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耿直少年与怪胎少女们

第一卷  第一章 耿直少年与怪胎少女们 「我要写个惨字……」

 午休时间喧嚣的教室里,我一个人趴在桌上。

 原因当然就是刚才和神乐发生的那件事。原本还以为我总算能和心仪的女生稍微接近那么一点点了,结果却是以我种种这样那样的一面暴露无遗告终。

 我自认我本身的性格并不阴暗,但是遇到这种事情还是难免消沉。我一口气把带来的便当吃光光,试图挥去沸腾的焦躁,心情却依旧好不起来。

 「可恶……都怪我为什么这么不会说谎哇嘎啊啊!?」

 一阵突如其来的触感从制服外面摸到我的两侧腰上,让我从课桌上抬起原先趴着的脑袋,发出一阵怪叫。当然,我不可能做出自己摸自己老腰这种蠢事,会用这么黏糊糊的手势做出这种事的人——据我所知只有一个!

 「九日你干么!不要用这种莫名色情的摸法吓人!」

 「哈哈哈,不要生气嘛,真太郎,我是看到朋友这么沮丧,所以才扮演一下痴汉来帮你打打气啊!」

 转头一看,只见一名女学生就在眼前,散发出一股莫名自以为是的豪迈笑容与气势。

 一头剪齐的刘海加上马尾,给人一种清新的印象,乍看之下犹如一位清纯可人又古典的美少女——十月九日,她一如往常,对自己充满一股不知道打哪来的自信,还伴随着常人无法理解的脑回路。

 「打什么气啊!被人性骚扰谁心情好得起来!」

 「嗯?被我这样的美少女性骚扰,身为一个男人,难道不会精神百倍吗?还是说,你是属于那一派的?踢你几脚、吐你口水你会比较有精神?」

 「不要自己说自己是美少女!还有,我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只看外表的话,九日是个气质干净,魅力不同于神乐的可爱少女,算是经常跟我聊天的朋友。

 只不过,虽然她是个外貌姣好的少女,但是每次看到她,我嘴里吐出的大致上都会变成「嘎!」、「呜哇!」之类的单字;即使跟这家伙近距离相处,我也完全高兴不起来,周遭的男生们也完全不会羡慕。

 「哎呀,我大致知道你消沉的原因啦!是因为那个吧?刚才在走廊上发生的那件事?我从头看到尾啰~」

 「嘎……你看到了喔……」

 「嗯,真不愧是真太郎,厉害喔。」

 看到我泄气的模样,九日笑得更开心了。

 「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会在好心帮助转学过来后迅速掳获全校男生视线的话题女孩——神乐之余,顺手抓了人家的胸部一把!对于你那足以树立周遭无数敌人的露骨求欢气魄,我给予高度评价!哎呀哎呀~男生就是应该这样!」

 「不要说得好像我是做好了觉悟才故意去性骚扰人家的!那是意外,意外!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没错,我只不过是没能瞒住我用手摸到神乐的特定部位这件事而已,而这件事的原因本身就是个偶发的意外!绝对不是我起了色心才伸手的,我没有!说没有就没有!

 「哦?真太郎呀,你想极力强调,自己不是个看到女性就会露出带有性意味的露骨目光、满脑子想着性骚扰的色胚吗?」

 「当、当然!我才不是色胚!」

 我也是个高中男生,说我不曾想过色色的事情——那是骗人的。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性骚扰女孩子。

 ……对,我从来没想过,但是却……

 「这样啊,那就来稍微测试一下吧。」

 「测试……?」

 虽然现在是午休时间,不过听到九日在教室中间讲出莫名其妙的话来,我面露警戒。

 这个拥有日期般的名字,名为十月九日的少女,只看外表的话的确会给人清纯、可爱的印象,然而,要是把这家伙与那种印象连结起来,将会被出其不意地狠狠反将一军。

 「干么啊?很简单的……你看。」

 「…………!」

 九日奸诈地露出坏心眼的笑容,把手伸向自己的制服裙。

 接着——她居然开始缓缓地把裙子往上撩。

 那种缓慢的速度就是一切。那慢条斯理的速度妙不可言,妙到我想哭。

 九日白皙笔直、令人目眩神迷的腿,以及被一块裙子布封印的大腿,一点一点地露了出来。那带点肉感、看起来相当滑嫩的肤色逐渐扩大,火辣辣地占据了视线。我的目光,被那抹白皙掳获了。

 最后——大腿全部露了出来,就连被封印在裙子里面那块真命薄布都即将暴露在眼前——

 「——你看吧,出局!你这不是一直盯着我的腿看吗?」

 「蛤……!?」

 九日放开卷起的裙子,扬起嘴角一笑,表示:你看吧!

 「不、不不不,刚才那情有可原!有人突然在面前做这种事情,就算不想看也会忍不住去看啊!」

 「是呀,被吓到的一瞬间去看的确是情有可原。可是,你在途中应该早就已经意会过来,知道这就是我所谓的测试,只要马上移开视线就能逃过一劫,但你却依然一直盯着我的腿不放。呵呵,你还是一样忠于本能耶。」

 「唔唔……」

 听到九日有条有理的指责,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可恶~可恶啊!为什么我会这样!脑子很清楚,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去看……!

 「啊啊,别太自责了,真太郎,我知道就各种意义上来说,你都很单纯又纯洁,只是下意识地露出有色的目光而已,并没有性骚扰的意思。即使习惯用有色眼光看着女生的家伙,在社会上的定义就叫作色胚!」

 「可恶啊啊啊啊啊!」

 出于对自己的愤怒,我放声大吼。九日说得一点也没错,我不擅长掩饰自己的心,嘴巴不会说谎,眼神也不会说谎……看到女生快要走光这种可以大饱眼福 的光景在眼前,我常常会忘记移开视线,一不小心就盯着看到出神。拜此之赐,除了「耿直笨蛋」之外,我还被女生们取了「耿直狼」、「盯着看的春先」、「猴 子」等更不名誉的绰号。可是……可是!唯独这家伙没有资格说我色!

 「别那么悲观,在草食系横行的这个年头,你的存在是很宝贵的。」

 九日高高兴兴地对刚才直盯着自己腿看的男生这么说。哎哟,烦欸,就算你说我宝贵我也高兴不起来。

 「即便是在男生中,会这么露骨地盯着我看的人也就只有你了!不管是我露出有点透的内衣,还是拿着扇子朝裙子里搧风,每个人都会红着一张脸把头转 开,个个都是一副装模作样的伪君子反应……!完全没有不顾在校地位急落也要遵从自身色欲的气概!年轻人恐惧性事的问题太严重了!」

 「你的黄色脑袋问题才严重!」

 听到九日在教室里大叹一个高中女生不该有的欲求不满,我提高了音量说。

 九日极度好色,顺从情欲而生。

 她会去摸男生的腰、揉女生的胸,滥用身为美少女的特性不断去性骚扰男男女女,是个大色魔。她将她本人所谓的「探索性欲」视为毕生事业,无时无刻不在研究「人要怎么样才会兴奋?」、「人在什么样的情境下会感觉到情欲?」这种令人头痛的事情。

 为了这些研究,她可以毫不迟疑地裸露自己的肌肤、掀起自己的裙子、解开胸前的扣子来观察众人的反应。拜此之赐,「不要轻易靠近十月同学;不要和十 月同学两人独处」这个因应男女通吃的性犯罪者的不成文规定随之诞生,最后变成由我来负责处理这个家伙。九日本人似乎也非常中意我忠于本能的反应,于是我们 经常会突然有像这样处在一起的机会。

 「人类终究是好色的,隐藏好色的本性是不健全的,这是十月家代代相传的家训,所以我家爸妈和哥哥全部都是这个样子喔。」

 「我这辈子死都不会去你家。」

 我把心里的感想直接宣之于口,结果听到九日说笑似地表示:「唔,听你这么说,让我更想把你硬拉到我家去了。」

 我还是当作没听到好了……嗯?

 「水、水……」

 此时一阵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我和九日移动视线——然后一起傻眼了。

 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名女学生,这位同学留着一头清爽好看的短发,五官中性,是我和九日都很熟悉的一号人物。

 「你在干什么啊,更级……?」

 那名女学生——更级燐子不知道为什么全身汗如雨下,现在距离午休时间开始只过了二十分钟,她却像在盛夏里跑完整场马拉松一样把制服弄得湿答答的,还大气喘个不停。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个给你吧,燐子,喝慢点。」

 看到更级一副疲惫的模样,九日擅自从我的水壶里倒了杯水递给她。更级呼吸凌乱地接过,一口气喝下去。

 于是更级的胸部自然而然地挺起,被汗水浸得湿透的制服上,清楚地浮现出胸罩的形状。除了那色彩美好的隆起之外,还有一阵阵液体通过喉咙的「咕噜」、「咕噜」声响起,听到耳里莫名清晰。

 ……啊!?糟了!我又死死盯着眼前风光无限好的美景……!啊啊可恶!我明明就不想性骚扰女生,而是想当一名绅士的啊!

 ……是说,喂,九日,你那种「你真的很耿直狼耶」的关爱眼神是什么意思!

 「放心吧,真太郎,我也看得很认真。」

 没人问你这个!少给我露出那种「风景真好」,征求共鸣的表情!

 「哈啊!谢谢你们,春先同学和九日!哎哟喂呀~我还以为我会晕倒呢!」

 喝完水后,更级似乎可以讲话了。她全身上下挂着大量的汗珠,像个少年一样快活的笑容爽朗又可爱。

 「所以说,更级你到底做什么去了?怎么会流这么多汗啊?」

 「啊啊,喔。其实是因为我今天带了在家里花了六个小时才做好的便当,红酒炖牛腱。」

 不要把那么夸张的晚餐菜色装在便当盒里带来学校好不好!在家里跟家人吃啦!

 「所以我想让肚子饿一点,午休时间一开始就去跑步,结果跑着跑着突然想挑战田径社的最佳纪录,于是就自己一个人开起二千公尺竞跑大赛了!」

 真希望有人来吐槽她一下。况且,太累反而会没有食欲吧?

 「我跑得还不错,不过田径社果然厉害,我全力以赴,却还是输得好惨。」

 「呃,更级你满意就好。呃……辛苦了。」

 我半是肃然起敬,半是傻眼地慰劳眼前的少女。

 更级是我和九日共同的朋友,是个充满精神能量的少女。

 人在早起时、念书时、玩乐时都需要精神上的力量。精神能量一旦匮乏,人就会变得提不起干劲、有气无力。

 然而,更级的这种精神能量特别强大,不管是运动、做菜还是玩乐,她都不需要担心精神能量会耗尽,该说她是不用睡觉的小孩子吗?

 加上她常对各式各样的事物产生兴趣,一不注意就投入其中,是个内建高性能引擎,会为一些突发奇想而暴冲的少女。

 「我时常在想,我该向燐子你那股庞大的活力表达敬意,你的那股活力让我觉得,我必须在色欲的道路上更用力地暴冲。」

 你现在就已经暴冲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了。应该说,你自始至终都在暴冲。

 「哎呀哎呀,要我来说,大家对青春的爱都不够啦!活在这么年轻的每一天,心情自然而然就会高昂起来,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到!」

 听到更级握起拳头、斩钉截铁地这么断言,我和九日自然而然地露出苦笑。就算年轻就是力量好了,也没有人会每天都过得这么用力、这么快活啊!仔细一 看,附近的班上同学也对更级的亢奋和行动感到无奈,却也受到她那精力充沛、仿佛可以散播元气的笑容感染,纷纷露出了笑容。

 「嗯,总而言之,我要开动了!啊哈哈哈!还真的有点累过头了,煮得软烂的牛肉看起来比想象中还要大块耶~!」

 更级一屁股坐上附近的空椅子,挂着情绪高昂的笑脸打开拿过来的便当盒。只见便当盒里面装着染上褐色调味酱色彩的厚实牛肉,看起来美味得连已经吃完整个便当的我都涌起强烈食欲,但是更级看起来好像真的有点吃不下去。你至少稍微平缓一下呼吸再吃吧?

 「可是,燐子,既然你精神能量充沛,体力也那么过剩,为什么不加入运动社团啊?光是想象你在夕阳下的操场上汗湿运动服的模样,我就激情澎湃~」

 「嗯~嚼嚼嚼~不了,嚼嚼,毕竟我之所以体力充沛,咕噜,是因为从小就,开始学,咕噜,乐器。」

 更级扒着炖牛腱便当,回答九日这句掺杂了大量私欲的话。九日虽然是个男女都会跟她保持若干距离的色女,更级却和九日建立起了友谊,两个人的感情很要好。

 「喔喔,我好像有听说过,听说演奏乐器相当耗费体力,所以有些人也会进行体能方面的训练。更级你练的琵琶很耗体力吗?」

 在我们学校里,有一个以前的董事长半基于兴趣而创立的罕见社团——「和乐社」。社团活动内容是演奏古筝及和太鼓等和乐器,隶属该社团的更级练的是传统的弦乐器——「琵琶」,听说她自幼受教于身为知名琵琶琴师的母亲,琴艺相当厉害。

 「对啊对啊,因为我一直都很认真的在练琵琶,跑步也一直有在跑。夏天练琴很快就会流汗流到脱力,总而言之,演奏很累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随便消耗宝贵的体力啊……你今天放学后不是还有社团活动吗?」

 「非也非也,春先同学,那种卖弄小聪明的想法还是喂狗去吧!」

 听到我极其认真的说教后,更级嗤之以鼻地摇了摇手指——向来情绪高亢、精神充沛的更级很喜欢这种风格的手势。

 「用尽全力去享受当下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我的座右铭!对跑步燃起热情,就要跑到隔天肌肉酸痛得一步也走不动;想看以前看过的漫画怀旧,即使是在考试前夕也要熬夜看个通宵!」

 「那就只是个没有自制力的笨蛋吧!?」

 「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在我吐槽了紧紧握拳如此宣告的更级之后,九日在旁露出无奈的表情嘟哝了一句。吵死了!我缺乏自制力的只有嘴巴和眼睛而已!

 「哎呀,反正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呀!特别是跟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春先同学好像一台会走路的真心话暴露机,可以让我笑到肚子痛;九日则是长得这么可爱,却是个足以让人眼珠子掉出来的变态!」

 「喂喂喂喂!?虽然你是当着面明说,但这已经是坏话了吧!?」

 「谢谢,燐子,我好爱顶着一脸可爱笑容断言我是变态的你。」

 听到更级顶着一张充满快活魅力的脸说出这种话,我大声抗议,九日则是一脸荡漾地接受了「变态」这个评语并且道谢。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可是,我真的觉得你们两个是我的好朋友——啊、咧……?」

 「……?更级?」

 心情愉快地说着话的更级,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不对,奇怪的不只是声音,她的目光也涣散起来,四肢脱力,筷子自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这——该不会……又是!?

 想到这里时,为时已晚。更级突然失去意识,失去平衡,无声无息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我踹翻椅子,站起身来去接往地上倒的更级,在我旁边的九日,也罕见地露出焦急的表情伸出手。

 然而,来不及。我们两个被位于我们与更级之间的课桌挡住了,我和九日伸出的手只徒劳无功地抓到空气,没能碰到更级的身体。

 于是,更级没有任何支撑的身体理所当然地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才怪,从旁伸来的一双纤细手臂稳稳地托住了她。

 「咦……神乐?」

 对失去意识的更级施以援手的人,正是班上的高岭之花——神乐琴叶。

 神乐慢慢地将更级的身体扶回椅子上,让她靠着椅背。更级没有意识,表情没有任何痛苦,看起来就像是静静地睡着了。

 「呼……谢谢你,神乐同学,my friend——宝贝元气女孩·燐子柔嫩的肌肤差点就要受伤了。」

 「不客气,十月同学。嗯,及时赶上,我也松了一口气。」

 九日用袖口擦着冷汗说,神乐也安心地呼出一口气答道。仔细一看,周遭的同学们也一样,纷纷露出从紧张中解脱的表情。

 当然,拍着胸口的我也一样。虽然是从椅子上摔下来,但是毫无防备地往地上摔很有可能会伤到脸,我不希望再看到有更多人因为「这件事」而受伤了。

 「更级同学……好像完全没有意识了,带她去保健室吧。」

 「嗯,那我背她过去。别看我这副德行,我好歹也是个保健股长。」

 九日动作迅速地在更级旁边蹲下,背起她的身体。我原本以为要把一个没有意识的人背到背上去是一件有困难的事情,结果九日以宛如救护人员般专业的动作,干净俐落地背起更级的身体。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身负一堆莫名其妙的特殊技能。

 「那么各位,我走了!我保证不会对昏厥的燐子做出十八禁的行为,请各位放心!毕竟对象没有意识,性骚扰起来就不好玩了!」

 「好了闭嘴,快去啦白痴!」

 等到这种时候还能说出满脑黄色思想发言的九日离开教室之后,刚才还充满这整个空间的午休时间的喧嚣只剩下略显沉重的空气,周遭的同学们纷纷露出束手无策的表情,交谈中带着叹息。

 「这次换更级了……」、「已经一个月了……真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好转。」、「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那样,所以连上下楼梯都变得很危险耶。」、「总而言之……真可怕。」

 这类不安的声音特别明显。倒也不奇怪,毕竟这种怪事连续持续一个月,任谁都会觉得心灰意冷,况且下一次说不定会有人受重伤。

 但是,对于令更级失去意识的这个现象,我们的了解几乎为零。

 情况犹如乌云密布的天空,这个班级里原本有很多个性开朗的人,现在却充斥着一股莫名不安的阴郁氛围。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嗯?)

 在一脸无精打采的同学们群聚伫立的身影中,我从眼角余光发现,我心仪的少女——神乐琴叶不知道为什么正露出锐利的视线,仔细地观察班上每个人的神 情。那种严厉的表情显得有点奇怪,不过神乐刚转学过来就遇到这种异常现象,应该也很困惑吧。她也真倒楣,在这么不凑巧的时期来到这所学校。

 「受不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在没了喧嚣、变得一片静默的教室里,我沉着声音自言自语,道出了所有人的心情,而我没有意识到,我的声音里,混杂了焦躁与烦闷。

 『哎哟~我居然睡掉了年轻宝贵的青春时间,感觉亏大了!我预计会在明天完全复活,敬请期待!』

 失去意识两个小时之后,更级醒了。她似乎是早退了,并且留下这段活力洋溢的留言。我探听后得知,她在保健室清醒过来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是:『啊啊,可恶!便当只吃了一半,我肚子好饿!』看来健康方面完全没有问题。

 (总之,姑且可以放心了……只是姑且。)

 黄昏的天空染上一层眩目的橙色,我在这片橙色之中,从学校踏上熟悉的归途,一个人顶着一张阴沉的脸走在路上。

 原因自然是今天发生在更级身上的事。这是这一个月以来,在学校里发生的异变之一,这个问题情况诡谲,完全找不到解决的头绪。平时没有人说出口,但是班上其他同学和老师们看起来都非常泄气疲惫。

 「可恶……真是急死人了……」

 而我也一样,每当这种异变发生,我就像被夺去了力气一样满心焦躁。我知道自己对此无可奈何,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对事态感到愤怒。

 而且,对我而言,今天发生的坏事不只这一件。

 「这么说起来……我对神乐行为不轨了。唉……发生了那种事,即便是我救了她,却也让她感到不舒服了吧……」

 「呐,春先同学。」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那个触感好棒啊……制服下面明明还有一层内衣,摸起来的感觉却不是『噗』或『砰』,而是妥妥的『ㄉㄨㄞ』,这还真让人有点感动。」

 「可以打扰一下吗,春先同学。」

 「神乐她实际上说不定比看起来还大……嗯?」

 察觉背后有声音传来,我倏地转头向后一看——然后瞬间僵住了。

 她就在眼前。拥有一头飘逸长发与优雅举止的少女——神乐琴叶,正泰然自若、仪态端正地站在眼前。

 与僵硬的我形成对比,神乐脸上露出一抹笑咪咪的笑容。只不过,那抹笑容肯定不是友好的表情,如果她有听到我刚才那些致命的碎碎念的话,那现在神乐的心里应该无比恼火吧?想到这里,我冷汗直流。

 「哎呀,你总算听到了。我有点事情想请教你,方便吗?」

 「有、有事想请教我……?呃、呃,这倒是没问题……」

 面对往常归途中不会出现的异常发展,我心慌意乱地回答。午休时和神乐说上话是因为突发意外,不代表我们是那种可以轻松随意地互相打招呼的交情。

 她找我有什么事……?就在我一片混乱的时候,神乐率先缓缓地迈出步伐,于是我也连忙移动脚步,配合着神乐的步调。

 「呃,神乐……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问那件在学校里发生的异常事态。」

 神乐开门见山地说。

 学校里发生的异常事态——听到这句话,我方才一片混乱的脑袋被强制冷却下来。身为那所学校的学生,现在被人问起那件事情,应该没有人不会表情紧绷吧。

 原来如此……是要问这件事啊。神乐是转学生,会想知道现在让学校陷入困境的这件事情也不奇怪。

 「我听说……这被称为连续昏倒事件,这情况从我转学过来之前就一直持续到现在吗?」

 「嗯,对啊。是从一个月前……从我们升上二年级不久之后开始的,学生或老师会突然失去意识昏倒,就像更级今天那样。」

 昏倒前明明都还很正常,却像突然断线一样失去意识的怪现象。

 这是让我们学校非常头痛的异变。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贫血,但是随着人数逐渐增加,其异常也渐渐浮现。

 校方一度怀疑是瓦斯外泄或是药物挥发,于是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然而,停课好几天进行检查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调查昏倒的那些人,医生也说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昏倒。

 庆幸的是,昏倒的人在几个小时到半天内都可以恢复,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是,也有人因为在昏倒时撞到墙壁或地板而受伤。

 到头来……学校里的人已经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的昏倒中,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月。考量到它的危险性,现在学生已经被禁止骑自行车上学,学校里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甚至出现再这样下去可能长期停课的传闻,每个人的情绪都很低落。

 「……事情就是这样。因为出现这种症状的都是跟学校有关的人,所以有人说,原因应该还是出在学校的什么地方,但是不管调查多少次都查不出原因。」

 「原来如此,发生了这种事情,大家的情绪自然会变得消沉。」

 「对啊,尤其是今天看到那个开朗得跟笨蛋一样的更级变成那样子……」

 班上的不安氛围日渐增加,而更级那种孩子般的自由钢弹个性与力量为大家带来了笑容,她成为昏倒事件的受害者,就像活力的象征崩毁了一样,进一步地削减了大家的勇气。

 「嗯,大家都很气馁呢……是说,春先同学真受女生欢迎,跟你感情要好的十月同学和更级同学都长得那么可爱,之前因为班上女生对你的评价是『写在脸上的发情青春期』,所以我有点意外。」

 「虽然大致上有预料到,可是我真的是那种评价喔……!?」

 「写在脸上的发情青春期」……唔!好精确的短句!虽然想反驳,但是完全无法反驳。一想到这是包含神乐在内、班上所有女生的共识,我就忍不住垂头丧气,心里郁闷得不得了。

 「可是,神乐,你说我受欢迎,这句话说错了。」

 「哎呀,是吗?你不是经常跟十月同学待在一起吗?」

 「这个嘛,我第一次见到九日的时候也觉得她很可爱,有点心动,结果……到头来,人类最重要的还是内在,真的。」

 我很快就知道了那外表看起来堪称古典淑女的家伙的本性。彻底领教到。

 「她可是个一逮到机会就去偷窥男生更衣室、舔女生的汗、光明正大地看黄色书刊,最后还一脸认真地说出:『好想吃吃看女高中生的内裤。』这种话的家伙喔!简直像是披着女高中生外皮的大叔,让人完全心动不起来。」

 「这、这样啊……那,更级同学呢?你们两个的身边似乎是她一贯的守备位置。」

 「喔喔,那家伙也是很怪,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要跟九日和我两个人待在一起就会很开心,她还说过,比起和九日或是和我单独相处,她最喜欢我们三个人待在一起。不过,能看到九日那家伙脑洞大开的一面倒是很有趣。」

 「我想你也可以被归类为看起来非常有趣的人……」

 我好像听到神乐一脸无奈地小声嘟哝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刚好到了可以远远看见我家的距离。家里住得离学校很近好是好,但也似乎要因此让我与神乐一起放学回家的宝贵时间早早结束了。

 「神乐,我家就在前面了,虽然遗憾,不过我们就在这里……」

 「哎呀,好近呀!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春先同学。我之前一直想打听昏倒事件,却因为话题敏感,不知道该找谁问才好。」

 「结果我刚好路过吗?」

 「是呀,而且春先同学看起来不会刻意扭曲事实,会把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我,真是太刚好了!谢谢你今天帮了我两次。」

 看到神乐带着一抹如花朵般灿烂的笑容向我道谢,我红了脸,「喔、喔……」地回应。能让光是站在原地就能散发出华美气质的心上人神乐对我露出笑容,这件事让我心中开满五彩缤纷的花朵,为我这颗单纯的男高中生脑袋带来至高无上的幸福。神乐真的好适合「华丽」这个词呀!

 「可是呢,春先同学。」

 没错,神乐维持着那华美的笑容、开朗的声音接着说道。宛如重现今天午休时间一样,道出让我的脸从通红转为苍白的一句话。

 「以后还是别在马路上光明正大地叨念别人的胸部了吧。」

 我全身上下喷出冷汗,心转眼间凉下来。

 果然被听到了啊啊啊啊!我为什么会让自己的评价越来越低啊!

 就算神乐之前认为袭胸是场意外,看到有人如此冷静地回忆当时并且说出那种感想,除了变态之外不作他想啊!我完全没有辩解的余地了呃呃呃!

 「那个……神乐同学……对不起……」

 「哎呀?我没说我在生气呀!嗯,我是不会为了这点程度的小事发怒的。」

 看到我像个机器人一样僵硬地道歉,神乐依旧回以笑容。

 好、好可怕……正因为神乐没有大吼大骂,所以我无从得知她有多生气,无从得知所以更显得恐怖。这种时候要是能够察知对方的内心就好了,但是我没有那种需要大量经验值的技能,女人的心为什么这么难懂呢?

 「唉,这件事情就算了。重点是,你要当心一点,春先同学。」

 「咦……?」

 神乐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了,她用极度认真的表情与语气这么说。正当我对眼前的同班同学突然转变的情绪感到困惑时,神乐接着说道。

 「如果今后在什么地方发现了可疑的『东西』,你千万不要出于好奇心去接近它。」

 「『东西』……?」

 「对,老旧的东西、奇妙的东西、没看过的东西。不管是日用品、书,还是工具……无论任何型态,只要出现感觉哪里怪怪的『器具』,你就马上离开那里,可能的话就通知我。」

 「咦?呃……神乐……?」

 听到神乐这番莫名其妙的发言,我感到惊恐不已,然而,神乐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语气里也透露着相当深切的严肃。

 按照常识来想,神乐应该只是在戏弄我,但是她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一定会相信的。

 「我有自觉自己现在所说的话很奇怪,但是,希望你多少能够稍微放在心上——」

 「知道了,我会谨记在心。」

 听到我斩钉截铁地这么宣告的瞬间,神乐措手不及地「咦……」了一声。

 「干么?不是神乐你叫我当心的吗?干么那么惊讶?」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一般来说,不会有人这么轻易地点头答应这种奇怪的请求。」

 神乐露出「难不成这家伙脑袋坏掉了吗?」的眼神,看着听到她的要求就直接点头同意的我。这个要求明明就是神乐自己提出来的,真是太不讲理了。

 「因为我的个性比较单纯啊,就算是一般人觉得奇怪的事情,只要我的直觉告诉我是真的,我就会选择相信。我觉得神乐刚才说的那些话大概是认真的,所以我以自己的这种感觉为依据,选择认真地接受它。就这样。」

 「——……」

 听到我的答案,神乐不知道为什么哑口无言,露出一脸呆呆的表情。

 干么啊,神乐?难道你不希望我认真接受你的忠告吗?

 「……这样啊,谢谢。那种依靠感觉的想法虽然不理性,但是我并不讨厌。」

 神乐似乎有所感触,稍微平静了下来,静静地露出微笑,转过身去。

 正当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时,少女缓缓地迈步离去。

 「再见,春先同学,明天见。」

 留下这句话之后,神乐消失在夕日燃烧般的火红之中。

 而我,则是恍惚地回想着今天一天与神乐交谈的种种内容。之前我一直憧憬着神乐的漠然与可爱,现在才发现,她似乎并不只是一个充满大小姐风格的人。

 虽然我感觉得到,她可能是在意她的转学生身份,目前一直跟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但是,想跟她建立起更亲近的情谊的欲望,却比以前更强烈了。

 「可是……可疑的『东西』和奇怪的『器具』……指的是什么啊?」

 想起我与神乐的对话中唯一一个让我无法理解的地方,我歪头不解。

第二章 耿直少年与镜子付丧神