

 「受教了。谢谢」

 「我也是第一次解开枷锁。没什么可耻的」

 「……还真是令人欣慰的话呢」

 安妮洛洁露出微笑,两人握住了对方的手。

 「吉米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究竟是如何变得这么强的?」

 露出略显寂寞的微笑吉米那转过脸去。那眼瞳仿佛正注视着遥远的某处。

 「不过是个舍弃一切……一味追求强大的愚者罢了……」

 「吉米那……」

 他那孤独的侧脸不禁让安妮洛洁胸口一紧。一定、有让他不得不这么做的悲伤过去吧。

 「如果……你愿意的话、不来维加尔泰谋职吗? 我可以为你准备与你相称的职位」

 然而吉米那只是摇了摇头。

 「……对我来说,那太过耀眼了」

 说罢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等! 明日我便会启程! 在那之前若是改注意了、随时来找我!」

 吉米那再也没有停下。

 看着他的背影,安妮洛洁也背过了身。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与吉米那的一战、以及目睹吉米那的剑术,都成了对她而言无可替代的经验。

 那简直就像是研磨至极限的剑之艺术。在安妮洛洁看来,那仿佛就像是凝聚了人生中的一切似得。

 他一定会取得优胜的吧。然后终有一天、他的名字定会响彻世界。

 攀升至遥远的高峰吧。

 现在的自己唯有仰视着那样的他。但是、自己还能够变强。吉米那的剑已经为自己指明了该前进的道路。

 终有一日、变得更强的自己一定会与他再会。

 直至那日自己都将继续战斗,她这么起誓道。

 000

 哎呀—真是太好了。

 可以说是相当不错呢。

 用的剑也有意识地注重了能让人着迷的美感。我为了成为『影之实力者』,也有一心追求帅气[stylish]剑法的时期呢。虽然因为优美过头和Shadow现在的剑法已经完全不同了,但那时的努力也总算是得到回报了、真是太好了。

 托安妮洛洁的福,『武神祭』上的目的已经达成七成左右了吧。虽然之后只剩怎么收官了,可由于方案太多着实让人头疼啊。

 单纯一点的话就是取得优胜了,但看对战表下次的爱丽丝战恐怕是最关键的一场呢。打倒爱丽丝之后就消失这样的也可以有。毕竟很有谜之实力者的味道嘛。

 打倒所有人都认同的强者,然后说着「目的已经达成了……」之类的话,突然消失这样的感觉。

 不错呢。

 而且只要我打倒爱丽丝然后消失的话,姐姐说不定也能够获得优胜。

 除此之外恶堕的展开也很燃呢。

 在和爱丽丝战斗的途中突然以「我是暗杀组织派来的刺客……你的性命,就由我收下了!」这样的感觉无视规则开始殊死对决的展开。能够自然地退场这点也是加分项。

 啊但果然还是取得优胜然后结束才最有达成感呢。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让人热血沸腾的方案,必须好好的考虑后再决定呢。

 考虑着这种事回到特等房间,只见不认识的大叔坐在我的座位上,于是我便悄悄地掩上了门。

 反正姐姐的比赛也结束了无所谓吧。

 于是那一天我早早地回到宿舍、做了下简单的假象训练。

【八章】想要展现真正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