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耿直少年与高岭之花

第一卷  序章 耿直少年与高岭之花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图源:深夜读书会

 录入:ritdon.com

 「……谢谢你的援手,春先同学,你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耶。」

 午休时间,人来人往、吵吵闹闹的学校走廊上,同班的女同学——神乐琴叶抬头看向我的脸,微微一笑,用沉稳的声音这么说。

 我们两个人的肢体,以我从神乐背后支撑着她的姿态,紧贴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她。她真美,美得足以夺走他人的目光。我——除了有点娃娃脸以外没有任何特征的男高中生,春先真太郎,甚至忘记要回应,不知不觉间看她看呆了。

 宝石般的大眼睛,白皙滑嫩的肌肤,长度及腰、散发洗发精香味的飘逸秀发。集上述要素之大成,拥有楚楚可怜又典雅的容貌与气质,神乐恬静的优雅微笑,美丽又充满魅力。

 老实说,直到五秒前,我还完全无法想象这种情况会出现。

 我就和一般的男生一样,会有一些憧憬的情境。比方说像电影男主角那样飒爽地伸出手,稳稳地接住绊到脚的可爱女孩子,并且关怀地问一声:「你没事吧?」这种情境。我常常在想:真希望能在死前这么做一次。

 然而,等到真的遇到这种情境时,别说是耍帅了,光是支撑对方时从手臂上传来的属于女孩子的体温和鲜明强烈的发香,就让我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事都不会做了。

 「啊、喔。呃,神乐你没事吧?」

 「嗯,多亏有你,我毫发无伤。」

 收回扶着方才差点摔倒的神乐身体的手臂,我总算发出一丝紧绷的声音,相较之下,神乐依旧用沉稳平静的温和声音回答我。

 每所学校里,都会有一名受人憧憬的女学生。

 这种特别的存在散发着引人注目的光辉,即使身在人群里,也不会埋没在其中。打从两个星期前转学到我的班上开始,神乐就处于这种地位。

 容貌美丽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但是,除此之外,神乐的气质和一举一动都显得惹人怜爱又高雅,或站或走都像是在观赏舞台剧般充满美感,一言一语都能让人感受到一股端庄的华丽,犹如高岭之花。

 从她转学至今,神乐一直沐浴在众多男生热烈的视线里,现在说着这些话的我,也同样暗自爱慕着她那流利的言谈举止与美貌。

 就连刚才神乐从走廊对面走过来的时候,我也为此感到有点幸福,只不过那微小的片刻幸福,在我们两人擦身而过之后,因为遇上那些「福利社帮」的人而发展成预想之外的事态。

 「福利社帮」是指在学校福利社买午餐解决温饱的那些人,每天一到午休,他们就会发挥出令田径社也为之惊异的神秘脚力,一大群人在走廊上或楼梯上暴冲。

 可能是之前的学校里没有这样的人吧,神乐吃惊得瞪大了眼睛,被他们的狂奔之势波及,失去了平衡。

 见到这一幕,我顿时往走廊地板一蹬,环抱住神乐的身体扶住她。

 这几乎是下意识间采取的行动,连我自己都眨了好几下眼睛,一时间无法判断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事态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当事者神乐倒是着实冷静。

 「春先同学真果断。」

 「咦?」

 正当我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脸红心跳的时候,神乐冷不防地讲了一句很奇妙的话。

 「刚才你和我的距离大概有三公尺左右,这不是一段伸手可及的距离,要是没有当机立断、马上跨步的话,感觉上是来不及的。」

 「呃……这种情况一般都不会迟疑吧?毕竟眼前有人快要摔倒了。」

 我立刻这么回答,听到我这么说,神乐露出有点意外的神情,用一种看着稀有动物的眼神望向我,轻轻地「哦?」了一声。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意外的少喔。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会想:要是没救到人的话就太糗了、应该会有其他人出手吧等等,想得太多,结果身体就没有采取行动。」

 「是这样吗……?可是我觉得,就算不是我,其他人也都会这么做吧?」

 她似乎感到非常钦佩,但是我觉得,遇到有人即将跌倒受伤的情况,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就算对方不是神乐,我也一样会伸出援手。

 「嗯,是呀。可是,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我才能免于跌倒出糗,再次感谢你,春先同学。」

 「哪、哪里,不客气……」

 听到她再度直接向我道谢,我满脸通红。

 从刚才开始,我的用字遣词就常常词不达意。这是我第一次跟神乐正式交谈,几乎挤不出条理清晰的用语来。

 这份美貌、这抹微笑,搭配那银铃似的清透声音;裙子底下隐约可见的白皙双腿令人目眩神迷,比远看时更丰满的胸围,触感也是无可挑剔。

 (嗯……欸?触感……?我为什么会知道她胸部的触感……不会吧……!?)

 想到某种事实,我原本通红的脸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直到刚才为止我都还没有意识到,现在冷静下来,想起扶住神乐的瞬间,我记得,我伸出去的左手好像在一瞬间抓到了某种软Q的东西。

 对,就是我当时刚好伸到神乐胸口附近的左手。因为是自己的手,所以我非常确定。

 「哎呀,怎么了吗,春先同学?你突然出了好多汗。」

 「没、没没没、没事,什么事也没有!」

 我强烈动摇,回应的态度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疑得明显。

 虽然说是意外,但是我对心仪的神乐做出了不成体统的行为,这件事我绝对不想被知道!可是,这个我想隐瞒的事实能不能不穿帮必须打个大问号。如果是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只要装出一脸泰然自若的冷静表情就好,然而,现在遇到这种状况的人是我,春先真太郎,我从以前开始就很不会说谎。

 (不、不行,表情要冷静、要精明、要酷,要若无其事——嗯?)

 就在我奋力压抑宛如在宣传我心里有鬼的身体颤抖,努力命令心脏当块不动如山的坚冰时——我发现有个奇怪的东西掉在我的脚边。

 那是颗网球大小的球体……这是啥?

 我不假思索地把它捡起来,却看不出是什么玩意。这是一件将金属制成的网状装饰做成球体、充满艺术感的物品,我看出它可以像彩球一样从中间打开关上,不过这到底是……?

 「这东西是神乐你的吗?」

 「啊……!是、是呀,是我的。没想到居然掉了。」

 印象中总是高雅又冷静的神乐,声音罕见地显得有点着急,这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我把掉到走廊上时沾到的灰尘拍掉,把那颗神秘的球体还给神乐。

 「呼……谢谢。差点摔跤,还弄掉了这个,今天的我实在太不小心了。」

 「你好重视这个东西喔,顺便一问,那是什么啊?」

 我只是出于纯粹的好奇心这么一问,结果神乐却「嗯……」的一声,吞吞吐吐了起来。

 「……算了,告诉你也无妨。春先同学应该没看过这个东西吧?这是香球,焚香用的道具。」

 「欸……第一次看到,之前只听过薰香之类的。」

 「嗯,不过,这不是现代的薰香用具,而是很久以前的古董,是我……很重要的东西。」

 听到神乐的说明,我端详着那颗不可思议的球体状道具,纯粹只是因为看到自己生活范围中没有出现过的道具而觉得有趣。原来如此,因为要在里面焚烧香料,所以才采用网状这种透气性高的设计。

 「哦……你居然随身携带着这种东西,真不愧是神乐,感觉好像千金大小姐。」

 「千金、大小姐?」

 听到我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千金大小姐」这个单字,神乐语带问号地说。

 「啊、没有啦,是我自己觉得神乐很有千金大小姐的气质啦!总之就是气质好、人冷静、又漂亮又帅气,做什么事都很优雅……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那种美人大小姐一样……啊。」

 发现自己正在把心里真实的感想赤裸裸地说出来,我冒出一身冷汗,当场僵住。惨、惨了!我讲话又不经大脑了……!

 仔细一看,只见神乐听到我滔滔不绝的溢美之言后眨了眨眼睛,随即露出带有若干警戒的眼神。

 「春先同学,你……该不会是在泡我吧?」

 「泡、泡你!?我、我怎么可能突然在走廊上这么做!」

 我连忙否认,不过会被这么看待好像也无可奈何,毕竟我刚才的发言虽然是百分之百的真心话,但是能够直接把那么令人害臊的台词宣之于口的人,不是只会对女孩子说些花言巧语的花花公子,就是没脑袋的超级笨蛋。

 很遗憾的……我属于没脑袋的超级笨蛋那一区。

 啊啊,可恶!我这蠢货!好讨厌自己的坏习惯啊!

 「从你那抱头苦恼的样子来看……你应该没有那个意思。啊,这么说起来……我想起来了,以前曾经听班上的女生说过春先同学,你有好几个绰号,其中一个好像就叫作『耿直笨蛋』?」

 「呃噢……!?」

 我、我的绰号已经传到神乐耳里了!?可恶,班上的那些女生!看她们干了什么好事!我……只是比一般人容易把心里想的事情说出来而已!

 「听说你常会不经意地把心里想的事情说出来,或是讲话不经大脑,上课被点到忘记写的作业习题时,还会不小心说出:『稍等一下!我正在抄朋友写的!』这种话。」

 「呃、呃,那是因为被点到的时候我正在拼命狂抄,所以不小心就……」

 那个不叫「老实人」,而是叫作「耿直笨蛋」的不名誉绰号,宛如将我这个令人头痛的性质直接转换成文字的化身。

 我从以前开始就很不会说谎,很不会修饰自己的言词,容易把心里想的事情直接说出来。为别人说谎还没什么问题,但是遇到自己的事情,只要一个不小心,我的脑袋就会直通嘴巴,想到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拜此之赐,我的人生至今为止不知道历经了多少苦难……

 「哎呀,这么说……刚才你滔滔不绝地赞美我,并不是花言巧语,而是真心话啰?呵呵,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神乐掩着嘴巴,有趣地嘻嘻一笑。

 从神乐这种之前从没见过的难得表情看来,我在把妹泡妞的误会似乎是解开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总之,谢谢你了,春先同学。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下次再聊吧。」

 「喔、喔喔,拜拜。不好意思,不小心就聊太久了。」

 庆幸着和神乐的对话圆满结束,我转身离去。

 虽然我不会说谎,但是话题后来被岔开了,不小心摸到神乐胸部的事情似乎没有暴露。

 总而言之,能和神乐这样聊天让我很开心,今天应该可以算是相当幸运的一天吧!好啦,接下来就让我沉浸在这股余韵中,回教室吃午餐——

 「啊,是说,春先同学,刚才扶住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在一片忙乱中摸到我的胸部了?」

 「对啊,摸到了………………啊……」

 听到神乐冷不防戳过来的提问,我那老实的嘴巴很爽快地招出了致命的事实。

 我和神乐原本快乐收场的交流在最后一刻全部坏光光了——意识到这一点,我槁木死灰,像条冷冻鲔鱼一样冻结在当场。

 喂     !为什么不打自招我这张嘴!原本以为和心仪的神乐的对话快乐地收尾了,为什么偏偏在最后一刻搞砸了……!

 我像个坏掉的铁皮玩偶一样吱嘎作响又艰难地转过头,只见神乐笑咪咪的,露出一脸堪称灿烂的笑容。

 然而,我却无法从那表情里感觉到刚才的那种可怜可爱,反而像是百兽之王狮子在震慑周遭的动物一样,酝酿出一股无形的压力。

 啊啊……完蛋了……全完了……

 「这样啊。那,摸起来的触感好不好呀?我今天穿的内衣没有那么厚。」

 「喔喔……吸手的感觉即使隔着制服也能知道形状很好——不是啦我在说什么啊啊啊!」

 到底要丢人现眼到什么程度才满意啊我这白痴!去死啦!去死啦我的嘴巴!

 正当我认真考虑去自杀的时候,神乐轻掩嘴角,「噗!呵呵……」地笑得肩膀直抖。我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认为自己肯定会被当成色狼臭骂一顿,结果看到这种意料之外的反应,我不禁眨了眨眼。

 「呵呵……嗯,原来如此,比起老实,确实还是笨或憨直更贴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讲话这么不经大脑。」

 神乐笑了一会儿,露出一抹我从没见过的坏心笑容,说出一句恐怕完全不是在夸奖我的感想。那表情和神乐秀丽可人的大小姐形象有点不符,但我却没有余力去为发现了这名少女不为人知的一面而感到喜悦。

 「算了,毕竟这是为了救我而发生的意外,看在你反应这么独特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先告辞了,春先同学,虽然我不讨厌你的那份老实,不过你可能还是要多练习练习怎么说谎比较好喔。」

 说完后,神乐转头离去。她的背影气宇轩昂,十分引人注目,相较于她那神采飞扬的背影,我的心乌云密布,陷入自我厌恶之中。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没有因为性骚扰而被谴责虽然值得庆幸,但是她绝对不可能对摸过她胸部的男性产生好感,我有多耿直这点也完全暴露了,神乐对我的印象肯定会根深蒂固为一个管不住嘴巴的白痴男。

 与神乐交谈的宝贵机会,转眼间以惨烈的结局收场,我无力地垂头丧气。

第一章 耿直少年与怪胎少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